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平菇

228万浏览    34897参与
嗑嗑瓜子喝喝茶

《浅摸一下》


极光与夕阳相撞产生的渐变太喜欢了

再加上俺的美貌菇菇༄༅


《浅摸一下》


极光与夕阳相撞产生的渐变太喜欢了

再加上俺的美貌菇菇༄༅


万年一上线的阿冻

漫展上画的自己

woc我才发现这个没传上去

漫展上画的自己

woc我才发现这个没传上去

止洲

会画画多是一件美事啊家人们

他在看我,他嘴角上扬了一个像素,他喜欢我

嘿嘿嘿嘿……

ヽ(〃∀〃)ノ

会画画多是一件美事啊家人们

他在看我,他嘴角上扬了一个像素,他喜欢我

嘿嘿嘿嘿……

ヽ(〃∀〃)ノ

狗废

【卡菇】单向审讯

写着爽的(×)

温馨提示:请不要采用过激方式刺激您的男朋友

还是深夜无脑产物,有错误请多多包涵


“殿下,按照您的指示,叛逃者已被送往密室,”Leo单膝跪地,平静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请您决定下一步如何处置。”

被Leo称做殿下的人抬眼看向他,办公桌上小山样的公文把那人的身子遮住了大半,然而苍白的脸色和瘦削的肩膀还是暴露出了对方的憔悴;Leo垂下眼睛避开投过来的视线,听见那人淡淡地说道:“知道了。”

声音里都是藏不住的倦意。

“Daleth殿下,您应当注意休息。”

Daleth放下手里的文件,高强度的工作已经让他连续好几天都没能拥有一个完整的睡眠,眼底的乌青一层叠一...

写着爽的(×)

温馨提示:请不要采用过激方式刺激您的男朋友

还是深夜无脑产物,有错误请多多包涵


“殿下,按照您的指示,叛逃者已被送往密室,”Leo单膝跪地,平静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请您决定下一步如何处置。”

被Leo称做殿下的人抬眼看向他,办公桌上小山样的公文把那人的身子遮住了大半,然而苍白的脸色和瘦削的肩膀还是暴露出了对方的憔悴;Leo垂下眼睛避开投过来的视线,听见那人淡淡地说道:“知道了。”

声音里都是藏不住的倦意。

“Daleth殿下,您应当注意休息。”

Daleth放下手里的文件,高强度的工作已经让他连续好几天都没能拥有一个完整的睡眠,眼底的乌青一层叠一层,偶尔还会有偏头痛发作——好在时间都不会很久,他通常都是压着烦躁等着发作完之后继续投入工作;霞谷高层的叛逃让Daleth在短短几天之内收到了好些上级长老的诘问,他不得不全神贯注地去应付那些刁钻刻薄的老头子们,然而除此之外,那些潜伏在暗处的暴乱因子也开始蠢蠢欲动,部分光之生物脱离了控制变得好战易怒,短短一周内已经发生了好几起遥鲲伤人的事件,他实在是有些应接不暇。

如果不是因为那位叛逃者是自己的弟弟,霞谷的另一位现任长老的话。

“我今晚亲自过去审讯,”他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另外,不要把抓到了Alef的消息传出去,即使是Samekh他们,也不能透漏一个字。”

“在下明白。”


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Daleth远远地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的时候,心还是被狠狠地揪了一下。他挥手制止了侍卫们一同前行的举动,接过那些有关Alef的控告,独自一人踏进了密室。

面前的人正被几根绳子结结实实捆在了椅子上,略长的姜白色头发垂在眼前,阴影遮住了大半表情,让Daleth几乎以为对方还在睡梦中——就像偶尔半夜醒来在自己身旁看到的那副模样。Leo办事一向干脆,Daleth注意到Alef身上已经被换回了霞谷长老的衣服,连那些伤口都被绷带绑得漂漂亮亮,他摩挲着手里的文件,回想起弟弟离开后自己在他房间里发现的被扯成碎布的礼服,上面乱七八糟的装饰扔了一地,如今新的衣服又被套在了他的身上,像是一道枷锁一样把Alef牢牢地关在了霞谷,被迫迎合着那些口蜜腹剑尔虞我诈。

这对于向往自由的叛逃者而言无疑是一种羞辱。

Daleth不准备再保持沉默,他草草翻阅了一下手里的文件,问道:“这么多天,你在哪?”

一个生硬而毫无威胁的问题。

果然,对方没有回答,甚至连眼神都懒得给他分一个,曾经朝夕相处的弟弟坐在犯人的位置,而他站在审讯的桌子后面,跳动的烛光晃着他的眼,无言的空气在发酵膨胀,Daleth竟一时产生了错觉,觉得对面坐的是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陌生人,而自己正在被他用沉默审视。

见Alef不准备回答,Daleth又换了下一个问题,繁忙的公务已经消耗了他太多力气,他实在是不想再动脾气:“为什么要背叛霞谷?”

这次对方倒是有了回应,对方冷笑一声说,你不是知道吗。

Daleth记起来了,在Alef背叛逃离的前一天两人吵了一场极为激烈的架,甚至不惜动用了伴生武器,两个人从溜冰场打到神庙迷宫,到最后他体力不支被压在迷宫墙上,Alef揪着他的领子愤怒地质问他为什么不反抗上级长老安排的暮土支援计划,明明知道那是个陷阱,那群野心家只是想趁机支走Daleth然后插手霞谷事务,或许更糟,他们会在冥龙盘旋的暮土边境对Daleth动手,以此让失去一半领导力量的霞谷彻底依附于云中王国。Daleth也知道自己此行前去就是自投罗网,但是他别无选择,如果不是自己去就是要Alef去,双子长老比其他长老诞生的都晚,力量远远不能达到脱落王国单独引领霞谷走向繁荣的程度,相比弟弟而言,他更愿意自己去面对风险,于是他偏过头去不再看着Alef,说,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暴躁菇菇在线审卡**

最后他将要睡过去的时候,他听见Alef对门外说:“圆梦村那边已经准备好了,霞光城的领导权就交给你吧,”

“Leo。”


*部分afd同名

或者主页进群

呜呜呜真的很垃,第一次尝试写这种,雷到的话见谅

竹子不笋也不会码文

花吐症

白菇cp向

  无逻辑产物


  双向暗恋小甜饼


  雷者自行回避


  以下正文。


  Daleth有个喜欢的人,但他不敢开口。


  他想,若是表达了心意,那他们可能连朋友都当不上。


  现在这种状态或许就足够了。


  Daleth忘了自己为什么喜欢上他,可能是因为他如海般湛蓝深邃的双眸在初见时早将他的魂魄牵引住?又或许是他的温柔太过令人着迷。


  倘若你问Daleth为什么会喜欢他,可能连他都答不上来。


  一见钟情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本来可以深埋的感情,每当在见到那人时又再次溃堤。


  每次的见面,Daleth忍不住羞红...

白菇cp向

  无逻辑产物


  双向暗恋小甜饼


  雷者自行回避


  以下正文。


  Daleth有个喜欢的人,但他不敢开口。


  他想,若是表达了心意,那他们可能连朋友都当不上。


  现在这种状态或许就足够了。


  Daleth忘了自己为什么喜欢上他,可能是因为他如海般湛蓝深邃的双眸在初见时早将他的魂魄牵引住?又或许是他的温柔太过令人着迷。


  倘若你问Daleth为什么会喜欢他,可能连他都答不上来。


  一见钟情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本来可以深埋的感情,每当在见到那人时又再次溃堤。


  每次的见面,Daleth忍不住羞红的脸色总是被那人拿来调笑。


  凛冬使者,他的一举一动另Daleth着迷。


  可,他人不知道的是White也暗恋着Daleth,他喜欢Daleth的金眸,喜欢他的脾气,也喜欢他红着脸的样子。


  很可爱。

  曾经有人问过White是否有喜欢的人,他笑着回答:  “有的。”


  那人继续问道“那使者喜欢那个人的哪一点?”


  “全部。”


  有日,Daleth发现自己病了。


  他不断的吐出花瓣,那花瓣鲜艳至极,是以Daleth的血液培养而成的。


  看着自己吐出来的花瓣,Daleth知道自己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名为:“花吐症”


  治疗方式是得到暗恋之人的深情一吻,否则自己将会被花当作养分,最终面临死亡。


  Daleth看着地上散落的花瓣,他心里有些莫名的苦涩,他知道这个病对他极其不友好。


  “哥?都快中午了,怎么了吗?”


  还等不及平菇思索,Alfe的敲门声就随着到来,看着散落在地上的花瓣,Daleth叹了一口气,就这样吧。


  花吐前期或许是能稍微控制的吧?


  Daleth走出房门,入目的是满脸慌张的Alfe以及......White?


  他怎么来了?


      White的神情带着一丝慌乱,在见到Daleth时彻底放下心来。


  “White?怎么跑那么急?”


  White的脸上还带着些许薄汗,Alfe关心的问道。


  “没事,就是听那群孩子说今天还没见到Daleth怕他出事。”


  “?我没事,就是昨晚办公睡的有些晚。”


  Daleth看着眼前的White,他正小喘着气看起来刚才跑来时,特别急。而头上的耳羽正微微垂下,脸上因刚小跑所产生的红晕还没消除。


  Daleth看着自己喜欢的人这副模样,只想尽快逃离自己,他能发觉自己的心跳加快。


  “多谢使者关心,若是没事我便回到正殿继续办公了。”


  Daleth不敢再看着White他的心跳太快了,他害怕自己的异常被眼前人所发现。


  就在Daleth从White身旁走过时,一朵花瓣飘落在地上,那是Daleth早上所吐出来的花他被斗篷的毛绒隐藏在Daleth为注意到的地方。


  White蹲下身拿起飘落在地上的花瓣,而一旁的Alfe看着他手中的花感到十分讶异。


  “奇怪了,霞谷的天气无法培育这种花,哪怕是从外地运进来的也不该这么新鲜才对。”


  听闻卡卡的话,白鸟看向手中鲜艳的花瓣,心中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此时的平菇正在前往办公室的路上,可他胸口一闷又是咳出了许多花瓣,这一次花瓣上更是带着鲜血。


  看着洒落在地上的花瓣,平菇有些恍神他并明白自己的症状会进展的那么快速。


  这花吐症貌似已到中期了,按照这症状的进展来看,平菇也就剩个一两天的时间还能活着。


  平菇就这样沉默的站在走廊之间,随后将那些花瓣以烛火焚烧殆尽。


  至少,他现在不能被他人看出自己的问题。


  一天过去,办公室的灯光重为熄灭过,平菇就如同机器人般的埋头将霞谷的一切大小事务在一天之内尽力解决完。


  可他只是个人,最后还是累晕了过去,并被卡卡发现送回了卧室,并威胁他明日不得进入办公室。


  隔日,病情如平菇所想的越发严重,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自身的营养被花瓣吸收,而他所吐出来的不再是花瓣,而是以他的鲜血所培育的花朵。


  此时的平菇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静静地等待死亡的降临,他不敢去找白鸟,毕竟凛冬在霞谷的旅程也将步入尾声,他不想去打扰正在忙碌的白鸟。


  哪怕死在这个只需要他一个吻就能拯救他的症状,他很怕向白鸟表达心意后会被排斥,更害怕白鸟给予的吻也只是单纯为了将这个病解除而施舍给他的。


  最后,平菇选择了千鸟城。一个曾经与白鸟共同谈心的地点。


  到达千鸟城时,平菇的身子早已被体内的花朵吸收了许多养分,他的脸色苍白异于常人。


  他就这样靠着柱子深深的昏睡了过去。


  可平菇没预料到的是,白鸟又来到了千鸟城,他本想在离开霞谷前再来欣赏一次这里的美景却没想到遇见了自己所心悦之人。


  看着依靠着柱子睡着的平菇,白鸟莫名的有些对于那个柱子吃醋,毕竟平菇对于他总是有一种疏离感,哪怕他主动去接近,平菇也会与他保持一定距离。


  白鸟看平菇睡的沉动了一个歪心思,他在平菇熟睡之时悄悄的吻上了那令他盼望许久的唇瓣。


  正因这个吻是白鸟投入了过多情感所吻,所以平菇的花吐症就被这个意料之外的吻治疗好了。


  白鸟回神后,才不舍的离开平菇唇,甚至在心里回想那柔软的触感。他将平菇的身子往他身上靠了些,让平菇枕在了他的肩上。


  时间一滴一滴的过去。平菇也缓缓醒来,睁眼的一瞬间他还以为他来到了天国,眼前的白鸟是多么的真实存在......


  看着平菇迷茫的样子,白鸟不经笑出了声再次往平菇的眉间落下一吻。


  这一吻,将平菇从迷茫之中拉回现实,毕竟眉间的触感太过真实。


  而白鸟早已不想在隐瞒自己的心意,喜欢就喜欢有什么好隐瞒的呢?隐瞒起来反而没了老婆,这得多亏?


  “你......为什么在这里?”


  “不能吗?还是说,阿菇这几日躲着我是不想看到我?”白鸟的语气委屈巴巴的令人产生一丝怜悯。


  “不是......”平菇都有些不知该如何面对,他想立刻离开这里,但白鸟早在发现平菇醒来时将他涌入怀中,所以平菇现在的处境是想跑,跑不得。


  况且,他对白鸟那双如海般深邃的双眸丝毫抵抗不了,在白鸟说完那些话时,他早已没反抗的力气了。


  “阿菇,接受我好不好,我真的......好喜欢你,是那种无法以言语描述的喜欢......”


  委屈巴巴的小狗语气跟白鸟那双眸子的攻势下,平菇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随后几日,白鸟都跟在平菇的身旁就宛如一个大型吊饰,但凛冬结束的日子近在咫尺,两个相爱的人终将面对离别。


  在平菇闷闷不乐的时候,白鸟依旧是嬉皮笑脸的跟平菇说着会有惊喜送给他的。


  凛冬结束当日,平菇没去送行,他将自己关在书房之中试图以公务来压制自己的感情,但一个一个的公文写着写着,墨水字便被泪水沾溼,字体扩散的看不清原本的模样。


  直到有人扣响办公室的大门时,平菇才将情绪稳定下,唤门外的人进来。


  可一入目的便是熟悉的身影,他走进办公室并在平菇前两尺的地方单膝下跪。


  白鸟说了什么,他都不太记得了,隐约记得:即日起凛冬使者白鸟将会成为霞谷平菇的随身骑士。


  就这样子,本该分离的恋人,最终相互陪伴了一生。


                                         end


  好了,又是我竹鸽,这篇文章跨度有点大从去年八月咕到现在,很多地方偏离了一开始的想法,本来只是想打个甜甜的花吐而已结果后面偏了(吐血)

  寒假开始了,可能会诈尸一阵子(?)

  喔对每日吐嘲,文笔退步!!!

/

出个光遇号子

自带价,合适就出


图片是长图


没有未成年限制

可换绑

光遇安卓国服 全图毕业

礼包:巫师,蜘蛛斗篷,围巾,鹿角,小橘子,兔子,粽叶斗篷

热门复刻:正太,武士裤,雨伞,公主头,书虫,樱花头等

热门活动:万圣节女巫裤子头发板凳,彩虹日吊坠和彩虹斗篷。

现在是11翼。

有深海季季卡。

号上还有280多个蜡烛


这边是未成年走不了平台望谅解

出个光遇号子

自带价,合适就出


图片是长图


没有未成年限制

可换绑

光遇安卓国服 全图毕业

礼包:巫师,蜘蛛斗篷,围巾,鹿角,小橘子,兔子,粽叶斗篷

热门复刻:正太,武士裤,雨伞,公主头,书虫,樱花头等

热门活动:万圣节女巫裤子头发板凳,彩虹日吊坠和彩虹斗篷。

现在是11翼。

有深海季季卡。

号上还有280多个蜡烛


这边是未成年走不了平台望谅解

伊蝶

快速的摸鱼


算是家里oc吧

快速的摸鱼


算是家里oc吧

菇某人

【白菇】我的将军

取题废#

那场战争带走了一切,包括我的爱人……

我叫平菇,是光之大陆的居民,也是霞光城的少主,我的母亲在生完弟弟后就去世了。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就再也没出过宫殿大门一步,直到长老把我带到父亲床边,看着床上已经瘦骨嶙峋的父亲,我感到父亲是真的很爱母亲。

那天父亲看着我一直不说话,就只是看着,看了很久,直到太阳落幕,父亲朝长老挥了挥手,便把头转向窗外,不在理会任何一个人。

我看到长老叹了叹气,摇摇头便带着我走了。

“少主知道,城主为什么要叫您过去吗?”

我想了想,回道:“不知道。”

长老摸着我的头,轻声说:“少主跟城主夫人长得有三分像。”

“母亲……父亲……”

“少主别伤心,城主...

取题废#

那场战争带走了一切,包括我的爱人……

我叫平菇,是光之大陆的居民,也是霞光城的少主,我的母亲在生完弟弟后就去世了。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就再也没出过宫殿大门一步,直到长老把我带到父亲床边,看着床上已经瘦骨嶙峋的父亲,我感到父亲是真的很爱母亲。

那天父亲看着我一直不说话,就只是看着,看了很久,直到太阳落幕,父亲朝长老挥了挥手,便把头转向窗外,不在理会任何一个人。

我看到长老叹了叹气,摇摇头便带着我走了。

“少主知道,城主为什么要叫您过去吗?”

我想了想,回道:“不知道。”

长老摸着我的头,轻声说:“少主跟城主夫人长得有三分像。”

“母亲……父亲……”

“少主别伤心,城主想必很想夫人了。”

离开父亲房间之后,长老跟我讲了很多关于父亲母亲的事,从他们小时候到母亲去世,讲了很多,讲了很久,而我很认真的听,也就那一次我失眠了。

我仿佛预料到了什么,不久父亲便跟着母亲去了,那天整个霞光城的居民都在哭,我知道,他们在舍不得父亲,当然我不知道是不是真如此。

父亲去世,而我继承了父亲的位置,我成为了新的城主,但我犹如一颗幼苗,什么都不知道,一阵狂风就能把我吹倒。

于是长老给我带来了一个位少年。

长老介绍他说他是白氏家族的少爷。白氏我知道,很神秘的一个家族的存在,神秘在哪里?神秘在霞光城还未建立的时候。

我对这类人往往存着警惕心,更别说这人长得还是我不喜欢的那种人。

“城主,往后白将军就会辅佐在您身旁,护你周全。”

“嗯。”我可以拒绝吗,这个人我不喜欢,甚至很讨厌。

然而我在不喜欢,结局已经注定了。

就这样,我身边突然多了一位将军的存在,我不习惯,我弟弟不习惯,甚至霞光城的居民都在议论着我们。

“听说了吗,新城主刚上任身边就多了一位武将,听说很厉害!”

“这么说咱们新城主是不是没有很弱?”

“呸呸,可别让人听了去,新城主尚且年幼,等到日后定能成为很厉害的人!”

“啧啧你可真是新城主的狗腿子了啊~”

……

他们说的,他们做的,我不想听,不想看,却让我全都知晓了。

那个家伙会借此来愚弄我,而我每次都能被他挑起愤怒,然后长老就会来说教我。

每次长老说教我,那个家伙就会在边上偷笑。我发誓,我早晚有一天要揍死他。

弟弟长大了很多,但我却不能陪伴左右,因为我是城主。于是我与弟弟的关系便疏远了。

但我知道,跟我唯一有联系的就只有弟弟了,所以我没有怪他。

但我还是会难过,心还有点疼,每到这时候那家伙就会出现。

“嘿我的城主大人,又发什么事惹你不开心了?我猜猜是不是因为我一整天没来看你啊~”

“……”我没有理他。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肯定是因为你弟弟的事了,不要去想他了。今天你生日,你不会忘记了吧?”

他说着,不知道从哪里端出了一个蛋糕,上面还插着蜡烛。

“我的好城主今天生日,不知道我是不是第一个祝你生日快乐的,反正啊今天你是寿星,你有什么愿望,只要我能做到的,我肯定帮你圆愿~”

我看着蛋糕,久久不能回神,等到这家伙大叫着:“啊你怎么还哭了啊,哎老大不小了,还跟个小屁孩一样爱哭,别哭啊乖宝。”

我看着他慌慌张张地放下蛋糕,过来帮我擦眼泪,才反应过来我竟然感动的哭了,真的是不争气啊。

但我想,这个时候还有人能这么温暖的陪着我,我是应该放肆一下,于是眼泪跟不要钱似的,流个不停。

他见状,更加慌忙,转着圈不知道怎么办的样子,硬是把我逗笑了,于是我边哭边打着嗝说:“你……嗝……是个傻子!”

他看我笑了,才停下,然后走近我,静静地抱住了我,在我耳边轻轻说道:“是啊,我就是个傻子,这个傻子还喜欢上了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负责。”

我同意了,或许是因为他与我相处了5年,这5年里他一直陪在我身边,不管是我生气还是难过还是开心,我只要一转头,身后就是他。

而他总会想方设法地引起我的注意,不管是气我还是逗我,但我都知道他是在关心我。

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下去,真的。

直到战争的到来。

光之大陆不光光只有霞光城一个城市,还有其余四个城市,其中一个名叫暮夜城,那里长年受黑暗植物与黑水的侵袭,导致天空再也看不到太阳和月亮,还有蓝天,长年被黑暗包裹的暮夜城,只有风沙土在黑夜里整整的吹。

光之大陆禁忌生物里有一种生物叫冥龙,它们攻击性强且毫无理性,被它锁定的人,不是大伤就是已死,所以只要听到这个名字,整个光之大陆的人都会为之害怕。

原本是由暮夜城城主看守的,但不知为何暮夜城城主失踪了,整个暮夜城人心惶惶,于是冥龙没人看守,就逃了出来,还伤及一片。

于是各个主城都派出人来支援暮夜城。

我不想他离开我,但我知道这不行,而我作为城主更不应该。

于是那晚我们缠绵在了一起,仿佛在为他送行。

那天我看着他身披战甲,银白的发被微风吹起,眼里流露出地不舍,让我想立马撤回这道命令,但我最终还是没。

后来的我很后悔为什么不制止,但都已经晚了。

各个主城派出人手后,很快冥龙被赶了回去,再次看守了起来,而暮夜城城主也在一片荒芜土地中长到,据说是被冥龙伤的太深,昏迷了过去。

大家都开始返回自己的领地,我也在等候着,迎接我凯旋而归的将军。

但我只看到了他的铠甲,以及他的发饰。

回来的人说他为了保护大家,抵挡住冥龙的攻击,原本还有得救,但是紧跟着不知道为何已经被控制住的冥龙,再次发狂,朝他攻击去。而他只来得及对人说:“把我的铠甲跟发饰带回去……带回去给城主……”那人还说他后面还说了些,但冥龙嘶吼地声音太大,什么都听不清。

我知道,别人都回来了。而我的人,他却再也回不来了。

我的爱人,我失去了他,他的名字叫,白鸟 …


全文完.

施施不熬夜
“他就是温柔本身。”

他就是温柔本身。

他就是温柔本身。

北极圈~~~~~

晚上搞图

事白菇

all菇tag私心

晚上搞图

事白菇

all菇tag私心

Viola

【白菇】《蓝蝶效应》(小引)

          ooc严重预警!私设过多!

        


  在能量核心枯竭的第三百四十一天,霞光城再次迎来了终结。

  

  无数楼台分崩离析,惶恐声和哭泣声混杂在一起让平日宁静的霞谷在此刻宛如炼狱。

  

  平菇站在台阶上,已经经历过十一次轮回的他早已没有了最开始时的触动。

  

  他只是静静的看着,看着霞光城在眼中又一次被毁灭。

  

  在意识即将再次被吞没的那一刻,平菇突然很想再看看云野...

          ooc严重预警!私设过多!

        



  在能量核心枯竭的第三百四十一天,霞光城再次迎来了终结。

  

  无数楼台分崩离析,惶恐声和哭泣声混杂在一起让平日宁静的霞谷在此刻宛如炼狱。

  

  平菇站在台阶上,已经经历过十一次轮回的他早已没有了最开始时的触动。

  

  他只是静静的看着,看着霞光城在眼中又一次被毁灭。

  

  在意识即将再次被吞没的那一刻,平菇突然很想再看看云野的冬天。

  

  另一时空,大雪将土地覆盖,银装素裹且熠熠生辉。

  

  少年人从风雪中走来,他取下身上的斗篷挂在围栏上,刚打开怀中的书页尚未开口便被面前的老人打断。

  

  “使者,无论你问多少次都是一样的,整片大陆真的没有叫云野的地方,更没有什么劳什子的霞光城 ! ”面前的老头显得有些吹胡子瞪眼。

  

  “师傅,会不会是哪里搞错了,我真的真的有去过那里,在我十一岁的时候我进入了那里……”白鸟不甘心的追问

  

  “嗯对对对,然后你还遇到了一个自称来自霞光城的少年。还把自己的信物给了他,最后险些让自己迷路没回家”老头毫不留情的拆穿白鸟

  

  “师傅! !我那是我那是 ! ! 算了……我也说不过您老人家。

  

  来说些正事吧。往年这个时候冥龙早已陷入沉眠,怎的今年还如此活跃并且还有增强的意思 ? ”白鸟皱起眉心,神色也由窘迫转为严肃。

  

  “一切生物的活动都依靠能源,如果此时冥龙的能源充足,那么另一方世界便会陷入毁灭”老人正了正神色。

  

  老人领着白鸟来到神坛前,慢慢说道。

  

  “白鸟,我想你也明白,每个世界并不是独立存在的,每个时空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说现在被冥龙汲取能量的不是我们,那也会是下一个”

  

  “我明白了,我会立刻启程部署防卫队,全天监视冥龙一举一动”白鸟望着神坛上的星图道

  

  两人又聊了一些关于部署的注意事项,白鸟便抱着书出了藏书阁的门。

  

  “平菇……一定不要是你的世界啊”他在心里默默祈祷道。

  

  一片雪花落在了书上,阴湿了一块文字,

白鸟抬头望着漫天大雪,忽的想念起冬天的云野。


      时空缝隙里,一只蓝蝶悄悄苏醒,它缓缓煽动起翅膀,带来一场重逢。


………………………………(分割线啦啦啦)

新的小系列,大概写个四五章。

(。ò ∀ ó。)

老攻

光遇❌❌○○

刚才打扫卫生找到一个本子上面写了嗯,不过是光遇的all平菇,应该是去年二年级时候写的(不不不是小学),自我感觉写的很好现在看过去有些惊艳,要不要?

刚才打扫卫生找到一个本子上面写了嗯,不过是光遇的all平菇,应该是去年二年级时候写的(不不不是小学),自我感觉写的很好现在看过去有些惊艳,要不要?

零食

是好久之前的渣画上色

第一副是自己画的(上色真的好难啊好难)

第二幅是群里大佬帮我改了的,她好强啊!www线稿也改了还有好多不合理的地方都改了她好强啊,一整个爱上了我直接我可以!!!

是好久之前的渣画上色

第一副是自己画的(上色真的好难啊好难)

第二幅是群里大佬帮我改了的,她好强啊!www线稿也改了还有好多不合理的地方都改了她好强啊,一整个爱上了我直接我可以!!!

深山老人

随便摸点(人菜瘾大

私心tag

随便摸点(人菜瘾大

私心ta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