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平儿

8105浏览    192参与
大山怪的茶缸子

【凤平】一夜北风紧,开门看花灯

贾琏死了。

这消息最初传过来时,吓了众人一跳。

可其实众人心里都有些准备。

如今的日子不好过,可是也要筹备丧事。

皇上当初传了旨意来,天恩浩荡,仍准许家眷住在当初的省亲别墅,如今很多事都了了,老爷们决定回祖籍去,如今一为行程忙碌,二为剩下的家产闹了个不可开交。

病重的老太太打发鸳鸯来,叫凤姐过去说话。


平儿听到这个消息时,怔了一瞬,看向王熙凤。

最初听说贾琏身亡,平儿只觉得百感交集,心里像堵了一块大石头,怎么都落不到实处。

她最初想的是,琏二爷怎么就没了呢,忽然又想到,那她家奶奶的日子该怎么过呢?

其实早在琏二爷入狱以前,她家奶奶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不知是积...

贾琏死了。

这消息最初传过来时,吓了众人一跳。

可其实众人心里都有些准备。

如今的日子不好过,可是也要筹备丧事。

皇上当初传了旨意来,天恩浩荡,仍准许家眷住在当初的省亲别墅,如今很多事都了了,老爷们决定回祖籍去,如今一为行程忙碌,二为剩下的家产闹了个不可开交。

病重的老太太打发鸳鸯来,叫凤姐过去说话。

 

平儿听到这个消息时,怔了一瞬,看向王熙凤。

最初听说贾琏身亡,平儿只觉得百感交集,心里像堵了一块大石头,怎么都落不到实处。

她最初想的是,琏二爷怎么就没了呢,忽然又想到,那她家奶奶的日子该怎么过呢?

其实早在琏二爷入狱以前,她家奶奶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不知是积攒了多少年的不爽快,都借着尤二姐名儿抖了出来,足足演了好一出休妻的大戏。

那时候奶奶要带着她回金陵去,前一晚上着收拾包袱,眼睛都哭肿了。

原本就亏损了的身子,那时蜡黄着脸,更显得可怜。

没成想,第二天有人传来了信儿,王家出事了。

虽然不再是媳妇,可仍旧是亲戚。

于是大观园住进了一位王夫人的内侄女。

那个时候平儿偶尔还会幻想,要是琏二爷回来了,她和她家奶奶再忍一忍、弯弯腰,求一求老太太,是不是还能有个转机?

这么多年,还不是这么过来的?

那年奶奶过生日,结果出了那样的事,结果老太太发了话、二爷赔不是、奶奶服了软,日子还不是往下过嘛。

结果贾琏死了。

没熬到出狱的时候。

平儿真不知道她是个什么心情。

如今,贾家也倒了,弥留之际的老太太想见一见这个当了自己好多年孙媳妇的凤丫头,问她以后要怎么办。

 

凤姐抬起她蜡黄的脸瞅向鸳鸯,窗外昏黄的光打进来,平儿看见鸳鸯面色苍白。

老太太就要不行了。

这一次回乡,要办的只怕不止一次葬礼。

而一旦老太太归了西,贾家剩下的子孙们,头一件要做的,一定是更加激烈地争夺所剩不多的祖产。

她家奶奶的身份尴尬,身子又不好了,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还有鸳鸯。

当初贴补家用,没少偷老太太的私房钱。

这些老太太都是知道的、许可的,大家心照不宣。

可就是太心照不宣了,一旦老太太归了西,谁又能作证她是许可的呢?

到时候,贾赦会放过鸳鸯吗?

她们当初背过人去说话,都骂大老爷太好色了。

可是大老爷看上鸳鸯什么,谁心里没有一杆秤?

那时候,平儿和袭人打趣鸳鸯时,鸳鸯说,别忒乐过了头。

现在想想,还真是。

贾琏没了,她奶奶都不是琏二奶奶了,平儿自然不是平姨娘。

袭人?她命好,她嫁出外面去了。如今不知道在哪里。

她们三个,没一个做了姨娘的。

凤姐带了小红,跟着鸳鸯去老太太房里之后,平儿留下看家。

她坐在门槛上,望着墙头上缓缓西沉的落日,不住地出神。

 

奶奶回来的时候,平儿忙站起来理着头发揉着脸,摆出笑脸来接她。

凤姐瞧着平儿的脸,“噗哧”一声笑了,脸上却又满是悲凉。

平儿一愣,摸摸脸一看手上。

哦,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流了满脸的泪,刚才揉脸时混了尘土。

她现在脸肯定是脏的。

平儿有点不好意思,又不是小孩子了,还出这个丑。

她恍惚一看,才发现之前来传话的鸳鸯,现在还跟在凤姐身边。

再一看,鸳鸯肿着眼睛,连带着小红,几人面上都有泪痕。

她忙用帕子擦了把脸,迎着几人进屋。

进了屋,鸳鸯亲自去倒了水,帮平儿擦脸。

平儿连说不敢,你是伺候老太太的人。

凤姐说,没事,平儿别讲究这些了。

窗台太阳西沉,屋里一片寂静,偶然传出一些压得很低的声音。

若此时有人进来,会看到里屋中的几个女人。

她们不分主子下人抱作一团,泣不成声。

 

其实,日子早就过不下去了。

只是没人撕破了说罢了。

当年的刘姥姥提着瓜菜上门,平儿看见她故作镇定却仍然抑制不住惊惶的脸时,这样想着。

当刘姥姥颤着声,向鸳鸯问老太太时,平儿只觉得这么些年来撑出来的一张过日子的皮被戳出个洞。

紧接着泄了气。

刘姥姥听说老太太将鸳鸯送给了孙媳变亲戚的凤姐时满脸疑惑,她不知道这是生命垂危的老人对鸳鸯最后一点挣扎性的保护。

不过很快,刘姥姥自己也接下了那一点挣扎性的保护的担子。

狠舅奸兄。

狠舅奸兄啊。

往日精神气派的凤姐只能在病榻上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听并非亲戚、只是祖上偶然连过宗的刘姥姥不顾“疏不间亲”捶床咒骂。

最后,她郑重其事地结果她们凑出来的一点金银首饰,满脸眼泪说,“一定把姐儿救回来!”

 

大观园住不下去了。

当初凤姐自觉身份尴尬,怕耽误了巧姐,拒绝和贾母一起走。

可如今,京城也呆不下去了。

她们不知道该去哪儿。

口中盘算着,凤姐手下不停,就着烛火打点为数不多的行李。

平儿捧着厚衣服,将她家奶奶的身子包裹起来,抱在一起听着窗外风雪呼啸,和渗进窗缝的寒风一起瑟瑟发抖。

她们似乎不像是主子和丫头,也不像妻和妾。

像什么呢?

平儿不敢想。

深夜里,发着高烧的凤姐和平儿被迷迷糊糊地扶上马车。

凤姐是第一个惊醒的,她慌张撑起病体,把昏迷中的平儿挡在身后,佯装出一副很有气势的模样,喝问驾车的是谁,抓她们做什么。

车帘子压得很紧,一丝风也不叫透进来,可是车里还有别人。

有个人吹亮一只火折子,微弱的红光照亮了小红的脸。

凤姐一愣,她记得贾家离开京城前,贾家将还剩下的下人们,能带走的带走,带不走的遣散的遣散、能卖的卖了。

她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小红。

小红说:“奶奶别怕,是我。”

 

平儿退烧之后,醒来,第一句问的是她家奶奶。

旁边有个人笑:“你就知道你家奶奶,也不看看我?”

这里是紫檀堡。

刚才说话的是守了寡的袭人。

平儿怔愣,怎么以前还说她命好嫁出去了,转眼她就守了寡呢?

问了才知道,原来袭人的丈夫蒋玉菡,和忠顺王府颇有些瓜葛。

剩下的话就不用说了,平儿都知道了。

袭人说,小红帮了大忙,茜雪也帮了大忙。

宝二爷终于接出来了。

那宝二爷呢?

袭人说着就哽咽了,她扭过头去抹眼泪。

直到凤姐和平儿面面相觑,袭人才哭着说,宝二爷走了。

留了封书信,说出家去了,别找他。

 

听说薛家的事,闹得很大。

贾家临走前,将当初贾雨村的书信留给了薛姨妈。

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只听说最后薛蟠给当年的冯渊尝了命。

在紫檀堡的日子也不好过,听袭人说,从前几年起,这边的收成就不大好了。其实还可以度日,只是袭人如今守寡,日子便显得艰难。

治凤姐的病,也是要花钱的。

后来紫檀堡也待不了,她们又辗转去往别的地方,最终落脚在一处小城。

凄风苦雨的岁月,大家都没有余力去打听外面的事。

当年的人死的死、散的散,有时候她们也不敢去打听消息。

只是偶尔有零碎的只言片语传来,使她们一惊一乍,最后又归于平静。

不知道薛家发生了什么,只听说薛蟠死后,薛姨妈大病一场,不知如今是何情景。

也不知道宝钗在那样可怕的日子里如何咬紧了牙关,最终钉死了正春风得意的贾雨村。

寒冬腊月,传来了贾雨村被流放的消息。

四家都破败之后,她们做了好多天众人重逢的梦,连她们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非得执着于此。

也许是为了日子再好过些,也许只是惦念当初的情景。

有一天夜里,凤姐趴在平儿肩头上,说怕自己时日无多,不知道是不是来得及再见旧人们一面。

平儿说,不许说胡话,能见到的人都要见,以后日子还要好好过。

往日里精神气派的凤姐抱紧了平儿,念叨着想巧姐、想老太太,想这个想那个,念叨了一大堆,最后她说,“平姑娘,还好你没丢了。”

消息传来后,凤姐、袭人、鸳鸯和平儿都整整高兴了一晚上。第二日清早袭人就动身,辗转了好些日子,却还是没能联系上宝姑娘。

她落寞的身影独自叩响了凤姐、平儿、鸳鸯她们侧耳听了好几夜的门。

自此,薛家人杳无音讯。

 

一夜北风紧。

这一日清晨,院门再度被敲响了。

风尘仆仆的刘姥姥被迎进屋子,摇醒了自下车起就抱在怀里熟睡的小女孩:

“巧儿快看,咱们到家啦!”

稚嫩委屈的哭声响起,巧儿扑进了母亲的怀抱。

鸳鸯端来几杯热茶,几人围坐在炕上,听刘姥姥絮絮叨叨讲着这段时间的见闻。

她从寻找巧儿讲起,又说到筹钱,当初那些首饰卖了,还差一点儿,她忽然那年来逛园子时得了一个茶杯子。她想那是贾府里出来的东西,一卖,果然就够了。

刘姥姥没讲的是,那会儿她一时想不到杯子上,动了变卖田地的念头。

想起了田地,刘姥姥又说,她们如今在临近的城外置办了田地,人住在城里做了点小买卖,兼顾打听凤姐一行人的消息。

说到这里,刘姥姥抹了一把眼泪,紧紧攥着平儿不撒手,说她还以为找不到姑奶奶、找不到平姑娘了。

众人又哭又笑,聊了半晌,细问起来彼此这些时间过的什么日子,刘姥姥又絮絮叨叨,不像久别重逢,倒像寻常亲友在聊家常。

气氛和缓起来,听刘姥姥说起最近和一个家铺子有往来,买了人家一批货,对方多送了一块新布,今天带巧儿回家,给孩子做了身新衣裳,那一块也在里头呢。

说着,她翻起巧儿外衣的袖子,给她们看里头衣裳的花样。

袭人忽然凑上来,拉住袖子不放手,问刘姥姥记不记得是个什么样的人。

刘姥姥一愣,说,是个说话伶俐的丫头,生的怪好看,就是有点瘦,眉眼有些眼熟,可是也没见过……

袭人说,这是晴雯的针线。

 

袭人没想到晴雯还活着。

当初她被赶出园子后,就缠绵病榻,再后来没多久,贾府将多余的下人或卖或遣散,晴雯被她哥嫂带走,生死不知。

有一天宝玉梦里哭,醒来就说晴雯没了。

后来怎么样,袭人也不记得。

只知道直至她嫁人,也再没有晴雯的消息。

她只当她死了。

鸳鸯清早启程,袭人也跟上了。

她们把门一推,天上正飘雪花,地上白茫茫一片。

 

她们叩门,应门的是莺儿,她的声音还是那么脆生生的,一下子就辨别得出。

晴雯缩在暖炉边,和紫鹃一起教雪雁做针线,时不时相互取笑,她的性子好像和软了些。

但被袭人一把抱住的时候,这丫头嘴角都翘的老高了,嘴里还是丧声歪气的。

第二天,凤姐口中叫着姑妈,被大病初愈的薛姨妈揽在怀里,问她怎么瘦了这么多。

薛姨妈上了年纪,看见巧姐就觉得心酸,揉着她的小脸蛋儿说孩子受了好大的苦。

平儿把宝钗叫到一旁,和她聊起当年的尤二姐。

当年,贾琏看上了尤二姐,想偷偷地娶过来。

凤姐得信儿很早,那时的她气性很大,要去找尤氏闹一场。

巧的是,薛蟠回京,同行的还有个柳湘莲,又和三姐闹了一段故事。

那段故事的收尾,是三姐自刎,终被拦了下来。

后来三人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只知道薛蟠在其中出钱出力,帮了不少忙。

平儿问起来,宝钗却三缄其口,装不知道。

她还是和以前一个样。

平儿想,阿凤说的一点儿没错。

 

当晚,雪停了,窗外洁白一片。

再第二天,是元宵节。

大早上就吵吵嚷嚷的。

正房里,湘云打扮得像个小子,抱着一枝不知哪里折来的红梅插在一个粗瓷罐子里,又在一个明显是她自己糊成的小红灯笼上写字,她说这是新制的灯谜。

吃饭的时候,这丫头也不消停,嘴里总有说不完的话。

那来自姑苏的林姑娘听说身子好了很多,在没有轻软的鹤氅的如今,被过分慈爱的薛姨妈用棉衣裹成了个团子,却还有些弱柳扶风的样子。

她笑着白了湘云一眼,说。“你们一个疯子、一个呆子啰嗦好几天了,要是晚上大家一下子就猜出来,看你羞不羞。”

湘云嚷着,嫌宝钗什么都和黛玉说,作势要学宝姐姐来捏她林姐姐的脸。

宝钗走过来护住黛玉,两人一转攻势,去挠湘云痒痒。

湘云一边笑一边跺脚,瞪着宝钗叫嚷:

“你又护着她!你又护着她!”

她们好像成熟不少,又似乎还是当年大观园里的女孩子。

至于被叫做“呆子”的香菱,才不管身旁湘云的求救,只伸着脖子去看那灯笼上的字。

说起她,凤姐她们如今还没习惯改口。

当年她曾被改过名字,叫过一段时间的“秋菱”,后来因那贾雨村,勾起不少往事来。

如今她又换了名字,也不叫香菱,也不叫秋菱。

她叫甄英莲。

 

晚饭后,她们吃着热乎乎的汤圆。

湘云招呼大家猜灯谜,还说要作诗联句,起哄非要凤姐起头。

凤姐又想用“一夜北风紧”糊弄过去,湘云不依,要她罚酒,凤姐被缠得不过,求饶说:

“我早就说了嘛,我又不会那些湿啊干的!你们别闹我,咱们猜灯谜……”

平儿回头去看窗外的皑皑白雪。

她们这两天都住在这边,房子不够,只能挤一挤。

夜里她和凤姐也是睡在靠窗的位置,月光被雪地映进屋里,平儿望着窗户,想起当初在贾府的日子。

那时候她想过,如果贾琏回来了,日子会不会更好过。

听说贾琏死了,她百感交集。

平儿担忧过自己和奶奶从那以后的日子,可是心底总有个念头在盘旋。

从凤姐被休的那天开始,她们就不再是贾琏的妻妾了。

贾琏一死,就更没可能了。

平儿说不清那是种什么滋味儿。

那之后,日子还是一样的过。很艰难,但她们熬过来了。

昨晚,她们挤在一个被窝里,平儿轻轻抱住凤姐。

现在,她们坐在炕上,吃着热乎乎的汤圆,平儿望向窗外的白雪,忽然想到了什么。

一种异样的情绪从心底升起,平儿再次抱住了王熙凤。

她们不是琏二奶奶和丫头,不是妻和妾。

她们是她们自己。

 

忽然,房外响起一阵巨响。

湘云率先蹿了起来,跑出去,拍着手叫大伙快出去看啊。

她们走出屋外仰头看。

原来是不知哪个大户人家在放烟花。

绚烂的烟花在天幕上炸开,五彩斑斓十分繁华。

 

宝钗揽着黛玉,说不如出去逛逛。

众人欣然应允。

湘云拉住甄英莲说,咱们猜灯谜去,这回你不会丢的。

 

平儿正要说话,她的阿凤忽然回头,孩子气的拉起她的手,语气欢快:

“平姑娘,咱们看花灯去!”








我的话:

首先,由于写完就直接发了,所以如果有什么错别字,可以告诉我,我改改……

唉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错别字啊。

这篇文写得比较仓促,如果剧情方面有什么漏写的之后再补上,反正也要改错别字。或者在别的文里加上也行。针对文本身一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之后想到什么的话就发在评论区好了。

感觉好久没发文了(●ˇ∀ˇ●)

我那个取名“红楼同人”的合集之前好像只有钗黛,不过这一篇是主凤平,夹杂一些钗黛,钗黛的戏份好像不太多啊……

2023.2.5,发布当天…修改了一下,添上湘云让凤姐参与联句的剧情,以及文末的“与其”改为“语气”。

依然是当天,“只知道直至她出家”的“出家”改为“嫁人”,我怎么写成袭人出家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以及“那来自姑苏林姑娘听说身子好了很多”改为“那来自姑苏的林姑娘听说身子好了很多”。

煜殷_Yuin
巧:爹爹不回来,那平姨姨做我爹...

巧:爹爹不回来,那平姨姨做我爹爹吧!

(小手一拍觉得自己聪明极了)

凤:咳……又浑说了

(说得好我的乖女儿,麻烦继续!)

平:二奶奶真好看嘿嘿……

想亲亲

巧:爹爹不回来,那平姨姨做我爹爹吧!

(小手一拍觉得自己聪明极了)

凤:咳……又浑说了

(说得好我的乖女儿,麻烦继续!)

平:二奶奶真好看嘿嘿……

想亲亲

煜殷_Yuin

凤平|雁过也(一个渣的明明白白一个走的痛痛快快)

重度ooc 致歉,进来看渣凤受虐✅

平平子再温柔也会积攒生气失望和难过 最后离开✅


平儿这个姑娘,老实说就像白开水,温和平淡没多少味道,是放在花花绿绿饮料堆里最不起眼甚至遭人嫌弃的主儿


我一开始很是喜欢的,但慢慢的就腻了,对于尝试一些新鲜东西我一开始也怀着对平儿的愧疚吧,但后来也是常有的事了


毕竟,家花不比野花香嘛


但是,被捉奸在床这种事我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拐人拐到自己家里让老婆抓,这不蠢蛋一个吗!

所以我一般都约酒店


按照惯例我一般跟平儿说我加班,通宵的话就说是要应酬饭局,她都会信的


有一次就和平常一样的啊,就是我回来的时候喝...

重度ooc 致歉,进来看渣凤受虐✅

平平子再温柔也会积攒生气失望和难过 最后离开✅



平儿这个姑娘,老实说就像白开水,温和平淡没多少味道,是放在花花绿绿饮料堆里最不起眼甚至遭人嫌弃的主儿


我一开始很是喜欢的,但慢慢的就腻了,对于尝试一些新鲜东西我一开始也怀着对平儿的愧疚吧,但后来也是常有的事了


毕竟,家花不比野花香嘛


但是,被捉奸在床这种事我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拐人拐到自己家里让老婆抓,这不蠢蛋一个吗!

所以我一般都约酒店


按照惯例我一般跟平儿说我加班,通宵的话就说是要应酬饭局,她都会信的


有一次就和平常一样的啊,就是我回来的时候喝了好多酒,回来前就吐了两次,喝的我实在神智不清了,平儿好像有点生气的样子还是怎么了我也没太搞清楚歪着头快睡着了,然后她跟军训点名似的喊了我一声,嗓门还贼大一下子把我吓清醒了


然后她开始一条一条给我数我的罪状


我勒个去

订的酒店平儿不知道,手机定位也关了,她的手机也关了,前台保密客人信息也是很严格的,我都调查好了的我确定我做的毫无纰漏

BUT 她是怎么知道的????


干这个事儿谁乐意让掰扯出来说啊,不过其实我觉得……也不是不可以狡辩一下


但平儿用事实证明,确实不可以


说真心的,我王熙凤就算长一百万个心眼子神机妙算我是活神仙我也算不着平儿会打我


那平常我就算把天捅出个窟窿她还夸我孙大圣转世有勇有谋的一个……

这次脆生生的一巴掌猝不及防的就到脸上了


我一下子懵了,大概懵到面无表情的飙泪吧,支支吾吾的说我酒喝多了让我清醒清醒,没想到脑子里刚开始疯狂运转就又是抡圆了一嘴巴,我本来就头晕目眩,一下没站稳在地下来了个侧摔


疼,真的疼,我脑子里那瞬间只剩疼了,还有平儿镇破天的质问我清醒了没

清醒是清醒了,可是疼的真的说不了话,也起不来,除了哼唧两声向平儿证明我还没有被打死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看见平儿上前来我真快吓死了,姑奶奶你是真要弄死我啊,要不直接砍了算了吧大家都痛快我不想被疼死


没想到平儿只是把我从地上搀起来,然后带我回卧室扶着我躺下喂了几口甜水儿,帮我擦了擦嘴和眼泪之后什么都没做


??????


这是什么操作????快把我孙子兵法拿来我研究研究她下一步是不是强/上我一顿狠的


事实真的是她什么都没做,就坐我身边看着我,傻了似的看着,看着看着还笑了


我试探性的喊了她两声,她没听见似的要往外走,我下意识拉住了她的袖子嘟哝了句“别走”


本来我就没什么劲儿了,就一要杀要剐听凭处置的状态,她顿了顿,一抬手就挣脱了,屋里就剩我自己


今晚要我一个人睡吗

刚刚的停顿是犹豫了吗

生气了打完扶起来算心疼吗

刚刚喂的水不会是什么毒药吧

我的老天这还怎么睡得着啊


那天夜里很黑,外面刮了一夜北风


我有点害怕,但我不敢去想平儿,大概是愧疚吧


不过,我很快就不为自己一个人睡而难过了,因为接下来的五六七八九十天到一个月两个月,我都是独守空房


平儿从那儿开始就没回过家,找的发疯也找不着,微信不回电话不接不知道去哪儿了,大概真的恨毒了我吧


好不容易有一回接了电话,我刚想问问她去哪儿了迎面而来就是一句“滚”


然后我收到了平儿发过来的一个监控视频


要死啊哪个杀千刀的偷窥狂在酒店放摄像头啊!!妈的还发网站上……我去你个没了奶奶死了爷爷缺了爹跑了娘的杂碎!


完了……完了完了,这一下子这么长时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了

这都什么事儿啊……


平儿你不会让我身败名裂的对吧


不对啊,既然发出去了我为什么不知道……于是我顺藤摸瓜找到了那个网站的原视频点开


视频没了,就一行字


“好好照顾自己”


我开始疯了一样给平儿打电话,在我把手机弄爆炸之前她回来了

我人都要精神失常了 扑过去死死的抱住她,她没有挣扎,还像以前一样温柔地搂着我


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吗?似乎不是的,但她真的做到了人如其名,平静的有一丝丝可怕


我跟她哭,给她道歉赔不是,并冒着再被抽的风险一条一条认罪伏法


她轻轻的在我耳边跟我说不用怕,那么柔和,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之后,平儿就恢复了往日的状态,这在我眼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她对我好到让我以为我们破镜还没破就重圆了


这样差不多有两年时间,我们最后还是分开了


从那时我才知道,她们家步步追查出幕后黑手铁证如山的给送进去了

平儿料理完了一切,最后彻底离开

我才是主角,这一切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可我什么也没发现


平儿把她的手机给我,让我亲手删了那个视频

然后一缕烟一样散在了我的世界里


这次是真的找不到了……


我才明白  那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那是她对我最后的温柔


浪荡子收心了,可她不会再回来了



——————————


平儿爱过,奈何凤凤渣的太明白,她也不是恋爱脑

也是因为爱才料理完了所有东西才走


无数次失望使平儿确定自己离开后凤凤会更好,余下的两年,她每天都在祭奠和凤凤两厢情好的青春


平儿从来没有被凤凤驯服过,只是她在爱凤凤的时候收起了尖牙利爪


打两下已经是平儿对凤凤最狠的惩罚

她的刀锋永远不会指向她

(这应该算糖吧毕竟凤凤这篇实在太作死了「狗头」


煜殷_Yuin

凤平|夜

⭕️现代同人作品写着玩玩不要太较真哈


王熙凤裹起被子,顺手帮着平儿掖起被角


外头淅沥地小雨下了两三天没停,虽说夏季里热,加上这么些天落水给弄的湿且闷,天气又总不免凉下来


睡不下,王熙凤爬起来打开手机,映入眼帘的还是贾琏的消息

“做我女朋友好吗?”


这句话在那呆了一周了,虽然贾琏从那开始就没再给王熙凤发过一句话,但是王熙凤的办公桌上开始天天都有份茶点,下班每次都“偶遇”贾琏


那样子好像是说:你不同意,我就赖着不走了!


可是,一说贾琏是什么人,她上辈子就尝尽了,虽说现当今一夫一妻制,可是劈腿的偷腥的,为个狐狸精抛家舍业的也不少

她不想白得这么一世,又糟蹋在同...

⭕️现代同人作品写着玩玩不要太较真哈


王熙凤裹起被子,顺手帮着平儿掖起被角


外头淅沥地小雨下了两三天没停,虽说夏季里热,加上这么些天落水给弄的湿且闷,天气又总不免凉下来


睡不下,王熙凤爬起来打开手机,映入眼帘的还是贾琏的消息

“做我女朋友好吗?”


这句话在那呆了一周了,虽然贾琏从那开始就没再给王熙凤发过一句话,但是王熙凤的办公桌上开始天天都有份茶点,下班每次都“偶遇”贾琏


那样子好像是说:你不同意,我就赖着不走了!


可是,一说贾琏是什么人,她上辈子就尝尽了,虽说现当今一夫一妻制,可是劈腿的偷腥的,为个狐狸精抛家舍业的也不少

她不想白得这么一世,又糟蹋在同一个人手里头


再有……

王熙凤将目光聚焦到睡的很香的平儿身上


平儿和她是从小认识的了

从小儿时节,还不知道什么叫俊什么叫丑的时候王熙凤就觉得,平儿的皮相骨相是绝好的,这会儿大了更是,平时化淡妆浓妆都漂亮,不像别人天天东长西短的,她没事爱研究中医,又会蒸煮烹炸,是这也好那也好

以至于王熙凤一夸起平儿来就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到哪里结束,想的心都成麻,话也乱七八糟说不清道不明的


小时候孩子们打闹,平儿干不过别人就哭着找姐姐,认不认得也不说,拉着这个也是姐姐那个也是姐姐,一喊就有人帮,偏王熙凤不一样,非得叫人家喊点和别人不一样的,于是就有了“凤姐姐”这个称呼


如此一喊就是十几年


小时候嘻嘻哈哈过去了,不察觉,这会儿又不同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平儿一叫她“凤姐姐”,她就受不了心跳快起来,平儿又是个粘人的,挽个手搂个腰玩玩头发,在她那里和吃饭睡觉一样平常

每次王熙凤刻意拒绝,平儿撇撇嘴找别人去了,她又开始别扭起来


也就是从这时候,王熙凤察觉了自己对平儿的感情和别人不一样

她对平儿的醋意似乎已经过了好朋友那道坎儿,倒像是……


光想想就把王熙凤吓得够呛

女人怎么能喜欢女人呢?!


于是王熙凤强迫自己疏远平儿,平儿喊她她不理,平儿给东西她不要,平儿来找她躲了去,那一阵子凡跟平儿有关的她是不听不看

甚至有一天平儿提断交,王熙凤也忙了乎的答应了


悔呀


此后的近百个日夜里,浓烈的想念萦绕着王熙凤

曾经种种就如同粗盐粒揉进皮肉,一日比一日鲜血淋漓,疼的像活生生剐了她


虽说王熙凤终没耐住求了和,哄着宠着把人从那浓花艳柳堆堆里拉回来了,可是她两个是同一个公司的直属上下级,天天如影随形,似乎只有王熙凤难受的死了活了,平儿还是先前那个样子,今儿约这个明儿约那个,她有事找就做,不找就算了,没事人一样


王熙凤私心觉得,要不是为了她那些个摞了一间书房的医学典籍,怕是连哄都哄不回来


因为“凤姐姐”

她觉得自己不同

可是看平儿日常作风,她又寻不出理由证明自己哪里不同


几何时小无猜嫌真烂漫

到如今同床共枕假合欢


王熙凤是真想好好儿盘问盘问,自己在她心里是什么样子的地位

她待平儿的心 平儿是不是也拿出一份一样的来待她


心里的火愈烧愈烈

曾经的悔愈来愈深


平儿大概被这压了又压的啜泣声吵醒的,迷离着眼坐起来

就听黑暗里王熙凤艰难的声音


“平儿,我在你心里 是什么位置”


一句话问起了平儿心里的怨屈,自然没好气儿


“我没心”


昏暗光线之下,王熙凤那么一回头,目光直直钩上了平儿的眼睛,同时外头卷过一阵风,真叫一个


夜至深月寒风紧雨连绵

痴凤姐孤灯残影泪弦断


“你是怨我”

王熙凤又是一串挂成线的泪珠儿砸下来,偏还紧咬着牙抿着嘴唇不出声


平儿见她那一定掰明白才罢休的架势,也就坦诚说了


“那我要问你,你好的时候罢了,不好了把人一推背过脸,问去不答理,找去又关门子,断交的话不经脑子就应,应了又变脸儿似的哄骗人,为的什么?”


不过两分钟


王熙凤眼睛一闭拳头一攥


“咱们都是女人…

偏我爱上你了 !我怂包!我不敢认!”


“然后呢?”


“又急疯了心,傻子似的就把你躲了”


……


凌晨三点半,王熙凤终于睡下


平儿趁此吻去王熙凤眼角的泪


“独为熙凤活一次吧,我的二奶奶”



                                ——END ——



凤儿的这辈子,贾琏以过客身份旁观,熙凤阳错阴差,凭着明媚骄傲的性子和漂亮的过分的相貌

成了浪荡子贾琏心底的白月光

对于贾琏这样的男人,得不到的女人才最好


二爷成就:「擦肩而过」•「爱而不得」


平儿费心研究中医和饮食,也是一早儿调理凤儿的身子,防着今生已不会有了的血山崩


平儿成就:「未雨绸缪」•「相知相许」


前世的琏二奶奶求而不得那独一份的真心

今生的平儿给她翻倍补齐


熙凤成就:「长厢厮守」•「安稳一生」






心心子也没有办法

认为凤平真的很适合这首歌于是剪了,真的感谢阿鬼给提供的bgm

٩(*´◒`*)۶

认为凤平真的很适合这首歌于是剪了,真的感谢阿鬼给提供的bgm

٩(*´◒`*)۶

熙凤的鸭子肉周

初雪

                       冬有冬的来意,

                       寒冷像花,——

 ...

                       冬有冬的来意,

                       寒冷像花,——

                花有花香,冬有回忆一把。

                                                        ——林徽因



        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从昨天傍晚就纷纷扬扬地下了起来。

        如撒盐空中,似随风柳絮。

        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


        太阳从远处懒懒地探出头来,平儿这边早已伺候贾琏出了门,轻轻坐在凤姐床沿,仔细端详着她的睡颜。像一朵盛开的凤仙花,半藏在绿叶身后,娇俏而妩媚,真是秀色可餐。

        平儿不自觉地扬起嘴角,情不自禁弯下腰,缓缓凑近王熙凤樱桃一般的红唇。

        偏偏在这时,凤姐突然睁开眼睛,见平儿这般,脸霎时间变得通红,一头钻进被子里,嗔怪道:“小蹄子,越来越没规律了!”平儿恨不得立刻把她抱在怀里,只是大白天的,怕让人看见了不好,只好柔声唤到:“快起来吧,你看看外边的雪,可好看了~~”

        王熙凤到底还年轻,一听到雪,马上钻了出来,两眼放光地看着窗外。忽然,她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抱住平儿的胳膊,睁大眼睛,撒娇地说:“咱们去玩雪吧~”



        平儿帮凤姐穿戴整齐,拉着她的手走进院子里。凤姐看四下无人,便肆无忌惮地玩了起来,平儿看着盖着白雪的屋檐,檐下的冰锥晶莹剔透,把她的思绪带向远方……

        在这世上,若是两个女子可以在一起,该有多好…若是那样,自己一定要把她带出贾府这滩脏水,做一对平常夫妻,一生一世一双人……


        正这样想着,一捧雪朝平儿飞来,打在她肩上,扭头看时,王熙凤扶着墙,笑得前仰后合。

        “好啊,砸起我来了!”

        “好姐姐,饶我这一回吧,我再不敢了…”

        “哼,说的好听,不能饶你!”

        平儿蹲下抓了一把雪,可终究不及王熙凤动作快,刚要站起来,又有雪球砸到了她身上。平儿干脆把雪一扬,朝着凤姐追去,直把凤姐逼到了墙角。


        凤姐见情况不妙,连忙服软“我…我错了嘛,我再也不砸了~~”说着便搂上平儿的腰,二人贴得太近,凤姐控制不住脸红起来,活像个熟透的桃子。

        “让我饶了你也行,不过……”

        “不过什么…唔…”

        王熙凤的话被一个热烈的吻截断了,脸上更红了几分。

        浓朱衍丹唇,黄吻烂漫赤……


        二人贪恋着唇齿间的甜蜜……

        直到听到脚步声,平儿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凤姐。

        雪,不知什么时候又下了起来,落到了她们头上。

        “瞧瞧,你头发都白了。”平儿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拂去王熙凤头发上的雪花。

        “你头发也白了。”

        “白了也好,就算是白头偕老了嘛!”平儿想了想,又凑近王熙凤,悄悄说“二奶奶这辈子都是我的了~”

        凤姐顿时又脸红得像个桃子……



        他朝若是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

    

心心子也没有办法
  介是我头一回画这么可爱  ...

  介是我头一回画这么可爱

  狐狐凤可爱!猫猫平可爱!快来给妈妈亲亲!

  介是我头一回画这么可爱

  狐狐凤可爱!猫猫平可爱!快来给妈妈亲亲!

山猫五十五

注意看,这个叫山猫的又开始画红楼梦了


太久不画都不会画了妈呀

应该还能看出来画的是谁吧

注意看,这个叫山猫的又开始画红楼梦了


太久不画都不会画了妈呀

应该还能看出来画的是谁吧

心心子也没有办法
  對不起旺兒媳婦,我把你給p...

  對不起旺兒媳婦,我把你給p了

  你這在鳳平中間屬於是屈才

  對不起旺兒媳婦,我把你給p了

  你這在鳳平中間屬於是屈才

喃喃南川羊

本来真的有好好在看红楼梦,然后看偏了。(乐)

本来真的有好好在看红楼梦,然后看偏了。(乐)

心心子也没有办法

我在嗑cp的時候……怎麼說,反正我現在成了口嗨派的,以前還知道產糧,現在就是腦補。哈哈,真的沒時間產

我在嗑cp的時候……怎麼說,反正我現在成了口嗨派的,以前還知道產糧,現在就是腦補。哈哈,真的沒時間產

凉城北栀

某综艺录制现场


邓婕:(使眼色)琳,还有几分钟结束录制,我快无聊亖了,主持人说的一点也不好玩


沈琳:???(懵)我哪儿知道,你不是有手表?给我看看?


邓婕:(皱眉)这不行啊中间隔着一个人呢,而且我手表现在也不在身上在休息室呢,这主持人也是个话痨…


沈琳:没事在坚持一会,录完给你买奶茶好不好?(偷偷拉起邓婕的手安慰她)


沈琳:你是最好的邓老师~


邓婕:要不是你我才不会上这个节目呢~不过呢我想的是沈琳是我的,我们家沈琳喜欢的我就喜欢,不过某人说的买奶茶那可得说话算话!!!


沈琳:诶呦我的姑奶奶,我命都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谁不知道你是邓怼怼呀,况且咱二奶奶......

某综艺录制现场


邓婕:(使眼色)琳,还有几分钟结束录制,我快无聊亖了,主持人说的一点也不好玩


沈琳:???(懵)我哪儿知道,你不是有手表?给我看看?


邓婕:(皱眉)这不行啊中间隔着一个人呢,而且我手表现在也不在身上在休息室呢,这主持人也是个话痨…


沈琳:没事在坚持一会,录完给你买奶茶好不好?(偷偷拉起邓婕的手安慰她)


沈琳:你是最好的邓老师~


邓婕:要不是你我才不会上这个节目呢~不过呢我想的是沈琳是我的,我们家沈琳喜欢的我就喜欢,不过某人说的买奶茶那可得说话算话!!!


沈琳:诶呦我的姑奶奶,我命都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谁不知道你是邓怼怼呀,况且咱二奶奶说的话我这个做下人的哪有不听的理儿(攥紧邓婕的手)


邓婕os:软软的也很暖和,一摸就知道是我们家沈琳的手


沈琳:下次还是少喝点奶茶好,对身体不好!


邓婕:要你管~


主持人瞟了一眼:诶,观众朋友,你们看邓婕沈琳两位老师在干嘛?(偷笑)


两人不好意思的把手缩回去了


邓婕沈琳:嘿嘿(被发现了


xql日常





許蘭因
“美人掀帘” 截修 | 图禁二...

“美人掀帘”

截修 | 图禁二改二传

“美人掀帘”

截修 | 图禁二改二传

木瑾

假如林妹妹重生17

  话说贾府那边因出了个娘娘,自是炙手可热,一时风头无限。更有人口无遮拦,做事更是猖狂。

  那天,王熙凤照常处理府中事务,忙的那是一个焦头烂额。待一上午的事忙完后,过了午时饭点,才终有时间吃饭,然却没了胃口。也幸有平儿劝导,才勉强想要个吃食。便让一丫头来到厨房要菜,谁知宝玉处谴了个丫头来讨鸡丝蒿子秆。这时,厨房内人也都偷懒讨闲去了,便只剩了几个管事的。那贾宝玉处的丫头一来,厨房里的管事婆子柳家的便只顾着那鸡丝蒿子秆。还多加了鸡胸肉,叫人细细地剃了筋膜,又挑了嫩嫩的蒿子秆,真是好不仔细。竟没一人做凤姐要的菜。

  那小丫头道:“柳嫂子,琏二奶奶奶奶刚得了空,要清蒸江瑶柱,熘白蘑和两份笋泼肉...

  话说贾府那边因出了个娘娘,自是炙手可热,一时风头无限。更有人口无遮拦,做事更是猖狂。

  那天,王熙凤照常处理府中事务,忙的那是一个焦头烂额。待一上午的事忙完后,过了午时饭点,才终有时间吃饭,然却没了胃口。也幸有平儿劝导,才勉强想要个吃食。便让一丫头来到厨房要菜,谁知宝玉处谴了个丫头来讨鸡丝蒿子秆。这时,厨房内人也都偷懒讨闲去了,便只剩了几个管事的。那贾宝玉处的丫头一来,厨房里的管事婆子柳家的便只顾着那鸡丝蒿子秆。还多加了鸡胸肉,叫人细细地剃了筋膜,又挑了嫩嫩的蒿子秆,真是好不仔细。竟没一人做凤姐要的菜。

  那小丫头道:“柳嫂子,琏二奶奶奶奶刚得了空,要清蒸江瑶柱,熘白蘑和两份笋泼肉面。你快快地做了,奶奶过会儿还有活忙呢!”那柳家的道:“姑娘暂且等等,这鸡丝蒿子秆快好了。这宝二爷处等着要呢!奶奶这么疼宝二爷,也不至于这么着急。”小丫头听了,只得等着。待那宝玉处的丫头走了,那柳家的便叫人做起了凤姐要的东西,却是没给贾宝玉做的那么仔细。那小丫头是凤姐处的,也颇得凤姐真传,被这一做饭的这么一整,便嘟囔道:“老家伙。谁不知道这是给晴雯做的,宝二爷才不喜欢吃这个呢!你可千万别忙忘了,现下还是我们家奶奶管事呢!”说完,拿着东西一溜烟走了。

  将饭食拿了回去,递给了平儿。平儿见着丫头一脸的忿忿不平,便笑问道:“纷儿,这是出了什么事?竟是皱了一脸的眉,都快能夹个花生米了。”纷儿便道:“平姐姐,这人怎么能这样啊!”说罢,便将厨房之事细细地说了,还道:“一个下人竟爬到了咱奶奶的头上!再怎么忙,也应安排好了人给奶奶做饭啊,一个厨房的人都忙着讨好那......”还没说完,便被平儿捂了嘴。平儿轻轻揺了揺头,轻声道“虽是年龄小,但在奶奶院下做事,你也应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了。这事不要再与旁人说。不然,便是不好了,我也保不你。”

  那小丫头吓得快哭了,平儿一让她走,就赶紧跑了。

  平儿一回屋,就见凤姐倚在床上看着她。平儿刚笑着想说话,凤姐就打断道:“行了,别笑了。我都听到了。”

  

  

  

  

  

凉城北栀
一个被平儿宠大的凤丫头呀

一个被平儿宠大的凤丫头呀

一个被平儿宠大的凤丫头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