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平顶山

6633浏览    9101参与
大家的阿伟

我不活了

这里新生阿伟,小小菜狗,画一个香奈乎,,,,(我太菜惹……)

这里新生阿伟,小小菜狗,画一个香奈乎,,,,(我太菜惹……)

胡三儿

【平良】脸面

注意是陈平x张良,自行避雷

微史向,时间白登之围后

为文章服务,部分涉及历史有修改和私设

写的乱七八糟

是甜的

――――

     朝堂上,陈平和张良正在对峙

 这二位在人前姑且都算儒雅人物,文质彬彬的,要脸面,这会儿就算吵起来了,也依旧笑吟吟的,眉毛眼角都弯得漂亮极了

就是张良额角的青筋不停地跳,眼见就要维持不住微笑,捏住袖沿儿的手也握得死紧

整个殿里的人都大气不敢出,吓得跟什么似的紧紧盯着这二位向来和气的先生

上面坐着的刘邦也不说做和事佬,可能是觉着有趣,托着下巴悠闲地看着他俩

良久,陈平叹了口气,说“败了败...

注意是陈平x张良,自行避雷

微史向,时间白登之围后

为文章服务,部分涉及历史有修改和私设

写的乱七八糟

是甜的

――――

     朝堂上,陈平和张良正在对峙

 这二位在人前姑且都算儒雅人物,文质彬彬的,要脸面,这会儿就算吵起来了,也依旧笑吟吟的,眉毛眼角都弯得漂亮极了

就是张良额角的青筋不停地跳,眼见就要维持不住微笑,捏住袖沿儿的手也握得死紧

整个殿里的人都大气不敢出,吓得跟什么似的紧紧盯着这二位向来和气的先生

上面坐着的刘邦也不说做和事佬,可能是觉着有趣,托着下巴悠闲地看着他俩

良久,陈平叹了口气,说“败了败了”,然后当着一干重臣和皇上的面伸手去碰张良那只紧握的手“不疼的啊?”

说着,陈平的手就握着了张良的,用了点力让他把快攥出深印子的手指放了开

张良的笑容彻底僵住了

“在下认了错,留侯可不许再生我的气了”陈平可怜巴巴地凑近张良耳边说,胆大包天地当着满朝文武以及陛下的面往张良脸上亲了一口――

“啾”

张良睁大了眼,不知道是吓得还是气得还是怎么,连气都忘了喘,愣在原地足有片刻

不止他,所有人都惊呆了,瞪圆眼张大嘴屏息紧张地等张良的反应

太……太丢人了吧!

只见留侯终于反应过来,深深地吸进一口气,然后缓缓呼出来,侧过身,没有再看陈平,而是对着刘邦行了礼,说“良先行告退,陛下莫怪”

然后十分淡然地,平静地,一步步退出了大殿,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刚才的争吵声消失了,刚刚才的那一吻发出的轻响也消失了,大殿上没人吭声,除了陈平泰然自若,所有人都像被雷劈了一样,外焦里嫩

“――陈平,”刘邦直呼其名,眼神相当危险“说说你此番举动是何意?”

陈平面色不变,答,“子房身子不好,我不愿他气得狠罢了”

“你这样他不会气得更狠?!”萧何抖着声音插嘴

“放心吧”陈平淡定自如,“陛下刚从白登脱险回来,他只是后怕,气我们当时没跟他商量就行动而已,不是真的要问责”

说完顿了顿,补上一句“至于刚刚……臣自以为能搞定,亲一下而已,留侯不是小气的人”

“……”

刘邦有的时候也挺佩服陈平的脸皮,一时语塞,只说“你劝好他,少让他发点脾气吧”

“放心吧陛下”陈平笑了笑,“他已经没事了”

     

    没事个鬼

    陈平忧心忡忡地坐在留侯府外的台阶上,一下接一下地叹气

方才他亲张良那一下,纯粹是鲜少跟人离这么近,更少看见人着恼的可爱模样,实在忍不住,脑子管不住嘴,就亲上去了

一看见张良那个神情,他心里直接跳过七上八下沉到底了

他把张良气得不轻,但是朝堂上非要充面子,撑着淡定的表象把自己游刃有余的人设立到底,没第一时间追着张良跑出来

现在进不去张良府门了,张良跟侍卫交代,他敢闯就往死里打,打死了算刘邦的

陈平没什么辙,他就算有天大的本事,善诡计,连七日白登之围这种死局也让他解了,但他还是进不去这个门

毕竟,里面可是张良,连秦始皇他都敢不管不顾地一锤子砸过去的张子房

他倾心张良都不知道多久的事了,好像从那年他还在楚营的时候吧……

也不知道张良那张秀气得都显得有些女气的脸,和他那瘦的跟什么似的身子怎么会配个那么大的胆子――孤身闯楚营,出入自如跟自己家似的

陈平听到动静看过去的时候,张良已经站在他帐内了,着一身青衣,眉眼如画,还带着点浅笑,眼尾还往上挑着

陈平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他见过这个的人,鸿门宴上,沛公溜走之后他就这副表情,胜券在握的,云淡风轻的,叫人无端觉得窝火

想把他那层脸面撕碎来

结果这人自顾自坐下,自顾自与他攀谈起来,好像对他了若指掌一样细数他至今的所有。那一字一词都像是深思熟虑的,句句往他心窝里戳,戳得他心里酸软,发涩,很快就败下阵来

陈平原以为自己算很懂人心的了,却还是被这人压了一头

记忆里张良笑得很浅,看起来却让人觉得他似乎很真诚,眸子里柔柔地自己融进去,开口说:“总觉得和都尉相见恨晚”

陈平明知道这是只狐狸,却还是忍不住把心乱了又乱

谁让这月食时刻来的人,取代了月亮

陈平这沦陷得毫无疑问,没过多久他就弃项投刘了

而后的一次又一次一同出谋划策,一次又一次共献妙计,一直到论功行赏时,张良拒了三万封齐,一心要退隐,陈平越发了解到张良这个人他是有多深的城府

见不到底,近似于毫无破绽

陈平眯起一双狭长的眼

越是这样……越是想把他的脸面撕的粉碎呢……

也就是白登之围的时候,冰天雪地里冻了六七天,在近乎幻觉里他看见了楚营那夜的张良――那人凑近他说“我知道你,我们都是一样的人……不择手段的,想活而已”

不择手段的

陈平打着寒颤,苦笑了一下

你看看你陈平,快死了还在想他张良,怎么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死心,他的“相见恨晚”,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从他嘴里听过

啧……就这么死了,张良难道会怀念吗?

不能死啊

他献了有史以来最“诡”的计,保了余下所有人包括刘邦的命

这次没有和张良商量,贸然出兵,刘邦差点就把命折进去

张良破天荒来上朝,一来就是披头盖脸地一通质问,微笑着从头数落他们到尾

他生气了

陈平稀奇地想,或许只有害得刘邦性命垂危,才能让张良这么大发雷霆,连一向维持的清高淡泊都顾不得了

真的……只在乎刘邦吗?

“啾”他吻在他脸侧――

“曲逆侯,”张良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打断了他的神游,“当真不要脸面了吗”

他坐在留侯府外阶上,虽然这里不是闹市,但来来往往也有不少人看去了,传出去,他在朝堂上那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就会显得可笑了

“还是说”张良神色平淡,说话语气却有点寒意,“其实侯爷现在这副样子也是做出来给人看的?那我就不懂了……”

做出来给人看?

陈平忙站起来,看着他:“平也不懂留侯的意思,麻烦指教”

“有什么可指教的”张良不怎么想跟他在家门口耗“进不进来?”

“当然进”

     陈平坐在张良屋里案边,还是摸不准张良这会儿什么想法,既不提他那个吻的事,可若说不气吧,刚刚不让进门的的确是他……

    难搞哦

    “我说……子房,”陈平放下茶,沉声道,“不若给我个痛快”

    张良吹着茶沫,混不在意地抬了抬眼反问他:“侯爷想怎么痛快,亲也给你亲了,我又没说什么”

    他那表情,好像给人亲一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也是子房把我关门外的吗?”陈平紧接着来了一句

“……”张良突然不说话了,抿了口茶,垂着眸看不清神色

陈平觉着,张良不可能是不喜欢他的,不然那一吻下去恐怕他这会儿已经被张良用各种手段逼死了

而且……虽然旁人没看到,他隐约看到他凑到张良那儿说话的时候,张良耳根子红了点,耳侧的皮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还有他牵他手的时候,张良下意识回握了一下,勾了勾他的掌侧

但,让他承认,对他的脸面来说,大概是很难的

难也要试的

陈平摁着桌案站了起来,身子探过去,正要有所动作,张良这时突然开口制止了他“你也要适可而止吧”

陈平顿了顿,面子上有点过不去了,于是伸手夺了张良手里的茶碟,仰头喝了下去

张良叹口气,放下手臂,看着他说:“侯爷先是在朝堂上没脸没皮,又下了朝又坐在我家门口丢我的人,再上脸,别怪我不给你面子把你赶出去”

……这一句句不停地重复脸面,就好像他陈平真的在乎一样

他浑身赤裸从河边钻出来跑到汉营的时候,就没什么脸面剩下了

不是说了吗,他们俩是一样的人,不择手段的

“呵”陈平笑了,双手撑着桌案,把张良整个笼在他的阴影里,探过去凑到张良眼前,鼻息呼在他眼皮上,惹得张良眼睛忍不住眨个不停,又非要不动如山

“啧”陈平有点烦躁了,越发想把他这副像死潭一样的表情给砸得激荡个不停

他压得更低了,额头险些碰到张良的,他低声开口,声音响在两人中间,他说“子房,再不躲,我就又要损你颜面了”

一抹笑挂在了张良嘴角,他缓缓抬眸,直一眼就险些让陈平溺进去,他轻启薄唇,说“你我颜面尽失了,还在顾什么呢”

    话音一落,陈平嘴唇上就贴上了一片柔软,温暖的,还有点茶香的醇

他脑子里那根本来就扯到极限的线顺势断开,他就着这个隔着桌案的姿势,往前倾了又倾,加深这个吻

唇瓣轻轻碰触着,微微地张合,一遍遍厮磨,呼吸越来越急促,眼神逐渐迷离,他俩一个撑着桌案,一个仰着头,按说都很费力的,倒是没人愿意分开

真好

张良心头着了把火,熬人地烧着他,他沉浸在前所未有的满足和安心里

一吻终了,他们的气息一时都乱得很

稍稍分开来,诸如羞怯紧张激动这种情绪才找到空隙露头,张良不敢相信刚刚居然是自己主动送上去的,别过脸去,把自己红成了个熟虾米

啊……真可爱

陈平小心地碰了碰自己的鼻子,确认没有流鼻血

看着张良那副样子,陈平得了趣,非要逗他,伸手要把他的脸转过来看看是不是熟透了

“……别闹”张良故作镇定地拨拉他的手

“没闹,我看看嘛,这么红是不是病了”陈平语调里染上笑意,手上和张良的下巴较劲,还要注意力道别真把人弄疼了

没想到张良好像突然想通了,顺从地转过来,泄气地说“随便你吧”

“早这样不好了,”陈平把碍事的桌案推到一边,过来环抱住了张良,“还把我挡在府门外……”

“……”张良又不说话了,不知道为什么,情绪好像突然低落了,闷闷不乐的样子

“怎么了?”陈平蹭了蹭他的鬓角问

“……为什么那么慢”张良忍不住抱怨出来,刚说出口又觉得自己这副样子太像不讲理的女子了,不免有些懊恼,更不想说话了

陈平才反应过来,张良这个态度居然不是在气自己擅自亲了他,而是怨他没有在亲完的时候就把话说清,八成是误会自己没走心胡来的

怎么……这么可爱呢

陈平忍不住了,又在他脸上亲一下,张良突然被亲,淡定地回过头在他唇边吧唧了一口,全当回礼

他这举动弄得陈平胸口又热又涨,陈平凑到他耳边问“今晚能不能留宿?”

张良很放松地歪在他怀里,闻言抬手就要敲他:“别得寸进尺”

陈平委屈巴巴地,“好吧”

张良感受到他的失落,要敲他的手转而揉了揉他的发顶,犹豫了一下说:

“……我没准备好呢,再等等吧”

陈平知道他什么意思,心里被张良的坦诚和毫无保留的心意折腾得软成一滩水

然而还是要嘴贫――“看来留侯很清楚自己的定位,我……啊!疼疼疼,别敲了!”

陈平赶紧讨饶

等他重新把张良哄好揽进怀里,他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子房什么时候……”

张良没等他问出来就抢答了:“在鸿门宴”

陈平吃了一惊:“那么早?!”

张良笑了笑,说:“是早,一直顾着脸面而已……不过现在顾不上了”

喜欢一个人不就这样吗

一开始小心翼翼,处处要把自己做到最好,做足脸面,来让那人看自己,最好是只看自己

然而真的到了那层窗户纸前,倒是顾不得自己一直在维护什么了,一心只想确认对方的心思,就算不如自己的意,也好过自己患得患失

闷头乱撞的,恼羞成怒的,得寸进尺的,奋不顾身的,不择手段的

――end

第一回写邪教

险些暴毙

不知道有没有把想表达的表达出来

(平良真的是我西汉颜值顶配cp)

微凉晨光

《他人即地狱》小刘重生篇

 ⒉ 发现了

  我躲在阳台的门后面,默默地看着他们。

  那个小子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应该不会对我造成什么威胁。

  而且或许,徐文祖会看不惯他那阳光的样子,亲手把他杀了。

  我低头想着,丝毫没有察觉一个身影正向自己步步逼近。

  “啊,是新来的吗。”

 我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几乎是出于本能的颤抖一下。

  抬起头,直视着徐文祖。

  我装作腼腆的样子,对他说了一句:“你好,我叫刘温哲,住在302。”...


 ⒉ 发现了

  我躲在阳台的门后面,默默地看着他们。

  那个小子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应该不会对我造成什么威胁。

  而且或许,徐文祖会看不惯他那阳光的样子,亲手把他杀了。

  我低头想着,丝毫没有察觉一个身影正向自己步步逼近。

  “啊,是新来的吗。”

 我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几乎是出于本能的颤抖一下。

  抬起头,直视着徐文祖。

  我装作腼腆的样子,对他说了一句:“你好,我叫刘温哲,住在302。”

  “住在302?”

   “怎么了吗?”

  我看到他笑了一下。

  朦胧的月光下,他那猩红的嘴唇似乎格外醒目。

   “大婶真是的,怎么可以让别人住在302呢。”

   我表情僵了一下,整个人都愣住了,连徐文祖走了都没有发现。

   我蹲了下来,双手捂面。

  说不出来的感觉,死了都不愿意放过我吗?

  恍恍惚惚,我仿佛又听到了他以前那一句又一句暧昧又温柔到骨子里的“亲爱的”。

  泪水不自觉地流下。

  真是...打了个巴掌以后又给了颗甜枣吗?

  徐文祖啊徐文祖,我真是一点都看不透你,以前是,现在也是。

  “你还好吧?”

  我听到声音后,站了起来,对着尹宗佑沙哑地回了句:“没事,谢谢。”

   “你是新来的吗?”

   “是,我叫刘温哲,住在302。”

    那个穿橙色衣服的男生格外热情,我刚一说完,他就立马说:“你好你好,我叫姜锡允,住在310。”

    “我叫尹宗佑,住在303。”

   “对了,我们两个要去洗澡,一起吗?”

    尹宗佑突然说了一句。

     “好啊。”

     浴室一如既往地很脏,我早已经习惯,只是在浴室门口偷听的人,却依旧令我厌恶。

     任由头顶的泡沫冲在眼睛里,是火辣辣的疼。

     旁边的姜锡允边洗边唱歌,成功的把尹宗佑给逗笑了。

     “对了,温哲哥,你要小心住在203的那个长得很帅的大叔。”

     “怎么了么?”

     “嗯...反正在这个考试院里,除了我们三个,其余的都是疯子,203就是最可怕的一个。”

     除了我们三个...

     呵...真是单纯。

     洗完澡之后,我们各回各的房间。

     我站在走廊,偷偷看着尹宗佑,他正拿着手机准备拍下洪南福拿刀站在自己门口的一幕。

    刚要按下键,严福顺的声音突然出现。

    尹宗佑下了个半死,反应过来再看自己门口,洪南福果然已经走了。

    尹宗佑气急败坏地说了一句:“阿西,大婶真是的,差点就要拍到了。”

   我和姜锡允适时地出现。

   我装作不知道,问:“怎么了?”

   尹宗佑把经过说了一遍说了一遍。

   外面闹的这么大,卞得秀也听到声音出来了。

   在角落里,姜锡允看到旁边突然走的我,小声地问:“温哲哥,你去哪?”

   “我去一下洗手间。”

    “哦。”

   这一边的动静尹宗佑丝毫没有发现。

   卞得秀捂着嘴,傻笑着说:“嘻...去他的屋子里...搜一遍,不就...行了吗?”

   空气突然凝固下来,严福顺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尹宗佑径直走到洪南福的门口,把人拉出来之后,直接进去捯饬起来。

   尹宗佑瞪大眼:“怎么可能,刚才明明有的。”

   他好像想到了什么,扭头指着洪南福让他把衣服脱了。

    猥琐油腻的身体映入眼帘。

    尹宗佑皱着眉,不可思议的吼着:“不可能!”

    姜锡允拉着尹宗佑:“算了吧哥。”

    尹宗佑坐在地上,严福顺翻了个白眼,让其他人都进自己的房间,也没再管尹宗佑了。

    “...哥?”

   “锡允...”

   “怎么了?”

   “这里好可怕...”

   ......

   我进到302,把藏在了袖子里的刀拿了出来,放到了桌子上。

   一阵敲门声响起,我推开门,看到了一个白色身影。

    “徐文祖?”

   我皱着眉看着他,随即他说出来的一句话却仿佛让我进入了无尽深渊,震惊和恐惧一触即发。

    “是基赫吧。”


  


轻音催你入眠

【all羡】欲仙二

 二,

  魏无羡走过去,咬破手指,顿时一些柔柔绿光围绕着他周围,“魏婴,这是什么?”魏无羡没有回答。他的手刚抚上金光瑶,金光瑶的伤势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好啦,我的糖呢?”“喏”金光瑶抛过去一个小巧精美的包装糖果,魏无羡接住,看上去挺开心的。他走到江澄身边,江澄起身“魏无羡……”魏无羡按住江澄道:“别动”不料一不小心太用力,江澄的伤口顿时鲜血狂涌“魏无羡,你干什么,放开我舅舅!”金凌很是担心“闭嘴”金凌顿时闭上了嘴,江澄任由魏无羡摸着他,不一会儿,江澄的血就不流了,伤口也慢慢合愈了。“好了完工!”魏无羡又问,“现在谁身上有伤?没有了,我就把手包扎起来了?...

 二,

  魏无羡走过去,咬破手指,顿时一些柔柔绿光围绕着他周围,“魏婴,这是什么?”魏无羡没有回答。他的手刚抚上金光瑶,金光瑶的伤势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好啦,我的糖呢?”“喏”金光瑶抛过去一个小巧精美的包装糖果,魏无羡接住,看上去挺开心的。他走到江澄身边,江澄起身“魏无羡……”魏无羡按住江澄道:“别动”不料一不小心太用力,江澄的伤口顿时鲜血狂涌“魏无羡,你干什么,放开我舅舅!”金凌很是担心“闭嘴”金凌顿时闭上了嘴,江澄任由魏无羡摸着他,不一会儿,江澄的血就不流了,伤口也慢慢合愈了。“好了完工!”魏无羡又问,“现在谁身上有伤?没有了,我就把手包扎起来了?”蓝忘机虽很迷惑,但还担心着魏无羡脖子上的伤“魏婴,你身上还有伤”魏无羡无奈道“噢,是这样的我治不了自己的伤”金光瑶又出现了“你是什么时候恢复记忆了?居然这么快打破了记录啊!”“也就是刚刚你割我脖子那一会儿我突然就想起来一切了”“那是啥?既然你恢复记忆了,历练也差不多结束了,咱们就回去吧?”“这……”魏无羡犹豫了,蓝忘机急忙道“别走”“等一下,我哥给我传讯息了,我先看看再给你解释”魏无羡走到外面看看水面,嘴里念着“千里一线牵,玲珑一水间”水上就突然出现了几行字,魏无羡看了看嘴角的笑意不由得浓厚了起来,他回到观音庙内“此时,金光瑶还被为难着追问,他们要去哪?,“好了,阿瑶,我有一个惊喜,你要听吗?”“什么?”“他们中有我们那里的人”“是谁?”众人起声问,他们虽然不知道那里是哪里,但是他们都不想让魏无羡走,(看我一脸姨妈笑😏)况且自己都不知道是谁呢?“第一不是一个人,而是好多人!第二,我们那里的人在占这里其中的一大部分”魏无羡又卖起了关子“这些人就是……”

—————————————————————————

以后我争取

这章有点乱啊,慢慢看,下次或者下下次就好了

还有

想要粉丝和小红心and小蓝手(●°u°●)​ 」

现有我在

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在你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喜欢看你温暖的笑容,李现希望你未来会越来越好!

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在你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喜欢看你温暖的笑容,李现希望你未来会越来越好!

现有我在

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在你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喜欢看你温暖的笑容,李现希望你未来会越来越好!

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在你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喜欢看你温暖的笑容,李现希望你未来会越来越好!

现有我在

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在你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喜欢看你温暖的笑容,李现希望你未来会越来越好!

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在你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喜欢看你温暖的笑容,李现希望你未来会越来越好!

现有我在

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在你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喜欢看你温暖的笑容,李现希望你未来会越来越好!

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在你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喜欢看你温暖的笑容,李现希望你未来会越来越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