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师无渡

60.2万浏览    3204参与
Q
私心裴水😘 把自己刀了😭我...

私心裴水😘

把自己刀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不行这个白板一定对我有什么魔力😂

话说这个歌有听过哒嘛🤩

私心裴水😘

把自己刀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不行这个白板一定对我有什么魔力😂

话说这个歌有听过哒嘛🤩

珙羲

裴水(重生)『7』

我又来了!


——————


明光殿中,纱帐中的影子若隐若现


“今日怎的不见你那殿中的那个神官?”


轻纱幔帐中透着一道倚在床头的影子,还躺着的人撩起那人三千乌发把玩在手心


裴茗听见师无渡讲话才想起来昨天心急,师无渡的话未曾回答就闹了起来


便道

“是前些日子里从中天庭来的,本瞧她安分让她在殿中做个料理祈愿的”


说罢,将师无渡拉回床榻中,抵着他的额头说


“不想她竟如此的不知好歹,冲撞了夫人”


乘着师无渡没注意,赶忙凑近偷了个香,惹得师无渡玉手搭在了他的胳膊上,猛的掐了一下


“诶哟!!!”


师无渡凤眼嗔了裴茗一下...

我又来了!


——————


明光殿中,纱帐中的影子若隐若现



“今日怎的不见你那殿中的那个神官?”



轻纱幔帐中透着一道倚在床头的影子,还躺着的人撩起那人三千乌发把玩在手心


裴茗听见师无渡讲话才想起来昨天心急,师无渡的话未曾回答就闹了起来


便道

“是前些日子里从中天庭来的,本瞧她安分让她在殿中做个料理祈愿的”



说罢,将师无渡拉回床榻中,抵着他的额头说


“不想她竟如此的不知好歹,冲撞了夫人”



乘着师无渡没注意,赶忙凑近偷了个香,惹得师无渡玉手搭在了他的胳膊上,猛的掐了一下



“诶哟!!!”



师无渡凤眼嗔了裴茗一下



“话讲的好好的,偏要干那流氓事”



裴茗赶紧陪笑道



“夫君的错,夫人说的是”



几番闹腾下来师无渡感觉腹中倒有一些饥饿,唤了门口侍奉的人备好热水,便起身穿衣



锦被滑落,露出了一道大好风光,叫裴茗心上一热



正想拉着师无渡好好温存一番时,便有声音传来



“明光将军,徐神官来了”



正要去往屏风后的师无渡停住了脚,回过头来一脸戏谑的瞧着裴茗




——————————

失踪人口回来了,说到做到,考完就更,来自鸽王的承诺!

欢迎评论和小红心❤❤❤

Q
裴水😘 (然而我想表达的和画...

裴水😘

(然而我想表达的和画出来的从来没对应过😭)

墨香大大文里的水师一直都是横,强,冷的,但是当时看到三毒瘤驾金车直接下来倾酒台那段才有了别的感触,青玄当时刚醒,见到无渡狠命推了一把,书里写到师无渡险些跌倒狼狈不堪,就感觉心里揪的疼,水师大人那么强傲的人,要不是关心则乱怎么可能被人一推就倒,何况是刚失去法力的青玄。

我觉得水师一生最脆弱的时候可能就是小时未飞升前见到弟弟给自己送饭受伤流血,还有就是在倾酒台看到弟弟晕倒,墙面混着血字“不得善终”。而水师大人应该是和青玄正相反的,青玄是从小有哥哥疼,长大有地师(贺玄)宠,所以伤心是可以发泄出去的,无渡则是被家里赶出去,独自照顾弟弟,一个...

裴水😘

(然而我想表达的和画出来的从来没对应过😭)

墨香大大文里的水师一直都是横,强,冷的,但是当时看到三毒瘤驾金车直接下来倾酒台那段才有了别的感触,青玄当时刚醒,见到无渡狠命推了一把,书里写到师无渡险些跌倒狼狈不堪,就感觉心里揪的疼,水师大人那么强傲的人,要不是关心则乱怎么可能被人一推就倒,何况是刚失去法力的青玄。

我觉得水师一生最脆弱的时候可能就是小时未飞升前见到弟弟给自己送饭受伤流血,还有就是在倾酒台看到弟弟晕倒,墙面混着血字“不得善终”。而水师大人应该是和青玄正相反的,青玄是从小有哥哥疼,长大有地师(贺玄)宠,所以伤心是可以发泄出去的,无渡则是被家里赶出去,独自照顾弟弟,一个人把弟弟拉扯大才会担心这担心那,人性格变得强傲冷漠,为的是更好的保护弟弟,(这点和情很像,所以我才希望他们是好友,起码多了一个相互理解的人)他如果遇到伤心的事,或是有脆弱的时候,绝不会在外面展露,因为在外看来风师的靠山是水师,若是他倒了,弟弟就会有危险,这也是他在黑水岛坚持不给青玄换贱命的原因,也是他赌上命保护青玄的原因。

水师不会也不能脆弱,但无渡会,所以我才幻想裴将军去水师殿安慰他,他的水师兄从来没在他面前掉泪,因此裴将军才会震惊,可惜终是没有成全。

还有就是当时水师险些跌倒,裴茗和灵文脸色变了,裴茗更是对师青玄说你别胡闹,你这不是往你哥哥脸上扇耳光,心里倒砒霜吗!就能看出来他真的生气了。要知道被青玄用腌咸菜泼了满身都只是无奈的裴将军,而且几乎全程没生过气的人,说出这么一句,可以看出是气急了,也是心疼狠了:大概就是


裴茗扶住被推的踉跄的师无渡,此时强傲的水师却微微颤抖,仗着此时的位置不叫旁人看见,狠狠抹了抹眼睛,又借着裴茗扶他的劲站稳了,复又跌跌撞撞朝师青玄走去,“青玄,是哥哥”声音却是颤的,“我知道是你!”师青玄回到,师无渡愣了半晌,朝他伸出手,又放软声音道“没事啦”谁知师青玄一把打掉他的手喊道“没事个屁,怎么可能没事,你别说了我受不了了!”再看师无渡,可见的红了眼眶,泪却硬憋了回去。

还要再说什么,却见裴茗脸色已经很难看了,朝师青玄说:“青玄你别胡闹了,你这么说这不是往你哥哥脸上扇耳光,心里倒砒霜吗!”可见是气急了,师青玄也罕见地没同他呛几句,裴茗上前欲扶师无渡起来,走近一看就见师无渡脸色苍白,没有血色一般,更是心疼的不行……


在下献丑了,只写了一小段😖见笑见笑(文笔差看看就好,就那个意思啦)

我当时就觉得裴将军真的是看见自己心上人痛苦成那样,自己又帮不上忙,才会急得生气,气青玄这么说话有之,而气自己没有保护好无渡更有之。

现在想想,磕裴水真的是要极认真了

斗灯宴的玩笑

倾酒台的愤怒

雨师乡的焦急

渡天劫的守护

黑水岛的痛苦

整本小说无渡出场的真的不多,且不说有水师的地方就有裴将军,每次出场都让我更坚信裴水天造地设的一对,先是怕裴茗惦记自己弟弟,又是危急关头第一个想到托付的人……谁料到不得善终啊……😭


Q
私心裴水 扎高马尾的猫猫渡 假...

私心裴水

扎高马尾的猫猫渡

假期上课,这个新白板我爱了😍

私心裴水

扎高马尾的猫猫渡

假期上课,这个新白板我爱了😍

燕以梦不是燕梦

水师の童年趣事

水师无渡小时候其实是一个特别调皮捣蛋的小兔崽子,师府内,上至师父师母,下至夫子书童,没有一个人能治的了他。

如果不是因为师无渡够聪明,识时务的话,估计师父早就在师无渡更小的时候,把自己的亲生儿子扔进河里,自生自灭,成为下一个洛冰河了。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自打师府隔壁搬来了一位姓裴的公子,这师小少爷也不总是在家乱闹腾了,一直专心致志、一心一意地粘着隔壁的裴哥哥。

在那段时光里啊,师府上上下下的人啊,可谓是腰也不疼了,腿也不酸了,吃嘛嘛香,干嘛嘛棒。就连师父都不禁潸然泪下,连连感叹他和妻子这几年来都没能掌握的“无渡饲养秘诀”,在不过数日之内就被裴公子找到了诀窍,公子以后必成大器!

裴公子:...

水师无渡小时候其实是一个特别调皮捣蛋的小兔崽子,师府内,上至师父师母,下至夫子书童,没有一个人能治的了他。

如果不是因为师无渡够聪明,识时务的话,估计师父早就在师无渡更小的时候,把自己的亲生儿子扔进河里,自生自灭,成为下一个洛冰河了。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自打师府隔壁搬来了一位姓裴的公子,这师小少爷也不总是在家乱闹腾了,一直专心致志、一心一意地粘着隔壁的裴哥哥。

在那段时光里啊,师府上上下下的人啊,可谓是腰也不疼了,腿也不酸了,吃嘛嘛香,干嘛嘛棒。就连师父都不禁潸然泪下,连连感叹他和妻子这几年来都没能掌握的“无渡饲养秘诀”,在不过数日之内就被裴公子找到了诀窍,公子以后必成大器!

裴公子:……这孩子不是挺好带的吗?

于是在师府一帮人带着一股“你不来我就在你家大门口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气势奋力邀请下,裴公子慷慨赴义,啊不是,来到师府做客。

待到一旁的侍女给他们斟完了酒,师父拿起酒杯,站起来慷慨陈词:“多谢裴公子这几日对吾儿的照顾,无渡年纪尚小,如有冒犯还望裴公子看在童言无忌的份上,多多担待。”说罢,便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

裴公子回礼,然后同样将酒一饮而尽:“师老爷言重了,令公子不似其他孩童那般括噪,乖巧听话,脑子也不笨,裴某好久都没见过这么聪明的孩子了。”

没有哪家父母是不喜欢听别人夸赞自家的孩子的,师母师父脸上顿时笑开了花,连忙假意谦虚,说师无渡的不好。

师无渡坐在一旁面无表情地夹着菜,一边吃一边听旁边三个人客套来客套去,感叹道:呵,虚伪的人类。

经历过了一顿晚饭后,师家人和裴公子的关系明显有所上升,俩家人会时不时地邀请对方来家里做做客,而且每当师府的人找不到小少爷时,就会自然而然地来到裴府把人给要回来,甚至是师府有事,没人有空管师无渡时,他们也会自然而然地把师无渡往裴府一丢。

于是乎,本应是一人居住的裴府,多出了许多孩子的衣物和孩子玩的玩具,也硬生生地把裴公子这位正值青春年少的公子哥培养成了一个带娃专业户。

还记得在某个万里无云的大晴天,一位身着玄衣的蓝发女子来找裴公子,走进门来,就看到了师无渡和裴公子在一起“父慈子孝”的场面。

蓝发女子楞了一会儿,尽量让自己的表情不那么狰狞,她和师无渡打了招呼后,将裴公子拉到一边,恶狠狠地低声问道:“你才下凡几天,怎么就搞了个儿子出来了?!”

裴公子听了这话,露出了一副欲笑不笑的表情,伸出手,招呼师无渡过了:“来,师小少爷,和这位姐姐说说,你是谁的孩子?”

师无渡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两个,但还是照答:“隔壁师府的老爷和夫人。”

谁知蓝衣女子的表情更加精彩了,又拉着裴公子低声说道:“老裴,你不会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吧?!”

裴公子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师无渡看着蓝发女子变幻莫测的神情,有些担忧地问道:“姐姐是不舒服吗?需要请郎中吗?”

蓝发女子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谢过师小公子,不过不必了。”

裴公子:“唉,对了,杰卿,你难得出来一趟,不会是为了专门找我的吧?”

蓝发女子睨着眼看他:“还真是专门为了你,事也办完了,该回去了。”

师无渡听见了蓝发女子的话,问道:“姐姐,裴哥哥是要走了吗?”

“嗯,他还有很多事要处理,不能一直呆在这。”

裴公子俯下身子,摸了摸师无渡的头:“小少爷放心,裴某会经常来看你的。”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说完后,师无渡想了想,将头上的发带摘了下来,递给裴公子:“万一以后出了什么事情,我们还可以靠这个相认。”

裴公子笑了笑,将自己的玉佩取下:“那这个送给小少爷,也是作为我们相认的信物。”

自那一别后,他们二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刚开始的时候,师无渡还会想着邻家的裴哥哥,但时间一久,也就慢慢地淡忘了……

就这样,过了几百年,师无渡不再是那个调皮捣蛋的孩提,成为了那个万人敬仰的水师,有钱有权有爱人——明光将军裴茗。

在某日,师无渡和裴茗在明光殿内翻出了一个精致的小匣子,出于好奇,二人将匣子打开,发现匣子里面装着一条浅蓝色的发带,从布料和花纹来看,这条发带的主人一定来头不小。

“这是?”师无渡拿起发带质问裴茗。

其实他早就认出了这是他小时候的发带,也明白了裴茗就是当初的裴哥哥,但是他还是想看看裴茗提起师小少爷的反应。

裴茗笑了一下:“怎么?师小少爷连自己的发带都不认识了?”

“难道裴将军早就认出师某来了?”

“你刚飞升时就认出来了,只不过,可惜的是,小少爷到现在才认出裴某。”

“这是对你食言的惩罚。”

“小少爷说的都对,裴某保证不会再对小少爷撒一句慌了。”

“这就完了?”

“那……裴某拿一生来补偿小少爷,怎么样?”

“尚可。”

Q

风情和裴水😘

刚刚刷到好多猫猫情,突然想起来好久以前(其实也不一定😂)的情喵渡喵设定,我怕忘了就速摸了一个小短篇,画风比较潦草😖大家见谅哈😘

风情和裴水😘

刚刚刷到好多猫猫情,突然想起来好久以前(其实也不一定😂)的情喵渡喵设定,我怕忘了就速摸了一个小短篇,画风比较潦草😖大家见谅哈😘

凨筱焓

【裴水/风情】不祥

*神官信×凤凰情 神官裴×水龙渡

*本片又名《族长在呐喊:龙凤才呈祥》

*慕情和师无渡竹马竹马一起成大,对龙凤之间的联姻并无不满。谁知就在结婚前两个月,两位双双劈腿,表示:“不嫁/不娶,打死也不嫁/不娶。”

*师无渡&慕情:“见鬼!昔日同僚竟是我的结婚对象!”

*第一章 第二章 

*@欣阳 

3.

而里面的裴茗在感知到屏障的波动之后,立刻警戒了起来,虽然这个时候距离仙京被毁才刚刚过去了几年,但谁能保证能出现在这里的人是敌是友。

而外面,再确认之后,师无渡直接一脚踹开了大门,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正好和裴茗来了...

*神官信×凤凰情 神官裴×水龙渡

*本片又名《族长在呐喊:龙凤才呈祥》

*慕情和师无渡竹马竹马一起成大,对龙凤之间的联姻并无不满。谁知就在结婚前两个月,两位双双劈腿,表示:“不嫁/不娶,打死也不嫁/不娶。”

*师无渡&慕情:“见鬼!昔日同僚竟是我的结婚对象!”

*第一章 第二章 

*@欣阳 

3.

而里面的裴茗在感知到屏障的波动之后,立刻警戒了起来,虽然这个时候距离仙京被毁才刚刚过去了几年,但谁能保证能出现在这里的人是敌是友。

而外面,再确认之后,师无渡直接一脚踹开了大门,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正好和裴茗来了个面对面的相见。

再一次见到昔日旧友,裴茗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不过,在看到就有身后的慕情,裴茗更是惊叫了起来,说:“玄真你不是死了吗?!”

紧随其后跟来的灵文和师青玄在看到他们两个之后也是很震惊。师青玄更是想要狂奔过去,但下一刻,那条断了的腿让他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师无渡心疼的推开了裴茗跑了过去,将师青玄扶了起来,责怪的开口:“怎么这么不小心!”

“哥,哥,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哥,我好想你。”师青玄一手抱着师无渡痛苦了起来。历经黑水鬼蜮之后,他以为自己再也哭不出来了,原来,自己还是可以流出泪的。

“乖,别哭了。哥回来了。”

看着两兄弟的场面,灵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她走到了慕情的身边,看着有着影子的慕情,她道:“玄真,你怎同水师兄复活了?”

是的,眼前这两个人是活生生的人,根本不是什么妖灵鬼怪之类。

慕情右手按着自己的脖子,转动了一下,说:“说来话长,不过简单说来那就是我和师无渡本来就不是普通人,我们乃是历劫的龙族五殿下龙五和凤族三殿下凤三。当初身死道消之后就直接回到了妖界。而这次回到这个世界,只是因为我和龙五有一点儿事情需要处理的。”

冷静过后的师青玄听到这话立马抓住了师无渡的袖子,忐忑不安地问道:“哥,你还要离开。”

“对,我和凤三来此并未和其他人商议,我们是偷跑出来的。”

“水师兄,那你们来这里是要做什么?”裴茗扭头问道。

师无渡转头看着裴茗,一双湛蓝色的双眸对着将军玫瑰色的眼睛,他笑道:“抓个人,跟我回家成亲。”

慕情看了看师无渡,又看了看裴茗,他总感觉这两人之间有什么问题。莫名地,慕情感觉自己头上有点儿绿色。

是的,确实有点儿绿色。

早在还没历劫的时候,师无渡就变心了,准确的来说,他不喜欢凤三了,而喜欢上一个人间将军了。妖界众生对于龙五追随凤三历劫只是感叹龙凤之间的关系十分的良好,但,没有人会知道龙五历劫只是听说了他喜欢的那个凡间将军飞升成神了。而凤三,只是他追求那个将军的一个挡板。

当然,这个时候的慕情只是有一点儿感觉而已。在后来真的知道这个情况后,及时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凤三殿下还是和龙五殿下打了一架。

“抓人成亲?”裴茗不解。

正堂,在听完一龙一凤的所有事情之后,裴茗和灵文沉默了。

沉默之后,灵文率先开口:“水师兄,那你们现在要打算怎么开始。”

“我的计划本来是看一看你们两个和青玄,看完后,找这个人带回妖界。”

“我?我记忆有些缺损,打算找一下自己死亡的原因,然后找个人成亲。就这样,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解除这个该死的婚约才是现今最主要的东西。”慕情回答道,随即,他又看向了灵文,作为仙京的第一文神,灵文那里应该有自己死亡的记录。

在感觉到慕情的视线,灵文也明白了过来,她道:“玄真,你死亡的真正原因,我觉得你可以去问一下南阳。因为你陨落的时候,你身边就只有南阳一个人,而且,不知当讲不当讲,你死亡的真正原因,是被风神弓杀死的。”

这话一说完,慕情就了然的点了点头,毕竟在自己的记忆中是被弓箭射杀的。

Q

说好的风情小后续,结果可能还会有裴水助攻的后续续中续😂

恭喜信哥不直男了,不过情还是很害羞😂

情的好兄(gui)弟(mi)渡表示:太丢人了(不是)

说好的风情小后续,结果可能还会有裴水助攻的后续续中续😂

恭喜信哥不直男了,不过情还是很害羞😂

情的好兄(gui)弟(mi)渡表示:太丢人了(不是)

Q

之前看@抹茶冰淇淋蛋糕🍰🍰 大大的文《别加班》超感动,现代不要太甜了嘛🥰就画了这张师总赶稿,老裴陪着的图,(画完复习原文结果发现无渡戴眼镜哒😂,就加了个眼镜,结果发现自己根本不会画眼镜😭)希望大家喜欢,而且大家没看过这篇文的一定要去看看哈,超甜哒😍

画的不好道友们凑合凑合哈😚😊😊

(又改了一下,怎么感觉这么吓人呢😂)

之前看@抹茶冰淇淋蛋糕🍰🍰 大大的文《别加班》超感动,现代不要太甜了嘛🥰就画了这张师总赶稿,老裴陪着的图,(画完复习原文结果发现无渡戴眼镜哒😂,就加了个眼镜,结果发现自己根本不会画眼镜😭)希望大家喜欢,而且大家没看过这篇文的一定要去看看哈,超甜哒😍

画的不好道友们凑合凑合哈😚😊😊

(又改了一下,怎么感觉这么吓人呢😂)

巧克力山楂

玄玄好惨!抱住青玄小可爱😭😭😭

虽然原来知道风水兄弟的故事后读的天官,但是读到水师死那一点的时候还是太痛心了,真的不太忍心看水师死,但是贺玄也很惨,他为家人报仇有什么错呢,就真的很难说对错啊,恩恩怨怨太多了,看墨香的文很多时候都有种难说对错,扼腕叹息的无力感!

真是好不痛快!


虽然原来知道风水兄弟的故事后读的天官,但是读到水师死那一点的时候还是太痛心了,真的不太忍心看水师死,但是贺玄也很惨,他为家人报仇有什么错呢,就真的很难说对错啊,恩恩怨怨太多了,看墨香的文很多时候都有种难说对错,扼腕叹息的无力感!

真是好不痛快!


晕染了月亮

仙京初见

文笔不好,不喜勿喷

                                                 ...

文笔不好,不喜勿喷

                                                                    

“水师大人,请随我来。”此时,一个人打断了师无渡的思绪,回头一看,正是敬文神君。

“敬文神君,有劳。”师无渡淡淡答道。

师无渡先随敬文神武大街游行,而后前往神武殿拜见神武大帝君吾。

“见过帝君 。”师无渡单膝跪地,低头行礼。虽是跪着,却有一股高傲的气场散发出来。

“起来吧。”君吾笑着说道,君吾看着师无渡的眼神暗了暗。君吾突然对师无渡很感兴趣,也许是因为师无渡不同常人的傲气。

从神武殿出来后,师无渡立刻去了凡间,点将师青玄。

将师青玄带到上天庭后,师青玄终于摆脱了白话真仙。

师无渡成为水师后,水域皆归他管。凡是过他管辖之地,未曾上贡,一个浪便掀了船。如此自是有人不满,奈何水横天势大,那些神官不敢多管。

后来中秋宴会上,师无渡又与明光将军裴茗,灵文真君相交。此时敬文已经落魄,灵文顶替了敬文。师无渡一时风头无两。

水师,不知白话真仙再次出现,你还能不能这么舒坦。君吾阴沉地想到,眼神暗了暗,嘴角扯出一个诡异的弧度。

                                                                       

人物好像有些ooc,文笔不好,不喜勿喷

凨筱焓

鹤晴〖二十一〗

未来,是什么样子,慕情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对于未来自然是很好奇的,但这份好奇是建立在别人主动告诉他的份上。

并且他现在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七月初七,慕初鹤生辰。虽然自己对这个女二没有什么过多的接触,但毕竟也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路,也应该给她好好做一个盛大的生辰宴会。

主子有令,顿时,玄真殿上下都忙活了起来!

七月初七当天,师若晴一早就拉着慕初鹤就跑下了仙京。她这次是背负着命令下去的,虽然她搞不懂为什么贺新雨要通过谢怜告诉慕情这件事情,但她心里还是很高兴。毕竟是自己的血缘亲人,平日里的关系虽然不好,但最起码多走动比闹僵要好得多。

不过,被她强拉下来的慕初鹤就不这么觉得了。她真的不...

未来,是什么样子,慕情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对于未来自然是很好奇的,但这份好奇是建立在别人主动告诉他的份上。

并且他现在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七月初七,慕初鹤生辰。虽然自己对这个女二没有什么过多的接触,但毕竟也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路,也应该给她好好做一个盛大的生辰宴会。

主子有令,顿时,玄真殿上下都忙活了起来!

七月初七当天,师若晴一早就拉着慕初鹤就跑下了仙京。她这次是背负着命令下去的,虽然她搞不懂为什么贺新雨要通过谢怜告诉慕情这件事情,但她心里还是很高兴。毕竟是自己的血缘亲人,平日里的关系虽然不好,但最起码多走动比闹僵要好得多。

不过,被她强拉下来的慕初鹤就不这么觉得了。她真的不打算下来,不过,毕竟是自家的小媳妇儿,还是宠着吧。再说,和她在一起,最起码可以不用想这一天。

可是,显然慕初鹤是想的多了。七夕这一天,各家各户的未婚小夫妻等走了出来。一时间,好不热闹!

两人漫无目的走到了明光庙外,庙内,来来往往的都是些未婚男女,他们来到这里无非是想要求得裴茗保佑,希望自己可以得到一个好的姻缘。

起先,虽然知道自家亲亲阿爹有宣姬这个桃花,但实际上一直都相信裴茗是个桃花神的师若晴,再看到这一幕后,果断的就黑了脸。

慕初鹤不厚道了笑了一声,但在师若晴的眼神之下,慕初鹤很没有骨气的说:“小媳妇儿,我错了。”

看着双手举过头顶的慕初鹤,师若晴冷哼了一声,但下刻,她就被慕初鹤一把拉了进去。被拉着跑的师若晴,只听见前面这个人说:“小媳妇儿,咱们也一起拜拜!”

而此时的玄真殿里,来来往往的神官都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素来一身黑衣加身的玄真将军慕情竟然换了一身极为素净的蓝衣,蓝衣上修着一朵朵的寒梅,再配上一双含着笑意的双眼,当真绝美。

“嘤,将军好美!我就说将军你多笑笑!”祁音西子捧心般的感叹道。

慕情伸手打了祁音一下,对这个宛若自己女儿的祁音无奈的说:“我说了多少次了,不可以说我美。”

“嗯呐,祁音知道了。嘻嘻。”祁音调皮的开口,随即又跑去了慕临的身边,可还没跑到慕临的身边,祁谙就一把薅住了她的衣领子。

没等她反抗,就听见自家兄长怒不可遏的声音开口:“祁音,别和慕临那小子太近,知道吗?”

“知道了。”口上这么说,但那一双眼睛却死死地盯着清冷矜贵的慕临。只可惜,慕临压根连个眼神都不带理她的。

“啊啊!”朝晖伸手急不可耐的想要抓裴茗的头发,却被裴某人一把拉着手控制了。

“晖儿,别闹裴伯伯。”

小小的孩童,大大的不解。小小的脑瓜,大大的眼睛。

朝晖转了转眼睛,一下子响亮亮的亲在了裴茗的脸上,没等裴茗摸下那一脸口水,就听见朝晖开口喊,“爹爹!”

裴茗无奈的开口,说:“晖儿啊!我真不是你爹,你两爹在哪儿呢。别乱喊我了。”

是的,没错。

自从七月初朝晖这小子会喊一句话后,他就一直缠着裴茗喊他爹。裴茗也从一开始的吓得一下子蹲在地上变成了后来的无奈。但在无奈的同时,他心里还有一丝丝兴奋。

毕竟,朝晖都不会喊慕情爹!

好吧,他承认他对自己的兄弟有那一点儿的龌龊想法,但就心而论,他却对不会在师无渡和慕情还没有彻底分开时就跟自己的兄弟表明自己的想法。不过,对于这件事,裴茗终于有一点儿的卓越感。

毕竟,水师兄的儿子不喊慕情爹,反而喊自己,想想就有点儿小兴奋。

“爹爹!”而小朝晖才不管裴茗的这些想法,他只知道,这个人自己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的。

对此,师无渡有很深的体会,从前这小子离不开朝暄,可现在,在朝晖的心里,自己和亲哥竟然比不上裴茗一个外人重要?!

————————————————————————

玄真and慕情:“裴茗这么傻的一个人,也不知道阿渡是怎么看上他的,就因为这货是个天乾?”

水师and师无渡:“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我:啊~今天的,裴茗依旧不知道朝晖是自己的种。

一枕华胥(苏晨晨)

!天官同人曲翻唱招募!

曲目:《一念众生》角色群像

人数:4人,现在缺2人

之前不是说双人合唱吗:因为这个曲子越搞越觉得有难度所以再拉两个姐妹一起渡劫bushi

选角色:每人4个角色,具体的确认加入后再论也不迟,特殊的情况也可选5个角色,例如师青玄是可以一个原调唱加一个高八戏腔的

最晚交音日期:1月24号

预计发布日期:春节

后期制作费用:平摊,预计每人在50元左右

设备要求:可麦可耳机,但必须声音清晰,不可房间混响过重

试音方式:加我QQ(3327793538),试唱权一真部分即可,需一份清唱和一份跟伴奏的

重点!关于曲调的一些比较废话的温馨提示:我们采用原调伴奏,你可以唱原调,也可高八度唱或者低...

曲目:《一念众生》角色群像

人数:4人,现在缺2人

之前不是说双人合唱吗:因为这个曲子越搞越觉得有难度所以再拉两个姐妹一起渡劫bushi

选角色:每人4个角色,具体的确认加入后再论也不迟,特殊的情况也可选5个角色,例如师青玄是可以一个原调唱加一个高八戏腔的

最晚交音日期:1月24号

预计发布日期:春节

后期制作费用:平摊,预计每人在50元左右

设备要求:可麦可耳机,但必须声音清晰,不可房间混响过重

试音方式:加我QQ(3327793538),试唱权一真部分即可,需一份清唱和一份跟伴奏的

重点!关于曲调的一些比较废话的温馨提示:我们采用原调伴奏,你可以唱原调,也可高八度唱或者低八度唱,但是请不要只升降那么一两个k(半音),那个会导致跟伴奏不在一个调上……不和谐❌

请确认自己跟伴奏在一个调上,回放自己的对比原唱或高八翻唱,避免比原调高比高八度低,不行的。

烦请走过路过的姐妹给一点热度好让有需要的人看到!多谢~~

霏霏
Twi:0gP5FiN6Ua...

Twi:0gP5FiN6UafRldj


世界再冷,总有恆温的一面。


师青玄的善良风趣、正直率真,如同师无渡抵抗万恶世界的一盏烛光,无论在外多纵橫霸道、轻狂倔傲,内心始终深受这盏微小而温暖的烛光鼓舞,支持他在疾风骤雨里披荆斩棘,永不却步,竭尽全力为他盯哨打怪,遮风避雨。



Twi:0gP5FiN6UafRldj


世界再冷,总有恆温的一面。


师青玄的善良风趣、正直率真,如同师无渡抵抗万恶世界的一盏烛光,无论在外多纵橫霸道、轻狂倔傲,内心始终深受这盏微小而温暖的烛光鼓舞,支持他在疾风骤雨里披荆斩棘,永不却步,竭尽全力为他盯哨打怪,遮风避雨。



灵姐正在批公文.

杰卿的回忆

灵文殿外,月明星稀。殿内,一缕清风徐来,吹落了一朵特意为逝去故人栽培的勿忘我,淡紫色的花瓣落与执笔的指间,不禁睹物思人…

  “杰卿,去观花海吗?”批公文的指间一顿,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二人进门时带进的清风微微吹动了零散的卷轴,抬眼只见那二人不慌不忙的从殿门口走过来。

  望了一眼今日所剩无几的公文,落笔道:“走吧,去哪?”“杰卿有所不知,我们下凡除祟之时见到一片花海美不胜收,我带你看看去。”

  只见漫山遍野的野花已开的如火如荼,点绛流丹。久居上天庭,所见皆是寓意大富大贵之花。平庸,亦是一场美不胜收的盛宴。...


灵文殿外,月明星稀。殿内,一缕清风徐来,吹落了一朵特意为逝去故人栽培的勿忘我,淡紫色的花瓣落与执笔的指间,不禁睹物思人…

  “杰卿,去观花海吗?”批公文的指间一顿,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二人进门时带进的清风微微吹动了零散的卷轴,抬眼只见那二人不慌不忙的从殿门口走过来。

  望了一眼今日所剩无几的公文,落笔道:“走吧,去哪?”“杰卿有所不知,我们下凡除祟之时见到一片花海美不胜收,我带你看看去。”

  只见漫山遍野的野花已开的如火如荼,点绛流丹。久居上天庭,所见皆是寓意大富大贵之花。平庸,亦是一场美不胜收的盛宴。

  不禁看花了眼。“水师兄,怎么样?”思绪回来,只见愣神间裴茗已将一朵带着凉气的花别在了水师的发间。“裴茗,你找死!”水师说罢便要去抡北方武神。见状忙拉住那人,半开玩笑道:“算了算了,咱们算了,挺好看的不是?”三人嘻笑间清风又一次来过,思绪回返今朝,却已是物是人非,无奈间起笔,人间海棠落霜秋…

Betty

【无题】四

师无渡没马上和灵文说话,继续和师青玄祛寒问暖:


“青玄,是黑水沉舟把你弄成这个鬼样子的?”


“哥,就是他,但是……这件事好像就是你的错……”


灵文:这孩子可以,三观挺正。


师无渡:那可是我弟弟,谁敢说他三观不正?


灵文:……你个弟控。


师无渡闻言道:“如今,我也成了鬼,也是新的开始吧。”


灵文见师无渡和师青玄迟迟不理自己,也有些恼了:


“水师大人,风师大人,灵文还有要事相告。”


师无渡/师青玄:“你闭嘴!”


灵文:“……我公文还没有批,你们兄弟好生聊着……”


灵文:咱就是说,我顶着黑眼圈来见你结果你心里只有你弟,呵,男人。...


师无渡没马上和灵文说话,继续和师青玄祛寒问暖:


“青玄,是黑水沉舟把你弄成这个鬼样子的?”


“哥,就是他,但是……这件事好像就是你的错……”


灵文:这孩子可以,三观挺正。


师无渡:那可是我弟弟,谁敢说他三观不正?


灵文:……你个弟控。


师无渡闻言道:“如今,我也成了鬼,也是新的开始吧。”


灵文见师无渡和师青玄迟迟不理自己,也有些恼了:


“水师大人,风师大人,灵文还有要事相告。”


师无渡/师青玄:“你闭嘴!”


灵文:“……我公文还没有批,你们兄弟好生聊着……”


灵文:咱就是说,我顶着黑眼圈来见你结果你心里只有你弟,呵,男人。


作者:感觉这变成了沙雕文。。。可能是最近在翻她以前的文的原因吧,她以前的文都很短,她也有各种cp的存稿。。。要不要发上来(小声BB)



南笙懿

《卿》番外———宴处万灯明.上

      是的没错  我删文了。那个文我看不下去   然后语文课上我造了个句子,我还挺喜欢的就想着来写文。这个用到正文不好写,就干脆写番外,顺便删个文。

      我想用我平常写作文那种风格试试,不然我自己都看不下去。越到考试我越兴奋  万一我今晚就更完了呢🌟

       ooc警告,文笔很拉 ...


      是的没错  我删文了。那个文我看不下去   然后语文课上我造了个句子,我还挺喜欢的就想着来写文。这个用到正文不好写,就干脆写番外,顺便删个文。

      我想用我平常写作文那种风格试试,不然我自己都看不下去。越到考试我越兴奋  万一我今晚就更完了呢🌟

       ooc警告,文笔很拉 

        


       明光殿内,裴茗遣散了所有神官。只留他一人在内殿对着明月独酌。

       桌上摆着三个酒盏,一个是他的,另外两个是灵文和水师的,但他俩终究没法赴约了。

        他不解,三毒瘤为何终究会只剩他一人。刚开始水师东窗事发,在水地风三人的恩怨中,带走了师无渡的生命和师青玄的神职,黑水潜逃于各地。

         当时他在见到水师兄的尸体后,他不知该如何形容心里的感受,五味杂陈。换命这件事他和灵文是最清楚明白的。灵文负责找方法和被换命之人,而他帮助青玄渡过了天劫。

         这些事,君吾大抵是知道的。即使灵文不说,他也能猜个七七八八。但万万没想到,最后君吾竟是用这件事将水师和风师一箭双雕。

         他还记得,水师下葬当晚,他和灵文相约一起,默默无言,最后竟是二人都喝醉了。早知道,裴茗喝醉很正常,但灵文一直都遵循着“我酒量拼不过我就少喝,适当就行”的原则。他好像还记得灵文当时靠在他的肩膀上,低声抽泣。兴许这才是灵文本来的性格吧。

      天庭基本都认为灵文是个六亲不认的人,“阴险狡诈,冷酷无情”这是花城对她的评价。可只有裴茗清楚,刚到天庭的灵文和水师都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

         灵文还是中天庭小神官的时候就很温柔,她不是现在的一身黑,她不会抱怨敬文对她各种刁难,她会利用空余的时间去人间,那时候的她很爱笑,笑起来仿佛人间四月天。她即使不施粉黛素面朝天也能秒杀上天庭大多女神官。但她终究还是被舆论所淹没了,她开始将温柔藏起来,将冷酷和锐利摆在面色上,温柔藏在骨子里。接受了仙京的“潜规则”,慢慢成长为第一文神。即使如此她也不戴任何有色眼镜看待别人。

        师无渡也是一样,原本的他也没有这么傲慢无礼,他也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人。但刚飞升的他并不受待见,如果不是为了他和弟弟能在上天庭稳住地位,他也不会变得这样。

        “这天庭待久了,果真会忘记原本的自我啊”裴茗自嘲到,“可为什么我连杰卿都没保护好呢?”

        早在前几日,灵文自己一杯毒酒自尽了。当时灵文殿还闭殿了五日,这五日里,灵文不仅将公文一一批完,还将谢怜登帝的各项流程、历史记载、规划、和一些帝君须知、甚至神像改革等一一安排好,可以说,谢怜基本不需要准备任何东西,只需要他那个人就行了。其他她什么都没留下。

     他还记得当时仙京大战后,他与几位上天庭神官拼死互住灵文,却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几日不见再等到消息时竟是好友已去的消息。灵文被葬在师无渡旁边,当晚他一人宿醉与殿中,裴宿和半月还劝过他,但他没听。去了他俩安息之地,谁也没料到堂堂北方武神竟会在昔日好友前放声大哭。

       “我觉得吧,这天庭都还不如鬼界,人人勾心斗角,稍不注意就会跌进万丈深渊。老裴,水师兄,什么时候你俩陪我一起去人间看灯会啊?比起这上天庭的宴会,我倒更喜欢人间的自在,去看看那万家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灵文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只可惜这个小小的愿望灵文到死都没有实现,水师兄不在了,杰卿不在了。上天庭再也没有用同宿醉之人。

        “水师兄,我们该陪杰卿去人间看灯会了吧”这是裴茗最后说的一句话。

          “老裴!”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裴茗望去,只见他的杰卿和水师兄就在前面光亮处等他,他冲上去抱住了他们。

       殊不知在现实中,一滴眼泪落在了桌子上,随之而来的是裴将军自尽的消息。 

        …………

      “哥哥,你别……,裴茗他只是去赴约了。可能,这对他反而是一种解脱,毕竟灵文,也是这么做的啊。”花城搂着谢怜“三毒瘤不愧是三毒瘤,我原本以为他们只是表面功夫做得好,却没想到竟到了如此深的地步”

      “是…裴将军只是去赴约了罢了。”

         他只是去赴约了而已

                                                      (未完待续)

      

        过几天再来填坑,我怕那个时候我就忘了我那个句子,而且我感觉又用不上了。就干脆写在这了:“灿烂的烟花绽放于黑幕,照得旁物闪烁,在黑暗的夜空中带来光亮;人生本就灿烂,只要我们在黑暗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缕光,就能携手共赴下一场山海。”我爱写文案🌚同人文就拉得很。 

       希望灵文媳妇保佑我考试别凉,我还是有点慌的💦

       等我哪天心血来潮更个双玄文,或者来个冷门cp君灵?(君吾×灵文)这种君臣关系感觉也还可以⭐(?)

Q

“水师兄,我在北方发现一处人间仙境,带你去赏啊~”


依旧不会画背景的我😭

无渡穿的比较简朴,就是平时的常服啦

(新加了几张图,本来想学着做gif结果虚到不行😭只能把各个图分着发了😭哪个大大会做动图的话可以去合成哦😘)


还有就是……说出来怪不好意思的😖😂大家可以试试把画逆时针转一下,转多少大家随意,顺便放大一点……当时我上色的时候就发现,要是渡脸再红一点……好像在那是啥呀😳如果大家调不出来那种感觉……想看的话可以在评论区留言,如果大家都有这种想法的话……我可以再调一调发出来的……(啊啊啊啊啊我天打出这一段字我脸都爆红了😭)


“水师兄,我在北方发现一处人间仙境,带你去赏啊~”


依旧不会画背景的我😭

无渡穿的比较简朴,就是平时的常服啦

(新加了几张图,本来想学着做gif结果虚到不行😭只能把各个图分着发了😭哪个大大会做动图的话可以去合成哦😘)




还有就是……说出来怪不好意思的😖😂大家可以试试把画逆时针转一下,转多少大家随意,顺便放大一点……当时我上色的时候就发现,要是渡脸再红一点……好像在那是啥呀😳如果大家调不出来那种感觉……想看的话可以在评论区留言,如果大家都有这种想法的话……我可以再调一调发出来的……(啊啊啊啊啊我天打出这一段字我脸都爆红了😭)


Betty

【无题】叁

  “下凡?!”


  敬文指着堆满大殿的公务,“那公务怎么办?”


  灵文看了一眼敬文:“你不说自己是神吗?我灵文殿的辅神可是不白吃饭的。”


  “南宫……”敬文无语。


  灵文早已远去。


京城:


  师无渡漫不经心地走在大街上,非凡的容貌惹得街上的人连连回头。


  “这是哪家公子哥儿啊?看年纪还像是尚未婚配吧。”


  “看上去倒是有钱。”


  “花架子罢了。”...

  “下凡?!”


  敬文指着堆满大殿的公务,“那公务怎么办?”


  灵文看了一眼敬文:“你不说自己是神吗?我灵文殿的辅神可是不白吃饭的。”


  “南宫……”敬文无语。


  灵文早已远去。


京城:


  师无渡漫不经心地走在大街上,非凡的容貌惹得街上的人连连回头。


  “这是哪家公子哥儿啊?看年纪还像是尚未婚配吧。”


  “看上去倒是有钱。”


  “花架子罢了。”


  “未知全貌,不予置评。”一个乞丐走过来说。


  师无渡猛的回头,他听见了熟悉的声音:“青……青玄?”


  乞丐一下子跑过来,抱住他:“哥……青玄好想你……我以后,我以后听话,不要离开我了好不好……”


  抹了师无渡一身的污秽。


  身后传来声音:“水师大人,风师大人,好久不见。”


  “灵文?”


  “我找到你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