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常德

29017浏览    11463参与
馆长玉先生
常德保卫战有多惨烈? 八千人抵挡4万日军,简直不忍回忆(1)
常德保卫战有多惨烈? 八千人抵挡4万日军,简直不忍回忆(1)
馆长玉先生
常德保卫战有多惨烈? 八千人抵挡4万日军,简直不忍回忆(2)
常德保卫战有多惨烈? 八千人抵挡4万日军,简直不忍回忆(2)
馆长玉先生
常德保卫战有多惨烈? 八千人抵挡4万日军,简直不忍回忆(3)
常德保卫战有多惨烈? 八千人抵挡4万日军,简直不忍回忆(3)
画儿童画和写儿童文学的酸牛奶
总算是把常德姐的拟人画出来了...

总算是把常德姐的拟人画出来了

虽然感觉还是有很多问题

漫画《长江中游邪恶组织》肝是肝出来了,但由于第一话翻车严重,不太推荐去看。

还是发一下平台:

快/看

我已经麻了,又要肝文又要肝图

这就是混圈多的烦恼吧。

常德的设定:

由于抗/日/战争期间日/军在常德进行了细/菌/战,当时在场的常德受到了波及,导致现在她身体不是特别好——目前不影响日常生活。

平时最大的乐趣就是在院里晒太阳,被长沙吐槽日益步入老年生活。

益阳:为什么日/我?

然后被常德回怼:咱都几千岁的老太婆晒个太阳咋了。

长相攻击性强,但实际上是个随性的人

总算是把常德姐的拟人画出来了

虽然感觉还是有很多问题

漫画《长江中游邪恶组织》肝是肝出来了,但由于第一话翻车严重,不太推荐去看。

还是发一下平台:

快/看

我已经麻了,又要肝文又要肝图

这就是混圈多的烦恼吧。

常德的设定:

由于抗/日/战争期间日/军在常德进行了细/菌/战,当时在场的常德受到了波及,导致现在她身体不是特别好——目前不影响日常生活。

平时最大的乐趣就是在院里晒太阳,被长沙吐槽日益步入老年生活。

益阳:为什么日/我?

然后被常德回怼:咱都几千岁的老太婆晒个太阳咋了。

长相攻击性强,但实际上是个随性的人

怀旧历史影像馆
1943年湖南常德会战、国军将士与日军激战、随军记者
1943年湖南常德会战、国军将士与日军激战、随军记者
团子教你学
2000多年的古城常德经历了怎样的历史变迁?
2000多年的古城常德经历了怎样的历史变迁?
木子成文

关于我打破次元壁去找谢医生看病这件事

[图片]
[图片]

笑不活了家人们




笑不活了家人们

ฅ柠檬加醋এ᭄ꦿ

山河滚烫,星河浪漫,不如可爱

山河滚烫,星河浪漫,不如可爱

丁丁课堂
常德保卫战,周咏南率女兵连与日寇白刃战-
常德保卫战,周咏南率女兵连与日寇白刃战-
特别or乌啦啦
钵子菜米饭消失器(巨热情的常德朋友)
钵子菜米饭消失器(巨热情的常德朋友)
桃李春风

高呼桃源客,载我去武陵。

“我姓崔——崔郎酿酒,武陵一绝,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若不知,便应当不是本地人!”

“确非是本地人,在下江阳,自蜀南而来——说来也巧,不知这自酿的桂花酿,能否比得上阁下的桃源酒啊?”

“有何知不知的,一喝便知!拿酒来!”

……

“酒过三巡,却还不知崔兄大名?”

“崔朗。楚星河那家伙打趣叫我「崔郎」,这称呼又被他表弟潭昭四处传开,认识不认识的都叫我崔郎了。”

“哈哈哈哈!那二人也是有趣得紧,看来平日里是没少喝这武陵桃源酒了。”

“酒逢知己千杯少,谁人不引为知己?”


(自古以来,酿酒者最懂酒——潇湘有武陵,蜀中有泸州。)


楚星河:长沙

潭昭:湘潭

崔朗:朗州武...


“我姓崔——崔郎酿酒,武陵一绝,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若不知,便应当不是本地人!”

“确非是本地人,在下江阳,自蜀南而来——说来也巧,不知这自酿的桂花酿,能否比得上阁下的桃源酒啊?”

“有何知不知的,一喝便知!拿酒来!”

……

“酒过三巡,却还不知崔兄大名?”

“崔朗。楚星河那家伙打趣叫我「崔郎」,这称呼又被他表弟潭昭四处传开,认识不认识的都叫我崔郎了。”

“哈哈哈哈!那二人也是有趣得紧,看来平日里是没少喝这武陵桃源酒了。”

“酒逢知己千杯少,谁人不引为知己?”


(自古以来,酿酒者最懂酒——潇湘有武陵,蜀中有泸州。)



楚星河:长沙

潭昭:湘潭

崔朗:朗州武陵郡,「武陵城里崔家酒,地上应无天上有」。


九局下半两出局
湖南常德 1943 常德克复后...

湖南常德 1943

常德克复后,部队辎重队挑着枪支弹药和各种物资开进城内。

湖南常德 1943

常德克复后,部队辎重队挑着枪支弹药和各种物资开进城内。

小狗

《白夜》

白夜月休弦,灯花半委眠。

《白夜》

白夜月休弦,灯花半委眠。

星球科普局
2000多年的古城常德,经历了怎样的历史变迁?
2000多年的古城常德,经历了怎样的历史变迁?
鸡哥说电影
常德保卫战,8000虎贲军仅生还83人
常德保卫战,8000虎贲军仅生还83人
掰不开的蚌壳
🌹至今还记得那个公益广告——...

🌹至今还记得那个公益广告——当某个时刻来临,请与我们联络。我们让您的一部分融入别人以继续保持活力。

🌹至今还记得那个公益广告——当某个时刻来临,请与我们联络。我们让您的一部分融入别人以继续保持活力。

江衍不敷衍(快来提问箱找我玩)

当对象变成小朋友(右位组)

*是多CP,涉及信白,超懿,信虎,铠约,明弈

*极度OOC极度OOC极度OOC,因为变成小孩子所以性格也会孩子化,是甜饼,可以当睡前故事

*8000+奉上,文笔渣,不喜轻喷再点左上角

*是个突然的小脑洞,就是想看他们带娃

————————————


    信白

     韩信于睡梦之中一脚踩空,猛然惊醒后习惯性抬手摸了摸旁边的位置。

     ……人呢?  ...


*是多CP,涉及信白,超懿,信虎,铠约,明弈

*极度OOC极度OOC极度OOC,因为变成小孩子所以性格也会孩子化,是甜饼,可以当睡前故事

*8000+奉上,文笔渣,不喜轻喷再点左上角

*是个突然的小脑洞,就是想看他们带娃

————————————


    信白

     韩信于睡梦之中一脚踩空,猛然惊醒后习惯性抬手摸了摸旁边的位置。

     ……人呢?  

     他并没摸到熟悉的隆起,手搭着的地方还留有温热,一摸就知道人刚走不久。韩信抓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在发现现在只有七点半后,他一脸疑惑地坐了起来。

     他和李白难得同一天休假,以往这一天两人都要在床上躺到中午十二点才起来,今天李白起这么早,是去干嘛了?

     韩信一边穿衣服一边暗想李白是不是良心发现去给他买早餐了,但这一念头一冒出来他又觉得自己这是在做梦,因为李白不会起这么早去买早餐,这事一般是他干。

     韩信连浴袍带子都没系好,拿起手机就给李白打电话,他随手叠叠被子,一边等电话接通一边走出卧室。

     出乎他意料的是,熟悉的铃声在客厅响起来了。

     韩信挑挑眉,收起手机冲客厅喊:“你起这么早……干什么??”

     最后的三个字猛的变调,韩信被眼前的场景惊掉了下巴。

     坐在沙发上看书的不是身材高挑的男朋友,而是一个婴儿肥都没退干净的小孩,那小孩有一双翠绿色的大眼睛,栗色头发上有根呆毛翘得很欢。

     这就是个缩小版的李白,如果不是韩信了解李白的为人,他都要以为这小孩是李白的私生子了。

     “小白,你这是什么情况?!”韩信大惊失色,扑到沙发上碰着小李白的脸揉搓,“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小李白本来坐在沙发上看书,韩信这一个大动作让他的头被迫上仰,脸颊上的肉被挤向中间,看起来像个被欺负狠了的河豚。他不太高兴,伸手啪啪两下拍掉韩信的手。

     “你干什么呀?”小李白瞪着他,揉了揉自己的脸,“你这样子好讨厌呀。”

     大概是变小的原因,李白的声音也变软了,瞪着人说话时一点威力也没有。韩信有些手痒痒,冒着被暴打的风险伸手猛揉李白的头。

     本来梳理得体的头发被揉成鸡窝,小李白气得揪起韩信的头发一顿猛扯,扯得韩信抱头痛呼,两人一个躺倒在沙发上一个躺倒在地上,韩信望着天花板,叹一口气道:“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小李白挠挠脸,摸到几根红色断发后就把头发往韩信脸上扔:“我怎么知道嘛,我一早起来就变成这样了。”

     韩信抬起手去揉沙发上那颗棕色小脑袋,道:“没事,正好我今天休息,可以照顾你。你今天想去哪里玩吗?”

     李白从沙发上坐起来,盯着地上的韩信:“你照顾我,我能平安活到明天吗?”

     韩信诶一声,挑眉道:“小白,你说这话可是会伤我心的。对了,红塔街那边不是开了个儿童乐园吗?走,我带你去玩。”

     “我才不要去儿童乐园,我是成熟的成年人,”李白对着韩信翻个白眼,“你这个幼稚鬼!”

     韩信啧一声,一把捞起李白就往卧室走:“可是现在你是小朋友哦。行了,去把衣服换了,前两天我们不是给我那侄子买了几件新衣服吗?你俩差不多大,你把那衣服穿了,我们下次再买新的……你看看你穿的这像什么样,这睡衣都拖地上去了!”

     “啧,你这个老妈子!”李白大喊。

     换好衣服后的李白被韩信牵着出了家门,韩信开车带李白去了那家儿童乐园,买完票之后,韩信顺手买了个棉花糖塞进李白手里。

     “我才不吃这个,”李白一口咬在棉花糖上,撇撇嘴,“太甜了。”

     韩信嘁一声,扭头看见一个大人把小孩举起来放到脖子上,他看看吃棉花糖的李白小朋友,也有样学样的把人放到了脖子上。

     “你干什么,”李白抱住韩信的头,生怕自己一个没坐稳就摔下去,“我要下去,我是成年人,成年人不坐这里!”

     韩信笑笑,抬手抓住两条细细的小腿,免得李白从上面掉下来,他道:“但今天你是小朋友哦。”

     其实韩信挺喜欢小孩,面对小孩子时他总会有用不完的耐心,以前李白爱逗他玩,动不动就扑到他身边贱兮兮地喊两句爸爸,结果就是晚上李白被韩信摁着灌满,韩信一边动作一边喊他:“生个孩子,生出来了我养。”

     李白当然生不出来。

     不过现在好了,李白自己变成了小孩子。

     “今天,李白同学就是我的王子殿下,”韩信扛着小孩走进游乐园,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我亲爱的小王子,你打算玩哪些项目呢?”



     超懿

     折腾太晚的结果就是今天起的晚。好在是周末,两人都能在家休息。

     马超先睁开眼,他愣怔地盯着半开的窗帘看,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

     前一天晚上答应了司马懿今天早上要给他蒸个蛋羹,马超掀开被子准备下床,脚刚伸出去的一瞬间,他发现了怪异的地方。

     司马懿呢??他那么大一个司马懿去哪里了?  

     马超看着被子上那团小小的隆起,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小心地掀起被子,看到了那个窝成一团睡得真香的小孩。

     小孩的头发糊了一脸,没被头发遮住的脸又嫩又白,看上去手感很好。马超保持着掀被子的姿势,几秒后他放下被子,心里默数几秒后又把被子掀开。

     一定是打开方式不对,不然他怎么在做梦?马超心想。

     灰色的被子一掀开,下面那团小东西翻了个身,喊道:“你干嘛呀马超!”

     小孩的声音稚嫩得很,尽管他说话语气很生气,但声音太软了,听起来一点都不像生气。

     司马懿显然没意识到自己处于什么情况,他趴在床上,反手把被子拉了过来裹住自己,嘴里含糊地骂人:“你不睡觉就去做早饭,打扰我睡觉干嘛,再吵我我就要把你从十五楼扔下去。”

     马超抽了一口冷气,伸手捏捏司马懿的脸,道:“懿哥,你要不看看你自己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我要睡觉,你别闹我,”小孩司马懿一巴掌打开那只手,“我等下把你扔出窗户,看你怕不怕。”

     前两天跟韩信聊天,韩信就提到了李白变成小孩的事,所以此时此刻清醒过来的马超并不太意外。不仅不意外,他还有点高兴。

     司马懿比他大几岁,有时候两人吃完饭后会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影,马超总缠着司马懿给他讲小时候的事,司马懿一边看电影一边给他讲,他越听越遗憾。

     他错过了司马懿的童年时光。

     如果可以,他真想时光倒流,他想当司马懿的竹马,他想和司马懿一起长大,他要带着司马懿去玩,从小就套牢司马懿。

     他很想见见小时候的司马懿长什么模样,想知道他是什么性格,是不是也像现在这样,又好看又不爱说话。

     如今司马懿变成小孩,他就能带带小时候的司马懿了!

     怎么有这种好事!

     “好好好,我怕,我超级怕,”马超伸出手指,一下一下地戳司马懿的脸颊,“想吃什么?”

     “昨天晚上说了呀,要蛋羹,”司马懿不耐烦地嘟囔两句,翻个身,“再要一碗馄饨。”

     看样子司马懿还没清醒,所以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劲。马超觉得有点好笑,他拉过被子帮司马懿盖好,然后道:“好,那你先睡着,我去做饭。”

     马超趿着拖鞋走到厨房,先把打散的鸡蛋和牛奶混匀放到蒸锅上蒸,然后从冰箱里拿出馄饨皮和拌好的肉馅,慢悠悠地包馄饨。

     馄饨包的差不多了,马超开始烧水,下馄饨到锅里的时候,他听到身后传来了趿拖鞋的声音。

     马超一回头,身后站着一个还没他腿高的小朋友。小朋友穿了一件大人的衬衫,所以衬衫并不合身,下摆全都拖在地上。

     “我怎么变成这样了?”司马懿有些生气。

     马超蹲下来,抓起司马懿两只软乎乎的手捏来捏去:“没关系,我会照顾你的。刷牙洗脸了吗?需要我抱你去洗漱台吗?”

     “我刷过了,”司马懿收回手,爬到椅子上坐好,“我饿了。”

     马超站起来,笑道:“真棒,都会自己洗漱了。等一会儿哦,馄饨马上就好。”

      锅里的馄饨在水里打滚,马超哼着歌调底汤,捣鼓一番后端着两份早餐放到桌子上。

     “好了,吃吧。”马超递给司马懿一个勺子。

     小司马懿矮,坐到凳子上脚都够不着地,他一边吃馄饨一边晃脚,虽然嘴上不说,但马超知道他很高兴。

    司马懿是一个善于隐藏情绪的人,有时候马超都没发现司马懿心情不好。他不止一次跟司马懿说过,如果心情不好一定要告诉他,他会想办法去哄他。每次司马懿都答应的好好的,但每次还是老样子,司马懿什么都不说。

     马超问他他也不说,只是一味找话题带过或者干脆沉默,问着问着马超都生气了,偏偏他舍不得凶司马懿,只好把气都压着,再用另一种方式发泄出来。

     不过,小孩形态的司马懿心里不藏事,喜怒哀乐都在脸上,他一眼就能看出司马懿心情怎么样。

     原来司马懿小时候也是这样情绪外露,怎么长大了就什么都往心里藏呢?

     两人正吃着早餐,马超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看了看来电人,按下接听键:“喂?什么事?”

     电话那边急躁的很,语速极快,马超皱着眉,嗯嗯几声挂掉电话。

     他把手机放下来,看向司马懿,后者端端正正坐着,腿也不摇了。

    “懿哥,公司有点事,我要赶回去开会,”马超走到对面,揉揉司马懿的头发,“你在家等我,我处理完就回来,好吗?”

     司马懿满不在乎,甚至还白他一眼:“你去呀,去哪里还要我同意吗?”

     马超笑笑,在司马懿头上用力揉一把,然后回房间换衣服准备出门。

     他走前看到司马懿吃完了馄饨,正抱着蛋羹坐到沙发上边吃边看财经节目,马超一边打领带一边道:“懿哥,吃完东西把碗泡水里,等我回来了洗,你别自己洗,记住没?”

     司马懿咬着勺子,嗯了一声。

     “午饭我不回来吃了,到时候我帮你点个外卖,你记得开门,”马超说完,又补了一句话,“别给陌生人开门。”

     司马懿不耐烦地嗯嗯两声。

     马超又看了看厨房,确定煤气阀门拧紧了,这才拎着公文包出门。

     他开着车赶去公司,到会议室的时候人差不多到齐了,马超一边暗叹幸好没迟到,一边坐到自己位置上,坐等董事长过来讲话。

     开完会的时候已经三点多了,马超跟着同事去食堂吃午饭,顺便去外卖软件上为家里的小朋友点了份外卖。

     “嗯?你这吃着呢,还在点外卖?”有人端着翻盘从后面走过来,坐到了马超面前,“我没偷窥你手机哦,我只是对外卖软件很熟悉,是凭经验看出这是外卖软件的。”

     马超抬头看了一眼,笑道:“张董今天也来吃食堂啊,还以为您要回家呢……家里有人,我给家里哪位点的外卖呢。”

     “哈哈哈哈,早就听人说你把你家里那位捧手心里,果然是这样,”张董扒拉两口饭,又道,“让我猜猜,平常是你做饭吧?”

    马超丝毫不觉得难为情,他觉得为喜欢的人做饭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是,他吃惯我的手艺了,我做饭他能多吃一些,他太瘦了,我想把他养胖一点。”

     马超吃两口饭,他惦记着家里的司马懿小朋友,咽下饭后问道:“张董,咱们今天要加班到几点啊?”

     张董沉吟片刻,道:“七八点吧,数据有点多,处理起来有点麻烦,放心吧,处理完肯定给你们发奖金。”

     “我不是担心没奖金。”马超笑笑。

     “我懂我懂,你想早点回家嘛,”张董很上道,“都是有家室的人,都想早点回家。”

     吃完饭后,马超立刻回办公室把几个负责人全都叫来开了一个小会,然后就开始处理各种文件。

     马超盯着电脑,敲键盘的手没停过,茶水换了一杯又一杯,账单表格看了一份又一份,他感觉眼睛都要瞎了。

     开完一个线上跨国会议后,马超捏捏鼻梁,瞄了一眼电脑右下角。

     已经八点半了。

     此时还剩下一点收尾工作,员工们都打卡下班了,马超看着桌上的几份文件,又看看时间,在回家做晚饭和继续工作之间做选择题。

     他打了个电话回去,彩铃一响那边就接了,一个软乎乎的声音透过电流传过来:“喂?”

     “懿哥,吃晚饭了吗?”马超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楼下的车流。

     那边响起塑料袋的声音:“刚刚点了外卖。”

     马超扭头看看桌上的文件,道:“好吧,那你慢慢吃,我把剩下的一点文件处理完就回去。”

     “还剩多少?急着要吗?”小司马懿道。

     听这话,他家懿哥似乎想要他早点回家呢。抱着这样的心,马超忍不住笑了,故意道:“不多,也不急,可以拿回家再处理。”

     话音刚落,那边又传来塑料袋的声音,司马懿的声音由远及近:“我不吃外卖,外卖不好吃。”

     “嗯?”马超嘴角翘起,开始收拾文件。

     那边的司马懿小孩沉默片刻,别扭道:“我没吃晚饭,我现在在饿肚子,你快回家。”

     或许是因为变成了小孩子,司马懿的性格也受到一定影响,没像之前那样什么都压着不肯说。虽然小孩的语气很别扭,但马超知道司马懿是想让他回家。

      马超心里软的一塌糊涂,真的笑出声了,他清清嗓子,把文件装进公文包,道:“在家等我,二十分钟后我会出现在厨房里给你做红烧排骨。”

     “还有蛋羹,”电话那边的小孩道,“我喜欢蛋羹。”

     “好。”马超拿起公文包,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变成小孩的司马懿会毫不掩饰地向他表达自己的喜好,想起小孩别别扭扭的那句你快回家,马超恨不得长出翅膀立刻飞回家。



     铠约

     变成小孩的百里守约给自己系上围裙,他搬了个小板凳放到灶台前,站到板凳上面之后总算能看清锅的样子。

     锅底发黑,这锅不能要了。

     “守约,你干什么?”铠跑过来把守约抱下来,“小孩子别玩火。”

     “阿铠,”小孩守约细声细气道,“你又把锅烧糊了,这是这个月第四个锅了。”

     铠轻咳两声,尴尬地挠了挠头:“我忘记锅里有菜了……下次一定记住,再也不烧锅了。”

     “那我们今天中午吃什么呢?”百里守约指着饭桌,“我刚刚尝了尝你炒的白菜,好大的糊味,不好吃。”

     “抱歉,是我的错,”铠揉揉守约的肚子,“让我们守约饿肚子了,是我的不对,我们今天去外面吃吧。”

     百里守约看看那口可怜的锅,点点头:“那行吧。”

     铠去换了件衣服,然后从他们准备送给外甥的衣服里找了一套出来给守约换上,穿好之后铠带上钥匙,拉着百里守约走出家门。

     他们很少出来吃饭,因为百里守约的厨艺好,想吃什么都可以在家里做,而且他们都觉得在家里吃饭更有氛围,既能填饱肚子又能增加感情。

     铠开车带守约去了一家私房菜馆,他停好车,带着守约往店里走,两人还没走进去,铠就被人叫住了。

     “哥。”露娜朝他挥挥手。

     铠点点头,道:“你也来这里吃饭?跟我一起吧,我们也好久没一起吃饭了。”

     “我来店里看看,”这家菜馆是露娜和朋友合伙开的,一有空她就会过来看看,“那行,我们一起吃吧,等下你那桌我就不收钱了。”

     “这可是你说的,可别又说我占你便宜。”铠笑道。

     “我才没那么小气呢。”露娜笑道。

     她刚准备问铠怎么一个人过来,眼角就瞥到了躲在铠身后的小孩:“这小孩是谁?”

     百里守约站出来,冲她友好地笑了笑:“是我呀。”

     露娜大惊,她感觉自己发现了不得了的事。

     “哥,这孩子是谁?怎么跟我百里嫂子长得那么像?”露娜一脸不可思议,“这是嫂子的孩子吗?怎么没听嫂子说过?”

     铠毫不手软地在她额头上敲了一下:“想什么呢!”

     这一敲实在没留情,露娜疼的倒抽一口气:“哥你轻点!这是头这不是铁!”

     百里守约皱皱眉,抬手扯扯铠的衣角,道:“阿铠,你不要欺负娜娜。”

     听到这一句话,露娜被感动得险些流泪:“我信了,这就是我百里嫂子!只有我百里嫂子心疼我!”

     铠想给自己妹妹翻个白眼,但他觉得大庭广众之下做这个表情不太好,硬生生把白眼憋回去了,抱起守约就走进店里。

     “吃饭吃饭,站门口说话太奇怪了,”铠走进自己早就打电话预约好的包厢,“进来吃饭。”

     点完菜之后,露娜坐到小孩守约身边,两只眼睛紧盯着那张精致的脸。

     “原来百里嫂子小时候就这么好看了,”露娜感慨,“这么好的白菜怎么就被猪拱了。”

     铠觉得露娜在骂他。

     “当然了,我百里嫂子跟我哥是绝配,”露娜连忙补充,“配的不得了。”

     “我知道。”铠挑眉道。

    百里守约笑着挠挠头,自己给自己剥核桃吃。铠见他剥的手都红了,就把那盘核桃端到自己面前,剥出核桃仁放到盘子里之后就把核桃仁往守约那边推。

     百里守约乐得清闲,还招呼露娜一起来吃。

     露娜伸手想拿,被某人瞪了一眼之后只得缩回手,口是心非道:“不用,你吃吧。”

     菜一道接一道上来,百里守约伸手要去夹菜,奈何桌子太宽手太短,什么都夹不到。铠伸手帮他夹了菜,还顺带塞进他嘴里。

     “还是我喂你吧。”铠端起守约的饭碗,“想吃什么就说。”

     坐回对面的露娜忽然觉得碗里的饭菜不香了。

     百里守约笑嘻嘻地看着铠,两只耳朵乖顺地垂在发间,尾巴欢快地摇来摇去,看起来很高兴。

     铠仔细地喂着饭,守约配合地张嘴吃,时不时还指指自己吃的菜,让铠给他夹。

     这边两人吃饭吃得开心,那边露娜一边吃饭一边腹诽,实在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答应跟他们一起吃饭。

     虽然哥哥嫂子感情好是好事,但她真的不想吃狗粮!



     信虎

     李信皱着眉,一只手伸进被子,把那个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的小东西抓了起来。

     “天花,早上好!”被抓起来的小家伙咧嘴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啊,不对,现在一点多了,中午好!”

     李信看着眼前变成小孩的裴擒虎,火气消了一半,他把人放回被子里,双手抱住:“睡觉。”

     “我不想睡觉,”裴擒虎精力很好,在被子里闹腾,“我不睡觉,快陪我起来玩枕头大战!”

     身为健身教练的裴擒虎在人前一律保持着成熟稳重,只有李信知道这人私下跟成熟一点都不沾边,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幼稚。

     比如,裴擒虎每天睡觉前都要跟他玩起码十分钟的枕头大战。

     又比如,裴擒虎泡澡时喜欢弄很多泡泡,还要在浴缸里放一窝捏一捏会响的小黄鸭。

     再比如裴擒虎的居家休闲服是一件毛茸茸的连体老虎服,李信总是嫌这件衣服碍事,因为不方便脱。

     李信一手罩住裴擒虎,把人压在被子里:“睡觉,不许吵。”

     被子里的人沉默片刻,又剧烈地动起来:“我不。天花,昨天楼下开了个甜品店,我们去吃甜品好吗?”

     裴擒虎喜欢吃甜食,他还立志要打卡全省的甜品店,现在楼下就开了个店,他当然要去打卡。

     李信被他闹得也睡不着了,就翻身下床拿了套昨天买的小孩衣服给裴擒虎穿,他自己换好衣服后就去洗漱,裴擒虎穿好衣服之后也过来跟他一起洗漱,洗脸时还故意往他身上泼水。

     看裴擒虎那个得意的样子,李信又无奈又好笑,伸手扯下绣着小老虎头的毛巾给熊孩子裴擒虎擦脸:“怎么这么调皮。”

     两人收拾好出门,刚走没两步,裴擒虎就嚷嚷着走累了要抱,李信拿他没办法,伸手把他抱了起来。

     “冲呀!”裴擒虎搂着李信的脖子,“为了蛋糕!”

     新开张的甜品店还没多少人,李信由着裴擒虎点了小蛋糕和奶茶,他要了一杯果茶,然后就坐着等东西上桌。

     裴擒虎安静地坐着吃泡芙,一点都没有刚才熊孩子的样子,李信在刷手机上的新闻,刷着刷着,面前就站了个人。

     他抬起头,对上一张精致的脸。

     “小哥哥,加个微信吧?”女孩子红着脸,“你真帅。”

     李信正准备拒绝,旁边就传来一个凄惨的哭声:“不行!”

     他一扭头,发现刚才还在吃泡芙的小孩裴擒虎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泪流满面。

     “爸爸,你不能不要我!”小孩裴擒虎一边哭一边跳下座位,牢牢抱住李信的大腿,“爸爸,别不要我!就算我吃完泡芙了你也别不要我!”

     李信:???

     小裴擒虎哭的凄惨,问微信的女孩都懵了:“你们这是?”

     “爸爸,我知道家里穷,你不想要这个家了,”裴擒虎继续哭,“但是我舍不得你!你别不要我!”

     问微信的女孩皱起眉,嘟囔了一句什么,然后大声说句对不起就走了。

     李信看她的嘴型,猜出她说的是“渣男”。

     李信脸都黑了。

     裴擒虎哭的声音大,店里客人都看过来了,李信看见他们交头接耳地在说什么,他气的想把裴擒虎的脑袋塞进蛋糕里。

     “虎子,”打是不可能打的,李信气得咬牙切齿,“别闹了。”

     裴擒虎慢慢收住哭声,凑到李信旁边笑得贼兮兮:“我厉害吗?现在你的桃花全没了!你身边只有我了!”

     李信拳头捏的咯咯响。

     何止是桃花没了,面子都没了!

     “虎子,来日方长,”李信气极反笑,把奶茶递给裴擒虎,“到时候新账旧账一起算。”

     裴擒虎虎躯一震,感觉自己危险了。



     明弈

     明世隐不是第一次带小孩,他以前当过几个月的幼师,所以他知道要怎么对待这个年纪的小朋友。

     “晚上睡觉不可以吃糖。”明世隐蹲下来,平视变成小孩子的弈星,“会蛀牙哦。”

     弈星乖乖摊开手,把手里攥着的大白兔奶糖递给明世隐。

     明世隐揉揉他软软的头发,道:“时间不早了,去刷牙洗脸,然后去睡觉。”

     弈星嗯一声,顿了顿,小声道:“今天可以给我念睡前故事吗?”

     弈星很少要求明世隐做什么,有时候明世隐想为他做什么都找不到机会,如今弈星开了这个口,别说是讲故事,就算是写故事他都会立刻答应。

     “当然可以,”明世隐一口答应,“等下选一本你喜欢的童话书,我一会儿就过来。”

     弈星道声好,笑着跑了。

     明世隐回到书房,抓起红笔迅速批改完剩下的几本作业,然后冲了个澡,出来后去厨房热了杯牛奶端进房间。

     弈星已经躺好了,手上还抓着一本崭新的童话书。

     明世隐掀开被子躺进去,拿过那本童话书看了看:“那我们今天就讲快乐王子的故事。”

     “先把牛奶喝了。”明世隐把热牛奶递给弈星。

     弈星爬起来喝完牛奶,他咂咂嘴,道:“下次可以多放一点糖。”

     “好。”明世隐道。

     弈星躺好,往明世隐那边凑了凑。明世隐靠在床头,翻开书:“在一个遥远的国度……”

     弈星眯着眼,往被子里面缩了缩,让被子盖住嘴巴。明世隐见状,把他的被子往下扯一点,扯到了下巴以下。

     明世隐一边讲故事,一边轻轻挠着弈星的头发。故事讲完之后,弈星眼睛完全闭上,看样子快睡着了。

     明世隐关掉床头灯,轻轻躺了下来。

     “明天还想听故事。”弈星小声嘟囔。

     “好。”明世隐道。

     “以后也想听故事,”弈星顿了顿,声音又小了一点,“这样会不会很幼稚呀?”

     “不会,”明世隐轻拍他的背,“不幼稚。”

     “你不会嫌我麻烦吗?”弈星有点迷糊了,像在说梦话。

     明世隐低声笑笑,手指卷着弈星的发尾,温柔道:“不会,我怎么会嫌你麻烦呢?我那么喜欢你。”

     弈星唔一声,没再说话了。

     明世隐曲指,指关节轻柔地刮了刮小孩弈星软嫩的脸。

     “好梦。”



——————

呼,赶上了,今天我生日,祝我生日快乐!


谢谢各位的陪伴~祝我开心,也祝各位天天开心~

左位组随机掉落~

柏慕大baimuda

超越圣心骸装着装者的能力属性

1.格斗技巧熟练度

2.遗迹魔法熟练度

3.攻击(3.现实攻击、4.精神攻击、5.虚拟攻击、6.根源攻击、7.魔法攻击、8.神镜攻击)

4.防御(9.现实防御、10.精神防御、11.虚拟防御、12.根源防御、13.魔法防御、14.神镜防御)

15.遗迹魔法咒语最大咏唱速度(指尼莫西妮•许珀里翁魔法文明遗迹)

16.格斗术最大进攻速度

17.暴击率

18.闪避率

19.效果命中率

20.暴击伤害

21.生命值

22.效果抵抗率

23.可用根源特殊能力

24.可用根源实体代码属性

25.可用根源实体代码特性

26.可用格斗术

27.可用遗迹魔法(指尼莫西妮•许珀里翁...

1.格斗技巧熟练度

2.遗迹魔法熟练度

3.攻击(3.现实攻击、4.精神攻击、5.虚拟攻击、6.根源攻击、7.魔法攻击、8.神镜攻击)

4.防御(9.现实防御、10.精神防御、11.虚拟防御、12.根源防御、13.魔法防御、14.神镜防御)

15.遗迹魔法咒语最大咏唱速度(指尼莫西妮•许珀里翁魔法文明遗迹)

16.格斗术最大进攻速度

17.暴击率

18.闪避率

19.效果命中率

20.暴击伤害

21.生命值

22.效果抵抗率

23.可用根源特殊能力

24.可用根源实体代码属性

25.可用根源实体代码特性

26.可用格斗术

27.可用遗迹魔法(指尼莫西妮•许珀里翁魔法文明遗迹)

28.可选超意识职业

29.超意识职业能力等级

30.胞元合金武器盲点技能

31.胞元合金武器断层技能

32.根源能力通用技能


Sqvito
记忆中,最让我难忘的还数常德的...

记忆中,最让我难忘的还数常德的牛肉粉。(想想就流口水,呲溜~)

记忆中,最让我难忘的还数常德的牛肉粉。(想想就流口水,呲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