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希里雅

338浏览    8参与
慕夏

【巫师三】【番外】希里的泰莫利亚之行(3)

三个猎魔人和一个诗人踏上了狩魔之旅。


正文:

        猎魔人们把诗人堵在小镇的废弃酒馆里,检查着他捡来的“纪念品,用于激发灵感。”

         他们的徽章疯狂嗡嗡着。

        希里仔细看着兰伯特隔着银手套拿来的物品。 ...


三个猎魔人和一个诗人踏上了狩魔之旅。




正文:

        猎魔人们把诗人堵在小镇的废弃酒馆里,检查着他捡来的“纪念品,用于激发灵感。”

         他们的徽章疯狂嗡嗡着。

        希里仔细看着兰伯特隔着银手套拿来的物品。 

        “不是,下一个——不是,那边——对,白色的笛子!你拿在手里那个——天呐你不能吹它!”

        笛子吹出了一个音。

       “阿尔德!”


        丹德里恩被捆在椅子上,堵住嘴。笛子用缀着银线的布包着。

       “被诅咒的人骨笛。”盖坦沉着脸观察。“你有麻烦了。有个关于它的传说……”

       “又是猫派的睡前小故事?”兰伯特问他。

       “在酒馆听来的——操你的,我又不是野人。笛子会吹出复仇之曲,逼听到乐曲的人杀掉骨头主人的仇人。听到乐曲不复仇的人全死了。”


         丹德里恩呜呜的惨叫。

        “没了?没有说告诉我们他生前的宝藏在哪?还附赠一个公主?”兰伯特哼了一声。

        “是啊,公主住在坟墓里吃尸体,往你脸上扔稀泥。”盖坦反唇相讥道。“还带着十几个水鬼侍从迎接你。公主价值——我想想,沼泽女巫,二十金币。”

         “所以按这个故事的意思,我们得免费帮这个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的死鬼复仇,以免诅咒让我们去死?”兰伯特闻着诅咒魔法轻微的臭味。“就因为听了一个音?”

       “骨头无法焚毁,也无法敲碎。这不是我所知的任意魔法的一种。”希里说,“但如果故事是真的,这个诅咒有一个漏洞:如果人们在帮他复仇的路上,诅咒就永远不会生效——也就是我们唯一的惩罚是自然老死。”

      如果是假的,我可以直接找叶奈法。希里在心里偷偷的说。但我也可以自己解决。

      丹德里恩继续呜呜的哼唧着。

       “聪明的丫头。”兰伯特赞赏她。

      “你在哪儿听到这个故事的?”希里问盖坦。

     “米考普威斯的一个酒馆。”

     “放了丹德里恩吧——他不可能造成更大伤害了。”


    酒馆里打听消息永远用得上丹德里恩——热情的村姑告诉他,一位叫欧吉尔德的修士喜欢给孩子们讲这个故事。他建了一个修道院,供奉圣人雷比欧达。


       “哦,我认识你,你肯定是希里,杰洛特的女儿。。”欧吉尔德微笑着说。“你和你父亲太像了。雷比欧达保佑,你平安无事。”






     

      



           

慕夏

【巫师三】【番外】希里的泰莫利亚之行(2)

接前文。


在泰莫利亚的荒野,希里和丹德里恩遇到了两位猎魔人。


正文:


“你认识很多术士?”猫学派的猎魔人不紧不慢的转了转火上的烤肉。但希里发现他绷紧了身子。

“不,她不是。她是希里雅,凯尔莫罕的优秀学生。”兰伯特得意洋洋。“我们狼派的。也会点法术。”

“更擅长用炸弹炸鱼。”希里笑了,和兰伯特碰了一下拳。“我收到信了,兰伯特。猫学派的盖坦?介意我也在泰莫利亚找委托吗?”

“我说不行,你就不会来了吗。”光头的年轻猎魔人,猫派的盖坦咕哝着。“赏金平分。”

“成交。”希里点头。


“那个一脸傻样的小白脸呢?你男朋友?他看起来不太能打。”

“这是污蔑!”

“白狼忠实的跟...

接前文。


在泰莫利亚的荒野,希里和丹德里恩遇到了两位猎魔人。


正文:


“你认识很多术士?”猫学派的猎魔人不紧不慢的转了转火上的烤肉。但希里发现他绷紧了身子。

“不,她不是。她是希里雅,凯尔莫罕的优秀学生。”兰伯特得意洋洋。“我们狼派的。也会点法术。”

“更擅长用炸弹炸鱼。”希里笑了,和兰伯特碰了一下拳。“我收到信了,兰伯特。猫学派的盖坦?介意我也在泰莫利亚找委托吗?”

“我说不行,你就不会来了吗。”光头的年轻猎魔人,猫派的盖坦咕哝着。“赏金平分。”

“成交。”希里点头。


“那个一脸傻样的小白脸呢?你男朋友?他看起来不太能打。”

“这是污蔑!”

“白狼忠实的跟屁虫,诗人丹德里恩。”兰伯特展现了他的出众礼貌,“你听过狼之风暴吗?”

“你起码问我三次了。”盖坦平静的说。

烤肉滴下了香喷喷的油,溅的火焰乱窜。


“嗯,那你这次就见到作者了。”丹德里恩行了一个花哨的礼。“我闻到了冒险的气息,介意我加入你们的旅途吗?”

盖坦和兰伯特对望了一眼。

“相信我——我有和猎魔人旅行的经验。”诗人自信的说。“我知道什么时候该大声呼救和逃跑。”

“普西拉还在变色龙旅馆等你呢。”希里说。“我爸爸妈妈还等着你去和他们汇合。”

“我付钱。两百克朗。”

盖坦惊讶极了,他眼睛瞪得圆圆的。

“难怪大家都说吟游诗人脑子有问题。”他沉吟道。


在诗人用钞能力敲定旅行成员后,他们聚在火堆边共享了烤肉,和主要的委托内容。

“食尸鬼,水鬼,十克朗一只。”盖坦掰着手指认真的算。“沼泽巫婆,坟墓巫婆十五克朗一只。小雾妖十八,独眼巨人二十克朗。吸血女妖三十。”

“我不明白,”希里有些困惑。“你们完全可以自己解决。”

“因为它们成群结队的横行在村子和城市里。”兰伯特哼了一声。“瘟疫来了,人们死的死逃的逃,它们就占据了城市。现在情况好转,人们就想回去。哦,对。”

他从包里翻出两瓶药水。

“药剂。”兰伯特说。“预防瘟疫。打开,喝掉它。”

希里的狼徽章在震动。

“是的,魔法药剂,女术士出品。”兰伯特说。“喝吧,保证不会死人。”





小剧场:


“你听过狼之风暴吗?”兰伯特问猫派的同行。

“讲的是白狼这个花花公子,被女术士耍的团团转,像条狗一样——”

“上次你说的是睚眦必报的女术士把猎魔人赶去荒野。”盖坦躺在铺盖上。“你怎么像个怨妇一样。”

“我怎么了?”

“滔滔不绝的编排白狼坏话,”盖坦说。“带黄色内容,还他妈细节丰富,你是现场听了吗?”







慕夏

【巫师三】【番外】希里的泰莫利亚之行(1)

希里的冒险之旅


正文:

希里几乎没逃出陶森特——不,不是说她遭遇了什么非人待遇。

叶奈法和杰洛特使出浑身解数——上次来陶森特没有给她买的毛领子和蜥蜴皮靴子,五月节红酒踩葡萄仪式,等待熟成的各个口味红酒,陶森特艺术展,吸血鬼遗迹……展示给希里。还有每天早上玛琳特别做给她的一块蜂蜜蛋糕。


“你还可以参加比武大会!”新认识的吟游诗人,蝶翁用咏叹调说,“男装丽人拔得头筹!哦,你会成为传奇的。”

“冠军有什么奖品?”希里渴望的问。

“印有你名字的弓,还有精灵的宝剑,和我为你写的诗歌!”蝶翁狂热的说。“等你打败上一任冠军——利维亚的杰洛特!”

打败杰洛特,赢走宝剑!希里跃跃欲...

希里的冒险之旅




正文:

希里几乎没逃出陶森特——不,不是说她遭遇了什么非人待遇。

叶奈法和杰洛特使出浑身解数——上次来陶森特没有给她买的毛领子和蜥蜴皮靴子,五月节红酒踩葡萄仪式,等待熟成的各个口味红酒,陶森特艺术展,吸血鬼遗迹……展示给希里。还有每天早上玛琳特别做给她的一块蜂蜜蛋糕。


“你还可以参加比武大会!”新认识的吟游诗人,蝶翁用咏叹调说,“男装丽人拔得头筹!哦,你会成为传奇的。”

“冠军有什么奖品?”希里渴望的问。

“印有你名字的弓,还有精灵的宝剑,和我为你写的诗歌!”蝶翁狂热的说。“等你打败上一任冠军——利维亚的杰洛特!”

打败杰洛特,赢走宝剑!希里跃跃欲试。


“只可惜丹德里恩大师不能看见这一场景……”

“什么?”

“你不知道?他又要上断头台了。”

“他要被处死 了?”

“今天下午,是的。不过你别担心!回来,希里!”



希里夺门而出。

不出意外,鲍克兰广场被等着看女爵红人,大诗人丹德里恩掉脑袋的人群挤满了。

丹德里恩肃穆的立在行刑台前,慷慨激昂的发表着一番演说。

动作有些眼熟,像经过排练一样。也许真的练过。因为客房里就挂着传奇诗人斩下狮鹫头颅像 。她每天醒来都能看见诗人肃穆的立在狮鹫尸体上。

可惜他的声音有些小,淹没在妇女们的哭泣声和男人们的叫骂声里。

刽子手一脸麻木的站在旁边。

“哦,真见鬼。”希里嘀咕着。“他又睡了女爵?”


接下来的事希里并不想回忆——这和几年前,她与杰洛特救下丹德里恩的情景几乎没有区别。可能还是有的,他声称他对普西拉一心一意,只是来安慰女爵这位伤心的朋友。


“在贵族的身份下, 她也只是一个孤单的女孩儿,”丹德里恩恬不知耻的宣称,“我只是在安慰她悲伤的心灵。她不会忍心杀我的——她是个多么好心肠的姑娘啊。”

“你又睡了不该睡的床。”希里概括道。“然后又要小命不保。”

“这是为了朋友——高尚的牺牲!”丹德里恩说,“你不知道,因为杰洛特放任席安娜的死,安娜叶塔她多么悲恸愤怒!要不是我勇于献身——”

“是的,非常感谢,但你为什么又要睡她的侍女呢?”希里并不指望得到回答。“也许你可以选择少一点献身精神。”

“你怎么说起话来像杰洛特!”丹德里恩又开始呱呱。

“我也可以像叶奈法。”希里威胁的看了他一眼。“你想永远失去你这把好嗓子吗?”

“不,你不能!”丹德里恩惨叫,带着华丽的颤音。


希里来到白鸦园说起了事情原委。

“虽然陶森特是个法律国家。”叶奈法若有所思,放下手中在织的羊毛挂毯。“但躲避风险总是必要的。杰洛特!”

“嗯。”杰洛特带着一些雀跃的去收拾包裹。

“我去泰莫利亚,丹德里恩可以和我一起走。”希里和厨娘一起往包里塞着干果,水和奶酪。“我可以开个传送门。”


丹德里恩甜蜜的微笑着。“真是精美的手工。”他夸张的赞美道,“古老的精灵工艺也不过女术士的心灵手巧。”

“哼,可惜我不能在这里织完。”叶摇了摇头,但她对诗人的赞美很受用。“别害怕,丹德里恩,我们不会怪你什么的。宫廷里出现这些事很正常。”

“谢谢您的理解,女士,我——”


她点了点头,看向希里。“你先走,宝贝。护身符给你。如果一切无事我们可以在诺维格瑞汇合。”


希里拉起诗人,拉着他骑上马。

在传送门关闭前,他们隐隐听见叶奈法喊着:“你想去哪,杰洛特?”

“去哪都行!”


“是我的听力出差错了吗?”丹德里恩怀疑的说。“他们怎么听起来很高兴?”

“你不是唯一一个。”希里和他跌出传送门,又开了一扇拉出两匹马。

他们站在一片荒野里。天色暗沉,风呼啸着吹过的路边升起的篝火,摇曳的光照亮了篝火旁披着斗篷的人 ,他们金色的眼睛一有些闪烁。

是两个猎魔人。

“操。”其中一人说。“我还以为是凯拉。”






























慕夏

【巫师三】【狼叶燕一家三口】星夜下的葡萄园

希里回家了。杰洛特一家在花房里吃晚饭。


正文:


“哇,烤羊腿真好吃。”希里迅速而又优雅的大嚼着晚饭主菜。“玛琳的厨艺真不错。”

和叶奈法吃饭的仪态一样,杰洛特又看了一眼叶,哪怕快饿死也要保持风度。

“哦,她听到一定会很高兴。”管家巴巴神气的站在旁边。“再来点冰镇葡萄酒,小姐?”

“有苹果汁吗?”希里愉快的说。“我还不想这么快就喝醉。”

“是的,是的,地窖里正好还有冰镇的,适合夏天饮用。”巴巴满意的点头,跨步前往地窖。


“慢点吃,希里。”叶奈法摇晃着白狼牌红酒,温柔的看着希里。“你想住多久住多久,想吃多少吃多少。”

希里爽朗的笑了起来。

“还有委托等着我呢。”她说。...

希里回家了。杰洛特一家在花房里吃晚饭。


正文:


“哇,烤羊腿真好吃。”希里迅速而又优雅的大嚼着晚饭主菜。“玛琳的厨艺真不错。”

和叶奈法吃饭的仪态一样,杰洛特又看了一眼叶,哪怕快饿死也要保持风度。

“哦,她听到一定会很高兴。”管家巴巴神气的站在旁边。“再来点冰镇葡萄酒,小姐?”

“有苹果汁吗?”希里愉快的说。“我还不想这么快就喝醉。”

“是的,是的,地窖里正好还有冰镇的,适合夏天饮用。”巴巴满意的点头,跨步前往地窖。


“慢点吃,希里。”叶奈法摇晃着白狼牌红酒,温柔的看着希里。“你想住多久住多久,想吃多少吃多少。”

希里爽朗的笑了起来。

“还有委托等着我呢。”她说。“兰伯特寄信给我说泰莫利亚委托多的数不清,他忙不过来啦。”


杰洛特从他那份肉酱派里直起了身子。他回忆起爬满老鼠的塔楼,和那位吞噬自己爱人的鬼魂。

“是瘟疫女妖吗?”他严肃的问。

希里咽下羊腿,点了点头。

“有一个猫派猎魔人解决了她。”希里说。“他叫盖坦,目前正和兰伯特一起旅行接委托。你认识他吗?他是个怎样的人?”

“是个运气不太好,脾气也不太好的猎魔人。”杰洛特摇了摇头。“但不是什么坏人。希望兰伯特别惹恼了他。”


“瘟疫呢?有术士处理瘟疫吗?”叶奈法问。

“凯拉研究出配方。”希里解释道。“女术士评议会全力支持她的研究。”

“哦,不幸中的万幸——再来点沙拉,希里,你得多吃蔬菜。”叶奈法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指挥沙拉蹦到希里盘子里。“凯拉得偿所愿。她当上泰莫利亚宫廷顾问了?”

“是的,罗契对此不太高兴。”希里说。“因为她得意洋洋。自认为最大的功臣。”


“她应得的。”叶奈法摆了摆手,看向白狼。“但不知为何,我感觉有些奇怪……”

对上她紫色的眼睛,杰洛特的愧疚无所遁形。

“我被骗了,放出瘟疫女妖。”他面无表情的说,“但我没有及时追杀她。这件事怪我。”

“得了,你只是一个猎魔人!”希里说。“你不能为所有事情负责。发生就是发生了,哪怕不是瘟疫女妖,也会有别的灾厄。用叶奈法的话来说,高尚到觉得世界所有的妖魔都得由自己负责。会有人解决的。”

她伸手拍了拍杰洛特的肩膀。“而且已经有人解决它了,杰洛特。别担心。”

杰洛特觉得有什么温暖的东西从希里的小手上传来。他咕哝了一声,也许是谢谢。


“是的,杰洛特,别担心。”叶奈法看着希里搭在杰洛特身上的手,也伸手覆上去。但有一丝失落在她身上,转瞬即逝。

“叶。”白狼轻轻的握住她们的手。

白狼静静看着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此刻他们都坐在他的身边,平安且健康。晚风吹来了一点蔷薇的香气,和葡萄酒的气息。

星星悬挂在夜空下,在月色里微弱闪烁着光辉。即便是在他漫长的人生中,也是少有的宁静。



“冰镇的苹果汁!”管家高兴的端着玻璃瓶回来,打破了这份不寻常的安静。“乐意为小姐效劳。”

“谢谢你,巴巴。”他们又慢慢分了开来。希里恋恋不舍的看了她的父母一眼,又接过玻璃瓶。


叶若有所思。“等等,也就是说凯拉没有和他们一起旅行吗?”她捕捉到了一些细节。“凯拉和兰伯特?”

“嗯,他们有一些……小争执?”希里委婉的说。“你知道的,关于洗澡,还有怪物血之类的。而且兰伯特还得在经济上依赖凯拉——他不大喜欢这种情况。”

“嗯哼。也就是兰伯特和术士吵了一架,现在为了证明自己那套老法子也能挣钱,就出门找了一个同行,一起接委托。”杰洛特简要的概括一下。“他意外发现行情不错,委托多的接不完,就写信介绍认识的人来。”

“大致如此。”希里点了点头。“不过他和盖坦是偶然碰上的。不是特意一起。他还让我问你来不来。”


叶奈法看着杰洛特。杰洛特慢慢的摇了摇头。

“我老了,跑不了太远。”他舒展着比年轻农夫们健康许多的身体。“我退休了。”

“我想也是。”叶奈法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开心的哼了一声。“下个月我们还得看酵母菌的情况呢。”

“你们要酿酒了吗?”希里惊喜的说。“哇,我一定得尝尝。”

“当然,我的女儿。”



晚饭后,叶瞪着天花板辗转反侧。

“原来如此。”她说。

“怎么了?”杰洛特贴近叶白皙的脖颈。

“这往往是我会交流并参与的事件。”

“我知道。”

“但限于过去。”叶奈法看着白狼金色的眼睛。“现在我们在陶森特遥远的角落,世界变化已经与我们无关。我虽然早已下定决心,但还是有些惆怅。”

她不知是喃喃自语还是在想什么。“我们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我也是,叶。”白狼抱住了她。“所以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做自己之前没有余力做的事。”

他看见叶在黑暗中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



天凛藏

时空之女,命运之子


希里雅:天凛藏

摄影:白泽

后期:天凛藏

排版:荻原

后勤:水木山易,伊月@伊月 

时空之女,命运之子


希里雅:天凛藏

摄影:白泽

后期:天凛藏

排版:荻原

后勤:水木山易,伊月@伊月 

班楚

reddit:twelvelevens

这个cos好绝啊

好漂亮,也好心疼

看看P3缓一缓

reddit:twelvelevens

这个cos好绝啊

好漂亮,也好心疼

看看P3缓一缓

班楚

【帝狼】双喜临门

希里雅女皇结局改写


希里叫上杰洛特出门猎兔子,不过心思明显不在这上。


要问杰洛特怎么发现的,很简单,哪有猎人会站在陷阱旁边等兔子上钩,真要有这么蠢的兔子,早就被抓走吃了。希里这架势不像是猎兔子,倒像是想把兔子塞到陷阱里。


看得出来,希里今天心事重重。可希里不想说,杰洛特也没问,直接领着希里去用炸弹炸鱼、爬狮鹫窝,看看能不能让希里开心一下,很可惜他失败了。


这下杰洛特不知道说什么了,在脑子里疯狂搜刮话题。杰洛特不说话,希里反倒开口了,说想和他一起走走。杰洛特沉默的跟在希里身后。一时间,空气中只剩下雪地被踩踏的声音。杰洛特盯着希里脑后晃动的发髻有些出神,希里的头发长了不少,...

希里雅女皇结局改写


希里叫上杰洛特出门猎兔子,不过心思明显不在这上。


要问杰洛特怎么发现的,很简单,哪有猎人会站在陷阱旁边等兔子上钩,真要有这么蠢的兔子,早就被抓走吃了。希里这架势不像是猎兔子,倒像是想把兔子塞到陷阱里。


看得出来,希里今天心事重重。可希里不想说,杰洛特也没问,直接领着希里去用炸弹炸鱼、爬狮鹫窝,看看能不能让希里开心一下,很可惜他失败了。


这下杰洛特不知道说什么了,在脑子里疯狂搜刮话题。杰洛特不说话,希里反倒开口了,说想和他一起走走。杰洛特沉默的跟在希里身后。一时间,空气中只剩下雪地被踩踏的声音。杰洛特盯着希里脑后晃动的发髻有些出神,希里的头发长了不少,发髻看起来比在迷雾岛的时候大了一圈。突然的,这团灰色停下来了。


“真希望当初,我们能有更多时间相处。”


缅怀过去的时光?解决了狂猎,解决了白霜,他们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相处。


“我真想把今天的事抛到脑后。”


希里还是没有回头。杰洛特有种不祥的预感。顺着希里的视线看去,那边只有一片空荡荡的树林。不过以猎魔人的感官,自然无法忽视树林外那数百人的呼吸和护甲的摩擦声。这么多人却不喧哗,如此的规模和纪律,是军队。泰莫利亚的驻军杰洛特见过,绝不可能像这样安静,那么这些人就只能是尼弗迦德的军队。尼弗迦德的军队为什么会在这里?恩希尔明明答应过他....


“杰洛特,他们是来找我的。我必须去尼弗迦德,去恩希尔那里。”


杰洛特的表情颇为复杂。


“我知道,你没想到会这样,可是......”


希里终于转了身,红着眼睛,止不住的泪水牵扯眼线,在脸颊留下黑色的印记。


“我跟我父亲在维吉玛谈过了...谈了很久。我们吵了一架,最后还不欢而散。后来...有个信使送来一封信。一开始我什么都没说,因为我自己还没决定,直到....直到我发现不能再逃避了。如果要改变命运,我就不能只呆在偏远的村庄杀怪兽。我必须回尼弗迦德,从那里着手。”


杰洛特张了张嘴,明显是要说什么,却被希里打断。


“你是想问叶奈法有没有插手吧?没有。”

“我是想说........她知道这件事吗”

“不知道,这次我也不希望牵扯她。”

“这话你自己跟她说吧”

“你应该早点跟我说的,好让我有点心理准备”

“我也想,可是我、我不知道怎么开口。我在这里很开心。我不想毁了这一切。我想珍惜在这里的每一刻。”

“所以在狮鹫巢穴时,你说没有下一次了,指的就是这个?我没追问,因为我不想逼你。我以为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杰洛特试图从希里的脸上找出半点不情愿的迹象,但是杰洛特看到的只有决绝。


“这是你想要的吗”

“是”


希里说完,有些紧张的看着杰洛特,不过没有看到她预料中的反应,没有怒火、没有哀伤、没有亚克席。就像白霜前,没有阻止她,只说早些回来那样。


“你不打算阻止我?不把我强行带去蓝山?”


杰洛特微笑,只是笑容有些牵强。


“我愿意为你跑遍大半个世界,但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

“我知道。”

“你没问题的,你是个猎魔人。”


希里也笑了,终于不再是阴云遍布的脸色。


“我们不需要说再见,对吧?”

“.....”

“杰洛特!”

“....当然不用。”

“但我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还能相见。”


杰洛特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一字一句的说。


“每当你想找我的时候。”

“哈...说的轻巧,你什么时候学会说大话了?你不可能永远待在凯尔莫罕。”

“我最近可能不会回凯尔莫罕了。”

“什么?你要去哪?”

“我要去找一个....朋友。”

“哪个朋友?那我要去哪找你?”


这次杰洛特没正面回答,只说到时候就知道了,你肯定能找到我云云。看杰洛特的样子希里就知道他不会说的,也就放弃了这个话题,拉着杰洛特的手走完了剩下的路,走出了树林。


在这里,希里解下了她的剑,送给了杰洛特,并给了杰洛特一个深深的拥抱。


“我再也用不到它了。”


随后,希里头也不回的走向了早已等候在那的莫尔凡以及恩希尔的侍从。莫尔凡带头行礼,一众军士也低头行礼。希里接过缰绳,点头示意他们可以起身。不过等希里翻身上了马,莫尔凡他们还维持着行礼的姿势,希里以为他们没看见她的动作,说你们可以起来了,但军士们仍像没听见一样保持不动。


父亲的士兵们是有什么毛病?希里皱着眉,盯着这些人。难不成他们都是聋子?战争号角听多了,减了九分听力?希里胡乱猜测着,直到熟悉的音色从身后传来。


“起来吧。”


希里猛地转头,发现骑马的姿势限制了她的动作之后迅速跳下马。


“你怎么来了!”


杰洛特轻咳一声,苍白的脸颊浮现一片浅红,又迅速消失不见。


“来陪你。”


说完,杰洛特唤来了萝卜。这匹纯种尼弗迦德黑马的状态比希里第一次见它的时候差了不少,毕竟猎魔人条件有限,不能像皇宫那样护理好它的皮毛,也没有精心准备的饲料。


“走吧。”

“遵命,殿下。”

“等等?什么殿下?杰洛特?”





冷血皇帝的落跑狼后,完。


oriyuki

希望宝宝们都可以去微博贡献一下转发么么哒!微博id: 是奥利奥利奥

”一旦做了决定,就无法回头了。”

顶着超强台风和大浪艰辛得和摄影老师完成拍摄😂害怕自己一不小心掉海里,最后能够完成自己喜欢的希里太开心惹!!
碰友,来局昆特吗?🌚

希望宝宝们都可以去微博贡献一下转发么么哒!微博id: 是奥利奥利奥

”一旦做了决定,就无法回头了。”

顶着超强台风和大浪艰辛得和摄影老师完成拍摄😂害怕自己一不小心掉海里,最后能够完成自己喜欢的希里太开心惹!!
碰友,来局昆特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