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希卡利奥特曼

9480浏览    390参与
虎子www

光之国的沙雕(恋爱)的日常(2)

*在重温一遍B站的黑暗魅惑的舞台剧以后的脑洞

*估计会有点沙雕

*CP为希梦和托迦,这两对我太爱了www

*祝大家食用愉快www


今天的光之国还是那么的核平呢。


某希姓科学家又研发出了一个奇怪的发明物。


而光之国两萌物,泰迦和梦比优斯一不小心被这个魔法棒照到了,于是都变得非常害羞。


希梦这边


“阿……阿光,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啊……我好害羞啊……”


此时希卡利正直直的盯着小梦的脸,想着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把性格改回来。


而小梦则一直想把头转...

*在重温一遍B站的黑暗魅惑的舞台剧以后的脑洞

*估计会有点沙雕

*CP为希梦和托迦,这两对我太爱了www

*祝大家食用愉快www

 

今天的光之国还是那么的核平呢。

 

某希姓科学家又研发出了一个奇怪的发明物。

 

而光之国两萌物,泰迦和梦比优斯一不小心被这个魔法棒照到了,于是都变得非常害羞。

 

 

 

希梦这边

 

“阿……阿光,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啊……我好害羞啊……”

 

此时希卡利正直直的盯着小梦的脸,想着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把性格改回来。

 

而小梦则一直想把头转到另一边,被奥就这样一直盯着脸,他的脸越来越红了。

 

“……不过……这样好像也挺好的……”说完就抓住了小梦的双手。

 

小梦被这个动作一惊,浑身都在颤抖,内心无比的恐慌,外表无比的通红。

 

“放心吧,小梦,我会把你变回来的。”

 

虽然觉得这个样子的小梦的确很诱人,但是,他还是决定把他变回原来那个可可爱爱的小梦。

 

小梦愣了一下,点了一下头。

 

于是希卡利就乘机亲了一下小梦的脸。

 

此时此刻,小梦的脸差不多可以用来煎鸡蛋了。

 

 

 

托迦那边

 

泰迦进门以后,就想尽可能的不直视托雷基亚的脸,所以一直背对着托雷基亚。

 

托雷基亚察觉到了泰迦的奇怪,平时他回来总是会带着笑容且大声的对自己说我回来了,这次不但没有吭声,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真是太奇怪了。

 

“泰迦,你过来一下。”

 

泰迦刚想跨进房间的脚愣了一下,犹豫一会以后收了回去,低着头,慢慢的走到托雷基亚前面。

 

“干嘛低着头啊?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嘛?”

 

泰迦摇了摇头。

 

“真的吗?”

 

泰迦点了点头。

 

“……那是怎么了……害羞嘛?”

 

泰迦犹豫了。

 

托雷基亚忍不了了,直接用手抬起了泰迦的头。

 

泰迦一看到托雷基亚的脸就刷的一下脸红了。

 

“别……别这样看着我……”说着就把头别到了另一边。

 

托雷基亚皱眉,这是中了什么邪了啊?都在一起这么久了怎么会突然害羞了?

 

但是,今天他好像去了希卡利那了,难不成……

 

于是,托雷基亚打通了希卡利的电话。

 

 

 

“希卡利,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某托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有没有觉得这两篇发的时间隔的不多啊,啊哈哈哈我只是想把写好的存货都发出去而已啦www)

虎子www

光之国的沙雕(恋爱)日常(1)

*主CP为希梦,托迦

*总之,我还是那个沙雕的虎子

*祝大家食用愉快www


今天的光之国还是那么的核平啊。


在某研究所内,希卡利和托雷基亚本来在探讨实验,但是聊着聊着就变闲聊了。


“你们那过的怎么样啊?”


托雷基亚靠在椅子上悠闲地摇来摇去,手里还拿着一杯刚泡好的咖啡,当然希卡利也差不多这个动作。


“我们过得可好了啊,我也正好问问你们那过得怎么样呢?”


希卡利嘬了一口咖啡。


“嗯哼,也差不多,只是小泰迦最近有点调皮罢了~”


托雷基亚也嘬了一口咖啡。...

*主CP为希梦,托迦

*总之,我还是那个沙雕的虎子

*祝大家食用愉快www

 

今天的光之国还是那么的核平啊。

 

在某研究所内,希卡利和托雷基亚本来在探讨实验,但是聊着聊着就变闲聊了。

 

“你们那过的怎么样啊?”

 

托雷基亚靠在椅子上悠闲地摇来摇去,手里还拿着一杯刚泡好的咖啡,当然希卡利也差不多这个动作。

 

“我们过得可好了啊,我也正好问问你们那过得怎么样呢?”

 

希卡利嘬了一口咖啡。

 

“嗯哼,也差不多,只是小泰迦最近有点调皮罢了~”

 

托雷基亚也嘬了一口咖啡。

 

“哎~我家小梦可乖了,有时候还会帮我忙呢。”

 

说着还得意的瞟了一眼旁边的托雷基亚。

 

“哼小泰迦也很懂事呢,看我回去太累了还会给我捶背呢”

 

托雷基亚反瞟回去。

 

于是他们就在那里互相瞪了对方好久。

 

僵持了好久,托雷基亚终于忍不住低下头看了一眼时间。

 

“差不多到点了,小家伙应该已经候在门口了。”

 

“嗯,小梦应该也在门口等我了。”

 

于是他们又互瞪了一眼。

 

不出他们的意料,他们果然已经待在门口等他们了。

 

希卡利他们一过去就看见了温馨的一幕,小梦正在给泰迦戴围巾,而这条围巾,还是希卡利送给小梦的生日礼物。

 

泰迦也正好一转头看见了出来的两人。

 

所以看到这一幕的希卡利吃醋了嘛?

 

看看他接下来的动作就知道了。

 

希卡利看到脖颈上没有围巾的小梦向自己打招呼,立马走过去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戴在他的脖子上。

 

希卡利的手还在系着围巾,突然被贴近身的小梦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阿光……你不冷嘛?”

 

“没事,只要你不冷,就好。”

 

希卡利对面前那个可爱的人宠溺一笑,理了理围在他脖子上的围巾。

 

“但是……你送给我的围巾……”

 

小梦像做错了事般对着现在围在他脖子上的围巾,上面还留着原主人残留下来的余温,他把手覆在上面,很是温暖。

 

“围巾随时随地都可以买啊。”

 

说完还轻轻的吻了一下心爱人的额头。

 

啊!是不是磕到了!

 

但是……别忘了还有两位。

 

在希卡利给小梦系围巾的时候,托雷基亚就跑到泰迦旁边了。

 

“呼……我还以为你记性挺好的,怎么又忘记戴围巾了呢?”

 

托雷基亚稍有生气的弹了弹泰迦的额头。

 

“唔……好痛啊……”

 

泰迦捂了捂被弹得痛痛的额头,眼睛蒙上一层薄薄的水雾。

 

“得让你长长记性才行啊,你说是不是啊,小泰迦~”

 

泰迦被这阴阳怪气的语气吓的一哆嗦,用他那可怜巴巴的大眼睛看着他。

 

“卖萌也没用哦~作为惩罚,今天晚上就……”

 

托雷基亚故意不继续往下说,这让泰迦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于是脸就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想什么呢,脸这么红,嗯?”

 

托雷基亚坏笑着靠近了泰迦快要被煮熟的脸。

 

“没……没什么……”

 

泰迦下意识的把身子往后倾了一下。

 

托雷基亚就这样盯着他家小可爱红红的小脸蛋,而他家小可爱一直在避开他炙热的目光。

 

“诶不逗你了,就是今晚帮我按摩时间长一点就行”

 

托雷基亚把身子直了直,终于逃脱了这总是让他紧张的目光的泰迦,听到了这句话后瞬间呆呆的看着面前这个满脸得意的坏蛋。

 

“呃……嗯……”

 

“那,我们现在就回家吧,我还期待着你给我的优质服务呢~”

 

说着就拉起了小泰迦的手准备肥家。

 

“哦哦……呃,等一下,师兄的围巾……”

 

泰迦正想要解开围巾,就被一只蓝色的手制止了。

 

“先说好啊,我可不想脱下我自己的围巾给你。”

 

“但……但是……”

 

“没事的,你看看他们那样子,也不会因为送了一条围巾而吵架的。”

 

然后他们就转头看见希卡利亲了一下小梦的额头。

 

于是,托雷基亚直接亲了一下泰迦的嘴。

 

“还是你的嘴甜~”

 

我是虎子,希梦,托迦我🔒死了,诶嘿;-)

 

斩音相川/小陌

单手举贝鸟的光总。

感觉把光总画毁了。。。

单手举贝鸟的光总。

感觉把光总画毁了。。。

Uumo海茉
选不了多张)过去的希卡利x现在...

选不了多张)过去的希卡利x现在的

选不了多张)过去的希卡利x现在的

别翊雪
果然一上色就废,虽然画的也废o...

果然一上色就废,虽然画的也废orz,我感觉我比新手还要新。😭


果然一上色就废,虽然画的也废orz,我感觉我比新手还要新。😭



别翊雪

【托希】噬光6

托雷基亚将希卡利的嘴巴强制掰开,那瓶看着就让人停住呼吸的虫子,希卡利惊恐的想挣扎,但被托雷基亚的力量束缚住。


希卡利感到绝望,托雷基亚将希卡利的嘴掰开的能看到喉咙深出,将那瓶大约有十几条带着毛刺的虫子全部倒了进去。


希卡利清楚的感受到那些虫子顺着食道爬了进去。


托雷基亚松开束缚,希卡利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毛虫很快进入了希卡利的胃里,毛刺刺激着胃粘膜。


促进敏感的药物,让毛虫的一举一动,包括在胃里翻卷、蠕动,都能清晰的完全感受到。


“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让人头皮发麻。


希卡利似乎能感觉到,这带刺的生物开始在自己的体内释放毒液,无法...


托雷基亚将希卡利的嘴巴强制掰开,那瓶看着就让人停住呼吸的虫子,希卡利惊恐的想挣扎,但被托雷基亚的力量束缚住。


希卡利感到绝望,托雷基亚将希卡利的嘴掰开的能看到喉咙深出,将那瓶大约有十几条带着毛刺的虫子全部倒了进去。


希卡利清楚的感受到那些虫子顺着食道爬了进去。


托雷基亚松开束缚,希卡利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毛虫很快进入了希卡利的胃里,毛刺刺激着胃粘膜。


促进敏感的药物,让毛虫的一举一动,包括在胃里翻卷、蠕动,都能清晰的完全感受到。


“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让人头皮发麻。


希卡利似乎能感觉到,这带刺的生物开始在自己的体内释放毒液,无法形容的剧痛袭来。成千上万的毛刺释放着毒液在胃里翻卷,就像是烧红的针不断扎在自己的胃粘膜上,那种痛苦真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希卡利不断在地上翻滚挣扎,手脚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四肢的锁链哐哐哐当的响。希卡利捂住腹部,用头撞击着地面也无法减轻痛苦。


“希卡利局长滋味怎么样?只要你答应画出来,我就把那些虫子拿出来。”


“啊……不……我不画……呜啊……”


希卡利疼得失去意识,眼看痛的就要昏过去,又被虫子折磨的痛醒。身体紧绷的很厉害,仿佛所有的力气都用上了。


痛苦就这样反反复复,一直没有停止。


希卡利开始大口大口的吐血,这是胃穿孔被戳出血的症状。


希卡利惨叫声越来越小,终于不再挣扎,躺在冰冷的地面上眼神涣散。他的身体因为痉挛还在抽搐,吐出来的血因为身体不断的翻滚挣扎已经粘到了身上,身上的伤口早就裂开,血液沾染到一起,不知道是吐出来的血还是伤口的血。


戈斯在一旁看的一阵阵心悸,而托雷基亚像是看戏一样带着恶狠狠的笑容。


托雷基亚凑到希卡利面前,轻轻拍着希卡利的侧脸,“局长画不画?”。


希卡利没有说什么,死气沉沉的眼神不知道看向哪里。


托雷基亚脸又阴沉下来,戈斯看着托雷基亚似乎还想继续,慌忙说道,“大人,不能继续了,再这样会死。”


托雷基亚反手掐住戈斯的脖子,“闭嘴!”托雷基亚怒视着戈斯,“你有资格和我提条件?怎么?你看上他了?”


戈斯惶恐,脸憋的通红,“没有……如果他死了,做什么事都没什么意义了。”


托雷基亚看着希卡利被折磨的伤痕累累的脆弱的身躯,心里不知怎么的感觉有些堵的慌,慢慢松开了手,另一只手上聚上力量将虫子聚成一个小点从希卡利嘴里拽了出来。


托雷基亚将其扔在了地上,沾满鲜血的虫子在地上蠕动,让人看着就很恶心。托雷基亚心里闪过一丝不忍,打出一股力量将其炸成了粉末。


希卡利眼睛又再次失去了光泽,晕了过去。


戈斯有些害怕的跪下,说话还是有些哆嗦,“大……大人,他需要治疗……”


托雷基亚眼睛阴沉的盯着戈斯,似乎想听他说下去。


“刚才希卡利清醒是药物的刺激,他本承受不住这种折磨,是药物刺激让他的精力全部集中起来才能承受住,我怕……一会药效一过,他很可能……”


“死是吗?”托雷基亚没避讳。


“奥特曼会这么容易死吗?”托雷基亚不知道怎么的心里跳漏了半拍,但是表情不明显。


“奥特曼的确不容易死,但是大人不要忘记,他的力量被……被您封住了。他和普通的奥特曼没什么区别。”戈斯不敢抬头看托雷基亚,说话有些试探。


经戈斯这么一说,他似乎记起自己的确忽略了希卡利的确没有什么多余的力量复原身体,所以伤口一直没有好过。


托雷基亚又看向那具浑身是血的脆弱身躯,说道,“他没那么容易死,我还没同意,他敢死的话我就把他身边重要的人一个一个都杀了。”


“你先下去吧。”


托雷基亚抬手示意了一下。戈斯慢慢后退了几步,转身走了出去。


别翊雪

【托希】噬光5

不知道睡了多久,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希卡利眼睛艰难的慢慢亮了起来。


希卡利感觉脑袋混沌并不清明,眼睛望着漆黑的屋顶,没有聚焦。


自己的身体跟拆散架一样,感觉无法动弹,托雷基亚对他施虐后的身体,也不知道是疼痛还是已经痛的木讷,只感觉身体似乎不是自己的。


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也不知道自己的伙伴会不会来救自己。只是带着渺茫的希望等待。


嘴唇干裂,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胸前的旧伤和新伤鳞次栉比,戈斯给希卡利将伤口涂上药之后,想给希卡利包扎起伤口,可是被托雷基亚制止,因为就算包扎了也没有用,进入地狱的人身上的伤永远都不会好。


被托雷基亚抓到这个地方除了折磨...


不知道睡了多久,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希卡利眼睛艰难的慢慢亮了起来。


希卡利感觉脑袋混沌并不清明,眼睛望着漆黑的屋顶,没有聚焦。


自己的身体跟拆散架一样,感觉无法动弹,托雷基亚对他施虐后的身体,也不知道是疼痛还是已经痛的木讷,只感觉身体似乎不是自己的。


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也不知道自己的伙伴会不会来救自己。只是带着渺茫的希望等待。


嘴唇干裂,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胸前的旧伤和新伤鳞次栉比,戈斯给希卡利将伤口涂上药之后,想给希卡利包扎起伤口,可是被托雷基亚制止,因为就算包扎了也没有用,进入地狱的人身上的伤永远都不会好。


被托雷基亚抓到这个地方除了折磨至今滴水未进,更不用说食物。或许需要更多的休息才能恢复,希卡利失神的眼睛又慢慢暗淡下来。


戈斯看到希卡利晕了过去,有些担心。


“喂,快醒醒!”


随着关门的声音,托雷基亚从门口进来,走到希卡利身边。


戈斯起身鞠了一个躬。


“大人,他刚才醒了,可是又晕过去了,我怕……”


“哼!死不了!”托雷基亚面无表情,没有一丝怜悯,有些恶狠狠的说道。


托雷基亚掐着希卡利的脖子将其拎了起来,手上的力量顺着希卡利的脖颈传到了希卡利的身上。


“给你三成的力量!”


托雷基亚将希卡利一把扔在了地上,毕竟托雷基亚还有折磨够,升华器的设计图和密码还没有吐出来,眼下还不能让希卡利死。


希卡利眼睛慢慢亮了起来,恢复一丝生机,但浑身的疼痛让他闷哼一声,他现在感受到是真的痛。


托雷基亚并不喜欢一直低着头和希卡利说话,把希卡利绑在了十字架上。强行喂了些水和营养的药物,让他的体力恢复了一些。


“你为什么不让我死……”


希卡利有气无力的说道。刚才感觉到了生命的流逝,但又被托雷基亚的力量生生拉了回来。


“哼!死?你想的美!希卡利局长你知道吗?我一直将你视为我的偶像,你走的每一步我都在慢慢追寻着你的脚步。你陷入黑暗的时候,我也陪你陷入了黑暗。陷入黑暗后我觉得你的选择是对的,黑暗真的很强大。但是你竟然又从黑暗中回来,留下我独自在黑暗当中!”


希卡利表情有些微动,看着眼前神情有些激动的托雷基亚,没有说话。


“所以我现在变成这个鬼样子,都是因为你!希卡利!”托雷基亚大声吼道,故意加重了语气。


“呵呵”希卡利嗤笑了一下,“如果这是你恨我的理由,我无话可说。无论是黑暗还是光明,都在你的一念之间。如果我能从黑暗中走出来,说明你也可以,但是你却没有,只能说明你对黑暗的贪婪。”


“对,我的确贪婪着这黑暗的力量。但是你们光就是正义吗?宇宙警备队以正义的名义在各个宇宙间打破着平衡,你们的手上一样不是沾满了鲜血!”


“宇宙间任何地方都有着自己的法则,如果没有这些法则,任何人都为所欲为,那带来的只有灭顶之灾。很可能这个宇宙都不复存在。”希卡利反驳道。


“根本就没有光明和黑暗之分,黑暗就是邪恶的,根本就是你们这些自诩正义的人,给强加的恶名。我要灭了光之国,恢复这宇宙的平衡。”


“你不会得逞的!”希卡利眼神坚定,咬牙说道。


“希卡利局长,那你就活着,好好看着光之国的死期。”托雷基亚嘴巴慢慢凑到了希卡利的耳边,“而且局长我会把你染成和我相同的颜色。”


“我想你该去睡觉了。”


“睡觉?”


“因为梦里什么都有。”希卡利嘲笑道,对托雷基亚的话不以为然。


托雷基亚直起身子,勾了勾嘴角,“局长还是这么嘴硬。不过我喜欢,否则折磨你就没了乐趣。”


托雷基亚命令戈斯拿上来了一管针剂,托雷基亚带着不怀好意的恶笑,手里拿着那针药剂,在希卡利的眼前摆了摆。


希卡利心里有一丝惊慌,瞳孔细缩了一下,药剂被推进了希卡利的体内。


“你给我注射的什么?”希卡利低吼道。


托雷基亚掰着希卡利的脸强迫看着自己。“希卡利局长,你这一身的伤,我都不舍的再往你身上添新伤了,那么你的身体内好像可以添上点伤口。”


希卡利感觉脑袋里嗡嗡的响,自己的感官在无限放大,身上的疼痛更加强烈。感觉自己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寸骨节的疼痛都那么清晰。


“额啊……”希卡利痛苦的叫了一声。


“这是增强身体敏感度的药物,能够让你身体体验多倍的痛苦,不仅是体外,包括身体内部的伤害都能感受的很清晰。”


希卡利原本模糊的意识被药物强行刺激的清醒,眼神慢慢有了聚焦。希卡利被从十字架上放了下来,浑身没有力气,疼痛让他蜷缩在地上。


希卡利此刻心里是害怕的,他似乎是知道托雷基亚想如何折磨他,因为他已经看到了托雷基亚手里的一瓶带着毛刺的虫子,鲜艳花花绿绿的颜色,光看上眼就能让人感觉毛骨悚然。但是他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局长,升华器的设计图画出来吧,否则你知道你下刻的后果。”


“我……不画……”依旧是骨子里的倔强。


“局长,我到要看看,你这潜意识里的意志,到底是有多坚定!”


(我觉得我写完这段就疯了……所以明天写……不过也不一定能更……拖延症晚期……我觉得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写出感情线orz。还有赛希可能被我遗忘了……)

凋零de叶子🍁

光暗物语·第三篇 035交错的时空3

035第三十四章 交错的时空3


芹泽和也没有像想象中那般崩溃,他不懂奥特之王口中的时机成熟是什么,也不懂为何赛罗才能带他找到梦比优斯,总之他现在脑子一片空白。


“梦比优斯到底怎么了??”诸星真在一旁看着沉默的芹泽和也着急地只差抓着他的肩膀摇晃。


芹泽和也轻轻抚摸着手腕失去了水晶的本源手链,虽然没有崩溃发疯,可也并不好受,他不像梦比优斯,可他现在多少能体会到失去了希卡利的本源水晶后梦比优斯是如何的难受。


“他回去之后,我指责他丢下你,甚至更甚的质疑,你知道梦比优斯以前是脾性,所以……”芹泽和也微微垂下眸子,“简单来说,美洛斯被无限环吞噬,梦比优斯的胳膊被博噶茹吃掉了,之后...

035第三十四章 交错的时空3


芹泽和也没有像想象中那般崩溃,他不懂奥特之王口中的时机成熟是什么,也不懂为何赛罗才能带他找到梦比优斯,总之他现在脑子一片空白。


“梦比优斯到底怎么了??”诸星真在一旁看着沉默的芹泽和也着急地只差抓着他的肩膀摇晃。


芹泽和也轻轻抚摸着手腕失去了水晶的本源手链,虽然没有崩溃发疯,可也并不好受,他不像梦比优斯,可他现在多少能体会到失去了希卡利的本源水晶后梦比优斯是如何的难受。


“他回去之后,我指责他丢下你,甚至更甚的质疑,你知道梦比优斯以前是脾性,所以……”芹泽和也微微垂下眸子,“简单来说,美洛斯被无限环吞噬,梦比优斯的胳膊被博噶茹吃掉了,之后重伤的梦比优斯消失,我来到了这里……”


诸星真突然安静了下来,他有些看不透希卡利和梦比优斯,他还是个孩子当然懂不了那么多情情爱爱,他一直觉得这段感情里是梦比优斯对不起希卡利,可希卡利变了个模样回来后反倒像是希卡利对不起梦比优斯。


梦比优斯在人鱼希卡利离开后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希卡利奥特曼出现后的一切他也是看在眼里的。梦比优斯认准了他就是人鱼希卡利,诸星真找过未来问起过,为何他要仅凭气息和名字认准了他就是他的希卡利,他当时回答说:因为我的心认准了他。


“奥特之王说只有你能帮我找到梦比优斯,他可能在别的次元宇宙,只是不知道他在哪里。”芹泽和也抬头看向沉默的诸星真。


诸星真诧异了一瞬,又自嘲地笑了笑,“我现在想回家都回不了,又如何能帮你去找不知身在哪个次元宇宙的梦比优斯?”


“那个……”存在感极弱的大古在一旁小心翼翼开口,生怕打断了这两位奥特曼的对话,虽然他也变成过奥特曼,可那只是巧合罢了,那之后他就像个普通人,完全没有留下变成奥特曼的影子,“或许那个穿红鞋的女孩,也就是阿柏能帮你们。毕竟是她将真桑带到这个宇宙的。”


“可是未来离开后,她就再没出现过。”诸星真又有些烦躁,为什么穿越过来的时候他和未来一道,现在未来离开,只有自己离不开……?


芹泽和也在他们说话间已经冷静了许多,“次元宇宙中有些点是只存在一个,比如阿柏星,比如怪兽墓场,我只知道怪兽墓场位于超级地带也就是时空扭曲的尽头,我们或许只有找到超级地带的入口,找到怪兽墓场,就有可能去往别的次元宇宙。”


“不过奥特之王为什么没有让你直接去,而是说只有我能带你去找?”诸星真十分在意,他只是一个孩子,空有蛮力,脑子也不像希卡利这样的蓝族那么好使,虽然他也有蓝族的基因,不过……他似乎成长得更倾向于他父亲赛文这般。


“他说你和我诞生的宇宙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其实……我也不大清楚奥特之王为何会这么说。”


“好吧。”诸星真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你先休息一晚,我们明早离开找超级地带的入口吧。”


芹泽和也其实更想说现在去找也可以,不过想到或许诸星真有其他的事要忙,也不好任性。


诸星真还真的是有事要忙,他忙着帮诸星团,晚上还亲自下厨做了顿饭,这是他这么久以来学会的呢。他明天就要离开了,就再也不会看到这么爱笑的父亲了,所以……他想多陪他一会儿。


次日清晨,告别了诸星团一家的诸星真来到大古家,芹泽和也早早在那等着。


“还指望着能参加你的婚礼的,不过也别让人家女孩等太久。”诸星真拍了拍已经窘迫地想找个缝钻进去的大古,见他如此可爱诸星真也爽朗地笑了笑,“哈哈你真是有趣又可爱。”


真不知道这么傻又可爱的人是为何会拥有那个一看就是高冷阴郁的迪迦的遗传因子的。


“你就别取笑我了,真桑。”大古窘迫又害羞,悄悄摸了摸口袋里的戒指盒。


“呵呵,反正呢……”诸星真一把揽过他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道,“在这个陌生的宇宙,认识你很开心。”


说罢便不自在地揉了揉鼻子,“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再回来的,回来的时候记得抱上龙凤娃接我。”


才刚刚因为诸星真一本正经地话语感动的不行的大古听到他后半句话又脸红地像煮熟了一般。


芹泽和也与大古没有过多交集,也没什么话要对他说,只是在离开前感谢了他收留他一晚上。


二人变身成赛罗和希卡利后离开了次元宇宙的地球飞往了黑暗的宇宙空间,说是要找超级空间的入口,但着实不易。


找了不知有多久,希卡利觉得这么找下去是在浪费时间,就近找了颗科技还不算落后的星球m80,所幸他们也十分善良答应会帮他们一起制造超级空间检测仪。


很快在希卡利的努力下超级空间检测仪完成了,m80的科技技术也因有希卡利这样的天才科学家进步不止一点点。


希卡利和赛罗没有耗费太多时间时间便找到了超级空间的入口,在这漆黑荒凉的空间里,他们看到了当初梦比优斯眼睁睁看着被吸入超级空间的飞船残骸。


芹泽和也和诸星真抱着侥幸的心理走进飞船残骸里,找了一圈,找到了一块落了厚厚灰尘的怀表,也看到了飞船最后记录下的一幕幕。


芹泽和也不知为何,仿佛看到了年幼的梦比优斯。


“我不怪梦比优斯……”忽然出现的一道声音吓了俩人一跳,他们连忙转身,看到了泛着蓝色光晕的坂宏人,他的声音以及神情像极了未来。


“我的灵魂一直徘徊在这飞船里,一直等着……等着你,希卡利奥特曼。”坂宏人的身影消失,又出现在芹泽和也的身后,“是你救了我,希卡利奥特曼。”


芹泽和也连忙转身,想都没想摇头否认,“……我并不认识你。”


“你的光,救了我。我看到了,梦比优斯的童年,所以我不怪他。”坂宏人的思维跳跃太大,芹泽和也听出来了点什么,又有些不明白。


“博噶茹……撕碎的那一瞬间……”坂宏人缓缓叙述着,芹泽和也和诸星真仿佛看到了那些画面,“我一直在黑暗中徘徊,直到看到一丝光,冰蓝色的光将我残存的灵魂从黑暗中救了出来。是你啊,希卡利,人鱼王子希卡利,希卡利奥特曼。”


芹泽和也张了张嘴,似乎明白了奥特之王当初所说的,他的记忆散落在各个次元宇宙。


坂宏人的灵魂就是他散落的一小块记忆。


“我在那一瞬间看到了,我被吸入超级地带的前一刻看到的那个奥特曼,不……他不能算是奥特曼。他是梦比优斯……”坂宏人的身影消失,又出现在他们的头顶,倒挂着站在飞船顶部,芹泽和也抬头的一瞬间就看到了一双黝黑的瞳孔,仿佛是黑洞深渊一般的眼瞳。


“他离我那么近,却不愿意伸手,他就那么眼睁睁看着。博噶茹们令我感受到尖锐疼痛的那些时刻,我无时无刻不在憎恨着梦比优斯,我知道他可以帮我,可他没有。”坂宏人又出现在芹泽和也面前,“可我在最后一刻,释然了。我与他素未谋面,他根本就没有那样的义务来帮我,是我太天真太傻了,所以……在我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我在心里默念着对不起。”


诸星真在一旁看着,他虽有些不能理解这么复杂的感情,可也为这个孩子感到难过。



“我因你的光拾回了残存的灵魂,也看到了梦比优斯如今的身姿……”坂宏人坐在一旁的楼梯上,双手撑着下巴,“早已消散的憎恨在那一刻又回来了。”


坂宏人周身的蓝色光晕渐渐变红变身,“梦比优斯见死不救之后,居然还要用我的身姿去欺骗其他人,若我父亲看到……该有多难过。”


红色光晕再次变回淡蓝色,坂宏人轻轻笑了起来,“我在这漫长的等待中,会偶尔看到梦比优斯,最后看到的……是他的童年,所以我并不怪他,怪又有何用。”


“最重要的是,我前不久看到了一个……”坂宏人歪了歪脑袋,似乎不懂怎么表达,最后索性没有说。


“……你有什么愿望吗?”芹泽和也走到他身边,蹲下来与他平视,“我一定会尽全力帮你的。”


“想见我父亲最后一面……”坂宏人眼眶红了红,“那时说得轻巧,可我真的……没能当面道别,是我心里唯一的遗憾。”


诸星真也走了过来,尽量放轻了语气问,“你还想见一见地球这颗星球吧?”


坂宏人惊讶地抬头看向这个一直被他忽略的、与他年龄相仿的人。


“我的骑士气息应该能容纳下等离子形态的你,我现在要去找梦比优斯,你愿意等一等吗?我一定会带你回去见你父亲的。”芹泽和也看着坂宏人柔声道。


“嗯,谢谢。”坂宏人开心地点了点头。


芹泽和也变成希卡利伸出右臂,气息在他毫无察觉之时回到了他的右手腕上,梦比优斯没有跟他打招呼,每次看到气息他都会觉得心痛。


坂宏人化为蓝色的光粒子融进骑士气息里,正在这时外面传来几声嘶吼声,诸星真和希卡利对视一眼便成赛罗。


几只幼小博噶茹对他们来说小菜一碟,不过当他们巨大化可就不是那么好玩又轻松的了。


摆脱博噶茹着实费了不少精力和能量,离开超级地带入口处的这个空间后,他们便飞向了超级地带的尽头。


-------------第三十四章 完《

ps:m80星是奈克瑟斯奥特曼里的来访者,不过这篇大概不会有诺诺和扎基的剧情0.0


伊领子

当信念与行为成为悖论。


事实证明期末真的会逼疯一个女人,例如我。

当信念与行为成为悖论。



事实证明期末真的会逼疯一个女人,例如我。

别翊雪
画了一上午哭了,因为不愿意画花...

画了一上午哭了,因为不愿意画花纹,身体比例不会把握。就画了头部。

我发现把赛罗头画的稍微小了点,懒得改了。

这俩不太适合这姿势,一开始画的差点肩甲和兔子耳朵互相伤害。赛罗差点被我画出屏外orz 

画了一上午哭了,因为不愿意画花纹,身体比例不会把握。就画了头部。

我发现把赛罗头画的稍微小了点,懒得改了。

这俩不太适合这姿势,一开始画的差点肩甲和兔子耳朵互相伤害。赛罗差点被我画出屏外orz 

别翊雪

【托希】噬光4

“希卡利局长你醒了。”


托雷基亚直着身子低眸,眼神里有一丝戏谑。


希卡利斜着腿跪坐在地上,抬头冷冷的看着托雷基亚,眼睛因为身体的疼痛有些颤抖。


“托雷基亚,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把我抓过来不只是为了折磨我吧?”


“局长不愧是局长,还是这么睿智。”


托雷基亚俯身勾起了希卡利的下巴,像是欣赏一幅画一样看着希卡利。胸前缠着的绷带刺激着托雷基亚似乎让他兴奋异常。


“我已经不是宇宙科学技术局的局长了,你不用这么叫我。”


希卡利将头偏向一边,躲避着托雷基亚的手。


“是...

“希卡利局长你醒了。”

 

托雷基亚直着身子低眸,眼神里有一丝戏谑。

 

希卡利斜着腿跪坐在地上,抬头冷冷的看着托雷基亚,眼睛因为身体的疼痛有些颤抖。

 

“托雷基亚,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把我抓过来不只是为了折磨我吧?”

 

“局长不愧是局长,还是这么睿智。”

 

托雷基亚俯身勾起了希卡利的下巴,像是欣赏一幅画一样看着希卡利。胸前缠着的绷带刺激着托雷基亚似乎让他兴奋异常。

 

“我已经不是宇宙科学技术局的局长了,你不用这么叫我。”

 

希卡利将头偏向一边,躲避着托雷基亚的手。

 

“是的,有人想从你这里得到你最近研究的升华器的数据,还有能够拜访所有平行宇宙奥特曼资料的密码。”

 

“谁?”

 

“贝利亚。”托雷基亚一经这样看着希卡利。

 

“所以你俩是合作了是吗?”希卡利对自己曾经器重的人现在成了这个样子,感到惋惜。

 

“没错。”

 

托雷基亚正视着希卡利,“所以希卡利局长,为了不受皮肉之苦,你最好现在就说出来吧。”

 

“托雷基亚,我不可能说的。而且就算我说出来你就能放过我吗?”希卡利锐利的眼神盯着托雷基亚,似乎知道自己逃脱不了。否则托雷基亚也不会那么对自己。

 

“呵呵,局长我知道你不会轻易说出来的,所以我会在你死不了的前提下,慢慢折磨你,看看你的意志到底是有多坚定。而且有句话说的很对,就算你说出来我也不会放过你,你是我的……局长。”

 

“你……”

 

希卡利说出的话只有尾音,因为托雷基亚强制性的捏着希卡利的下巴,吻上了希卡利的双唇。

 

希卡利心里一惊,但是托雷基亚起身的时候,希卡利的嘴角残留着血液。

 

托雷基亚用左手手背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看着被希卡利咬破嘴唇留下的血液,低笑出声来,而这笑容有些让人不寒而栗,“局长,你好像不太听话,不过不急,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屈服在我的脚下。”

 

希卡利眼睛不屈的盯着托雷基亚,“你别做梦了!”

 

看着希卡利那倔强的神情,托雷基亚似乎有些生气,勾了勾嘴角,“呵呵,是吗?”

 

托雷基亚伸出手,戈斯有些慌乱的递上一根长鞭。

 

托雷基亚将鞭子上注入了一股黑紫色的电流,凌空甩了一下,鞭子变得更粗更长了。凌空挥动的声音,让戈斯哆嗦了一下。

 

托雷基亚手里的鞭子向着希卡利的胸口挥去。下一刻,随着希卡利一声惨叫,已经被挥鞭子的力量冲击的打倒在了地上。

 

这注入力量的鞭子和普通的鞭子的确不一样,不仅仅是抽打部位的疼痛,鞭子附带的电流以及黑暗的力量让全身都感到痛苦和麻木,就抽了一下身上竟有了灼伤的痕迹。希卡利因为是失血过多和迷药的关系,身体本就很虚弱。才一下希卡利就感到就能昏厥过去。

 

“希卡利局长,这鞭子里,混合着我的力量,我看一下你就撑不住了,我再抽上几下,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真的能要了你的命。”

 

希卡利手撑着地面跪在地上。胸口火辣辣的疼,一道金色的伤口横在胸口,绷带被刚才鞭子的抽打有些残破,还没复原的伤口撕裂开来,绷带上渗出了金色的血液。

 

“怎么样希卡利局长,只要在这块图板上画出最近你研究的升华器的设计图,今天就饶了你。”托雷基亚拿着一块绿色的数据板说道。

 

“我……不画……。”希卡利气息有些微弱,抬起头,依旧是冷冷的看着托雷基亚,眼神里没有一丝惧怕。

 

托雷基亚脸色阴沉下来,鞭子上注入了更多的力量,又一鞭子打在了希卡利的身上,这次打得部位不偏不倚正好是徽章扯下来的位置。

 

“啊……”依旧是希卡利的惨叫声,希卡利趴在地上,意识有些不太清醒。

 

托雷基亚知道希卡利不会说,随着扯出来的光粒子,一鞭又一鞭的抽在希卡利身上。抽了十多鞭,希卡利感觉叫的都没有力气,身体被电流和那股黑暗的力量折磨得不由自主的痉挛。痛苦的程度一次比一次强烈。希卡利胸前绑着的绷带滑落到地上。希卡利晕厥了过去。

 

托雷基亚还想再抽,被戈斯制止住,“大人,不要再抽了,真的会出人命的。”

 

戈斯感觉托雷基亚抽的这几鞭子不仅仅是逼问什么,似乎还夹杂着恨意。如果仅仅是逼问,可以慢慢来,用不着置于死地的打法。戈斯记得这鞭子几下就抽死了一只怪兽,他再不制止希卡利再抽几下真的就成光粒子了。不过能坚持到这个程度,真的已非常人了。

 

托雷基亚起伏的胸口,可以看出刚才的确用了不少力气,托雷基亚怒目而视着戈斯,戈斯吓得立马跪了下来。

 

“呵呵,你为他求情这是?难道你?”托雷基亚眼睛迷离的看着戈斯。

 

“不是。”戈斯害怕的直哆嗦,慌忙解释道,“大人如果把他打死了,以后也没什么趣味了。”

 

“呵呵,你还是挺会为我着想的。”

 

托雷基亚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希卡利,背上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以及身上烧灼的发黑的痕迹,托雷基亚犹豫了片刻,收起了鞭子上的力量。

 

“希卡利局长,我们的时间还很长。”托雷基亚把鞭子扔在了地上,“照顾好他。”

 

托雷基亚带着恶笑,抬脚走出了房间。


别翊雪

【赛希】阴谋与爱情 27上

第二十七章  欺骗?!(上篇)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赛罗先醒了过来。他感觉浑身有些酸痛。


觉得身边暖暖的,好像抱着什么东西。他扭头一看,希卡利的脸出现在自己的怀里。


希卡利身上遍布吻痕和爱欲的痕迹,赛罗头皮一阵发麻,他感觉自己的下身不太对劲。慢慢直起了身子。


赛罗震惊的看着自己的那个部位从希卡利的后庭抽了出来,还带出了伴着血的液体。


赛罗呼吸有些急促,昨天自己到底干了啥。


赛罗努力的回忆着自己对希卡利做的事。回忆起昨晚像是失去理智一样要了希卡利不知道多少次。


赛罗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觉得自己的形象真的是在希卡利心里毁了。现在要是...


第二十七章  欺骗?!(上篇)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赛罗先醒了过来。他感觉浑身有些酸痛。


觉得身边暖暖的,好像抱着什么东西。他扭头一看,希卡利的脸出现在自己的怀里。


希卡利身上遍布吻痕和爱欲的痕迹,赛罗头皮一阵发麻,他感觉自己的下身不太对劲。慢慢直起了身子。


赛罗震惊的看着自己的那个部位从希卡利的后庭抽了出来,还带出了伴着血的液体。


赛罗呼吸有些急促,昨天自己到底干了啥。


赛罗努力的回忆着自己对希卡利做的事。回忆起昨晚像是失去理智一样要了希卡利不知道多少次。


赛罗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觉得自己的形象真的是在希卡利心里毁了。现在要是美菲拉斯在他眼前,绝对要把他打成灰。


不过希卡利身体的味道,身体的触感,还有在希卡利的叫声中一次又一次的到达情欲的至高点,让赛罗现在回忆起来,真的是不能自拔。


“阿光。”赛罗晃了晃希卡利。


希卡利双眼紧闭,呼吸迟缓,看起来不太舒服。


赛罗慌忙试了试希卡利的额头,发烧了……而且好像是烧晕了。


————————————————————


镜头转换


“医生,咱们稍微快点,我朋友好像有点急。”镜子骑士很担心的说道。


“我已经飞的很快了。而且我一般不出诊的。要不是看在你能给我女儿要到赛罗签名的份上,我才不出诊呢。”这个红族的医生有些埋怨的说道。


K76星近在眼前,镜子骑士最先看到了赛罗,镜子其实有些吃惊的是,赛罗旁边躺着盖着披风的希卡利。


镜子骑士领着医生落地。


“镜子骑士!”


“赛罗……额……希卡利他怎么了?”镜子骑士眼睛看向希卡利,有一丝担心的问道。


赛罗扶了一下额头,不知道如何解释,“你别问了,先让医生看看他。”


说着把医生拽到了希卡利的面前。


那医生没说什么,下意识打量一下赛罗,估计是自己的女儿经常说起的,所以下意识看了一眼。


那医生用手试了试希卡利的额头,又从医药箱里拿出体温计,塞进他腋下。


医生将披风拉到腰处,然后希卡利露出了身上的痕迹。


四周的气氛一片尴尬。


镜子骑士看着希卡利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痕迹,惊的下巴差点掉下来。


医生和镜子骑士眼睛不自觉的都看向了赛罗。


“别看了!”赛罗有些生气的说道。


“赛罗,从今天开始,我要重新认识你了。原来你是这样的赛罗。”


“不是……”赛罗扶住自己的额头,感觉自己怎么解释都是无力的。


镜子骑士回想赛罗给他发签名,怪不得赛罗他不准找银十字的医生,找私家医生,还必须是男的。


医生摇了摇头,掀起了披风想要看看下面,行医多年,他知道纵欲过度是什么后果。


赛罗拿住了医生的手,“你要干什么?”


医生脸阴了下来,“我看看他啊!”


镜子骑士将脸撇到了一边。


“你看吧。”


赛罗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但也没办法。


“禽兽!”医生看完希卡利的情况吐出了俩字。


“不是……”


赛罗很无奈又扶住了额头。


“一星期不准行房事,一会带到我诊所去挂水,把这药给涂上。”医生递给赛罗一管药膏,很严肃的说道。


“额……”


“还有,你下次最好做好功课,做_爱不是弓虽女干,他多半都留下心里阴影了。”医生好心提醒道。


弓虽女干……


“不是,啊?!心里阴影?”赛罗说话有些语无伦次。


“不然你以为呢。再就是房事不宜过度。”


赛罗将头撇向了一边。


赛罗给希卡利涂上药,将希卡利用披风盖好,横抱起希卡利飞离了K76星。


————————————————————

光之国某私人诊所


医生给希卡利挂上水后便出去了,赛罗看了希卡利一眼也长舒一口气。


赛罗找来了热毛巾,给希卡利清洁了一下身体,碰触到希卡利臀部,赛罗不自觉的脸红了起来。回想昨晚销魂的一晚,真的是很怀念。赛罗摇了摇头,最后把药膏涂上,给希卡利盖上了被子。


赛罗还在想一会希卡利醒了怎么面对希卡利,第一次就给希卡利留下了这种记忆,而且昨晚真的是有点太过了。


赛罗一刻不离的守在希卡利的床前,镜子骑士觉得自己这个灯泡太耀眼,就走了。


中午过后希卡利的体温终于降了下来,希卡利慢慢睁开了眼睛。


(今晚先写这些,明晚更《噬光》,大概,不过最好不要信……)

别翊雪

【托希】噬光 3

托雷基亚缓缓直起身子,非常满意的看着手里捧着的骑士气息和勋章,手上沾满了希卡利的血液,金色的血液,顺着指缝滴到了地上,房间充斥着血腥味,还氤氲着一圈圈四散出来的光离子。


希卡利奄奄一息的趴在血泊之中,身上已是鲜血淋漓。


托雷基亚唤来了宇宙人戈斯星人。


戈斯星人哆哆嗦嗦的端着一个盘子从门口进来,从刚才他听到希卡利的惨叫声,就头皮发麻,在门外吓得腿都软了,他不知道托雷基亚竟然这样如此的恶毒。


“大人……他不会……死了吧。”戈斯星人吓得战战兢兢的说道。


托雷基亚轻蔑的笑了笑,“哼,奥特曼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死呢。只不过是失血过多。好好照顾他,等他醒了还有用处,毕竟身为宇宙科...

托雷基亚缓缓直起身子,非常满意的看着手里捧着的骑士气息和勋章,手上沾满了希卡利的血液,金色的血液,顺着指缝滴到了地上,房间充斥着血腥味,还氤氲着一圈圈四散出来的光离子。


希卡利奄奄一息的趴在血泊之中,身上已是鲜血淋漓。


托雷基亚唤来了宇宙人戈斯星人。


戈斯星人哆哆嗦嗦的端着一个盘子从门口进来,从刚才他听到希卡利的惨叫声,就头皮发麻,在门外吓得腿都软了,他不知道托雷基亚竟然这样如此的恶毒。


“大人……他不会……死了吧。”戈斯星人吓得战战兢兢的说道。


托雷基亚轻蔑的笑了笑,“哼,奥特曼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死呢。只不过是失血过多。好好照顾他,等他醒了还有用处,毕竟身为宇宙科学技术局的局长,这么轻易死了实在太可惜了。”


托雷基亚随手将骑士气息和勋章放在了戈斯星人举着的盘子上,端着走了出去。


“醒了告诉我。”


“是……”戈斯星人还没有从刚才的事中回过神来,魂不守舍的应了一声。


呵呵,想想这两样东西寄给谁比较好呢,希卡利局长……


托雷基亚迈着很从容的步子走出了监狱。


“呵呵,托雷基亚,你还真是恶趣味。”


贝利亚看了眼盘子里的东西,语气里依旧是有着帝王的压迫感。


“这不用你管,他现在在我手里,我要慢慢折磨他。”托雷基亚眼神里闪过一丝阴狠。


“我不管你怎么折磨他,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贝利亚提醒着托雷基亚,“我要的是他最近研究的升华器的数据,还有能查看所有平行宇宙奥特曼数据的那台仪器的密码”。


“放心记得,你也记得你说过的话就行。”


“记得,不就是毁灭光之国。不过,你最好快点撬开他的嘴,我可等不了多长时间。”贝利亚声音有着威慑力,“如果一直没有我想要的结果,我不介意我亲自动手。”


托雷基亚对于贝利亚也没有什么畏惧,“呵呵,就你,还没问出来就整死了。”


贝利亚没有说什么,脸上带着的似乎是天生的邪恶的笑意离开了。


————————————————————

监狱内


戈斯星人早已经将希卡利的前胸后背以及右手手腕包扎好。


希卡利的脸色因为失血过多,显得极其苍白。


戈斯星人在做最后的清理工作。希卡利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希卡利想起身坐起来,身体疼痛感让希卡利不敢有大动作。


希卡利痛的闷哼一声,戈斯星人看到后慌忙来到希卡利身边,将其轻轻扶着坐了起来。


“你还是别动比较好。”戈斯星人提醒着希卡利,看着希卡利的样子有些可怜他。


“谢谢!”希卡利无力的说道。


希卡利看着自己身上的绷带,猜测到是眼前人的帮助。


“你不用谢我。”戈斯星人很无奈的说道,“说不定你会恨我。”


希卡利感觉呼吸都牵连着胸口疼痛,“呵,不会。你叫什么名字?”


“叫我戈斯就好。”


戈斯将地面清理干净后,很冷漠的看了眼希卡利,离开了。


(我发现,我真的亲妈了很多,有些情节真的不太忍心写。反正,老托黑化,老希这锅是背定了。希粉别打我。今天先更这些,我尽量更的勤快些。还有就是,我写的依旧好随意,一点文笔都没有orz)

伊领子

此篇名为“是男人就把节奏光剑的狂妄之人打到最高分

没错就是公认的长达六分钟的巨难魔王曲

大量玩梗注意,大量迫害注意(。

附带个金属徽章的repo(有你这么repo的吗?

最后应某人强烈要求恶搞一下光哥,事实证明女人疯起来真的很可怕(。

此篇名为“是男人就把节奏光剑的狂妄之人打到最高分

没错就是公认的长达六分钟的巨难魔王曲

大量玩梗注意,大量迫害注意(。

附带个金属徽章的repo(有你这么repo的吗?

最后应某人强烈要求恶搞一下光哥,事实证明女人疯起来真的很可怕(。

别翊雪

【赛希】阴谋与爱情 26下(高能慎入……)

第二十六章 K76(下篇)


光之国外某星球


“美菲拉斯你疯了?他还是个孩子!”希卡利愤怒早已写在了脸上,右手甩出光剑向美菲拉斯挥了过去。


“生气了?”美菲拉斯避开着希卡利的剑,“谁让你一直没有动作,我说过不是要帮你吗?只要你身上沾满赛罗的味道说不定就能摘下手镯。”


希卡利回忆昨天美菲拉斯的话,原来是这个意思,只是自己没有在意。


“胡说八道,我说过赛罗的意志才能摘下来,不是味道。”希卡利胸口因为愤怒有了起伏。“我想要手镯,直接说想借研究一下,用不着你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呵呵,下三滥的手段?反正都是为了手镯,目的都是一样的。还有管不管用,你不...


第二十六章 K76(下篇)


光之国外某星球


“美菲拉斯你疯了?他还是个孩子!”希卡利愤怒早已写在了脸上,右手甩出光剑向美菲拉斯挥了过去。


“生气了?”美菲拉斯避开着希卡利的剑,“谁让你一直没有动作,我说过不是要帮你吗?只要你身上沾满赛罗的味道说不定就能摘下手镯。”


希卡利回忆昨天美菲拉斯的话,原来是这个意思,只是自己没有在意。


“胡说八道,我说过赛罗的意志才能摘下来,不是味道。”希卡利胸口因为愤怒有了起伏。“我想要手镯,直接说想借研究一下,用不着你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呵呵,下三滥的手段?反正都是为了手镯,目的都是一样的。还有管不管用,你不试试怎么知道。”美菲拉斯调笑的说道,一听就是没安好心,“而且,到最后对赛罗伤害最深的不就是希卡利你吗?”


希卡利精神有些恍惚,是的,到最后伤害他最深的不就是我吗……


“我把他带回光之国治疗。”希卡利收起了光剑准备飞往K76星。


“没有用哦,那药除了交合,没有任何办法能控制下来。如果你不想让他死的话。”


希卡利充满怨念的看了眼美菲拉斯,飞向了K76星。


K76


希卡利在空中就寻找赛罗的影子,最后在一座岩石旁找到了☞赛罗 。


(链接在最后,我不知道,老福特发车真的这么难,都第三次了orz,实在打不开的,私聊我吧)




别翊雪

【赛希】阴谋与爱情 26上

第二十六章  K76(上篇)


宇宙科学技术局研究室


依旧是紧闭的门,希卡利将自己关在屋里良久,微风吹拂窗帘微微向屋内摆动。


希卡利将剩下的半瓶止疼药一饮而尽,倚在展示柜边,长舒一口气。


希卡利准备好仪器打算去等离子火花塔,对等离子火花塔做检测,最近等离子火花塔的状态总觉得有些不稳定,虽然光之国的居民感受不出来,但是对于希卡利而言,经常对等离子火花塔做检测,一点点不寻常的波动都能发觉。


希卡利将仪器收进骑士气息的随身空间里。


窗外传来敲窗的声音,希卡利向着窗望去,叹了口气。


希卡利走到窗前,打开了窗,“你是跟赛罗学会了从窗户进了是...


第二十六章  K76(上篇)


宇宙科学技术局研究室


依旧是紧闭的门,希卡利将自己关在屋里良久,微风吹拂窗帘微微向屋内摆动。


希卡利将剩下的半瓶止疼药一饮而尽,倚在展示柜边,长舒一口气。


希卡利准备好仪器打算去等离子火花塔,对等离子火花塔做检测,最近等离子火花塔的状态总觉得有些不稳定,虽然光之国的居民感受不出来,但是对于希卡利而言,经常对等离子火花塔做检测,一点点不寻常的波动都能发觉。


希卡利将仪器收进骑士气息的随身空间里。


窗外传来敲窗的声音,希卡利向着窗望去,叹了口气。


希卡利走到窗前,打开了窗,“你是跟赛罗学会了从窗户进了是吗,镜子骑士!”


镜子骑士扶着窗沿一跃翻进了屋里,“不愿意和门卫争口舌了,偷偷的飞上来的。”


“可能是门卫不想和你争口舌了。”


“呵呵……”镜子骑士习惯性的笑了笑。


————————————————————

科学技术局楼下


门卫甲:“喂,那天那个绿色的家伙飞上去了,你看到没。”


门卫乙:“我没瞎,看到了。”


“刚才怎么不制止。”


“制止啥,你没看教授让他进去了吗。”


“好吧……”


————————————————————


宇宙科学技术局研究室


“你就是用这种方法止疼的?”


镜子骑士心里一阵心疼,也感到了一种想帮忙,却什么也帮不了的无力感。


“嗯。”


“强制止疼这样没问题吗?”


“没有问题。就是死的快些。”希卡利可能是对于上次镜子骑士看他的记忆有些怨言,对于镜子骑士并没有什么好语气。


镜子骑士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对不起……”


“呵,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希卡利嗤笑一下,“你来这里干什么?”希卡利紧接着问道。


“我来想告诉你……那个……其实你有苦衷可以和大家说,你为什么不说?”镜子骑士感觉自己的话语没有任何力量。


希卡利眼睛盯着镜子骑士,目光有些锐利,“你看了我多少记忆?”


镜子骑士对自己进入希卡利的意识还是有些愧疚,的确有悖君子所为,眼神有些偏离,“没有多少,那么短的时间,正好你那会是毒发作的时候,我只看到了你怎么中毒的。”


“那你看到了贝利亚吧。”


“对。”


“镜子骑士,你是以什么身份站在这里?”希卡利质问道,“作为警备队队员来问话还是什么?你看了我那么一点记忆,你怎么知道我有苦衷?”


“我……”镜子骑士有些语塞。


“我告诉你,我和贝利亚的确有合作,和恶魔做交易肯定有所牺牲,只要我完成任务就能得到解药,而且拿到手镯赛罗的力量肯定会削弱,就这样没有苦衷,一切都是我自愿的,你满意了吗?”


镜子骑士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说的振振有词的希卡利。


“这又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把我的这些话说给警备队那些人听听他们就会明白。你尽管去说吧。”希卡利说完从窗口有一丝生气的飞了出去。


镜子骑士看着远远飞出去的希卡利,心里有些凌乱。


————————————————————


K76星


“久违了,我曾经的训练之地。”随着一道光回到手镯,赛罗落地收起帕吉拉之盾。


赛罗警惕观察四周的情况,一道光线从赛罗的背后袭来。


赛罗手一挥将光线打破。


“什么人?”赛罗看向了光线发出的地方。


“好久不见,赛罗奥特曼。”


机械浑厚的嗓音传来。


“黑暗洛普斯?”赛罗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和自己非常相像的机械巨人。


“上次那个大爆炸你竟然没把你炸成渣。”赛罗习惯性的一擦嘴巴说道。


“这次如果你中异次轰击,你就永远别想出来了。”


“呵,你觉得你这招还管用吗?”


赛罗和黑暗洛普斯各自摆好战斗的状态对峙了起来。


(我是真的不会写打斗……不是懒……)


黑暗洛普斯的力量经过改造又提升了不少,和赛罗对峙冰斧的撞击声和光线对峙的爆炸声不绝于耳。


而赛罗没有发现岩石后面注视的眼睛。一直等待这场战斗的结束。


“我没有时间在这里和你耗。”赛罗说着,帕拉吉之盾化作一把弓箭慢慢聚集着光之力。


而黑暗洛普斯的异次元轰炸也在聚集能量。


两股强大的力量聚集完毕,几乎同时发出。爆炸声响彻云霄,一阵爆炸引起的火光和烟雾过后,赛罗轻轻的落在地上。一道光形成焦点回到手镯当中,赛罗变回来原本的形态。赛罗左手捧住右手手腕处的手镯,很轻松的笑了笑。


“呵,打败我你还早两万年。咳咳!”赛罗被烟雾呛的咳嗽了两声。


“真是的,这么辉煌的时候,竟然被呛的咳嗽。”


赛罗那股骄傲与自信真的是骨子里的,而黑暗洛普斯早不知道去哪里。


“赛罗奥特曼,我等这一刻好久了。”


“真是精彩的战斗啊,你真是越来越强了。”美菲拉斯拍着手从岩石后面走了出来,不管不忙,对于眼前的赛罗奥特曼也没有畏惧之意。


“美菲拉斯?”赛罗双手掐腰很无奈的说道,“你们这些人真是怎么也不会死是吗,既然你活着,也就是说贝利亚又复活了是吗?”


“对的,陛下一直等待着与你下次相遇。”美菲拉斯很绅士的说道。


“贝利亚在哪里?”赛罗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脏狠狠跳动了一下。“额……”


赛罗感觉自己的脸有一些微微的发烫。


我这是怎么了……


“哈哈……没想到这么快就起作用了。”美菲拉斯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刚才的爆炸扬起的粉末里,有一种药剂。”


“什么?”赛罗回忆着的确刚才战斗结束的爆炸呛了自己一口,但是并没在意。“你太卑鄙了。”


赛罗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发烫起来,自己的脑海中映现出希卡利的样子,“你对我做了什么?”赛罗愤怒的吼道。


“没什么?就知道你肯定会正面对抗异次元轰炸,以你的性格上次栽在异次元轰炸这招里。这次肯定要一雪前耻。我就在黑暗洛普斯的能量发出的装置里加了点东西。”美菲拉斯慢慢靠近了赛罗。


赛罗双手紧紧的抱住胳膊跪坐下来,像是极力控制着什么,他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而且头脑有些不太清醒。


“什么东西?”赛罗虽然现在还是一个孩子,但也正当青春年少,有些事也是稍微明白点,有一些猜到,到没有确定。


“就是能让你快乐的东西啊。”美菲拉斯蹲下手勾过赛罗发烫的脸,“怎么,现在脑海里想的是谁啊?”


“你混蛋!”赛罗的眼睛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药物的原因有些发红。他现在恨不得把眼前的美菲拉斯掐死。


“这里可是什么人都没有,你自己在这里慢慢享受吧。”美菲拉斯狡黠的笑了笑慢慢站了起来,“对了,不好意思,没控制好药量。下的有点多,12小时如果没有人和你合欢,你可能会七窍流血而死。真是可惜了,光之国最强的战士竟然是这种死法。”


“可恶啊……”


美菲拉斯带着得意的笑声慢慢消失在黑暗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