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师青玄

108.7万浏览    13569参与
mxtxxnkliloveyou

让我用正常的封面骗你们进来吃刀子

让我用正常的封面骗你们进来吃刀子

纭婴

【双玄】(十二)鬼气

师青玄和贺玄在皇城玩够了,他们十指紧扣,满载而归。

“贺兄!你到底是怎么修好我这扇子的?倾家荡产啊!”师青玄问。

“这不重要。”贺玄避而不答。

“怎么不重要啊?我,我心疼啊!比起扇子,我肯定更在意你呀!”师青玄很认真地说道。

贺玄心里其实已经乐开了花,他这样从容地说:“嗯。知道了。回去做。”

“我,你,你无可救药了哈哈哈哈哈……”师青玄红了脸。

“青玄!”

这时听到有人叫他,师青玄回头,正看到裴茗踱步而来。裴茗其实跟了他们有一路了,他一开始并不确定师青玄身边是谁,到他最后确定是贺玄,他还是忍着吃惊和一头雾水,跟他们到没有人的小径才露面。

“裴茗?”师青玄一怔,“你怎么在这儿?”......

师青玄和贺玄在皇城玩够了,他们十指紧扣,满载而归。

“贺兄!你到底是怎么修好我这扇子的?倾家荡产啊!”师青玄问。

“这不重要。”贺玄避而不答。

“怎么不重要啊?我,我心疼啊!比起扇子,我肯定更在意你呀!”师青玄很认真地说道。

贺玄心里其实已经乐开了花,他这样从容地说:“嗯。知道了。回去做。”

“我,你,你无可救药了哈哈哈哈哈……”师青玄红了脸。

“青玄!”

这时听到有人叫他,师青玄回头,正看到裴茗踱步而来。裴茗其实跟了他们有一路了,他一开始并不确定师青玄身边是谁,到他最后确定是贺玄,他还是忍着吃惊和一头雾水,跟他们到没有人的小径才露面。

“裴茗?”师青玄一怔,“你怎么在这儿?”

贺玄也转过身来,就站在师青玄身侧,紧紧握着师青玄的手,他早就注意到裴茗跟着他们了,倒想看看裴茗来此何意。手边的师青玄似是想先放开手,贺玄就不松开,反而稍稍使了点劲儿。

裴茗自然察觉到了,左手扶额无奈道:“青玄啊,你这是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我好好地在路上走着碍着你了嘛!你到底有什么事啊!”师青玄差点就跳起来了。

“咳咳,那这位黑水阁下……是还没报完仇吗?”裴茗不解,“你们……要我怎么说呢!青玄你知不知道你现在从内而外都散发着鬼气!”

师青玄看了一眼贺玄,一时语塞。贺玄便接了话:“裴将军,青玄的事你就不要再插手了,我不会动他。”

“怕不是已经动了吧……青玄,你哥他可是……”裴茗已经知道了七八分。

“裴茗!”师青玄打断他,“我知道,你和我哥关系好,这事也解释不清了,总之,你非局中人,就不要管我了。”

“我怎么能不管,青玄你是,水师兄的弟弟,你自己也该知道你是他唯一的牵挂,你现在如此,又算什么?”裴茗想师无渡若是知道弟弟和黑水沉舟有一腿了会不会诈尸,“你若愿意,我可以提你到中天庭,你哥肯定也希望你好好活。”

师青玄叹了口气,“裴,裴将军,我,我自知自己无天分,也没那个本事,好意心领了。我真的是自愿的,我愿意跟贺玄在一起,早几百年前就这样想了!我哥他,他会原谅我的吧。”

“诶水师兄啊,你防了那明仪几百年,还是防不住啊!罢了!青玄,你自己不要后悔就行,只要你好,我想水师兄就放心,无论你想做什么,几百年来他就算再反对不都还是让你做了?你胳膊腿也都好利索了,”说着又转向贺玄,“还有这位黑水阁下,你,算了,我又能说什么呢。”

贺玄微一点头,松了师青玄的手,师青玄便恭恭敬敬向裴茗行了一礼,道:“裴将军,青玄为过去的无礼向您道歉,也多谢您记挂,青玄无恙,亦无怨无悔。”

“行了行了,”裴茗拍了拍师青玄肩头,“若以后有什么事需要我的,只管找我,走了!”

裴茗嘴里不知道嘀咕着什么走了。

师青玄长长呼了一口气,又挂起笑脸,拉起贺玄,“好了走吧贺兄!”

“好。”

“哎那个,我身上真的有鬼气?还很重?还,由内而外?”师青玄边走边看着贺玄道。

“应该吧。由内而外。”贺玄老实交代。

“啊?啊!”师青玄像是想起了什么,“难不成?和老谢一样?我真是艹了!”

“哼,你才知道?”贺玄笑了。

“你!你就不能收敛一点你的鬼气嘛?”

“很丢脸吗?”贺玄偏头问他。

师青玄让贺玄给气笑了,“不丢脸!您可是绝境鬼王!”

……他们携手归家……

那些年,仙京谁不知道风师青玄与地师明仪是最好的朋友。且话本不止有讲水师大人与风师娘娘的,亦有讲地师大人与风师娘娘的,更有甚者讲风水地三师之间的爱恨情仇纠缠不清。不过,中秋晚宴上师青玄会散十万功德放下水师大人与风师娘娘的剧场,可他从未主动放下过地师大人与风师娘娘的帷幕,以至于师无渡逐渐提防地师。

这些前尘往事,之后慢慢道来。且说说现如今,这最好的朋友终究是变了质。

“贺玄……贺玄你个死鬼!啊…啊啊……”

“再骂,再骂让你不是鬼更胜鬼。”

关耳
【双玄】柳暗花明 补一下下,希...

【双玄】柳暗花明


补一下下,希望别被吞了😭

【双玄】柳暗花明


补一下下,希望别被吞了😭

笙音

拿到这套每天都想试一波印象小青玄

emm并不像枯了

拿到这套每天都想试一波印象小青玄

emm并不像枯了

xue薛大桐35192

【双玄】26 独坐月下

那洒落满地的银辉,是他回家的光。


师青玄浑浑噩噩得,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风水庙。

他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庙里众人都睡下了。

他坐在台阶上,从怀里拿出时雨放在桌上的玉佩。

整个人晕晕乎乎地靠在墙上,目光涣散,眼神暗淡,记忆好像也飘回很久以前。

他清楚地知道,这不是巧合。


玉佩和绳结都可以作假,但是那五颗珠子是万万不能的。

这是个水波纹玉佩,没什么特别的,大概因为它的纹路漂亮吧,师青玄一眼就看中了,将他买下来带在身上。

他每次拉着人去凡间游玩,被哥哥知道了,都免不了一顿臭骂,这是他有次下去,给哥哥带的赔罪礼。

他还记得,当时哥哥嘴上嫌弃的不得了,但是自那以后,日日都佩...

那洒落满地的银辉,是他回家的光。


师青玄浑浑噩噩得,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风水庙。

他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庙里众人都睡下了。

他坐在台阶上,从怀里拿出时雨放在桌上的玉佩。

整个人晕晕乎乎地靠在墙上,目光涣散,眼神暗淡,记忆好像也飘回很久以前。

他清楚地知道,这不是巧合。


玉佩和绳结都可以作假,但是那五颗珠子是万万不能的。

这是个水波纹玉佩,没什么特别的,大概因为它的纹路漂亮吧,师青玄一眼就看中了,将他买下来带在身上。

他每次拉着人去凡间游玩,被哥哥知道了,都免不了一顿臭骂,这是他有次下去,给哥哥带的赔罪礼。

他还记得,当时哥哥嘴上嫌弃的不得了,但是自那以后,日日都佩带的。

说起来,他真的很想哭啊,哥哥身首异处,他身为亲弟弟,竟没能去送最后一程……

但是,时雨是怎么拿到玉佩的?他身上还有多少东西?他和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


算了,哥哥的死怪不得他人,是谁动了手脚,他已经不在乎了。

往事无法更改,他只盼望着以后能看清本心,不后悔。


他这几年,确实有找到过,或者听说过一些方法。

以物养魂,或者聚魂,而且这物必须是此人生前贴身佩戴的不俗之物,最好是取自天材地宝,或者杀伤力极大的武器,才有可能令死者回魂。

也只是有可能而已……

所以时雨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他丝毫不怀疑。

时雨千方百计地找到他,一定比他知道的更多,更详细,更有用,说不定真的能够帮到他。


师青玄有些凌乱地抓了抓头发,他要做这么冒险的事,势必要付出同等的代价。

他之前买过一些书,就放在石像的后面,白日里经常拿出来看。道界的,佛界的,修仙的,阵法的,他全都看了一遍。

终于从中间挑出了一些可行的办法,想要一一实验。

后来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打乱了他的计划。

先是遇到了书生,之后去黑水岛住了几天,再回来时又碰见了阿福。

正当他觉得事情终于都妥善了结,可以安心开始的时候,他撞上了时雨。


时雨说想要他的一丝魂魄,而且还能保他性命无虞。

说起来,怎么可能,他的书里可没有这么写的,凡人魂魄离体,必死无疑。

其实他对自己的性命看的并不重,之所以会向时雨抛出那个问题,无非是他心存侥幸。

如果真的可以就好了……

能召回哥哥已是不易,为何他还这么贪心呢?

未知的交易,孤独的旅程,他决定,单刀赴宴,不计后果。

况且时雨很看中他,也许是看重其他的东西。那也没关系,不会比他一个人瞎琢磨更糟糕了。


师青玄想了很久,他揉了揉额头,虽然今天没怎么走动,但他就是觉得很累,想要休息。

他把玉佩小心地放回怀中,却摸到了另一样东西,那令他心头一颤。

他拿出来看了看,是贺玄忘在他这的。

这簪子真漂亮啊,师青玄笑了笑,心情好了一些。

可随之又觉得讽刺,玉佩和簪子只能二选一。

如果贺玄知道了他的心思,会不会直接掐死他。

……

晚风习习水悠悠,

终是离人愁断肠。

平陆成江

【双玄】假定饲养(ABO)番外(一)

*520加更,爱大家~

*说到做到!


车驶入南郊那片别墅区后,车窗外不远处那个笼罩在黯淡夜幕中的庭院保留着原来的模样,显然是常有人打理。


师青玄前几年结婚的消息曝光后,他事业反而直线上升,偶尔上上综艺或者在谢怜的剧里客串一下都像是捅了一窝土拨鼠。


原因无他,师青玄的Alpha和他正式公开之后,瞬间被挂上了热搜


#师青玄结婚

#师青玄  豪门


#贺氏集团


#横天旗下

#理想型alpha


网友居然都在羡慕他家的Alpha?!

有粉丝甚至连他俩的CP名都起好了


接着他们又合理推测出他的几次发情期和......

*520加更,爱大家~

*说到做到!





车驶入南郊那片别墅区后,车窗外不远处那个笼罩在黯淡夜幕中的庭院保留着原来的模样,显然是常有人打理。


师青玄前几年结婚的消息曝光后,他事业反而直线上升,偶尔上上综艺或者在谢怜的剧里客串一下都像是捅了一窝土拨鼠。


原因无他,师青玄的Alpha和他正式公开之后,瞬间被挂上了热搜



#师青玄结婚

#师青玄  豪门


#贺氏集团



#横天旗下

#理想型alpha


网友居然都在羡慕他家的Alpha?!

有粉丝甚至连他俩的CP名都起好了




接着他们又合理推测出他的几次发情期和补抑制剂的时间……




不得不说,这届粉丝真的特别合格。

而且格外懂事



都懂自己磕糖了……





师青玄原本还担心贺玄的事业会受到影响,当他爬上微博看到底下泥泞不堪的评论时,这个人都沉默了。


七天七夜是什么鬼?!




人干事儿?




简直是老司机生涯滑铁卢!

 



搞什么啊,这届粉丝的观察力是不是太敏锐了点!那么厉害有本事去做福尔摩斯啊!!!他不要面子的吗!


——————


“妈妈!”

低调的黑色轿车里跳出来一个短腿小团子,

白嫩嫩的小脸上是一双还未张开的桃花眼,睫毛很长,脸型和师青玄一样,看上去有些婴儿肥的可爱。



贺明霁小朋友快上幼儿园了,师青玄帮他在微博上开通了个人账号,平时会剪辑一些日常发上去。



这次,贺明霁小朋友要和贺玄一起去录制《爸比去哪儿》真人秀节目。


师青玄一把接住儿子,抱在怀里揉了两把 。




临走前,节目组从他们家里进行跟拍,还顺带录制了采访贺明霁的节目片段。





当问到更喜欢师青玄还是贺玄时,小家伙毫不犹豫的说:“妈妈!”




节目组被逗笑了,导演问他为什么


贺明霁面不改色:“因为爸爸说,这样说,妈妈会高兴!”

我妈高兴,全家高兴。




真是好现实一娃。



师青玄坐在家里看节目,当看到儿子和他爹住的心酸的小窝棚的时候,忍不住心疼得给贺玄打了个电话


“老公,我好想你,也想儿子。”





贺玄听着心里化成了一滩水


:“想我还是想儿子?”



师青玄沉思了一下诚实道:“主要是想你,你别跟儿子说。”


贺明霁小朋友听着免提里的声音,哇地哭了出来。




——————

贺明霁:所以爱会消失对吗



番外没完嗷

戏园柳

“是不是因为你的十七岁是一道坎,所以你要把我的十七岁也变成一道坎?”

“你若是存的这个心思,我就偏不如你的意!”


“好像不管我怎么做,结果都很糟糕。花将军,我知道我做的不好,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是哪里做的不好?究竟是哪一步出了问题?”


“被你认出来啦,太子殿下!”

脏污的黑发下,一双极亮极亮的眸子,明明如昔。

“太子殿下,我不是风师啦。”


“我愿供灯千盏,照彻长夜,即便飞蛾扑火,也无所畏惧。但我不愿因为做了对的事情而低头。”

“上苍若是有眼,就一定不会为此降罪。”


“殿下!在我心中,你是神!你是唯一的神,你是真正的神!你听到了吗?!”

他是如此的声嘶力......

“是不是因为你的十七岁是一道坎,所以你要把我的十七岁也变成一道坎?”

“你若是存的这个心思,我就偏不如你的意!”


“好像不管我怎么做,结果都很糟糕。花将军,我知道我做的不好,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是哪里做的不好?究竟是哪一步出了问题?”


“被你认出来啦,太子殿下!”

脏污的黑发下,一双极亮极亮的眸子,明明如昔。

“太子殿下,我不是风师啦。”


“我愿供灯千盏,照彻长夜,即便飞蛾扑火,也无所畏惧。但我不愿因为做了对的事情而低头。”

“上苍若是有眼,就一定不会为此降罪。”


“殿下!在我心中,你是神!你是唯一的神,你是真正的神!你听到了吗?!”

他是如此的声嘶力竭,以至于整座太苍山都为之回响——你听到了吗!

“我不会忘的。”

“我永远也不会忘了你的!!!”


“无缘不必强求,有缘必再相见。”


墨香,我想你了。


金毛犬
年方二八,英俊潇洒,善良正直,...

年方二八,英俊潇洒,善良正直,貌美如花

年方二八,英俊潇洒,善良正直,貌美如花

浅

五二零·没说出口的爱

搭配“一只榴莲—海底”来看更有感觉

私设:古代有五二零,双玄谈过,那一天分的,双方心中都没放下对方,过了几年后


    “哈哈哈老风,今天你也要去溜达吗?今天街上可都是一对对的啊!”“哈哈哈哈哈老风今天就别去街上自讨没趣了啊”“哈哈哈哈哈哈”乞丐堆里发出一阵阵笑声。“哈哈哈哈哈我酒馆喝壶酒!”师青玄也跟着笑了几声,拖着半残的身体蹒跚去了当年飞升的酒馆

    “客官里面边…你有钱吗?”满脸笑意的店小二看清对方后态度骤变,用嫌弃的目光上下扫视着师青玄,“有钱,来一壶酒最便宜的就行”哈毕竟我是乞丐嘛,师青玄忍......

搭配“一只榴莲—海底”来看更有感觉

私设:古代有五二零,双玄谈过,那一天分的,双方心中都没放下对方,过了几年后


    “哈哈哈老风,今天你也要去溜达吗?今天街上可都是一对对的啊!”“哈哈哈哈哈老风今天就别去街上自讨没趣了啊”“哈哈哈哈哈哈”乞丐堆里发出一阵阵笑声。“哈哈哈哈哈我酒馆喝壶酒!”师青玄也跟着笑了几声,拖着半残的身体蹒跚去了当年飞升的酒馆

    “客官里面边…你有钱吗?”满脸笑意的店小二看清对方后态度骤变,用嫌弃的目光上下扫视着师青玄,“有钱,来一壶酒最便宜的就行”哈毕竟我是乞丐嘛,师青玄忍不住心里自嘲了一下,“那你去那边那个位置”店小二指向二楼末尾只有半扇窗的位置,说罢就转身满脸堆笑的迎接下一位客官了,这明显故意刁难腿脚不便的师青玄

    “喝完赶紧走”店小二把酒扔在桌上就走开了,“态度真差啊”师青玄把左臂摆在桌上,再单手倒了一杯酒仰头畅饮,看向楼下来来往往的人,对数都是成双成对

    许久未饮酒,半壶下肚就有些酒意上头了,泪水止不住的流出“哈哈哈哈,当年我也有人陪我!”醉后把心中的想法都嘟嚷着说了出来,说完莫名有些不爽,猛喝几杯醉意愈发浓烈,“嘭—”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突然有一个黑衣男子与师青玄对视,酒杯从手中滑落砸在桌上,“明…明兄,不,不对,贺公子”师青玄瞳孔瞬间放大些许,全身止不住颤抖,他怎么会在这,是来杀我的吗,他…往事一件件涌上心头,颤抖得也愈发厉害,连断的左臂都在颤抖,要逃离。

    师青玄把酒钱放桌上就苍茫逃离了,压抑已久的回忆一遍遍在脑海中播放,从相识到恋爱到那一天的种种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流出泪水把飘动发丝黏在还算清秀的脸上,拖着右腿使劲向前奔跑,“要逃离,不能被他抓住”口中一遍一遍的重复着

    直到一阵风吹到脸上,酒意与恐惧才稍微平息,是高山的悬崖边上,“哈,这风真小”当年我起的风那可叫一个大呢,本只打算低头看一下有多高,刚经历的高强度的奔跑,体力有些不止,左腿突然一团,半倾的身子中心全在前方,没拉回来,摔下去了。

坠下的速度很快,但毕竟山比较高,坠到海里还需点时间。啊,下面是海啊,我,为什么会跑到这边啊,明兄,对刚才看到明兄了,不对是贺公子,来不及了,我还没对他说出来我还爱他呢,来不及了。“贺玄,我还爱你”说完师青玄闭上了眼,冰凉的海水将他渐渐吞没,抛至海底。

    贺玄今天本打算找他说明一切的,与他对视后看到对方严重满是恐惧,愣在原地让师青玄跑了,刚打算追上,突然碰到有人在黑水鬼蜮闹事,打算着让师青玄冷静一下刚好赶紧去处理完闹事的人,可谁也没想到,这一去,阴阳两隔,他们都错过了坦白的最后机会

    当贺玄找到师青玄时,天色已渐晚,被浸湿的尸体冰冷,抱在怀里怎么也暖不了,师青玄眉头有些皱起,清秀的脸此时比鬼王还白,贺玄伸手将他眉头抚平,他双眼有些湿润,红着眼眶埂咽着留下来泪:“明明当初接吻你都很讨厌窒息,我没救下你。”

   最终的最终,他们至死也不知对方真正的心意。

ID827135346
是一只穿卫衣带耳机的风师(算古...

是一只穿卫衣带耳机的风师(算古穿今吗哈哈(♡⌂♡))

是一只穿卫衣带耳机的风师(算古穿今吗哈哈(♡⌂♡))

平陆成江

【双玄】假定饲养(ABO)(六)

*我想写船戏


又是Alpha的身高压制,师青玄再一次感觉自己就像一只猫被掐住了后颈,只要被桎梏在特定的环境里,他就动弹不得。


贺玄深邃的五官和淡色的唇距离他好近,近的好像随时都能咬下来……


他他他他,他想干什么!?

师青玄心里疯狂呐喊。


他不会真的咬下来吧!救命救命救命,咬下来不是人!


窗外阳光正好,沙发上体态娇小的Omega被大力抱起来,强行掉了个儿,师青玄坐在贺玄的腿上,他的手被另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轻松包裹住。


两个人面对面而坐,他抬头,一双风流潋滟的桃花眸湿漉漉的睁...

*我想写船戏

 

 

又是Alpha的身高压制,师青玄再一次感觉自己就像一只猫被掐住了后颈,只要被桎梏在特定的环境里,他就动弹不得。

 

贺玄深邃的五官和淡色的唇距离他好近,近的好像随时都能咬下来……

 

他他他他,他想干什么!?

师青玄心里疯狂呐喊。

 

他不会真的咬下来吧!救命救命救命,咬下来不是人!

 

窗外阳光正好,沙发上体态娇小的Omega被大力抱起来,强行掉了个儿,师青玄坐在贺玄的腿上,他的手被另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轻松包裹住。

 

两个人面对面而坐,他抬头,一双风流潋滟的桃花眸湿漉漉的睁大,少年浅棕色的眼眸只装着贺玄一个人.

 

呼吸交错相融。

 

贺玄好整以暇地看着他,颇有耐心地在他脖颈后最脆弱的腺体上轻吻了一下,而后,又不轻不重的捏着那微微发红的一处。



师青玄被他捏的很舒服,几乎要眯起眼睛,他软得猫一样,哼唧地撒起娇来。

 

房间里都是他们的信息素,白茶茉莉的气味浓烈到人嗅觉都要失灵。

 

 

“故意撩拨我。”贺玄目光深邃,“那你在这里等什么?嗯?”

 

“不,不行,你快把信息素收一收!”师青玄眼睛有些发红,在高度匹配的信息素的干扰下,他连呼吸都急促起来,师青玄意识朦胧,纠缠中,他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妙

师青玄在心里暗暗道了声糟糕,

 

在Alpha信息素的影响下,他的发情期好像是提前了.

 

“贺玄,你,你先放开我,”师青玄难耐地抓着贺玄的肩

 

“要么去帮我拿抑制剂”

他眼睛里含着一汪水,可怜极了,出口的话却又是恶狠狠的:“要么现在赶紧咬我一口!”

 

 



Omega对Alpha是天生的诱导剂,在信息素的催化下,Omega会被动的进入发情状态,于此同时,Alpha本能也会受到这份危险又艳丽的诱导,心甘情愿的臣服……

 

空气中是快要溺毙的纠缠,贺玄居高临下注视着他的Omega.

 

 

此时的他如同是一头饥饿的猛兽,在发现猎物之后用锋利的爪牙看似凶残的咬上去,再残忍优雅的享用送到嘴边的美食。

 

他想占有师青玄,不仅仅是生理上信息素的撩拨,还有心理上的那份多年前被迫中止的遗憾……

 

贺玄悄无声息地释放着自己的信息素,伸出手摩挲师青玄的下颌:“看着我,师青玄”

贺玄沙哑着嗓音

“你想走,现在可以走。”

 

.........  
  

 

 

白茶茉莉的味道越来越浓,在他们急促的心跳中,似乎碰撞出了烟火花…….

 

 

 

 

 

 

 

 

 

 

贺玄从家里的橱柜里拿了些发情期必备的物品出来——电解质水,营养液,还有腺体贴和少量的抑制剂。

 

他搂着软成一团的师青玄拿吸管慢慢喂了点营养液给他,师青玄半睁开有些红肿的眼睛,轻轻掀起眼皮,就者他的手乖巧地吸了一口

 

最后还嫌弃地推开,抿了抿唇说:“不甜。”

 

贺玄:“?”不是你要戒糖的吗

 

 

还没等他转身去拿冰糖,师青玄就又扑上来叼着吸管喝了个饱,然后滚到大床内侧找到另一个抱枕,继续呼呼大睡。

 

下次发情热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他得补充体力。

 

 

——————

*那个,标记和终身标记是有区别的哈


平陆成江

这个是咳咳……第六章

等晚上我再发个纯净版

(溜了溜了)

这个是咳咳……第六章

等晚上我再发个纯净版

(溜了溜了)

白鸢尾

贺玄小号明仪与师青玄的初次相见

贺玄小号明仪与师青玄的初次相见

平陆成江

【双玄】假定饲养(ABO)(五)

*我来啦~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师青玄穿着单薄的睡衣躺在在主卧的大床上,本能告诉他——单独处于Alpha的空间里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但是,信息素的高度契合又使他在白茶的气味里浑身都舒服的不行,白茶收起了所有的攻击和压迫感,清浅又缱绻。


师青玄有些慌乱的情绪在这种无微不至的抚慰下渐渐放松下来,慌乱的神经在生理上克服心理的不安


他转身拥着被子,满足地翻了个身。


————

贺玄冲了半个小时的冷水澡。


平息下去后,浴室里的味道也渐渐散去了。


他走出来的时候,师青玄已经窝在被子里睡着了,...


*我来啦~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师青玄穿着单薄的睡衣躺在在主卧的大床上,本能告诉他——单独处于Alpha的空间里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但是,信息素的高度契合又使他在白茶的气味里浑身都舒服的不行,白茶收起了所有的攻击和压迫感,清浅又缱绻。



师青玄有些慌乱的情绪在这种无微不至的抚慰下渐渐放松下来,慌乱的神经在生理上克服心理的不安



他转身拥着被子,满足地翻了个身。


————

贺玄冲了半个小时的冷水澡。





平息下去后,浴室里的味道也渐渐散去了。





他走出来的时候,师青玄已经窝在被子里睡着了,被窝里凸显出小小的一团,贺玄见他背对着自己,有些微卷的发丝露出一在被子外面。





看着安安静静的师青玄,贺玄不由感慨——真是治愈啊




他掀开被子里,里面也是凉凉香香的,贺玄顺势躺了过去就将人抱进怀里。



师青玄睡得迷糊,感觉到周身一热,下意识去推了两下。



贺玄没让他得逞,蹭了蹭他的脸,又在他耳边凶巴巴的威胁了一句,就将人搂的更紧。




怀里的小东西听到贺玄的声音,“嗯”了一声,带着点鼻音,



挣扎着不经意露出一截后颈和通红的耳垂在被子外面



好娇气……




贺玄反手握住了那只比他略小的手,有些粗鲁的塞回被子里




"睡觉! 师青玄,你乖一点。"




师青玄被高大的Alpha整个抱着,微凉的身子慢慢暖和过来.

夜里十分安静,他在满室白茶茉莉的清香中再次沉沉睡去……

——————

贺玄拎着早餐从楼下上来,食物的香气从餐厅一路飘到了卧室。




他转身走进房内,充斥着茶香的房间在暗沉的光晕下有着几分旖旎。




贺玄放轻脚步走到床前揉着床上人的脸,



"起来喝汤,醒醒神,吃饭还有一会。”



师青玄侧脸压着枕头睡的正香,骤然让贺玄揉醒了,




神情恹恹着,半垂着眼皮,靠在他怀里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贺玄没法子,只得将人抱起来洗漱之后安顿到客厅的沙发上,又在师青玄额头安抚性地摸了摸




"你想在哪儿吃?"




师青玄懒得动,松松散散地趴在沙发上




“就放在茶几上吧。”


……


“油条、豆浆、炸春卷。”师青玄看着贺玄摆在茶几上的早点,




“太油腻了,我要减肥。”

师青玄看了看眼前的油炸食品,偏过头皱了皱眉 “再说,经纪人也不让吃这个的”




“减什么肥!”贺玄咬着生煎包回头瞪了一眼师青玄,“瘦的都硌手!”




他将沙发另一角的师青玄捞了回去,“来少吃点,乖。”



师青玄半信半疑地叼了一口贺玄手里的递来的生煎包,慢慢地咀嚼起来。



而后,他眼前一亮,乖乖坐在贺玄旁边,两人一起默默埋头吃起来,不一会儿就将面前的食物消灭干净。



师青玄吃的很饱,又躺回沙发上犯困,贺玄见他脑袋一点一点的,忍不住出声说道:“你以前……都没吃饱过吗?”




师青玄打了个哈欠:“毕竟我也算是个明星,保持身材是对粉丝的基本尊重,也是我的职业素养。”




“看不出你还挺敬业。”贺玄目不斜视的坐在他旁边拿着笔记本一目十行地处理文件




“还好吧”师青玄闻言低笑一声

“我浑身上下唯一的长处不就是这张脸吗?”





说到此处,师青玄顿了顿:“对了,我们结婚的事情……还是要和公司那边说一下,你身份特殊……一些事情……不想给你带来麻烦。”




贺玄在电子文件的底部签名,听到他结结巴巴的话,头也没抬:“你能有什么麻烦?嗯?”




师青玄见他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一时有些着急,



“当然是舆论上的…我是你的Omega,你不知道现在的键盘侠……”




你的Omega。





贺玄的耳朵里只听到这几个字




这几个字微妙地取悦了贺玄, 他故意慢条斯理,一字一句重复道:“我的Omega?谁?在哪里?”





没错,现在面前这个人,是专属于他的Omega, 即使几天的时间愈合了那咬痕, 身上却还是带着他的临时标记。他想要给对方留下完美咬痕的愿望, 已经实现了一半。





师青玄脸上烫得都可以煮鸡蛋了,他还是指了指自己, 意思是——是我,我就是你的Omega。




贺玄高兴的都要上嘴咬他了,表面上却又极力维持着冷酷的霸总人设。




“会撩人了?”贺玄凑上去在师青玄耳边吹了口气,只一下而已,

 




“谁教你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