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帝妃

51.1万浏览    805参与
秋叶飘零
梁帝大大&静妃凉凉炫彩cp壁纸...

梁帝大大&静妃凉凉炫彩cp壁纸


P的不好不喜勿喷😉

梁帝大大&静妃凉凉炫彩cp壁纸




P的不好不喜勿喷😉

秋叶飘零
言侯爷&静妃娘娘炫彩cp壁纸...

言侯爷&静妃娘娘炫彩cp壁纸


不喜勿喷

言侯爷&静妃娘娘炫彩cp壁纸






不喜勿喷

默霖

[帝妃]

  太上皇最近非常喜欢吃甜的,尤其喜欢偷吃太后娘娘的小点心。


  而芷萝宫小厨房迎来了有史以来最猖狂的小偷。


  芷萝宫的宫人都表示很奇怪啊,娘娘刚做好的点心,一会儿不见就少了这许多,完全不够几位小殿下吃。


  “娘娘,桂花糕少了三块,龙须糖少了两块。”


  静娘一见这杯盘狼藉的,眉头一蹩。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敢来芷萝宫偷东西的贼,除了太上皇陛下找不到第二位。


  “静儿,我来看你了。”萧选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发现了,...

  太上皇最近非常喜欢吃甜的,尤其喜欢偷吃太后娘娘的小点心。


  而芷萝宫小厨房迎来了有史以来最猖狂的小偷。


  芷萝宫的宫人都表示很奇怪啊,娘娘刚做好的点心,一会儿不见就少了这许多,完全不够几位小殿下吃。


  “娘娘,桂花糕少了三块,龙须糖少了两块。”


  静娘一见这杯盘狼藉的,眉头一蹩。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敢来芷萝宫偷东西的贼,除了太上皇陛下找不到第二位。


  “静儿,我来看你了。”萧选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发现了,心满意足地吃饱了之后,转悠了两圈才来看静娘,自以为万无一失。


  静娘笑了,盯着萧选那还有糕点残渣的胡须,对着宫人吩咐道“来人,送太上皇回宫,芷萝宫庙小,供不起您。”


  “朕看谁敢?”萧选威胁地看向蠢蠢欲动的宫人,然后一把搂住静娘不撒手,心中得意,我看你还怎么赶我走。


  同时暗道,怎么办,自从成了太后,静儿越来越不怕我了,也不像之前顺着我,不会是我的魅力下降了吧。不行,一定不能让她赶我走。


  宫人内心:嘤嘤嘤,您二位吵架为啥受伤的是我们,这是赶啊还是不赶。


  还是高湛了解萧选,直接带着人退去,不一会儿殿中就只剩萧选和静娘两人。


  “静儿,别生气啊。我错了。”萧选搂着静娘的腰,向后一用力,静娘没站稳就倒在了他怀里,萧选将她禁锢在怀里,抱着她坐下,手还不老实地揩油。


  静娘一把拍向他的爪子,想要拍开他,结果却被萧选握住了手,挣脱不开,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索性任由他了。


  可是这个姿势,还是让静娘红了脸,这个老不正经的。


  “静儿,别生气了,我再也不偷吃了。”萧选用沾满了糕点碎屑的嘴轻啄静娘的唇,甜甜的,软软的。


  嘿嘿,糕点哪有媳妇儿甜。


  静娘被他闹得没了脾气,嗔怪地瞪了他一眼。


  萧选嘻嘻一笑,装疯卖傻,撩得静娘脸红心跳,最后……被恼羞成怒的人儿一把推开。


  “陛下回吧,妾今日做糕点甚是乏困,想先行歇息。”


  萧选一把把静娘抱去床上,不顾静娘的惊呼嘿嘿笑道“没事,你休息,我陪着。”


  萧选就这么抱着静娘,厚着脸皮,上了太后娘娘的床。


  静娘也确实是累了,看他也没有做些什么的意思,便在萧选怀里找了个好地方睡了过去。


  看着静娘的睡颜,萧选真的有心做些什么,可是怕把她闹醒了,被真的赶出去。


  最后,还是只在静娘的脸上偷亲了一口。之后心满意足的温香软玉在怀,美美地睡过去,静娘轻轻地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睡得香甜。


萧选:我绝对不是怕媳妇儿,只是疼她,舍不得累着她。

  

[食用愉快,新年快乐啊各位^3^]

茗玥

【文四益x明镜】前缘

其实没有cp向,毕竟这时候大姐还是个小姑娘🤷‍♀️

 

文四益第一次见到明镜时,明家大小姐还是个半大的小姑娘。

锣鼓喧天的戏院里,那日的重头戏,恰恰是一出《搜孤救孤》。

只是那台上戏腔咿呀的人,已不是陈萱玉与叶莲生。

嫁给资兆和后,叶莲生便不再唱戏。

台上没了叶莲生,陈萱玉便也不再唱这一出。

两人名冠一时的风华,就这样渐渐湮灭在岁月的风尘里了。

文四益强打着精神看了半晌,索然无味地摇了摇头,不准备再看。

巡捕房还有一堆事儿等着他去处理,不如早些回去。

他这样想着,起身向外走去。

走到半路,便听见一个小姑娘响亮的,带着哭腔的嗓音,正对着哥哥吵嚷着戏不好看,要回家...

其实没有cp向,毕竟这时候大姐还是个小姑娘🤷‍♀️

 

文四益第一次见到明镜时,明家大小姐还是个半大的小姑娘。

锣鼓喧天的戏院里,那日的重头戏,恰恰是一出《搜孤救孤》。

只是那台上戏腔咿呀的人,已不是陈萱玉与叶莲生。

嫁给资兆和后,叶莲生便不再唱戏。

台上没了叶莲生,陈萱玉便也不再唱这一出。

两人名冠一时的风华,就这样渐渐湮灭在岁月的风尘里了。

文四益强打着精神看了半晌,索然无味地摇了摇头,不准备再看。

巡捕房还有一堆事儿等着他去处理,不如早些回去。

他这样想着,起身向外走去。

走到半路,便听见一个小姑娘响亮的,带着哭腔的嗓音,正对着哥哥吵嚷着戏不好看,要回家去。

嗓门真大。

这大概是文四益对明镜的第一印象。

他加快步子,转过拐角,真切地看到了这一幕。

小姑娘本应是有着一双漆黑明亮的大眼睛,可那双眼睛里此时却蒙着一层水雾,原本清丽的五官全挤在了一起,白皙的脸蛋急得都红了起来。

面对正耍着脾气的妹妹,少年半跪着,却没有半分手足无措的模样,反而是一脸的笑眯眯。

“这可是你自己吵闹着,要我带你来看这出戏的,我答应带你来看,也答应叔叔把你安全送回去,可我没答应,没看完就带你回去呀。我可不做我没答应过的事。”

小姑娘似是被少年这番绕来绕去的话语蒙住,不知该怎么闹下去,无措地眨着大眼睛,委委屈屈地低下头,抿着嘴不说话。

文四益暗叹这少年的促狭,望着小姑娘那张布满委屈的小脸,他不禁有些心疼,便干咳了一声。

少年抬起头来,对着站在不远处的他抱歉地笑了笑。

文四益本是出于对这小姑娘的同情,对这少年的印象不太好,可见他这么真诚地一笑,便有了原谅他的心思。

“大哥你看,这个叔叔不也觉得这戏不好看,想回去嘛!”小姑娘一扭头发现了文四益,顿时手舞足蹈着,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地嚷起来。

这话不错。

他确实觉着这戏不好看。

于是文四益笑眯眯地对着那小姑娘点了点头。

“是呀,这戏一点都不好看。”

小姑娘这下更欣喜了,得意地向少年一撅嘴。

少年在文四益的目光的注视下,觉得这次似乎有些玩得过火,他暗暗叹了口气,便拉过妹妹的小手,轻声细语地开始哄她。

文四益笑着看着他俩,直到少年哄好了她的妹妹,细心地帮她擦干了眼泪,拉起她的小手准备回家。

少年转头,又歉意地对着文四益笑了笑,小姑娘的脸上早已挂上笑容,一个劲地向文四益挥舞着她的小手。

“叔叔再见!”

“再见。”

文四益依旧笑着,望着一大一小两个背影远去。

 

大晨砣
https://pan.bai...

https://pan.baidu.com/note/s/5MTU2OTYwNTU1NjQyMDg2MzA%2B

没错,它被“毙”了。请看评论。

https://pan.baidu.com/note/s/5MTU2OTYwNTU1NjQyMDg2MzA%2B

没错,它被“毙”了。请看评论。

默霖

『帝妃』

“静儿,我待你不好吗?当年之事已经翻案,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让我死?”​萧选盯着那跪在殿下的人。


她一身素服,只用一根木簪束缚住那乌黑的长发,因跪在地上,那长长的衣摆铺成一片,似乍开的花,自从升了贵妃许久不曾见过她这样穿了……


静娘沉默,无言辩驳。


新晋的苏美人曾学医术几年,进宫后以切磋医术为名常跑芷萝宫,好巧,在静贵妃的药中发现了一味『药』,剧毒,可致死,而她也恰巧发现了在萧选的汤药中静贵妃加了这么一味药。


禀报梁帝后方有此一幕。


静妃这不言不语的态度激怒了萧选,他其实想说,静儿,你解释啊,只要你说我就信。​


“来人,静贵妃恃宠而骄,冲撞于朕,禁足芷萝宫。”​...

“静儿,我待你不好吗?当年之事已经翻案,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让我死?”​萧选盯着那跪在殿下的人。


她一身素服,只用一根木簪束缚住那乌黑的长发,因跪在地上,那长长的衣摆铺成一片,似乍开的花,自从升了贵妃许久不曾见过她这样穿了……


静娘沉默,无言辩驳。


新晋的苏美人曾学医术几年,进宫后以切磋医术为名常跑芷萝宫,好巧,在静贵妃的药中发现了一味『药』,剧毒,可致死,而她也恰巧发现了在萧选的汤药中静贵妃加了这么一味药。


禀报梁帝后方有此一幕。


静妃这不言不语的态度激怒了萧选,他其实想说,静儿,你解释啊,只要你说我就信。​


“来人,静贵妃恃宠而骄,冲撞于朕,禁足芷萝宫。”​


“妾告退。”​静娘敛去眸中所有情绪,转身离去。


她不想说,不想去解释什么,如果他已经不信她,那说什么都没用。


“高湛,找人查查这件事,还有,传旨,苏美人冲撞朕,殿前失仪,无才无德,着迁居冷宫。”


此时的苏美人正欢欢喜喜地等着陛下宠幸,她发现了这么大的秘密,立了这么大的功,好日子该来了​,然,她没等到心心念念的好日子,却等到了这一被废的消息。


他确实信了静娘想杀他,因为知道对于林燮对于林乐瑶静娘有多深的感情,知道他当年多么混账。


可是,他不允许她背负上这弑君的罪名,如此便如此吧,等他死后,静娘会被景琰接出来的,她依旧是太后。


“高湛,传令下去,说朕身子不适,太子监国。”​


接连的,几道旨意乱了世人的眼。


萧选并不在乎,他知道如今的朝廷有景琰足矣​,不需要他这个老眼昏花的老皇帝了,可是,全了静娘的愿,去死,他舍不得啊,他亏欠她许多,蹉跎了她一生,都想好了要补偿的。


一夜,萧选未眠,思考着,犹豫着。


次日,芷萝宫却传来了静妃病重的消息。静妃突然被贬受罚,虽无人知圣上何意却无人敢随意欺侮,便一早传了太医。


榻​上,静娘唇无血色,两颊却带着不正常的红,她在发热。


自萧选那里归来,静娘就坐在案边不言不语,盯着那楠树发呆,她放不下。


可她,贪恋他的柔情,这些时日萧选待她是极好的,她狠不下心来。


但,昔日种种,又让她放不下去爱。


整整一夜,静娘屏退左右,就这样坐着 第二日就被发现倒在了案边。


她已不在年轻,自然身子越来越弱,郁念缠身​,哪有个不病?




萧选慌了,​担心,自责一时间种种情绪压下了他的理智,几乎半跑着到了芷萝宫。


看着那安静地躺着的人,满满的心疼。


这一病来势凶猛整整三日,静娘方转醒,这三天萧选日日往芷萝宫跑 可真的有人来报静娘苏醒时却是不敢去见她。


“高湛,我这次是不是过分了?”萧选拿着新鲜出炉的调查成果,愣了。


那东西是前段时日苏美人带进宫中的,她的贴身宫女已经招了。


积郁成疾是因为失望吗?他不信她。


“小梨,我睡了多久?”小梨泪光闪闪,扶起那虚弱的人。


“回娘娘,三日了。”


“这么久啊。”静娘失神喃喃道。


想知道什么?他有没有来?别傻了,都认定你要杀他了,又怎会来看你?


萧选站在殿前,踌躇不前,最终还是收回了脚。


她应是不想见他了吧。


萧选在等,等静娘通传她病了,要他来看她。


静娘也在等,等萧选查明,解她的禁足,来寻她。


于是,一日两日三日……转眼半月过去了 两人谁也没理谁,这两个加一起都过百了的,如今倒像是闹脾气的小夫妻。


最终萧选沉不住气了,罢了罢了,本就是他不对,可是,又没有台阶下。


……



于是,芷萝宫迎来了满身酒气的梁帝陛下,萧选到时静娘正在案边看书,被他吓了一跳,刚想说点什么,就被萧选抱了个满怀。


萧选抱着她哼哼唧唧半天,硬是抱着她坐在他腿上,静娘只能环住他的脖子防止摔了自己,同时脸红了个彻底,当着满室宫人的面呢。


静娘一转头,这哪还有半点宫人的影子,都知趣地退下了。


萧选将脸埋在静娘的怀里,暗暗揩油,时不时地还蹭蹭,像极了撒娇的小狗。


静娘无奈,这人抱住她就不撒手,她有什么法子?


这时候的萧选可不管什么面子问题,自家媳妇儿面前要什么面子,前朝大事都交给景琰了,他就哄媳妇儿就行了。


没有什么是耍赖解决不了的。​


忽的,萧选含住了静娘的唇,霸道掠夺她的香甜。


嗯,醉了,可以办的事情真多呢。


『放假了,回来更文!话说你们想看车不?想看的话正儿八经跟你们开个车要不要买票?就这篇的车。』


子幽冥

愿得一人心

贺 刘敏涛生辰

建议与《青丝》一起食用
――――――――――――――――――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朕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得到一人的真心相待,再与她一起过上平凡人家的生活,没有无端的猜忌,只有简单洒脱的生活。

可,当真的有一个人愿意将真心托付于我时,我却未能看见,我还一次次的伤她的心,我怨我悔…

再忆年华时

君不见妾起舞翩翩

君不见妾鼓瑟绵绵

君不见妾嫣然一笑醉人容颜

君不见妾翠消红减

君不见妾泣涕涟涟

君不见一缕青丝一声叹…

“请陛下将此剑赐予臣妾,臣妾愿为陛下的最后一道防线。”

当年她的一席话,真的触动了他的心。在那等危急时刻,亲生骨肉的背叛,皇权受到危...

贺 刘敏涛生辰

建议与《青丝》一起食用
――――――――――――――――――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朕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得到一人的真心相待,再与她一起过上平凡人家的生活,没有无端的猜忌,只有简单洒脱的生活。

可,当真的有一个人愿意将真心托付于我时,我却未能看见,我还一次次的伤她的心,我怨我悔…




再忆年华时

君不见妾起舞翩翩

君不见妾鼓瑟绵绵

君不见妾嫣然一笑醉人容颜

君不见妾翠消红减

君不见妾泣涕涟涟

君不见一缕青丝一声叹…


“请陛下将此剑赐予臣妾,臣妾愿为陛下的最后一道防线。”

当年她的一席话,真的触动了他的心。在那等危急时刻,亲生骨肉的背叛,皇权受到危汲的时候,她的话无非是寒冬里的一抹暖阳,沙漠中的一股清泉。

他有想过回宫后,等兵权稳固,皇权安定时,就昭告天下,退位 。因为他已经找到了那个能与他共赴余生的人了。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太快了!朝堂上的逼问,众臣子的附和声,以及她那决绝的眼神伤透了他的心!他认为就算全世界都背叛他,她也会站在他身后。但…但,她却无言

“当年的父子之爱,君臣之道,夫妻之时,都毁在帝王的无端地猜忌之中的吗?”  宫室里的追问压垮了他。


他以为,他以为当年的愿望真的能够实现!他却不知那次的相见已是最后一次的相见!在那之后竟是天人永隔了!


“十三年前,我本就该追随宸妃姐姐而去,而我却苟且偷生了这十三年,入宫时宸妃姐姐就同我说过,这辈子都被爱上这帝王。可事实上我却爱上了他。这十三年让我活下来的希望就是景琰和平冤。如今,平冤了,景琰也得到了赏识,就连小殊我也找到了!下黄泉时,也能有脸面对七万赤焰冤魂,月瑶以及梅石楠。”

萧选,我对你的爱,只能寄托在下辈子了…


茗玥

危险发言

我觉得文四益和明镜可以组个cp~

琅琊榜里的帝妃cp真的虐得我头掉,算是这对的衍生?


人狠话也多,但立志于保护妇女儿童,并且有着一颗爱国心的黑市军火商挺适合大姐的对不对?


可以脑洞,如果天衣无缝大结局里四爷想通,主动放弃了陈萱玉(婶婶对不起,可您没法儿嫁给四爷啊,您还得去唱夜来香呢),但没娶茜茜,也没去香港,留在上海依旧操纵黑市军火交易,然后遇到了到黑市上买炸药炸樱花号的大姐~然后两人一拍即合一起搞事业~


emmm然后四爷大概还要和大哥斗智斗勇~

大哥:敢碰我大姐?我立刻扣了你在海关的货!

陈督察:好不容易贵翼走了,怎么事儿还没完?

明堂哥:明楼你tm怎么搞到我头上来...

我觉得文四益和明镜可以组个cp~

琅琊榜里的帝妃cp真的虐得我头掉,算是这对的衍生?


人狠话也多,但立志于保护妇女儿童,并且有着一颗爱国心的黑市军火商挺适合大姐的对不对?


可以脑洞,如果天衣无缝大结局里四爷想通,主动放弃了陈萱玉(婶婶对不起,可您没法儿嫁给四爷啊,您还得去唱夜来香呢),但没娶茜茜,也没去香港,留在上海依旧操纵黑市军火交易,然后遇到了到黑市上买炸药炸樱花号的大姐~然后两人一拍即合一起搞事业~


emmm然后四爷大概还要和大哥斗智斗勇~

大哥:敢碰我大姐?我立刻扣了你在海关的货!

陈督察:好不容易贵翼走了,怎么事儿还没完?

明堂哥:明楼你tm怎么搞到我头上来了,那一仓库是我的香水!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大晨砣
【酥】 “嗯,静妃,扶朕起来。...

【酥】


“嗯,静妃,扶朕起来。”

“是,陛下。”静瑶俯身双手去搀扶他的手臂。

萧选也是无意窥得了她胸前的春色,竟是故意不倚着她起来,静瑶以为是远了些,他不好使力,便又向前跪了几分。看着她不明所以的近了,萧选嘴角上噙了一抹笑。

“陛下!”

如今两人只差分毫。静瑶觉得方才惊叫有些失礼。只是这也太难为情了些。面颊绯红,低下眼眸,不去看她。

萧选拥她入怀,紧紧地搂着,他的胸膛与她的贴着,恰巧能望过去。身子板确是小了些,不过好在她骨感得美,又保养甚好,也该是采撷采撷了。只是静瑶并无愿君多采撷的意头。

“陛下…”

他宽厚的大手流连于她的腰间,...

【酥】

 

 

 

“嗯,静妃,扶朕起来。”

“是,陛下。”静瑶俯身双手去搀扶他的手臂。

萧选也是无意窥得了她胸前的春色,竟是故意不倚着她起来,静瑶以为是远了些,他不好使力,便又向前跪了几分。看着她不明所以的近了,萧选嘴角上噙了一抹笑。

“陛下!”

如今两人只差分毫。静瑶觉得方才惊叫有些失礼。只是这也太难为情了些。面颊绯红,低下眼眸,不去看她。

萧选拥她入怀,紧紧地搂着,他的胸膛与她的贴着,恰巧能望过去。身子板确是小了些,不过好在她骨感得美,又保养甚好,也该是采撷采撷了。只是静瑶并无愿君多采撷的意头。

“陛下…”

他宽厚的大手流连于她的腰间,静瑶不知该说什么,许多年未曾这样过了,她心里竟是生了怯意。

自从再次踏入芷萝宫以来,萧选就未曾碰过她,前些阵子也的确身子不好,亏得她的调养了。如今算是兴致不错,又因萧景琰处事得力,竟是怎么看她都高兴。

“嗯,陛下,臣妾还未曾沐浴。”静瑶躲去了他的吻,一下坐了起来。

“好,朕等着你。”萧选靠在矮桌上,一副今夜定要把她吃抹干净的样子。

静瑶红着脸,抚着胸口快步走进了内室。命小梨等宫婢抬水准备。

因得萧选在外等着,这番沐浴也是胡乱一通,不过倒是没得她的心乱。

萧选也是赶上了好时节,正巧遇上她出沐的一幕。吓得静瑶又缩回了水里,溅起了水花。小梨只好带人出去,谁敢坏皇帝陛下的好事。

“怎么,景琰都大了,还羞成这样。”

“不是说等着妾吗,如何…就进来了。”静瑶双手护在胸前,不满他的说话不做数。

“朕可不傻。”萧选覆上了她的唇,搅动着她的粉舌。静瑶喘着气,神态渐渐迷离,放下胸前的手,抓住桶壁。

萧选欲火焚烧,哪能轻易罢休,将静瑶从水中捞起抱到了床榻上,丝毫不顾及沾湿了龙袍。

 

静瑶赤身为他脱衣,萧选是按耐不住的急性子,自己胡乱扯了衣裳,欺身而上。

 

椒乳只盈盈一握,又是热水泡了的软绵身子,让他不由得一震。他尽量的贴近她的每一处,享受着她。

 

“嗯…陛下,疼…您慢些…”静瑶小嘴微张,柳眉微蹙。萧选还是顾及着她,松了口中的乳,轻拢慢捻着。分开她修长的双腿,探索着她许久未经人事的地方。所到之处皆引得她颤栗。

 

“啊…”

 

他的巨物只进了一些,静瑶便受不住缩了身子,噙着泪望着他。

 

萧选终是叹了口气,声道:“这些年冷落你了。”

 

静瑶心中却不是滋味。“是妾,扰了陛下的兴致。”

 

看着她惊慌含泪的样子,萧选亦是不忍。扯过锦被,为她盖上,安慰道:“无妨,睡吧。”

 

“静妃,你…”

 

灯烛灭后,静瑶轻轻爬上萧选的胸口,糯糯的在他耳边说道:“妾,望陛下怜惜。”

 

萧选一个激灵又翻身而上。

 

“夫有犹物,足以移人。”

 

 

 














秋叶飘零
哇,原来静静和大大还有情侣装呀...

哇,原来静静和大大还有情侣装呀😉😘

哇,原来静静和大大还有情侣装呀😉😘

Aki Fiona。

30岁之前,终于完成了这件事。

进到宅子里忽然想起字条上那句就瞬间泪流满面。
“老蒋,你又丢了我了。”

出了郁家老宅,河对岸乐器店的哥们儿在打着鼓。
音乐是en的『嚣张』。 

我来找郁家大小姐了。

还在下着雨,后来就又没忍住,哭了。

老酒我也喝过了,所以我相信她真心地爱过了。

敬朋友。

【2002.12.22-2019.12.22 星期日】
【冬至·郁青青 蒋寒】

30岁之前,终于完成了这件事。

进到宅子里忽然想起字条上那句就瞬间泪流满面。
“老蒋,你又丢了我了。”

出了郁家老宅,河对岸乐器店的哥们儿在打着鼓。
音乐是en的『嚣张』。 

我来找郁家大小姐了。

还在下着雨,后来就又没忍住,哭了。

老酒我也喝过了,所以我相信她真心地爱过了。

敬朋友。

【2002.12.22-2019.12.22 星期日】
【冬至·郁青青 蒋寒】

士多啤梨柚

最近在b站上刷到帝妃cp 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结果......我的cp没有粮就算了 连cp名都没有😳不能忍不能忍

决定为我的cp起个名字真诚(祯成)夫妇hhh

以及:有姐妹一起磕吗?当然能产粮就更好了😏

最近在b站上刷到帝妃cp 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结果......我的cp没有粮就算了 连cp名都没有😳不能忍不能忍

决定为我的cp起个名字真诚(祯成)夫妇hhh

以及:有姐妹一起磕吗?当然能产粮就更好了😏

初雪Cxue

山海番外—『上』

“老爷,这雨势头不小,若今日上山,只怕路滑难行。”

那雨丝来的急躁,淅淅沥沥错乱无章的敲在轿顶上。

他隔着帘布低声问“行到何处了?”

“回老爷,前面便是琅琊山了。”

男子微微动了动手臂,刚想抬腕去掀帘布。怀里的小人儿便悠然转醒,白嫩的小手还未将眼睛揉开,便闹起了脾气。

“母亲抱!要母亲抱!”小丫头嘟着嘴眼圈通红,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那夫人本是端坐一旁,见状便含了笑,极为温柔的把小丫头抱进怀里,嗔怪的捏上女儿粉白的小脸儿“叫你不听话的疯跑,这会儿知道累了吧?”

“呜~母亲~”小丫头嘟囔着翻腾了一下,把整张脸埋进了那夫人的怀里,嗅着母亲身上温暖馨香的气息,才肯又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老爷,这雨势头不小,若今日上山,只怕路滑难行。”

那雨丝来的急躁,淅淅沥沥错乱无章的敲在轿顶上。

他隔着帘布低声问“行到何处了?”

“回老爷,前面便是琅琊山了。”

男子微微动了动手臂,刚想抬腕去掀帘布。怀里的小人儿便悠然转醒,白嫩的小手还未将眼睛揉开,便闹起了脾气。

“母亲抱!要母亲抱!”小丫头嘟着嘴眼圈通红,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那夫人本是端坐一旁,见状便含了笑,极为温柔的把小丫头抱进怀里,嗔怪的捏上女儿粉白的小脸儿“叫你不听话的疯跑,这会儿知道累了吧?”

“呜~母亲~”小丫头嘟囔着翻腾了一下,把整张脸埋进了那夫人的怀里,嗅着母亲身上温暖馨香的气息,才肯又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鬼丫头”夫人扯过披风盖在女儿身上,晃着手臂缓缓哼起了小调。

日色渐沉,风雨却未有半分停歇的意思。

他掀起轿帘望了望“那今夜且住在山下吧。”

马车又行了几步,便有侍从恭声请二人下轿。

他取了自己的披风系在她肩上,然后又悄悄的从自家夫人怀里抱过女儿,轻声道“抱久了手酸,还是给我吧。”

夫人瞧他小心翼翼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小心她一会儿醒来,又要不依了。”

“嘘!”


“老爷,这已经是这儿最好的房间了。”侍从躬身低头,哪里敢大声喘气。

他们这一路虽是游玩了许多地方,但每一处都是早早命人安排好的客栈酒楼,无一不是精致气派的房间。偏今日不巧,天公作怪,扰乱行程。他怀里抱着女儿,看着打开的房间,皱眉阴沉着脸色却没有抬步进去的意思。

“山下的村庄里能有客栈借宿已是不易,劳烦陛下与我们母女一同将就一晚了。”她后半句放轻了声音细细挑着尾音,顺带抬手附在他手臂上。

他闻言眉头皱的更紧了,他如今愈发听不得什么陛下臣妾,反而是这一路上的老爷夫人叫来最是入耳,显得与她亲密无间,恩爱非常。

贵妃都如此说了,陛下脸色还未好转,那侍从垂着的头上已是冷汗涔涔。

好在贵妃心地善良“你叫人去买些上好的布料来,再备些吃食。”

他将披风好生铺在床榻上,才将怀中的小人儿抱上去安睡。

“可算是睡安稳了。”他接过她递过来的茶盏,转身坐在她身边。

她见他疲累,便侧身揉着他头上的穴位,无奈道“当年景琰与景亭加起来,也没有这一个小丫头难哄。”

“景亭性子软,景琰又是个牛脾气,那两个臭小子哪有我们鸾予聪颖可爱。”他闭着眼,享受着她拿捏那当的力度一下下落在肩颈上。

“有陛下如此娇惯,以后这满金陵怕是没人敢娶您的公主了。”他枕在她腿上,听得一声陛下便不满的要去捉她的手却被人灵巧的躲开了。

“咚咚咚”

夫人打开门便见侍从捧着布料递了上来,她伸手抚在那素雅精巧的锦缎上“这是从何处买来的?”

“回夫人,就在附近的商铺。”

“好,你下去吧。”

门已闭,她端着那锦缎只觉得沉重万分。

“怎么了?这是做什么的?”他见她久未动作,便起身过来揽她的腰身,俯首就轻易贴到了她耳侧。

那臂弯甚是有力,她逃脱不过直闹得耳尖作痒,面颊绯红,忍笑仰首道“陛下金贵,这锦缎自然是给您铺床用的。”

他眯了眯眼,只觉得那红唇张合之间暖气缭绕,有若初春之水荡漾而来,晃的人意动神摇。一手接过她手上的物什丢在桌子上,一手去揉她的腰“胆子越来越大,敢打趣我?”

倾身将那柔润细腻之处完完全全的掌控在唇齿间,依恋般翻覆描摹。女儿尚在床榻安睡,她哪里肯容他这般胡作非为。手腕撑在他胸口,颇为艰难的推拒着自他口中涌出的热浪,却被他擒住十指,牵引着放到了他腰上。打定了主意不许她躲闪似的,牢牢将她圈在臂弯里,然后慢吞吞的顺着肌理一路吻到她耳廓颈侧。

她被闹得没了力气,只好靠在他怀里。他抚着人虚软的背,又开始不依不饶“夫人一口一个陛下,可是忘了身在何处?”

她总算知道女儿的性子像谁了,这一大一小不是一样的缠人吗?她缓了一口气“老爷”

他含笑又在她指尖落下一吻“诶,夫人”

伸手理了理她微微松散的鬓发“此处简陋,我是怕委屈了你和鸾予。”

“我倒觉得,此处很好。”

她抬首环视房内一应陈设,眸光微动,盈盈若水“没有金樽玉器,只一间干净简单的房间,倒真的像是一对寻常夫妻。”

小丫头在睡梦中拖着奶音儿咂摸了一下小嘴,望向床榻,他深觉女儿便是这世上最最可爱的孩子。再对上怀中人温暖恬静的眼神,恍然之间,这个生来便注定不平凡的男子,似乎也明白了寻常的难能可贵。不必天潢贵胄,只盼对影成双。

原来那些花好月圆,朝暮相守并非尽说书人信口开河,他信了坊间巷尾传说的来世今生,也如所有一往情深的人那般渴盼与她今生今世,来生来世,生生世世。


“母亲,这便是琅琊山吗?”

虽已入秋,琅琊之地漫山遍野仍是浓郁的青青一色,不见枯黄。今晨烟雨初霁,山峦层叠愈显苍翠劲挺,楚楚如新。她隔着久远的岁月望向那石阶陡峻,山门赫赫,心中绊起万千思绪,错综交缠,翻腾不息。

夫人压着眼中酸涩,冲女儿点了点头“上山吧”

细雨簌簌落了一夜,路上泥泞湿滑,还未走几步,夫人纯白的裙摆与锦鞋便沾上了污渍。小丫头被随行的侍从抱着走,老爷则一直侧身扶着夫人小臂。才到山下,还未来得及步上石阶,远远便见一小童迎了上来。

那小童快步上前,躬身一礼“今日琅琊阁闭门谢客不做生意,若夫人想答疑解惑还请改日再来。”

“我来此是为了寻访故人”

琅琊阁规森严,夫人见小童不肯通融的模样,便自随身的锦囊中取出一枚银针。

“烦请将此针拿到山上,自会有人识得。”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有若干人等一齐下山相迎。为首的是以凝与子苓,二人身后跟着的几位少阁主颇为器重的近侍。

“恭迎二小姐”

“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夫人亲自上前扶起二人。

一别多年,见她仍似初见那般澈静如雪,风华无双,以凝不禁双眼酸红,那句“娘娘”未经思量便已脱口而出。

夫人亦是心中一动,含笑拭去以凝脸上的泪“不准哭啦”

寒暄之后,她才发觉几人身后,还配备了顶软轿和一应轿夫。

“山上路滑寒重,请二小姐上轿”

她体寒之症由来已久,初初被救上琅琊山便是由于寒气侵体整整三日高热不退。好在老阁主妙手回春,又恰逢年少,才无甚大碍。后经诞育之苦,大大损伤了身子以致身体虚寒,再受不得寒气。

“寒气重加件披风就是了,师门重地,岂有乘轿的道理。”夫人一双似水的眼里多了些执着,抬步便要去踏那石阶。

“江湖儿女不问俗礼,请二小姐上轿。”说话的是站在子苓身侧的男子,虽时隔多年她还是一眼便认了出来,不是那人的近侍又是谁。何况这一语双关,像极了少阁主的手笔。

夫人顿住脚步“蔺晨在何处?”

“回二小姐,少阁主远遁江湖,尚无音讯。”

她心中一紧,禁不住捏住了藏在袖中的手。眼前仿佛又是蔺晨隐隐含泪的面容,万分酸楚的望着她,亲手折了那金针,断了那扇骨。

“远遁江湖…”

她环望与记忆中别无二致,甚至更见盎然的清隽之景,悄然红了眼睛。

青山依旧,不见故人。




“怎么了,从昨日到现在,你一直心事重重的。”他从背后拥住她,下颚随意搭在自家夫人肩上。

她猛然回神,不太自然的抬手抚过垂落胸前的发丝,“没什么,昨日是近乡情怯。今夜是觉得在山中离月亮都近了些,便多看了一会儿。”

风过,她不由向他怀里缩了缩“咳···咳···”

“可是冷了?夜凉,你莫要站在窗边了。”他哪里还有心思赏月,忙将她抱到榻上,她身子本就孱弱今日又行了这许多的山路,他心中担忧但见她如此坚持只得时时小心护在她身侧。伸手去握她的手,却惊觉一片冰凉。

“手这么凉,可有哪里不舒服?”他一面把那双纤细的手捧进怀里,一面凑近去抚她的额头。

她瞧他如临大敌的模样便忍不住笑了出来,回握他温暖厚实的手掌“真的没事,窗边风大了些而已。”

他将信将疑的瞧着自家夫人流转顾盼的眼波“当真?”

“当真。”

皎月朗朗,依稀于屏风之上拓出他轻吻怀中人面颊的剪影。

“母亲!父亲!咚咚咚····”

他起身便被女儿撞了个满怀“哎呦,你慢些跑。”

“父亲,母亲!快快随我去后山!”小丫头不管不顾扯着二人的衣袖便要往外跑。

夫人无奈,下床去拉女儿的小手“又胡闹,天都黑了,去后山做什么?”

“母亲母亲,子苓姑姑说后山有会发光的蝴蝶,晚上看最是漂亮!快随鸾予去,晚了就看不不到了!”想是一路跑来的,小丫头红着小脸,额上还沾着汗珠。

夫人爱怜的蹲下身子,替女儿擦净额上的汗渍,语音轻柔“是呀,我们鸾予还没有见过萤火虫呢。你随母亲去提盏灯笼,咱们便去后山。”

皇族的孩子虽生来尊贵却少了份天然的洒脱,他知她向来不愿拘束女儿的天性,更不愿女儿错过宫外的美景。

“鸾予乖,母亲身子不适,父亲随你同去好不好?”他一手从她手里牵过女儿,一手把她重新送回榻上。

“我陪她去,你且好好休息。”

小丫头欢天喜地的拉着父亲跑了出去,月光将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衬的很长,长的一路绵延到了夫人心上。她坐在房内,目光却追随着父女二人渐渐隐去的背影。夜色缱绻,融进夫人弯弯的眼睫,她轻轻扬起唇角,好似已看到了女儿玩耍酣畅的景象。小丫头被他安稳的背在肩上,挥着藕节般的手臂,笑声清亮,音若银铃。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好久之前的初雪点梗哈哈哈哈

我没忘!只是因为准备期末考实在没时间呜呜法学生太难了啊🙈

那为了弥补我欠下的点梗

我决定认认真真补两个山海的番外

嘻嘻嘻你没听错还有下篇

没想到都9012年了

我居然还在为了旧坑深夜洒狗血💀

哦对了,番外的名字就叫:如果老阁主突然出现救了娘娘那么↑

灵犀一线

【帝妃】当时七夕笑牵牛

  巍巍宫峩,深檐广台,天日难至,殿宇昏沉。古稀老人行幸大明宫,登台极目,秋雨靡靡中难得骊山形影,却见曲江放灯,悼念盈河。秋上心头更添愁,近侍捧来大氅替老人披上,客气的规劝了句:天凉,大家仔细保重,切莫悲思太甚。岁月磨去壮志雄心,只留下一具畏寒的风烛残躯。


  方士们俱散出去了,寻访经年,依旧杳无音讯。不在十二台楼之高,不在滔滔忘川之滨,玉颜不知归于何处,余手边一支金地贴翠步摇,颤巍巍依稀得见当年模样,这一枯坐,又到长夜。更深露重,人声早息,寂默中传来院内梧桐叶落的声音,太液残荷替了芙蓉,未央细柳扑落满阶,马嵬一别后,诸旧皆成恨,更恨旧鸳梦里无故人。


  锦衾不暖,独卧难眠,方阖眼...

  巍巍宫峩,深檐广台,天日难至,殿宇昏沉。古稀老人行幸大明宫,登台极目,秋雨靡靡中难得骊山形影,却见曲江放灯,悼念盈河。秋上心头更添愁,近侍捧来大氅替老人披上,客气的规劝了句:天凉,大家仔细保重,切莫悲思太甚。岁月磨去壮志雄心,只留下一具畏寒的风烛残躯。


  方士们俱散出去了,寻访经年,依旧杳无音讯。不在十二台楼之高,不在滔滔忘川之滨,玉颜不知归于何处,余手边一支金地贴翠步摇,颤巍巍依稀得见当年模样,这一枯坐,又到长夜。更深露重,人声早息,寂默中传来院内梧桐叶落的声音,太液残荷替了芙蓉,未央细柳扑落满阶,马嵬一别后,诸旧皆成恨,更恨旧鸳梦里无故人。


  锦衾不暖,独卧难眠,方阖眼就听得鼙鼓声起,马蹄声踏碎霓裳仙曲,眼见着血染羽衣有心难救。万般上心头,哀思难解,近来更无人堪相慰,曾经身边旧人一一离散,宫娥空盼朝圣颜,乐伎与梨园同荒芜,这一位挑灯盏豆火独数更声的老人,不也是孤老深宫的同命人?披衣起身,彳亍出殿门,阶下秋草里被惊起了两三点萤火,无头无脑的往一处飞。是长生殿啊!


  于空无人处响起雨夜铃音,马啸渐远,荔香浮出芙蓉面,铃声如笑,笑看牵牛,河汉清浅竟不渡,一水隔断相思。夜半无人,长生殿里低声语,空许比翼连理,人知何处?月落天梯,请君相来聚。


——————————————————————————————————


把以前的补一补


秋叶飘零
特别喜欢帝妃所以P的不这么好不...

特别喜欢帝妃所以P的不这么好不喜勿喷

特别喜欢帝妃所以P的不这么好不喜勿喷

大晨砣

P1:这领口这么开,得亏是陛下老了,不然多好窥探。👀😍😍😍
P2:好想让这女人黑化,独占恩宠。
P3:这女人变脸好快!色色花抖😏
P4:调调和角度好看!又是红唇和领口。💓💓💓

P1:这领口这么开,得亏是陛下老了,不然多好窥探。👀😍😍😍
P2:好想让这女人黑化,独占恩宠。
P3:这女人变脸好快!色色花抖😏
P4:调调和角度好看!又是红唇和领口。💓💓💓

秋叶飘零
寒岁纷雪来,有你在便是暖冬。

寒岁纷雪来,有你在便是暖冬。

寒岁纷雪来,有你在便是暖冬。

万条垂下绿丝绦

抱歉占tag(卑微写手在线扩宣)

一个简单的自白:

嗨!于人潮万千中相遇,不胜荣幸。

这里是一枚高三卑微写手,只是单纯的喜欢和摆弄文字,热爱生活,不算什么三好青年,只是贪财好色,自由散漫,还一身正气。

人太慵懒,也太忙着学习,会在有空的时候更文,如果你喜欢我并且留下真的不胜荣幸。

写的文章也只是尔尔,不是什么大触,内容也大多关于刘敏涛老师的CP,可戳我的文看并且欢迎各种建议,马马虎虎的有个小群(457321951)喜欢可加,应该还是一个很宠粉的写手,希望你们喜欢。

最后有一个小小的愿望,希望在距离还有54天后的18岁,可以百粉。

最后谢谢您的喜欢♡

一个简单的自白:

嗨!于人潮万千中相遇,不胜荣幸。

这里是一枚高三卑微写手,只是单纯的喜欢和摆弄文字,热爱生活,不算什么三好青年,只是贪财好色,自由散漫,还一身正气。

人太慵懒,也太忙着学习,会在有空的时候更文,如果你喜欢我并且留下真的不胜荣幸。

写的文章也只是尔尔,不是什么大触,内容也大多关于刘敏涛老师的CP,可戳我的文看并且欢迎各种建议,马马虎虎的有个小群(457321951)喜欢可加,应该还是一个很宠粉的写手,希望你们喜欢。

最后有一个小小的愿望,希望在距离还有54天后的18岁,可以百粉。

最后谢谢您的喜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