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常守朱

72435浏览    855参与
寂夜幽竹

《乌有乡》槙岛圣护×常守朱

高中时写的同人文,文笔很一般(现在也很一般)稍微润了下色,凑合看。本章开始脱离原作,人设崩坏ooc,介意请关闭。


第四章内心的异变

同一时刻,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的船原雪已经顺利到家了,被迫进行了各项身体检查的她,已经累的不成样子。她脱掉鞋子,便直接扑倒在了床上,手提袋也顺势扔在了床边。 

她看着那个手提袋,心里十分烦躁,一脚将手提袋踢了下去。 

手提袋里装着她刚从医院拿回来的病历,花了不少钱但并没有感到有多安心,不过既然医生都能放她回家,那就说明她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了。 

船原雪这时不禁又回想起了那天所发生的事,她的手指轻触着后背那条浅浅的疤痕,这是...

高中时写的同人文,文笔很一般(现在也很一般)稍微润了下色,凑合看。本章开始脱离原作,人设崩坏ooc,介意请关闭。


第四章内心的异变

同一时刻,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的船原雪已经顺利到家了,被迫进行了各项身体检查的她,已经累的不成样子。她脱掉鞋子,便直接扑倒在了床上,手提袋也顺势扔在了床边。 

她看着那个手提袋,心里十分烦躁,一脚将手提袋踢了下去。 

手提袋里装着她刚从医院拿回来的病历,花了不少钱但并没有感到有多安心,不过既然医生都能放她回家,那就说明她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了。 

船原雪这时不禁又回想起了那天所发生的事,她的手指轻触着后背那条浅浅的疤痕,这是她经历过这次事件的受害者的证明。 

那个银发的俊美男子在她的心里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吟游诗人般的磁性声音,缜密的心思,富含哲理的话语,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的从容不迫。都让她打从心底地钦佩他。 

船原雪不禁感叹了一句:“天生拥有纯白色的心理色相,真是太完美了。” 

厚生省公安局已经对她下达了封口的命令,拥有纯白色相的犯罪者这个消息绝对不能传播出去。 

船原雪从手提袋里掏出手机,想要跟水无濑佳织聊聊天缓缓情绪,她看到手机界面的三人合照,突然间像着了魔般凝视着合照里的常守朱,脑海里不断回响着槙岛圣护的那句话:“你朋友的生命在你的眼里完全不值得一提?” 

船原雪感到有什么东西正要冲破她心底的枷锁,一些奇怪的想法涌进了她的脑海里。

仔细想想,阿朱那家伙,根本没有要救她的意思啊,在她快要死的时候,都只相信着那个先知系统的支配者,之后说的话与行动也不过是为了弥补她的过错而已。 

虽然当初她的就业目标是参与各项比赛的数据收集或是不用全息投影的专业运动员,但因为先知系统适应性的原因,最终还是做了健身馆的治疗训练师。 

就算现在她在这个职业做得很好,有时候她也会想,如果坚持自己的梦想是不是会更好。所以,她早就对先知系统产生了分歧与怀疑。 

而圣护君从始至终,都没有动杀她的念头吧。

那道划痕也是因为他对阿朱对自己性命的不在乎而愤怒吧?他也完全有机会直接一刀抹了她脖子的。 

圣护大人难道在关心他?他不想伤害她?他就算是要死也为了她的安全而远离她呢。真是好帅啊…… 

船原雪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啊!她觉得自己快要不是自己了。 

“唔……嗯……”船原雪捂头哀叫着,在床上翻滚着,拼命想要抵挡另一个意识的入侵,恶魔般的低语在她脑海里回荡。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是一体的,小雪……不要抗拒我……

半晌,她渐渐停止了挣扎,仿佛变了一个人,露出诡异的笑容。 

“我要帮助槙岛圣护大人!完成他完美的计划!只要成为大人的手下,就能更加接近他!显露出我的才能了!这样他就能更加关注我了!”船原雪放声大笑道。 

“不过,我要先找到他啊!如果连他的行踪都抓不到,我也入不了他的眼啊!”船原雪想了一会,想起了一个人。 

“对了,佳织是做文职工作的!她一定有认识的黑客!”船原雪拿起放在床上的手机,联系起了水无濑佳织。 

“喂?哪位?”水无濑佳织正在忙着工作。 

“佳织,是我,小雪。”船原雪用平时欢快的语气说道。 

“小雪啊,听说你重感冒了,身体没事了么?”水无濑佳织打起了精神。 

“啊……我好多了,我想请你帮个忙……” 

十分钟后,船原雪挂掉了电话,无意中瞥到了那份病历,她翻开病历,看到了那模糊不清的小字。 

“虽然不知道是谁做的,不过还真是谢谢了,省去了我很多麻烦。”船原雪合上了病历。

“不过,不做也没有问题,因为我现在可以随时切换人格呢,所以这种没用的东西还是扔掉好了。”船原雪将病历扔进垃圾袋,她走出门,将垃圾袋扔进了楼道尽头垃圾焚化炉的入口。 

傍晚,在一处高级公寓的顶层,槙岛圣护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一本精装书。 

崔求成走过来,“我刚才收到了一份很有意思的邮件呢,槙岛。” 

“哦?不是应该没人知道我们的位置么,崔求成?”槙岛圣护将书合上放在一旁。 

“上次黑船原雪家的防御系统可能出现了漏洞,反被黑客找到侵入了。”崔求成无奈道。 

“竟然犯这种低级错误,这还真不是你的风格啊。”槙岛圣护笑着说。 

“嘛,人无完人么,先看看是什么邮件吧。”崔求成说。 

明天晚上十点,槙岛圣护,地下铁路再见。 

                                                             ——常守朱

 “这不会真的是是你那感兴趣的猎物之一发的信息吧?”崔求成瞥向槙岛圣护。

“不……我觉得那位常守监视官不是武断的人,这不是她的作风,她是一个冷静而果敢的人,再说就这样的话,我也觉得无趣啊。”槙岛圣护修长的手指轻叩着红木桌面。 

“崔求成,查一下这个邮件的IP地址,这应该不是常守朱发来的。”“好的。”槙岛圣护拿起身旁书继续看了起来。

一刻钟后,崔求成走了过来。“还真让你说对了呢,那个邮件的真实IP地址是厚生省工商局。那你要去赴约么?”他看向槙岛圣护。

“既然不是常守朱倒也无所谓了,不过,我倒是好奇起来了,是谁要费尽心思来见我呢?”槙岛圣护已经起了点兴趣。 

“那明天晚上要去那里看看吗?”崔求成闻言后在电脑前又操作了几下,将刚搜索到的摄像头界面关闭。

“嗯,常守朱和狡啮慎也都在医院休养也没有什么动作,就当是种正餐前的消遣好了。”槙岛圣护将手中的书再次合上,站了起来。“偶尔活动一下也不是什么坏事。”

次日晚上,常守朱无聊地躺在病床上,用全息影像浏览着最近的新闻。宜野座非得让她再住三天院,以防她的心理指数再出现问题。 

但常守朱闲在病房里好几天了,期间如果不是滕跑来给她带了游戏机,她都的头上都快要长蘑菇了。 

突然间,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水无濑佳织。“小朱,我是佳织,我刚刚跟小雪碰了面,她说你生病住院了。你身体恢复得怎么样?”水无濑佳织问道。

“我还好啦,没什么大事。”考虑到保密条约与佳织的心理色相,她和小雪约好了不让佳织知道她们发生的事。“佳织你们要出去逛街吗?”常守朱听到了终端机里喧嚣的车流声。“小雪说要带我去一个好玩的地方,不过你出不了院真是太可惜了。” 水无濑佳织语气里的兴奋似乎都要传过来了。

常守朱叹了口气,无奈道:“也许这就是我的命,你们好好玩吧,对了,你们要去哪儿?” 

“小雪说是个……”佳织的话突然被打断,船原雪轻快的声音传来过来,听起来她已经走出了那个事件的阴霾。 

“小朱你好好休养啊!我和佳织去玩了!”然后突兀地响起重物落地的声音,电话便挂了。 

“她们真是……”常守朱笑笑,并没有在意那个奇怪的声音,困意渐渐上涌,她闭上眼睛,很快便睡了过去。

苟淡君
脑了一个槙岛当执行官的if线

脑了一个槙岛当执行官的if线

脑了一个槙岛当执行官的if线

好吃懒做一粒米

GB向,在灰色地带

常守朱×狡啮慎也 

ooc归我,脑洞产物

呜呜就写了两段隐晦短车都没通过审核

需要车车的友友私我


        他杀了槙岛圣护,她失去了他。

        她曾经答应西拉比,只要能不处罚狡啮,她会尽可能阻止他杀了槙岛。阻止他杀人,不仅是西拉比的命令,也是常守朱内心所希望的,她不愿意他从刑警变成罪犯。...


常守朱×狡啮慎也 

ooc归我,脑洞产物

呜呜就写了两段隐晦短车都没通过审核

需要车车的友友私我


        他杀了槙岛圣护,她失去了他。

        她曾经答应西拉比,只要能不处罚狡啮,她会尽可能阻止他杀了槙岛。阻止他杀人,不仅是西拉比的命令,也是常守朱内心所希望的,她不愿意他从刑警变成罪犯。

        但她最终失败了。表面上看她依然勤恳工作,似乎这件事已经被她遗忘,但她不是免罪体质,她的精神值常常在她回想这场战斗异常波动。她想见他,想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想为他争取尽可能低的刑罚。但她只会对外人说,她要把他捉拿归案。

        她是如此坚定自己的理想法治道路,她甘愿成为陈腐系统的帮凶,维持着当前社会的和平,维持着尽可能多数人的稳定生活,去寻求改良的可能,假如有更先进的势力推翻这个摇摇欲坠的统治,她会选择与这套秩序一起下地狱。但狡啮不同,当法治系统不足以维持一个公正的判决,当程序正义已经被无法带来真正的正义,他毅然走向对立面,用私刑去追求实质正义,但求一个问心无愧。

        他们是同样的人,这让他们互相吸引。常守朱和狡啮他们有着相似的经历,都追求理想中的正义,也都深刻厌恶着这套秩序。只是面对系统之恶,她选择了系统的正面,为了生活在秩序的人们的既有幸福而维护秩序;而他选择了系统的反面,为了追求个案的正义让自己颠沛流离。

        常守朱整理好心情,让自己的精神值稳定下来,今天她和宜野在边境的废弃村落执行任务。在闭关锁国的政策下,边境的城区早已没落,只剩下零散几个属于偷渡者和黑户的混乱区域。

        任务本身并不复杂,无非是在西拉比监控盲区的偷渡者产生犯罪行为,只要找到人然后用支配者带走或者击毙即可。只是这个罪犯出奇的难缠,非法储备有大量武器弹药,在追逐过程中击伤了宜野,伤的不轻。她让宜野先原地休息,担心移动会恶化他的伤情,由她去车上拿急救设备。只是等她回来时,宜野已经在用药品给自己处理伤口。

        常守朱愣住,宜野不可能自己去买药品,这里的人们对公安局天然抵触,附近也没有药店,他哪里来的药品?随后,她陡然严肃,僵硬地问宜野:"他在哪?"宜野看着她急切的神情,迟疑了一会:"西北方向"

        她立刻朝西北方跑去,越是急迫,她越告诉自己要理智思考,如果她是狡啮,不想被找到,她会怎么做?不知道是因为他们的思维模式太相似,还是老天眷顾,她在某个废弃居民楼的楼道角落看见了狡啮——这是一个可以观察到公安局的车的地方。

        "你还是这么聪明"狡啮叹了口气,像是在叙旧,但常守朱知道他此刻一定在寻找摆脱她和公安的离开路线。"支配者无法在这里起效""狡啮看着她,似乎在等她的下一步动作。

        常守朱想把他缉拿归案,想与他并肩作战,想向他分享经历,但最终她没说话,只是上前几步抱住了他,然后咬上他的嘴唇——责怪他不告而别、责怪他违背承诺、责怪他总是藏着掖着一切不愿表达。

省略车车

        常守朱一直生活在种种秩序的正面,朋友称她为精神美人,西拉比判给她700分的高分,她自己本人光明坦荡,也每每选择更正统的一方,尽管有些正统本身就是腐朽。

        而今天这个废弃的居民楼里发生的一切是她人生为数不多的灰色地带,不符合她的理念与作风,但却是她真实的欲望表达。

安堂せい

新饭(不是)

[图片]
约的稿

提前问一嘴如果印无料会有多少人要,想要可以点个红心(算是印调吧会适当参考)大概最早一个月后会跟明日方舟小料无料那边一起(为什么是最早一月后因为方舟稿图没出来),领取条件暂时还没定。


约的稿

提前问一嘴如果印无料会有多少人要,想要可以点个红心(算是印调吧会适当参考)大概最早一个月后会跟明日方舟小料无料那边一起(为什么是最早一月后因为方舟稿图没出来),领取条件暂时还没定。

白鱼

彼玻璃珂

warning:

1.深夜发疯文学,是个脑洞

2.cp为《PSYCHO-PASS》咬朱bg向,【咬啮慎也*常守朱】


常守朱是个beta,是一片永远不会被咬啮慎也硝烟味的信息素所侵蚀的净土。


叛逃后,咬啮慎也无数次的梦中惊醒,想着还是执行官和检察官常守朱时候的情/事,火热而滚烫。


他想,自己的叛逃会给她带来很多麻烦,这时候不能被标记就是一件好事了。


就像他们之间隐秘的地下关系一样,随着他走,也像一阵风似的就散了,了无痕迹。

warning:

1.深夜发疯文学,是个脑洞

2.cp为《PSYCHO-PASS》咬朱bg向,【咬啮慎也*常守朱】


常守朱是个beta,是一片永远不会被咬啮慎也硝烟味的信息素所侵蚀的净土。


叛逃后,咬啮慎也无数次的梦中惊醒,想着还是执行官和检察官常守朱时候的情/事,火热而滚烫。


他想,自己的叛逃会给她带来很多麻烦,这时候不能被标记就是一件好事了。


就像他们之间隐秘的地下关系一样,随着他走,也像一阵风似的就散了,了无痕迹。

寂夜幽竹

《乌有乡》槙岛圣护×常守朱

年末把之前的存稿再发发……因为是高中时写的,还没想好要不要续写下去……


         第三章纷争

  此时的宜野座伸元正坐在办公室里处理堆积如山的文件,滕和弥生早就找了个借口趁机走开了。因为宜野座办公时所产生的低气压只有征陆能受得了,但他今天不当班,所以现在办公室里只有他一个人。

  宜野座拿起一份文件,是船原雪的病历。他推了推眼镜,船原雪在这个案子里只是个诱导狡啮慎也进入圈套的诱饵,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上面也只是让她做个全面的精神安全检查确认心理色相清澈就可以。

  宜野座啧了一口,揉了...

年末把之前的存稿再发发……因为是高中时写的,还没想好要不要续写下去……


         第三章纷争

  此时的宜野座伸元正坐在办公室里处理堆积如山的文件,滕和弥生早就找了个借口趁机走开了。因为宜野座办公时所产生的低气压只有征陆能受得了,但他今天不当班,所以现在办公室里只有他一个人。

  宜野座拿起一份文件,是船原雪的病历。他推了推眼镜,船原雪在这个案子里只是个诱导狡啮慎也进入圈套的诱饵,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上面也只是让她做个全面的精神安全检查确认心理色相清澈就可以。

  宜野座啧了一口,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这种文件不是应该送到唐之杜志恩分析官那里,怎么送他这里了?

  他皱了皱眉,刚瞄了一眼,滕就踹开门冲了进来,“执行官!朱妹她要进行记忆挖掘!快跟我去阻止她!”

  宜野座立刻站了起来,匆匆扫了眼病历开头,看到“正常”两字便将其合上,扔到处理完的文件堆里,跟着滕冲出了办公室。

  一向做事严谨的宜野座伸元在遇到突发事件时也丧失了理智的判断。他并没有注意到“正常”下面有着模糊不清的一行不起眼的小字:病人有严重人格分裂,第二人格为潜在犯,请迅速将其隔离治疗。

  本来这行字谁都能注意到的,但是却因经过了特殊处理而让人无法察觉到,这是某人的杰作。

  宜野座跟着滕冲进了综合分析室,唐之杜志恩正在屏幕前做着分析工作,常守朱已经戴上头盔,躺进了机器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宜野座瞪了唐之杜志恩一眼,后者则耸耸肩做了个无奈的表情。“是谁允许她做记忆挖掘的?”

  “是我。”禾生壤宗从阴影处走出来,一脸的从容与冷漠。“不过,这是她自愿来找我的,有什么问题么,宜野座监视官?”

  “局长,你就这样将部下的性命视如草芥吗?这太乱来了!”宜野座说。

  “我当然知道危险性,但是宜野座监视官,眼下最重要的,难道不是抓住槙岛圣护么?你也知道他的危险程度吧?”

  “那么,局长,你觉得用一个优秀的监视官来换槙岛圣护就很值得了吗?”滕愤怒地看向禾生壤宗,他最看不惯这种假惺惺装正义的嘴脸。

  禾生壤宗瞥了他一眼,无视了他,继续说道:“我认为,槙岛圣护的利用价值比常守朱高的多,再说他的危险程度过高,必须尽快抓住,所以,可以一试。”

  滕怒不可遏地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朱妹?她也是人好不好?”

  禾生壤宗却仍旧不为所动,“再说了,就算她成为执行官了,不也一样为公安局工作么。”滕彻底噎住了,一股滔天的怒火涌上了他的心头。

  宜野座也受不了这种回答,他没办法接受。“局长,我没法接受这样的决定。”宜野座说。“不要搞错了,我说过,她是自愿的,与我无关。”

  “你这个……”滕已经举起了拳头,他才不管那些,他要好好教训这个混蛋。禾生壤宗只是将DOMINATOR对准了滕。

  “滕!”宜野座赶紧喊住他。不能继续这样对峙下去了,否则这样会成为一个死局。

  “啊啊啊啊啊啊——”刺耳的尖叫声响起,一直神游天外的唐之杜志恩立刻按下了暂停键,停止了操作。禾生壤宗见状放下了DIMINATOR。

  宜野座跑过去打翻了头盔,紧张地摇晃着常守朱,不停地呼唤她:“常守监视官!常守监视官!”他试图让她清醒过来,而禾生壤宗却将DOMINATOR瞄准了常守朱。

  “犯罪系数102+,可执行对象,非致死性麻醉模式,请瞄准对象后射击。”

  滕看到局长的动作正要冲过去打掉DOMINATOR,宜野座果断地用身体挡住常守朱,狠狠扇了她一耳光,冲她喊道:“醒过来!常守朱!”常守朱终于清醒了过来。

  禾生壤宗一把推开宜野座,走到常守朱面前,再次将DOMINATOR对准了常守朱。“犯罪系数32+,非执行对象,保险栓锁定。”

  这仿佛是一剂定心丸,让除了禾生壤宗以外的人都送了口气。

  常守朱神色复杂地看着禾生壤宗,没有说话。“奇怪,不到一分钟心理指数就恢复正常了……”禾生壤宗感到十分不可思议。

  “局长,记忆抽出成功!马上进行图像化处理!”唐之杜志恩一边操作着一边说道。

  “好,将图像放大到屏幕上。”

  璀璨的银发,艺术般的美貌,过于整齐的五官,琥珀色的眼瞳,冷漠的预言者般的眼神。

  “这就是…槙岛圣护吗?”宜野座看着那幅图像喃喃着。“局长,槙岛圣护的头像扫描出来了,已经确认是樱霜学园的那个美术老师。”唐之杜志恩一边说一边飞快的操作着。

  “立刻调查各个街区的监控,找出这个男人的踪迹!”禾生壤宗命令道。“是!”唐之杜志恩立刻在屏幕前忙碌起来。

  “那么,我先失陪了,我很期待你的表现,常守监视官。”禾生壤宗说完就离开了综合分析室。

  滕不屑地撇撇嘴,“切,就这样走了,局长那家伙,还真是……”

  宜野座也松了口气,“常守监视官,下次请你不要再擅自做决定,这是非常危险的。听到没有?”“嗯。”常守朱低头说道。

  “那我先走了,我得跟大叔好好倾诉下我的不满,说不定还可以蹭上点酒喝呢。”滕说。

  “滕你下次也要注意点,那可是局长,我们的上司。你如果真打了她,你会被送回隔离设施的,甚至可能更糟。”宜野座皱眉道。

  “是是是,我知道了。那是她实在太过分了!真是的。”滕忿忿的走了。

  “宜野座前辈,真是谢谢你了。要不然我就……”常守朱抱歉地冲他笑笑。“没事,你不要再做那么危险的事就行了。”宜野座说。

  “对了,小雪她……”“哦,你的朋友船原雪是么?放心吧,她的心理指数良好,各项身体指标也正常。”宜野座回答道。

  “那还……真是太好了……”常守朱终于松了口气,直挺挺地栽倒下去。

  “常守监视官?”宜野座连忙扶住常守朱,唐之杜志恩查看了她的身体状况后说:“没事,她就是太累了,毕竟进行记忆挖掘很伤神嘛,休息一下就好了。”

  “她总是这样,妄图担负一切。”宜野座无奈地说。

  “所以你要帮她啊,伸元。”唐之杜志恩调侃地说道。宜野座什么也没说,或者说,无话可说。

Delester
是之前口嗨的女仆执法(

是之前口嗨的女仆执法(

是之前口嗨的女仆执法(

长醉未醒
秀一下拿到手的徽章,真的很精致...

秀一下拿到手的徽章,真的很精致。

秀一下拿到手的徽章,真的很精致。

風過迴廊

玩一些電影梗x

PP4麻煩照著這個整謝謝,不要不識好歹(?)

玩一些電影梗x

PP4麻煩照著這個整謝謝,不要不識好歹(?)

Delester

还是pp摸鱼相关(有cp向、弱智表情包和梦幻联动就懒得打tag了

还是pp摸鱼相关(有cp向、弱智表情包和梦幻联动就懒得打tag了

克莱因之瓶

发发渣绘


P1:画了15年剧场版我对朱爷的印象,孤独、强大(装饰是个小联动,感觉很适合朱朱)


P2:虽然我画不出来,但他真的好好看...(美女考虑新作换发型吗)


P3:是我希望的平凡而幸福生活着的宜朱(明明很喜欢却硬要等别人主动的gino是屑)


后面都是我很想画完的草稿,我喜欢边看边画,PP的所有人物真的都各有特色,外务省yyds,还有我的新墙头静火也好帅...(我又见一个爱一个


(P3、4、5有用素材,感谢)


发发渣绘



P1:画了15年剧场版我对朱爷的印象,孤独、强大(装饰是个小联动,感觉很适合朱朱)


P2:虽然我画不出来,但他真的好好看...(美女考虑新作换发型吗)


P3:是我希望的平凡而幸福生活着的宜朱(明明很喜欢却硬要等别人主动的gino是屑)


后面都是我很想画完的草稿,我喜欢边看边画,PP的所有人物真的都各有特色,外务省yyds,还有我的新墙头静火也好帅...(我又见一个爱一个


(P3、4、5有用素材,感谢)





话梅小道长🌿

“ただいま。”

“お帰りなさい。”

---2021,狡朱有我!---

“ただいま。”

“お帰りなさい。”

---2021,狡朱有我!---

Irrrrris

狡朱/慎朱 晚餐

*ooc注意

*渣文笔

*时间依然为第三季剧场版之后

*依然延续上篇,但依然没有实际关联XD

------------------------------

晚饭约在人气很高的意式餐厅,宜野座坐在窗边往外眺望,透过落地窗可以俯瞰整个东京,黑夜下灯火璀璨的城市如白天一样匆忙。


他喝下最后一口红酒:“你们到什么程度了?”

然后他就看见面前两个人一个差点把嘴里的酒喷出来,另一个不自然地干咳了一声。


“宜野座,”狡啮慎也给旁边的女士的嘴角递上纸巾,“应当足够明显了吧。”

“是吗?”宜野座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让我想想,上个月是谁三句话不离他的前监视官呢?”

“……”...

*ooc注意

*渣文笔

*时间依然为第三季剧场版之后

*依然延续上篇,但依然没有实际关联XD

------------------------------

晚饭约在人气很高的意式餐厅,宜野座坐在窗边往外眺望,透过落地窗可以俯瞰整个东京,黑夜下灯火璀璨的城市如白天一样匆忙。



他喝下最后一口红酒:“你们到什么程度了?”

然后他就看见面前两个人一个差点把嘴里的酒喷出来,另一个不自然地干咳了一声。



“宜野座,”狡啮慎也给旁边的女士的嘴角递上纸巾,“应当足够明显了吧。”

“是吗?”宜野座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让我想想,上个月是谁三句话不离他的前监视官呢?”

“……”


常守朱疑惑地抬起头,望了望宜野座,又转向左边看了看旁边这个表情比刚才更不自然的狡啮慎也。

“他说了什么?”她忍不住开口。



“一开始问编个什么理由把你保释出来比较合理;

“又说干脆犯点事情自己进去陪你;

“还说等你出来要扔掉工作马上去接你;

“甚至说要辞掉工作专心当家庭主夫。

“花城小姐听说以后差点没被气死,差点连夜把他送回东南亚。”


“写的申请书要过三个部门的审核,才让人能见一面。”狡啮慎也有点恼怒地解释。

听上去似乎是为了繁琐的流程而不满,常守朱却听出一点点……委屈的意思。



“毕竟之前的外出申请报告都是常守在写,这家伙也第一次吃了苦头。”宜野座毫不留情,“花城哪儿有常守这么好欺负,任劳任怨地给你铺路。”


“话真多。”左边的猎犬发出不满的哼哼声。


“还有,这家伙那天来接你之前…”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常守朱能感受到左边的前执行官抬起眼睛往对面的多年老友身上扔出了匕首。


宜野座紧急把目光投向常守朱:“至少提前了一个月给花城请了一周的假,还问了我久别重逢应该说些什么。”

“那几天刚好放假才来接我,狡啮先生是这样说的。”常守朱恍然大悟,“我还质疑了一下外务省的工作量。”


“他甚至担心你心有所属,不敢开口表达自己的心意——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不可能。”宜野座索性一股脑全倒出来。


“假期结束以后他就更夸张了,准时上下班一分钟也不多待。花城还多次问我有没有闻到他身上的香烟味变成了油烟味。”像在抱怨着什么。


“宜野座…”虽然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并不影响这个低沉的声音把环境温度调低了10度。

“抱歉抱歉,酒喝多了就喜欢乱说。”宜野座当即认怂,偷偷朝常守朱眨眨眼睛,“刚刚的话都是我编的。”

“毕竟…”

“狡啮慎也怎么可能向常守朱说谎呢?”


一瞬间,旁边怒气冲冲得像要爆炸的气球突然泄了气,愤怒的猎犬耳朵好像也耷了下来。

“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

“希望早日喝上你们的喜酒。”


送走宜野座以后,常守朱有些困了,她顺从地被狡啮慎也塞进了副驾驶,再眼看着他若无其事地坐在驾驶座上,打开自动巡航回家。


“宜野座先生还是那样…直言不讳。”

“真啰嗦,和以前一样,喝了酒就什么都说。”

“所以狡啮先生也承认他说的话喔?”她提起了一些精神。


承认吗?

他无法形容到底有多思念她——他的梦魇被她驱散、他的漂泊被她了结、他的不安被她化解;


第一次在SEAUn重逢后,他总是想起那晚她的暂住,在炮火轰鸣前的两个人一同经历难眠之夜。她不远万里来见他,她可以随时舍下一切相信他,她可以背弃全部来追随他,她的言语间只剩对他的担忧和思念;


而他却不敢想、也不敢奢望未来能否与她相遇——他只好期待她遗忘他,把他彻底抛出回忆,将他的一切舍弃,而自己遵守着离别前那个诺言:


“我不会轻易死的,常守,我会活着等你再来抓我。”


他开始流浪,像无家可归的猎犬。

逃亡了七年以后,他终于愿意面对自己的内心:哪怕她早已音信全无数年;他终于承认自己渴求她、呼唤她、无时无刻不在回忆她:


记忆里有太多残酷的、冰冷的、绝望的时刻,可是与她相伴的那段时间,是如太阳一样的温暖,是如她眼眸一样的橙色——在他记忆里泛起涟漪、激起波澜。


她是他的安眠药、感冒灵、杀菌剂,从他心甘情愿为她跌入深渊的那个瞬间,他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再离开她,因为她是抬起头时唯一的光,明晃晃地照在他的脸上。


所以他终于回来见她,隔着栅栏小心翼翼地试探:

“这一路上有长长的故事,可以慢慢说给你听。”

“好。”她眼含笑意地回应,像极了以前。


在她自由的那天急忙奔向她,接她回家:

“对不起。”

“我饿了,带我回家吧。”只会对他的语气。


“狡啮…先生?”常守朱在他眼前挥了挥手。


狡啮慎也回过神来,抓住她的手臂,揽过她的左肩,再把她贴近自己,牢牢地抱在胸前:她发间有淡淡的橙子香,嘴边有浓郁的红酒味。


常守朱紧靠着狡啮慎也的胸口,周围的一切声音仿佛消失了,只听得见他的心脏声,大到好像在敲击她的耳膜。也许雇佣兵的心率会比普通人高很多,她这样想着。


“常守。”一个头顶的声音。

“欸?”来自胸前的回应。


“常守。”

“我在…”


“常守。”

“我在。”


“常守。”

“在。”


“小朱。”

“嗯…”


“小朱。”一个耳边的低语。

“嗯。”来自心脏的回应。


他仿佛失语一样,嘴里只剩下她的名字,而她从善如流、一一回应。


他深受折磨多年,常常在现实与梦境中见到自己的仇恨根源,那个强大的诱惑无时无刻不在蛊惑他、谄媚他,所以他必须无时无刻保持清醒,哪怕是在梦中。


直到有一天,他猛然发现区分现实和虚幻的全部标识、让他的幻觉完全消失的标志,全部来自于他呢喃了千万遍的名字:“常守朱”。


与从前不太一样的是,今天有了回应。


“谢谢你一直等我,让我与过去握手言和。”


狡啮慎也终于回过神来,停止了思考,轻轻吻了吻她的耳垂——这次怀里的人却没有回应。


他低下了头,看见怀里的人闭着眼睛,呼吸均匀,似乎很享受被自己抱住的感觉。


看样子是困到不行了。


狡啮慎也叹了口气,还是等她清醒再说一次吧。


他尽量最轻地调整她的位置,好让她侧身枕在自己的膝盖上。


“唔…”换了姿势的常守朱半梦半醒,“狡啮…”


甚至敬称都没有说出来。


狡啮慎也低头看着那双朦胧睁开的橙色眼睛:“嗯。”


然后他就看见这人举高右手,画了一个不太规则的半圆,摸到他的后脑勺。


正当狡啮慎也在思考这是哪门子的下意识行为时,她微凉的手借着重力,让他的脸靠近了她。


他笃定面前的人已经累到把眼睛彻底闭上了、甚至是真的已经睡着在做梦了,但还是挣扎着仰起头,往她理解的方向上努力地亲了一口——认真地亲到了他的嘴唇。


真是足够可爱了。


很多年前那个总是朝他而来的小女孩在这一瞬间一闪而过,像一个秋天的橙子被剥开第一瓣时,坚硬厚重的皮表下的沁甜的心。


总是被这样的常守朱救赎,他想。


她的信念够深、够强,所以她越发澄亮、纯净:

开始时她心底的那淌明亮的水,已长成了汩汩而来的泉。

而他从观水,变成饮泉。


人生实在是太短了,他突然想要他们永远在这里、坐在一辆不会停下的车里、困在时间里、走到永恒的尽头。


不过时间还长,至少现在的她还不会醒来、也不会离开。


狡啮慎也满意地揉揉常守朱的头发,转头望向窗外的倒退的街景。


黑夜迫降城市里,恋人坠入爱河中。


很快就要到家了。

------------------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