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希尔杜

65428浏览    4265参与
鳕鱼

Chapter 45 「Attack」进攻(2)

正说着,希尔杜就在她脖子上吮xi舔wen起来。

“你干什么!”

莲音一惊,赶紧推开他。

“你是我的妻子。”

希尔杜贴着她的耳朵说道,似乎有些不满。

“如果你不肯面对这个事实,我会一直提醒你的。而等到战争结束,我会让你真正属于我。”

莲音满脸通红,她自然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更糟糕的是,不管是从法理还是情理上,她的确想不到任何借口去拒绝他的xu索。莲音一直信奉感情上的身心一致的态度是必须的,所以在她完全忘记对莱特的感情之前,她不想这么快和希尔杜进入到那个阶段,这样似乎对两个人都十分不公平,但现在看起来希尔杜完全不想等待。

莲音赶紧甩了甩头,现在她不想去考虑这个问题,只想把心神都......

正说着,希尔杜就在她脖子上吮xi舔wen起来。

“你干什么!”

莲音一惊,赶紧推开他。

“你是我的妻子。”

希尔杜贴着她的耳朵说道,似乎有些不满。

“如果你不肯面对这个事实,我会一直提醒你的。而等到战争结束,我会让你真正属于我。”

莲音满脸通红,她自然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更糟糕的是,不管是从法理还是情理上,她的确想不到任何借口去拒绝他的xu索。莲音一直信奉感情上的身心一致的态度是必须的,所以在她完全忘记对莱特的感情之前,她不想这么快和希尔杜进入到那个阶段,这样似乎对两个人都十分不公平,但现在看起来希尔杜完全不想等待。

莲音赶紧甩了甩头,现在她不想去考虑这个问题,只想把心神都放到魔族的事情上,现在前线有太多的人死去了,她只期盼望战争能赶紧结束。

“希望,大家都能平安无事。”

莲音轻声道,她想到了法音、想到了父王和母后,月之国王宫的玛利亚和米露琪,还有阿鲁帝莎、米尔罗、里奥奈和苏菲她们……她的亲人和朋友,还有更多她认识的人,到底会在这场战争面临什么,她不敢想象,只希望最后大家都能安然无恙。

“会的。”

希尔杜拥紧了她,耳边的低语传递着安定的力量。


鳕鱼

Chapter 45 「Attack」进攻(2)

莲音终于亲眼目睹,战争的到来到底意味着什么。

它不仅意味着死亡,同时还有恐慌、信任丧失,以及看不到尽头的绝望。

曾经繁荣的不可思议星球,如今不管是王室贵族还是经验丰富的战士,都和普通的农民一样陷入了讨论食物的境地。


莲音梳着她的长发,简单打了一个结。

脱去所有华丽的礼服和首饰,她只是穿上了简单的布裙,这样更方便她隐匿在人群之中。她想到了希尔杜一直穿着骑士装行动,舍弃王子的身份,只是作为一个影子潜伏在危险中,原来是这种感觉。

“讨厌吗?”

刚想到那个人,就突然出现在了身后,“你平常总是喜欢穿漂亮的衣服……”

莲音笑了笑。

“我也不是一直都想穿漂亮的衣服的啊。”...

莲音终于亲眼目睹,战争的到来到底意味着什么。

它不仅意味着死亡,同时还有恐慌、信任丧失,以及看不到尽头的绝望。

曾经繁荣的不可思议星球,如今不管是王室贵族还是经验丰富的战士,都和普通的农民一样陷入了讨论食物的境地。

 

莲音梳着她的长发,简单打了一个结。

脱去所有华丽的礼服和首饰,她只是穿上了简单的布裙,这样更方便她隐匿在人群之中。她想到了希尔杜一直穿着骑士装行动,舍弃王子的身份,只是作为一个影子潜伏在危险中,原来是这种感觉。

“讨厌吗?”

刚想到那个人,就突然出现在了身后,“你平常总是喜欢穿漂亮的衣服……”

莲音笑了笑。

“我也不是一直都想穿漂亮的衣服的啊。”

希尔杜抿了抿唇,如果可以,他并不希望莲音也涉入危险,可是眼前的少女只是弯着碧眸轻笑着,哪怕没有华服,她也已经美得动人心魄。

“一点也不讨厌噢,甚至感到了一种舒服自在。”

在危险的关头,这样的轻装上阵是最合适的,华丽有时候是很好的装饰品,但有时候只会成为一种累赘。

 

 

从窗外传来了叫声,好像有很多人在喊什么。

“看来魔族的队伍已经迫近了。”

莲音推测道,两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此刻,他们已经离开了王宫,潜伏在月之国靠近种子国边境的一个村庄的小木屋里。

除了一队守卫玛利亚和米露琪的王军卫队,希尔杜让其他王军都赶到边境,保护村民,万一不敌魔族,则优先带领村民撤退。

窗的外面,街道上,被恐慌所驱使的人们在奔跑,一看就知道是异常的事态。

其中,一个人喊道:“是魔族!”

 

“不用担心,诺亚会带领村民们安全撤退的。”

希尔杜的手放在她的肩上,安慰着她。

莲音点了点头,又回到了桌面上的地图,上面有一个地点打了个×,而这个地点离他们所在的木屋不到十公里。

“我们的猜想没有错,魔族的本部就在这里。”

当天,在婚礼结束的晚上,他们回到新婚房间,第一件事就是讨论出了魔族本部的所在。

莲音在婚后仍然保留红炎魔法,是在婚礼之前她就知道的,书房里父王告诉了她这个计划,她才明白到这个婚礼是多么重要的一环。

而希尔杜在事先也认可了托尔斯的这个方案,所以两人婚礼的第一个晚上就为了日后怎么潜入到索曼的魔族本部而绞尽脑汁。

 

“这里。”

莲音在月之国、水滴国和种子国的边境线的交汇处打了一个叉。

“如果我是魔族,一定会选择把根据地设立在这三个国家的边境线之间,因为通常这种地方都会变成三不管地带,最容易行动。”

希尔杜点了点头,赞同这个推测,“这三个国家,种子国是地貌广阔的荒野乡田,小人族的王室对领地管控能力向来很弱,而我们月之国长期陷入宫廷权斗,管理也十分混乱;而水滴国长期财政困难,对边境地带的管控也鞭长莫及。”

“不错,七国之中,太阳国、宝石国和风车国是强国,财政富裕军备也充足,火焰国处于南方向来物产丰饶,只有月之国、种子国、水滴国较弱——相信精明谨慎如索曼,一定会采取这样最保守的方案,也只有这样才可以让魔族的残部做到千年过去都没有被人类察觉。”

莲音紧锁眉头。

“接下来,是怎么突破他们的结界。”

“用魔力产生的结界吗?”

希尔杜也想到魔族的防御不会这么简单,“的确,要做到千年都不被外部的人类发现,一定程度障眼法是必要的。”

 

“我想,结界的问题我可以搞定,但现在要怎么引索曼他们回本部?”

莲音困扰了,为了设计和完善九层魔法阵,她几乎是彻夜去查阵法和咒语的编撰资料,在每一层都加入了十分繁复的咒语,才最后把这个阵法完成。

“如果太阳国传过来的情报准确,现在魔族的屠杀部队就只有索曼、叫做“弥赛”的魔族王子、还有数十个魔族卫兵,其他的魔族应该都在本部,如果本部落入到我们的王军手中,不怕他不回来。”

“万一索曼足够冷血呢?”

莲音问道,不是她过分揣测,而是几次交手,她都感觉索曼是一个极其冷血的对手,在火焰国的那次阴谋,他决然异化了炎龙之石为瘟疫的源头,不惜牺牲波龙的性命,哪怕它曾经是魔族的守护龙。

“不,他一定会回来。”

希尔杜十分肯定地道,一双紫眸摄着冷静的光,“出去作战的都是士兵,所有的女人和小孩都在本部里。”

莲音一愣,陷入了默然。

原来如此。

如果索曼放弃了本部,就等于断绝了魔族繁衍的希望。

“其实要延续也并非不可能,索曼可以让在外作战的士兵与人类女性结合生下混血,就像纳奇钮先生那样,但索曼想必不会这么做。”

“他是个绝对的魔族血统优越论者,自然不会。”

希尔杜想到了索曼的嘴脸,眼里闪过不屑。

 

“那我们出发吧。”

计划既定,莲音便把地图卷成一个小小的卷轴,小心藏到靴子内部的暗袋里。

刚站起身来的时候,身后忽然被紧紧抱住。

“怎么啦?”

她轻柔地问着身后的男子。

“其实你可以一起在王宫里,和母后米露琪她们一起,这样会比较安全。”

“这句话是我对你说才对吧?”

莲音忍不住笑了。

“拥有红炎魔法的人是我,整个婚礼都是为了这一步,我怎么可以临阵脱逃呢?”

希尔杜双眸黯了下去,没错,莲音是为了和魔族的战斗才决定完成这个婚礼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她一辈子也不可能选择他。

“莲音,不管你嫁给我的原因是为了什么,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

希尔杜的双臂紧紧地圈着少女的纤腰,他在她耳边低语道。

“而我娶你只是因为我爱你,我会和你一起战斗到最后,不管生死。”

“希尔杜……”

莲音轻声呼唤他,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的心意真的太沉重了,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回报这份心意。

“答应我,如果战争顺利结束,你也不会离开我。”

他在她耳边低喃,圈着她的力道越来越紧。

“我是那种会言而无信的人吗?”

莲音有些无奈,“我不是说了吗?嫁给了你,你就是我的亲人,玛利亚王后和米露琪现在也同样是我的亲人了,我怎么会离开你们呢?”


(我佛了,这节分两段发,第二段一直发不出来)

TCS·月莲企划

月莲17周年纪念企划·扑克系列第一弹

—♦️♣️花色绮梦♠️♥️—

12月3日12:00饼哥小卖部预售开始(点击店名即可跳转)

「花がこんなに咲くゆめに——」

月莲17周年纪念企划·扑克系列第一弹

—♦️♣️花色绮梦♠️♥️—

12月3日12:00饼哥小卖部预售开始(点击店名即可跳转)

「花がこんなに咲くゆめに——」

Coffeeb

是哪位魔法师中奖了呢 05

阅读提示

*请阅读01的提示后决定要不要进入本篇


05


“这种事情也必须要拜托您去吗?”纳洛拧着眉头,显然对突如其来的命令感到莫名其妙:“在这种时候让您出去找公主?莲音殿下到底在想什么?”

“纳洛。”希尔杜侧眼看着身边的见习法师,年轻的男孩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不满,他开口阻止了纳洛继续开口对皇女不敬。

“这是很重要的事情,皇女殿下并不是不分轻重缓急的人。”

希尔杜看了看还是气鼓鼓的男孩,这是他成为督导法师后的引导的第八位见习法师,从小生活在塔楼之中,没有皇城中的臣民对光明使天然的尊敬,浑身带着对莫名失踪的公主与下达命令让自己的督导法师去寻找公主的皇女的气愤——......

阅读提示

*请阅读01的提示后决定要不要进入本篇



05

 

“这种事情也必须要拜托您去吗?”纳洛拧着眉头,显然对突如其来的命令感到莫名其妙:“在这种时候让您出去找公主?莲音殿下到底在想什么?”

“纳洛。”希尔杜侧眼看着身边的见习法师,年轻的男孩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不满,他开口阻止了纳洛继续开口对皇女不敬。

“这是很重要的事情,皇女殿下并不是不分轻重缓急的人。”

希尔杜看了看还是气鼓鼓的男孩,这是他成为督导法师后的引导的第八位见习法师,从小生活在塔楼之中,没有皇城中的臣民对光明使天然的尊敬,浑身带着对莫名失踪的公主与下达命令让自己的督导法师去寻找公主的皇女的气愤——这是他成为见习法师的第三天。

“能有什么事情能比红女巫的诅咒更重要——”纳洛嚷嚷起来。

“纳洛。”

希尔杜再一次出声,温和之中带上了警告。

年轻的见习法师终于耸拉起脑袋,不得不独自迎接在成为了憧憬多年的斐珈阁下的见习法师的第三天,就要更换督导法师的难过。

年幼的纳洛并不知道,他的督导法师并没有答应皇女的请求,他甚至狠狠地惹怒了强大的光明使,最终以此为借口,坦然地离开了塔楼。

 

是的,听到“寻找公主”这样的命令时,希尔杜根本无法理解。

就算忽略他偶遇了名为“法音”的红女巫这件事——莲音殿下可不知道黑森林里住着红女巫,但这两年是预言中显示的浩劫即将出现的最关键时间,作为塔楼最强的魔法师,希尔杜·斐珈理应留守在水晶球前。

皇女不会不明白这些,可她还是下达了命令。

但也正是这件事,希尔杜得知了那位神秘的,从未出现在大众视野中,但又在传闻中备受宠爱的皇次女的名字。

法音·托尔斯。

 

一位和红女巫拥有相同名字的皇次女,却在失踪之后才让外界包括塔楼的领袖得知她的真实姓名,这会是巧合吗?

他不知道千年前的红女巫究竟留下了怎样的魔法,但身为皇储的莲音殿下却似乎知道一些什么。

“在皇城里,法音不会被找到,可是她又出去了——”

“法音没办法控制这些,所以拜托你,拜托你,斐珈阁下,把她找回来,法音很危险。”

莲音殿下似乎掌握了未来的动向,但如他一样,他们心里似乎都藏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尊敬的光明使殿下,塔楼将会竭尽所能帮助您寻找法音殿下,但临近预言中的浩劫之日,我恐怕无法离开塔楼。”

“斐珈阁下,这恐怕只有你办得到——”

“除我之外,塔楼所有在职魔法师都会协助本次行动,请您相信塔楼。”

“希尔杜·斐珈!”

莲音愤怒了起来,她能看到希尔杜在水晶球对面将她的请求毫不放在心上的作态,这是他们二人各自成为光明使与塔楼领袖之后,她第一次拜托塔楼协助自己,如果她能够离开皇城,怎么会需要拜托来找到自己的妹妹?

也许不是所有人都像她一样了解法音离开皇城的后果,可是来自光明使唯一一次的指令,希尔杜怎么敢这样敷衍她?

但通讯在下一秒被切断了。

随后,封印着皇城中心火焰的魔法阵再次显示出魔力耗尽的微弱光芒,莲音不得不收敛转移了自己过于愤怒的精神力,再次投入到封印阵的加固工作中去。

“你最好是说到做到,斐珈。”

 

而当皇女殿下被城内的封印阵耗得心力交瘁时,名为艾克力帕斯的游侠,再一次出现在了黑森林的边缘。

但他这一次走进森林时,却没再见到从天而降的红女巫。

一个没有帽檐、没有火焰,普通的女孩,从黑森林深处狂奔而出。

最后,在她来到艾克力帕斯面前时,她昏倒了。

 

“醒了吗?”

法音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撞进了一双陌生的眼睛里。

紫色的、戒备的、好像有些关心——

还有什么?看不到,头很快刺痛起来,她皱起了眉。

“这是哪里?”

她从疼痛中抽出了几个音节。

“黑森林,”艾克力帕斯顿了顿,面前的女孩和红女巫长得一模一样,但只携带着极微弱的火系魔法,他决定试探性地抛出问题:“你怎么会昏倒在森林里?”

红女巫、黑森林、被扑灭的大火——

不连贯的画面,心脏被燃烧的痛苦,淹没在一团水蓝色的光晕中,村庄——

村庄!

“莱尔!救救莱尔村!”

她压制了几乎一切尖锐的疼痛,一下抓住了面前甚至还未看清面容的救星上。

“扑灭不了的大火,莱尔村被烧掉了,拜托你,救救我的家——”

 

艾克力帕斯跟随“她”赶往了位于黑森林中心,名为“莱尔”的村庄。

可他们似乎还是来晚了,这里只有一片无尽的焦土,如果能从上方俯瞰黑森林,或许会发现这里形成了一个黑色的漩涡。

这里发生了一场难以想象的大火。

 

“只有你逃出来了?”

他们坐在远离焦土的地方,黑森林中对于光明魔法的限制似乎在他遇到这个女孩之后消失了,这让艾克力帕斯不得不警惕起来。

“你是谁?我从没在黑森林里见过你。”

女孩从尖锐的疼痛中缓过神来,缓慢地开口了。

“艾克力帕斯,”他尽量表达着自己的友善:“我是个游侠。”

“我是法音,法音·托尔斯。”

“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你的真名,我会再告诉你一些事情。”

法音歪着头看着她。

一瞬间,希尔杜再次觉得,自己被赤裸地呈现在了一切之前。

 

希尔杜犹豫在被洞穿之前的坦白中,法音却没再在意他的迟疑,她已经不再被脑海中不断复现的火焰所打扰,逐渐说起了自己的事情。

“莱尔村是我从小居住的地方,阿尔里姐姐负责照顾我,加梅洛特女士是我的老师,波茨、斯坦是我的好朋友,我从来没在森林里见过其他人,但是森林之外有很强的魔力屏障,所以你一定是个很厉害的魔法师。”

“我的姐姐从小就告诉我,红女巫会出现的,但我没想到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莱尔就消失了。”

“很强的魔法师来到黑森林,只能是因为红女巫吧,可她已经把这里烧光了。”

“你来晚了。”



-05 END-

已经写了1w1了,大进步(泪)

毫无疑问地再次思路堵截了,希望能顺利写完啊啊啊,一定要把之前的东西都写完啊啊啊(努力)


行酌
❅。°❆&middot...

❅。°❆·☃️雪会接住你

❅。°❆·☃️雪会接住你

鹄夕
    背景不知道画啥,干脆用...

  

 背景不知道画啥,干脆用水印吧|・ω・`)

 头像✓

 壁纸✓

 二改二转商用×

  

  

 背景不知道画啥,干脆用水印吧|・ω・`)

 头像✓

 壁纸✓

 二改二转商用×

  

かぐや

  搬运🧣@顾九卿4869 姐妹做的图


  搬运🧣@顾九卿4869 姐妹做的图

行酌
✧。📨ʟᴏᴠᴇ ʟᴇᴛᴛᴇʀ...

。📨ʟᴏᴠᴇ ʟᴇᴛᴛᴇʀ💌✧

。📨ʟᴏᴠᴇ ʟᴇᴛᴛᴇʀ💌✧

阿悸

月莲·HP Paro·12光与影

- 蛇院希 × 鹰院莲

-  hp paro整理


    那天吵架后,原本以为对方至少要别扭个几天、然后记仇好几年的莲音意外发现,她和希尔杜的关系反而比吵架前好了不少。

    与预想的不同,希尔杜其实没有贵族少爷死要面子的通病,他能虚心反省自己的问题。

    最近他一改以往时不时口出恶言的刻薄嘴脸,在她的提醒和引导下,终于会说“请”“谢谢”“麻烦你”之类的礼貌用语了,有时她犯了错,希尔杜也不会像以前......

- 蛇院希 × 鹰院莲

-  hp paro整理


    那天吵架后,原本以为对方至少要别扭个几天、然后记仇好几年的莲音意外发现,她和希尔杜的关系反而比吵架前好了不少。

    与预想的不同,希尔杜其实没有贵族少爷死要面子的通病,他能虚心反省自己的问题。

    最近他一改以往时不时口出恶言的刻薄嘴脸,在她的提醒和引导下,终于会说“请”“谢谢”“麻烦你”之类的礼貌用语了,有时她犯了错,希尔杜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冷嘲热讽,反而很热心肠地出手相助,比如上次她一时不察被幼苗期曼德拉草的哭声弄昏了过去,希尔杜就善心大发,不仅帮她完成复活药剂剩下的步骤,还将她放到他那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磨皮沙发、随后盖上一条厚实的灰色毛毯以抵御寒潮。

    此般待遇是莲音这种“魔药奴隶”从没妄想过的,是以从温暖的沙发上醒来,她愣了好一会,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是如假包换的现实。

    大概也是觉得自己说话太难听了点,希尔杜改过自新后对莲音的关照甚至有点矫枉过正的趋势,他先是把自己的各科笔记全给了莲音,每天至少问她三次有没有不懂需要解答的地方(如果没有他就会表现得很失望),为了满足她重回禁林巡逻队的愿望,又专门凭着特权阶级的身份在决斗俱乐部圈了一个专属场地,一有空就拉着她练习,有时练得连饭点都忘。

    作为回礼,也沾光体验了一把贵族特权的莲音决定好好照顾希尔杜的身体,毕竟这家伙不管干什么都是废寝忘食的,想必很能折腾自己的胃,而她相对于希尔杜的比较优势可能也只有吃喝玩乐了。

    “我去北极看过极光,也在雨林骑过大象,每年暑假我都会去一趟海边,躺在沙滩上晒日光浴的时候什么都不用想,一天下来,所有的烦恼都会被海风吹走。”

    听到这些话时,希尔杜满脸“我无法想象”的表情让莲音怀疑他是不是一辈子没走出过霍格沃滋和他家的华丽庄园。

    “说真的,希尔杜学长,你也应该去环游一下世界多放松放松,每天泡在这间自习室里,对你的身体和精神都很不好。”

    “你的提议很好,有可能的话我一定会采纳——”希尔杜话锋一转,“如果我没被魔法部禁止进入麻瓜世界的话。”

    来这里读书那么久,莲音多少听说过希尔杜家的情况。

    米尔罗曾向她科普过“黑巫师”、“食死徒”、“阿兹卡班”之类,和另外两个同样在魔法世界长大的室友一样,提到这些话题时,几个女孩的神情总有些头皮一紧的敬畏。

    但莲音没有经历过那场巫师战争,也没见识过贵族们目中无人颐指气使的模样,她不怎么对“食死徒”产生愤慨或者恐惧,也不怎么对“纯血贵族”感到不满和厌恶。

    一不小心混进这个全新的世界后,与她接触很多的希尔杜从本质上来讲不过是个嘴有点毒、脾气不太好但其实心地很善良的少年而已,即使他是“食死徒后代”、是“贵族后裔”,莲音也没觉得他和普通学生有什么不同,以至于她很轻描淡写地以为那些不光彩的名词其实就和小时候别人说她是“怪胎”一样无关痛痒。

    直到希尔杜说他被“禁止进入麻瓜世界”,她才回味过来,或许在这个世界里,“食死徒”真的是一项很严重的罪名、严重到他们的后代都要被限制自由,而“纯血贵族”也是真的很不受人待见,他们就像是旧时代留下的顽固遗产,在新时代中格格不入地守护着昔日的荣光。

    想到这里,莲音忽然有点同情希尔杜了。

    但她知道这种话不能说出来,因为希尔杜的内心有一种很敏感的高傲。她只是假装遗憾地长叹一声,然后揉了揉鼻子:“就算不能环游世界、能吃遍全世界的美食也是一样的。下周我爸妈要去远东的草原骑马,我让他们带点马奶酒和羊肉馅饼回来~”

    希尔杜瞥了她一眼:“你才多大?已经到了能喝酒的年纪吗?”

    “稍微喝一点点又没事的,尝尝味道嘛~”

    破天荒地没反驳她,希尔杜垂眸时有一瞬间的沉默。内心牵牵绊绊有点希翼又有点空落的失去感,他辨不清是因为想要环游世界却不能,还是因为那突然意识到的、他与她的世界之间所隔的无形壁垒。


    晚上回到寝室后,莲音发现气氛有点不对。向来嘻嘻哈哈乐天派的雀斑室友正哭丧脸躺倒在床上,用一团揉皱的纸巾擤着鼻涕。

    米尔罗和另一个室友边帮她擦眼泪边安慰,听她们的交谈,莲音大致明白了情况,简单来说就是雀斑室友向布莱德学长表白然后不幸被拒绝了。

    “他明明对我这么好,能把我的喜好都记在心上...上次在礼堂遇见,他甚至、甚至还记得我最喜欢吃巧克力爆浆泡芙...我还以为他也喜欢我...呜呜......”

    好像是一模一样的经历,有一次在午餐时间她恰好遇见巡逻完毕的布莱德,一起进了礼堂,他也是看起来漫不经心地指向一旁道:今天有你最喜欢的牧羊人派。

    这时莲音想到希尔杜曾说过的话——“对于每一个围着他问这问那的傻瓜他都会倾囊相助,但这不代表有谁是特殊的,你们挂不挂科乃至活着还是死了他其实一点也不关心”——当时莲音被这番话气得没心情思考,还以为希尔杜因为心理落差在刻意诋毁,现在回味,倒觉得他言之凿凿切中肯綮。

    用更委婉的遣词转述了希尔杜的看法,雀斑室友倒是不哭了。拉文克劳都是聪明人,她当然想得明白布莱德那让人误会的行为只是出于待人接物的礼貌和教养而已。

    “要是我早点醒悟就好了...”雀斑室友忍住抽泣,“布莱德学长是公认的、魔法部未来接班人,他怎么可能喜欢我......”

    这句话大概戳到了在坐每一个普通女孩,大家都沉默着低下了头。

    莲音除外。她和妹妹从小被捧着像公主般长大,她不觉得自己配不上谁,即使是希尔杜那样的贵族,在心理上她依旧平视。

    不过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她:“布莱德学长是魔法部的接班人?”

    “大家都是那么认为的,因为他爸爸是现任魔法部部长嘛,而且他的实力也很强。”

    “那他和希尔杜学长的关系怎么样?”莲音回想起之前在圣芒戈见到两人,看起来像是认识了很久。如果以后布莱德真的成为魔法部部长,那么是否可以对希尔杜“禁止进入麻瓜世界”的禁令网开一面呢......

    而后另一个室友的话让她打消了这个想法:“他们代表着势不两立的两个阵营,魔法部公子和纯血贵族家的少爷,前者守护世界、后者发动战争,关系能有多好呢。”

    “但......说到底,魔法部的宗旨是守护魔法世界,身为纯血贵族的希尔杜也在守护着霍格沃滋......”莲音没有把话说下去,因为她突然意识到她试图让大家改变对纯血贵族印象的做法是徒劳的。

    她们并不知道希尔杜在禁林巡逻,不知道他为了保护霍格沃滋曾流过血、断过腿。他所做的一切,在“纯血贵族”根深蒂固的邪恶形象前几乎一文不值。

    布莱德和希尔杜,他们就像光和影。

    有一段时间、确切来说直到一秒前,莲音还陷于从小看的童话故事,万分迷恋如阳光般温暖明亮的白马王子。

    然而此刻,莲音的想法瞬间颠覆。她想,如果她是公主,她会有种冲动去选择那位故事中甚至都不曾交代过的骑士。


长海以希
约了二期演戏那集法音和某人拍的...

约了二期演戏那集法音和某人拍的合照。

约了二期演戏那集法音和某人拍的合照。

GreenTEAeinXian
一起向星星许愿 ❗约,禁

一起向星星许愿


❗约,禁

一起向星星许愿


❗约,禁

漫山遍月

【月莲】今晚是坦白局

这里也发下❤️

深夜发糖爱好者出没

来亿点月莲糖🍬

今晚好梦

🌹

内心os本来想写第一人称的,写着写着,哦豁,我变她他,也还行

[图片]

[图片]


这里也发下❤️

深夜发糖爱好者出没

来亿点月莲糖🍬

今晚好梦

🌹

内心os本来想写第一人称的,写着写着,哦豁,我变她他,也还行


Coffeeb

是哪位魔法师中奖了呢 04

阅读提示

*请看过01的阅读提示再决定要不要点进来哦!


04


“我是,你也知道塔楼?”

“光明魔法师的大本营嘛,我当然知道啦。”法音将帽檐盖在自己的膝盖上,换上了一幅闲聊的架势:“那你一定认识莱斯家的人吧,你觉得他们是好人吗?”

觉得他们是好人吗?

这是什么问法?希尔杜一时之间都来不及担心莱斯被红女巫注意到了,只是思考这个问法究竟是什么样的态度。

“哎,还是直接问你吧,”法音看着他茫然的表情叹了口气,似乎嘟囔了一些“光明法师就是复杂”这样的抱怨:“你觉得布莱德·莱斯这个人怎么样?”

啊?


“小时候有点完美主义,天真可笑,长大了是个......

阅读提示

*请看过01的阅读提示再决定要不要点进来哦!



04



“我是,你也知道塔楼?”

“光明魔法师的大本营嘛,我当然知道啦。”法音将帽檐盖在自己的膝盖上,换上了一幅闲聊的架势:“那你一定认识莱斯家的人吧,你觉得他们是好人吗?”

觉得他们是好人吗?

这是什么问法?希尔杜一时之间都来不及担心莱斯被红女巫注意到了,只是思考这个问法究竟是什么样的态度。

“哎,还是直接问你吧,”法音看着他茫然的表情叹了口气,似乎嘟囔了一些“光明法师就是复杂”这样的抱怨:“你觉得布莱德·莱斯这个人怎么样?”

啊?

 

“小时候有点完美主义,天真可笑,长大了是个还不错的土系魔法师但是比你略逊一筹,似乎被皇女殿下爱慕了,但完全搞不清楚他自己的心思。”

“原来是这样。”

希尔杜看着法音突然说出的一大堆话,震惊地抬头。

“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

法音歪头看着他:“红女巫都是会读心的,你不知道吗?”

 

“原来你不知道啊,怪不得你每个月都来呢。”

“是啊是啊,你每天在心里想的拯救大陆的计划我全都知道啦,你还想知道我是谁,那你直接问我不就好了,我都跟你说过我是法音了,我是第三百二十代红女巫。你看,只要你问的话,我不就都告诉你了嘛。”

法音跳下来,站在了希尔杜面前。

没有了宽大的帽檐,面前的女孩看上去似乎只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姑娘,希尔杜可以看到她赤红色的发顶,在有些昏暗的森林中也带着火焰的颜色。

“现在你知道我是会读心的第三百二十代红女巫了,你还会再来吗?”

希尔杜看着那双赤红色的眼睛,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其实我让你留在这里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布莱德这个人啦,我以为总会在塔楼的魔法师心里知道点东西的,没想到你心里每天都是受伤的母亲年幼的妹妹大陆即将毁灭我到底可以怎么办,你也太焦虑了。”

--如果大陆毁灭了,我在意的一切就会消失。

希尔杜并不是很熟悉与读心者相处的方式,这种毫无隐私的状态让他毫无安全感,可是现在离开,似乎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你为什么想知道关于布莱德的事情?

他继续在心里问道。

“他好像是个很受欢迎的人,但我总有不好的预感,我得调查清楚才行。”

--调查什么?

“问那么多女孩子的事情,”法音蹭地站起来:“是隐私啦,是隐私。”

--…读心者也会在意隐私吗?

“森林生气了,你可以走了!”

无法熄灭的火焰再次燃烧起来,在炫目的红色图腾中,红女巫不见了。

 

这是布莱德留在塔楼的第二年。

在这之前,他并没有想象过希尔杜时常出现在他身边是一件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毕竟身为塔楼的领袖,希尔杜·斐珈一向是忙碌的代名词,怎么会花很多精力在他身上?

直到最近,这件事真的发生了。

 

“所以,希尔杜,你究竟要做什么?”

在希尔杜本周第8次邀请他一起共进晚餐之后,布莱德有些崩溃了。众所周知,塔楼的见习法师最喜欢的事就是邀请布莱德阁下共进晚餐,因为他作为塔楼最具人气魔法师,不仅英俊非凡,在各项魔法的教导上更是精通。

但布莱德阁下最近似乎很繁忙,希尔杜阁下每一天都紧锁眉头准时出现在他的餐桌对面,见习法师们想,或许要出大事了。

“没什么,”希尔杜优雅地放下了餐刀:“你去过黑森林吗?”

“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黑森林,布莱德立马恢复正色。

“哦,没什么,只是想考究一下莱斯公爵的魅力传播度。”

希尔杜依旧在慢悠悠地擦拭餐具。

布莱德感到很荒谬,凭他对希尔杜的了解,这个忧心忡忡整片大陆的领袖好像不是这种没事找事的性格——在他成年之后。

“我记得我说过,发生了什么事,是可以告诉同伴的。”布莱德继续正色道。

“没什么,布莱德,我先走了,”希尔杜端起纹丝未动的餐盘:“你的通讯石又在闪了,我确实不应该向一顿饭闪八百次通讯石的人了解他的生活。”

 

布莱德隐隐约约觉得应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在这样的交流中又渐渐挖掘出了另一种可能性:希尔杜可能确实是来挖苦他的。

在希尔杜·斐珈没有接手塔楼的十年来,他一直是这么对自己的。

“我这莫名其妙的同情心。”

布莱德笑道。

而且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希尔杜的忙,他就算想帮也帮不上嘛。

他按下了通讯石的接听键。

 

希尔杜回到了自己的炼金工作室。

据他这些天的观察,布莱德虽然出游广泛,但对黑森林那种完全没开发的区域的兴趣完全没有,确实没机会涉足。

那么在黑森林中的红女巫又是怎么知道布莱德的呢?

难道红女巫可以离开黑森林吗?

没这个可能,那样强烈的火焰,如果出现在了没有魔力屏障的边界,将是难以忽视的大火。如果是这样,塔楼和皇城都不可能察觉不到。

书籍吗?

印着布莱德·莱斯这样年轻名字的刊物,只能是近几年发行的。布莱德前几年发行的《土系魔法推论》?或是莱斯家族的《宝石收藏图鉴》?布莱德还会出现在哪里,八卦杂志?

红女巫如果无法走出森林,那只能是别人告诉她的。

除了自己,还有别人见过法音?

即使在读心者的阴影下,希尔杜依旧决定再一次进入森林。

 

而在他决定再次前往黑森林的前一天,塔楼收到了来自光明使的召唤。

皇城的公主殿下失踪了。



-04 END-

在这种不多人见的地方发一点牢骚

实际上我是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大学这种最精力充沛的时间里停止做我最喜欢的事情的,停止创作同人对我来说其实很痛苦,这两天恢复了一下打字的习惯之后发现自己还有无法抑制住的幻想,确实非常喜悦。

但是随之而来另一种痛苦开始笼罩我,这种毫无个人隐私性的学生宿舍真的对同人女来说太过于痛苦了,感觉这两年确实是因为这种原因才停止创作的。

刚刚大哭了一下,为我重新开始的文字生活。

鳕鱼

Chapter 44 「Sealing of Love」封藏的爱(1)

莲音摸了摸脖子上昨晚被希尔杜咬出来的印记,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不是小孩子,在决定嫁给希尔杜的那一刻起,就知道着意味着将来要成为他的王后,为他生儿育女。

但是她没有怎么往这方面去想,一方面是和魔族的战争即将来临、加上各国的政治形势是目前最重要的事,占据了她许多精神力。

另一方面,她始终感觉希尔杜是她最熟悉的好友,在他身边感到很安心,不会任何的压力,所以自然就把其他问题押后再想。

毕竟大家能不能挺过魔族战争这一关都很难说,其余未来的烦恼不都显得很没必要吗?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看着镜子里自己脖子上明显的吻痕,她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从首饰盒里抽了一根绿色的蕾丝带子,...

莲音摸了摸脖子上昨晚被希尔杜咬出来的印记,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不是小孩子,在决定嫁给希尔杜的那一刻起,就知道着意味着将来要成为他的王后,为他生儿育女。

但是她没有怎么往这方面去想,一方面是和魔族的战争即将来临、加上各国的政治形势是目前最重要的事,占据了她许多精神力。

另一方面,她始终感觉希尔杜是她最熟悉的好友,在他身边感到很安心,不会任何的压力,所以自然就把其他问题押后再想。

毕竟大家能不能挺过魔族战争这一关都很难说,其余未来的烦恼不都显得很没必要吗?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看着镜子里自己脖子上明显的吻痕,她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从首饰盒里抽了一根绿色的蕾丝带子,绕在脖子上,这样可以刚好挡住了吧?

 

咚咚咚——!

突然的敲门声把她吓了一跳。

她走到门口打开门,是法格。

“发生什么事了?”

莲音微微颦眉,如果不是紧急的事,法格是不会在她休息时间来打扰她的。

“是希尔杜王子和莱特王子,他们在城堡前的广场里打起来了。” 

“打起来?”

——莱特王子这么快就到了吗?

莲音的心猛地一颤,身体僵住了。

 “名义上是对练。”

法格答道,虽然回想起那个场面,他感觉那两个人互相想杀了对方更为确切。

“莱特王子向希尔杜王子提出了挑战,开玩笑说他已经没有练习了,现在未必能战胜他,大家都以为只是一场友谊赛,但是——”

一股冷气从莲音的身体深处升起。

她急忙套上了斗篷,现在的她没有仔细挑选衣服的空闲了,“走吧,法格!”

 

 

在守卫打开校场的大门之前,她就听到了一阵阵的欢呼声和呐喊声。

广场上全是骑士、守卫、士兵,围成一圈圈,说不定王宫里的所有战士都来围观了,毕竟王子间的对决十分罕见。

而圈子中心,莲音只能看到的只是刀剑碰撞的闪光。

“让王妃过去!”

法格在前面为她开路,而士兵们听到她的名字便立刻停止了呐喊,低头恭敬的行礼。 

莲音脚步有些虚浮地走进中心,刚好看到两把剑“砰——”地砸到一起,希尔杜和莱特都没有穿防护服,就这样在蒙蒙的晨雾中互相攻击对方。

他们两个都还没有看到她,他们似乎什么都看不见,只想置对方于死地。

被挡住攻击后,莱特再次挥出一剑,脸色凝重而肃杀,莲音从没见过他这样的眼神,希尔杜也是,他们两个到底——

一股恐惧突然涌了上来,莲音立刻大喊:

“停下,不要再打了!”

希尔杜认出了她的声音,动作顿了一下,这个空隙足够让莱特发出了致命的攻击,镶着宝石的金色长剑狠狠地俯冲下来,希尔杜迅速地反应过来,亦抬起剑挡出他的攻击。

铛——!

广场上回荡着刺耳的金属撞击声。

不知道是不是莲音的出现影响了希尔杜,他的动作失去了方才的狠厉,变得趋向防守,然而莱特的攻击是一如既往地狂野猛烈,很快在十招之内就打掉了希尔杜的武器,并把他推倒在地,长剑居高临下地直指着他的颈脖。

莲音吓得心脏都快停止了,想也不想地跑到了希尔杜身边,下意识地挡在他身前不让他被伤害,哀求般地看向莱特。

“够了,不要再打了。”

 

看到她,莱特的动作僵住了,神情在一瞬间苍白。

那样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什么幽灵一般,只是呆呆地看着她和希尔杜。

“你输了。”

或许是怕伤害到莲音,莱特终于挪开了剑,他低声地朝希尔杜说道。

虽然在宣布胜利,但他脸色没有丝毫愉快的表情。

“这次,是我赢了你。”

“是,你赢了。”

希尔杜十分干脆地认输,他的目光直直地看向对手。

“你从来都不在乎她的感受,但我在乎——这就是我跟你的区别。”

莲音茫然地眨着眼,方才的恐惧感还没有完全消失,希尔杜的话让她一时没听明白。

“你说得对。”

莱特扯出了一个自嘲的笑。

“大概就是因为如此,我才输掉了更加重要的东西……”

似乎是不经意地,他把视线落到了莲音身上,只有嘴角在笑。

看到他这个表情,不知为何莲音突然感到胸口似乎被什么东西紧紧绞住,如同窒息般痛苦。

 

他可真傻啊。

莱特自嘲地想,当初第一次和希尔杜对决的时候,他所拥有的的东西,为什么就没能发现呢。

“现在,我已经永远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

他居高临下地望着紫发王子。

“你要替我好好地守护,否则我一定会重新夺回来的。”

“你不会有机会的。”

希尔杜只是冷冷地回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