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帝旭x缇兰

7071浏览    46参与
Smile.

帝旭中毒

缇兰醒来的时候发现帝旭还没有醒来,缇兰起身就来到了梳妆台为自己梳妆打扮这时帝旭也起身了走到了缇兰身边为缇兰插发簪“我来帮你”帝旭给缇兰弄好后拿起了眉笔要为缇兰画眉“我许久没有给夫人画眉了,今日休沐我给夫人画眉”缇兰笑着说道“陛……”帝旭登了缇兰一眼“阿旭可要画的好看一些”帝旭拿笔就给缇兰画了起来“为夫为夫人画的美美的”帝旭给缇兰画了柳叶眉帝旭画后缇兰照了镜子“夫君画的好看极了”这时穆德庆从外面传话“陛下娘娘,钟碎宫的泠容妃来金城宫请安了”帝旭看了缇兰一眼“让她进来”帝后两人从寝殿走了出来“臣妾给参见陛下娘娘”帝旭让泠容妃起来“谢陛下”泠容妃看了一眼缇兰这就是她父亲说的皇后娘娘注撵的公主。“...


缇兰醒来的时候发现帝旭还没有醒来,缇兰起身就来到了梳妆台为自己梳妆打扮这时帝旭也起身了走到了缇兰身边为缇兰插发簪“我来帮你”帝旭给缇兰弄好后拿起了眉笔要为缇兰画眉“我许久没有给夫人画眉了,今日休沐我给夫人画眉”缇兰笑着说道“陛……”帝旭登了缇兰一眼“阿旭可要画的好看一些”帝旭拿笔就给缇兰画了起来“为夫为夫人画的美美的”帝旭给缇兰画了柳叶眉帝旭画后缇兰照了镜子“夫君画的好看极了”这时穆德庆从外面传话“陛下娘娘,钟碎宫的泠容妃来金城宫请安了”帝旭看了缇兰一眼“让她进来”帝后两人从寝殿走了出来“臣妾给参见陛下娘娘”帝旭让泠容妃起来“谢陛下”泠容妃看了一眼缇兰这就是她父亲说的皇后娘娘注撵的公主。“怎么泠容妃今日来朕的金城宫请安有何事”泠容妃笑着说道“臣妾无事只是臣妾嫁给了陛下给陛下和娘娘请安是应该的”“既然泠容妃安也请了也就可以回家了”泠容妃楞了一下还是回去了。“陛下怎么不让那小姑娘留下”帝旭看着缇兰牵了她的手“刚才在寝殿还叫阿旭的现在怎么又变成了陛下”帝旭说着身子却在靠近缇兰“我告诉了在我的心里永远只爱缇兰一个人”帝旭搂了缇兰的腰“我知道。”




帝后两人来到了俞安宫这时惟允也在俞安宫“母后儿臣好想你啊”惟允跑到缇兰抱了她“母后也想惟允,这些日子惟允在太傅那有没有认真学习功课呢?”惟允笑着说道“儿臣有认真的学习而且昨日太傅还表扬了儿臣”缇兰牵着惟允的小手“惟允怎么认真,那母后要好好的奖励惟允了惟允想要什么呢?”“儿臣想要母后做好吃的给我吃,还想母后今晚和我一起睡觉”帝旭听到惟允要让缇兰今晚和他一起睡觉就不同意了“惟允不可让你母后做好吃的可以,但是睡觉就不可以”惟允生气的说道“父皇就是小气鬼每次都不同意我和母后睡觉,我已经好久没有和母后一起睡觉了,今晚我就是要和母后一起睡觉顺便我还可以帮母后带妹妹”缇兰看着惟允生气的样子笑了笑“我的惟允怎么听话还要帮母后带妹妹今晚惟允就留下来陪我和妹妹”惟允听到缇兰同意开心极了,帝旭却不开心了“阿旭怎么不开心了,我等一下做好吃的给你吃顺便让你消消气”中午的时候帝旭在俞安宫吃完了午膳就去敬城堂。




鉴明也来找帝旭“怎么不在家里陪你家要生孩子的娘子来找我做什么?”“阿旭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说”鉴明来到了帝旭的耳边说道“你说什么季昶当真背地里勾结敌国”鉴明点了点头“朕的弟弟为什么要这样做”帝旭从上面走了下来“鉴明你知道吗?朕当初也不想做大徵的陛下只想带缇兰云游天下,可是当初皇兄自杀而朕的弟弟妹妹还小就剩下朕适合做这个陛下”鉴明拍了拍帝旭的肩膀“我知道阿旭从来就不想做陛下,只想做个闲散王爷”“鉴明今晚就留下来陪朕喝酒”鉴明看的出季昶做的事情让帝旭伤心“好今晚我们不醉不归”帝旭笑着说道“不醉不归就不用了免得你家娘子来说朕”



帝旭让人拿来了两壶酒来喝这时一团黑影却进来了金城宫“帝旭今日我要了你的命”帝旭躲过了黑影袭来的一掌“护驾,阿旭你没事吧”鉴明护在了帝旭面前。“今日我要你们死”黑影再一次袭击黑影拿去飞镖朝帝旭的方向弄去帝旭来不急躲开飞镖弄到了左肩,黑影看到帝旭受伤露出了笑容“帝旭你中了我的毒,你活不久了”黑影说后就飞走了鉴明赶紧叫人去追,鉴明来到了帝旭的身边“阿旭你没事吧?”帝旭吐了一口血后就晕倒了。



黑影办完事后就来到了昶王府“殿下你叫属下办的事情已经办好了”昶王从上面走了下来笑着说到“很好皇兄中了毒眼下他的孩子又小到时候我们只要抓住他的孩子和他的皇后威胁他退位”黑影跪在地上说道“那殿下要如何处理方鉴明呢?”“他方鉴明如果愿意帮我本王就留他,不肯本王就杀了他。”





sweety

兰亭集旭‖陪你到时间尽头

(二)

上一世帝旭对她的偏爱让她几乎忘记了这位君主本来的性子。宫间小路不同于记忆中的明亮;霜平湖里哪里还有缬罗花的影子;就连宫人没也半点笑脸;整个宫殿都死气沉沉的。


“唉”

眼看着离金城宫愈来愈近,又联想到上一世的初见缇兰紧张的攥紧了手帕。眼前的珠帘也感受到了缇兰的情绪,叮叮当当随着女人的步伐响个不停,扰的缇兰更加心烦意乱。


金城宫内


“陛下,注辇新送过来的缇兰公主到了,在外面等着您呢。”穆德庆小心翼翼的报着,生怕自己的脑袋不保。


“呵,让她进来。”龙椅上的男人随意的向后靠着,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他倒是想看看,这传说中各国皇帝都觊觎的缇兰公主到底是何方神圣。...


(二)

上一世帝旭对她的偏爱让她几乎忘记了这位君主本来的性子。宫间小路不同于记忆中的明亮;霜平湖里哪里还有缬罗花的影子;就连宫人没也半点笑脸;整个宫殿都死气沉沉的。


“唉”

眼看着离金城宫愈来愈近,又联想到上一世的初见缇兰紧张的攥紧了手帕。眼前的珠帘也感受到了缇兰的情绪,叮叮当当随着女人的步伐响个不停,扰的缇兰更加心烦意乱。


金城宫内


“陛下,注辇新送过来的缇兰公主到了,在外面等着您呢。”穆德庆小心翼翼的报着,生怕自己的脑袋不保。


“呵,让她进来。”龙椅上的男人随意的向后靠着,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他倒是想看看,这传说中各国皇帝都觊觎的缇兰公主到底是何方神圣。


缇兰抬头看了看硕大的牌匾,只觉得这王宫都好像成了枷锁,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她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随后便跟着宫人的步伐小心翼翼地迈进了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缇兰参见陛下。”她依然不敢看面前人的眼睛,低着头规规矩矩的请安。


帝旭听到女人清冷的声音抬头看向她,原本垂在身侧的手却猛的收紧,她身上的嫁衣和珠帘与紫簪曾经说的一模一样。大概是眼前的白色触到了还没有结痂的伤口,他命令她揭开珠帘。


缇兰叹了口气,果然,与上一世一样的遭遇。还记得母后曾经告诉过她,注辇女子大婚之日是不可以自己撩面纱的,这是对自己母族的大不敬。可是她如今的处境,也实在不容许她考虑太多。眼看着男人最后一丝耐心也快要磨没了,她颤抖的手才小心的撩开珠帘一角,露出少女的面容。


只是掀起了一角,刚才还假装镇定的男人就猛的站起来。帝旭粗暴的扯下珠帘,毫不怜惜的掐住女人的下巴,眼睛里血红一片,似是要将缇兰乃至整个注辇都活剥吞下。


“赝品!赝品!注辇以为给朕送来一个和紫簪一模一样的赝品,朕就会继续帮扶他们吗?不可能!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缇兰的骨头被掐的生疼,想要挣脱却毫无防备的被他推倒在地上,头顶上的压迫感与前世如出一辙,她害怕了,整个人缩在地上,颤抖的身体连带着声音都断断续续的,好像某一刻就会彻底断掉。


“缇兰……缇兰不是赝品……没有要模仿紫簪阿姐……”

“不许你叫紫簪的名字!”帝旭脑袋里最后的理智也应声倒塌,发疯似的上前掐住了她的脖子。缇兰本就瘦弱,男人手上的力道好像要把她的脖子生生掐断。呼吸越来越困难,她发不出声音,只能呜咽着流泪。


眼泪划过精致的脸颊落在帝旭的手上,他感受到了温凉的液体愣了一瞬,手也不自觉的卸了力。缇兰趁机微微向后挪了一些,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眼泪是为谁而流的呢,也许是为自己,又或者是为帝旭呢。她想。


前世太过于恐惧和怨恨,让她没有精力好好看看这个人们口中意气风发的君主。这一世她看到了,看到了他的痛苦,他的悔恨,他的无奈和自责,却唯独看不出他的意气风发。


是啊,因为自己的失误而永远失去了爱人。

该有多痛啊……


她也感受过那种痛。

孩子的哭声和怀里满身都是血的男人又一次出现在眼前,那个像梦魇一样的场景也曾经让她痛不欲生。所以她不怨他了,他们都是可怜人,那就靠在一起取暖吧。

……

(未完待续)


圆月

颠鸾倒凤

“呵。”帝旭轻笑了一声,用她的腰带蒙住她双眼,在她惊慌失措中,更是抓了她一双手,就着床幔捆在床头。

缇兰上半身动弹不得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呵。”帝旭轻笑了一声,用她的腰带蒙住她双眼,在她惊慌失措中,更是抓了她一双手,就着床幔捆在床头。

缇兰上半身动弹不得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sweety

兰亭集旭‖陪你到时间尽头

“你这是为何”

“阿旭,没有阿旭,缇兰绝不独活”


……

重生梗

〔龙尾神的庇佑〕

(一)

“阿旭,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叫你但大概也是最后一次了,从前你说:不允许你叫朕的名字。我记着呢,我不想你伤心,所以从未再这样唤你。你说:四海列国只有一个紫簪。我也记着呢,所以从来不敢对你有什么奢望。阿旭你知道吗,这世上除了我母后从未有人在意过我,父王把我像棋子一样想尽办法的丢出去,不时出现在宫里的各国皇帝脸上都带着轻浮的笑,大家仿佛都知道注撵的缇兰公主是和亲“礼物”。我真的很害怕。谢谢你,阿旭,谢谢你在生命最后给我留下的温暖。如果真的有下辈子,那缇兰愿向龙尾神保佑陛下一生平安,再不要经历今生的苦......

“你这是为何”

“阿旭,没有阿旭,缇兰绝不独活”


……

重生梗

〔龙尾神的庇佑〕

(一)

“阿旭,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叫你但大概也是最后一次了,从前你说:不允许你叫朕的名字。我记着呢,我不想你伤心,所以从未再这样唤你。你说:四海列国只有一个紫簪。我也记着呢,所以从来不敢对你有什么奢望。阿旭你知道吗,这世上除了我母后从未有人在意过我,父王把我像棋子一样想尽办法的丢出去,不时出现在宫里的各国皇帝脸上都带着轻浮的笑,大家仿佛都知道注撵的缇兰公主是和亲“礼物”。我真的很害怕。谢谢你,阿旭,谢谢你在生命最后给我留下的温暖。如果真的有下辈子,那缇兰愿向龙尾神保佑陛下一生平安,再不要经历今生的苦楚。”


“缇兰公主,缇兰公主快醒醒,和亲的轿辇就要来了。”

缇兰猛的从梦中惊醒,顾不得身上黏腻腻的冷汗,濒临死亡般大口呼吸着。血,到处都是血,踏跺上一片片暗了的血又被源源不断的鲜血吞噬,触目惊心。是陛下的血,是她的血。她缓和了好一会才怔怔看向身边扶着她的人。


是碧紫。

“梦,是梦吗。那我现在又是在哪。”缇兰紧紧抓住碧紫的手,生怕下一秒那鲜血就会再次将她吞没。


“缇兰公主,您怎么了,您别吓奴婢啊,这和亲的队伍马上就到了,这可如何是好。”碧紫紧张的眼泪直掉,窗外的宫道已经有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该如何再为公主多争取一些时候。


“和亲?”缇兰心下一惊 “可是和那大徵的皇帝,当今中州的主人?”

碧紫从小就跟着缇兰,倒也不是个愚笨的人。缇兰说话间眼里的惊喜一瞬即逝,虽只有一瞬,也被她敏锐的捕捉到了。明明昨天还百般不愿,怎么今日就变了。

碧紫心下疑惑,却也规规矩矩的行了一个礼,犹豫道“正是,怎么公主睡了一觉就全忘了?”

“和亲?!碧紫刚刚唤我公主?!没有死,还活着。”缇兰突然笑了,眼里泪光闪动。终是龙尾神庇佑了她,给了她再来一次的机会。

按下心中的激动


“那还不扶我起来梳妆。”失而复得的欣喜让她的说话声音都抬高了几分。察觉到了身边人的疑惑,缇兰自知失了分寸。便又严肃着补充道“怎可让那大徵的和亲队伍等我一人,不可坏了规矩。”


看着与上一世一模一样的白色珠帘,缇兰忽的想起上一世他们的初见,那次算不上多好美好的初见让缇兰心里一阵一阵的刺痛。


上一世与他所有的回忆都好像走马观花一样在她脑海里浮现,最终定格在满身都是血的他冲着刚出生的孩子笑……


缇兰微微皱眉,似是要拼命压住内心的恐惧与不安,她摸着脖子上的龙尾神,虔诚的祈祷着。

“这一世不管他如何对我,恨我也好,厌恶我也罢,只要他可以平平安安的。就足矣。”


(未完待续)


就是说我有一点纠结,帝旭要不要有前世的记忆啊?

啾咪

必须夸一夸方渚,真的是帝旭的好兄弟

多亏他当年提前发动合围,紫簪才能顺利死去,我们兰旭才能相爱!

救命,方渚真的,阴差阳错帮了帝旭一个大忙,否则还不知道怎么搞死紫簪呢!!!

瑞思拜

必须夸一夸方渚,真的是帝旭的好兄弟

多亏他当年提前发动合围,紫簪才能顺利死去,我们兰旭才能相爱!

救命,方渚真的,阴差阳错帮了帝旭一个大忙,否则还不知道怎么搞死紫簪呢!!!

瑞思拜

啾咪

奉劝所有喜欢兰亭集旭的同好们:

不要再一味的忍让了,我们的一味忍让换来的不是别人的理解,而是更深的误会,现在外面的人都以为紫簪是帝旭的原配,我每次都要和人家解释很久,现在大家就是对原配有滤镜,所以大家一定不要再忍让了

奉劝所有喜欢兰亭集旭的同好们:

不要再一味的忍让了,我们的一味忍让换来的不是别人的理解,而是更深的误会,现在外面的人都以为紫簪是帝旭的原配,我每次都要和人家解释很久,现在大家就是对原配有滤镜,所以大家一定不要再忍让了

啾咪

我们来说一下帝旭缇兰紫簪的纠葛

首先请大家想象一下你是帝旭,是仲旭,是大徵的皇子,连年战乱,你征战沙场,数次命悬一线,这时候你娶了一个他国的公主,她长的很漂亮,但非常作,你打仗很累,回到家里她逼着你陪她,逼着你给她的国家拿好处,你想休息,她非要你陪她逛街,你会烦吗?你体贴她,给了她的母国许多好处,她又假惺惺的过来说不必如此……好不容易你有时间陪她,你们一起去湖边,你看着她许愿,凑近想逗逗她,她整个人就贴上来,也不管有没有外人在场,整个人贴在你身上。晚上你刚睡着,她就跑到你的床上摇醒你,说自己睡不着,然后噼里啪啦的埋怨你!这样的人,你会喜欢吗?

后来她意外离世,你一直很自责,也很悲伤,觉得没......

我们来说一下帝旭缇兰紫簪的纠葛

首先请大家想象一下你是帝旭,是仲旭,是大徵的皇子,连年战乱,你征战沙场,数次命悬一线,这时候你娶了一个他国的公主,她长的很漂亮,但非常作,你打仗很累,回到家里她逼着你陪她,逼着你给她的国家拿好处,你想休息,她非要你陪她逛街,你会烦吗?你体贴她,给了她的母国许多好处,她又假惺惺的过来说不必如此……好不容易你有时间陪她,你们一起去湖边,你看着她许愿,凑近想逗逗她,她整个人就贴上来,也不管有没有外人在场,整个人贴在你身上。晚上你刚睡着,她就跑到你的床上摇醒你,说自己睡不着,然后噼里啪啦的埋怨你!这样的人,你会喜欢吗?

后来她意外离世,你一直很自责,也很悲伤,觉得没有尽到丈夫的义务。直到有一天,她的妹妹嫁给你,和她长的十分像,你逐渐走出悲伤,热烈的爱上了她的妹妹,这是你第一次爱一个人,想把所有的好都给她,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里。这时你得知许多年前她就可以嫁给你,只是她的姐姐从中作祟,你联想她在家里的处境,想到她的姐姐只不过是不想让她过好日子,想把她拿捏在手心里,不让她好过,你知道了她姐姐活着的时候常常伤害她,她甚至一日三餐都不一定能保证,而你,却与她的姐姐有过一段姻缘,你会不会恨其入骨呢?

接下来大家想象一下自己是缇兰,你从小母妃便不怎么得宠,你过的谨小慎微,王后看母妃不顺眼,她的女儿就百般作践你,她过的金尊玉贵,你却犹如浮萍,终于有一天你得知你可能要嫁给其他国家的国王,你正不知是喜是悲,嫡女过来告诉你,你不配,你不能嫁给那个人,你只能一辈子被她欺负。然后她拿走了你刻好的龙尾神,克扣你的伙食,天寒地冻的时候不让你穿外衣,她吃饭的时候你只能站着。你自幼身体不怎么好,请了大夫开药治疗,嫡女跑过来不让你吃药,把你的药全部拿走,导致你的身体一直不好。后来你终于嫁给了那个人,你慢慢的深爱上了他,却得知他也被你的姐姐伤的体无完肤,你还不会恨她吗?

圆月

受不住

缇兰摇着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娇躯被迫随着他的频率快速上下起伏,她的双手无力的按住他宽厚的肩膀,莹白与古铜,纤细与强悍,形成强烈的反差,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缇兰摇着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娇躯被迫随着他的频率快速上下起伏,她的双手无力的按住他宽厚的肩膀,莹白与古铜,纤细与强悍,形成强烈的反差,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啾咪

执子之手

[图片]

[图片]

[图片]

这个系列呢,我本来是很用心的在写,我承认我对紫簪有一些偏见,因为我希望我的cp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情,但是我就是想写一下宫斗,写一写帝后,灵感来源于甄嬛传

当时我没有想到会引起这么多的意见,我在写的时候,是放下了偏见,我笔下的紫簪是我心中可以做皇后的紫簪,兰旭是一如既往的恩爱

这篇文的设定就是帝旭和缇兰带着记忆而来,而紫簪没有,这对她来说,本来就不公平。那么兰旭呢,既然有前世的记忆,那肯定把彼此当夫妻的。可以说矛盾点就在这里。

而且我在说一下,帝后这条线本来就虐的,没有办法三个人一起甜!!!!

但是这篇文从一开始就有很多争议,最初大家问我说如果三人行...

这个系列呢,我本来是很用心的在写,我承认我对紫簪有一些偏见,因为我希望我的cp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情,但是我就是想写一下宫斗,写一写帝后,灵感来源于甄嬛传

当时我没有想到会引起这么多的意见,我在写的时候,是放下了偏见,我笔下的紫簪是我心中可以做皇后的紫簪,兰旭是一如既往的恩爱

这篇文的设定就是帝旭和缇兰带着记忆而来,而紫簪没有,这对她来说,本来就不公平。那么兰旭呢,既然有前世的记忆,那肯定把彼此当夫妻的。可以说矛盾点就在这里。

而且我在说一下,帝后这条线本来就虐的,没有办法三个人一起甜!!!!

但是这篇文从一开始就有很多争议,最初大家问我说如果三人行的话还有什么意思。帝旭看起来两个都爱啊。我说故事线要慢慢发展

后来缇兰和紫簪一起下棋,我心中这是一个很温馨的场景,紫簪作为姐姐给了她亲情。结果评论说,帝旭是不是要想齐人之福,我说不是,但是大家说这样就觉得帝旭两个都爱,而不是只爱缇兰。

那帝旭只爱缇兰,我想如果帝旭爱兰,那么紫簪肯定会难过,这是必然的,甚至她做出一些不好的举动也很合理。但是我的故事线还没有推到那里,大家就炸开了锅。我不敢想如果有一天爆发了,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在我的设想里,兰旭负责甜,帝后负责虐,帝旭会慢慢的远离紫簪,慢慢的想弥补前世遗憾给缇兰皇后的尊贵。然后矛盾突出,紫簪会生气难过,然后小小的伤害一下缇兰,帝旭会生气废后,然后帝旭和紫簪会有一场我想了很久的对话。

我从来没有把紫簪当反派来写,我只是觉得人之常情,她的丈夫受伤睡了一觉起来就深爱上了另一个人,她难过悲伤不应该吗!缇兰和帝旭相爱,她的丈夫不再是她的唯一,她伤心不合理吗,如果紫簪保持着皇后的风度,那才是工具人属性吧

而我最没有想到的是大家觉得缇兰茶,缇兰是带着记忆重生的啊,她是深爱着帝旭的,而帝旭也爱着她,帝旭想弥补遗憾给她后位,可是最终他也是尊重紫簪的,他也说了,紫簪对缇兰没有不好,所以不会废后。缇兰从来都没有想着把紫簪怎样,她从始至终都是尊重皇后的,甚至于她会和紫簪撒娇叫她长姐,说她耍赖。

但是大家不买账,说这样就破坏了兰旭爱情的忠贞性,虽然我不能理解,但我尊重!

你们一边觉得紫簪会黑化,会害缇兰,觉得她装大度,一边又说我抹黑她,可是我最终也没写什么,充其量我就写了她被冷落后有多难过。剩下的就是各位自己在脑补啊!我也没写她人前大度人后害缇兰,没写她怎么伤害缇兰,我说了帝旭保密是害怕大臣们说,你们自己觉得是因为怕紫簪害缇兰。我说她不懂帝旭是客观的说她不懂帝旭,你们理解的意思是她装!

后来帝旭和缇兰开始撒糖了,可是缇兰也一直尊重紫簪,她会教育婢女说她和皇后尊卑有别,不要冲撞皇后,可是你们说她茶????请问她怎么茶了。兰旭相爱了呀,那帝后肯定就没办法恩爱了,你们说我是来给兰旭招黑的。那要是帝旭一边爱缇兰,一边对紫簪温柔,你们会觉得好吗,不会啊,你们会说怎么享齐人之福

我玻璃心,很在乎大家的看法,我很抱歉之前说了一些不好的言论,以后我不会再写关于兰亭集旭的文了。

谢谢大家曾经的支持。晚安!

圆月

回信

细密的吻落在香汗淋漓的美背上,帝旭翻过缇兰,吻过她带着泪珠的眼眶,再吻住她的红唇,温柔又绵长…………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细密的吻落在香汗淋漓的美背上,帝旭翻过缇兰,吻过她带着泪珠的眼眶,再吻住她的红唇,温柔又绵长…………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啾咪

执子之手

紫簪向帝旭微微福了福,“见过陛下!”

帝旭不答,牵了缇兰就往里面走,凤梧宫内熏着香,香气萦绕,帝旭皱了皱眉,“这是什么香?”“是檀香,我点来静心的。”帝旭锁着眉头看着那香炉,终究没说什么。

一时云霞沏了茶来,紫簪接过,奉与帝旭,“请陛下饮茶。”帝旭微微抿了一口,便知是好茶,“这茶不错。”便递给缇兰,“你尝一尝,皇后宫里的茶不错。”“缇兰不会品茶,但是陛下说好的,自然不会差。”帝旭笑,刮了刮她的鼻头,“就你嘴甜。”

“缇兰这两年就长成大姑娘了,模样标致,人也安静,怎么让陛下不喜欢呢!”紫簪在旁笑道。帝旭收了笑,淡淡道,“皇后贵为中宫,必得统管六宫,争风吃醋可不是好现象!”紫簪没想到他这么说......

紫簪向帝旭微微福了福,“见过陛下!”

帝旭不答,牵了缇兰就往里面走,凤梧宫内熏着香,香气萦绕,帝旭皱了皱眉,“这是什么香?”“是檀香,我点来静心的。”帝旭锁着眉头看着那香炉,终究没说什么。

一时云霞沏了茶来,紫簪接过,奉与帝旭,“请陛下饮茶。”帝旭微微抿了一口,便知是好茶,“这茶不错。”便递给缇兰,“你尝一尝,皇后宫里的茶不错。”“缇兰不会品茶,但是陛下说好的,自然不会差。”帝旭笑,刮了刮她的鼻头,“就你嘴甜。”

“缇兰这两年就长成大姑娘了,模样标致,人也安静,怎么让陛下不喜欢呢!”紫簪在旁笑道。帝旭收了笑,淡淡道,“皇后贵为中宫,必得统管六宫,争风吃醋可不是好现象!”紫簪没想到他这么说,一时又羞又恼,沉默了一会儿方道,“臣妾不敢!”

一时气氛凝固,缇兰笑道,“皇后娘娘宫里的核桃酥最好,缇兰惦记了很久了,想尝一尝。”帝旭笑起来,“你啊,真是个小馋猫!”云霞早吩咐人呈上了核桃酥,紫簪笑道,“我不大爱吃甜的,宫里也不怎么做。缇兰尝尝,可还好吃?”缇兰咬了一口,香甜酥脆,“果然是好吃的,前些日子娘娘病着,我想这核桃酥想了好久呢!可我宫里的小厨房偏偏做不出这个味道。”

“你不知道,这核桃酥要配上茶才好呢,快给缇兰把茶斟满。”云霞依言做了。“果然,好茶配好酥,便连今日晚饭也省了。”

帝旭在旁看她吃的如此香甜,模样又可爱,不由得心神荡漾,笑道,“你既然这么喜欢,那就让凤梧宫的厨子去愈安宫伺候你可好?”

缇兰愣了愣,随即摇了摇头,“缇兰喜欢,常来

吃就好了,不必如此。”“你不要这么懂事,这宫里,你喜欢什么,朕就给你什么。”

帝旭转头问紫簪,“皇后想来没有什么意见吧!”紫簪眼里的失落一闪而过,随即笑道,“臣妾也是这么想的。”

帝旭点点头,“那便这么定了!”“那缇兰多谢陛下,多谢娘娘!”

说着二人起身告辞,缇兰携了帝旭的手缓缓而归,“陛下不应该这么说的,对娘娘不公平。”

“这世上不公平的事多了去了,若真要深究,那你不是皇后,岂不是对你更不公平!”缇兰嗔他一眼,“陛下,娘娘是无辜的。”

帝旭握紧了她的手,“她不如你!”

圆月

柜中痴缠

帝旭也要炸了,如此磨蹭,叫他再能忍,就不是男人了。帝旭咬牙恶狠狠地想着,手一动便环住缇兰的细腰,将她拉近,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帝旭也要炸了,如此磨蹭,叫他再能忍,就不是男人了。帝旭咬牙恶狠狠地想着,手一动便环住缇兰的细腰,将她拉近,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啾咪

执子之手

却说云霞含着泪回了凤梧宫,见到紫簪正俯在案前写字,为免紫簪怀疑,少不得擦干眼泪上去服侍。

“娘娘!”紫簪低头写字,云霞便在一旁帮着磨墨,“东西送去愈安宫了?”云霞想到方才的情景,不由得委屈,尽力忍住情绪回道,“是!”

饶是如此,还是被紫簪听出了异样,“好端端的,这是怎么了?”“奴婢没事,就是和愈安宫的碧紫拌了两句嘴。”紫簪停了笔,皱了皱眉,“你都多大了,还和小丫头拌嘴!”“是,奴婢知错了。”紫簪又写下一个字,“平日尽量不要和愈安宫的人起矛盾。”“是!”

第二日,愈安宫,缇兰听闻皇后身子大好,便想着去请安,碧红迟疑着道,“娘娘,昨日云霞送来了两包茶。”缇兰笑道,“你好生收着便是了。”碧紫在......

却说云霞含着泪回了凤梧宫,见到紫簪正俯在案前写字,为免紫簪怀疑,少不得擦干眼泪上去服侍。

“娘娘!”紫簪低头写字,云霞便在一旁帮着磨墨,“东西送去愈安宫了?”云霞想到方才的情景,不由得委屈,尽力忍住情绪回道,“是!”

饶是如此,还是被紫簪听出了异样,“好端端的,这是怎么了?”“奴婢没事,就是和愈安宫的碧紫拌了两句嘴。”紫簪停了笔,皱了皱眉,“你都多大了,还和小丫头拌嘴!”“是,奴婢知错了。”紫簪又写下一个字,“平日尽量不要和愈安宫的人起矛盾。”“是!”

第二日,愈安宫,缇兰听闻皇后身子大好,便想着去请安,碧红迟疑着道,“娘娘,昨日云霞送来了两包茶。”缇兰笑道,“你好生收着便是了。”碧紫在一旁沉不住气,“那茶根本不是什么好茶,我看是凤梧宫摆明了羞辱咱们,要是这次忍了,下次还不知……”

“住嘴!”缇兰少见的有了怒色,碧紫小心的闭了嘴,碧红劝道,“娘娘,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依奴婢之见,还是回了陛下再做打算。”缇兰看了碧红一眼,“就算你们有了什么防备之心,也不该恶意揣测别人。我问你,从昨日到如今,你们既然主意这么多,可是找可靠的御医来瞧了那茶有没有好歹?”碧红垂了头,“奴婢并未想到这一层。”“既然没有,又为何要在这儿说这许多。”

碧紫不服气的分辨道,“奴婢只是觉得娘娘往日喝的都是名贵好茶,而她们送来的却是一般的茶,奴婢认为这是凤梧宫在轻慢娘娘。”“皇后娘娘本来是中宫之主,赏我两包茶我只有谢恩的份,何来轻慢一说。我看这愈安宫已经装不下你们,合该去伺候神仙真人才是。”一时二人忙不迭的认错,缇兰方才作罢。

出了愈安宫,却迎面碰上帝旭,“缇兰这是要去哪里?”缇兰笑道,“陛下,臣妾要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呢!”帝旭牵了她的手,“朕也有好些日子没见皇后了,朕与你一同去吧。”

经过霜平湖的时候起风了,帝旭解下自己的披风,披到缇兰身上,“刚刚出金城宫的时候穆德庆让朕披,朕还觉得碍事,如今却有了用处。”缇兰笑道,“穆公公一片好心,陛下还是披着吧,缇兰不冷。”帝旭揽过她的肩,“你安好,朕才能安好。”

一面说,一面到了凤梧宫,紫簪笑着迎出来,“参见陛下!”缇兰行一礼,“见过皇后娘娘!”


圆月

吃葡萄

腿被拉的很高,身下是冰凉的桌子,上面的瓜果盘子早就被丢在了一边,桌子并不大,缇兰被按在上面双手悬空,只要一伸手几乎能够到地面。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腿被拉的很高,身下是冰凉的桌子,上面的瓜果盘子早就被丢在了一边,桌子并不大,缇兰被按在上面双手悬空,只要一伸手几乎能够到地面。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啾咪

执子之手

原来是碧红听到外面二人吵起来了,便忙出来看,一出来就看到云霞气红了脸,怒瞪着碧紫,碧红笑着打圆场,“哎呦,云霞姐姐怎么这么大的气性,喝口茶歇歇。”云霞冷笑道,“我竟不知,这宫里竟是淑容妃当家了,怕是明日废后的诏书就要下来了。”碧红笑道,“姐姐怎么说这话,不就是为了一包茶,何必如此生气呢!”

云霞深吸了一口气,一直问到碧红脸上,“这宫里可是容不下淑容妃了。”碧红挽了她的手,“姐姐不必担心,若是有一日真容不下了,陛下也会另造宫殿给淑容妃住的。”

碧紫倒了水来,“是啊,姐姐消消气,届时这宫里不就只有皇后娘娘一人,自然是姐姐主事了。”

云霞看她们二人一唱一和,气的红了眼,兀自回宫去了。

少时缇......

原来是碧红听到外面二人吵起来了,便忙出来看,一出来就看到云霞气红了脸,怒瞪着碧紫,碧红笑着打圆场,“哎呦,云霞姐姐怎么这么大的气性,喝口茶歇歇。”云霞冷笑道,“我竟不知,这宫里竟是淑容妃当家了,怕是明日废后的诏书就要下来了。”碧红笑道,“姐姐怎么说这话,不就是为了一包茶,何必如此生气呢!”

云霞深吸了一口气,一直问到碧红脸上,“这宫里可是容不下淑容妃了。”碧红挽了她的手,“姐姐不必担心,若是有一日真容不下了,陛下也会另造宫殿给淑容妃住的。”

碧紫倒了水来,“是啊,姐姐消消气,届时这宫里不就只有皇后娘娘一人,自然是姐姐主事了。”

云霞看她们二人一唱一和,气的红了眼,兀自回宫去了。

少时缇兰睡醒,一直懒懒的坐在榻上,整个人不知在想什么,碧紫问她吃不吃东西,缇兰避而不答,“陛下何时过来。”“娘娘,陛下……”话还未必帝旭就进来了,笑道,“说什么呢?”“缇兰在想陛下何时过来。”缇兰坐在榻上仰头看他。

帝旭脱了外袍,坐在缇兰身边,摸了摸她的脸,“想朕了?”缇兰垂了头,把脸在帝旭掌心蹭了蹭,“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帝旭便把她揽进怀里,“你啊,越来越缠人了。”缇兰乖乖的靠在他怀里,“缇兰,想多和陛下在一起。”“朕也想日夜与你在一起。”说着又低头看了看缇兰,“吃东西了没有?”缇兰仍是靠着他,“没有。”帝旭笑道,“朕今日吃了御膳房做的糯米糕,很是香甜,想着让你尝一尝。”

一时便叫人拿了糯米糕进来,帝旭便拿了一个放在她嘴边,“尝一尝!”缇兰咬了一口,入口即化,香甜可口,“好吃的。”帝旭俯身在她唇上轻啄一口,“是挺甜的。”缇兰红了脸,糯糯的道,“陛下!”帝旭便笑道,“还吃吗?”“陛下也吃。”缇兰拿了一个喂他。二人便你一口我一口,几块糯米糕吃了一个时辰,帝旭又怕太腻,唤碧紫沏了茶来,吃了两口方罢。

帝旭抱着缇兰坐在榻上,缇兰问他,“陛下今日可有什么新鲜事儿没有?”“新鲜事没有,就是想你。”缇兰羞涩的笑了笑,“陛下打趣我”帝旭微微笑道,“不敢。”缇兰嗔怪的看着他,“缇兰也没有,下午只是睡着。”

帝旭揽着她腰的手紧了紧,又亲了亲她的脸颊,“既然这样,不如你给朕讲个故事吧!”“好啊,陛下想听什么?”“还是前世的那个,从此我不敢看观音。”缇兰点了点头,“从前有一个书生……”

啾咪

执子之手

朝阳照进了凤梧宫,紫簪早已梳妆,捧了一本书坐在案前细读,云霞坐在一旁的矮几旁,不慌不忙的烹着茶,整个屋内茶香四溢。云霞低头点茶,“娘娘,陛下昨夜又宿在愈安宫了。”紫簪不答,晨光打在她的侧脸,使她多了一份柔和。云霞手底下不由得加了力气,“奴婢觉得淑容妃她们根本没有把娘娘放在眼里。”说着便烹好一杯茶递给紫簪。

“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紫簪接过茶,轻轻抿一口,“我与陛下,是君臣,也是夫妻,他是至高无上的君,我就无法与他一生一世一双人。”

云霞抬头问道,“娘娘,奴婢今日烹的茶如何?”紫簪摇摇头,“微苦。”云霞皱了皱眉,想了想道,“前些日子母国送来了一些好茶,娘娘...

朝阳照进了凤梧宫,紫簪早已梳妆,捧了一本书坐在案前细读,云霞坐在一旁的矮几旁,不慌不忙的烹着茶,整个屋内茶香四溢。云霞低头点茶,“娘娘,陛下昨夜又宿在愈安宫了。”紫簪不答,晨光打在她的侧脸,使她多了一份柔和。云霞手底下不由得加了力气,“奴婢觉得淑容妃她们根本没有把娘娘放在眼里。”说着便烹好一杯茶递给紫簪。

“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紫簪接过茶,轻轻抿一口,“我与陛下,是君臣,也是夫妻,他是至高无上的君,我就无法与他一生一世一双人。”

云霞抬头问道,“娘娘,奴婢今日烹的茶如何?”紫簪摇摇头,“微苦。”云霞皱了皱眉,想了想道,“前些日子母国送来了一些好茶,娘娘可要尝尝?”紫簪又捧起书,“不必了。”说着又想到,“你把那茶给愈安宫送去吧,前些日子我一直病着,也没怎么见缇兰,如今赏她些东西,免得旁人说我善妒。”云霞答应着去了。

缇兰陪着帝旭用了早膳,又觉得困倦,便去榻上小憩。刚睡下云霞便来了,“皇后娘娘新得了好茶,叫奴婢送来给娘娘尝尝。”一个小丫鬟正准备接过却被碧紫拦住了,“多谢皇后娘娘好意,只是这茶我们愈安宫还不缺。”言语间便笑了笑,只把那茶打开看了看,“好姐姐,你不知道,淑容妃嘴刁的很,平常的茶不入口,非得陛下寻了好茶来才肯喝呢。如今这茶,必定是入不了娘娘的口了。”

云霞看碧紫言语里尽是不屑,便有些生气,“皇后娘娘赏的,便和陛下赏的一样。”碧紫笑道,“姐姐怎么这么说,陛下赏给淑容妃的,都是世间最好的东西,姐姐说话别失了分寸才好。”云霞越发生气,“淑容妃再得宠,也不过是妃子,到底尊卑有别。”

碧紫一面把那茶又包起来,一面道,“姐姐这话便说岔了,合宫上下谁不知道淑容妃与陛下是知己,羡煞旁人。”云霞定了定神,“可是皇后娘娘才是后宫之主。”

“姐姐莫要再自欺欺人了,陛下没有废后是为了什么,不就是因为皇后娘娘容貌与淑容妃相似么。”碧紫笑道,“有道是,红颜未老恩先断,姐姐这般聪慧,还是要另做打算才是啊。”

一席话把个云霞气懵了,一时失了风度,指着碧紫质问道,“愈安宫的人竟对皇后娘娘如此不敬!你,你们……”

碧紫倒是一点儿不恼,“姐姐小声些,倘或闹起来,皇后娘娘脸上没光。”一边说一边想起,“陛下与皇后娘娘还闹着脾气呢,姐姐别嚷起来给陛下知道了。”

云霞气红了脸,把那茶往地上一摔,“这茶就算是喂狗也比进愈安宫强些。”

碧紫正要答话,却见一人出来了……

圆月

不眠夜

可双腿被曲起放在桌沿,躲不过他的动作。脑海昏昏沉沉,不懂为什么明明先前还好好地一起在窗边赏月,转瞬却又变成了这般。当他的舌尖顺着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可双腿被曲起放在桌沿,躲不过他的动作。脑海昏昏沉沉,不懂为什么明明先前还好好地一起在窗边赏月,转瞬却又变成了这般。当他的舌尖顺着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啾咪

执子之手

过了几日,紫簪因着傍晚出去散步着了凉,得了风寒,几日还不见好,云霞看不过去,便遣人告诉了帝旭。

帝旭知道后就去了凤梧宫,“怎么好端端的着凉了?”紫簪笑了笑,“是我不好,贪看御花园里的花,故而着了凉。”帝旭皱了眉,“你身边的人也不尽心。”“臣妾没事,喝几天药就好了。”帝旭点点头,“你好好养着。”紫簪看着他,“臣妾那日和陛下赌气,是臣妾的不是,望陛下恕罪。”帝旭看着她恭顺的样子,不由得一阵烦躁,缇兰从来不会这般和自己说话。“你不要乱想,好好养着。缇兰身子也弱,这几日就别让她来请安了。”“是,陛下思虑周全。”

缇兰听了帝旭的话,便整日待在愈安宫,碧紫笑道,“陛下当真疼娘娘,连皇后病着陛下也想着娘...

过了几日,紫簪因着傍晚出去散步着了凉,得了风寒,几日还不见好,云霞看不过去,便遣人告诉了帝旭。

帝旭知道后就去了凤梧宫,“怎么好端端的着凉了?”紫簪笑了笑,“是我不好,贪看御花园里的花,故而着了凉。”帝旭皱了眉,“你身边的人也不尽心。”“臣妾没事,喝几天药就好了。”帝旭点点头,“你好好养着。”紫簪看着他,“臣妾那日和陛下赌气,是臣妾的不是,望陛下恕罪。”帝旭看着她恭顺的样子,不由得一阵烦躁,缇兰从来不会这般和自己说话。“你不要乱想,好好养着。缇兰身子也弱,这几日就别让她来请安了。”“是,陛下思虑周全。”

缇兰听了帝旭的话,便整日待在愈安宫,碧紫笑道,“陛下当真疼娘娘,连皇后病着陛下也想着娘娘。”缇兰摸着小乖的毛,“这些话,以后就不要说了。”“是,奴婢失言了。”说着碧红进来,原来这几日天气不定,碧红前段时间也着了凉,昨日方才大好来缇兰身边伺候。进来便听到碧紫的话。“怎么,娘娘怎么这般谨慎。”缇兰瞧着她,“身上可大好了?”“是,多谢娘娘关心。”这碧红年岁稍长,办事也更加稳妥些,很得缇兰信任。听闻碧紫质问内务府的事,便摇了头,“你也太冒失了,这传出去娘娘该如何做。”碧紫吐吐舌头,“是,我知道了。”

晚上的时候落了雨,帝旭打着伞来了愈安宫,缇兰奉上一杯热茶,“下着雨陛下怎么过来,淋了雨可不好。”帝旭接过茶,“想见你就来了。”屋外的雨声沙沙响,帝旭喝着茶想起往事来,“朕记得前世也是这样的雨夜,你得了崩漏之症……”他垂下头,良久方道,“那次,若不是方海市,朕就要……就要失去你了。”往日情形历历在目,痛苦的回忆袭击着帝旭,他忍不住落下泪来,“缇兰,对不起,我……”“陛下,都过去了,缇兰遇到陛下,觉得很幸福。”缇兰温柔的打断他,伸手拭去他的泪,如今细细回想,怕是那时,她与陛下就已经分不开了,“你能原谅朕吗?”“缇兰从未怨过陛下,缇兰知道陛下是个善良的人。”

缇兰认真的看着他的眉眼,她认真的神情让他的心柔软的一塌糊涂,他伸手抚上她的长发,热烈的吻上她的唇,或许是忘了关窗,屋外的风吹了进来,缇兰只穿一件薄纱,被风吹的打了个寒颤,帝旭感受到她身体的微微晃动,伸手搂紧了她。他的怀抱让她感受到一丝温暖,她不由得往他的怀里更深的靠了靠……


圆月

想想

走动间缇兰被刺激,连忙抱紧他,咬着他的肩不让他动作,这次帝旭怎么可能再听她的,不仅没停下,更是将她往上送,方便自己被她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走动间缇兰被刺激,连忙抱紧他,咬着他的肩不让他动作,这次帝旭怎么可能再听她的,不仅没停下,更是将她往上送,方便自己被她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啾咪

执子之手

帝后自从那日不欢而散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交流和言语,下人们纷纷猜测陛下要废后了,云霞把这些告诉紫簪的时候很是气愤,倒是紫簪一脸淡定,“不说他们,本宫也觉得这宫里的天,要变了。”云霞宽慰道,“娘娘不必难过,那淑容妃不过就是狐媚子,哄的陛下高兴罢了,上不了台面,有什么事情,陛下还是会想着娘娘的。”“绫罗绸缎,珠宝首饰,一样样流水一般的送到愈安宫,你说说,本宫如今又能算什么。”“奴婢知道娘娘心里苦。”说着又道,“那淑容妃算什么东西,在注撵的时候就上不了台面,不过仗着年轻就无法无天了,谁不知陛下是因为她和娘娘长的一样才……”“住嘴!”紫簪眼神凌厉的打断了她,云霞自知失言,“奴婢失言,还请娘娘恕罪。”“这......

帝后自从那日不欢而散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交流和言语,下人们纷纷猜测陛下要废后了,云霞把这些告诉紫簪的时候很是气愤,倒是紫簪一脸淡定,“不说他们,本宫也觉得这宫里的天,要变了。”云霞宽慰道,“娘娘不必难过,那淑容妃不过就是狐媚子,哄的陛下高兴罢了,上不了台面,有什么事情,陛下还是会想着娘娘的。”“绫罗绸缎,珠宝首饰,一样样流水一般的送到愈安宫,你说说,本宫如今又能算什么。”“奴婢知道娘娘心里苦。”说着又道,“那淑容妃算什么东西,在注撵的时候就上不了台面,不过仗着年轻就无法无天了,谁不知陛下是因为她和娘娘长的一样才……”“住嘴!”紫簪眼神凌厉的打断了她,云霞自知失言,“奴婢失言,还请娘娘恕罪。”“这事怪缇兰有什么用,陛下喜欢她,情人眼里出西施,她现在做什么都是对的,你这话,可不能再出去说了。”“奴婢自注撵时就跟着娘娘,实在替娘娘委屈。”紫簪看着她心疼的眼神,不由得心软,“本宫是心里难受,可是本宫还不傻,我看缇兰如今还算安分,也怪不得她,我若是她,被陛下这般宠爱,早都不把皇后放在眼里了。算了,各人有各人的命吧。”

愈安宫,内廷司给缇兰送来了衣物首饰,为首的公公笑道,“这些绸缎都是新到的,对了,还有一些新鲜的瓜果,奴才不敢怠慢,送完了皇后宫里,就是咱们愈安宫了。”碧紫听了便来气,“公公这话真是说笑,如今宫里除了咱们娘娘便是皇后了,谁不知道咱们娘娘是陛下心尖尖上的人,公公到底是来卖好呢,还是来膈应人呢!打量着我们愈安宫好欺负,别人不要的给我们。”那公公赔笑道,“姑娘真是好伶俐的口才,奴才不敢。”缇兰笑道,“公公客气,我与皇后娘娘是君臣之分,原就该这么着。”“那奴才就告退了。”

碧紫心下不服,面上不忿,缇兰说了她很久,直到帝旭来了,帝旭看到缇兰在训斥下人,便道,“什么事让朕的淑容妃都生气了。”缇兰还未开口,碧紫便抢先道,“是内廷司的公公,明里暗里的瞧不起淑容妃。”帝旭收了笑,“你慢慢说。”“今日下午,内廷司来人给淑容妃送首饰,居然说是皇后娘娘不要的才送给淑容妃,陛下,这不是说淑容妃不配穿好的么。”碧紫说着,越发哭了起来,跪下说道,“求陛下为娘娘做主。”帝旭眉头紧锁,“真有这回事?”“奴婢半个字也不敢撒谎。”缇兰拉了帝旭的手,“这丫头言重了,内廷司只是说送了皇后宫里就是愈安宫,并没有别的。”帝旭看着她,摇了摇头,转头道,“碧紫,你说。”“内廷司确实是这般说,可是奴婢心里不平,陛下向来宠爱我们娘娘,凭什么要低别人一头。如今宫里本就只有两位娘娘,我们愈安宫怎么就低他们一头了。”帝旭失笑,“碧紫,公公并没有这个意思,这是宫里一直有的规矩,罢了,朕告诉内廷司,以后一切以愈安宫为先。”说着握了缇兰的手笑道,“先服侍好愈安宫的娘娘,还要照顾好愈安宫的婢女。”缇兰便道,“尊卑有别,陛下此举是给缇兰树敌,还望陛下收回成命。”帝旭摸了摸她的头,“缇兰,你不用怕,有朕在,没人敢伤害你。”“缇兰不怕,可是缇兰也不必与皇后娘娘交恶。”帝旭点点头,“缇兰,朕愿意为了你做任何事,可是皇后毕竟是朕的结发之妻,朕不能休了她。如今她既没有伤害你,那朕自然不会对她怎么样。但是,若来日。”帝旭严肃的说,“她敢对你不好,朕决不轻饶。”缇兰认真的看着他,“娘娘不会的。陛下看重的人,必然不会有错。”帝旭点了点她的鼻子,“就你嘴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