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帕特阿喀

230浏览    2参与
阿喀琉斯的红围巾

各式各样的阿喀琉斯(1)

#赫克阿喀,帕特阿喀,黑弓赤骑/赤骑黑弓(无差)

#含姐弟情的赤骑弓,因为是阿喀lily(?)就不打cp的tag了【……】

#枪阿喀,弓阿喀,狂阿喀,均属于私设

#以后或许会有私设盾阿喀和私设仇阿喀?

#依然是我流咕哒


阿喀琉斯【Lancer】

在特洛伊战争中大显身手的时期

经常充当拉开rider和berserker的中间人,根据时间段相当于兄弟中的老三?虽然本质上是同一个人

时不时拉着赫克托尔和奥德修斯去喝一杯,偶尔rider和berserker也会被拉着去

和赫克托尔是炮友关系,补魔为主,舒服是买鞋送袜子顺便的那种

和rider不一样,从没被石头击中过、但被阿波...

#赫克阿喀,帕特阿喀,黑弓赤骑/赤骑黑弓(无差)

#含姐弟情的赤骑弓,因为是阿喀lily(?)就不打cp的tag了【……】

#枪阿喀,弓阿喀,狂阿喀,均属于私设

#以后或许会有私设盾阿喀和私设仇阿喀?

#依然是我流咕哒



阿喀琉斯【Lancer】

在特洛伊战争中大显身手的时期

经常充当拉开rider和berserker的中间人,根据时间段相当于兄弟中的老三?虽然本质上是同一个人

时不时拉着赫克托尔和奥德修斯去喝一杯,偶尔rider和berserker也会被拉着去

和赫克托尔是炮友关系,补魔为主,舒服是买鞋送袜子顺便的那种

和rider不一样,从没被石头击中过、但被阿波罗砸的次数不少(然后每次都跟打棒球似的打了回去)

——“有什么需要做的尽管说吧!嘛、接不接受就是我的事了。”


阿喀琉斯·lily 【Archer】

刚刚结束佩利昂的修行被母亲藏进宫殿的时期

会对着berserker的自己龇牙咧嘴,但因为各方阻碍所以从未正面的和berserker见过面

非常憧憬lancer和rider的自己,并且跃跃欲试向他们发出挑战

由于佩琉斯的关系对阿塔兰忒好感超高,来到迦勒底后除了绕着喀戎转就是绕着阿塔兰忒转,绕着阿塔兰忒转的概率为百分之八十,因为rider的阿喀琉斯几乎一直跟着喀戎

——“嗯?因为长大的我也是叫大姐,所以我也跟着这么叫了!感觉关系变好了,很开心!”


阿喀琉斯·alter 【Berserker】

友人死亡为友报仇前的时期

讽刺rider和lancer打着英雄的旗号本质上还是和他一样进行杀戮的行为,同理,他也不被rider所承认,两人一见面就火花四溅(lancer的阿喀每次都插入其中当和事佬分开两个人)

除了各方刻意不让archer的阿喀琉斯和他正面见到以外他自己也会刻意绕开尚且年幼的自己,但如果被直接问是不是在躲archer的自己会满脸不屑的否认

为了防止起冲突一被召唤过来就被(忽悠着)施加了认知障碍,只要赫克托尔不在他面前自报真名或是释放宝具就不会认出来对方

对喀戎的心情十分复杂,认为愧于老师的教导

——“……战斗的时候再叫我,其他的、与现在的我无关。”


————————————————————————————————————————————————

响应召唤


阿喀琉斯 Lancer的场合

“servant lancer,阿喀琉斯。为了守护人理疾驰而来,那么,在此期间希望我们可以好好相处——!”若草色单马尾的美青年带着灿烂的笑容,用B+的筋力突然连续拍击咕哒的背,差点把人直接拍翻在地。

lancer职介的阿喀琉斯对比rider显然要……更热情些?也说不上,至少一路上带他去认识其他人时,虽然一直在笑着,但他看人的眼神从未变过,咕哒能感觉到他很友好是个好人但完全不觉得被他当成了同伴。


#说白了还是羁绊不够#



阿喀琉斯·lily的场合

“servant 阿喀琉斯,看起来不像?因为是被装扮成女孩子的关系吧。总而言之、是Archer的servant!这段时间还请多指教!”身着女装的……小男孩?如果没有自爆真名当真是会把他当成女孩子吧,或许是因为藏在女孩子堆里的轶闻,还带有隐藏真名的固有技能。

带着他熟悉迦勒底时,在走廊上走着走着,就看他突然开始左顾右盼、然后小跑几步从一个角落里拿出来一个站满灰尘的绵羊玩偶……个毛线!这不是阿波罗吗吗吗吗!?咕哒看着小阿喀琉斯抱着阿波罗(最艹的是居然那么开心?!)内心充满了波动。


#咕哒:你还蹭!你居然还趁他觉得这个玩偶软绵绵,抱得一脸安详的时候、吸他胸!?我也想吸啊!!#



阿喀琉斯·alter的场合

“servant……berserker,”立于召唤阵中身着暗黑色铠甲的长发青年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因被召唤时出现的天火震到目瞪口呆的咕哒轻描淡写的站在暗色的火焰中自我介绍,“阿喀琉斯,不管你是否是master,交出赫克托尔、或者,叫他出来,我感受到那个混蛋的魔力了。”


长枪一转、枪尖正欲抵上咕哒的脖颈,突然从身后出现的另一杆长枪毫不客气将枪尖打到一旁,吓得中间的咕哒直接摔了个趔趄。

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喀戎和骑阶的阿喀琉斯刚好路过,看到咕哒有危险毫不犹豫冲上来一枪打开berserker的武器。


……两人看着与自己除了头发长度以外几乎一模一样的对方愣了一下,然后在召唤室打了起来。


#直到喀戎喊停为止两个人一直在掐#

#喀戎:就像两只仓鼠不能放在一个笼子里呢(心累的叹口气)#

#顺带一提最后在喀戎的监视下alter被忽悠着从达芬奇那里接了个暗示,达芬奇说是帮忙定位赫克托尔的,实际上是认知障碍的魔术#

阿喀琉斯的红围巾

【玩梗】名场面美人鱼

*主右位阿喀,我迦咕哒(夫),因为已经有阿喀的了所以我换成了喀戎老师x

*假装帕特洛克罗斯落地了,细节什么的无需太在意,以及,有老师的其他学生客串(例如听说要落地的阿斯克勒庇俄斯)

*涉及cp:帕特洛克罗斯x阿喀琉斯,赫克托尔x阿喀琉斯,喀戎x阿喀琉斯,咕哒夫x阿喀琉斯

*其实我是看到@叶泠泠的那个美人鱼梗觉得好玩于是自己也想写的x有侵权的话我立刻删

——————————————————

(喀戎飞快的冲进迦勒底咨询室,坐到椅子上做了几个深呼吸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

帕特洛克罗斯走了过来握了握喀戎的手:喀戎老师,你好。

喀戎:是帕特洛克罗斯啊…你好。

帕特洛克罗斯一边说一边坐到了对面:请问有什么事情是我们能...

*主右位阿喀,我迦咕哒(夫),因为已经有阿喀的了所以我换成了喀戎老师x

*假装帕特洛克罗斯落地了,细节什么的无需太在意,以及,有老师的其他学生客串(例如听说要落地的阿斯克勒庇俄斯)

*涉及cp:帕特洛克罗斯x阿喀琉斯,赫克托尔x阿喀琉斯,喀戎x阿喀琉斯,咕哒夫x阿喀琉斯

*其实我是看到@叶泠泠的那个美人鱼梗觉得好玩于是自己也想写的x有侵权的话我立刻删

——————————————————

(喀戎飞快的冲进迦勒底咨询室,坐到椅子上做了几个深呼吸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

帕特洛克罗斯走了过来握了握喀戎的手:喀戎老师,你好。

喀戎:是帕特洛克罗斯啊…你好。

帕特洛克罗斯一边说一边坐到了对面:请问有什么事情是我们能帮到你的?

喀戎: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帕特洛克罗斯:我们是战士,我们不会怕,您请说。

喀戎神情有些复杂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我刚刚,看见御主把我学生给上了。

(一旁的赫克托尔拿出了纸和笔,帕特洛克罗斯调整了一下姿势)

帕特洛克罗斯:学生是哪一位?

喀戎:不,不是哪一位,是在希腊知名度很高的大英雄。

(赫克托尔举起了赫拉克罗斯的照片)

喀戎(神情复杂):不,不是赫拉克罗斯,他英年早逝,而且宝具动画很好看。

(赫克托尔举起了阿斯克勒庇俄斯的照片)

喀戎(继续保持神情复杂):不,他没有戴兜帽和口罩,他速度特别快而且还爱笑。

(赫克托尔举起了伯爵的照片)

喀戎:……他的常用的武器是枪。

(于是赫克托尔换了一张库丘林的照片)

喀戎正想说话,帕特洛克罗斯拿走了赫克托尔手里的照片。

与此同时,喀戎双手扶额平复心情。

帕特洛克罗斯在资料袋里找了找然后递给了赫克托尔一张照片。

于是喀戎一抬头看见了迪卢木多的照片。

帕特洛克罗斯:用枪,速度快。

喀戎(面带微笑,忍住天蝎警告):阿喀琉斯,伊利亚特记得吗?就是希腊著名的大英雄阿喀琉斯。

帕特洛克罗斯和赫克托尔点点头。

帕特洛克罗斯:好的,您继续说。

喀戎(神情有些恍惚):我就看见御主抓着阿喀琉斯的脚后跟举过自己的肩膀,问他是不是对我有恋慕之情,试问谁不知道?就在迦勒底MY ROOM那一带,我听他都快被艹到带哭腔了,还有各式各样的道具,什么小tiao球、zhen动bang,就在御主房间,考虑到学生的问题我赶紧离开了那里……

赫克托尔(没忍住):噗呲。

(赫克托尔试图保持严肃,但是他失败了于是再次笑了出来)

喀戎(眼神逐渐锐利):你在笑什么?

赫克托尔(严肃):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喀戎:什么高兴的事情?

赫克托尔(微笑):我和阿喀琉斯上床了。

(此时帕特洛克罗斯也被传染,没忍住笑了出来)

帕特洛克罗斯:噗呲。

(笑完不忘捂脸,以免惹老师生气)

喀戎(面带微笑) :帕特洛克罗斯,你又笑什么?

帕特洛克罗斯(微笑): 我也和阿喀琉斯上床了。

喀戎(保持微笑):哦呀?你们是同一天和阿喀琉斯上床的?

帕特洛克罗斯&赫克托尔:对对。

(说完两人低下头开始小声狂笑)

帕特洛克罗斯&赫克托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完调整好表情,再次抬头)

帕特洛克罗斯(纠正):他是前天上的床,用的是骑乘位。我是大前天上的床,用的是背后位。

喀戎(微笑逐渐消失):我再重申一遍,我没有开玩笑。

帕特洛克罗斯&赫克托尔:对对

(然而两人再次笑翻)

帕特洛克罗斯&赫克托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喀戎(轻轻敲出一个问号):?

帕特洛克罗斯(再次调整表情):我们言归正传,您刚才说的御主……他危险吗?

喀戎(叹气):他不是危不危险的问题,他真的是那种…很少见的那种…(表情逐渐柔和)能让阿喀琉斯宣誓效忠的御主,不惜自己挡刀也会救下来的御主……每次被御主委托重任时他都会笑的非常灿烂非常美好,让人无法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遗憾的是我那天被御主打发去刷本,时间太紧,只来得及亲他一下,没时间多看几眼他的表情。

赫克托尔(没忍住):噗呲

喀戎(微笑,但带着杀气) :赫克托尔。

赫克托尔(努力保持平静):我和阿喀琉斯上床了。

喀戎(杀气up) :我想,我有必要也给你上一课。

赫克托尔(正经脸):喀戎,我们在迦勒底黄金队接受过严格的训练,无论有多惨,我们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帕特洛克罗斯(起身):不如这样,喀戎老师您先回去等消息,我们一有进展第一时间通知您。

喀戎(面带微笑,周围散发着浓厚的杀气):行,你们赶紧出发好吗?(赫克托尔点头)阿喀琉斯在御主身边,小心别被他秒杀了,你们两个都不是他的对手,还有,带谁都别带亚马逊女王,不然后果自负。

喀戎边说边走到了门外,出门的一瞬间他便听到了后方的狂笑。

帕特洛克罗斯&赫克托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喀戎,拿出弓箭,重新回来,面色平静。

俩(戏精)一脸平静,赫克托尔说御主叫喀戎去打剑本。

喀戎将(根)信(本)将(不)疑(信)但还是转身准备离开,然而再次听到了笑声。

帕特洛克罗斯&赫克托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喀戎再次折返,面无表情。

俩(戏精)人面色平静。

帕特洛克罗斯:喀戎老师?御主要急了?

喀戎用微妙的眼神扫了两人一眼,出门了。

(两人齐齐打了个寒颤开始担心以后的日子)



ps.怎么说呢…感觉改的挺多应该不好笑了?感觉喀戎老师生气是不会有太大反应的那种,涉及底线也是那种不会明说但是看眼神也能看出来他不高兴了的那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