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帕里金

16617浏览    110参与
是轻点啊!

最近画的猎人 简直把我各种墙头都画了一遍,啊 小男孩真好,有时间想搞各种小男孩

最近画的猎人 简直把我各种墙头都画了一遍,啊 小男孩真好,有时间想搞各种小男孩

戈登

所以谈帕金,就要谈帕里斯通的扭曲心思,谈他对喜爱之物的摧毁欲望,也因此反推他对厌憎之物——难道会有爱欲?


帕里斯通也对此一无所知,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全身心憎恶的存在,他又会如何对待呢——不光玩弄所有人,某种意义上也把自己当提线木偶的帕里斯通,对此兴味盎然,他迫不及待了,要揭开自己本性的另一面——正像西索迫不及待要通过杀死奇犽见证伊尔迷的另一面一样,只不过二者一个是向内挖掘,一个向外索取。


帕里斯通的自恋程度自我中心,某种意义远胜过本作其他人。他的行为和结果,忽略心理活动是完全与常人无异——被恨,就毁灭彼此。可帕里斯通的华彩就在于他会为了被恨而幸福——但他关注的并不是恨他的对象,他关心...

所以谈帕金,就要谈帕里斯通的扭曲心思,谈他对喜爱之物的摧毁欲望,也因此反推他对厌憎之物——难道会有爱欲?


帕里斯通也对此一无所知,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全身心憎恶的存在,他又会如何对待呢——不光玩弄所有人,某种意义上也把自己当提线木偶的帕里斯通,对此兴味盎然,他迫不及待了,要揭开自己本性的另一面——正像西索迫不及待要通过杀死奇犽见证伊尔迷的另一面一样,只不过二者一个是向内挖掘,一个向外索取。


帕里斯通的自恋程度自我中心,某种意义远胜过本作其他人。他的行为和结果,忽略心理活动是完全与常人无异——被恨,就毁灭彼此。可帕里斯通的华彩就在于他会为了被恨而幸福——但他关注的并不是恨他的对象,他关心的只是被恨和毁灭的快乐,他乐于成为别人世界的中心,也乐于践踏别人的世界——所有的动机纯然为自己服务——而因此可以毫不费力地捏爆这一个恨意容器,轻轻巧巧地找到下一个恨他的玩具。


帕金这一对儿吧,俩人就属于,鬼使神差one night stand后,万年老virgin金会皱眉吸事后烟——倒不是出于后悔,帕里斯通就会悄无声息地从背后缠上来轻扣金的喉结,还要挂着暧昧冷笑问,“怎么了?难道你不快乐吗?”帕里斯通清楚金在想的根本不是这个——金也不是因为没察觉到帕里斯通的靠近,他单纯就是允许了帕里斯通捋他的虎须。


帕金好冷明明这么有sexual tension的组合怎么会这么冷哇!他俩所有对话都可以断章取义理解为五十度灰crazy love的MAD开端!尤其是那句until you beg me to stop……这是什么tiger and wolf之词!!话说至今都觉得小杰是金的朋友对金忍无可忍故意把怀孕石放到金身上,最终自产自销的产物……


像帕里斯通这样的变态吧,富奸真的使用很节制很恰到好处——不管他还是西索,都得是横空出世的石猴儿,过去笼罩在层层迷雾和谎言中——因为很难有足够说服力去说明他的过去与目前变态的连结,也很难让过去不变成洗白。最重要的是,a secret makes a pervert pervert, 青山岗昌笑不露齿。

魁

(T▽T)饿——————

(T▽T)饿——————

虎

【子亥】ROLLBACK

补完了,是18年的黑历史
 —————————————————————————— 

(1)

落地窗的碎片满地都是,这个房间似乎没有人住的迹象。

奇犽蹲下来,借着玻璃的缝隙将手探了进去,“咔嚓咔嚓”几声把窗户的锁撬开,而后打开窗户。

小杰拍掉手上的玻璃渣,“唰”的一下拉开窗帘,原本昏暗的房间顿时亮堂了许多。

当然,他们也吃了一嘴灰尘。

“你老爸好像不在这里。”奇犽就着光打量这个房间,不止是窗帘,连靠近窗户的地板都落了一层薄薄的灰,看样子是个被遗弃的书房,他看着离窗户不远的直立型书柜说。

“这样啊……”金他真的不想见我啊。小杰即使有了心理准备,心里也有种说不出的失望...

补完了,是18年的黑历史
 —————————————————————————— 

(1)

落地窗的碎片满地都是,这个房间似乎没有人住的迹象。

奇犽蹲下来,借着玻璃的缝隙将手探了进去,“咔嚓咔嚓”几声把窗户的锁撬开,而后打开窗户。

小杰拍掉手上的玻璃渣,“唰”的一下拉开窗帘,原本昏暗的房间顿时亮堂了许多。

当然,他们也吃了一嘴灰尘。

“你老爸好像不在这里。”奇犽就着光打量这个房间,不止是窗帘,连靠近窗户的地板都落了一层薄薄的灰,看样子是个被遗弃的书房,他看着离窗户不远的直立型书柜说。

“这样啊……”金他真的不想见我啊。小杰即使有了心理准备,心里也有种说不出的失望。

“接下来——”奇犽像是察觉到什么,忽地拽着小杰躲到书柜的侧面,在他开口询问前单手捂住他的嘴巴。奇犽将食指放在嘴巴前示意小杰不要出声,随即把手松开,抬起另一只手的食指。

 

有什么人朝这边过来了。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声,混着一丝普通人察觉不到的强者的气息。那一瞬间,奇犽感受到一股如同平静的海洋一般的念波动,浩瀚又深邃。

是小杰的老爸?还是其他人?从我们破窗之后就隐藏起来准备现在攻击吗?要不要备战?不清楚来者冒然攻击说不定会误伤屋主……

“——”

门把手的转动声打断了奇犽的思考,他屏住呼吸,谨慎地从书柜侧面探出头,如临大敌地盯着那扇紧闭的门。

来了!

 

一阵很漫长的沉默中,脚步声的主人慢慢向窗户靠近。

“不要躲了,我知道你在那里。”

“……”

“竟然把窗户砸个粉碎,到时候怎么跟豆面人说啊……麻烦死了!”男人嘟囔着,然后斜眼看着那个落灰的书柜。他清了清嗓子,但掩盖不住嗓音的沙哑:“你要是不出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等会儿,这个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奇犽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旁边的小杰已经冲了出去。

始料未及。

奇犽赶紧一把揪住小杰身后的背心带,试图把他拉回来,反而被带了出去。

 

 

“金!”

“哇啊——!”

小杰和奇犽都叫出了声。各种意义上的。

被声音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的金看着小杰的脸逐渐放大,然后“咚”的一声被扑倒在地。

“嘶……”屁股着地的金痛哼。

直起腰又撞到身上人的鼻尖。

“……”两个人捂住痛处的动作如出一辙。不愧是父子啊,奇犽看着他们想。

 

是小杰。啊,他身后还有一个白色毛球。大致摸了摸轮廓,被熟悉的头发扎得手心发痒的金在心里嘀咕。

白色的毛球?

金将眼珠从小杰身上慢慢移开,呆住似的看着奇犽。

友达??!

“你这个没有骨气的家伙!”

这之间有什么联系吗?!被金冷不防的言论震惊到的奇犽呆滞地看着他。


(2)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在小杰的攻势败下阵来的金搔着头,“我先去换个衣服,你们到玄关那里等我。”

“咦?金你不住在这里吗?”

“算是吧。因为诸多原因,我们不能在这里详谈……”金的眼神漂移了一下,敷衍回应。

“哦?”奇犽挑眉看着金。

“哦什么哦,赶紧去。”金拎起两个人往房门口送。

离开前,小杰回头看了眼房间问:“有扫把吗?”

 

屋外,街道一侧的快餐店外摆。

面前堆满的美食的小杰奇犽二人正低头大快朵颐,狼吞虎咽的样子像是横扫战场的英勇战士。

金看着迅速增多的餐盘,以及快要被餐盘墙遮住脸的两个小孩子,直流冷汗。以前也不是没见过饿急眼的人吃饭,但这么壮观的场景还是第一次见。

“好好吃……好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薯条了!”奇犽一边享受着刚出炉,还热腾腾冒气的黑椒盐薯条,一边流下幸福的泪水。

“明明是第一次吃,为什么有种‘好怀念啊’的感觉……”一旁的小杰也忍不住揉了揉眼眶。

小杰他们在贪婪之岛到底遭遇了什么?金的脑海里不禁冒出这样的疑问。

 

 

“啊!”像是想起什么,小杰吐出叼在嘴里的骨头,左手伸进裤兜里摸索,掏出当初凯特给他的二星猎人执照递给金, “这个给你。”
     “哦,原来它在你这啊。有段时间没有见到它了,真怀念。”金随意地翻弄了一下,然后还给他。
     “咦!?”小杰瞪大眼睛,表情十分惊异。

金单手拄着下腮帮闭上眼, 末了,长吁一口气,道出缘由:“当初我把它给凯特,是作为他能够成为一名真正猎人的最后考验。”
     “这个我知道,但……”
     “‘拿着我的执照,然后找到我。’这是我给他的要求,也是通过考验的条件。但是,如果这张执照以‘合成谬误’1的方式还给我,就相当于不合格。”
     “所以你们现在的任务就是————找到凯特,把执照再交给他。”
     麻烦死了。为了防止小杰大脑转不过弯,奇犽单刀直入地问金:“这么做不是不可以。但我们怎么才能找到凯特?别跟我说要靠猎人的直觉。”
     “没那么麻烦,跟我来。”




    “公交车!?”
     “没错。你们坐这班车,而后在NGL国的边陲小镇下车。凯特他会在那里接应。”
      原来你有办法联系他啊。奇犽在心里不禁翻了个白眼。
     “那你呢,金。你不跟我们一起去吗?”小杰侧过脸,他的眼睛像是反光的浅褐色琥珀一样,带着七分期盼三分哀伤望着金。
     “我还有事,就不能陪你们————不过,这件事可以往后推一推,我跟你们去就是啦!”经不住小杰的眼神,金只好无奈地打消临阵脱逃的想法,跟着他们钻进刚到站的公交车。

坐在金旁边的小杰吸了吸鼻子。金身上,有股香香的气味呢。 


*
 将窗帘用细绳束好,帕里斯通俯下身拾起散落在地板上的玻璃碎片。细小的裂痕使得窗户迸出的碎片呈现出不规则的颗粒状,这一现象反映出破坏者无法掌握力道,年龄较小的事实。
 真是有趣。能让金先生来不及收拾东西就匆匆离开的侵入者。好想跟他见一面呢。


(3)

“凯特!我们在这里!”小杰向远处身材高瘦头戴蓝帽的男子招手,一边喊一边指了指身后。
 “小杰,好久不见。”一路跑来的凯特勉强站住脚,放下布袋看着他问,“就你一个人吗?”
 “当然不是,还有奇犽和金——!?”小杰转过头,刚刚提及的二人早已不见踪影。
 凯特拍了拍小杰的肩,以认真又遗憾的口吻安慰他:“别找了,老师八成是逃跑了。你朋友估计是去追他了。”
 “其实我以前跟老师学习的时候,经常把他跟丢,有时候好几天都找不到他,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好像确实哦。小杰在心里打哈哈。他注意到凯特话中的“以前”,感兴趣道:“凯特,你能跟我讲讲你和金是怎么认识的吗?”
 “那我们边等边聊吧。”



“走之前,不跟小杰道别一声吗?金先生。”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金的思绪,意料之外出现的奇犽从墙上跳下,慢慢走向金。
 竟然因为是小孩子而掉以轻心了。金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停下脚步端详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孩:因念力而成雷电状的白发带着蓝光,释放出的电光还未消散,噼里啪啦的响声充斥着狭窄的巷口。


“……”
 数秒,亦或是数分钟的沉默。
 念能力是电,能悄无声息离开小杰

并迅速追到这里,这个孩子并非等闲之辈啊。在念的运用、感知、判断等方面比现在一般的猎人更娴熟稳重,而且他做事很小心谨慎,面对未知的敌人不会贸然采取行动,这些东西都是长期训练才能形成的习惯,大概跟他的家庭背景有关吧。

“不管你说什么或者不说什么,总之先乖乖跟我回去吧。”奇犽率先打破沉默。为了慎重起见,他偷偷地抬起一根手指,眼睛盯着金,以防其再次逃走。

“奇犽。”金回忆起之前小杰叫过的名字

“你和小杰不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吧?”

    “小杰他一直想找到你,我不能忍受他因为你一言不发的离去而伤心。你是他的父亲,不应该多陪他聊聊天么?”

金带着淡然处之的表情,接着往下说:“关于小杰的事,我很抱歉。但我觉得现在并不是很好的聊天时间,我也有我必须得做的事,我只能把你们送到这。”

“那你不打算见见你的徒弟吗?”果然之前那番话是为了哄骗我们到这里来才编的吧。“其实谬误一事你并不在意吧。”

“理解正确。”


“那我就更应该把你带回去了。”奇犽快步上前想要抓住金,但手中只有布料柔软的触感。

好快,两三步便拉开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

不过,还有机可乘。

奇犽手指一落,一道雷打在金站的位置。

“不要把你的背部留给敌人啊。看招!”趁着这个空隙,奇犽使出电光石火,追上前扣住金的手腕。


“抓——?”没有肢体的触感,奇犽握了握抓住的手,拉近一看,“玩偶!?”

“好险好险。”金站在平房顶向下看着奇犽说。

    “小杰能交到你这样的朋友我就放心了。”

    “有些时候还请你帮忙开导一下他吧。”

反应过来的奇犽跳上房顶,眼前只有宽阔无人的天台,一眼能望到远处的钟楼。

有种自己被耍了的感觉——

那之后,奇犽回到他们下车的地方,见到了正在聊天的凯特和小杰。他把熊猫玩偶递给凯特,得到了一句“啊,果然是老师的作风呢”的回答。

而金也没有了消息。

后来,他们跟着凯特在NGL国国境进行生物调查,发现了外来物种——嵌合蚁的入侵。在进一步的深入调查中,因为凯特判断的失误,导致小杰奇犽二人险些遇险,千钧一发之际奇犽打晕小杰,而后安全撤退,并留在小镇上接受尼特罗会长的试炼。

 



 (4)

如果说感冒是一场风暴,那真是恰如其分。

它是比热带雨林中扇动鳞翅的蝴蝶更为可怕的东西,至少蝴蝶不会直接把你送到病床上,但感冒可以。

咳嗽声和擤鼻涕的声音此起彼伏,充斥着整个猎人协会。

金加快了脚步。他拧着眉,脚一扫,不小心踢倒了不远处的垃圾桶。

咣当——

白花花的纸团撒了一地。

他盯着脚边的纸团,还有耳边回绕的声音,额头青筋突起,烦躁地在心里腹诽:

该死,猎人协会这帮家伙平常是吃白饭的么!

几个人感冒也就算了,这一路走过来咳嗽打喷嚏的声音从来没有停过!

算了。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想着今天出门前要是备个口罩就不用担心那么多了。

 

摆脱奇犽后,金乘着班车回到公寓,并没有发现帕里斯通在家的迹象。想必恪守敬业的副会长大人正在办公室里坐班,处理繁重的协会职务吧。金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时,接到了豆面人打来的电话——要他马上去副会长办公室一趟,并带上一些东西。

 

回忆结束。卡在上下牙缝隙之间的牙签随意地晃动,聆听着“啊——啾”“咳咳咳……”织成的优美乐章,金踏进副会长办公室。

 

 

嗯——

办公桌上堆了一撮废纸团,而桌子旁边还有两堆小纸团山,房间里还能听到有人在吸鼻涕的声音。

进来的不是时候啊。看到这番景象的金定住了。

帕里斯通转过身,因为转椅太靠前,堆在办公桌上的纸团被推倒了,撒满了整个桌子。他的眼眶微微泛红,眼角还有几滴眼泪,鼻子也是红的,还起皮了。全然没有昔日的王子形象。




“金先生……你过来了啊……”

“是啊,不知道是哪个人拜托我去附近的药店买感冒药和退烧贴。”金拎了拎手中的塑料袋说。

“那就放在这里吧……”帕里斯通指了指眼前的桌子,“让金先生见笑了。”

你指的地方还有位置么。金无语地扶额。

“算了,我帮你吧。”

扫去一小部分纸团,金认命地摸了摸帕里斯通的额头。好烫。这家伙病得不轻啊。

 


 

“现在赶紧滚回你的老鼠窝,帕里斯。”贴好退烧贴,金推了推昏昏欲睡的副会长。

“我没关系的,金先生。”意识变清醒的帕里斯通笑着说:“而且,今天我请金先生过来并不是为了这件事。我想问,今天早上金先生你去哪里了咳咳咳……”

“……”对帕里斯通的反应无语的金将其一只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别撑了,副会长大人,我会送你回去的。”

“那就麻烦您了……”

你想要的不就是这个吗?金招呼玻璃外的豆面人,两个人慢吞吞把帕里斯通扛回去。

 

 (6)

有了自己明确的目标,朝着这个方向前进。无论这期间发生什么,都将成为“成长”的食粮。好好消化吧,不久的将来我们会面对比现在更残酷的世界。

总有一天,你会对小杰见死不救……

坐在医院的等候椅上,奇犽不禁想起比丝姬对自己说过的话。时间是不能倒流的。即使体内有伊路哥的针,即便是知道自己将会因为小杰的话语而受伤,我也不会因此放弃他,因为我们是……

“你是奇犽吧?”

听到问话,奇犽回过神来抬起头。面前的,是个约莫二十四五岁的年轻男子,身着笔挺的粉灰色条纹的西装,金色的短发更衬托出他的华丽闪亮,脸上挂着教科书式的笑脸。

“您是?”

“我是前会长帕里斯通,你跟小杰君是朋友吧?你现在在这里做什么呢?我记得小杰君已经出院了哦?不去找他真的没关系吗?”

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在会长的选举上……

“您有何贵干?”

“那我就开门见山吧。关于治愈小杰的那股神秘力量,能把奇犽君你知道的全部都告诉我吗?”

奇犽锐利的视线立刻刺向帕里斯通,他放出刻意隐藏的杀气,周遭的空气开始扭曲。

“你说——什么?”故意拉长的语调暗示着奇犽的愤怒。

“啊呀呀,不要杀气那么重嘛。那我退而求次,请奇犽君告诉我你的朋友小杰君是为什么会受伤吧。”

“这个无可奉告。况且你既然知道小杰住院的消息,那他受伤的原因也有所了解吧。”

“那个房间的窗户你应该清楚吧?”

“那扇窗户,不是你打碎的吧? ”

“窗户?”

果然。瞳孔放缩,毫无保留地暴露了疑惑不解的心理。

“没什么。”帕里斯通观察奇犽的反应,笑着回答他。

毕竟还是小孩子啊。单纯无暇的情绪,无法遮掩住的阳光……

金先生之所以会冒然离开,也是因为这个吗?


 

 

走出医院的奇犽实在想不明白帕里斯通找他交谈的目的,看起来他并没有对拿尼加的秘密感兴趣,可为什么要这么问呢?

“奇犽!”

“哥哥!”

不远处的小杰朝他挥手,一旁的亚路嘉看到他也开心地叫起来,两人手上各拿一只冰淇淋球,而且亚路嘉吃的脸上像只大花猫。

“你们买吃的竟然不叫我!”奇犽夺走小杰手上的巧克力冰淇淋,咬了一大口。

“医院那么大我们都不知道去哪找你。”亚路嘉舔着冰淇淋回答。

“对了,奇犽你身上怎么有股熟悉的香气?”

“香气?熟悉的?”

“嗯,我之前坐在金身边时也闻到过这种香气,很奇特的气味……有点像是玫瑰香,但好像还混杂着其他的香气。怎么说呢……”越想越想不出来如何形容的小杰有点郁闷,“那个植物叫什么来着,好像它的气味是藿香。”

“啊,那个我知道,是广藿吧。刚刚我在医院碰到帕里斯通了,他跟我聊了一会儿(单方面)。”

“咦?为什么帕里斯通先生找奇犽?”

“我也不太清楚,问了一些亚路嘉的事还要房间窗户的事。对了,我们之前有在房间里用过窗户吗?”

“窗户?除了去找金的那一次好像就没有了……说到这个,我想起之前在玄关等金的时候也闻到过那个味道,不过比金身上要淡许多。嗯?奇犽?你怎么了?”看着先是低头沉思,而后脸慢慢烧红的奇犽,小杰有些不放心地想伸手摸摸他的额头。

“没什么!!!”奇犽抖了抖身子,委婉拒绝了小杰的关心。

但愿不是我想的那样!饶了我吧!奇犽夸张地用力摇头,希望把脑海里的画面赶出去。

 

(7) 

 “小杰,你确定选这张吗?这张不是更直接吗?”
“我一开始是这么打算的,但看到这张卡后,我觉得或许我们可以这样……”小杰点了点集卡册上的牌,抽出几张跟奇犽比划了一下。
“嗯,也对,这么做不是不可以……”

把选好的卡牌装入盒子,小杰隐隐感觉不对劲,又将牌抽出来换了一张。

“Gain!”
先将【骑士的首饰】变成实物,而后解除卡牌的伪装,使其恢复原样。

一切结束后,比丝姬看着他手里的那张卡,还是不太放心:
“你们有试过这张卡吗?我怎么觉得它的使用范围会比【同行】小很多?”

“不用担心,我们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小杰看着手里的牌,信心满满。“而且,我想好好向金介绍奇犽。通过金朋友对他的了解,我觉得选这张牌一定不会错的。”一定能见到的。小杰看着奇犽,眼珠里的温柔快要溢出般。

   

“真是拗不过你,不过我相信你们。”

“比丝姬,谢谢你。”奇犽和小杰摆出“心源流”的领教姿势,惹得比丝姬热泪盈眶。

“我们走了。”总有点不舍呢。

“一路顺风。”

 

“目标‘尼古’。”

一股金光就二人吞噬。

不久的将来,我们还会相见的。比丝姬向远去的奇犽小杰二人挥手告别。

 

 

此刻,正享受空中飞行的二人组并不好过。用强力蘑菇粘住的手在高强度的空气流动中撕扯着,像是大面积干了的502胶膜被用力扯下般的疼痛折磨着他们。

况且强力蘑菇的粘性是有时效的,用力过大会强行分开。被固定的手掌已经没有知觉,奇犽动了动手腕,想借着这股气流将手再往上挪一挪。

“还没————到吗?!”一张嘴,强劲干燥的气流争先恐后地钻进嘴巴,呛得奇犽不停地咳嗽。

“——!”

“你——说——什么!”

“没——有!”小杰回头看了眼奇犽,没忍住直接爆笑出来。

 

 

他们正飞向一栋高级公寓。

先是一个小黑点,随着他们的靠近逐渐放大。他们看到一扇落地窗,并且离他们越来越近,眼看就要撞上了。

小杰握紧拳头。

 

 

玻璃应声破碎。

 ————————————————————————————

1:即凯特假借小杰之手将执照转交给金,并认为交给金的亲人也能完成任务。

 


***

之前印的小料还有,含两张黑白插4张小插图,只要16r,想要的朋友可以联系我!!让我卖完吧orz,番外会补的。


云野弥生

改了个表情包 就很快乐

改了个表情包 就很快乐

Bluetit🌟

今天也在为帕里的帅气6泪的一天

p2是子亥!

今天也在为帕里的帅气6泪的一天

p2是子亥!

猪头西冰乐
第一次体验离别的少年。 (完全...

第一次体验离别的少年。


(完全没画出来🐭穿的是丧服💦💦💦)

第一次体验离别的少年。


(完全没画出来🐭穿的是丧服💦💦💦)

猪头西冰乐

是接龙的图!顺便加上小金www

老福你可真会瓶嘞!😡

是接龙的图!顺便加上小金www

老福你可真会瓶嘞!😡

阿芽同学

帕帕和金金!!!

这可以当情头了叭😂

还有就是有原出处是@Bluetit🌟 哈~

帕帕和金金!!!

这可以当情头了叭😂

还有就是有原出处是@Bluetit🌟 哈~

猪头西冰乐

500天快乐🙂

有请两位内涵十级选手发表感言

有微量帕里金(大概)

500天快乐🙂

有请两位内涵十级选手发表感言

有微量帕里金(大概)

精神小伙王水虎

朋友说我想看帕里金,就整了一个stk帕里斯通,灵感也来自于p2,让我想起来绯闻女孩的感觉,总而言之非常ooc😂

朋友说我想看帕里金,就整了一个stk帕里斯通,灵感也来自于p2,让我想起来绯闻女孩的感觉,总而言之非常ooc😂

夜若冰

P1避雷。ooc预警,按照自己想法摸的图,不想看的别点,谢谢。


本该是4.4的图。所以为什么叫避雷就不用我多说了吧?因为各种外界因素拖到现在。。(暴毙中)

P1避雷。ooc预警,按照自己想法摸的图,不想看的别点,谢谢。


本该是4.4的图。所以为什么叫避雷就不用我多说了吧?因为各种外界因素拖到现在。。(暴毙中)

小金儿童野生公园

来一波改图

p3是某种意义上的策马奔腾


来一波改图

p3是某种意义上的策马奔腾


小金儿童野生公园
卧槽帕里金同框了!??????...

卧槽帕里金同框了!??????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5年了!!!(?可能更久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妈妈帕里金终于同框了!!!!!!!!!!!!!!!!!!!我TM一个窜天猴飞上天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呜呜呜

卧槽帕里金同框了!??????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5年了!!!(?可能更久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妈妈帕里金终于同框了!!!!!!!!!!!!!!!!!!!我TM一个窜天猴飞上天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