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帕佩

262.3万浏览    8943参与
休思

是点图,说到日常逗狗不知为什么想起来了逗猫棒(

是点图,说到日常逗狗不知为什么想起来了逗猫棒(

蓝白(炒饭中)

【短篇】《有传达到吗?》

原作帕佩;第三季注意

  我们未曾知道在走向既定的悲惨命运、直面那股向死而生的绝望前,他们有过什么样的对话、但想必应当是充满了憧憬与希望的吧。


一步、两步,帕洛斯尽力保持着当前的频率呼吸,那些原本在他体内流窜的能量好像终于停下了要把他给扯碎的冲动。虽然依旧踉跄但已经可以站住,继续用双脚支撑着身体;帕洛斯再度做出几回深呼吸,在他不复金色略显暗淡的眼眸中所倒映出的是走在前方探路警戒的佩利的背影。

风从前方吹来,把对方披散的发也一并摇动、仿佛在吸引帕洛斯扑进其中,好好休息——可眼下并不是适合休息的时候。

“必须…在那些事情发生之前赶到才行。”不经意间脱口而出的话自然也被佩利听去,于是刚刚...

原作帕佩;第三季注意

  我们未曾知道在走向既定的悲惨命运、直面那股向死而生的绝望前,他们有过什么样的对话、但想必应当是充满了憧憬与希望的吧。


一步、两步,帕洛斯尽力保持着当前的频率呼吸,那些原本在他体内流窜的能量好像终于停下了要把他给扯碎的冲动。虽然依旧踉跄但已经可以站住,继续用双脚支撑着身体;帕洛斯再度做出几回深呼吸,在他不复金色略显暗淡的眼眸中所倒映出的是走在前方探路警戒的佩利的背影。

风从前方吹来,把对方披散的发也一并摇动、仿佛在吸引帕洛斯扑进其中,好好休息——可眼下并不是适合休息的时候。

“必须…在那些事情发生之前赶到才行。”不经意间脱口而出的话自然也被佩利听去,于是刚刚还走在老前边的狂犬站住不动、像是在替谁而发愁般的开始焦虑最终又折返回到距离帕洛斯不远的位置,小声的提议:“没事的,老大那么厉害!帕洛斯你就算慢点走也不会出什么事的。”

说罢,他若有所思地闭上眼拿出那副总在过去惹得帕洛斯在心里吐槽他天真呆傻的小模样来、不得不说,抛开这段话的可行性,帕洛斯倒是真的觉着身体比原先要舒服了一些,焦虑也消失了。


就这样,为了转移话题缓和气氛,还是由帕洛斯主动开口询问起佩利来:“佩利,我之前说的事情你有听进去吗?”

佩利从刚才起就格外注意着他的步伐,现在忽然被点名一时之间愣是没想起来帕洛斯跟自己说了什么、但在他绞尽脑汁后还是记起关键词所以很是乐观的告诉帕洛斯自己记着呢;见状倒是更放心点,帕洛斯慢慢走着边走边感慨自己曾经以为永远都不会得到的东西原来早在不知不觉间来到了手边。

这是种骗徒都无法遏制住的不自觉,就算眼前或将有什么在虎视眈眈、帕洛斯还是控制不了。

他又悄然的注视起佩利,就好像想要区分那根翘起的睫毛与漆黑天幕之间的界限在哪里似的仔细。


人总是莫名其妙的开始乐观,就好比现在明明还跟佩利身处变幻莫测危险异常的凹凸大赛中,帕洛斯却开始在眼前幻想起他跟佩利的未来。

总是在纠结要不要伸手去搀扶住帕洛斯的佩利猝不及防地又被帕洛斯问话,今天的帕洛斯话出奇的多、放在往日通常在赶路时喋喋不休嘴巴不停的人明明应该是自己。

可是帕洛斯问他:“那你离开凹凸大赛以后,有什么想法吗?”

“还能有啥想法,你去哪里、我就去哪呗~”面对这种小儿科问题,佩利几乎不过脑子的这般说出口、同时他也丝毫不认为自己这样说有哪里带歧义,因为从他在牢房里跟帕洛斯认识起这头顽固的狂犬就确信了:以后眼前的这人去哪,那自己只管跟着就好。


闻言帕洛斯倒是没有拒绝佩利的主动,因为这坏家伙其实早在告诉佩利自己决定跟他一起离开大赛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要是佩利有其他打算,准备自己单干、那就主动跟上去。但倘若佩利暂时没有其他想法,那就拼命忽悠他、同过去那般哄他、骗他也要让他继续跟着自己。”

所以怎么都不吃亏的帕洛斯现在心情很好,他甚至忽略掉计划中的那些与过去信条截然相反的地方;总是单独行动的帕洛斯正式跟单身汉生活说再见了,他现在准备跟狂犬佩利再续前缘、哪怕脱离雷狮海盗团,脱离凹凸大赛,佩利失去利用价值、他也还要绑着佩利跟自己一起才行。

既然佩利如此热情主动,那就更好。

不对,是太棒了。


“喂,帕洛斯从刚才开始一直都是你在问问题!现在必须轮到本大爷了吧?”哪知道佩利忽然不乐意起来,他又开始干起老事;一般在佩利对某事不满的时候,他总会皱起眉再斜眼瞪人、然而佩利并不知道自己那自认为充满威胁意味的瞪眼放在帕洛斯这等刀枪不入的家伙眼里,实则透出股堪比撒娇似的幽怨。

换而言之,过去帕洛斯会在佩利这般闹腾的时候让步,并不全是因为觉得佩利再闹会很麻烦、其实有掺杂被其可爱到的莫名加分在里边。但这件事帕洛斯是绝对不会告诉佩利的,以他对佩利的了解、一旦发现这种方式达不到想要的程度肯定会直接摒弃掉。

若是失去被佩利这样瞪眼的机会,帕洛斯光想想都觉得是自己吃亏。

说回正题,现在佩利决定自己也得问几个问题,帕洛斯眼睛看向他处、不置可否算作默认。


  “事先说好哦,我啊…从小就是活在厄流区那种逼仄地方的、咳!也没见过很多世面,所以如果到了外面能自在而行,能够看到各种新奇玩意的话。”狂犬佩利半蹲下来,这代表他有些揶揄、整张脸都涨红。

“你不准笑话我!”

还是说出来了、这既要强又自大的家伙对着帕洛斯吐露心声;佩利明白自己出去之后肯定会有意无意的给帕洛斯添麻烦,他也大概知道自己很多地方也帮不上帕洛斯可能要拖帕洛斯的后腿。

但更重要的是,他希望帕洛斯别因为那些事情而嘲笑自己、因为那些他不懂的东西,只要帕洛斯愿意告诉他那他肯定都会记住,都能学会的!

回应狂犬诉求的是来自帕洛斯久违的摸头行为,经历过残酷厮杀的佩利发质摸起来远不如第三阶段开始前的柔顺,多少有些令帕洛斯缅怀那触感。

而这次佩利没跟过去那样立马不耐烦,相反的、他保持安静甚至有些抬起头好让自己能更多的接触到帕洛斯的手掌,那只被黑暗徽章改变气味的手、现在闻着有些许陌生。

但这是帕洛斯,不会错的。


“那我们出去以后,先找个阳光明媚的地方好好玩上几天~再想方设法跑到那群该死的家伙追不到咱们的地方去吧?”帕洛斯这样宣布,而当佩利疑惑的反问“为什么得是阳光明媚的地方”时、这家伙耸耸肩膀。

“因为感觉你披散头发在阳光下奔跑的话,应该很赏心悦目吧。”

帕洛斯这样打趣佩利,惹得佩利赶紧用手搓了搓手臂上并不存在的鸡皮疙瘩。

“噫!不要那样盯着老子看啊,好怪!”

“呵~想不到你娇贵到给人看几眼都不肯啊佩利。”帕洛斯看起来比之前好太多了,尤其是当他说些拿佩利找乐子的话时、语气和神态都无比放松。

看着这样的帕洛斯,佩利也稍微放下心去。

“哎呀!反正当务之急是先去帮老大跟卡米尔,走啦!”

“别走那么快啊佩利,我还是病号呢!”

帕洛斯看着那摇曳的背影,笑了笑快步跟上去。


End

我们都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抄作业的操作员(在学上色
福建的悍匪来了!(讨厌地区显示...

福建的悍匪来了!(讨厌地区显示可是关不掉,生气

福建的悍匪来了!(讨厌地区显示可是关不掉,生气

柳六

♢帕佩帕,食用注意。


  久违的跟着帕洛斯出来打魔兽,从太阳在头顶上打到变成了黄昏还是舍不得走。打倒眼前那只魔兽后回到团员旁稍作休整,突然被人扯了扯鬓发示意要回去。打得正尽兴怎么舍得走?当即向后退让扯着自己头发的帕洛斯没办法再往回走。


  「我要继续打!不回去!」


  气愤地看着帕洛斯表达拒绝。只见对方一脸意味深长,反正就是在思考什么的表情,然后变成想到什么东西,灵机一动的笑容。


  悬浮屏幕被打开,帕洛斯在上头点来点去最后找出了一张图片并把屏幕转向自己。......


♢帕佩帕,食用注意。







  久违的跟着帕洛斯出来打魔兽,从太阳在头顶上打到变成了黄昏还是舍不得走。打倒眼前那只魔兽后回到团员旁稍作休整,突然被人扯了扯鬓发示意要回去。打得正尽兴怎么舍得走?当即向后退让扯着自己头发的帕洛斯没办法再往回走。


  「我要继续打!不回去!」


  气愤地看着帕洛斯表达拒绝。只见对方一脸意味深长,反正就是在思考什么的表情,然后变成想到什么东西,灵机一动的笑容。


  悬浮屏幕被打开,帕洛斯在上头点来点去最后找出了一张图片并把屏幕转向自己。


  『看,像不像你现在的样子?』


  带着疑惑仔细看,那是一张因为后退让脸被牵着绳的项圈挤成一团的……柴犬?向下看了内文,带出门散步的狗狗拒绝回家。


  ?


  「帕洛斯!你这是不是在藉机骂我是狗!!信不信我打死你!!!!」


  『哎,柴犬多可爱啊,不好吗?』


  「一、点、也、不、好!!!」



吸猫猎人

头一回玩绘画软件摸的情头

头一回玩绘画软件摸的情头

帕攻佩受对家贴脸糊穿宇宙

好笑

时隔两个月的一张弔图

看出来哪里是最近画的奖励一个么么哒(呕)


这张图搁浅这么久的原因是我个土比没吃过麦O劳

好笑

时隔两个月的一张弔图

看出来哪里是最近画的奖励一个么么哒(呕)


这张图搁浅这么久的原因是我个土比没吃过麦O劳

我要喝草莓牛奶!

我就想看看阿佩从小被调j会怎样🥵

好刑( ・᷄ὢ・᷅ )


手好难画ರ_ರ 

我就想看看阿佩从小被调j会怎样🥵

好刑( ・᷄ὢ・᷅ )


手好难画ರ_ರ 

👊要跑单的请远离我

联系方式在最下面,麻烦先看完文字再问。挂件立牌均未撕膜几乎全新。


都可单出,但一对的对出不拆,明显是一套的也不拆出。


部分需捆,部分仅一整套出。均为原价叠邮或收价出。


只支持闲鱼,支付宝,微信支付

需要可加微信:I284637902,需多转0.1的提现手续费


或者加QQ: 2024119197 要什么发图私聊问价,可在图上圈出来发给我

联系方式在最下面,麻烦先看完文字再问。挂件立牌均未撕膜几乎全新。


都可单出,但一对的对出不拆,明显是一套的也不拆出。


部分需捆,部分仅一整套出。均为原价叠邮或收价出。


只支持闲鱼,支付宝,微信支付

需要可加微信:I284637902,需多转0.1的提现手续费


或者加QQ: 2024119197 要什么发图私聊问价,可在图上圈出来发给我

蓝白(炒饭中)

【短篇】《笑与笑亦有差距》

帕洛斯叼着嘴里的糖,百无聊赖的用舌头把它从嘴的这边拨到内边。但很快他就用自己聪明的脑瓜意识到把宝贵的时间全部花费在诸如“用舌头拨弄糖果”这种蠢事上是完全不合适的,那么现在他该做点什么来打发时间呢?

帕洛斯心里打定主意,然后他终于从沙发上坐起来没有继续躺着转而冲因为沙发被占而只好坐在桌子边上跟卡米尔玩飞行棋的佩利喊了句:“佩利,你笑一笑给我看看。”

“啊?为啥。”佩利本来在绞尽脑汁的想要凭借运气掷出六点,不然他一架飞机都飞不出去、他对面坐着的卡米尔已经看了十分钟的终端没有再看过棋盘一眼——因为从开局起佩利就没投出过六、而投不出六点根据飞行棋的规则是不能前进的。

所以现在的佩利忙得很,没心情...

帕洛斯叼着嘴里的糖,百无聊赖的用舌头把它从嘴的这边拨到内边。但很快他就用自己聪明的脑瓜意识到把宝贵的时间全部花费在诸如“用舌头拨弄糖果”这种蠢事上是完全不合适的,那么现在他该做点什么来打发时间呢?

帕洛斯心里打定主意,然后他终于从沙发上坐起来没有继续躺着转而冲因为沙发被占而只好坐在桌子边上跟卡米尔玩飞行棋的佩利喊了句:“佩利,你笑一笑给我看看。”

“啊?为啥。”佩利本来在绞尽脑汁的想要凭借运气掷出六点,不然他一架飞机都飞不出去、他对面坐着的卡米尔已经看了十分钟的终端没有再看过棋盘一眼——因为从开局起佩利就没投出过六、而投不出六点根据飞行棋的规则是不能前进的。

所以现在的佩利忙得很,没心情陪帕洛斯玩这种可能是帮着他戏耍自己的把戏。


见状,帕洛斯瞬间明白佩利是不肯把注意力分到自己身上了、顿时他决定不能再待在沙发上,他得靠近佩利才行不然要怎么去给予对方压迫感呢?帕洛斯很擅长这个;所以忙着丢出六点的佩利就在全神贯注盯着骰子的时候猝不及防的被背后贴上来的温度吓得脱手,滚出去的骰子滴溜溜打转、最后停在六点上。

“唔,这是!好耶!卡米尔!喂!卡米尔,老子开出来了!”佩利大喜过望,连自己得对偷袭的帕洛斯发火的这件事他都抛诸脑后,毕竟想什么时候对帕洛斯发脾气都可以但是对卡米尔炫耀自己终于不是挂零蛋的输家显然更加重要。

谁知道卡米尔只是把目光从终端上移开了那么一小会儿,而且他也没有看棋盘、他看的是趴在佩利后背上还把脑袋穿过那层厚实头发探出来的帕洛斯。

还是不要惹麻烦的好。

聪明的军师知道自己现在和帕洛斯的利益没有产生绝对冲突,所以他直接对着佩利认输。


终于在游戏里赢下卡米尔的佩利说不高兴那是不可能的,他现在乐颠颠的靠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地张开手臂并把它们搭在边缘处,腿也都放上来直接霸占掉一整张沙发上可以坐的地方。

帕洛斯很清楚自己趁着现在下手是最好的,所以佩利就觉着有人靠近、耸耸鼻子发现是帕洛斯以后也就不做其他动作,反而是有些收起腿方便帕洛斯坐上来。

于是帕洛斯现在也坐到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用手摸着佩利的那处刺青、搞得狂犬觉得痒痒。

“帕洛斯!有事说事,别老戳我。”佩利受不了改为坐起身,和对方同样的靠着;对帕洛斯而言这就代表佩利的脸已经近在咫尺。

于是到这时候,不容易放弃、总是抱有执念的骗徒对着自己的乖狗狗再次提出了:“笑一笑~”

的要求。


虽然不明白帕洛斯为什么会纠结这种东西,但是佩利依旧照着办、不过因为他现在也不是很想笑所以给出的答复怎么看都是皮笑肉不笑的类型:嘴尽可能的上挑结果眼睛里没有半点笑意,只是傻傻的看着帕洛斯这样。

然后佩利就发现帕洛斯正在用一种“崽,你爹我对你很失望”的目光近乎是怜悯的看着自己,火就腾地一下又上来了。

可不等佩利发作,帕洛斯就朝着他的笑容指指点点、很是痛心。

“你明明平日里不这样笑。”

“…那我平日里是怎么笑?”

所有的事情都会莫名其妙起来,引得居然连作为当事人的狂犬佩利都会开始好奇。


帕洛斯开始看向别的地方,但佩利明白对方此刻正在追忆着什么,于是他罕见的给出了自己的耐心去等待帕洛斯告诉自己。

佩利是愿意去等的,只要对方是帕洛斯且确实引起兴趣的话、但接下来帕洛斯的表现就有点吓到他了;因为佩利被帕洛斯给毫无征兆地摁倒在沙发上,随后佩利开始觉得呼吸困难、帕洛斯是在用手扼住他的咽喉吗?

可之后佩利就感觉到疼痛,帕洛斯粗暴到不像样子的强迫自己跟他对视、然后,那张明明精致又清秀的脸就扭曲起来。

金色的眼眸倾泻出疯狂和喜悦,嘴角咧得很开、彼此之间的脸贴得非常近。


但是之后佩利就被帕洛斯松开了。

理由是:“你看,你平时就这样笑的。”

到了这时候佩利才反应过来,刚刚的帕洛斯是把自己对待猎物的那种狞笑给搬了出来套在他自己身上并实践了;后知后觉的佩利有点委屈,他不满地砸吧着嘴对帕洛斯抗议道:“我也不是次次都这样笑啊…很普通的笑,本大爷也是会的。”

结果就是这句话,害得佩利被下套了、因为他瞧见帕洛斯脸上露出了恶作剧成功的那种表情,每回只要他耍什么把戏然后成功坑到自己以后、这家伙都这样的。

果不其然,就在佩利反驳的下一秒。


这坏家伙就有些期待的说:

“哇哦,那就请你多多给我展示一下吧~小狗佩利。”

这真是太可恶了,帕洛斯!


End

佩利在那天以后脸僵了一段时间,但是期间内帕洛斯并没有放过他,就逮着他的脸揉来揉去,说是可怜佩利。

把佩利气个半死。


零晏不是零

讨厌失去

请不要带着脑子看文

纯纯就是一个无脑产物

应该是大赛背景吧……?


佩利很讨厌失去,是个人都不喜欢,更何况他呢

佩利一开始对失去这个词并没有概念,从小被父母抛弃,从小在厄流区里滚打摸爬,本来他以为他的一生就要这样过下去,直到他遇见他的师傅

师傅很厉害,跟着他可以吃饱,还可以提高能力。这是佩利在与师傅相处一段时间后的感受,他很快乐,因为他感觉到了家的味道,一个陌生的感觉,他并不讨厌,反而十分渴望,渴望一直这样下去

但是,厄运之神可能看他长得可爱吧,于是就悄悄降临

“乖孩子”这是托厄运之神的福,佩利在他师傅口中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也是最后一次的摸头。

年幼的佩利经历了人生中...

请不要带着脑子看文

纯纯就是一个无脑产物

应该是大赛背景吧……?




佩利很讨厌失去,是个人都不喜欢,更何况他呢

佩利一开始对失去这个词并没有概念,从小被父母抛弃,从小在厄流区里滚打摸爬,本来他以为他的一生就要这样过下去,直到他遇见他的师傅

师傅很厉害,跟着他可以吃饱,还可以提高能力。这是佩利在与师傅相处一段时间后的感受,他很快乐,因为他感觉到了家的味道,一个陌生的感觉,他并不讨厌,反而十分渴望,渴望一直这样下去

但是,厄运之神可能看他长得可爱吧,于是就悄悄降临

“乖孩子”这是托厄运之神的福,佩利在他师傅口中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也是最后一次的摸头。

年幼的佩利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失去

佩利在此之后再也没有感受过家的味道,也再也没有失去过任何东西,没得到的,谈何失去。

但是,也可能是幸运女神看他长在了她的xp上,于是,他遇到了帕洛斯

他们的第一次并不美好,毕竟隔着笼子,总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

但是他承认,帕洛斯长得真好看!他一度认为没开口的帕洛斯是个女孩子,很有可能是师傅口中妈妈的模样,师傅对他说过,“你的妈妈一定很漂亮”

曾一度之下差点就喊帕洛斯妈妈了……但是仔细一想,当时帕洛斯好像个头还没有佩利大!

在成功逃离羚角海盗团,加入雷狮海盗团之后,他在这里再次感受到了家,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帕洛斯,但是佩利真的很想保护这个家,不想在失去它,失去帕洛斯

但是,不善于言辞的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对于这个家的依赖和信赖 于是,他决定用行动。每次有事情他都冲在第一个,每一次打团架,他永远在拼尽全力,也在努力保护任何一个人,每次都是他受的伤最多,卡米尔曾经告诉过他,“不要老是一个人往前冲,也不用分心保护大哥,自己照顾好自己”

“嘿嘿,没事!保护雷狮老大是应该的,我以后还有挑战他!而且,不管我受多大的伤,你们一定会治好我,我根本不用害怕”

帕洛斯如果听到了,肯定又要说佩利是傻狗了

佩利很享受这样的日子,他总是努力的为了这个家做贡献,默默的守护着

曾经有一个海盗团的人想要收买佩利,他给出来的条件不比雷狮海盗团的差,甚至可以说比雷狮海盗团还有好,但是佩利依然拒绝了他

“海盗团是我的家,我不想离开帕洛斯!即使你开出来的条件有多优越多好,这些我们海盗团也会拥有,没有我,雷狮海盗团就不是雷狮海盗团了,不要打我们的主意”

那人见这情况急眼了,准备直接动手,但,只见天上乌云密布,一道落雷,正好击中那个人。佩利还在感慨,这雷真厉害,跟雷狮老大的差不多

此时躲在暗处的雷狮笑了笑“帕洛斯叫你蠢狗还是有原因的”的确,雷狮也不可否定,没有了佩利的雷狮海盗团的确不是雷狮海盗团,没有了其中一个人的海盗团就是不完整的

但是,很遗憾,在凹凸大赛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在潜移默化的改变了

佩利曾多次感觉海盗团的气氛不对,而且,每次窗外好像都有一个黑影闪过,每次过不了几天,总有喽啰来送积分,都是晚上,太可恶了,还打扰我们睡觉

虽然大赛很危险,但是每天能和他们在一起,佩利已经很知足了,尤其是在一次一次的与帕洛斯被迫接受bug的时候,他觉得他对帕洛斯已经不止朋友的感情了,他明白,他没有戳破,因为他知道,有的时候知道太多,对彼此都不好,不仅因为这个,主要因为这个大赛,在这样一个大逃杀的环境下,肯定要拼个你死我活,他希望等到他为了帕洛斯牺牲的时候,只有自己伤心。说佩利蠢,但他其实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但是他选择不戳破,选择默默承受着一些本来他不应该承受的事情,感情

帕洛斯也是一个明白人,他也对他的傻狗产生了依赖,他曾经一想到这个词都觉得可笑,因为每次都是以自我悲伤,自我安慰为结尾。他选择不依赖他人,不信任他人,这样子就不会有那种虚无缥缈,孤立无援的感觉,但是他错了,他尝试过才发现,越是这样,那种感觉就越发强烈。人就是一个矛盾体,他渴望被信任,他又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他渴望被爱,却又恐惧着爱。矛盾这个词,完美的诠释了何为人,何为人生

佩利曾经想,我们两个一起死,或者我先死,在帕洛斯编的故事里的奈何桥上等等他,但是他更希望等不到帕洛斯,这样的结局是他最满意的。

但是,黑暗能量,银爵的出现让所以的一切都彻底改变。黑洞这个第三方势力让整个大赛特别乱,到处拉拢参赛者加入他们,佩利本以为这种东西与他们无关,但是帕洛斯的黑化给他来了一个措手不及

“佩利,等一切结束,我们就离开大赛”这还是帕洛斯,还是我认识的帕洛斯,只是外貌变了

“嗯”这还是傻狗,还是我所爱而不得的佩利,只是你必须忘了我

在与银爵对战的时候,我又遇到了帕洛斯,在穿过黑洞来到了银爵身旁,但是我总感觉他变了,他身上的味道变了。他喊的老大,与对雷狮老大喊的老大味道完全不一样

在我们一起合力再次使出大羚角跳,我知道,帕洛斯的心从来没有变过。我想告诉雷狮老大,但是太累了,走路都很困难

佩利打死也想不到,帕洛斯居然选择自爆,这种行为按在我身上比较合适吧喂!那不是真的!绝对不是真!帕洛斯又在骗我……

“帕洛斯!你出来啊!帕洛斯……”

痛苦,委屈与不甘

“不是说好要一起逃出大赛的啊!帕洛斯!你出来啊!”

那场烟花很绚烂,佩利从来你有见到过

“帕洛斯!”

佩利筋疲力尽的倒在地上,他明白,他再次失去了,他失去了帕洛斯,海盗团成了一个不完整的家

“不不不,帕洛斯一定是骗我的,他就是喜欢和我玩捉迷藏”佩利小声嘀咕着,他从口袋里掏出帕洛斯的发带,使劲嗅了嗅,又趴在地上闻了闻

“为什么空气中全是他的味道……为什么我找不到他……为什么我碰不到他……为什么……为什么!”

佩利哭的撕心裂肺,感觉下一秒五脏六腑都要哭出来,雷狮卡米尔都有点看不下去了,想去安慰,可是又有什么资格安慰呢

佩利哭累了,双目失神,思想放空,他明白他失去了帕洛斯,真的失去了……

佩利不得不接受,可是,真的不愿接受

这与他所想的完全不一样,甚至正好相反

佩利在那一刻真的想去陪帕洛斯,但是他在空中好像看到了帕洛斯,他好像还在对他说“对不起,活下去,我又食言了”

是啊,又食言了……帕洛斯,我甚至还没有对你说声“我爱你”


END.

因为第三季太久没看了,导致忘了一点剧情,细节真的不记得了,所以和正剧有点出入

呦西,第一篇帕佩文就是刀,但是感觉不行,唉,下次还是不写刀了吧,每次写都感觉怪怪的,嘤嘤嘤

二次编辑 8.6

无奖竞猜,那个在窗外一闪而过的黑影是谁

青柠不填坑

【雷卡/帕佩】我们团要完蛋了(上)

✨原著向,未交往


✨全员沙雕OOC预警


✨卡&佩灵魂互换梗(


✨姊妹篇:@桑椹要催更《我们团真的要完蛋了》


——帕洛斯已经几年没见过这么令人无语的事情了。


  某天。


  清晨的阳光照在雷狮那张英俊非凡的脸上,他伸了个懒腰,穿上外套,系上头巾,打算去向自己可爱的欧豆豆道句早安。


  他春风满面地打开门,一转头,就看到了走廊另一端自家弟弟蹦蹦跳跳的身影,而且好像上半身只穿了一件夹克衫。


  啊,真不愧是我活泼可爱的崽崽。...


✨原著向,未交往


✨全员沙雕OOC预警


✨卡&佩灵魂互换梗(


✨姊妹篇:@桑椹要催更《我们团真的要完蛋了》






——帕洛斯已经几年没见过这么令人无语的事情了。




  某天。


  清晨的阳光照在雷狮那张英俊非凡的脸上,他伸了个懒腰,穿上外套,系上头巾,打算去向自己可爱的欧豆豆道句早安。


  他春风满面地打开门,一转头,就看到了走廊另一端自家弟弟蹦蹦跳跳的身影,而且好像上半身只穿了一件夹克衫。


  啊,真不愧是我活泼可爱的崽崽。




  等等。


  卡米尔......


  蹦蹦跳跳......?


  还只穿了一件夹克衫?!?!?!


  他妈肚子都露出来啦!!!!!!




  雷狮被吓得瞬间清醒,目光呆滞地看着卡米尔越蹦越近,手里貌似还挥舞着什么东西。


  下一秒,卡米尔几乎能吵醒整栋楼的声音在他的耳边炸开。


  “雷狮老大!!!”


  “我发现了卡米尔的秘密!!!”




  此时,一只海盗头头凝固在了空气中。




  卡米尔为什么叫我老大?


  他为什么叫我老大?!


  他一定是不爱我了!!!




  “老大你听!我给你念一哈卡米尔的日记啊——”




  不。


  雷狮闭上眼睛。


  我不想听。




  “X年X月XX日,今天是我暗恋大哥的第一千三百一十四天,也是大哥的生日。我亲手为他做了蛋糕,特意少放了糖,大哥笑着对我说:味道不错,卡米尔。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




  救命。


  雷狮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你别念了。




  “哦哦,还有昨天的......”


  卡米尔刚想继续念下去,就听到身边传来“砰”的一声。




  “雷狮老大你怎么晕倒了!!!”






  清晨的阳光照在帕洛斯那张英俊非凡的脸上,他刚刚睁开眼,就听到有人在狂敲他的房门。


  他啧了一声翻身下床,走到门边,按下门把手——


  下一秒卡米尔就扑倒了他身上,想摇书上的枣子一样把他晃来晃去。


  “帕洛斯不好了不好了!!!雷狮老大晕倒了!!!”




  帕洛斯觉得有亿点想吐。




  他还没从“卡米尔为什么在走廊里大喊大叫”和“雷狮为什么瘫在地上”的双重震惊中缓过来,旁边的门就“咔哒”一声打开了。


  一脸平静——甚至可以说是冷漠的佩利出现在门口,还他妈裹着条拖地的大白床单。


  他的目光从帕、卡二人转移到躺尸的雷狮身上,波澜不惊的表情瞬间变得惊悚起来。他偏过头,对帕洛斯怒目而视。


  佩:是不是你干的?!


  帕洛斯疯狂摇头。




  仿佛过了几个世纪的寂静后佩利向前紧走几步,噌地把雷狮抱起来就像医务室跑去,张扬的背影和那种疾速移动的幽灵有异曲同工之妙。


  卡米尔愣了一会儿后揪起帕洛斯跟了上去,后者僵着脸跌跌撞撞,没忍住,骂了句娘。




  雷狮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端端正正坐在床边一脸关切的佩利和大大咧咧蹲在帕洛斯旁边的卡米尔。


  他差点又要晕过去。




  “所以,”雷狮咽了口口水,艰难地开口。


  “你是卡米尔。”他看向佩利,对方点了点头,“那个……蹲在地上的是佩利。”


  佩利又点了点头。




  雷狮看着正在大口啃鸡腿的卡米尔欲言又止。


  帕洛斯看着一脸冷淡坐姿端正的佩利陷入沉思。




TBC.




下集预告:


《精彩极了和糟糕透了》


《卡米尔大闹野猪林》


《埃米:首先我没惹你们任何人》



Boga(美西螈激推版)

雖然但是

這篇《撿到女大學生》 的後續馬上寫好!!大家...拜托再等等我

這篇《撿到女大學生》 的後續馬上寫好!!大家...拜托再等等我

时酒

摸,可能是一些if线,指我真的很想看黑佩)

 帕含量少但是私心帕佩

 有泥塑雷到你算我的我先道歉对不起!

摸,可能是一些if线,指我真的很想看黑佩)

 帕含量少但是私心帕佩

 有泥塑雷到你算我的我先道歉对不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