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帝妃衍生

32329浏览    175参与
星期八的阿九

金雀眠-肆

成泰十九年四月,陛下驾崩,天下共悼。

  

  

“姑娘,车辇到了”

  

  

林静执梳的手一顿,侍人为她套上外袍,又小心扶着她出了屋门。

  

  

檐上的阳光有些刺眼,让林静很不适应,蹙起了眉,小梨想为她遮上帷幔,她拒绝了,她想好好看看这样的天,以后大约是见不着了。

  

  

但她还是很高兴,萧选来接她,接她回家。

  

  

临上车辇前,林静回了头,为这座圈了她三年的宅子落下最后一滴泪,为她的孩子。

  

  

她看着窗外,渐行渐远的闹市,让她的手心沁出了汗,她有些害怕,来接她的,不是萧选。

  

  

“姑娘,到了”车夫恭敬的为她拿来脚凳,......

成泰十九年四月,陛下驾崩,天下共悼。

  

  

“姑娘,车辇到了”

  

  

林静执梳的手一顿,侍人为她套上外袍,又小心扶着她出了屋门。

  

  

檐上的阳光有些刺眼,让林静很不适应,蹙起了眉,小梨想为她遮上帷幔,她拒绝了,她想好好看看这样的天,以后大约是见不着了。

  

  

但她还是很高兴,萧选来接她,接她回家。

  

  

临上车辇前,林静回了头,为这座圈了她三年的宅子落下最后一滴泪,为她的孩子。

  

  

她看着窗外,渐行渐远的闹市,让她的手心沁出了汗,她有些害怕,来接她的,不是萧选。

  

  

“姑娘,到了”车夫恭敬的为她拿来脚凳,可这里,已然不知是哪里了。

  

  

“你们……是什么人……”

  

  

此地荒芜,四面无人,只有几座农屋,并不见烟火。

  

  

“姑娘,得罪了,您跟我来”

  

  

她有些想跑,可下一秒,便看到了身后的一排影卫。领头的,那是萧选的私兵,她认得。

  

  

她被带了去,在地下,一床一桌,还有几把椅子。

  

  

大约,她以后就是个活死人了。

  

  

她坐在床上想不明白,萧选若厌弃了她,放她老死在那座宅子里便是了。

  

  

这地方实在让人害怕,微弱的燃着几支烛火,在墙的最高处,有个巴掌大的小窗,是焊死的。

  

  

她四处打量,将自己缩的更紧,看着屋里的墙板被打开,进来一束刺眼的光,是高湛。

  

  

他带了许多东西来,满目愁容,欲言又止。

  

  

“姑娘,奴才不能做些别的什么,给您带了许多医书来,您保重……切记,不要出去,外头乱,免得伤了姑娘”

  

  

高湛说完,便离开了这里。

  

  

每日会有位农妇打扮的中年女人送餐食来,林静不想吃,但还是被喂进了不少。

  

  

半个月过去了,萧选还是没来,她终于忍不住,按住了农妇放餐盒的手:

  

  

“麻烦您,我想见见他”

  

  

农妇一怔,依旧没有说话的离去。

  

  

又是半旬过去,林静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她举着蜡台,看着高湛送来的医书。

  

  

川芎,当归,桃仁,红花,姜炭,炙甘草,芸苔子,加黄酒入水煎服。

  

  

这是她从前喝的避子药……

  

  

“附子:味辛甘,大热,大毒,堕胎为百药长”

  

  

这大约是那碗堕胎药的配方……

  

  

萧选依旧没有消息,连高湛也不再来过。

  

  

那一夜她发烧,也只有送饭的农妇来时觉得不对,为她煎了两副药。

  

  

林静不再奢望,开始顺从的扒着饭。她想过逃,但她想到萧选的手段,还是算了。

  

  

唯午夜梦回时,她总是能梦到那个孩子,梦到萧选,喃喃的唤一声“选郎”

  

  

脖颈间莫名收缩起来,身上的呼吸声愈来愈重,林静紧皱着眉头,努力挣扎着睁开眼,惊恐的看着眼前熟悉的脸,吓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选……”好容易出了声,话刚张口便结实的挨了那人一个巴掌

  

  

“我……我没有不听话……”她有些无措的解释,将头埋进颈窝。

  

  

  

  

  

  

  

  

  

  

  

  

  注:文中药理来自百度,请勿深究。如有出入,请联系我修改或删除。

星期八的阿九

  微博:星期八的阿九

  之前所有已完结的文章在:@拾柒 (已停更)

  补档基本都在微博,老拖更人,欢迎催更,欢迎点稿。文明用语,圈地自萌。

  热爱姨圈,风镜,帝妃,楼镜,松涛,基本啥啥都磕,荤素不忌。大概率写衍生,与原剧没啥关系。

  请勿上升真人!!!

  微博:星期八的阿九

  之前所有已完结的文章在:@拾柒 (已停更)

  补档基本都在微博,老拖更人,欢迎催更,欢迎点稿。文明用语,圈地自萌。

  热爱姨圈,风镜,帝妃,楼镜,松涛,基本啥啥都磕,荤素不忌。大概率写衍生,与原剧没啥关系。

  请勿上升真人!!!

星期八的阿九

金雀眠-贰

  “你说……他会带我走吗?”

  


  萧选已经三月未见她了,照往常,便是不做那事,也会送些逗她欢喜的东西来。


  可这次之后,什么都没有。


  “姑娘快回去吧,入秋了夜里风大,仔细伤了身子”小梨上前扶起蹲在花圃边的林静,系好了斗篷。


  “你记得给它浇水”

  

  林静恋恋不舍的望了一眼那簇紫薇,又嘱咐道:“也别浇的太过了,好容易才养好的”  


  “奴婢都记下了,姑娘快回去吧”

  

  小梨笑着将人往屋里送,又将丫鬟都散了去,这才道:“爷吩咐人传了话来,说是晚些时候要过来呢,让姑娘等一等他”

  


  “真哒?快,我要沐浴!”林静兴......

  “你说……他会带我走吗?”

  


  萧选已经三月未见她了,照往常,便是不做那事,也会送些逗她欢喜的东西来。



  可这次之后,什么都没有。


  “姑娘快回去吧,入秋了夜里风大,仔细伤了身子”小梨上前扶起蹲在花圃边的林静,系好了斗篷。


  “你记得给它浇水”

  

  林静恋恋不舍的望了一眼那簇紫薇,又嘱咐道:“也别浇的太过了,好容易才养好的”  


  “奴婢都记下了,姑娘快回去吧”

  

  小梨笑着将人往屋里送,又将丫鬟都散了去,这才道:“爷吩咐人传了话来,说是晚些时候要过来呢,让姑娘等一等他”

  


  “真哒?快,我要沐浴!”林静兴奋的挥着手,忙吩咐小梨,自己在衣柜里翻着什么,拿了件绯红的小衣揣在怀里。


  萧选果真来的极晚,过了子时方到。床头的红烛未灭,虚晃着床上的娇人,曲线身姿格外曼妙。


  林静只着里衣,覆着素纱斜倚在塌上,见人入了门才盈盈拜下。


  “今日打扮的,格外好看”萧选将人的细腰捞在怀里,点了点挺立的鼻尖。


  他原是有些烦的,为着朝上的事,皇帝病重,总是有几个不安生的。


  她不问他为何才来,自觉为他宽了外衣,服侍人到了塌上。


  她今日方才知道,爷怜惜她,是到今日才动了真格的。


  她咬的唇色都发青了,泪珠同汗珠混着淌在脸上,嘴里呜呜的求饶仍是无用,反倒让人更有了兴致。


  她拽着被角,小小的蜷缩在一角,时不时抽泣着。


  萧选知今日发了狠,她定是受不了的,将人裹在怀里,温声哄着赔罪。


  “爷可是厌了我了……”她将自己蜷的更紧,粉拳捶在床榻,发出些响动。


  “怎会?我自是最疼你的”


  “还疼我呢……我……疼……”林静羞的不愿再说,只将头埋进了被窝里,两耳涨的绯红。


  萧选环过手臂将人的脑袋埋在怀里,轻轻揉着“谁让静儿如此诱人呢,看得人如此难受”

  

  说罢握过人蜷在怀里的小手,摸向自己的下处,果然又滚烫的厉害。

  

  “唔……”由不得林静再说,萧选便又将人压在身下,与人十指相扣,吻了上去。


  这一夜,林静不知被折腾了多少次,实在没了力气瘫在萧选怀里,由他作弄。

  

  她本就纤瘦,又日日用药浴泡着,身子实在娇嫩的紧,当下便是淤青红痕一片。


  “我日后,许不会来了”

  

  天亮了,他独自穿好衣裳,为她掖了掖被角。


  她睡得正熟,他亦不敢叫醒她,林静的眼泪,是他永远无法拒绝的。


  直到屋里没了动静,床上的人这才流下两行泪来,她没有力气,不然真想好好的哭一场,两眼一黑便昏了过去。


  他不会再来了……不过一个妓罢了,总归是会厌弃的……

星期八的阿九

金雀眠-壹

“九叶重楼二两,冬至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疾苦……”


  

  

“静儿是在想我吗”萧选看着桌上的一行小字,俯身将头埋在了佳人脖颈,手不自觉的环抱住腰肢。


“不……”林静有些舒服的轻哼出声,靠在了萧选怀里,任是嘴上再逞强也无用。


林静今年十七岁,是被萧选圈养的第六年。从十五岁行房事,她住在这里已经两年了。


“静儿真是愈发敏感了”萧选将手伸进衣里,略微粗糙的手掌在佳人身上游走,看着怀中人酥软的埋在自己怀里,口中不由的轻哼出声,很是舒服。


“选……嗯……”林静被人打横抱起,小心翼翼的靠上方枕,这才欺上身吻了上去。


林静有些慌的抱紧了身上人的腰肢,......

“九叶重楼二两,冬至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疾苦……”


  

  

“静儿是在想我吗”萧选看着桌上的一行小字,俯身将头埋在了佳人脖颈,手不自觉的环抱住腰肢。


“不……”林静有些舒服的轻哼出声,靠在了萧选怀里,任是嘴上再逞强也无用。


林静今年十七岁,是被萧选圈养的第六年。从十五岁行房事,她住在这里已经两年了。


“静儿真是愈发敏感了”萧选将手伸进衣里,略微粗糙的手掌在佳人身上游走,看着怀中人酥软的埋在自己怀里,口中不由的轻哼出声,很是舒服。


“选……嗯……”林静被人打横抱起,小心翼翼的靠上方枕,这才欺上身吻了上去。


林静有些慌的抱紧了身上人的腰肢,很多次了,她还是很紧张,脸涨的红红的,在烛光下甚是娇艳。


“静儿,你叫的我都不知该怎么办了”帘帐内,萧选将林静环抱在身下,抬头划去她眼角的泪。他的小姑娘,还是那么怕疼。


“不……不疼……”她握着他的手,撑了撑身子让人抱的更紧些,在人耳边小声道“阿选好久没有来了,奴以为……阿选厌弃了……”


“不会,阿选怎么舍得厌弃你呢”萧选安慰着拍着林静的背,将两人侧过身来躺着,抚着林静的肩头,将头埋进了胸口。


“静儿果然……还是很敏感呢”萧选逗了逗那两粒红珠,又引得林静一阵酥麻。


林静,是个孤女。不幸卖入了潇湘楼,有幸的是,她这一生,只有萧选这一个客人。


她是十一岁做丫头时被萧选在后院看上的,那时的她还在学着如何做个出众的魁首。


“我要她”萧选指了指最后头的那个女孩子,就是林静。


萧选将她带到了一个宅子里,请人教她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一直养到了十五岁。


直到她过完生辰,这座宅子是萧选送她的生辰礼。


自此之后,再未出去过。


萧选是她人生里唯一的光,所以林静为了他做什么都可以,何况是自己的身体,哪怕他眷恋的,只是自己的身体。


一番云雨过后,林静靠在床帐边,萧选照例为她上药,从小拿药浸泡着的身体实在是太过吹弹可破。


“阿选下次……什么时候会来?”林静怯怯的抓着萧选的衣角,眸底噙着泪。


“下次来时自然便来了,你且等着就是”萧选上完药便起身,林静忙披了外套跟着起来,服侍他穿衣,糯糯应了声是。


她后悔今日多问了句,害怕惹他恼了,便不敢再说话。


“我那日出门,瞧着这玉钗好看,带上我瞧瞧”萧选将案上的盒子递给她,瞧着她眼里的惊喜很是满意,不由多夸了两句。那钗子也着实衬她。


“姑娘”萧选走后,小梨便应声走了进来,照例端着一碗药。


林静显然已经习惯了,倒是看着边上的青麻糍有些欢喜“今日怎么有了?”


“这是爷来时命厨房备下的,还带了好些官燕来,说是让姑娘补补身子”


“嗯……”林静是欢喜的,可看着那碗药,又忍不住咬了咬嘴唇。


“姑娘最怕苦了,且晾一晾吧,先吃两块点心”


“罢了,我宗不愿见他恼……”林静低低叹了口气,端过药便一饮而尽。


林静偷偷学过医,她知道……她是不配有他们的孩子的……只要他记得她就好了。


他一定是尽心配了药,这才不伤身子的…

  

今天的青麻糍真甜,特别好吃!


林静心里想,又开心的去端详那钗子,是上好的软玉。


星期八的阿九

金雀眠-叁

林静怀孕了,在萧选走后的第二个月开始了孕吐。


“姑娘……殿下……”


侍人含着泪实在不忍再说下去,林静看着那方梨木托盘上的药,显然是明白了萧选的意思


“小梨,为我去买些青麻糍吧,我爱吃”


“姑娘……”小梨看着药,身子忍不住的颤抖,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无妨”

  

这样就不苦了……


“快去吧,去晚了可不一定买的着了”


林静吩咐人下去,换上了那件她偷藏许久的红色衣裳,那是她想嫁给他时穿的,听说寻常百姓家的姑娘都是穿着自己绣的嫁衣出嫁的,她没机会了,便送一送这孩子吧……


孩子……你要高高兴兴的走……是阿娘没福气,留不下你了……


一碗药下肚,就着......

林静怀孕了,在萧选走后的第二个月开始了孕吐。


“姑娘……殿下……”


侍人含着泪实在不忍再说下去,林静看着那方梨木托盘上的药,显然是明白了萧选的意思


“小梨,为我去买些青麻糍吧,我爱吃”


“姑娘……”小梨看着药,身子忍不住的颤抖,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无妨”

  

这样就不苦了……


“快去吧,去晚了可不一定买的着了”


林静吩咐人下去,换上了那件她偷藏许久的红色衣裳,那是她想嫁给他时穿的,听说寻常百姓家的姑娘都是穿着自己绣的嫁衣出嫁的,她没机会了,便送一送这孩子吧……


孩子……你要高高兴兴的走……是阿娘没福气,留不下你了……


一碗药下肚,就着青麻糍,却还是那般苦


她讨厌白色,能为他做些什么总是好的……


若是用这个孩子换萧选在身边,她愿意的……


她本就是不配为他生孩子的,他说过


她开始落红了,一片一片的血块往下掉……肚子真疼啊……从未有这么疼过……


四个月了……听大夫说,那是个快成型的女婴……


如果长大了,一定生的很像他……


还记得初初知道自己有孕时,自己兴奋的不知怎么办才好,没日没夜的给孩子做衣服……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了,她开始幻想着萧选愿意留下这孩子……高兴的她好几晚睡不着觉,尽管他不来,她仍旧很高兴!


林静靠在床头,看着手里的小衣服,眼泪就顺着脸颊划过,落几滴在锁骨,又不知所踪,不自觉笑了出来,反反复复


直到很久,她方出了声:


“小梨,把这些都拿去烧了吧”

  

林静将衣服平平整整的叠好,指腹的余温还尚未散去,又指了指床边的那件红色衣裳,示意一起拿下去


小梨接过来,她竟是连劝慰的话都说不出口……


她的姑娘……竟要受的这般罪,她握紧了拳头


“别……”小梨走到门口,回头看她,她着急的抬头,眸子又黯淡下来“那件衣服……还是别烧了……”


万一……万一自己还能有那一日呢


林静还是不忍心断了自己的念想


小梨应声退下,这屋子便是连屋檐顶上的滴水都听的清


今晚真冷啊,林静裹紧了被子,要是阿选能来看她就好了

爱涛93

情难得(六)

        虽然已经到了春天,但是那院子里还是没有一草一木,只有枯树,夜间透过月光望去,还有几分可怕……

         ″娘娘,陛下说让您去见他。″高公公面带笑容,有些兴奋的说

  ″您,您说什么?陛下要我去见他?″相反,静妃,脸上却有些惊恐

        ″是的,娘娘。″高公公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有劳公公了。″他将孩子安排...

        虽然已经到了春天,但是那院子里还是没有一草一木,只有枯树,夜间透过月光望去,还有几分可怕……

         ″娘娘,陛下说让您去见他。″高公公面带笑容,有些兴奋的说

  ″您,您说什么?陛下要我去见他?″相反,静妃,脸上却有些惊恐

        ″是的,娘娘。″高公公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有劳公公了。″他将孩子安排好,就和高公公走了

  武英殿

  "参见陛下。″见了他,她便不敢抬头了

  ″这么多年,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他居高临下的望着静妃

  ″臣妾,从未抱怨陛下一句。″她仍旧低着头,不敢看男人一眼

  ″你为何不敢看我?他紧紧的盯着跪在面前的女人

  ″臣妾,臣妾没有。″说完,那双美丽的眼,便抬了起来

  ″你还是这么美,一点儿没变。″他眼底满是温柔,目不转睛的盯静妃

  ″咳…咳……″她用手掩住口,显得十分娇弱

  ″这……这是怎么了?″他连忙向静妃跑去,可到了她身边,她却躲开了,这可激怒了他,再一次朝着静妃吼了起来

  ″朕好心好意过来看你,担心你是否患病,可你却如此躲着我!拖出去,杖则六十!给我打!狠狠的打!″他怒气冲冲的盯着静妃

  过了许久,都没有听到静妃的喊叫声,他便有些急了,朝窗外看去,只见那女人,泪流满面,被打过的地方,便是渗出血来,却不曾喊一句痛,又愤愤的关上了窗,刚拿起杯子,就听到,有人朝院子里跑进来,边跑还边喊

  ″陛下,娘娘晕过去了。

  ″什么?晕过去?那就拖回冷宫吧!″他眼底满是心痛,但作为当今圣上,却又不低头道歉,便继续冷脸相迎。

  回到冷宫以后,小梨抱着,抱着浑身是血晕过去的静妃,痛哭了起来,哭着哭着,怀里的人也醒了,伸手小梨擦着眼泪,轻轻的说

  ″别哭,如果想活下去,咱们就只能忍,让他们忘了咱才好……″

  武英殿

  这时的殿内,只有萧选和那玉贵人

  ″陛下,酒喝多了可伤身,您可别喝多了。″说着便要去抢酒壶

  ″如今你也来管我了?说着一把推倒了玉贵人

  ″陛下,臣妾知错了。″说着便连忙站了起来

  ″小玉,你说,我把她打进冷宫,这么多年我不去看他,他恨不恨我?″说着他摇了摇手里的酒,望着身边的人

  ″想必您说的是静妃娘娘吧,陛下,您这么担心他呀?边说边攥紧了拳头

  ″是,我当真是伤了她的心了,等过上些许日子,我便把她接出来,把我这些年欠她的,统统都还给她。″说着这个无坚不摧的男人,竟掉下了泪

  ″陛下,您当真是仁慈啊……″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早已盘算好接下来要干什么了……

  我定是要去会会,那个在冷宫,也能争宠的静妃!玉贵人在心中暗暗发誓

                                 ″我绝不会让这个女人活着争我的宠″


  

    抱歉了各位,前几日,账号不知怎的突然登不上了

          所以文才拖到今天,实在是抱歉

          过30赞更~保证履行承诺!

              拜拜啦👋🏻

          

  

  

  

爱涛93

情笛(四)

       那宫里昏暗的很,她在寒风中睁开了眼,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哭红了眼……就在这时,她看到了,身边同样倒在地上的小梨,再一次红了眼眶,把小梨揽在了怀里,怀里的人儿也慢慢的醒来了,两人相拥而泣,诉说着委屈……

       "小梨,是我连累了你,对不起,对不起…”一边说着,一边轻抚着小梨的脸

       "没有,娘娘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呀,要是没有你的照顾,我早...

       那宫里昏暗的很,她在寒风中睁开了眼,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哭红了眼……就在这时,她看到了,身边同样倒在地上的小梨,再一次红了眼眶,把小梨揽在了怀里,怀里的人儿也慢慢的醒来了,两人相拥而泣,诉说着委屈……

       "小梨,是我连累了你,对不起,对不起…”一边说着,一边轻抚着小梨的脸

       "没有,娘娘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呀,要是没有你的照顾,我早就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了。"说边说边擦干了眼泪

        "小梨,现在能陪着我的也只有你了,咱们一定得好好的。" 她泪眼蓬松的笑了,紧紧的握着身边人的手。

        突然,屋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叫喊声,两个人都紧张地望向门外……

       

爱涛93

情笛(三)

        ″跪下!″芷萝宫里,传出了一声怒吼

        ″是,陛下″静妃自然不知道是怎么了,应了一声便跪了下去

        ″没想到啊,没想到……不然真的在送给朕的甜汤里下毒!″他的声音越发高了起来

        "臣妾真的没啊…没有…″听到这话...

        ″跪下!″芷萝宫里,传出了一声怒吼

        ″是,陛下″静妃自然不知道是怎么了,应了一声便跪了下去

        ″没想到啊,没想到……不然真的在送给朕的甜汤里下毒!″他的声音越发高了起来

        "臣妾真的没啊…没有…″听到这话的静妃眼睛里充满了疑惑与委

        ″给我拖出去!打!给我往死里打!″他的脸气的铁青

        ″不要啊…不要……″她的眼里含着泪,是那么的引人心疼

        ″现在该受罚了,知道后悔了?那当时何必给我下毒?他瞪着腥红的眼满是怒气

        ″臣妾没有…臣妾真的没有啊…″早已被两个人架起来的静妃,眼里满是失望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拖出去打!″愤怒的声音传遍了整个芷萝宫


        静妃的身子本来就弱,一板一板的打下去,一会儿就失去了意识,可刚晕过去,竟被一桶冰水泼醒,醒了就接着一板一板的打,直到一个人惊呼

        ″娘娘…娘娘…她…流…流…了好多血…″那人惊慌失措的喊道

       ″被打,流点儿血不正常吗?″他正坐在屋子里品茶,漫不经心的回答

       ″可…这…这好像不是被打破皮出的血…更像是……″那人颤颤巍巍的说道

       ″什么像什么?给我继续打!他这本就是死罪!″手里的茶杯突然被摔在了地上

       那人也不敢再说什么,提起木板继续砸在静妃身上

       ″行了,把他给我拖进来!″这时他又拿了一个新茶杯在手里把玩

       ″是″两人把绑的静妃拖了进来,松手的那一刻就倒在了地上,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再来一桶冰水!给我泼!你竟然要杀我,那你也别想好过!″

       一桶水泼下去,他果真又醒了,他吃力的爬到萧选脚边,抓住他的衣角

       ″陛下…真的…真的不是臣妾……″洁白的裙摆早已被流出的血染成了鲜红色

        终于萧选认识到不对劲了,仅仅用木棍打,怎会流如此多的血呢?况这血根本止不住,便传了御医.

        ″娘娘早已有七月的身孕,不知为何却一直用布勒着腹部,如今这是小产了。

       ″七月?这女人怎得不行想让我知道?这贱女人!都别管他了!给我丢到冷宫里去,让它自生自灭吧!还有!把他宫里的小梨给我找来,给我狠狠的打!然后再给他一起丢进去!“

              她什么也没有带,只带了那只他入宫之时她送的他的玉笛……

          

 

                  老规矩:过20赞更!

                   拜拜啦👋🏻


爱涛93

情笛(二)

       他走上前,轻轻拍了拍坐在桥边吹笛女人的肩,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样貌是那么的亲切,他太激动了,一把抱住女人,思绪也飘回了从前……

        从前的一切都历历在目,他就越发起来的自己对不起她了,她对他是这么的一往情深,可他自己却辜负了他的真情……

        是他错怪了她,他永远也对不起这个深情的女人……...


       他走上前,轻轻拍了拍坐在桥边吹笛女人的肩,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样貌是那么的亲切,他太激动了,一把抱住女人,思绪也飘回了从前……

        从前的一切都历历在目,他就越发起来的自己对不起她了,她对他是这么的一往情深,可他自己却辜负了他的真情……

        是他错怪了她,他永远也对不起这个深情的女人……

        回忆

                                             赤焰一案之后

        芷萝宫里,静妃正在做甜汤,准备做好了之后送到箫选那,静妃又准备了很多箫选爱吃的甜点,一同送去了

        ″静妃娘娘求见!″门口的高公公对着箫选说到

        ″让他进来!看他能耍出什么花招?″说着扔掉了手里的卷轴

         ″是,陛下……″

         ″臣妾给陛下请安,臣妾带来了些陛下您平常爱吃的东西″

         ″放了毒吧?联死了,好让你的儿子当上皇帝?″

         ″臣妾…臣妾没有……″她委屈极了,跪在地上一抽一抽的,哭了起来

         ″滚!给我滚!你以为我还会像从前那样心疼你哭吗?你要让我查出这点心有什么问题,就给我去冷宫待着吧!″这几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他根本不在乎静妃

         ″臣妾遵旨,臣妾再也不来烦了陛下了,再也不来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高公公!给我查!给我好好的查!要当真有什么问题,就把他给我关去冷宫!

         ″是……″他双手接过食盒,随手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

          永远不会有人知道,背后有一双眼睛早盯上了静妃,那个人早就想让静妃,离开他的视线了,于是他等所有人离开后,在甜汤中放了一种不知名的粉末……


                 老规矩,过20赞更! 

                 拜拜啦!


        

爱涛93

情难得(五)

        有了这个孩子,冰冷的宫殿里貌似也多了一分温暖,心里也就多了一份牵挂,他也就不舍得这么轻易的走了,他想陪在孩子身边,等着孩子长大……

         ″娘娘,惠妃娘娘传话过来说……说芷萝宫赐给新来的玉贵人了。″

         ″那又何妨?毕竟咱们的余生都要在这儿度过了。″...


        有了这个孩子,冰冷的宫殿里貌似也多了一分温暖,心里也就多了一份牵挂,他也就不舍得这么轻易的走了,他想陪在孩子身边,等着孩子长大……

         ″娘娘,惠妃娘娘传话过来说……说芷萝宫赐给新来的玉贵人了。″

         ″那又何妨?毕竟咱们的余生都要在这儿度过了。″

        ″可惠妃娘娘还说,陛下,命人把那棵楠树给砍了,那可是你的命根子啊。″

        ″是人家的地方了,砍了就砍了吧,反正也回不去了。″

         她嘴上虽这么说,但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个曾经说爱他

愿意为他付出一切的男人,竟如此的绝情,如此的无情无义……

         有了这个孩子以后,高公公常给他们带来一些鱼肉,说是让静妃娘娘,好好补补身子,因为静妃本来就身子弱,生着孩子的时候,又落下了病根,于是这身子就一天不如一天了……

         三年后

        ″阿娘,晴儿肚子饿饿,想吃饭饭。″

        ″来,晴儿桌子上还有些高公公送来的点心,快去吃吧。″

        ″谢谢阿娘!″

        ″晴儿,你慢点跑,别摔了。″

        ″谢谢小梨姐姐,不会的。″

        ″小梨啊,我知道我这身子一天不如一天了,要是哪天我走了,一定要帮我照顾好晴儿,我会感激你的。″

        ″娘娘,您别乱说,您这身子好着呢!我和晴儿都陪着你呢!″

        ″是,有你们在,我怎么舍得走啊…


         老规矩,过二十赞更新!




爱涛93

情难园(十一)

因为上次大家都不喜欢,所以我打算重新写十一,甜的就让它一直甜下去吧!

                                   正文分割线         ...

因为上次大家都不喜欢,所以我打算重新写十一,甜的就让它一直甜下去吧!

                                   正文分割线                                

       一年有一年过的很快,转眼又是一年春天,芷萝宫里,几乎全都是皇帝从各个王国才起来的名花,他知道静妃喜欢花,但却又从来没有向他提起过,所以这才借着小公主的引子弄了一个圆子的花,来讨他的阿静高兴。

       ″母妃,婉儿想吃榛子酥,香香甜甜的婉儿最爱吃了!″

       ″好,午后娘亲给你做,小馋猫。″说着便轻轻刮了一下他的鼻子

       ″有朕的吗?哈哈,婉儿快过来,让父皇抱抱。″

       ″父皇,你怎么才来,我和我母妃都想你了?″

       ″婉儿,怎么跟你父皇说话的,他可忙了呢。″

       ″来,别气了静儿,我也想你了。″说着,把她拉到怀里吻了一口。

       ″呜呜呜~父皇只喜欢母妃不喜欢婉儿了。″边哭边用肉嘟嘟的小手抹着脸上的泪

       ″来来来,婉儿不哭,父皇也亲亲你。″

       ″别玩了,洗洗手来吃点心吧。″

       ″这点心真甜,但再怎么甜也不如我的静静甜…″

       ″去,孩子还在这儿呢…″说着白了萧选一眼

       ″婉儿,先去恵妃娘娘那玩会,父皇和你母妃点事儿。″

       ″那好吧,不过我可以带点甜品去吗?我的肚子还好饿呢。″

       ″好,快玩去吧。″

       ……

        ″几日以后,便是赏花宴了,不知爱妃有没有心仪的衣服?让我来量一量,明日叫他们给做出来。″别人说边抱起静妃,走进了主卧……

         摘下玉簪,瀑布般的长发散落下来,光阴并未在她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倒是增加了更多韵味,箫选痴痴的望着眼前的女人,是那么的美艳动人,令人痴迷。

         ″陛下,您慢点儿,就算我受得住,这肚里的孩子也受不住呀。″

         ″不行,我忍不住。″说着又吻上了那红唇

         ″慢点儿~″

          ″等等,你说什么?你又有了?

          ″你天天这么折腾我,不有也难!″她佯装生气的别过头

          ″好,我知道错了,今天做完,这孩子生下来前都不会了。″

          ″那还差不多。″她把头转过来,吻上了他的唇

           (处省略500字,自行想象,反正我想不出来)

 

              老规矩,过20赞更!拜拜啦~~








爱涛93

情难得(四)

         冰冷的地板,没有一点点温度,正如他那个早就被冰冻住了的心……

         为了不让旁人发,他只能每日用不了裹着小腹,这孩子倒也安稳,不让他的母亲难受,就这么日日的陪着他,可这事儿又怎么瞒得住?还是被高公公发现了

         ″老奴都知道了,既然娘娘不想让陛下知道,那老奴就帮你瞒着。″...


         冰冷的地板,没有一点点温度,正如他那个早就被冰冻住了的心……

         为了不让旁人发,他只能每日用不了裹着小腹,这孩子倒也安稳,不让他的母亲难受,就这么日日的陪着他,可这事儿又怎么瞒得住?还是被高公公发现了

         ″老奴都知道了,既然娘娘不想让陛下知道,那老奴就帮你瞒着。″

         ″那就谢谢高公公了,如果现在才让陛下知道,那我定是少不了惩罚的。″

         ″老奴都明白,您不愿陛下知道一定是有自己的苦衷。

         ″多谢高公公。″

         冬去春来,气候稍微转暖了一点,可这冰冷的宫殿里,依旧还是照不进一丝阳光,他轻轻抚摸着隆起的肚子,眼角含泪,想着这个孩子马上就要出来陪她受苦,心里有万般不舍,到这时候了,后悔又怎么来得及呢?

         几日之后,这个孩子闹腾了起来……(仿照《小娘惹》片段)

        ″小梨,快把我扶到床上,我感觉我可能要生了,给我找条干净的布条

        ″娘娘,您把这块布咬住,用力!

        ″嗯嗯嗯……

        ″出来了,是个小公主!娘娘,您看她多漂亮!真像你。

        看着这个孩子,轻轻的摸了摸肉嘟嘟的脸蛋,留下流泪,对不起,是阿娘让你出世陪我受苦,都是我的错……

        ″小梨你一定要切记,这件事儿除了高公公和咱们知道,别人一概不能告诉!


          老规矩,过20赞更!





爱涛93

情笛(一)

        多年以后,萧选走过奈何桥,听闻身旁的鬼差们讨论一位女子……

        那姑娘可真漂亮,不过听说好像在等一位男子,嗯!我听说等十多年了,笛子也吹的挺好听的,你说这男子还会来吗?会吧?……

        萧选听闻,顺着鬼差门说的方向,望向那位美丽的女子,他看着那熟悉的背影,不经想起了,他深爱着的女人一一静妃

        多年以后,萧选走过奈何桥,听闻身旁的鬼差们讨论一位女子……

        那姑娘可真漂亮,不过听说好像在等一位男子,嗯!我听说等十多年了,笛子也吹的挺好听的,你说这男子还会来吗?会吧?……

        萧选听闻,顺着鬼差门说的方向,望向那位美丽的女子,他看着那熟悉的背影,不经想起了,他深爱着的女人一一静妃

爱涛93

情难圆(十)

那孩子出生以后,平常安静的芷萝宫里也热闹了起来……

给公主穿这个吧!看着花裙子!不行,这个!一群小侍女争论着

″皇上驾到!″门口高公公一开口,屋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臣妾叩见皇上。″

″快起来,让朕好好看看。″边说边一把抱起了,站在一旁腼腆笑着的静妃

静妃也高兴的很,因为这是孩子出生以后,萧选第一次碰他

被按在床上的静妃,被身上的男人一点点的脱着衣服

″陛下,慢一点儿这都两个孩子了,慢点。″

″两个孩子哪里就够了,你多给朕生个孩子,你还不愿意。″

″愿意…″

″让我尝尝你甜不甜。″说着咬上了静妃的乳tou,猛的吸了几口

″陛下,陛下,你快停下,您这都吃了,婉儿吃什么?(小公...

那孩子出生以后,平常安静的芷萝宫里也热闹了起来……

给公主穿这个吧!看着花裙子!不行,这个!一群小侍女争论着

″皇上驾到!″门口高公公一开口,屋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臣妾叩见皇上。″

″快起来,让朕好好看看。″边说边一把抱起了,站在一旁腼腆笑着的静妃

静妃也高兴的很,因为这是孩子出生以后,萧选第一次碰他

被按在床上的静妃,被身上的男人一点点的脱着衣服

″陛下,慢一点儿这都两个孩子了,慢点。″

″两个孩子哪里就够了,你多给朕生个孩子,你还不愿意。″

″愿意…″

″让我尝尝你甜不甜。″说着咬上了静妃的乳tou,猛的吸了几口

″陛下,陛下,你快停下,您这都吃了,婉儿吃什么?(小公主叫萧婉)

″那乳娘来干嘛的?再说,婉儿成天粘着你还不能让给我一天″

边说边吻上了静妃的唇,静妃不断嘟囔着,陛下您慢点儿,臣妾疼……



几天后的宴会上,珍妃的儿子,那个没被处死的皇子,悄悄串进了人群之中,他说他要为他的母亲报仇……




提前剧透一下,写到13章结束,因为太多坑没填了😂也正好要到结局了

拜拜👋🏻

老规矩过20赞更新







爱涛93

情难得(三)

回首过往,她又何曾得到过真正的爱?他真正爱过别人,只是他爱的人,次次负她罢了……

″娘娘真的不告诉陛下吗?″

″不必了,这本就是个留不住的孩子,免得到时这孩子要是没了,他在伤心难过。″

″娘娘,你现在居然还在为他考虑。″

″这孩子如果活下来,也不能告诉他,小梨,我求你,别说出去,求你了……″

″娘娘…好,我一定不说出去。″

静妃把小梨搂在怀里,给怀里的小姑娘擦着泪水,他知道小姑娘心疼他,心疼他的苦,心疼他的痛……


回首过往,她又何曾得到过真正的爱?他真正爱过别人,只是他爱的人,次次负她罢了……

″娘娘真的不告诉陛下吗?″

″不必了,这本就是个留不住的孩子,免得到时这孩子要是没了,他在伤心难过。″

″娘娘,你现在居然还在为他考虑。″

″这孩子如果活下来,也不能告诉他,小梨,我求你,别说出去,求你了……″

″娘娘…好,我一定不说出去。″

静妃把小梨搂在怀里,给怀里的小姑娘擦着泪水,他知道小姑娘心疼他,心疼他的苦,心疼他的痛……



爱涛93

情难得(二)

      一样的凄凉,这里没有树,没有花,没有草,没有远方飞来的鸟,只有无论的凄凉与悲伤,那个不争不抢的女人,终被辜负……

″娘娘吃了高公公的药,您好些了吗?″

″是好些了,最近不怎么咳血了,得多,谢谢高公公。″

″那我就放心了。″

″哎呀,让你着急了,我还心疼你呢。″

″娘娘,您放心我就好,我不会有事儿的。″

两人正交谈着,宫外传来一阵声音,

″皇上驾到!″门外的小太监力声喊着

″臣妾……叩见皇上。″

″你从来没爱过朕,对吗?你那林哥哥,就这么吸引你?在你心里,我算什么?″

″臣妾……爱过……″

″那既然这样...

      一样的凄凉,这里没有树,没有花,没有草,没有远方飞来的鸟,只有无论的凄凉与悲伤,那个不争不抢的女人,终被辜负……

″娘娘吃了高公公的药,您好些了吗?″

″是好些了,最近不怎么咳血了,得多,谢谢高公公。″

″那我就放心了。″

″哎呀,让你着急了,我还心疼你呢。″

″娘娘,您放心我就好,我不会有事儿的。″

两人正交谈着,宫外传来一阵声音,

″皇上驾到!″门外的小太监力声喊着

″臣妾……叩见皇上。″

″你从来没爱过朕,对吗?你那林哥哥,就这么吸引你?在你心里,我算什么?″

″臣妾……爱过……″

″那既然这样,这就换人把你那楠树砍了,你可有意见?″

       静妃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头,泪水划过脸颊,落在布满灰尘的地上

″既然见都见不到,还不如砍了……″

        萧选气急败坏,一把将跪在地上的静妃抓起来,掐住他的脖子,静妃也不挣扎,淡淡的看着他,嘴角划过一丝笑意,被掐紧的脖子很难呼吸到空气,他上气不接下气

″陛下…在…再用…再用…点力…呀,直…接…接掐死…掐死…臣妾算了…臣妾早就不想活了″

         他松开抓住脖子的手,静妃直接栽到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你说,他刚才为什么不掐死我?为什么?为什么!″最后一句几乎是带着哭腔喊出来的

        小梨一把抱住身旁的娘娘,两人相拥哭泣着

        寒风依旧吹着,却刀刀割着人心,刀刀割着痛处,泪水打湿的脸很快被冷风吹的通红,一碰就痛的流下眼泪,可这寒风哪懂她的痛,依旧无情的吹着,把他的盘起的头发吹散,那只皇上送她的玉簪子,被吹落在地,断成了两节,两人的感情,也就此中断了吧……


      老规矩,过20赞更拜拜啦👋🏻




爱涛93

情难得(一)

       雪铺满了整个冷宫的院子,显得比平常干净了不少,但还是那么的寒冷,没有一丝丝温暖,静妃窝在床上裹了一层层的被子,可说是被子,但只不过是几块粗布而已,划的身上一道又一道红印……这墙真高啊,照不进一丝阳光,只有如刀割般的冷风,静妃的脸被冻得通红,不停的咳嗽着。

″娘娘,你还好吧?这都好几天了,您这染了风寒,不吃药可不行。″小梨有些着急

″不碍事儿,就算真的去太医那儿找我这种不受宠的一个药籽也心疼,不可能要到″

″我可离不了您,您可不能有事。″

″如果是这样,还不如死了算了,在这世间受这种苦,死了也算一种解脱,......

       雪铺满了整个冷宫的院子,显得比平常干净了不少,但还是那么的寒冷,没有一丝丝温暖,静妃窝在床上裹了一层层的被子,可说是被子,但只不过是几块粗布而已,划的身上一道又一道红印……这墙真高啊,照不进一丝阳光,只有如刀割般的冷风,静妃的脸被冻得通红,不停的咳嗽着。

″娘娘,你还好吧?这都好几天了,您这染了风寒,不吃药可不行。″小梨有些着急

″不碍事儿,就算真的去太医那儿找我这种不受宠的一个药籽也心疼,不可能要到″

″我可离不了您,您可不能有事。″

″如果是这样,还不如死了算了,在这世间受这种苦,死了也算一种解脱,不是吗?″

       只听见声摇铃铛的声音,紧接着一个小太监喊着开饭,一群女人疯一样的冲向门口,抢着那盆里的食物,小鸭梨和静妃知道自己抢不过,只能站在一旁默默的等着,可等到他们走上前时,那盆里一丁点儿吃的也没有了,他们叹了一口气,想往回走,可是后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声音。

″娘娘,高公公让我给您带的东西。″说完就把一个白布包递给了静妃

他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包药材,就连忙问

″这你怎么知道的?帮我谢谢高公公。″

″小的听闻娘娘中了风寒,告诉了高公公,高公公让我给你烧些药,两人保重凤体。″

″谢谢了,一定帮我,谢谢高公公。″

″是娘娘。″

一边一个低着头吃饭的女人,像看见了什么,发疯似的准备扑向静妃,却被小太监一脚踹倒在地,那女人也只能连滚带爬的跑远。

″娘娘,还有这个是高公公让我给您带的吃的,他知道您不争不抢,一定会饿肚子。″

″谢谢了,这时候就只有高公公还想着我了。″

……


这篇文大家看的怎么样?老样子,过20赞更~拜拜👋🏻






大晨砣tulips

《八翠寻夫记》七

"选哥……哥……不成了……"

"等会儿,八翠,等会儿。"

"真不成了……"

八翠仰着脖颈深陷在绵软的枕头里,带着哭腔不管不顾的依着自己的感受来,就这样拉扯不清的了了事。

"选哥选哥,你来我脚都不疼了。"

八翠抱着萧选在他耳边低语,兴奋的语气藏不住。

"嗯?怎么弄的?"

萧选的下巴蹭着八翠的头发,惬意的问她。

"高跟鞋磨的啦。不过没事儿,这点儿疼不算啥。"

"知道你不娇气。"

"选哥,你好几个女人,你最喜欢她们哪一个呀?"......

"选哥……哥……不成了……"

"等会儿,八翠,等会儿。"

"真不成了……"

八翠仰着脖颈深陷在绵软的枕头里,带着哭腔不管不顾的依着自己的感受来,就这样拉扯不清的了了事。

"选哥选哥,你来我脚都不疼了。"

八翠抱着萧选在他耳边低语,兴奋的语气藏不住。

"嗯?怎么弄的?"

萧选的下巴蹭着八翠的头发,惬意的问她。

"高跟鞋磨的啦。不过没事儿,这点儿疼不算啥。"

"知道你不娇气。"

"选哥,你好几个女人,你最喜欢她们哪一个呀?"

八翠摸着他有小胡茬儿的下巴,用指腹点着,饶有兴趣的问。

萧选闭着眼睛翻了个白眼儿,果然不能对她太好,又翘起尾巴来了。

"都喜欢,都喜欢。"

八翠知道他敷衍了事,一副看穿了他的样子,

"我看你最喜欢越梓婷。哼!狐狸精的做派。"

"胡说些什么!赶紧睡,别想些有的没的。"

"我没胡说。"

"是是是,你没胡说。闭嘴睡觉吧八翠小姐。"

萧选一手箍着她的腰,一手捂着她的嘴手动让她乖乖不说话。

"哼!"

八翠即使不说话,心里也还是把萧选和越梓婷骂了一顿。

因为萧选昨夜在八翠那里睡下,八翠有点小高兴,早上吃早餐的时候喜滋滋的。越梓婷可兴致缺缺,萧选居然去了她那个泼妇土包子那里,想想都糟心。

孩子们在另一桌吃饭,吃好之后一窝蜂的出门去了学校。

"我吃好了。"

越梓婷放下碗筷,拿帕子拭了拭嘴角,打了声招呼起身软塌塌的走了。

萧选不吭声,喝粥的时候斜瞟了一眼,他知道她心里不舒服。不舒服就不舒服吧,不过是过去一趟就好了。看看八翠倒是每天乐呵呵的,昨夜里还喊着要给乡下的老太太写信,八成是想炫耀自己能识写字了。

言玥掌管财政大权,和萧选相敬如宾得过且过,本来就是政治婚姻,谈不上喜不喜欢。就连自己即将到来的四十岁生日宴也是一个联络各个高官商贾的机会。萧选喜欢谁她都不管,也不屑,总之是动摇不了她的位置。

八翠吃完早餐就在房间里写信,下楼叫下人拿去寄了。

总之是心情不错,她一番简单梳洗开始看书。星期五学校下学早,萧景琰回来练琴,蔺晨会提前来等着。

"蔺老师。"

看见蔺晨走进琴房,八翠拿着英语书和纸笔匆忙的跟着他走了进去。

"我总是写不出这样漂亮的英文。"

八翠指着书和自己的字给蔺晨看。

"这写字也是要有技巧的,夫人您这一看就是畏畏缩缩小心翼翼的画出来的。一次记住多一点单词,然后大胆放心写,行云流水的写。"

看她写的英文的确不好看。

"那要怎么写?"

八翠茫然的看着他。

"这样。"

蔺晨俯身握着她的手,带着她感受如何用笔。

"欸!真的好看了!"

看着明显漂亮很多的英文八翠眼睛都亮了,怎么这钢笔在自己手里只会画圈圈呢。

八翠咬着唇一脸高兴。

"咚咚!"

"蔺老师……小夫人……"

过来给蔺晨送咖啡点心的女仆阿弥敲了敲门,看见这一幕慌乱的垂下眼去,放下东西连忙离开。两人都没把阿弥的行为当回事,可是快到晚饭的时候林惠过来提醒她。

"八翠,你跟那个蔺老师还是疏远点儿吧。"

"惠姐,怎么了?"

"不知道是哪个下人传出来你和蔺老师……反正绘声绘色的。"

林惠同情的看着她,她自然知道八翠不是那样的人,但是这人多口杂的,谣言越传越离谱。

"肯定是今天进琴房的那个小贱人说的,我去撕了她的嘴!"

八翠插着腰怒气冲冲,是不是看她没有以前粗鄙了就觉得她好欺负了啊?

"欸欸欸!八翠!你撕她的嘴有什么用?重要的是要澄清这件事。"

林惠拉着八翠的胳膊劝她。

"那要怎么办啊?"

八翠还是有点着急的,萧选才开始跟她睡呢,这下误会了可怎么好。

"呦呦呦,这可怜巴巴的样子,你别在我跟前掉眼泪,等会儿去老爷面前掉去。"

林惠捏着手帕擦了擦她的眼泪珠子,好歹她不那么莽撞了。

果然,吃饭的时候气氛不对,大家多多少少都听了些不实的话。八翠瞥了眼萧选和言玥,大气都不敢出。心慌意乱的吃完饭也不敢第一个走,还是林惠看出她的窘迫先走一步替她解围。

虽说不太好,晚上八翠还是硬着头皮打开了萧选的书房。

"选哥~"

八翠蹑手蹑脚的关上了书房门。

"咳嗯!我的书房是随便进的啊。"

萧选批完一个文件又打开一个。

"选哥!我跟蔺老师真的没什么!"

八翠撑着办公桌急于辩解。

"不打自招啊,我可没说什么。"

"不打自招?没有~选哥,你信我!不许信那些小贱蹄子说的屁话!"

八翠还没学到不打自招是什么意思,反正就认定自己和蔺晨绝对没关系。

"你听听,你又说些什么话。"

萧选看的出她是真着急了,跳着脚气急败坏的。

"选哥!"

八翠急着搂着他的脖子,为了证明她的清白什么誓都发了一遍。

"选哥,我除了跟你,还有景琰,绝对不会跟别的男人有任何关系的。"

八翠虽然觉得萧选好像没怎么生气,但是想到林惠说的还是要掉几颗泪珠子装装可怜的,硬生生的挤了几颗出来打湿了他的文件。

"唉!"

萧选赶紧把文件推远了点,盖上了笔帽。拉着她的手臂把她从背后扒下来放在了腿上。

"呦,八翠还会服软,还会哭呢?"

萧选抬起手抹干她脸上的泪痕,打趣她。

"哼!不许听污蔑我的话,你得信我,选哥。"

八翠靠在他胸前一直念叨。不知道叫了多少遍"选哥",萧选敷衍的"嗯"着。他也没有怀疑她,她和蔺晨就是捕风捉影嘛。蔺晨的未婚妻就是教萧景桓弹琴的老师,人家甜蜜着呢。他还没怎么,八翠就上赶着来解释了。



爱涛93

情难得

赤焰一案之后,静被打入了冷宫这儿除了疯女人,就只剩下几个病秧秧的女人了,这冷宫寒冷,这种寒冷让人害怕,让人忧伤……

就是问一下有人看吗?😂比较凄凉哈~很虐很虐一点儿也不甜😭

赤焰一案之后,静被打入了冷宫这儿除了疯女人,就只剩下几个病秧秧的女人了,这冷宫寒冷,这种寒冷让人害怕,让人忧伤……

就是问一下有人看吗?😂比较凄凉哈~很虐很虐一点儿也不甜😭

爱涛93

情难圆(九)

(让我创造一个珍妃娘娘,不过他好像又存在,原谅我看剧设置的只看刘敏涛)

日子过得极快,没有察觉便到了要见到这孩子的日子……

″小梨,你看这梅花开的多好啊!你采点嫩的,回去我做个梅花糕。″

″好的娘娘,只是你也不能做呀。″

″别告诉他,再说这月子也快足了,这花也需要晾干的时间,你先帮我处理一下。″

″是娘娘。″

″有点冷了,咱回去吧。″

″好的,娘娘,正好的花园采完了。″

回到宫里,静妃便回床上睡觉了,没有,一会儿寝室里传来了小梨子的尖叫。

″快点,快点,娘娘要生了!″

听了这信,萧选也连忙赶了过来,紧紧握着静妃的手,慢慢的安慰着他

″阿静,不要怕我陪着你呢。″

″好……...

(让我创造一个珍妃娘娘,不过他好像又存在,原谅我看剧设置的只看刘敏涛)

日子过得极快,没有察觉便到了要见到这孩子的日子……

″小梨,你看这梅花开的多好啊!你采点嫩的,回去我做个梅花糕。″

″好的娘娘,只是你也不能做呀。″

″别告诉他,再说这月子也快足了,这花也需要晾干的时间,你先帮我处理一下。″

″是娘娘。″

″有点冷了,咱回去吧。″

″好的,娘娘,正好的花园采完了。″

回到宫里,静妃便回床上睡觉了,没有,一会儿寝室里传来了小梨子的尖叫。

″快点,快点,娘娘要生了!″

听了这信,萧选也连忙赶了过来,紧紧握着静妃的手,慢慢的安慰着他

″阿静,不要怕我陪着你呢。″

″好……″

″娘娘,用力!用力呀!″

伴随着声声尖叫,出现了阵阵清脆的哭声。

″哎呀,是位公主生的甚至可爱。″

″快,让我抱抱,你们都退下吧。″

″是娘娘。″

″这孩子真像你,阿静。″

″哪里不像你吗?″

″像都像。″

几月之后,有一个穿着长裙的身影,溜进了孩子的房间,拿出一个小瓶子,准备放到孩子的口中,还没等放下,免费在一旁手指的宫女抓住了……

″是谁派你来的?胆敢毒杀公主!″

″……″

″你不说是吧?拖出去把他指甲给拔了!″

″别…公公…我说,我说……″

″那还不快说″

″是珍妃娘娘。″

″好大的胆子,把珍妃拖来!″

″不知高公公叫我来有何事?″

″不知?你手下的秘密去杀公主?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好大的胆子!″

″我哪有?″

″是你手下的宫女说的。″

“高公公怎么还在墨迹?赶紧拖出去斩了,别在这污我的眼″这时候萧选从内殿走来

″拖出去斩!″

″我知错了,皇上,您放过我吧!″

声音逐渐小了,血迹染红了,院子中心的瓷砖…… 他把静妃搂在怀里,慢慢的擦着他的泪……

老规矩,过20更~拜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