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带娃

12981浏览    917参与
我是红豆儿
现在哄娃太难了各种智商pk
现在哄娃太难了各种智商pk
我是红豆儿
喜欢爸爸背着,不背就往身上爬背着不走就打
喜欢爸爸背着,不背就往身上爬背着不走就打
茉莉宝子
给宝贝们一个美好的童年吧!
给宝贝们一个美好的童年吧!
茉莉宝子
一定要剃胎发!真的越剃长得越好!
一定要剃胎发!真的越剃长得越好!
茄子乱炖

带隔离结束的儿子出去玩🥰妈咪的小乖乖

大帅哥在海南玩的开心椰!

带隔离结束的儿子出去玩🥰妈咪的小乖乖

大帅哥在海南玩的开心椰!

我是红豆儿
没有什么是爸爸干不出来的
没有什么是爸爸干不出来的
我是红豆儿
你们翻译一下红豆的台词这么小就这么护食我也是惊呆了
你们翻译一下红豆的台词这么小就这么护食我也是惊呆了
方伟学长
方伟独自带小星星去看下水道,宝宝满满的好奇心,发现新大陆
方伟独自带小星星去看下水道,宝宝满满的好奇心,发现新大陆
小豆包ya
家长带孩子去游乐场千万要注意的安全隐患!宝妈必看!
家长带孩子去游乐场千万要注意的安全隐患!宝妈必看!
方伟学长
方伟挑战一人带娃,过程很酸爽,能挑战成功吗
方伟挑战一人带娃,过程很酸爽,能挑战成功吗
茉莉宝子
能不能给这个与众不同的孩子一点鼓励
能不能给这个与众不同的孩子一点鼓励
我是红豆儿
还是一个姓的一条心我给红豆爸爸生了个圈钱工具吗
还是一个姓的一条心我给红豆爸爸生了个圈钱工具吗
潮妈玉儿
花露水这样用很危险!孩子爸妈要注意了!
花露水这样用很危险!孩子爸妈要注意了!
唐瑜熙
爸妈相反方向走看宝宝会追谁,连败两局的爸爸不得已放大招
爸妈相反方向走看宝宝会追谁,连败两局的爸爸不得已放大招
小蟹k

乖妻养成记(番外)

不上升

文笔差

留评论


王俊凯!你给我站好了!


易烊千玺愤愤不平的看着蹑手蹑脚准备溜走的猫。


第几次了!


易烊千玺问。


嗯,大概可能应该第五六七八次吧!


王俊凯有点心虚的摸了摸鼻尖,有了易小安之后,王俊凯在家乖了一段时间,因为要照顾小孩,结果自从易烊千玺觉得王俊凯辛苦把小孩带公司之后,就开始不安生了。


隔三差五的带着一群人喝酒,要不就是看打架,还能一边拍手叫好的那种。


王俊凯你是不是闲的慌。


易烊千玺歪头看着王俊凯,太闲了就开始惹是生非了呗,都是个当爹爹的人了,还要他隔三差五的从人群堆里提留出来。


王俊凯也自知理亏,讨好的靠近易烊...

不上升

文笔差

留评论


王俊凯!你给我站好了!


易烊千玺愤愤不平的看着蹑手蹑脚准备溜走的猫。


第几次了!


易烊千玺问。


嗯,大概可能应该第五六七八次吧!


王俊凯有点心虚的摸了摸鼻尖,有了易小安之后,王俊凯在家乖了一段时间,因为要照顾小孩,结果自从易烊千玺觉得王俊凯辛苦把小孩带公司之后,就开始不安生了。


隔三差五的带着一群人喝酒,要不就是看打架,还能一边拍手叫好的那种。


王俊凯你是不是闲的慌。


易烊千玺歪头看着王俊凯,太闲了就开始惹是生非了呗,都是个当爹爹的人了,还要他隔三差五的从人群堆里提留出来。


王俊凯也自知理亏,讨好的靠近易烊千玺,有点紧张,咽了口吐沫。


哪个什么,千玺啊,你累了吧,这样以后带易小贝这活我干,你专心工作,我有空带着小家伙去找你好不好?


王俊凯明晃晃的大眼睛看着易烊千玺。


算了,给他找点事总比在外面野这好,虽然彬彬有礼的易总有个上蹿下跳的“老婆”在这附近是人尽皆知,但是不代表猫猫不会变是不是,所以这个时候要用伟大的父爱感化他。


易烊千玺这么想着,这下王俊凯总该老实了吧!


事实证明他太相信王俊凯了,因为在王俊凯答应他不到一天,幼儿园老师就给他打了电话。


是小安同学的爸爸吗?幼儿园要关门了,快来接孩子。


以及小安在对面的哭声,千玺爸爸听的心都快化了。


不过后来不知道易总用什么办法彻底制服了猫猫,猫猫差不多有一个星期都没出门,不对,都没下床。


床上的野猫:我真没忘小安,是忘了幼稚园地址了,找不到幼稚园了。


事实证明制服猫猫还得用“逗猫棒”


爹地,爹地,你已经好久没有带我去找叔叔们玩了。


易小安拉拉王俊凯的衣角,之前爹地总会背着爸爸带着他和一群叔叔玩的。


王俊凯急忙捂住小家伙的嘴,这让你爸听见还了得。


公司的易总:啊切,谁cue我。











Checklin

童养Omega(番外五)

檀香味傲娇富家小少爷Alpha

岩兰草温柔细腻小哥哥Omega


情浓蜜意的小两口婚姻是否会出现危机?

爸比与小刘颂的终极拉扯为何受伤的总是爹地?

为何一点涩涩都不让发的lof

详情请看

mm:4399 

预知西装后续如何,请看彩蛋


檀香味傲娇富家小少爷Alpha

岩兰草温柔细腻小哥哥Omega


情浓蜜意的小两口婚姻是否会出现危机?

爸比与小刘颂的终极拉扯为何受伤的总是爹地?

为何一点涩涩都不让发的lof

详情请看

mm:4399 

预知西装后续如何,请看彩蛋


皖叶

手段

        二爷爷让我们回长沙一趟 ,看爸那个害怕的样子不免为他捏把汗,当初为了和爹在一起,二爷爷可没少下绊子,第一:他们辈分不合适,他们年纪相差太多,二来爸疯魔的那段日子,二爷爷虽然没有过多干涉,但是吴家当家为了个男人东奔西走的也是闹得他很没有面子,世人的眼光总是毒辣,男子与男子在一起多少是有些膈应,但是拗不过我爸那一头牛的劲儿,总算也是没有在说什么,到后来我的出现,二爷爷才和爹的关系有所缓和,总归我体内也流着吴家的血。 

     胖叔......

        二爷爷让我们回长沙一趟 ,看爸那个害怕的样子不免为他捏把汗,当初为了和爹在一起,二爷爷可没少下绊子,第一:他们辈分不合适,他们年纪相差太多,二来爸疯魔的那段日子,二爷爷虽然没有过多干涉,但是吴家当家为了个男人东奔西走的也是闹得他很没有面子,世人的眼光总是毒辣,男子与男子在一起多少是有些膈应,但是拗不过我爸那一头牛的劲儿,总算也是没有在说什么,到后来我的出现,二爷爷才和爹的关系有所缓和,总归我体内也流着吴家的血。 

     胖叔眼瞅着爸快要把衣服拽坏了,调笑的说:“天真,放松,你快把小哥衣服扣个洞出来了,冷静,你二叔又不会吃了你。”“啊呸,你懂个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二叔什么样儿,这次忽然叫我们回来指不定要干嘛呢。”说着,眼睛心虚地撇向爹,爹安抚的帮他顺着毛,“吴邪,放松。”"小哥,我没事,你……"“我也没事。”爹一脸不慌的看着他,“是了,天真,不要紧张,乖崽还在呢,你二叔不会太为难你俩的,再不济咱们就溜呗!”爸看看我也没再说什么,我倚靠在车座的靠背上,脑子里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二爷爷的场景。当时才五岁,回长沙看望他老人家,第一眼见他就知道他不是一个好打交道的人,他对爹总是有那么些建议,爹又是个软硬不吃的人(除了爸),搞得爸里外为难,每当这个时候二爷爷总会很嫌弃他,说什么越活越回去了。爸自知说不得他二叔什么,记得他之前说过,他宁愿和十个三爷爷打交道,也不敢去招惹一个二叔,也就只有在爹这件事上没有和他妥协。为了安抚他老人家,他总会为了保全爹然后把我推给二爷爷,当时我也不怕生,被他抱在怀里和他大眼瞪小眼,小声地叫了声:“二爷爷。”他似乎心情不错,也不跟那两人计较,带着我去堂口转了转。

     想来每次去见他,爸和胖叔总会把我放在最前头,拿我当挡箭牌,用胖叔的话说:“你二叔再不济也不会打他侄孙子,怎么的也是你们吴家唯一的种。”我不做声,也没什么话讲,况且胖叔也没有说错。

     到了二爷爷的地盘,他正站在门口等我们,爸一看这还得了,赶紧乖巧的叫了声二叔,他点点头,算是应了。胖叔也打趣的叫了声二叔,二叔也点点头,毕竟在那十年里。胖叔是给了爸为数不多的陪伴的人,所以也是对他很客气。完了再看着爹,一脸的不爽,就是这么个人把他吴家唯一的继承人拐走了,而且一走就是十年,爹也是冷漠的看着他,按照辈分来说,爹跟祖爷爷辈分差不多,二叔小时候还见过他,按理来说现在他俩在一起了,爹平白矮了二爷爷一个辈分,要跟着爸喊他一声他二叔,这也是够乱的,估计就算是爹叫他二叔,二爷爷也不会答应,所以两个人谁也不让谁。胖叔和爸在旁边冲我使眼色,我很识趣的上前叫了声:"二爷爷。"他看到我脸色缓了缓,也不在抓着爹不放,他打量着我说:“嗯,好久不见也不知道来看看二爷爷,你小子,跟你爸学坏了。”我猜他是想说怎么跟你爹一样,我看着他没有多嘴,说实话我现在也有点理解我爹了。

     饭后,爸拉着爹跑了,胖叔也难做,索性上街溜达了。我被二爷爷扣住,他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我恭敬的坐在他边上,“最近你爸和你爹过得还好吗?”眼镜下面的眼睛像鹰一样,直勾勾的看着我。我实话实说,没有半点作假,“父亲他们很好,请二爷爷放心。”他点点头,转而又看着我,很是无奈,说:“哎~你就不能多说几句?像你那个爹一样,闷葫芦一个。”“……”,我垂着头没有反驳他,脸掩盖在帽子下面。他摆摆手示意我随便,我向他表以敬意然后就退下了。

      走在长沙街上,迎面撞上胖叔,他拍拍我的肩,一脸同情,“乖崽,苦了你了,你爹和你爸那废物点心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走!胖叔请你吃长沙正宗臭豆腐。”他拉着我就走,看他这么热情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其实我想说的是没事,族里那些长老比二爷爷难缠多了,只是和他之间连着一丝血缘。

      果然,二爷爷的威力还是不能小瞧了,想着那两个人是不打算回来了吗……

   (可怜的胖爷和崽子,摊上这么个兄弟和父母,哎……)

皖叶

夏天

        雨村的夏天很热,空气中弥漫着闷热的气息,家里的空调坏了,镇上派人来修要等几天,爹也试过自己动手,在看到他掰断空调外机扇时,爸果断的将他推了出去,派到村口买西瓜。无奈只能在亭子下面纳凉,爸手里的蒲扇扇的飞起,胖叔打着赤膊,嘴里直嚷嚷要去钻冰箱,要么就去跳河。爸烦躁的让他闭嘴,身上的背心早就湿透,我穿着短袖在给飞鸟顺毛,它不知道去哪里乱飞,羽毛跟炸了一样。我并不感觉有多热,心里烦躁只会加深对外界物理攻击的可乘之机。我看胖叔热的实在受不了了,拿着蒲扇帮他扇风,他脸上淌着汗,说:“乖崽,你不热吗?”我摇摇头......

        雨村的夏天很热,空气中弥漫着闷热的气息,家里的空调坏了,镇上派人来修要等几天,爹也试过自己动手,在看到他掰断空调外机扇时,爸果断的将他推了出去,派到村口买西瓜。无奈只能在亭子下面纳凉,爸手里的蒲扇扇的飞起,胖叔打着赤膊,嘴里直嚷嚷要去钻冰箱,要么就去跳河。爸烦躁的让他闭嘴,身上的背心早就湿透,我穿着短袖在给飞鸟顺毛,它不知道去哪里乱飞,羽毛跟炸了一样。我并不感觉有多热,心里烦躁只会加深对外界物理攻击的可乘之机。我看胖叔热的实在受不了了,拿着蒲扇帮他扇风,他脸上淌着汗,说:“乖崽,你不热吗?”我摇摇头,其实没多大区别,我和爹一样,都是不易出汗体质,除非高强度训练或是跑步,不然很少出汗。胖叔朝天大喊说什么不公平,小哥怎么还不回来!

        爸手撑着膝盖,眼睛盯着我,笑眯眯的朝我招手,“小念,过来。”胖叔也想到什么跟着靠过来,我刚要开口,就被他们两个夹在中间,他们舒了口气,说:“乖崽,你爹不在,所以只能你上了。”“……”,他们一直坚持在我俩旁边可以起到降温效果,晚上睡觉我爸有我爹,就是可怜我胖叔,孤家寡人,要不是我抵着房门,胖叔指不定半夜就钻进我房里了,我没有做声,充当着无情的工具人。

          好不容易熬到爹回来,他推开门看着我夹在俩人中间并没有发表什么言论,手里提着西瓜,向爸点点头就去了厨房,我想去帮忙,被胖叔死压在凳子上。爹端着西瓜出来时,我好像看见了救星,爸噌的一下去了爹那里,整个人都贴上去,爹好像已经习惯了,递给了他西瓜,爸舒服的眼睛都眯起来了,而我自然而然就给了胖叔,一人一块西瓜很凉快,我看着眼前腻歪的两个人,转头在看看胖叔,心里想着:不行!空调什么的还要再催一下!

       (无情的工具人老张和小张,一人一个,不吵不闹!都有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