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希望

23191浏览    4432参与
熙思慕华

明知道ta要的爱你给不起,为什么还要给ta希望

明知道ta要的爱你给不起,为什么还要给ta希望

HARE6
世界太大,生命这样短。要把生活...

世界太大,生命这样短。要把生活过得尽量像自己想要的那个样子,才对。

世界太大,生命这样短。要把生活过得尽量像自己想要的那个样子,才对。

三思
芜湖! 满满的新年气息~

芜湖!

满满的新年气息~

芜湖!

满满的新年气息~

深蓝色suga汽水

渐(愿你我都能成为别人的希望)


<此故事为虚构架空设计,勿上升>


“生于浪漫,死于浪漫,所以至死都浪漫”

用这句话来形容我所处的时代虽然略显不妥,但似乎也没有比它更合适的了。


浪漫至死,世界浪漫在生命都由灵魂色彩来划定,当然死亡也是如此。但更悲催的,是只有极少数人能够看见人的灵魂色彩,他们从出生时便被明码标价,他们没有自由——就像我。我已经记不清我在那华贵宫殿旁的囚笼样的屋子里待了多久,只是每天浑浑噩噩的吃着那些人送来的食物,偶尔给新出生的皇室与平民标榜他们的灵魂色彩。


你让我反抗对吗,你一定是这样想的对吧…我尝试过的,依稀记得反抗后的几个月我一直待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腐烂的食物和充...


<此故事为虚构架空设计,勿上升>


“生于浪漫,死于浪漫,所以至死都浪漫”

用这句话来形容我所处的时代虽然略显不妥,但似乎也没有比它更合适的了。


浪漫至死,世界浪漫在生命都由灵魂色彩来划定,当然死亡也是如此。但更悲催的,是只有极少数人能够看见人的灵魂色彩,他们从出生时便被明码标价,他们没有自由——就像我。我已经记不清我在那华贵宫殿旁的囚笼样的屋子里待了多久,只是每天浑浑噩噩的吃着那些人送来的食物,偶尔给新出生的皇室与平民标榜他们的灵魂色彩。


你让我反抗对吗,你一定是这样想的对吧…我尝试过的,依稀记得反抗后的几个月我一直待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腐烂的食物和充满血腥味的水都让我感觉不适,只是两周便晕了过去。那些“善良”的贵族又怎么会让我就这样死去,那些极少数人与我一样,必须活着,连死亡都不被准许。


请允许我为你介绍下我所处的时代吧,这里的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灵魂色彩,而灵魂色彩按照三原色基础进行划分,或浅或深,但每个人的灵魂色彩都是独一无二的,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灵魂,因此,灵魂色彩逐渐成为了每个人的标志,以次划分三六九等。发现什么不对劲了吗,那么,谁说不可以存在两个世界的……


———

生命对于我而言,就像是雨中的蝴蝶,翻飞的多么美丽,雨中的他们便有多么凄惨。我对此似乎有些过于冷漠了,包括我自己在内。灵魂色彩与别人的不同有时也令我厌烦至极,但后来也就释然了。


其实与很多人一样,我只是个平民家的孩子,当能看见灵魂色彩的我被发现时,正在与父亲打扫家里的院子,院子里的草莓也刚巧成熟,白衬衫上因为偷吃而溅上的草莓汁,那件衣服却成为了我离家的最后一件衣服。父亲极力阻拦着那些士兵带走我,可仅仅凭他的力量,怎么能呢?我最后一眼看见他,看见他正被士兵抵在墙上动弹不得,满面泪痕的父亲啊,他何时这样过,似乎大山的阴凉再也遮不住离去的旅人,他还年轻,但只是瞬间就老了。母亲呢,母亲在何处?母亲应当恨我的,我杀死了她,从一开始。


后来的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我都活着,但不如了断的好。囚笼般的房子上装有一扇窗户,或许真该感谢那些贵族,没有这扇窗我恐怕早就疯了。窗外每天都会路过形形色色的人,我只是看着他们一个个奔走忙碌,或黯淡或鲜亮的色彩从眼前掠过。


“谁又在为我而悲伤”


“谁又在为囚牢里的我而悲伤”


———

“姐姐,你要薰衣草吗?”

记不清从哪天开始,有个小男孩儿开始送花环和薰衣草给我,他与我讲是他的母亲叫他这么做的——“妈妈说姐姐生的如此好看,和紫色最配了”。


他每次来除了带些花草还会带些吃食来,是一些在东方十分平常的糕点,但他令人熟悉的东方面孔倒是让人心安。我曾经与父亲逃亡至此,本想着平淡生活,却不曾想出了我这么个岔子。


“姐姐……救救我妈妈吧——”


今日不同寻常,那小男孩儿身上的衣服格外破旧,额头还流着血,语气充满着悲凉。仍记得他平日里送花来时笑的可爱的模样,倒还是真见不得他悲伤。笑着的人眼中总归是有光的,可惜我成为不了别人的光。


“我可以干很多事情的姐姐,只要你能救我妈妈,我什么都能做的!我…我还可以用自己的灵魂色彩做交换……”


那男孩儿像是怕我不答应他,急忙补充着,声音从一开始的坚定到后面越来越小声。说话时还时不时用眼睛偷偷的看我。我没表现出什么,只是心中有些五味杂陈——想到了曾经的我,曾经的我也是如此告别,可惜没人来救我。


我可以看见他的灵魂色彩,是他每天带来的薰衣草的颜色,仿佛身上还带有薰衣草的清香,只可惜一股充满铁锈的味道掩盖住了它。他的灵魂色彩真的很漂亮,在我的眼中,那些自诩高尚的上位者的灵魂色彩才是肮脏不堪的,存在于美丽皮囊下丑陋的心脏在黑夜中疯狂滋长,贪婪是他们的组成部分,他们的血液里流淌着的是他们一生推崇的美好,他们精神上供奉的是他们自己的欲望,别无其他。


“我会帮你,但好好活着。”


我答应他,我在救我自己,曾经的自己。童话故事在现在这个时代永远不适用,但我还是想拯救他,拯救那个早已在泥潭中奄奄一息的曾经,我想做别人的光。或许我的内心也在笑话我的不自量力,但曾经的我做了那个胆小鬼,长大了也想逞能当回英雄。


“你漂亮的灵魂色彩不属于我。”


“更不属于其他任何一个人。”


清楚的记得那个晚上他哭着感谢我,我只是抬起沉重的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真像啊。


平民的动乱引起了高层贵族的注意,他们终于没有时间再看着我了,我终于可以逃了。如果可以,我想去看海,我想去看日出日落,我想去看我曾经梦想的那片花海,我想去干苟延残喘的我无法去干的任何事……但我不可以,因为我也成为了别人的希望啊。


我逃了,他们没有功夫来抓我了,我要去兑现诺言了。


———

“记住我吧,记住我的灵魂色彩,记住我的样子,记住我的勇气,记住我的承诺,记住我的笑容,但不要记住我的名字,我的名字不属于真正的我。”


我成功了,我救下了他的母亲,用灵魂色彩献祭。至于报酬,我说“我想吃颗草莓,所以将来如果过还能够想起我,就带两三颗草莓放在雨夜的草地上吧,我会听见的。”


我就快要离开了,我的灵魂色彩终于要只属于我一个人了。我快要离开了,但我还是存在的,会有人想起我的对吧,在雨夜时分。


———

“忘了说了”


“我的灵魂色彩是透明的银白色”


“能理解吗,想想雾拥抱着雨的颜色”



End.希望我也可以是别人的光

站长科技
郑州成为“直辖市”,河南下一个省会是谁?这4个城市极有希望
郑州成为“直辖市”,河南下一个省会是谁?这4个城市极有希望
Iridescent

孩子,若你看见了明天的世界

孩子,自你尚未出生时

你就已经在渴望这世界


自母体中的每一次律动

我感受到你

感受到你与这世间的牵连


孩子,当你第一次睁开双眼

是否惊喜于一只蝴蝶于枯枝的蹁跹

是否想要亲吻那躲藏后

终会再次出现的脸


孩子,自你出生起

她便吻你以爱

所有人吻你以爱


这些爱缠绕着命运日渐生长

生机穿透干涸的土壤

怒意直指张狂的雾障


为什么

为什么这世界不肯暖你以光


孩子,在他人的眼泪里

我仍能感知到你

看见你昏睡的面庞

听见你微弱的呼吸


孩子,我会陪你一起

等阳光撕裂雾气

等生命再沐甘霖


孩子,若你能看见明天的世界

我会吻你以爱...


孩子,自你尚未出生时

你就已经在渴望这世界


自母体中的每一次律动

我感受到你

感受到你与这世间的牵连


孩子,当你第一次睁开双眼

是否惊喜于一只蝴蝶于枯枝的蹁跹

是否想要亲吻那躲藏后

终会再次出现的脸


孩子,自你出生起

她便吻你以爱

所有人吻你以爱


这些爱缠绕着命运日渐生长

生机穿透干涸的土壤

怒意直指张狂的雾障


为什么

为什么这世界不肯暖你以光


孩子,在他人的眼泪里

我仍能感知到你

看见你昏睡的面庞

听见你微弱的呼吸


孩子,我会陪你一起

等阳光撕裂雾气

等生命再沐甘霖


孩子,若你能看见明天的世界

我会吻你以爱

所有人吻你以爱


我会带你认真看遍

你永远好奇,永远留恋的人间

阿詔

向阳花死在了黎明之前

我静默着,我抬头看了看还未落入海里的半轮太阳,潮湿的海风吹着我的头发,汗水黏住了几率头发,我的眼睛也许是被海风吹的吧,竟湿润了起来。

“又要到黑夜了吗,是这样吧。”我喃喃道。坐在大礁石上,看着一块被染红一块被染深蓝的海水慢慢涨潮上岸,脚在淌水。沙滩也慢慢变得不那么柔软,海水经过的地方被带走了多余的沙子,露出了坚硬的贝壳,有时还会有碎玻璃。

他们说我是一朵向阳花,总是向着太阳的方向桀骜不驯地开花;他们说我是一株野草,虽然普通,但是仍然坚强,春风吹又生;他们说我是沙滩上被搁浅的鱼,奄奄一息,苟延残喘,还在为生作斗争吗,没有希望了;他们说我是……

我不想被他们定义,我想要撕掉那些他们为我贴...


我静默着,我抬头看了看还未落入海里的半轮太阳,潮湿的海风吹着我的头发,汗水黏住了几率头发,我的眼睛也许是被海风吹的吧,竟湿润了起来。

“又要到黑夜了吗,是这样吧。”我喃喃道。坐在大礁石上,看着一块被染红一块被染深蓝的海水慢慢涨潮上岸,脚在淌水。沙滩也慢慢变得不那么柔软,海水经过的地方被带走了多余的沙子,露出了坚硬的贝壳,有时还会有碎玻璃。

他们说我是一朵向阳花,总是向着太阳的方向桀骜不驯地开花;他们说我是一株野草,虽然普通,但是仍然坚强,春风吹又生;他们说我是沙滩上被搁浅的鱼,奄奄一息,苟延残喘,还在为生作斗争吗,没有希望了;他们说我是……

我不想被他们定义,我想要撕掉那些他们为我贴上的标签,我要撕得粉碎给他们看。我说我就是一朵向阳花,只不过是即将死在黎明前的向阳花。

我是向阳花,即使我是奋不顾身地向着黎明追逐着我的爱,我的幸福,我的未来,可是花开不长的,终究还是要凋零,枯萎,腐烂在泥土里,成为泥土的养分。我不甘于这种让我厌恶至极的命运,但是我只是一朵花,我做不了什么,我无法抉择,无法改变。我只能一直向着黎明追逐,可我曾想过,我终究还是要死在黎明之前的。

可是我想要被其他人记住我是向阳花,我是最漂亮的。即使他们记不得我的样子,记不得我的名字,我也要让他们记得,这片贫瘠的土地上,曾经开过向着黎明追逐的向阳花,那便是我了。

白色的裙摆被风吹起,我站在礁石上,跳上我最后的一支舞,伴着黎明的海风。黎明的光辉一点点出现在我身后,我知道,那是聚光灯。

青春的礼赞,我沉默的爱,奋不顾身地追逐黎明的向阳花,我的乐曲在黎明即将来临之刻暂停,他们也同我一样死在了黎明之前。

10585

38

我是个社恐

认清这个事实是从住进了这个几乎都是老年人的市中心没有电梯的小区,上下楼出去小区门口总有大爷大妈审视的目光下仿佛我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拿个快递都要被审犯人的语气询问祖宗十八代,下楼只能轻手轻脚,因为只要有声音就会有大爷大妈开门,在门缝里看着你,带着奇怪的目光目送你下楼,我一度怀疑我是不是长得不太适合住在这里还是我年纪不够老?出入只能偷偷摸摸的感觉很不好,我是回家又不是去入室抢劫……

我是个社恐

认清这个事实是从住进了这个几乎都是老年人的市中心没有电梯的小区,上下楼出去小区门口总有大爷大妈审视的目光下仿佛我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拿个快递都要被审犯人的语气询问祖宗十八代,下楼只能轻手轻脚,因为只要有声音就会有大爷大妈开门,在门缝里看着你,带着奇怪的目光目送你下楼,我一度怀疑我是不是长得不太适合住在这里还是我年纪不够老?出入只能偷偷摸摸的感觉很不好,我是回家又不是去入室抢劫……

夏望繁星.
不能与你感同身受那就做你的最佳...

不能与你感同身受那就做你的最佳听众.

不能与你感同身受那就做你的最佳听众.

斐飞飞

直面死亡之后

今天的死亡

从解开绳子

扔下手里的刀子开始

饮下苦痛的血与泪

有人仍在歌颂爱与自由

今天的死亡

从解开绳子

扔下手里的刀子开始

饮下苦痛的血与泪

有人仍在歌颂爱与自由

野马驮着海蛎子去草原

希望 —— 地铁随笔集(三)

在地铁里要换乘总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你会跟着一群人从一个站台坐电梯或是走楼梯到上一层,走上一段路,再从另一个电梯或是楼梯下去,来到另一个站台。如果碰上高峰期,摩肩接踵的人群里难免会出现小小的碰撞。


我正背着书包顺着换乘人群朝前走着,突然身后感觉被人撞了一下,我回头一看,是一个不怎么高但却有些发福了的女人,粗略地看年龄大约60岁不到。她的肚子被包裹在羽绒服里,身后背着一个被塞得满满当当的大鼓包,朝前还背着一个褪了色的腰包,这一前一后的重力拉扯再加上她本来就鼓鼓囊囊的肚子,我觉得羽绒服的拉链岌岌可危。我回过头不再看她了,继续超站台前面的候车口走去。


闪着刺眼的大光灯,地铁呼啸而来。...


在地铁里要换乘总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你会跟着一群人从一个站台坐电梯或是走楼梯到上一层,走上一段路,再从另一个电梯或是楼梯下去,来到另一个站台。如果碰上高峰期,摩肩接踵的人群里难免会出现小小的碰撞。


我正背着书包顺着换乘人群朝前走着,突然身后感觉被人撞了一下,我回头一看,是一个不怎么高但却有些发福了的女人,粗略地看年龄大约60岁不到。她的肚子被包裹在羽绒服里,身后背着一个被塞得满满当当的大鼓包,朝前还背着一个褪了色的腰包,这一前一后的重力拉扯再加上她本来就鼓鼓囊囊的肚子,我觉得羽绒服的拉链岌岌可危。我回过头不再看她了,继续超站台前面的候车口走去。


闪着刺眼的大光灯,地铁呼啸而来。车刚到站停下,门还没开,透过车门的玻璃,我锁定了一会儿准备坐的下位置。车门打开后,我快速地走到那个位置前,将书包从身后放到身前,一屁股坐了下去。刚坐定抬起头,就看到一个穿着亮黄色羽绒服的小姑娘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和笔,灵巧地从另一节车厢快步小跑到我对面的三个空位置前,紧接着刚才我刚刚看到的那个女人有些吃力地跟在她身后走了过来,“奶奶,这还有位置,快坐吧!”小姑娘的声音里有些小小的激动和兴奋。她坐了下来,我感觉在她坐下的一瞬间,一直紧绷的羽绒服终于舒了一口气。“爷爷,这里还有位置!”坐着的小姑娘招呼着姗姗走来的一位上了年纪的男人,“来了,来了”,他有些气喘吁吁。在都穿着羽绒服的冬季,原本能坐6个人的地铁座位总是再坐下了5个人之后便开始变得拥挤了,眼看着又来了一个人,座位上的人本能地往边上挤了挤,腾出了一个不大的空位,小姑娘的爷爷终于也坐了下来。


列车开动了,我漫无目的地看着对面这排座位,这时我突然看见小姑娘嘴里的奶奶,也就是那位有些上了年纪的女人,她的右手食指只剩下了一个关节,是工伤还是意外,无从可知。只是透过她左手无名指上戴着的细细的银色戒指,剩下的9根手指上干净整洁的指甲,我隐约地觉得略微残疾的手指没有毁了她生活的希望。接着我的目光慢慢地飘到了坐在她身边的穿着黄色羽绒服的小姑娘身上,她一手捧着的文件夹,一手拿着笔认真地写着字,列车开动发出的隆隆声音似乎完全不会影响到她。因此她也一定没有注意到她的爷爷正在看她,那柔和的目光里透着一股淡淡的自豪,飞速驶向下一个站台的列车似乎在他的眼神中也停止了。


我的眼睛又一次漫无目的地瞟向了另一处,靠在门边上,一位年轻的妈妈弯着腰正亲昵地和自己的小女儿说着话,二人时不时地嗤嗤笑着。尽管每个人都带着口罩,但透过两双弯弯的眉眼我能够大概猜想到此时此刻她们的内心世界。


我想到了之前看到过的一条评论,人们都说最美好的事莫过于放学回家的路上同妈妈倾诉这一天发生了什么。不知怎么的,我的脑海中突然开始浮现过往的时光里只有我和妈妈一起的二人世界,回忆在我的儿时停留了许久,可回忆却越接近当下走得越快,仿佛是一辆火车就要出隧道,“嗖”得一下,除了刺眼的白光什么也没了。我突然开始后悔前几天在地铁里拒绝了妈妈想要和我自拍的愿望,那次她刚好结束了老同事的聚会走在回家路上,我也刚好下班,两人就偶然地在地铁站相遇了。我还清楚地记得拒绝的理由,一方面因为地铁里没有什么好拍的,另一方面因为疫情很严重,口罩最好别摘掉,但我没有意识到的是我俩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最简单的二人世界了,我想我应该答应她的。

 

“***到了,请乘客们有序下车。”伴随着报站声,我对面坐着的两老一小站了起来,我突然觉得那个穿着黄色羽绒服的小姑娘像是一只灵巧的小蜜蜂,她拉着自己的爷爷奶奶一蹦一跳地下了地铁。紧接着原本站在门边的那个小女孩牵着妈妈的手走了过来,坐到了我的对面。


透过列车的玻璃窗,我看着那位依旧是背着大包小包的女人和那位走路有些蹒跚的男人,我觉得似乎有一圈淡淡的光笼罩着他们。我的眼睛回到了车厢里,看着坐在我对面的那对母女,我又一次看到了同样的光,我确信这是一种笼罩在圣母和圣子身上的光,我更愿意把这样的光称之为希望。


Dr.有才

【致敬最爱的老师】


我因为特殊原因现在在补习班上课,这里的老师对我很好很温柔.....我不知道说什么语言也可能不过华丽......我不够努力天赋不够强,但是我很爱他们。


一直很喜欢补习班的老师,但是双减之后他们可能开不了课了……这让我很心痛。其实双减之后,又能减多少,只要有一个学校开始内卷,就会变成全球.......


希望他们,可以继续完成他们的事业


他们笔下勾勒出的点点,是梦中未来编织出的流光溢彩……

【致敬最爱的老师】


我因为特殊原因现在在补习班上课,这里的老师对我很好很温柔.....我不知道说什么语言也可能不过华丽......我不够努力天赋不够强,但是我很爱他们。


一直很喜欢补习班的老师,但是双减之后他们可能开不了课了……这让我很心痛。其实双减之后,又能减多少,只要有一个学校开始内卷,就会变成全球.......


希望他们,可以继续完成他们的事业


他们笔下勾勒出的点点,是梦中未来编织出的流光溢彩……

知弦

希望,就这样生长(鲁迅单人)

       昏沉的夜,灯火温吞的灭,我昏沉的梦里,故事拉开画卷......那是战火纷飞的民国,是那个暗无天日的,万马齐喑的时代。彼时却依然希望尚存,宛如飘零的一点星火,只需借助一阵风起,便可燎起整片旷野。

        那离我们并不久远的日子,被流年的剪影拉得很长,甚至显得有些古朴。那时,中国的人民在漫漫长夜中,寻求着真理的方向,寻求着漫漫长夜中那唯一的炬火,唯一的光。无疑,鲁迅,是那时最鲜明的代表。和那时和所有以梦为马的先驱者一样,不得不...

       昏沉的夜,灯火温吞的灭,我昏沉的梦里,故事拉开画卷......那是战火纷飞的民国,是那个暗无天日的,万马齐喑的时代。彼时却依然希望尚存,宛如飘零的一点星火,只需借助一阵风起,便可燎起整片旷野。

        那离我们并不久远的日子,被流年的剪影拉得很长,甚至显得有些古朴。那时,中国的人民在漫漫长夜中,寻求着真理的方向,寻求着漫漫长夜中那唯一的炬火,唯一的光。无疑,鲁迅,是那时最鲜明的代表。和那时和所有以梦为马的先驱者一样,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万人都要将火熄灭,他却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并藉此照耀时代的方向。他是希望的火种,点燃了深沉夜幕的太阳。

        《狂人日记》发表在新青年杂志,先生从疯人的思想中剖析可怕的封建社会,老百姓被上层的人们所欺压,过着痛苦的生活,他极尽讽刺,对封建社会进行了露骨的批判。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白话文小说,初次发表,便在文坛掀起显著的波澜。透过这部书,我看到一个时代的逆流而上者的坚强,看到一个超凡脱俗又隐于人间者的桀骜。难怪,他能引领一个时代的潮流,能唤醒中华民族尘封的灵魂。希望,从先生身上开始生长。

        有多少次,我曾幻想那个时代,鲁迅先生是一个怎样的人。鹰一般锐利刻薄的视角,穿透虚伪的层层面具。用手术刀一般锋利的笔触,剖析出人们灵魂虚伪的罪孽。透过照片,看他熠熠生辉的双眸,胸膛仿佛天上的星辰陨落砸入深海,掀起万丈狂澜。正是这双眼,将自己与时代看尽。

        我最敬佩先生的,就是其强大的自我解剖能力和直视自己的勇气,他隐没于黑暗中,选择燃烧自己,照亮此后多少中国青年的路。他明白,中国从不缺人告诉你天是黑的,但只有先生会告诉我们别怕,只要自己一般的光亮着,和我们一样的青年亮着,我们的微弱的光会让下一代觉得天似乎亮了点,代代亦然。东方破晓的白光,便逐渐刺破夜幕的喑哑。

        终有一天,当人们觉得先生的话已经过时了的时候,先生所讽刺的人们消失了,所说的话不再适用于那个时代,中国就真正彻底的强起来了。那时,太阳也必然升入空中,散发前所未有的光芒。

        先生已死,但正如那句话所说,那些在晓光中消散的,只留下雾水的田间烟霞,要上升凝聚在云中,化作细雨归来。先生千古,所点之火,是民国希望之火,野蛮生长,亦是中国希望之火!

黎川

过度思考

我天生就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杀死我的不是别人。而是我无法控制的想象力,灵魂腐烂,思想潮湿,疯狂和浪漫里夹杂着残剩的理智。


过度思考是不快乐的最大原因。

[图片]


我天生就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杀死我的不是别人。而是我无法控制的想象力,灵魂腐烂,思想潮湿,疯狂和浪漫里夹杂着残剩的理智。


过度思考是不快乐的最大原因。


AX+怪脳

人类合格调查项目

可行性研究报告:人类调查

申报单位(盖章): xXXxXXxXXX 

地 址: XXXXXXXXXx 

邮政编码: XXXXXx 联系人: あさおとは

电 话: XXXXXx 

传 真: XXXXXX 

主持部门: xXxXXX 

申报日期: xxxx 年 xx 月 xx 日

地址:保密

电话/传真:3629-1687


人...

人类合格调查项目

可行性研究报告:人类调查

申报单位(盖章): xXXxXXxXXX 

地 址: XXXXXXXXXx 

邮政编码: XXXXXx 联系人: あさおとは

电 话: XXXXXx 

传 真: XXXXXX 

主持部门: xXxXXX 

申报日期: xxxx 年 xx 月 xx 日

地址:保密

电话/传真:3629-1687





人与人类

人≠人类

生理特征等研究报告,支持公司为┺┻╇╆┹╅╄┈┄じすご

感谢您作为人类对我们的支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