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师殷

65059浏览    1032参与
鱼软骨
我的殷其实武力值不太行,属于是...

我的殷其实武力值不太行,属于是打赢一次,帝甚至会为他热烈庆祝一番的水平

我的殷其实武力值不太行,属于是打赢一次,帝甚至会为他热烈庆祝一番的水平

帅逼气人
  一些师殷老婆

  一些师殷老婆

  一些师殷老婆

草大夫
还是青梅竹马pa,你女帝未来可...

还是青梅竹马pa,你女帝未来可期

(感觉师小红这种小傲娇小时候脾气会有点大,但是又会有点好面子,被戏弄得过分了会哭那么两次,但根本原因还是幼女帝太屑了(指指点点

还是青梅竹马pa,你女帝未来可期

(感觉师小红这种小傲娇小时候脾气会有点大,但是又会有点好面子,被戏弄得过分了会哭那么两次,但根本原因还是幼女帝太屑了(指指点点

草大夫
还是青梅竹马pa,你女帝看着认...

还是青梅竹马pa,你女帝看着认真读书的师小红不搭理自己实在无聊,于是拔了他的簪子戏弄他,被他狠狠地瞪了之后发现他恼怒成羞的样子觉得实在有趣,于是激活了被动技能(又屑又幼的女帝:🌟奋)

谁会不喜欢包括生孩子什么都会的师大人呢🥹🤜

纯情bg战士请求出战😭🤜

还是青梅竹马pa,你女帝看着认真读书的师小红不搭理自己实在无聊,于是拔了他的簪子戏弄他,被他狠狠地瞪了之后发现他恼怒成羞的样子觉得实在有趣,于是激活了被动技能(又屑又幼的女帝:🌟奋)

谁会不喜欢包括生孩子什么都会的师大人呢🥹🤜

纯情bg战士请求出战😭🤜

佛系鸭子

脑洞

  “我会干出一番事业证明给您看!”瘦弱的少女直直跪在地上,藤条不留情地落在她身上,她依旧倔强的不肯服软。

“死丫头!那军营就是龙潭虎穴,你一个女子,去了就是送死!”

“我是女子!但我不比任何男人差!”

“还敢还嘴!”老先生气得胡子直抖,手里的藤条抡圆了又要打下去。

“父亲!别打了!”远处的少年看见这一幕飞快跑过来挡在两个人之间。

老先生将藤条一摔,心一横,指着跪着的少女喝道:“你给我走,从此我不再是你的老师,就当我没救过你!”

老先生走远后,少年心疼地将少女搀扶起来:“怎么这么犟呢?你跟他说句好话不就行了?”

少女一言不发,回到房间开始收拾行李。

“你要做什么?”少年一把摁住......

  “我会干出一番事业证明给您看!”瘦弱的少女直直跪在地上,藤条不留情地落在她身上,她依旧倔强的不肯服软。

“死丫头!那军营就是龙潭虎穴,你一个女子,去了就是送死!”

“我是女子!但我不比任何男人差!”

“还敢还嘴!”老先生气得胡子直抖,手里的藤条抡圆了又要打下去。

“父亲!别打了!”远处的少年看见这一幕飞快跑过来挡在两个人之间。

老先生将藤条一摔,心一横,指着跪着的少女喝道:“你给我走,从此我不再是你的老师,就当我没救过你!”

老先生走远后,少年心疼地将少女搀扶起来:“怎么这么犟呢?你跟他说句好话不就行了?”

少女一言不发,回到房间开始收拾行李。

“你要做什么?”少年一把摁住她的手。

“老师要我走。”

“他那是气话,你也当真?你一个弱女子孤身去军营,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呢?父亲他也是担心你。”

“可我不甘心就这样做一个深闺女子!”少女带着浓重的哭腔,眼泪却倔强的不肯落下来:“我感激老师把我从乱葬岗上救下来,可压在我身上的还有无数死不瞑目的人,那都是我的家人!和朝廷的血海深仇,我不得不报。”

少女回过身,双手抱住少年:“老师要我报效国家,可我想到这样视人命如草芥的国家和君主,想到我惨死的家人和亲友,我做不到。我想···建立一个太平盛世,我也相信我可以做到。”

少女松手起身,少年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少女用绳子紧紧捆住,动弹不得:“你···”

利落地收拾好行李,离开前少女不舍地吻了吻少年的唇角:“阿殷,相信我。”

身后传来少年着急的叫喊声:“凰央央!”



我躺在凤榻上发呆。

没记错,刚才梦里的人的确是我和师殷,不,是凰央央和师殷。

是凰央央的记忆吗?那么她应该是个真实的人?但我为什么会有她的记忆呢?

我又是谁呢?我是真实的人吗?

自从意识到这个世界似乎并不是游戏,我的思绪就如同一团乱麻。

再这样下去还没等弄清楚真相,我就先疯了。

“阿殷?”瞥见窗外师殷的身影,我一个激灵就从榻上坐起来。

“阿殷这是要去哪儿?” 

“回府。”

“回府?是宫里住的不顺心?”

“陛下,你我君臣有别,住在一起不妥。”

“我可以住在御书房!你的伤还没有···”

“臣已无大碍,回府静养也是一样的。”

可我不舍得你走啊!我不满地嘟囔着。

他似乎看出我的小心思:“陛下,守天下比打天下难的多。无数人躲在暗处观察着你的一言一行,你也当谨言慎行,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任性了。何况你现在···”

“?”

“···名声在外。”

嘲讽我?

······

“阿殷,我打算去一趟幽州。陪我一起去吗?”

“好,什么时候?”

“等你身子好些罢。”

我也是有私心的,自从遇刺后,我越发心神不宁,害怕师殷突然消失,需得时时守着才能安心。

不如···

“阿殷···不如入宫做我的凤君?”我也好日日看着。

师殷微愣:“不必。”

挟女帝以令百官(---lll)

求职记

"再见啊!""一路顺风!""走好!"

炎州云竹村的乡亲们一路送师殷到了村外,他是现今村里唯一读过书的。"这个穷乡僻壤,倒也能出个才子。"村长站在人群末尾欣慰地点点头。

师殷从小失去了父亲,母亲把他拉扯大,起早贪黑丶去镇上一人做几个人的活儿。他知道母亲辛苦,自己本来也争气,往死里读书。后来村长和云竹的父老合力资助,虽不是巨款,但是帮师殷完成学业足够了。

如今,他们又凑齐路费供他求官去。

师殷向身后挥挥手,没有说话。转过身去,眼泪终于从眼眶中喷涌而出,一向坚强的他哭了。乡亲们淳朴的笑容,却让他感觉身上背负着一座大山…

"别了,诸位。师殷…定不负期望。"

山路丶水路丶陆路,双脚丶小舟丶驴......

"再见啊!""一路顺风!""走好!"

炎州云竹村的乡亲们一路送师殷到了村外,他是现今村里唯一读过书的。"这个穷乡僻壤,倒也能出个才子。"村长站在人群末尾欣慰地点点头。

师殷从小失去了父亲,母亲把他拉扯大,起早贪黑丶去镇上一人做几个人的活儿。他知道母亲辛苦,自己本来也争气,往死里读书。后来村长和云竹的父老合力资助,虽不是巨款,但是帮师殷完成学业足够了。

如今,他们又凑齐路费供他求官去。

师殷向身后挥挥手,没有说话。转过身去,眼泪终于从眼眶中喷涌而出,一向坚强的他哭了。乡亲们淳朴的笑容,却让他感觉身上背负着一座大山…

"别了,诸位。师殷…定不负期望。"

山路丶水路丶陆路,双脚丶小舟丶驴车,弯弯绕绕、兜兜转转。师殷来到了炎州的大城望原,他少时曾听闻这儿的街上随便垃一个都是贵人,现在看来果然如此一一过路的行人没有身上不穿绫罗绸缎的,大路上车水马龙,小集市更是人头攒动,师殷好多次被踩到了脚。

人潮汹涌之中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个便宜的旅店落脚。

"望原"师殷坐在旅店窗前往外看着城楼,思索着。这"望"或许就是希望之"望"罢…

他提了笔在崭新的白纸上写下"今天下大乱,群雄逐鹿。炎州宝地,安稳富庶,而兵马不敌他地。若要称雄,当以整军操练为先,则一众诸侯不可敌。严明法度,以德正身,轻徭薄赋,百姓自安。再徐徐图之,便可雄据一方,效昔吴主。"

月光的映照下,凌云壮志渐渐在师殷年轻的心中发芽…

草大夫

当时师殷不同意就没有把师殷接进宫里当凤君,他生完小女儿就难产死了,看到这条密报的时候我整个人头脑空白甚至想把游戏删了,于是第二档月月赏赐护着师大人

二编:重新裁了一下图,贴图是在学校拍的

当时师殷不同意就没有把师殷接进宫里当凤君,他生完小女儿就难产死了,看到这条密报的时候我整个人头脑空白甚至想把游戏删了,于是第二档月月赏赐护着师大人

二编:重新裁了一下图,贴图是在学校拍的

云次方绝不分开

白月光爱情故事

想记录一下我这里女帝和师殷的小故事

师殷在生第五个孩子的时候难产而亡了,我瞬间不想活了(认真

这个女人打游戏为了沉浸式体验,会存档但是从不为了改变剧情而在当月退出游戏重开,这锅让她自己背大家别理她,要怪就怪她自己

师殷下线给我整抑郁了…已经缓了两天了…

所以记了这个故事

是be,我已经备好速效救心丸了…


“阿殷,到我的身边来。”

这是我登基称帝第一天,对师殷说的第一句话。


赤凰女帝指名道姓要师殷入内阁为肱骨。与其他共同打天下的老朋友相比,师殷的权势来得过于招摇。

她们对师殷的能力心知肚明,继续对女帝保持着忠心,对师殷的所谓“从天而降”并无意见甚至相当满意。

那些...

想记录一下我这里女帝和师殷的小故事

师殷在生第五个孩子的时候难产而亡了,我瞬间不想活了(认真

这个女人打游戏为了沉浸式体验,会存档但是从不为了改变剧情而在当月退出游戏重开,这锅让她自己背大家别理她,要怪就怪她自己

师殷下线给我整抑郁了…已经缓了两天了…

所以记了这个故事

是be,我已经备好速效救心丸了…



“阿殷,到我的身边来。”

这是我登基称帝第一天,对师殷说的第一句话。


赤凰女帝指名道姓要师殷入内阁为肱骨。与其他共同打天下的老朋友相比,师殷的权势来得过于招摇。

她们对师殷的能力心知肚明,继续对女帝保持着忠心,对师殷的所谓“从天而降”并无意见甚至相当满意。

那些世家倒是坐不住了。

崔家甚至想暗戳戳把未嫁的儿子送入女帝后宫培植势力,一步步控制新朝。

新朝初立,国库空虚。各方势力历经战火后均是元气大伤,亟待建立新的秩序。


凰凌世在御书房单独见了师殷。

趁气候未成,需早下决断。绝不可对世家掉以轻心。

总要听听师殷的想法嘛。

师殷进了御书房,先给我行了个大礼。

我感觉有点头痛。

明明专门屏退了侍从,为的就是能有更随意私密一点的谈话空间,他还是坚持先行个礼再议事。


我与师殷的想法完全一致。夜长梦多,不如早下决断。

阳光穿进御书房落在师殷的发丝上,师殷细细分析着当前朝堂局势。凰凌世一瞬间有些恍惚。

幸好,他还在。

“快刀斩乱麻,不愧是我家阿殷。”凰凌世抚上师殷的侧脸,仍像当初那般亲热。师殷一时愣在原地,凰凌世便肆无忌惮朝着师殷脸上狠狠吧唧了一口。

师殷的脸腾地红了,“陛下,别拿臣开玩笑。”

年轻的帝王舔了舔嘴角,仿佛不是那高贵的九五至尊,而是乡间路边的地痞流氓。

师殷有些无奈地看着凰凌世。已经做了皇帝的人,怎么还是这般……肆意张扬。

害得他狠狠动心。

今时不同往日。他和她……不,是陛下。他和陛下君臣有别。

师殷觉得自己应该找本清心咒念一念,要不然找个大师开开讲经会。一个臣子应有的本分不是这样。不应该在她面前总是让步于情感。

可是他真的喜欢她。很想见她。


当年,凰凌世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凭一腔热血来打天下谈何容易,招兵买马,开疆拓土,关关难过关关过。

凰凌世说,阿殷,到我的身边来。

师殷毫不犹豫地说,好。

如今她是君,他是臣。他愿意辅佐她守好这天下。


第一月,女帝果断给朝廷各方势力进行了大洗牌,几番调动让满朝文武捉摸不透。

当下月科举结果出炉,新科进士中无一人是世家子弟,金吾卫均是她从布衣中提拔出来的心腹之时,人们惊觉,赤凰女帝的决心与手腕非同一般。

山雨欲来风满楼。五大世家感觉到了危机,试图先下手为强,此举正中女帝下怀。女帝的侍从拦下了一次次的刺杀,借此机会直接将世家大族斩首的斩首,流放的流放,该沦为官奴的一个都不放过。凰凌世用一个月翦除了世家的全部羽翼。广大布衣终于能凭能力赢得上升的机会。天下学子纷纷称道,赤凰女帝此举乃读书人之幸。

国库日益充盈,赤凰王朝一派欣欣向荣之貌。


明明只有短短两个月,凰凌世感觉过去了两年。

许多人,多了畏惧少了亲近。

新贵假以时日,何尝不是旧日的世家。

国家进入正轨,为了黎民百姓,一切都需要女帝考量。

给一巴掌赏个甜枣,让蠢蠢欲动的人服服帖帖。

人们敬仰惧怕这位年轻的帝王。

凰凌世明白,自己终会走向孤家寡人。

这便是帝王权术吗?

还好,师殷一直都在。


女帝总是单独会见师殷。

见面除了聊国事,女帝也会展露些小儿女的情态逗逗师殷。

一来二去,师殷也习惯了女帝的一些动手动脚。

总感觉她做了皇帝之后对我越来越……肆意。

她喜欢我……吗?

可是我很喜欢她。

他也有私心。师殷贪恋与凰凌世相处的瞬间。他一直喜欢她,可她是那么明媚耀眼,他应该辅助她而不是扰乱她。

可是她要我到她的身边来。我便什么也顾不得了。

此生愿守凰凌世一人,直到她不再需要他。


一天,四下无人,凰凌世忍不住开了荤。

到底友情是什么时候变质的,凰凌世自己也不知道。或许从师殷答应她那刻起便动心了吧。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心仪于他,想要他。


wb:他们俩绝不分开,主页头条文章是全文

明明我啥都没干一直屏蔽我,人麻了


好巧不巧,就那么一次竟中招了。

师殷对父亲这个角色感到无所适从。

未婚而有孕,师殷已经作好被指指点点的准备。

陛下会相信这孩子有她的血脉吗?

罢了,等孩子生下来再说吧。

一月一月地过去,看着自己的肚子越来越大,师殷实在是瞒不住自己怀孕的事情,向女帝告了假。

师殷没想到刚刚退朝归家,就迎来了女帝越过侍衣一级直接封自己为贵君的诏书。

同月,师殷被晋为梅君。恩宠无与伦比。

看着明显很早就准备好的宫室和仪仗,以及滴水不漏的完美晋封礼,师殷怀疑凰凌世一开始便是铁了心地要拐他做人夫。

师殷看着美得冒泡就差摇尾巴的女帝一脸无语。凰凌世对师殷耳语几句,然后得意洋洋地看着师殷。周围的侍卫见女帝与梅君如此便立即低下了头,师殷瞬间熟了。一半是羞的,一半是气的。

怎么把军营里那些乱七八糟的荤话学了个透呢!之前讲讲也就罢了,怎么快要当娘的人了还在讲!

凰凌世笑得一脸狗腿。来来来,梅君别气着身子。朕给你揉揉腰?


即使是怀了孕,凰凌世每月都来看他,每次来都赏了极其丰厚的礼物。阖宫上下无不对这位新晋封的梅君尽心尽力。女帝更总是单独召他去御书房,温柔地抚摸着他日益隆起的小腹,好奇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小朋友。


陛下会是一个好母亲。师殷温温柔柔地望着凰凌世说。没想到凰凌世一抬眼,两人四目相接,师殷有些愣了。也许是快要做父亲的缘故,师殷的脸颊润润的泛着喜色,非同一般的诱人。凰凌世一时被这美色所迷,直接朝着师殷的唇啃了上去,把师殷亲了个七荤八素,还不忘用自己的袖子给师殷擦流出来的口水。

师殷气得一拳锤在女帝身上。


宁光逢提议立师殷为凤君,凰凌世几乎是瞬间同意。下月就举行了最隆重的典礼。

师殷:我怎么觉得还是你们串通好的。

女帝:我们不是我们没有你可别瞎说。

“看,你到我身边来了,可不许你走。”凰凌世握着师殷的手撒娇耍赖,轻轻捏了捏。

“嗯,我不会走的。”师殷覆上凰凌世的手,眼里盛满了笑意。


当月便有不知好歹的弹劾师殷魅惑主上,女帝只觉得心烦,直接把折子狠狠摔在地上。

那些叽叽喳喳的御史,见凰凌世面色不善,便彻底知晓师殷在女帝心里分量几何。

更联想起当日女帝登基第二月便屠尽五大世家的狠辣,后背一凉,从此再也不敢提。

凰凌世相当满意。

你们这帮子人哪有什么资格对我家阿殷指指点点!魅惑主上怎么啦!老娘乐意!这叫情趣!你们懂个屁!


临产那日,凰凌世在师殷宫里足足站了一夜。

宫人报喜,是个女儿,师殷无碍。

这孩子在出生的当天,便被立为了亲王。

这个孩子长得很像师殷,女帝宝贝得不得了,抱着怎么看也看不够。摸摸孩子的脸蛋亲亲孩子的额头。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注意力全黏在孩子身上。

这是她和师殷的第一个孩子。

师殷沉浸在做父亲的喜悦中,温柔地望着这母女俩。

“叫凰殷!我们的大女儿就叫凰殷!”凰凌世握着师殷的手。

师殷一怔,随即笑了。

国泰民安,帝后情深,儿孙满堂,似乎本该如此。


师殷死在冬天。

这是凰凌世和师殷的第五个孩子。孩子生下来很健康,可是师殷已经不在了。

凰凌世觉得自己什么都听不见了。

刚出生的孩子完全不懂大人在哭什么,和我如出一辙的白瞳骨碌碌地转着。咱们的孩子都扯着我的衣角抹眼泪。阿殷,你看看我们懂事的孩子。你怎么就走了。

文武百官劝我节哀,这个国家不能没有陛下。我懂,大道理我都懂。

可是我不能没有阿殷。

凤君师殷的葬礼上,一直沉默不语的女帝突然疯了般在各个宫殿寻找着师殷。每遇到一个人,就问凤君在哪里她要找他。

一个小侍卫实在是看不下去女帝浑浑噩噩的样子,试图拦着她。

女帝问他,你看见我的阿殷了吗?

小侍卫没回答,只是悄悄抹着眼泪。

为什么不说话?

我看不到阿殷,我要找我的阿殷。

说好来我身边的,怎么就走了呢?

众人眼中铁石心肠的帝王,哭得像个孩子。


凰凌世扯起嘴角笑了,笑得很难看。

你走了,我真的成了孤家寡人。

鱼软骨

玩到二代了,好惆怅,殷殷变得完全不理我。。

不过还蛮幸运的,我的孩子们都没有变异诶

玩到二代了,好惆怅,殷殷变得完全不理我。。

不过还蛮幸运的,我的孩子们都没有变异诶

佛系鸭子

脑洞

师殷安静平和地躺在凤塌上,我拉过他的手,冰凉。

我之前一直芥蒂"央央"的事,那个与师殷一同在沙场拼杀的"央央"。

我不是她,他们的过往我一概不知。

师殷的私心是我?还是央央?我一遍遍这样问自己。刺激师殷,和他作对,也只是想证明师殷的心上人是我而已。

"这有什么意义呢?这只是…游戏罢了,央央就是我,我就是央央,不是吗?"

我苦笑,怎么就和游戏较真了呢?

我小心翼翼爬上床,在师殷身侧躺下,好在凤塌够大,两个人也不会挤。手指顺着枕边人的轮廓描摹,眉,眼,鼻,唇……温软细腻,怎么会是假的呢?

"如果,不是游戏就好了…"...

师殷安静平和地躺在凤塌上,我拉过他的手,冰凉。

我之前一直芥蒂"央央"的事,那个与师殷一同在沙场拼杀的"央央"。

我不是她,他们的过往我一概不知。

师殷的私心是我?还是央央?我一遍遍这样问自己。刺激师殷,和他作对,也只是想证明师殷的心上人是我而已。

"这有什么意义呢?这只是…游戏罢了,央央就是我,我就是央央,不是吗?"

我苦笑,怎么就和游戏较真了呢?

我小心翼翼爬上床,在师殷身侧躺下,好在凤塌够大,两个人也不会挤。手指顺着枕边人的轮廓描摹,眉,眼,鼻,唇……温软细腻,怎么会是假的呢?

"如果,不是游戏就好了…"

如果,你是真的就好了…

我想起城墙上残阳似血,霞光散落在他身上;登基大殿上他如清风霁月,是我一眼便抹不去的惊鸿;庆功宴那晚的夜路,他背着我说会永远同我一起……

过往种种,无一不是心动。

他绿眸流转,原来我早已经陷进去了。

我呢喃:"阿殷,快些好起来吧…"

  

  

地牢幽暗,弥漫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怎么样了?"我面前的男人昏死过去,脑袋重重地垂下来。

罗胜莲摇摇头:"嘴硬得很。"

"泼醒他。"

十二月的地牢就像冰窖,一桶冰水泼在衣不蔽体的囚犯身上,他一个激灵。

"呸,狗皇帝!"

他怒目圆睁,声音却显得无比稚嫩。

我猛地掐住他的下巴,强迫他抬头看着我。脸已经被打得肿胀,但不难看出还是个小孩子。

到底是谁?

居然怂恿一个小孩子做这种事!

"是谁派你来的?你一个孩子没人接应进不来宫宴。"

他轻蔑的哼笑几声,也不作答。

"刺杀女帝,当诛九族。"

"九族?哈哈哈!"他突然发癫似的大笑起来,"我的九族早就死了!这都是因为你!"

他笑着笑着就留下泪来:"幽州大水,堤坝坍塌,我的家人全死在这场大水之中!可你们朝廷上下,夜夜笙歌!对我们的灾事充耳不闻!"

"我呸!"他朝我吐一口血水,"女帝凰凌世心系百姓,救人民于水火之中,都是假的!你和旧朝昏君一样!鱼肉百姓,昏庸无能!"

"……"

我说不出话来。

阴冷的地牢里,少年面色苍白,快要晕厥过去,却依旧咬紧牙与面前的女帝对视。

我一阵恍惚,多年前似乎也有这样一个人,瘦骨嶙峋但腰板挺直,她面对明显高大雍容的帝王厉声呵斥,高喊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陛下,这孩子…如何处置?"

罗胜莲也看出他年纪不大,似乎有些于心不忍。

“给他找个地方住下吧,不要让他死掉了。”

我匆匆走出地牢,逃也似的。跟那孩子多待一秒,我都觉得喘不过气。

我心底的愧疚压着我,是我身为君王却不作为的愧疚。

幽州发大水时崔颖刚发现喜脉不久,我忙着宠爱崔颖,大小事宜全权交给内阁处理,幽州请求赈济的提案也只是匆匆扫了一眼。

我一直把这里的生活当做是游戏,这个国家的子民在我看来都只不过是键盘敲出来数据代码。

可治国怎么会是游戏呢?面前的少年就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一字一句告诉我由于我的不负责他遭受了多么大的苦难。

不止他,千万个人,千万个家庭都因为我···家破人亡。

外面阳光刺眼,我眯着眼。

这些是假的吗?真的只是游戏吗?

强烈的怀疑席卷我的心头。

“系统!”

脑海里没有应答,系统总是消失,慢慢地,消失在我的生活里。

我突然想起“央央”,宁光逢说起的央央,像机器人一样的央央。当时系统告诉我是出了bug。

可出了bug为什么不修复呢?还是说···我只是用来修复bug的呢?

我头皮发麻,那这里到底是游戏吗?不是游戏的话又是哪里呢?我还能离开这里吗?

头痛···

脑子一片空白,甚至于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的记忆也模糊不清,一直以来的困惑和问题一股脑涌来。恐惧,迷茫,无力和愧疚一瞬间淹没了我,几乎让我要崩溃。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回到栖梧宫,师殷早就醒过来了,此时正倚在床边看书。

我走过去抱住他,靠在他的怀里。

他总有一种能让人安心的魔力。

“怎么了?”

“···没事。”说着没事,却抱得更紧了,“想和你多呆一会儿。”

耳边传来师殷无奈又宠溺的声音:“好好好,行行行。”

和崔颖身上馥郁的梅花香气不同,师殷身上是淡淡的书墨香和檀香,可以让人放松下来。

听着他的心跳,感受着他的温度和呼吸,我渐渐睡了过去。

清极

笼中凰

纠结权臣师殷和女帝的爱恨交缠,是个小短篇。

  

  没有女帝主持参与的堂会进行得颇为顺利,居骏离去时意味深长的目光犹在眼前,师殷只有漠然以对。并非他狂妄到连这表面功夫都不愿再做,提线人偶有自己的感情和尊严是很难控制的,更何况她本非木偶,师殷不能将这最后一点抵抗权利都剥夺,那太恶劣。她不在场已是最大的仁慈,对两人都是。

  

  送走内阁成员后的师殷也觉得乏力,闭上眼沉重呼吸着屋内的浊气,胸腔自有一团郁闷之气无以疏解,不自觉便挪步到了窗前。这扇冬日里也照常打开的窗所对之处,正是那一排画栋雕梁,离内阁议事厅不近不远,站在此处恰可望见人影,又可避开神色,颇合彼此心境。无法真正靠近,又不愿彻...

纠结权臣师殷和女帝的爱恨交缠,是个小短篇。

  

  没有女帝主持参与的堂会进行得颇为顺利,居骏离去时意味深长的目光犹在眼前,师殷只有漠然以对。并非他狂妄到连这表面功夫都不愿再做,提线人偶有自己的感情和尊严是很难控制的,更何况她本非木偶,师殷不能将这最后一点抵抗权利都剥夺,那太恶劣。她不在场已是最大的仁慈,对两人都是。

  

  送走内阁成员后的师殷也觉得乏力,闭上眼沉重呼吸着屋内的浊气,胸腔自有一团郁闷之气无以疏解,不自觉便挪步到了窗前。这扇冬日里也照常打开的窗所对之处,正是那一排画栋雕梁,离内阁议事厅不近不远,站在此处恰可望见人影,又可避开神色,颇合彼此心境。无法真正靠近,又不愿彻底避开。

  

        落雪了。

  

        纷纷扬扬的洁白被自如撒下,遮盖住一切污秽与阴谋,一切都显得纯洁无瑕。也封住他的心,他忽然感到少有心静。太阳穴跳了一跳,仿佛在嘲笑他自欺欺人,他抬手闭着眼揉。没来由的,福至心灵,他睁开眼。

  

        一个侧影独自走出殿外,红色的长袍随着缓慢步履拖曳着薄薄雪面,空旷的庭院,寂寥的身影,萧索之感油然而生,他听见尘封的心响了一声。

  

       新雪落在她身上,打湿肩膀、衣领,红衣斑驳,像在渗血,上绣的金线也因此被衬得显出颓势,似乎已经破败不堪。她仰头张开双臂,闭上眼迎接更多。师殷克制不住地颤抖,他觉得,那冷意应该是渗进了自己心里。

  

        克制住上前的欲望,丢下急急解开搭在腕上的披风。就这样吧。他在心里说。没有资格凑上前去施展关怀或聆听心声,除却这些看似温和实则残忍的举止,任何行动都显得多余。曾经那两颗依偎的心也随着身躯的分离变得遥不可及,跳动的频率却仍然一致,并且永不会再改变。这样就很好,就这样吧,我已不该再有憾。

  

  本来想找个应景的配图,但这道菜愣是把我看饿了,就它了!


  感谢你看到这里呀!(*'▽'*)♪

Deer Lynette

虽然懒得细化,但爱你是真的。

流水的后宫,铁打的师殷。

虽然懒得细化,但爱你是真的。

流水的后宫,铁打的师殷。

草大夫
  师大人以为又会被捉弄但是却...

  师大人以为又会被捉弄但是却并没有 所以师大人还是被捉弄了(屑女帝:计划通)

  师大人真的很贤惠人夫 我永远的老婆🥹🥹🥹

  师大人以为又会被捉弄但是却并没有 所以师大人还是被捉弄了(屑女帝:计划通)

  师大人真的很贤惠人夫 我永远的老婆🥹🥹🥹

踏月飞雪

我老婆没了

[图片]


把屏幕外的我咳嗽得不停


???

没了????


把屏幕外的我咳嗽得不停


???

没了????

梅意思
  『师 先 生,来看着镜头拍...

  『师 先 生,来看着镜头拍……』

  『师 先 生,来看着镜头拍……』

鱼软骨
招财殷 感觉殷殷在孕期会是让人...

招财殷

感觉殷殷在孕期会是让人担心的那种瘦呢。。

招财殷

感觉殷殷在孕期会是让人担心的那种瘦呢。。

跃鲸海

打完仗回来突然多了个孩子的我该怎么办?!

*一句话总结:我和师殷的孩子穿越过来了

*女帝第一人称

*女帝x师殷,是纯爱1v1!!!女帝真爱是阿殷!!!!

*我流女帝+相处模式

*下章就要看两人提前捅破窗户纸完成大和谐!

*现在属于是没有坦白的双向暗恋所以女帝怂唧唧,未来的女帝也是妻管严所以基本上一切属于女帝和自己孩子的口嗨!

———————————————————————

冬天大雪纷飞,我骑着我最喜欢的那头黑马,领着士兵们回到营地。天气太冷了,哈出一口气就带出一阵白雾,我搓了搓手,拜托副官帮我把马牵回马圈,慢悠悠地走向营地中最大的那顶帐篷。


我逮住一个小兵,问:“风来姐她们在大营帐里吗?”小兵手里还揣着刚领回来的棉...

*一句话总结:我和师殷的孩子穿越过来了

*女帝第一人称

*女帝x师殷,是纯爱1v1!!!女帝真爱是阿殷!!!!

*我流女帝+相处模式

*下章就要看两人提前捅破窗户纸完成大和谐!

*现在属于是没有坦白的双向暗恋所以女帝怂唧唧,未来的女帝也是妻管严所以基本上一切属于女帝和自己孩子的口嗨!

———————————————————————

冬天大雪纷飞,我骑着我最喜欢的那头黑马,领着士兵们回到营地。天气太冷了,哈出一口气就带出一阵白雾,我搓了搓手,拜托副官帮我把马牵回马圈,慢悠悠地走向营地中最大的那顶帐篷。


我逮住一个小兵,问:“风来姐她们在大营帐里吗?”小兵手里还揣着刚领回来的棉衣,似乎是第一次被长官问话,紧张极了,磕磕绊绊地回答:“啊……嗯,沙将军她们应该都在营帐里。”


我挥了挥手,俏皮地一甩马尾,随口道了谢便急匆匆地赶去目的地。“以文姐!风来姐!我回来了!”我兴高采烈地拨开帘子:“敌军被大雪挡住暂时打不过来……”


我不由一愣,所有人都聚齐了,围成一圈似乎在讨论什么。只有师殷一人坐在一旁看书,脸微微涨红,一双凤眼向下瞥,显得很是恼怒。我很熟悉这样的神情,他每次要教训我时都会摆出这副姿态。


融卿恽看见我时眼神躲闪了一下,很快笑着说:“刺探敌情回来了吗?辛苦你了,休息一会吧。”

风来姐也过来推我出了营帐:“我嘱咐厨房为你留了你爱吃的肉,累了的话吃了再睡一会儿,精神饱满才好干活。”


我不傻,他们这样定然是有事情瞒着我,努力伸脖子去看营帐中央。“母皇!”一声清脆的母皇雷得我外焦里嫩,沙以文此时只得无奈拉出藏在她身后的小孩。


小女孩生的粉雕玉琢,身上穿着名贵锦衣,柳色眼眸亮晶晶的,虽未长开却也能在眉目中依稀瞧出我的模样。


一众人此时扭过头不在看我,我恍然,这那是瞒我,分明是要瞒着这个小孩!“额……可我还没跟人上过床啊……”我的声音颤颤巍巍,难不成是俗套的酒后乱性带球跑,这孩子的父亲死了再找上门了要我负责的剧情吗?!


女孩才六七岁的样子,却被养的很有礼貌,她似乎也意识到有什么不对。比如爹爹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样子,母皇也没有穿着凤袍而是一袭劲装,叔叔阿姨们也年轻了很多。


师傅还问她的爹娘是谁,在她回答了“凰凌世和师殷”后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也不回答她的问题了。


我看着小女孩将哭未哭很是委屈的神态终是不忍心,主动走上前去伸手想抱抱她。宁光逢站在一边,一会看看我,一会看看师殷,再看看小孩,眼睛转来转去的。


小女孩扁着嘴,眼眶红红的,看见我时主动伸出手:“母皇抱。”她声音带着小孩特有的咬字不清:“母皇要考考我吗?”


小孩太乖了,只是抽抽噎噎地哭了一会就自己憋回去了,融卿恽细心地端来一杯羊奶递给她。麹风来也差人送来了酒与茶,武将们和融哥喝酒热身子,其他文人只是喝茶。


大家都不擅长照顾小孩,只得耐心等到小孩自己平静下来。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啊?”“凰琼华,爹爹给我取的。”她乖巧地答道,隐隐约约好像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接下来我们问什么她都在尽力回答。


我感到一阵不妙,连忙追问:“你爹爹是谁?”凰琼华指向坐在太师椅上的师殷,说:“这是爹爹,爹爹是尚书右仆射。”


早就知道答案的众人一时沉默,而我一瞬间红了脸,眼角瞥到师殷的手捏紧了书页。风来姐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一直在用眼刀剜师殷。宁光逢和沙以文则格外关注那句“母皇”,宁光逢眼睛发亮:“我们赢了吗?凌世成皇帝了,那我做了什么?”


封桢沉着脸,用合着的扇子敲敲掌心:“你既是凌世的女儿,那你的身份想必也不低。”凰琼华一听这话,立刻从我怀里跳下去,故作矜持地道:“我是赤凰王朝的皇储,将来要当二代的。”


我看着女孩明明得意洋洋却使劲压下嘴角的样子,好可爱啊。小孩子果然要乖点的才可爱。穿越前我也是博览群“书”的,很快猜到这大概率是未来的我的孩子跑过来了。


我怕她还懵着就要回答我们的问题,于是拍拍脑袋告诉她:“我们是年轻时候的你的长辈,刚刚不认识你,所以行为不太好,别怕。”凰琼华似懂非懂,她不知晓这些话的深层含义,只得有些紧张地拉着我的手。


沙以文问:“那你之前应当认识我们?”


凰琼华点点头,一个一个数:“宁叔叔是镇西大都督,沙阿姨是平北大都督,我只有十二月的时候才能见到他们。”一听这话两人顿时喜上眉梢,宁光逢开腔:“大都督,我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大官。”沙以文搭腔:“放屁,两个月前那次战役对面领军的不就是吗?”


宁光逢装作恍然大悟:“我还以为他是哪个皇亲国戚上阵顶场,那张脸洗脸都只能洗出一大盆猪油。”


我无奈地看着两个耍宝逗趣的战友,孩子坐在椅子上晃着腿边回忆边说:“沙将军打了北狐,北狐的使节都不好看,都没有母皇后宫里的侍卫好看!”她看了一眼沙以文:“沙阿姨说有空带我去看看她的女儿。”


沙以文一愣:“我也结婚了?”凰琼华使劲点头:“感情很好!母皇告诉我原本沙阿姨要和别人搞三角恋的,但是幸亏没有。”沙以文瞪我,我干笑两声,拜托,真的很难忍不住不去八卦沙姐艾思悦他们三人,吃瓜本能已经刻在DNA里了。


“融叔是侍中,封桢叔叔是刑部尚书。”她细数官职,“师父是钧州刺史,爹爹是尚书右仆射。”我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口中的师傅指风来。她此时蹙着眉,圆眼睛眼角向下,看上去既想不通自己竟然收了师殷孩子当徒弟,又不舍得对小孩子说她父亲坏话,很是纠结。


融卿恽、封桢、师殷的关系倒是很好,于是封桢提出一个问题:“你妈妈是母皇对吗?”

凰琼华点点头。

“你爹爹是尚书右仆射对吗?”

凰琼华再次点头。

封桢转向我,疑惑地发出了质问:“原来你还让后宫干政吗?”

这下连师殷自己都坐不住了,我都能猜到他下一步就是站起来斥我成何体统了。


没等我回答,凰琼华抢答:“母皇没收爹爹当后宫,爹爹怀弟弟的时候是未婚先孕,生下来再接到宫里,生我时也差不太多。”

一时间大家都用那种复杂的眼神看我,就是那种,她好像很渣但是也好像没有很渣的那种。师殷深吸一口气,双颊泛红地自我安慰:毕竟是女皇……


凰琼华突然兴高采烈地接上一句:“母皇还调戏过封桢叔叔和融叔叔,说什么三人行!”我跌了个咧趄,未来的我,你害自己良多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