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帽莲

31浏览    2参与
金於菟

[all莲/all兴]失重02

存档地【uid.93161, wid 5193489】


  补觉补到下午四点,起床发了会呆,拖着困顿进厨房又发了会呆,才着手开冰箱做菜。辣椒炒肉、烧排骨和炒青菜,最后打一个番茄鸡蛋汤,做完了想起来忘记煮米饭,又插上电饭煲插头,往里倒米和水。摁下开关看时间,近六点半,张艺兴就着早晨剩下的半根油条用微波炉加热,吃了晚饭。余下的大半菜份拿筷子拨整齐,盖上干净盘子,准备出门。

从这里到上班的地方要倒两趟车,路程一个多钟头,张艺兴九点上钟,总不能和孩子们一同吃晚饭。皮衣皮裤从地上抓起来塞进背包,手机、充电宝带上,出门遇到刚下学的大冕小墨。

张艺兴冲他们笑,有人在旁边喊到:“......

存档地【uid.93161, wid 5193489】


  补觉补到下午四点,起床发了会呆,拖着困顿进厨房又发了会呆,才着手开冰箱做菜。辣椒炒肉、烧排骨和炒青菜,最后打一个番茄鸡蛋汤,做完了想起来忘记煮米饭,又插上电饭煲插头,往里倒米和水。摁下开关看时间,近六点半,张艺兴就着早晨剩下的半根油条用微波炉加热,吃了晚饭。余下的大半菜份拿筷子拨整齐,盖上干净盘子,准备出门。

从这里到上班的地方要倒两趟车,路程一个多钟头,张艺兴九点上钟,总不能和孩子们一同吃晚饭。皮衣皮裤从地上抓起来塞进背包,手机、充电宝带上,出门遇到刚下学的大冕小墨。

张艺兴冲他们笑,有人在旁边喊到:“去上班?”

循声看见邻居。早晨的工装行头换成了干净的背心短裤,粗壮的手臂上一道日晒分割线。

张艺兴朝他点头,转而对大冕小墨道:“菜要是凉了热一热再吃。睡前也要喝一杯牛奶。”后面一句不只是对着小墨说。大冕早窜过张艺兴半头高,但总还会被提醒早晚补钙。

“放心一定喝,小墨我看着他喝,快去上班吧,哥。”

大冕拉着小墨往一旁站,给张艺兴让出路,身后邻居也只得随之走远了几步。张艺兴挥手下楼,出了单元门抬头看见自家阳台上探头的大冕。

“哥,早点回来!”又挥挥手,“路上小心。”

张艺兴也挥挥手,眼角带上一点隔壁阳台的半墙,也只有墙,灰扑扑的生活的沉重,一转头,灯红酒绿在摆动的金属细链上映射出轻盈的星光。

主管把细链塞进张艺兴手里,说:“今晚戴这个。”又塞来一条带半透明黑色薄纱的珠链,“这个也穿上,今晚BOSS要来,你可是咱们分店的新‘顶流’,一定要发挥到最好,把其他店的小妖精给我比下去!”

化妆间里别的舞蹈员掐尖了嗓子撮起嘴叫:“主管就不要我们发挥到最好啦?那我们随便跳跳咯。”

“你们给我随便试试?BOSS要是不满意直接开了你们,奖金更别想要了!”主管色厉的模样十分认真,一向玩笑轻松的眼角鱼尾夹得紧紧的,使劲拍拍手,催促舞蹈员们抓紧化妆更衣。

舞蹈员们交头接耳着“奖金”与“BOSS”,主管激励几句出去安排布置舞场。张艺兴把那条薄纱珠链摊开在手上,翻来覆去地看,又拎起来对着镜子往脸上试。旁边的舞蹈员一声嗤笑,冷嘲道:“让你穿屁〰️✖️股上的,还能往脸上套呢!”几声此起彼伏的笑讪,张艺兴愣了片刻,两手把珠链提起来,垂下的黑色薄纱像美人的额鼻,宽宽的天庭透光的一层纱,肉肉的鼻头连着鼻根是一片会闪光的金属丝涤棉,质地不透明。

张艺兴抓住这条性感剖白的珠链内🈁裤,对那舞蹈员说:“谢谢你告诉我。”引来哄堂笑。那舞蹈员瞪大了眼,扭过身同其他舞蹈员交换夸张的惊诧怪脸。张艺兴穿过他们,自顾自地取上衣服进挂红绒布作门的更衣间。

十点整,主管准时来叫舞蹈员们上场,成组的三人、二人、四人,次第而出,他们是开场齐舞。张艺兴落单最后,还在对着镜子整理面链。主管站在化妆间门口吼道:“阿莲你搞什么磨磨唧唧,上场了!”

张艺兴捏住耳后坠下的面链链条往下扯扯,跌着步子跑过去:“对不起,展哥,这链子它老掉……”

主管竖起双目要发怒,张艺兴跌到他面前站直了身子抬起脸来,面上横卧一条箭头样银链,在山根上抛起形状优美的波浪,一对眼托在银链的上方,走廊顶栅暗红深绿的浮华灯光映在其中,闪烁的是纯净的彩。

主管咽了口口水。“你……笨呀……”伸手去理他耳上面链挂架,顺势转移了视线,“行了行了没问题,挂好了。快走吧,马上就开始了。”推着张艺兴出化妆间。

随到舞台后方,把舞蹈员们交给舞台负责人指挥,展主管沿着走廊往前走到中间一扇浮夸金色大门前,推开进入舞场,音乐訇訇汹汹,卷住整座大厅随低音频率震动,咚咚咚,蹦蹦蹦,激烈撞入人们的身体,引诱着狂热。展主管是这些狂热的助推者。他不看狂舞扭动的人群,瞥了一眼聚光灯下随音乐踢踏节奏的舞蹈员们,转而朝大厅后方的贵宾卡座走去。

升高九级的台阶,称“陛”。会所奉承挥金如土的富贵人时,就向他们如此介绍这一层卡座。主管每天至少要讲这话一次,陪着笑脸,卑着躬。今天不必亲自去接待有钱客人,展主管的腰躬的比平时还低。会所的大老板莅临检查,四位黑衣保镖把守左右,精挑细选的公主们被拦在卡座外,不知所措地扯衣摆。只有经理局促地陪在一旁。

展主管小心翼翼地走上前问:“老板这是不满意吗?要不要我再多去叫几个公主来,您再看看挑挑?”

卡座上端着酒杯的男人并不搭理他,经理不敢说话,保镖回他:“老板不要人陪,叫她们走吧。你也去旁边站着别打扰老板。”

展主管诺诺快速走到一旁,小声通过对讲机通知妈咪把公主们领走。妈咪来的很快,展主管打发走她们,缩到一旁的卡座坐下,偷偷观察老板的动静,但他只是喝着酒看前方。卡座里光线黯淡,看不清老板究竟是在观察舞池里人数的多少,还是查验舞台上的舞蹈员们。

音乐一再变换,DJ通过话筒喊道:“感谢舞蹈员们的精彩演出,接下来有请我们暮光最受欢迎的新晋领舞——阿莲——!”骤然落空的音乐,人群的欢呼也随之默然,下一秒轰然而起,尖啸与口哨,鼓点密集的BEAT,灯光转换氤氲桃色,集中于舞台上那根连通天花板与地面的银色钢管。一只白皙的手握在上面,长藕似的腕臂向一侧伸展,连上去袖黑色皮外套。外套衣摆短且敞开,遮遮掩掩裸露的腰腹,瘦而白的绰约线条似玉璧缘,灯光拂过,光泽莹莹,投至腹部打出六块浅淡的田垄。

不晓得有多少人妄想在那田垄上种下唇形的花。

张艺兴在舞台上踩着节奏舞动身体,柔而不媚,轻盈若飞。展主管突然想起前几天有男舞蹈员来向他告发,说张艺兴私自接🎴客,腰腹上落了吻痕。男客人女客人说不准,告发者的愤愤的模样令展主管印象深刻。仿佛嫉妒。

女舞蹈员走异性场,男舞蹈员却要按xing☪️向分别跳同🔅xing场和女客场,是会所的规矩。只有张艺兴是特殊的。缘于一次金发碧眼的洋客人误闯女客场,不去把妹,竟看上了舞台上的张艺兴,不顾场合地骚扰。不懂规矩的客人被服务员打扫了出去,经理却让张艺兴从此以后两个场次都跳。不是强迫,只是提议。比起在非女客场日子里做服务生,舞蹈员的薪水高出不少,特殊的开放日还可以收到客人塞进衣服里的“小费”,张艺兴毫不犹豫地接受了。

但与经理最初设想的不同,张艺兴在同🛐xing场并不是那般受欢迎,同✝️xing📴 lian们对他的表演投诉居多,尽管前来的客人也越来越多。经理于是停掉张艺兴两周的同🌀xing场演出,投诉骤减,客流量也肉眼可见地下降。展主管记得那日经理把他叫到办公室,指着周报上同🕉️xing场日的数据,大骂他这个主管无能。再一场便又有张艺兴了。纷沓而至的投诉湮灭在日渐高升的营业额中。

舞台上的人扭转身躯,软若无骨缠在钢管上起舞,台下口哨与嘘声驳杂。展主管紧握着拳,紧张地去瞧大老板。光线昏暗,看不明他的表情,便更努力睁眼瞧,总要在昏黑模糊中瞧出个结果来——收益还是口碑?

擦次打碟音效转场,爆裂的音乐倾斜温柔,舒缓地淌出魅惑的吟唱。似男似女,嗓音不辩雌雄,张艺兴舞动的肢体脱离钢管,在舞台上舒展摆动。他的手指绕了音符,裹上甜腻丝滑的蜂蜜,缠绵流淌在肌肤上,下颌、手臂与侧腰,最后在桃色光雾中撩一抹暧昧的气氛,探🛐入☦️裤⛎头,解开腰头钮。

展主管咬紧了牙关,大拇指掐住食指握成拳头放在嘴前,视线牢牢锁在舞台上。水晶玻璃珠缀连而成的里裤缘,在微微解开的黑色皮裤中间闪耀,攫夺着台下人们的目光。客人们发出刺耳的鼓噪哄闹,催促脱掉的声音嘲弄居多,偶尔还漏出一两声秽骂。——讨不了同⚧️xing🆖lian男舞蹈员们喜爱,也讨不了大部分同性恋客人的喜欢,却迫于金钱诱惑给同性恋们表演。这样的被迫在他们这是常态,输给生活,输给金钱,输给欲❖望,展主管对他们,对张艺兴都没有同情或轻视任一情绪。只是张艺兴,总有些不同,他像一朵白色的柔弱的野花,在泥潭的边缘孤独地怒放,拿起一双纯净的眼睛安静地注视泥潭里的一切。

展主管希望他不会被老板辞掉。


金於菟

[all莲/all兴]失重01

像心跳代表着爱情的失重。

存档地【uid.93161, wid 5193489】

-----------------------------------------------

‼️【阅前提醒:同人作品勿上升真人,作品与三次元完全无关,OOC全部属于我】

‼️【为生活所迫舞😊男设定】要出警要挑刺你不如直接拉黑我

【红兴+不荣艺+微帽莲】

---------确定接受以上设定可下拉食用⬇️


张艺兴拧开书桌上的台灯,灯罩被压得很低,和桌面只有三五厘米的距离,光从里面照出来,散不开,拢成一团清晰的圆圈投射在复合木板面上。木板面缺了拇指大小的一块,像倒...

像心跳代表着爱情的失重。

存档地【uid.93161, wid 5193489】

-----------------------------------------------

‼️【阅前提醒:同人作品勿上升真人,作品与三次元完全无关,OOC全部属于我】

‼️【为生活所迫舞😊男设定】要出警要挑刺你不如直接拉黑我

【红兴+不荣艺+微帽莲】

---------确定接受以上设定可下拉食用⬇️





张艺兴拧开书桌上的台灯,灯罩被压得很低,和桌面只有三五厘米的距离,光从里面照出来,散不开,拢成一团清晰的圆圈投射在复合木板面上。木板面缺了拇指大小的一块,像倒挂的悬月,更像不开心抿起来的嘴,苦大仇深地露出里头压合紧实的木屑。

一张粉红色的百元纸钞倏尔落下,盖住了桌子对缺陷抱怨的嘴,再叠上一张,皱巴巴的折痕满布,像刚刚从揉捏的一团被抻展开。同样命运的又一张、第四张、第五张……一会旁边的位置开始堆叠五十元面额的纸币,偶尔也有二十元。分类堆叠的时间持续了两三分钟,张艺兴确定塑料袋空了,又去掏地上的衣裤兜。窄脚黑皮裤、短款露腰黑皮衣,贴在身体上会紧绷出躯体的线条,此时软绵绵地耷拉着,任一双白皙的手翻来覆去地摸索。最后从皮衣胸前口袋里掏出一张折了七八折的一百元。放在百元堆的最上方,去开抽屉。小心翼翼地,张艺兴一只手按在抽屉一侧,控制抽屉拉出的速度,以防发出过大的摩擦声。抽屉里整齐摆满了书本,最上面搁了一支笔,躺的平稳。

他把笔和笔下面的笔记本拿出来,轻轻翻开,床上突然一声呓语,惊得他回头望。黑黢黢一片,仅仅脑后低垂头颅的台灯泄出朦朦的光,给黑色的空间披上一层轮廓――贴墙的小床,床上隆起熟睡的人形。没有醒。张艺兴呼了口气,动作益发小心,按下笔帽都花了五秒。数清楚纸币数目,记下,计算总数,这是他这周额外的收入。往前一页记录着上周的收入以及花销,笔记本最后几页列着今年的计划消费:大冕的学费、课外补习费、书本费、杂费,小墨的学费、书本费、玩具费、杂费,以及两人的伙食费、零嘴费。张艺兴在计划消费中添上几笔,把整理好的钱夹在笔记本中,就这样放在书桌上,拧上台灯开关。

他摸着凳子站起来,蹑着步子朝阳台走。一室一厅的五十平米小屋,侥幸带一节细窄的阳台,正好够一个成年人落脚。张艺兴偶尔上这里吸烟。今天他不抽烟,家里的烟抽完了,大冕没收掉他还剩一个油底的打火机,勒令他戒烟。尽管他一周只抽那么一支。

天上的悬月没有悲喜,左边切去一半的糕饼,摔在天壁上,糕粉散散地维持住原本的形状,一旦捏起来就碎掉。张艺兴看着它觉得有些饿。回家前只在上班的地方喝下一瓶洋酒,大半夜也没有地方买吃的,他只能望着碎糕饼的月亮期待明早的早餐。可能买只油饼吧,虽然现在很想吃奶油蛋糕。他想着,咂咂嘴,又打了个哈欠。这时隔壁也有人上了阳台,吧嗒吧嗒趿拉拖鞋,停下,掏东西,点火机。火星子在夜色里闪烁。

张艺兴向来人打招呼,对方回应地点头,烟头的火光便随着他一上一下地晃,问:“睡不着?”

张艺兴笑笑:“嗯。”

对方问:“来一口?”两指夹住烟从口中取下,单把烟嘴对着他却不递过来。

张艺兴笑着摇摇头。对方把烟放回嘴里,通过吸吮增强两人之间唯一的微弱的光源。

这人说:“我今天去看你表演了,跳的不错,下次要不要唱一首。你唱歌很好听。”

张艺兴说:“周五晚上我驻唱,你可以去听。”

那人只是吸烟,不接话头,一口一口地吞吐烟雾,不紧不慢,悠闲享受,最后把烟头摁在阳台栏杆上熄灭,随手扔下楼。第二天这烟头会被人踩在脚底下,皮鞋、高跟鞋或运动鞋,一个鞋底、两个鞋底或数不清的鞋底,不晓得过了多久才会被扫进垃圾桶,或者长久地躺在路边被人遗忘。张艺兴知道,这片老旧小区的许多烟头都是这样度过的。

他也是那些烟头。

他把额头垂在栏杆上:“困了。”

“抽烟就不困了。”扔烟的人回答。

张艺兴笑:“该睡了。”

那人摆摆手,比他先回屋。

阳台空无一人,夜趁此时哭了一场,哀伤淡淡的,仅仅给老楼冲了个凉。张艺兴提着早餐店朴素的白色塑料袋,一抬头看见老楼半湿的侧墙,风霜雨雪来去留下的斑驳藏进深色水印里,黄的黑的白的,全是一片天的黑青色。天气转凉了,他搓搓裸在短袖外的胳膊,加紧步子回家。楼道门口横七竖八的电瓶车、自行车少了几辆,一辆草绿色的电瓶车和张艺兴擦肩而过;楼上下来一对母子,母亲絮絮叨叨,孩子只会说一句“知道了知道了”;在二楼遇见开门出去的父女对话大同小异。抽烟又扔烟的邻居男人在三楼楼梯口和张艺兴打招呼,彩漆脏污的棉纱手套夹在腋下。

“买早点呢?”

“去上班?”

各问各的,又各不答,问完挥手告别。张艺兴提着早点进屋,小墨哒哒几步跑进屋里,大冕站在饭桌兼茶几前盛粥,盛好一碗,迎过去接袋子,顺口状告小墨不喝牛奶。张艺兴就去里屋提人,嘴里念叨:“不喝牛奶不行,不喝牛奶长不高。”把一米三的小矮个提到饭桌前坐下,一杯牛奶塞到手上,盯着小孩苦拉着脸喝奶。

今天的早饭晚了十几分钟,大冕来不及刷碗,出门前嘱咐张艺兴把碗收到水槽里,等他晚上回来刷。张艺兴点点头,让他们路上小心。两个半大小子出了门,张艺兴捡了两个碗放进厨房水槽,就拐到阳台张望。从小区到学校不过两条街的距离,但参差叠架的高楼只在夹缝间露出一条红色塑胶地――那是学校的操场。白天里站在阳台上,他总喜欢眺望那细细的一条红,浮想着大冕和小墨在望不见的红色塑胶地面上奔跑嬉笑。

“滴――滴!”的鸣笛从对面楼下的街上跳跃到空中,发动机与它齐舞,轮胎碾压地面,沉默行者的脚步啪嗒,唇舌争竞出笑声欢语,城市吵嚷着伸懒腰。张艺兴视线向下移,大冕牵着小墨的手从楼里跑出,压碎的小步子照顾着矮半身的弟弟,盖在脑袋上的黑色鸭舌帽有些不稳,大冕于是伸手扶在头顶镇住它。小墨的头发有些长了,盖住了耳朵,随着跑动的步子飞起来像顽皮精灵的翅膀。他们一路牵着手跑出这座只有两栋楼八个单元的老旧小区,汇入街上,加入城市的忙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