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常州

73705浏览    36189参与
龙虾

孕妇指南

孕妇指南

其实孕妇日常更合适

ABO

ooc警告

对于雷我嗑的其他cp的人,

可以选择忽视雷的cp,我会把顺序放出来,每一个段子篇幅都差不多可以看旁边拉条。

(我嗑的cp挺乱的。。。)

1杰佣,2殓摄,3黄占,4咎安


下次再出个王者区吧。。。咕


开始!

第五区

1杰佣

对于怀孕的奈布杰克表示十分惊喜     与惊吓

杰克内心:woc奈布终于怀孕了!欧耶!

完,我不能干。他了。

而奈布也十分焦虑,不仅是为自己身为铁骨铮铮的佣兵,具体被c到怀孕,还在想自己这么怀孕了,死猪蹄子不是每次都带t吗。

“喂,死猪蹄子...

孕妇指南

其实孕妇日常更合适

ABO

ooc警告

对于雷我嗑的其他cp的人,

可以选择忽视雷的cp,我会把顺序放出来,每一个段子篇幅都差不多可以看旁边拉条。

(我嗑的cp挺乱的。。。)

1杰佣,2殓摄,3黄占,4咎安


下次再出个王者区吧。。。咕


开始!

第五区

1杰佣

对于怀孕的奈布杰克表示十分惊喜     与惊吓

杰克内心:woc奈布终于怀孕了!欧耶!

完,我不能干。他了。

而奈布也十分焦虑,不仅是为自己身为铁骨铮铮的佣兵,具体被c到怀孕,还在想自己这么怀孕了,死猪蹄子不是每次都带t吗。

“喂,死猪蹄子。”

“?”

“我怎么怀孕的”

“我。。。”我tm怎么连这一点都忘了,我倒底要不要说出来

“注意多喝热水,

多吃零食,多读书,

多看报,多睡觉,少说话”

“说人话,不然你的孩子即将在太平间”

“我在tt上扎洞”

霎时,奈布一把把几乎秃头的jio克薅秃了。

2殓摄

优雅的法国乡绅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懵逼了,自己60岁了,挺着个大肚子。

不过其他人仔细想想,

卡尔是个禽兽,居然对老爷爷下得了手,但看了看约瑟夫的照片,瞬间理解了卡尔。

Woc!你不馋他身子,你太监!

在野外拍照的约瑟夫比以往更加小心翼翼,毕竟身上不只一个人。

有一件事可喜可贺,卡尔的话变多了!

“阿约,我们的孩子该叫什么名字”

“emm约淑芬吧”

“我觉得不行。。。”

“要不叫凛月.妮娜.忆梦.舞蝶恋.冰雪殇璃陌梦.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卡尔”

“哪凉快哪待着去”貌似约瑟夫好像并不多话多的卡尔感兴趣。

其实约瑟夫心里:啊啊啊!卡尔他,他话变多了!我好爱他!

不行,我要有B格。

3黄占

伊莱的家庭地位提高了,可喜可贺。

“吾主!你怎么可以来喂我!我有手!”

“啊——”

“真香”

。。。

“真搞不懂你们人类,怀孕好麻烦啊”

“如果吾主不喜欢,我可以随时打掉”

(肚子里的孩子:嘤嘤嘤?)

“不行!你身体会受到很大的伤害,我爱你,所以我会尽我所能来保护你”

(肚子里的孩子:我tm的就是个意外)

4咎安

谢必安得了产前焦虑症。明天都吃不好饭,睡不好觉,范无咎也是非常焦急。

其实归根结底都是因为范无咎

“啊,张嘴吃点水果补充维生素”

“无咎,西瓜我不能吃。。。”

“那桃呢,隔壁杰佣送来了一斤”

“我也不能吃”

“我这还有榴莲,你要不要尝尝”

“我还是不能吃”

“你能吃什么啊!”范无咎差点没有骂人。自己的一片好心,全浪费了。

“可多了”谢必安想想好像不能吃的也就那么几个

“比如说……”

“脑子”谢必安脱口而出。

“哥!我们是无常啊,不能吃人”

“我……就随便说说,我可以吃肉”

“好,我出去买”

“记得戴口罩”

一个范无咎已经够让他操心的,还要来第二个。


武汉加油!

注意事项你们都知道了,就不多说了。

祝大家身体健康!

莫否君

杀破狼同人 补充原著第八十章《隐忧》

·LOFTER第一次发文不妥之处诸君谅解

·不开车不开车不开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ooc谅解

·不开车因为不会🌚🌝

正文↓

       ↓

   “我一生到头,心里都只有憎恶,暴虐,怀疑,必得暴虐嗜杀,所经之处无不腥风血雨,注定拉着所有人一起不得好死,没有人会爱我,也没有人会真心待我...”

       那晚过后,这句话一直萦绕在顾昀耳边,他时不时会...

·LOFTER第一次发文不妥之处诸君谅解

·不开车不开车不开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ooc谅解

·不开车因为不会🌚🌝

正文↓

       ↓

   “我一生到头,心里都只有憎恶,暴虐,怀疑,必得暴虐嗜杀,所经之处无不腥风血雨,注定拉着所有人一起不得好死,没有人会爱我,也没有人会真心待我...”

       那晚过后,这句话一直萦绕在顾昀耳边,他时不时会被这句话压得喘不过气来,没什么感觉,只是心疼,真真儿疼,比炸弹炸到他自己还疼。

       正午,雁王爷从军机处忙里偷闲跑了回来,刚进院里,就见顾昀一个人坐在凉亭里,手里把玩着长庚送他的白玉短笛。顾昀靠在凉亭的柱子上,右手转动着白玉笛子,时不时还用食指指腹擦过笛子上刻的顾字,刻得真好,差点就让顾昀以为是自己刻的了。

       长庚把气息压的很均匀,脚步也轻,加上那半瞎又掺着点半聋,这还真没发觉边上有人。

       但是长庚并不,挨近了,他居然从顾昀嘴里听到了为数不多的软话:“也不知长庚现在在军机处干什么,方钦那老家伙保不齐又给他添了什么麻烦.....他体内的乌尔骨,为何都不曾告诉我,我原只以为他是心思太重,谁知胡格尔那疯女人会如此心狠,关外那次原不是他贪玩偷跑出来走丢了,根本是他不堪受虐,我还好心好意地把他送了回去......长庚啊长庚,何时你才能松下自己,让我好好照顾你啊......亲娘诶,又看不清了,哦对了,琉璃镜我放哪儿来着....”说着,他便转身寻思着把琉璃镜搁自己后面了找找,谁知一抬眼便看见了雁亲王与他倚在同一亭柱上,手里拿着圆圆的物件,好像就是那片琉璃镜。

       虽说长庚手里拿着琉璃镜,但是他的眼睛从一进来就没从顾昀身上离开过片刻。这不,顾昀一抬眼,得了,还对上了。“哟,长庚回来了。”顾昀一见是长庚,心里就止不住有那么点喜悦,看着少年逐渐长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心里头也甚是欣慰,这不,个儿头都比自己高出半个头了。“嗯,子熹再找琉璃镜吗,我这儿”说着,长庚也坐在了顾昀旁边,顺手给顾半瞎带上了琉璃镜。

       讲实话,如果是平时 长庚肯定是抓住顾昀就往他身上蹭,恨不得整个人就长在顾昀身上。可是现在,他被顾昀那番话完全圈住了,只得坐在顾昀旁边盯着顾昀,妄图在从那人眼神中咂摸出什么。这边顾昀表面云淡风轻得其实内心也够慌:“这小崽子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一点都没察觉出来,莫非他轻功已经好到这种程度了?”

       微风拂过凉亭,撩起了顾昀披在肩上的碎发,眼角的痣不见了往日的精神,反而多了几分暗淡无光。静默片刻,顾昀先起头,仍是一副混不在意的模样,但是这幅模样,却多了另一种感觉:“今儿殿下怎么回来的这么早,我还以为又可以欣赏披着夕阳的美人回来呢。”他的笑容真的很好看,眼神也很到位,没有将先前的思虑透出,也没有刻意装模作样地感觉,外人也许看不出真假,可是长庚看了即便分不出真假,也是心里跟明镜似的知道,顾昀是不想让他担心,前面一番自言自语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长庚没有道破,也只是附和道:“想子熹想的紧了,便抽空来看看。”顾昀本就知道长庚撒娇的手法越来越精进了,没想到精进到这种程度,便笑骂道:“我去你的,朝会上才见过,中间也没多长时间,想你个灯笼。照你这番说辞,我在西北那段时间你岂不是时时刻刻都在想,怕不是正事都不做了。”“可不是嘛,常常想的睡不着觉,总是盼望着能听到你的只言片语,却总也等不到。”长庚顺着他的茬接下去,这下好了,顾昀给自己挖了个坑,还自己往里面跳:“这不是知道我家心肝儿想得紧了就回来了嘛,哪儿来那么多肉麻话。”

       他说一句,就越往长庚身边凑,长庚却装作不知道一样,任由他随便弄。他拉住顾昀的手说:“子熹,亲我一下好不好。”说着,就把顾昀连拉带抱圈进了自己怀里。“别闹,光天化日之下有搁这儿散什么德行。”顾昀又气又好笑,心道:“真是拿你没办法。”

       说着他就从长庚怀里出来,自己站在凉亭的长椅上,别说,这加上了还真挺高,长庚站在地上才与顾昀的肩齐高。顾昀四处望了望,到时没什么人,就弯下腰,真的是献吻。长庚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上去蹭,也不动作,就等顾昀自己慢慢凑。“嘿,小兔崽子,简直了,不要就不要,你逗我呢。”长庚笑了笑,眯眯眼的都是怪物,顾昀心中不经打了的鼓。“义父,你真好看。”长庚直言到。顾昀见他没那意思,就从椅子上下来了,径直往长庚书房里走去,哦对,也是他自己的书房,刚下听到这句话就边走边回答道:“好看好看。”实话说,他已经没得耐心等长庚动作了,不如自己找乐子。长庚随着他的脚步走过去,他故意的将自己的脚踩在顾昀走过的地方,每一步都印在一起,这孩子一样的行为,却让他甚是愉快。“长庚!”顾昀在书房里喊到。“怎么了,子熹。”长庚快速走进书房,见那半瞎支起了笔墨纸砚,笑道:“义父是想练练字?”顾昀也笑道:“常年舞刀弄棒的,写折子也得挤出时间写,实在是太忙了,这好不容易得了空闲,写写字,静静心。”长庚却立刻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子熹也知道闲下来了,怎么不知道闲余时间陪陪我,怎么还写字消磨时间了呢。”顾昀心里暗笑:“这不是太占殿下便宜了嘛,不成不成。”长庚无奈只得一旁看着他,时不时手轻轻在顾昀身上揩个油,反正顾昀练字也专心,干脆看着他好了,多看一眼也是好的。

      长庚的耐性可是连了然大师都佩服的,顾昀跟他比,没法比了,太欺负人了。时间不长,顾昀就耐不住了:“你看什么呢,盯什么呢,别看了。”长庚耸肩摊手:“那你又不理我。”说着就从后面抱住顾昀,下颔抵在顾昀左肩上,脸与顾昀的脸并在一起,感受这顾昀脸上的温柔。“那殿下你来写吧,我看着。”顾昀说着就把笔拿给长庚,不过长庚却没有接的意思:“子熹亲亲我就写。”

       顾昀是真没辙了,长庚撒娇太有一套了,早知道就不该宠着他,现在都爬到自己头上来了。诶,自己养的,还是得宠。他轻轻转过身子,后方倚靠在书桌边沿着,双手捧着长庚的,给了他一个甜腻的纠缠:“这下可以了吧。”长庚并没有停下的意思,他反而更加亲近顾昀,双手把顾昀禁锢在桌沿,打算流氓耍到底。啧,这个体位,不敢想不敢想。顾昀也是意识到了这个体位实在是不敢想,于是就说道:“别腻歪真是,写字呢。”

       长庚也晓得顾昀不吃硬的,就乖乖听话的从顾昀手中拿了笔,安安静静的写了起来。顾昀觉得长庚估计又在写那什么经文,算了算了。闹腾这一会儿顾昀也困了,就躺着书房里的床上睡着了,这床嘛,主要是长庚弄进来的........

       一觉睡到傍晚,长庚早就写完了收拾好笔墨,把纸晾干,就敞开放在桌上,看着顾昀睡着了,还从那里偷了个香。顾昀从床上坐起,心道:“这天都快黑了”,侧眼,看见了桌上的纸,就凑过去看看长庚到底写了什么:

一方天地   仰望四海

生平无欲   与世长清

平平淡淡   廉洁似河

安康幸福   与君同宴

     嗯...顾昀看懂了........

   “哎呀,小长庚字写的真不错,很有我的风格。”顾昀真不愧是老骚包,这也忒不要脸了。他还很不要脸的把那张写了字的纸收入囊中。

       远处,长庚走过来,刚好看见往门外出来的顾昀:“子熹,吃饭了”,顾昀笑道:“来了”说着,他便踱步过去,遇长庚并肩走在夕阳的余晖下,顾昀眼角的痣重新精神饱满,格外引人注目。笑着,走着,俩人手与手,十指相扣在宽大的广袖中。

       披着余晖的美人啊,只不过这次,多了一个身影.......



啊啊啊啊啊吹爆我长顾,不妥之处多多指教啊~

汤圆
(不加滤镜了)给别人孩子的无偿...

(不加滤镜了)给别人孩子的无偿!

去掉头就好看多了您说是不【卑微】

快!约我无偿让我练练手QAQ

画风需参考上上发布

(不加滤镜了)给别人孩子的无偿!

去掉头就好看多了您说是不【卑微】

快!约我无偿让我练练手QAQ

画风需参考上上发布

汤圆
第二次的指绘www(好丑)不过...

第二次的指绘www(好丑)不过想做自己儿子来着

无偿不是这种华风【画风看上一张发布】

依然是

有人要无偿🐴QAQ

第二次的指绘www(好丑)不过想做自己儿子来着

无偿不是这种华风【画风看上一张发布】

依然是

有人要无偿🐴QAQ

汤圆
给别人孩子的新衣服www(LO...

给别人孩子的新衣服www(LOFTER滤镜好可怕)

有谁想要无偿的吗www

给别人孩子的新衣服www(LOFTER滤镜好可怕)

有谁想要无偿的吗www

赎罪
是有助睡眠的好办法,私信发不了...

是有助睡眠的好办法,私信发不了就只能这样了。@废喵喵 

是有助睡眠的好办法,私信发不了就只能这样了。@废喵喵 

江玖.洋

看看毁画全过程

[图片]这眼睛挺好看的对吧。

然后它就毁了

[图片]我给它赐名光母

这眼睛挺好看的对吧。

然后它就毁了

我给它赐名光母

去明日方舟了

我居然被催更了(震声)

我居然被催更了(震声)

YoRHa No. 2 Type B

德哈幸福时刻,伏地魔来吃个瓜

德哈幸福时刻,伏地魔来吃个瓜

YoRHa No. 2 Type B
小棍棍,emmmm我在想什么呢

小棍棍,emmmm我在想什么呢

小棍棍,emmmm我在想什么呢

YoRHa No. 2 Type B

德哈?

就当作是德哈吧
[图片]

就当作是德哈吧

遵纪守法好公民

摸点鱼

刚刚被拉去茶绘,顺道截几张凑数

画画好快乐(神志不清)

p1是看了ASDF后画的www

最后一张大概是私设福?(就当福看吧反正都长差不多 太草)

剩下的都是茶绘图,就拍了两张其他的太放飞自我了咳

我不会画骨(小声)


摸点鱼

刚刚被拉去茶绘,顺道截几张凑数

画画好快乐(神志不清)

p1是看了ASDF后画的www

最后一张大概是私设福?(就当福看吧反正都长差不多 太草)

剩下的都是茶绘图,就拍了两张其他的太放飞自我了咳

我不会画骨(小声)


紫霞狼running
“路灯为什么多半是暖色调的,大...

“路灯为什么多半是暖色调的,大概是为了温暖那些还未回家的路人吧 ” ​​​​🌙

“路灯为什么多半是暖色调的,大概是为了温暖那些还未回家的路人吧 ” ​​​​🌙

菲城

占tag致歉【求文】

求亲热sp文,最好是kk训诫文

求亲热sp文,最好是kk训诫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