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平腹

4034浏览    230参与
草木庭园
唔唔……一应是哥哥哄弟弟的小片...

唔唔……一应是哥哥哄弟弟的小片段。


平腹天真无邪到有点恐怖的程度,所以总觉得他会索求宠爱,正如赤子之于母亲。

唔唔……一应是哥哥哄弟弟的小片段。


平腹天真无邪到有点恐怖的程度,所以总觉得他会索求宠爱,正如赤子之于母亲。

Kirisa

【阴阳师x狱都事变】因为很无聊,而阴阳师又有式神DIY设计大赛,所以拿狱都的角色来做做看了。 含斩佐、肋灾、平田,注意避雷。图片全部取自公式书、漫画,狱都新闻。梗出自游戏、公式书、漫画、岚少实况。因为有字数限制,所以有些地方的标点符号有缺失,一些地方读起来还不是很通顺(要不然我还可以写更多)。占tag十分抱歉。题外话:如果阴阳师和狱都联动我氪爆啊!!!每个角色都可以氪6个出来!!!就算联动头像框也好啊………

【阴阳师x狱都事变】因为很无聊,而阴阳师又有式神DIY设计大赛,所以拿狱都的角色来做做看了。 含斩佐、肋灾、平田,注意避雷。图片全部取自公式书、漫画,狱都新闻。梗出自游戏、公式书、漫画、岚少实况。因为有字数限制,所以有些地方的标点符号有缺失,一些地方读起来还不是很通顺(要不然我还可以写更多)。占tag十分抱歉。题外话:如果阴阳师和狱都联动我氪爆啊!!!每个角色都可以氪6个出来!!!就算联动头像框也好啊………

Ancient wolf。
网课趁着课间瞎涂临摹。 是可爱...

网课趁着课间瞎涂临摹。


是可爱(又凶狠)的平腹君!。


【拿着快没水的笔芯苟活着勾完线。

网课趁着课间瞎涂临摹。


是可爱(又凶狠)的平腹君!。


【拿着快没水的笔芯苟活着勾完线。

是清和呀

是捏脸xxxx对不起把真希刘海搞错了

是捏脸xxxx对不起把真希刘海搞错了

是清和呀

災藤妈妈真好看。震声 

P2原梗是P3哈哈哈哈

災藤妈妈真好看。震声 

P2原梗是P3哈哈哈哈

是清和呀

最近的破手绘,猫耳的是自设穿田啮衣服【变态】

最近的破手绘,猫耳的是自设穿田啮衣服【变态】

引然今天也在努力画画
发一下之前的进度在学校没带笔所...

发一下之前的进度
在学校没带笔所以没画完2333

发一下之前的进度
在学校没带笔所以没画完2333

香肠仙人
月下三兄贵,狱都三本命

月下三兄贵,狱都三本命

月下三兄贵,狱都三本命

今天的我依舊在坑冷門坑

平腹!!!!✨✨✨
第二张是繪型w

平腹!!!!✨✨✨
第二张是繪型w

泉花奈
翻译【The dog dogg...

翻译【The dog dogged a dog】(4)~(5)


译者:泉花奈

疯狂补哈利波特,并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ovo


那里有什么吗…?

但是靠近也很困难啊。

带着负伤的觉悟去看看?

是无法沟通的对象的话…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平腹!?

捉住了——!!

哦?

翻译【The dog dogged a dog】(4)~(5)


译者:泉花奈

疯狂补哈利波特,并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ovo


那里有什么吗…?

但是靠近也很困难啊。

带着负伤的觉悟去看看?

是无法沟通的对象的话…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平腹!?

捉住了——!!

哦?

泉花奈
翻译【The dog dogg...

翻译【The dog dogged a dog】

(3)


译者:泉花奈

病好了,又颓废了几天。
于是滚过来更新了ovo

(3)

这家伙莫非就是那个动物的怨灵??

不是吧…


呐—可以嚼吗??


……


(好烦…)


吼?


逃走了——!!


这样看的话…


这个距离的话不会成为攻击对象的吧。

翻译【The dog dogged a dog】

(3)


译者:泉花奈

病好了,又颓废了几天。
于是滚过来更新了ovo

(3)

这家伙莫非就是那个动物的怨灵??

不是吧…


呐—可以嚼吗??


……


(好烦…)


吼?


逃走了——!!


这样看的话…


这个距离的话不会成为攻击对象的吧。

泉花奈
翻译【The dog dogg...

翻译【The dog dogged a dog】

(2)

译者:泉花奈

放假回归.耶


是语言不通的很难对付的对手。

嗯~物理攻击好像没有作用啊。

物理攻击的话,谷裂彻底地挑战了下就成了这样。

终于来了啊~)

…喂,他们还没有来吗?

动物灵的话用酒是不能除灵的吧


哦————???


我觉得这种格式呢唯一好处就是不用纠结哪一句是哪个人说的

翻译【The dog dogged a dog】

(2)

译者:泉花奈

放假回归.耶


是语言不通的很难对付的对手。

嗯~物理攻击好像没有作用啊。

物理攻击的话,谷裂彻底地挑战了下就成了这样。

终于来了啊~)

…喂,他们还没有来吗?

动物灵的话用酒是不能除灵的吧


哦————???


我觉得这种格式呢唯一好处就是不用纠结哪一句是哪个人说的

粉碎渣桑
元气的平腹ちゃん!草稿2016...

元气的平腹ちゃん!
草稿2016.6.7,重绘2018.8.25

元气的平腹ちゃん!
草稿2016.6.7,重绘2018.8.25

韶怀

【狱都事变/平maki】意外的事

◎maki狱卒设
◎私设超多

总有些意外会导致事件发展偏离轨道,何况平腹也并不是善于管理情绪的那类,从这点看来,自他而起发生什么意外似乎都不会惊奇。

「就像现在?」

因为这层身份,他也见过不少堪称惨烈的场面,经历的不过是由恐惧转为平静的过程。无论多重的伤都不会伤及性命,需要的只是时间。

作为战斗人员,受伤流血是日常,他曾毫不在意的拿自己断掉的半臂开玩笑,然后自然的塞回从腹部伤处滑出的小肠。就算不会死,痛感还是多少会有一些的。

「就像现在。」

那是瞬间发生的事。

他几乎停止了呼吸,向来思维活跃的人此刻却有点不清楚状况,周围的事物缓慢褪色,逐渐淡出视野,只余她胸前刺目的空洞。

他知道...

◎maki狱卒设
◎私设超多

总有些意外会导致事件发展偏离轨道,何况平腹也并不是善于管理情绪的那类,从这点看来,自他而起发生什么意外似乎都不会惊奇。

「就像现在?」

因为这层身份,他也见过不少堪称惨烈的场面,经历的不过是由恐惧转为平静的过程。无论多重的伤都不会伤及性命,需要的只是时间。

作为战斗人员,受伤流血是日常,他曾毫不在意的拿自己断掉的半臂开玩笑,然后自然的塞回从腹部伤处滑出的小肠。就算不会死,痛感还是多少会有一些的。

「就像现在。」

那是瞬间发生的事。

他几乎停止了呼吸,向来思维活跃的人此刻却有点不清楚状况,周围的事物缓慢褪色,逐渐淡出视野,只余她胸前刺目的空洞。

他知道。

即使他知道。

思路就此中断。

“所以说差不多就是这些,休息一段时间就够…啧。”

被猛然迎上面门的病历单惊醒,那医护人员似是有些不耐,在面前一寸止住,结果只是堪堪碰到帽檐。

“那我先走了,你注意时间。”

她最后瞥他一眼,像警告,又或是别的什么,但那感觉总归是不好的。

——平腹失控了。

在预计时间过去,增援赶到时,看到的就是那样一副场景。

昔日同僚挂着满身血污,仿佛护崽般将什么东西圈在怀中与外界隔离,浓重的腥气在空中扩散,赤红色的液体不断流淌,聚合而成水泊的似要将一身血液流尽。

‘就像一条疯狗,’

事后,搭档曾对他这么说过。

‘再不消停的话下一个就是你了。’

尽管讽刺,但那的确是事实。虽说没有一丝印象,但他知道田啮不屑于说谎——至少在这种方面上。

平腹只是难得安静地看着躺在床上的,maki的睡脸,思考着他得不出答案的问题。他将能问的人都问了个遍,但得来的答复总是模棱两可。

——简直跟猜谜一样完全搞不懂啊!!

他有些泄气地垂下脑袋,无意识地抬起搭在床边的手轻戳那人的脸颊。体会着对他自身来说柔软到过分的触感,露出像小孩子发现新鲜事物表情。

等醒来之后跟她说一声吧。

这么想着,他猜测着maki听到这话之后的表情,有些愉悦的笑出了声。

end.

ps.本来计划是写到平腹发现自己的感情的,但现在嘛…发现有点困难,于是就提前收笔咯。个人对这篇不太满意,太多东西没写好,最后只能这么敷衍了,唉……下次努力改善。

↓其实如果真的告白了,感觉平腹会说这种话↓

“喂——maki,来和我一起住吧!!”

(*°∀°)=3感觉会被打呢,毕竟maki超级纯情的

泉花奈
翻译【The dog dogg...

翻译【The dog dogged a dog】(1)

译者:泉花奈

试了下新排版(?)
有什么建议可以告诉我呀

(1)
这家伙…

动物灵?还是魑魅魍魉之类的?
如果是动物灵的话又太过强大了。
栖息在靠近人类的废墟里,怀有很强的敌意。

翻译【The dog dogged a dog】(1)

译者:泉花奈

试了下新排版(?)
有什么建议可以告诉我呀

(1)
这家伙…

动物灵?还是魑魅魍魉之类的?
如果是动物灵的话又太过强大了。
栖息在靠近人类的废墟里,怀有很强的敌意。

泉花奈

翻译【平腹的工作】(7)~(8)

译者:泉花奈

我又死磕了一晚上…ಥ_ಥ翻了翻前面好像有木舌的戏份(…)我实在看不出来谁是谁说的了ಥ_ಥ

亡者和平腹的哈哈哈哈何其沙雕(。)

可能有错误的地方emmmmm

(7)与亡者对峙
谷裂:你这家伙…到我们这里是想传达什么吗?
斩岛:结果汇合之后还是没有出现…平腹,设备呢?
平腹:设备在黑暗里已经不能用了,发现亡者—!!
谷裂:怎么办,想要说服他结果发现语言不通
田噛:原来如此…是异国的亡者啊
平腹:哦?那我试着和他说说话
谷裂(我猜是):哎!……仔细听也什么都没听懂
平腹:erhg7849ug9hwje9qfujf
亡者:dafgioashviasdnv
?:呼…...

翻译【平腹的工作】(7)~(8)

译者:泉花奈

我又死磕了一晚上…ಥ_ಥ翻了翻前面好像有木舌的戏份(…)我实在看不出来谁是谁说的了ಥ_ಥ

亡者和平腹的哈哈哈哈何其沙雕(。)

可能有错误的地方emmmmm

(7)与亡者对峙
谷裂:你这家伙…到我们这里是想传达什么吗?
斩岛:结果汇合之后还是没有出现…平腹,设备呢?
平腹:设备在黑暗里已经不能用了,发现亡者—!!
谷裂:怎么办,想要说服他结果发现语言不通
田噛:原来如此…是异国的亡者啊
平腹:哦?那我试着和他说说话
谷裂(我猜是):哎!……仔细听也什么都没听懂
平腹:erhg7849ug9hwje9qfujf
亡者:dafgioashviasdnv
?:呼…斩岛准备好了!就这样进来的话…
?:嗯?不等下谷裂!
平腹:喂!他说了不好意思之类的,一起走吧!!
亡者:yes!
田噛(我猜是):呲……说通了…
佐疫(我猜是):干得好平腹!

(8)任务完成
肋角:大家这次能迅速地做出应对,辛苦了。事后把报告书交上来
众人:是!
佐疫:啊—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会怎么样呢。真是多亏了平腹啊
田噛:虽然不太清楚,不过这次的事做的不错。对了,之后还要写报告书…
平腹:啊,我已经写完了—
佐疫(我猜是):啊?假的吧,你什么时候写的
平腹:真的哦,你看!我尝试了一次颜文日记—!!
佐疫(我猜是):从今天开始要做练字的特训了…

泉花奈
翻译【平腹的工作】(6) 译者...

翻译【平腹的工作】(6)

译者:泉花奈

(6)此时在馆内2
抹本:喜欢的烧杯碎了—!!而且这是什么暗号吗…难道是入侵者!?上面写的什么啊…还是试着查查书吧…!
斋藤:哎呀,抹本在热心的做什么呢?
抹本:啊,斋藤先生和肋角先生…实际上…  
肋角:神秘的笔记?
斋藤:……这是平腹的字啊
斋藤/肋角:[抹本对不起]
肋角:这样写着…哎呀
抹本:啊…原来是平腹啊

翻译【平腹的工作】(6)

译者:泉花奈

(6)此时在馆内2
抹本:喜欢的烧杯碎了—!!而且这是什么暗号吗…难道是入侵者!?上面写的什么啊…还是试着查查书吧…!
斋藤:哎呀,抹本在热心的做什么呢?
抹本:啊,斋藤先生和肋角先生…实际上…  
肋角:神秘的笔记?
斋藤:……这是平腹的字啊
斋藤/肋角:[抹本对不起]
肋角:这样写着…哎呀
抹本:啊…原来是平腹啊

泉花奈
翻译【平腹的工作】(4) 译者...

翻译【平腹的工作】(4)

译者:泉花奈

(4)装备联络
佐疫:不妙了啊,这次的亡者根本不能领会我们的意思
田噛:谷裂追上去了不要紧吧
佐疫(大概是):有点不安啊…
木舌:快让装备出场吧
佐疫:嗯,确实带着通讯设备…啊,喂,能听…
田噛:!
平腹:(我可以不翻这段吗emmm)
佐疫:哇好吵,等…平腹!?你们现在在哪里!?
平腹:(同上)
佐疫:这回超过范围听不到了!!诶,假的吧!?平腹—!!

翻译【平腹的工作】(4)

译者:泉花奈

(4)装备联络
佐疫:不妙了啊,这次的亡者根本不能领会我们的意思
田噛:谷裂追上去了不要紧吧
佐疫(大概是):有点不安啊…
木舌:快让装备出场吧
佐疫:嗯,确实带着通讯设备…啊,喂,能听…
田噛:!
平腹:(我可以不翻这段吗emmm)
佐疫:哇好吵,等…平腹!?你们现在在哪里!?
平腹:(同上)
佐疫:这回超过范围听不到了!!诶,假的吧!?平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