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希特隆智

63浏览    1参与
小黑粉

拂晓双生(五)

         宝可梦和训练家之间的羁绊从来都不是对等的,他见证过太多被训练家遗弃的宝可梦,在他看来,那些宝可梦的一生在被抛弃的那一刻就已经彻底宣告死刑。

        他向自己的内心起誓自己永远不会成为人类战斗的工具,他只会为自己战斗,他将持此念直至生命的尽头,他这样想着。直到那天那个男孩将光投进他的心中,从未见过有训练家愿意给被别人遗弃的宝可梦第二次机会。...


         宝可梦和训练家之间的羁绊从来都不是对等的,他见证过太多被训练家遗弃的宝可梦,在他看来,那些宝可梦的一生在被抛弃的那一刻就已经彻底宣告死刑。

        他向自己的内心起誓自己永远不会成为人类战斗的工具,他只会为自己战斗,他将持此念直至生命的尽头,他这样想着。直到那天那个男孩将光投进他的心中,从未见过有训练家愿意给被别人遗弃的宝可梦第二次机会。

        从此忍蛙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了,做这个人的战士,陪他一起去经历——失败。


       又一只巨大的龙系宝可梦停落了下来。“还是没有任何线索吗?”艾莉丝急忙问到。对方无奈的摇了摇头,希望又一次落空。龙之乡的文明水平相对落后,他们唯一能出力的方式只能是出动部落里的勇士们参与搜寻,没有联盟那种先进的科技和发达的信息网。他们的搜寻只能依靠龙系宝可梦强大的力量和直觉。

        “艾莉丝——,艾莉丝———”不远处一个年轻的女孩喊着。

     “怎么了吗?是联盟那边有小智的消息了吗?”艾莉丝赶过去问到。

     “不是,是一个叫小光的女孩找你。”

        “ 小光,你那边是有小智的消——”

         “艾莉丝,你现在还能联系到N先生吗?他应该是回合众地区了。”不等艾莉丝说完,小光便急匆匆的问到。

         “N先生?那天联盟的会议结束后他就不见踪影了。”其实艾莉丝和N并不熟悉,某种意义上,虽然他们在合众地区一起摧毁过等离子队的阴谋,但N和她还有天桐没有过多的交集,除了小智,他没有向任何人展现过真正的自己。

          小光从小智哪里听说过他们合众地区的冒险,下意识的认为作为一起冒险的伙伴,艾莉丝应该能联系到N,她也是没有办法才这样,她怎么也没想到魁奇思的条件居然让N独自和他见面。

        但她知道魁奇思失踪的那些手下和被劫走的小智一定是同一伙人干的,两者必然有联系,不然阿尔宙斯也不会指引她去找魁奇思。她只能从这里找寻突破口。

         “N先生身份特殊,他不是联盟的人,甚至不属于人类社会,没有固定的居所,行踪不定。”艾莉丝解释到。

         “知道了,还是要请你们留意一下N先生的动向,我现在有十分重要的事情需要他的帮助,这也关乎小智的安危。”

          “我一定会留意的,不过N先生也在寻找小智,如果他有线索应该也会联系我们的,虽然N先生很讨厌联盟的人,但在这种大事上他还是是非分明的。”


       “竹兰小姐,不好了!”正在神奥地区组织搜寻的竹兰收到了助理的来电,语气十分慌张。

        “就在刚刚,多个地区受到多个不明组织的攻击,那些平时蛰伏的组织今天就好像越好了一样出来捣乱。”

        “不是好像,他们就是有组织的进行破坏”竹兰淡淡的说到。她就知道对方不可能让联盟就这么顺畅的进行搜救小智的工作,只是没想到对方势力如此之大,居然能同时让多个地区的邪恶组织搞破坏。

       按了按太阳穴,竹兰缓缓的说到,“抽派人手去协助君莎她们进行维和和反击,不必要和他们死缠烂打,他们也只是分散联盟的搜救力量而已,不会拼命的。尽量让各地区的搜救任务不受到影响,发动有一定经验训练家一起保卫各地区,光凭我们的力量是不够的。”

        说完竹兰又接通了希特隆的通讯,“希特隆,向全联盟发起通告,把搜救小智的任务定为最高级别任务,把文件发给几位地区冠军和大赛冠军,只要他们超过半数同意,通告立刻生效,这是紧急事件,不需要挣得联盟那群所谓的高层管理者的同意,事后我们这些冠军会给他们一个解释的”

       “好的,竹兰女士,我已经把通告发出去了,这边冠军们都已经同意了。”

        敌人的动静越大越让竹兰意识到这不是一起简单的复仇,丢失一个冠军已经是联盟迄今为止最重大的灾难之一,而多个地区邪恶组织同时进行破坏更是前所未有。她明白最黑暗的时刻已经降临了。

     从竹兰当上地区冠军到现在,抨击她独裁集权的声音就一直存在,每次联盟发生重大事情需要冠军们协商做定夺时,竹兰的态度就基本决定最终的结果。其实这不过是那群政客想诋毁竹兰罢了,在他们眼里竹兰就是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把她挫骨扬灰了,因为每当他们想把脏手伸进宝可梦联盟时,竹兰都会采取手段阻止他们

       地区冠军们的权利是联盟最高的,而冠军们的权利是平等的。然而关都和城都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地区冠军,,都是由四天王直接管理,阿戴克是个粗线条的男人,根本不懂得管理,卡露妮太过年轻,精力又都放在演艺事业上,至于大吾,她倒是不是不信任大吾,只是大吾身后的家族太过复杂阴暗,她根本不敢让大吾过多参与联盟的事物,大吾本人也明白自己身份的敏感性,况且当冠军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至于权利什么的,他从来都不在乎。丹帝能力不差,但生性喜好自由,根本不屑于搞这些体制内的东西。

       竹兰只能挑起大旗,她深知再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之前,她不能被这群政客打到,更不能被自己击败。


        “或许我们应该换个思路,如果只从可能拥有空间跳跃可能的究极异兽入手,太实在是太多了,如果你想偷用别人东西,你会怎么做?”真嗣突然说到。

         “如果是我,一定会抹除掉我使用过的痕迹,物归原位,如果还在继续使用,就会伪造一个仿品。”小茂沉思片刻后说到。

       “如果真的是以太基金会和敌方组织联手,他们是不会让我们检测到究极异兽的痕迹的,至少不是基金会老板,那就可能是基金会出现的内部叛徒,可以太基金会那么多人,每个都有可能,最后还是大海捞针”真嗣说到。

         “不,小茂反驳到,以太基金会具有强烈的研究性质,我就是个科研人员,基金会其实大部分都只是劳务人员,真正对究极异兽有一定了解并且能够和外敌私通的就那么几个人。”小茂说到。

        “所以,我们直接从这些人入手就可以了,不过估计真正的内鬼现在已经跑了。”真嗣愤愤地说

       “他跑路了没什么,以太基金会的信息记录只有家主才能删除,如果真的能够锁定内鬼身份,他无论在基金会干过什么都会留下蛛丝马迹。”小茂说到,“而且这个节骨眼上,犯人失踪和小智被绑和究极异兽有关这一消息还没传播开,他肯定不敢贸然行动。”

       “你打算怎么排查?”真嗣问到。

         “我对基金会的内部运作不熟悉,看来还是得指望一下基金会的未来继承人。”

       “我去问他”说罢真嗣便起身准备去找格拉吉欧。

         “别,还是我去问吧”小茂急忙起身拦住真嗣,以真嗣的性格,他怕待会可能又和格拉吉欧打起来,他可不想在耽误一秒钟。

         

        “怎么样,这片区域已经排查完了吗?”小遥问到。

         “已经排查结束了,我想阿罗拉冠军并不在这里。”地方回答到。

         “姐姐,别担心,小智那么厉害,说不定现在已经把敌方基地搞的一团糟,趁乱逃走呢”小胜在一旁安慰到。

        “还有,姐姐,你的通讯器又响了,真的不打算接一下吗?”

        “不用了,这个不是有关小智的消息。”说罢小遥看也不看就挂断了通讯器。她知道这是小瞬的来电,她之前是没想好怎么回应,现在是无心回应。

 

        小瞬看着又一次别挂断的通信,思绪回到了几个月前。

        原本和小遥的关都之旅一切顺利,直到那半块缎带被翻出来,他一开始不知道这半块缎带意味着什么,小遥也没有对他解释,他当时并没有注意。直到有一次小遥和小智聊天,他在一旁看着小智翻找东西给小遥看时,他看见了小智背包里面那半块缎带,虽然只有短短一瞬间,但他看的很清楚。

       他质问小遥那半块缎带到底是怎么回事,小遥也没有遮掩,直接就说出了她和小智的最后一站和约定,再后来他们便爆发了争吵,很多积蓄已久的矛盾也一并爆出来。争吵过后便是冷战,都是骄傲的人,谁也不肯先低头,小遥不愿意这样僵持,便自行离开队伍,不告而别。

        他并没有对半块缎带这件事生气,而是对小遥的隐瞒而气愤,理智告诉他小智根本不可能干挖别人墙角这种事情,他甚至不知道恋爱是什么,可爱情这种东西就是这样,他本就是敏感的人,他不明白为什么小遥不从一开始就说清楚,既然选择和他一起旅行,难道不就是选择了他吗?

        他觉得感情是纯粹的,既然做出了选择就要斩断一切,可他后来才明白,从一开始他就错了,小遥会答应关都之旅,完全是因为小智的建议,她答应小智下次见面会变动更加优秀,可他就是不甘心,他就是要刨根问底。

         但这次通话他只是想看看她情况如何,小智失踪了,他听说千里馆主一家不分昼夜的参与芳缘地区的搜寻工作,他想安慰她一下,可其实如果小遥真的接通了,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的心里仍存芥蒂,他的骄傲不允许他在喜欢的女孩心里仍有别人。


       千里摸了摸女儿的头发,说到“去休息一下吧,小遥,如果有小智的消息爸爸会立马告诉你的。”千里实在不忍心看着宝贝女儿这样继续担忧下去了,她已经几天没合眼了。

        “我知道,爸爸,可现在这种情况我根本睡不着,我一闭眼脑海里浮现的都是那些坏人会怎样迫害小智。小智是我旅程的第一个伙伴,如果没有他,我根本不可能那么坚强,跟不可能在宝可梦协调训练家这条路上走那么远,他是我的人生目标,更是我不可替代的——”

        “爸爸知道,但在这样下去,恐怕小智还没找到,你自己就先累垮了。”千里叹了口气气接着说到“你的朋友小光那边有了新的进展,不过她之前没联系上你,就联系到我这边来了,爸爸觉得她现在更需要你的帮助,她现在就在神奥地区的天冠山。”

        “你是说小光那边有了新的进展!”小遥猛的抬头,迎上了千里馆主的目光。小遥知道小光联系不上她是因为小瞬一直在联系她,她索性就屏蔽了自己的所有通讯。

        “没错,虽然电话里说的不太清楚,但大概就是她从落网的反派组织那里得到了有关小智的消息,但不全面,我想她现在需要支持,你们这些年轻人最合得来。”

         “那我现在就去找她!”说罢小遥便要动身收拾行李。

          ”等一下,现在这个时间已经没有航班去神奥了,只能等明天早上,所以答应爸爸,今晚好好休息一下,行李妈妈会帮你收拾的。”

         “嗯,那我现在就去休息了,爸爸你也休息一下吧”小遥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便准备上车回宝可梦中心。

       看着女儿远去的身影再次充满了活力,千里不禁感叹了一番女儿到底成长了不少。

        

       “皮卡丘的情况还是没有好转吗?”瑟蕾娜在重症监护室外面询问刚刚出来的乔伊。

        乔伊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这只皮卡丘的生命全靠里面的机器维持着,它伤的实在的太重了。”

        “这样吗?好吧,还是要谢谢乔伊小姐。”

         现在大家都在参与小智的搜寻工作,她本想出一份力,但奈何卡洛斯的搜救队伍饱和,她去了也忙不上任何忙。所有她打算照看一下皮卡丘,她知道皮卡丘对小智来说意味着什么。花子阿姨去世的消息也着实使她悲伤到无言以对。

        她现在只能守着皮卡丘,希望情况能好转起来,她难以想象小智回来后要接受同时失去妈妈和皮卡丘这双重打击。

       她爱着小智,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她曾天真的觉得自己有优势,自己在夏令营和小智的邂逅。

       可到后来她逐渐认识小智身边的人才发现自己有多幼稚,他身边有着共享缎带的千里道馆的千金小遥,一同出入过异世界,有着最佳默契的小光,表明上态度很差,却是小智目前最佳劲敌的真嗣,甚至以冷酷著称的天王渡都对小智另眼相看,还有富可敌国的冠军大吾,更别提从小和小智一起生活的小茂。

       也许旁人察觉不到,但一但喜欢上一个人,对同意喜欢那个人的人便十分明了。是啊,像小智这样的男孩理应受到这么多喜爱,到头来她的勇气到显的有些一厢情愿。

       想到这里她苦涩的笑了笑,玻璃上映出一张比哭还难看的脸,当初和小智一起旅行,她收获了自己最或缺的勇气和自信。

       后面关都之旅更使她觉得自己越来越了解小智。可她是变的越来越优秀了,可感觉离小智越来越远了,倒不是彼此刻意远离,而是小智身边簇拥的人群使她感觉自己被挤开了。

        幸好希特隆和柚莉佳没有把自己登机前的那一吻宣扬出去。事后这兄妹俩没少追问过她这件事。尤其是柚莉佳那个小丫头,每次联系都会拿这个吻打趣她,问她到底有没有亲上去,亲到什么地方了,每次到这希特隆就会把她揪过去。想到这瑟蕾娜又笑了一下。

       

         其实吻没吻她自己心里清楚,其实吻没吻到都没有区别,她想说的终究没有说出口。

       

        此刻希特隆正在巨大的荧幕前手忙脚乱的处理各方的信息,抿了一口希特洛伊特泡的咖啡,然后狠狠的皱起了眉头。虽然希特洛伊特作为人工智能十分强大,但泡咖啡的技术实在难以恭维,等忙完了是不是考虑给他优化一下这项能力。由于已经连续了几天几夜的高强度工作,工作人员都坚持不住,希特隆见状,直接让他们都回去休息,反正他觉得他和希特洛伊特两个人就能搞定这一切。

         “哥哥,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吗?”稚嫩的声音打断了希特隆的思绪。转头看到柚莉佳抱着咚咚鼠看着他。

       “没事,哥哥这边还有好多东西没有解决完,大家都在努力寻找小智的下落,哥哥可不能拖后腿,柚莉佳呢?这么晚了还没睡着,是宝可梦中心的房间住不习惯吗?”希特隆温柔的问到。

       “没有哥哥念睡前故事睡不着,哥哥你说小智哥哥那么厉害,这次也不会有事吧?”柚莉佳忘这希特隆,不自信的问到。

        “那是当然啦!我们和小智一起旅行了那么久,小智哪一次不是挫败了坏蛋们的阴谋,这次也不会有事的。”希特隆说着,轻轻抱起柚莉佳。

        “倒是柚莉佳,小孩子熬夜会长不高的,小智知道了也会不高兴的。”一边说着一边把柚莉佳抱回她的房间。

        帮柚莉佳掖好被角,轻轻的说到“柚莉佳不是想听故事吗?我就和柚莉佳说说小智旅行中柚莉佳不知道的事吧”

       “小智那家伙,虽然对科技产品一窍不通,不过在旅行中他是唯一一个一直支持哥哥搞发明的人,你不知道,有一次小智看我几天没搞明白一个发明,甚至偷偷看了我的书,想自学帮我把东西搞好,虽然还是失败了。”

        “还有一次,你和瑟蕾娜去逛街买东西,我和小智无聊的坐在了街边的长椅上等你们,我们聊了很多事情,我把不少柚莉佳小时候的糗事偷偷告诉了小智。”希特隆假装坏笑到。

       “啊——,哥哥坏坏,居然背着柚莉佳说柚莉佳的坏话给小智听。”

         “他也说了不少有关他小时候的事,别看小智表明上那么大大咧咧的,其实他童年时在真新镇也没有多少朋友,和哥哥我一样,不过他是因为真新镇同龄人不多他又是后搬来的,哥哥我是因为天天沉迷科学没时间和同龄人玩闹。”

       “这个我知道,哥哥以前还很臭屁的以搞科学为由拒绝过人家女性训练家的旅行邀请。哥哥就没对科学以外的东西动过心。”

        “其他没记住,哥哥的糗事你倒是一件没忘。”希特隆刮了刮妹妹的鼻子。

        “好了,该睡了,看,咚咚鼠都困了。”希特隆柔声说到。

         “好的,哥哥,你也要休息,不然小智会生气的。”

        “知道了,哥哥再处理一下文件就睡。”说罢希特隆起身关闭了房间的灯,朝门外走去。

        黑暗的走廊里只有少年的镜片泛着寒光。月光倾泻在他那已经洗的发白的蓝色工装上。希特隆缓步朝工作大厅走去。

         从来没有对科学以外的事物心动过吗?好像的确如此,他这一生都是投身于科学研究的,从前如此,以后也应如此。

  


      可他拒绝了那么多的邀请,为什么最后却和小智一起旅行了那么远,这又算什么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