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年上

58573浏览    2266参与
娓娓道来

十年又十年

     距离上一次脑海浮现这个问题是多少天前了?他没有答案,或者说这个答案他不愿细想,他总是故意忽略细节,有时候细节这东西要命:比如他在上上次想这个问题的时候,眼泪从眼角成线状缓缓向两侧落下,当落入耳郭时,“轰”的一声,世界安静了,他想:无声其实也不错。

    是,万事终究有结果,是,他以前就是这么肯定的。

    因为他讨厌未知,一切未知让他心如擂鼓“砰砰砰” 从他想这个问题起他知道,他接受了,如同无结果也是结果的一种一样 “谁让这注定无结果”他在心里这么宽慰道。

    他没败,茕茕孑立  ...

     距离上一次脑海浮现这个问题是多少天前了?他没有答案,或者说这个答案他不愿细想,他总是故意忽略细节,有时候细节这东西要命:比如他在上上次想这个问题的时候,眼泪从眼角成线状缓缓向两侧落下,当落入耳郭时,“轰”的一声,世界安静了,他想:无声其实也不错。

    是,万事终究有结果,是,他以前就是这么肯定的。

    因为他讨厌未知,一切未知让他心如擂鼓“砰砰砰” 从他想这个问题起他知道,他接受了,如同无结果也是结果的一种一样 “谁让这注定无结果”他在心里这么宽慰道。

    他没败,茕茕孑立  ,踽踽独行他没败

    琐尾流离时没有,进退维谷时也没有,他没有

蓝茶
心情不好就画只安仔仔qwq

心情不好就画只安仔仔qwq

心情不好就画只安仔仔qwq

苏潹

我喜欢姐姐,我以前跟过一个年上大姐姐,虽然时间很短。她会带我逛街带我喝奶茶带我玩游戏。

第一次,我躺在宾馆的床上,她倚坐在沙发上,我侧过脸望着她,她穿着很好看的小黑裙,阳光渗在她身上,她好好看。她给我点了很多东西让我吃完,我不吃不吃她还一定要我吃,我眨巴眨巴眼问她为什么,她笑着对我说因为怕你饿呀~

年上真的好温柔呜呜呜呜

我喜欢姐姐,我以前跟过一个年上大姐姐,虽然时间很短。她会带我逛街带我喝奶茶带我玩游戏。

第一次,我躺在宾馆的床上,她倚坐在沙发上,我侧过脸望着她,她穿着很好看的小黑裙,阳光渗在她身上,她好好看。她给我点了很多东西让我吃完,我不吃不吃她还一定要我吃,我眨巴眨巴眼问她为什么,她笑着对我说因为怕你饿呀~

年上真的好温柔呜呜呜呜


我欲成刀

他在你眼里永远都是小孩儿,爱挽高裤脚,露出纤瘦漂亮的脚踝。冬天的风冻红鼻子,脸颊也烂醉成番茄色,少年人的骨骼已经分明,毛衣底下盖着精瘦到完美的肌肉。

你突然意识到小男孩长大的可能性,失落感滋生地迅猛又干燥。肉体的欲望爆发于那截裸露在外的脖颈,泛着果冻一样的玫红,耗尽大脑中的理智星点不剩。

他乖巧地没有反抗,甚至吻了吻你的眉角,百忙之中你胡思乱想,居然被弟弟安慰了。好在那个吻短暂而滚烫,点燃干木柴呼啦一声烧着夜晚,酒一样的月色浸入床单,你如愿以偿地拥有他的身体。

——滋味和想象中一样,不枉费这十几年里将他养大的处心积虑。

他在你眼里永远都是小孩儿,爱挽高裤脚,露出纤瘦漂亮的脚踝。冬天的风冻红鼻子,脸颊也烂醉成番茄色,少年人的骨骼已经分明,毛衣底下盖着精瘦到完美的肌肉。

你突然意识到小男孩长大的可能性,失落感滋生地迅猛又干燥。肉体的欲望爆发于那截裸露在外的脖颈,泛着果冻一样的玫红,耗尽大脑中的理智星点不剩。

他乖巧地没有反抗,甚至吻了吻你的眉角,百忙之中你胡思乱想,居然被弟弟安慰了。好在那个吻短暂而滚烫,点燃干木柴呼啦一声烧着夜晚,酒一样的月色浸入床单,你如愿以偿地拥有他的身体。

——滋味和想象中一样,不枉费这十几年里将他养大的处心积虑。


安以杉

深夜放毒

自娱自乐

姐姐真的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我喜欢她。

我喜欢她扎着的最简单的马尾,微风拂过发丝飘起。

我喜欢她穿着款式简单的风衣,微敞的衣摆露出了素色毛衣。

我喜欢她笑时翘起的眼角,还有虚掩着嘴唇的骨节分明的手指。

我喜欢叫她姐姐时她微红着脸说:

“什么姐姐,都是老阿姨了。”

我喜欢把头埋到她脖颈里时闻到的淡淡的森林香。

我喜欢她严肃时皱起的眉头,抿着的嘴唇。

我喜欢她用手点着我的额头,让我多穿衣服多喝水。

我喜欢她喝醉时带着小鼻音问我会不会不要她。

我喜欢她,哪怕她比我大很多很多。

她依旧是那个十八岁的小女孩啊。

是那个喜欢撒娇,喜欢吃糖,喜欢买气球...

深夜放毒

自娱自乐

姐姐真的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我喜欢她。

我喜欢她扎着的最简单的马尾,微风拂过发丝飘起。

我喜欢她穿着款式简单的风衣,微敞的衣摆露出了素色毛衣。

我喜欢她笑时翘起的眼角,还有虚掩着嘴唇的骨节分明的手指。

我喜欢叫她姐姐时她微红着脸说:

“什么姐姐,都是老阿姨了。”

我喜欢把头埋到她脖颈里时闻到的淡淡的森林香。

我喜欢她严肃时皱起的眉头,抿着的嘴唇。

我喜欢她用手点着我的额头,让我多穿衣服多喝水。

我喜欢她喝醉时带着小鼻音问我会不会不要她。

我喜欢她,哪怕她比我大很多很多。

她依旧是那个十八岁的小女孩啊。

是那个喜欢撒娇,喜欢吃糖,喜欢买气球的女孩。

【她一颦一笑,眼角的细纹尽是温柔】

沈卿欢_

不卜(三十)

作者:沈卿欢_

最近都只有一更,因为欢哥哥最近贼忙,夜班上到飞起,白天基本都在睡觉,感谢大家还在支持,恢复二更会在微博通知,么么哒。

弋凡

杳杳之肇(一)

  看前须知:父子年上/大概是单箭头。作者三党,写这篇只为减压,更新慢一次更的少。时间不够写得快且糙,高考完可能会修改一遍,但设定和剧情不会变。

  (一) 

  翎鸟一族在还是蛋时就能感知世界。

  谢杳知晓他是弃子,母亲将他丢进渭水后便没了音信。渭水流向敖龙一族的地界,而他的父亲正是那敖龙族的王——奚肇。

  “娘无力养你,生下你已是幸运。你顺水而下,能到那儿便是与那人有缘,到不了也只能怪你福薄命浅。”

  深秋的河水寒气入骨,已经成形的谢杳在蛋内蜷成一团,这是他唯一用来保暖的方法。

  “敖龙排斥异族,而你完完全全继承了我翎羽一族的特性,是福是祸全凭造化——不过他该是认得你的...

  看前须知:父子年上/大概是单箭头。作者三党,写这篇只为减压,更新慢一次更的少。时间不够写得快且糙,高考完可能会修改一遍,但设定和剧情不会变。

  (一) 

  翎鸟一族在还是蛋时就能感知世界。

  谢杳知晓他是弃子,母亲将他丢进渭水后便没了音信。渭水流向敖龙一族的地界,而他的父亲正是那敖龙族的王——奚肇。

  “娘无力养你,生下你已是幸运。你顺水而下,能到那儿便是与那人有缘,到不了也只能怪你福薄命浅。”

  深秋的河水寒气入骨,已经成形的谢杳在蛋内蜷成一团,这是他唯一用来保暖的方法。

  “敖龙排斥异族,而你完完全全继承了我翎羽一族的特性,是福是祸全凭造化——不过他该是认得你的。”

  河水平缓地流着,在习惯了寒冷之后谢杳开始感受这个世界,一切都还是陌生的。突然地,他感觉自己睁开了双眸,入眼却是一片黑暗。

  随着一声轻响,他撞上了一块石头,停在了那儿。

  “王上——”

  “嘘。”

  谢杳有些不知所措,这人让侍从噤声,又将他拿起放在手中摩挲着。

  他有些痒,禁不住抖了抖,想了想后小声地开口道:“父亲?”

  “你见到谁都要唤一声爹吗?”

  那人轻笑一声,解下披风将谢杳裹住单手抱在怀里。

  “陈礼。”

  “属下在!”

  “你先一步回去,命人备些热水。再叫嫇婆准备一下,就说小殿下回来了。”

  “是!”

  待侍从走后那人才迈开步子往回走,谢杳在他怀里也不敢再说话,因为他觉得父亲的怀里也冷冷的。

  “以后要叫父王。”

  冷得像父亲说话时给人的感觉。

  他想起母亲的话,乖乖开口道:

  “……父王。”

设定补充:

翎鸟族下还分两小族,分别是凤翎和玄鸟,俩族男女皆可生育,女性受孕率比男性略高。

凤翎羽毛为橙红色,可参考凤凰,受孕率极高

玄鸟羽毛为黑紫色,受孕率极低。

注:谢杳是玄鸟。

第八分局

第六章

十七八岁的恋爱,往往是充满激情,欢快而浪漫,但是也充满了不定因素。

像穆清晏这种成熟的Alpha,和他在一起,虽然不会有太多的激情,但那种细水长流中,积累下来的情感,让夏轩更为钟意。

傍晚的阳光撒在窗台上,君子兰勾着枝叶,似乎是在挽留这最后一缕余晖。

想清楚后,心中的郁结也没了。

夏轩本来想晚上吃饭的时候,给父亲和母亲提一提这件事。

但是他没想到往常不在家哥哥今天回来了。

夏铭泽在家的时候,夏父和夏母的注意力从来不会多分给他,往往谈的事情也和他无关。

听着他们说着那些无关紧要的话,夏轩也没什么感觉,他早已经习惯了。

“你和穆清晏见过面了?”

夏铭泽突然把话题扯到他的身上,这让他不得不停下吃饭的动作,抬起头,发现...

十七八岁的恋爱,往往是充满激情,欢快而浪漫,但是也充满了不定因素。

像穆清晏这种成熟的Alpha,和他在一起,虽然不会有太多的激情,但那种细水长流中,积累下来的情感,让夏轩更为钟意。

傍晚的阳光撒在窗台上,君子兰勾着枝叶,似乎是在挽留这最后一缕余晖。

想清楚后,心中的郁结也没了。

夏轩本来想晚上吃饭的时候,给父亲和母亲提一提这件事。

但是他没想到往常不在家哥哥今天回来了。

夏铭泽在家的时候,夏父和夏母的注意力从来不会多分给他,往往谈的事情也和他无关。

听着他们说着那些无关紧要的话,夏轩也没什么感觉,他早已经习惯了。

“你和穆清晏见过面了?”

夏铭泽突然把话题扯到他的身上,这让他不得不停下吃饭的动作,抬起头,发现整个桌子上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他的身上了,让人格外不自在。

夏轩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见过了。”

只见夏铭泽抽了一张纸出来,擦了擦手,抬头看着他说:“打算定下来了?”

“嗯。”夏父和夏母都没有关心的事,倒是他这个兄长挺关心的。

夏母接过话说:“阿泽呀,你看你弟弟都定了下来,你打算什么时候定下来啊?”

夏铭泽的事,夏母操心很久了,不过他本人没这个意思,夏母也就没有办法,儿子向来是说一不二的,她也没办法,只能偶尔提上一两句,也不敢提多,提多了他是要发脾气的。

夏铭泽把面前的餐具往前推了推,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的事我自己有打算。”

夏母尴尬的笑了笑,没敢再吭声。

夏父看气氛有些尴尬,开始试图缓和气氛。

“那小轩和他商量商量,看什么时候有时间,咱们一起吃个饭。”

夏轩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声。

“我吃好了,先上楼了。”夏轩不想掺和母亲和哥哥之间的争论,早早的就躲回了房间。

夏铭泽看他上楼,拿了挂在一旁的衣服,也出了门。

他成年以后就搬出去住了,偶尔才会回家一趟,偏就闹得不开心。

夏轩在房间里看了一会儿演出视频,昏昏欲睡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他从床头柜上抽出手机,看着屏幕上熟悉的头像。

“夏轩哥哥,晚上好啊!”

刚接通,就听见那边小朋友中气十足的嗓音。

“小澜好点了吗?”昨天还蔫了吧唧的小朋友,今天就恢复了过来。Alpha的恢复力往往是快的惊人,无论是小时候还是长大后。

穆凌澜的整张脸都要趴在屏幕上了,露出他那整整齐齐的八颗牙齿。

“好很多了哦,夏轩哥哥你什么时候搬到我们家来住呀?”爸爸早就给他透过信儿了,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让和夏轩哥哥住在一起了。

夏轩的脸突然离开了屏幕,他装作去忙事情的样子,想着该怎样去回答小朋友的问题。

穆凌澜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在那边开始叫爸爸,穆清晏刚才一直坐在旁边听着,心里大概知道是个怎么回事。

Omega估计是害羞了。

他接过手机,问道:“小轩?”

夏轩听见他的声音,才露出头,红着一张脸,欲盖弥彰的说:“刚才有人敲门。”那边的穆凌澜小声嘀嘀咕咕:“没听见有人敲门呀!”

只见爸爸看了自己一眼,穆凌澜还是一脸迷惑。

穆清晏一脸似笑非笑的模样,倒是让夏轩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但还是继续说:“你什么时候有空呀?”

“怎么了?”

夏轩的手都紧张的出了汗,他故意不去看镜头,说道:“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爸爸问你什么时候有空,想一起吃个饭。”

穆清晏想了想,最近应该是没有太多空闲时间的,但是婚姻这件事,对Omega该有的尊重还是要有的,他说:“我回头让助理把日程表给空一天出来,然后再给你答复,行吧。”

夏轩点了点头,说:“好,那先晚安啦,小澜,晚安呀!”

穆凌澜那小泼猴早都不知道跑哪去了,穆清晏笑着说:“小家伙估计去楼上了。”


琑思君

乔首以顾第十②章

从winner出来,顾渭跟乔振南上了车,开往军区的路上,乔振南忽然说:“你这几天必须跟我在一起,我已经跟你哥打过招呼了。”

“啊?包括晚上?”顾渭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

“包括。”乔振南没看他,只回答着。

“凭什么?你这是限制老子的人身自由!我哥准了?”顾渭怒道。

乔振南没再出声回答他。

忽然间,顾渭灵光一闪,说道:“我从明天开始就要去剧组了,跟你在一起不方便。”

“方便。”简洁明了。

行,多说无益,顾渭只能自己生闷气了。

“您先休息一下吧,看您很是疲惫。”到了办公处,沈蘅芜早已在那候着,看着乔振南的脸色说道。

“不用了。”乔振南恢复了冰冷的脸色,顾渭还是习惯看他这个样子...

从winner出来,顾渭跟乔振南上了车,开往军区的路上,乔振南忽然说:“你这几天必须跟我在一起,我已经跟你哥打过招呼了。”

“啊?包括晚上?”顾渭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

“包括。”乔振南没看他,只回答着。

“凭什么?你这是限制老子的人身自由!我哥准了?”顾渭怒道。

乔振南没再出声回答他。

忽然间,顾渭灵光一闪,说道:“我从明天开始就要去剧组了,跟你在一起不方便。”

“方便。”简洁明了。

行,多说无益,顾渭只能自己生闷气了。

“您先休息一下吧,看您很是疲惫。”到了办公处,沈蘅芜早已在那候着,看着乔振南的脸色说道。

“不用了。”乔振南恢复了冰冷的脸色,顾渭还是习惯看他这个样子,刚才在winner倒是反常。

“他有啥累的。”顾渭不明情况,在旁边小声嘀咕着。

“顾少有所不知,昨晚乔上校担心您的安危一夜没睡,今日一大早又赶出去找您,实在是……”沈蘅芜说着。

“行了,你先下去吧。”乔振南冷声说道。

“是。”下了逐客令,沈蘅芜自然要离开。

“担心我干嘛,这一片还没人敢动我。”顾渭不屑的说着,一副完全不领情的样子。

“嗯。”乔振南的声音不大,顾渭也分不清他是在回答他还是只是随便发的声响。

“明日要拍什么戏。”乔振南问道。

“不知道,陈淮还没跟我说。”顾渭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一副无聊的样子。

“明日要拍,你竟然不知道要演什么?”乔振南忽然放下手里的文件,一脸难以置信的抬头看着他。

“大惊小怪,不就拍个戏还要我提前准备不成?”顾渭反问。

“果然家世要比能力有用的多。”乔振南感慨。

“你是说我没演技?”

“难道不是?”

“我演的哪部剧不火,你居然说我没演技?”顾渭有些急了。

“哦我错了,影响收视率的不是家世背景,是颜值。”乔振南换了个说辞。

“你!”顾渭气自己嘴笨,说不过这个老畜牲。

某人心里不服气,便一通电话打了过去。

“喂,陈淮?”

“顾少。”

“我没演技吗?”

“咳咳咳,谁这么大胆,这么说您?”

“我真没演技?”

“顾少,咱不需要演技,顾少的颜值足以让万千少女为之倾倒。”

“嘟嘟嘟——”电话被顾渭挂断了。

原来我真没演技,这么多年为什么没人告诉我这件事。

陈淮心里正纳闷呢,谁嘴这么欠,跟顾少说了这个,也在担心顾少一气之下罢演,这时候电话又响了。

“我把地址给你,带着明天的剧本来军区找我。”

“好的,顾少。”

挂了电话,陈淮想着,顾少今天这是吃错药了?以前也从来没考虑过演技的问题,因为家世背景和他的颜值,找顾少拍戏的导演也从来没提过演技的事情,到底是谁这么不要命,告诉他这件事。

纱枝.

我的课代表 6(应该算是大结局了吧 ……)

    “贺良宇,你放开冷苏祁,有什么事冲我来!”江瑶破门而入,一瓶抑制剂正中贺良宇上头,贺良宇顺势躲开,扑了个空,里面的液体洒向冷苏祁,玻璃渣碎了一地。

    冷苏祁顿时清醒过来:“江瑶……瑶姐,我……”随后阮修从后面走了出来“冷苏祁,你没事吧?”随后似笑非笑地看着贺良宇,“是她让你这么做的吧,喜欢我却又不想与我订婚,就用他曾经对她的喜欢来作为要挟的筹码,她已经玷污了学生这个身份,明天,她,可以走了”阮修说到这儿已经露出了冷笑。

   贺良宇歉疚地看了看冷苏祁,脸红地走出密室。

  ...

    “贺良宇,你放开冷苏祁,有什么事冲我来!”江瑶破门而入,一瓶抑制剂正中贺良宇上头,贺良宇顺势躲开,扑了个空,里面的液体洒向冷苏祁,玻璃渣碎了一地。

    冷苏祁顿时清醒过来:“江瑶……瑶姐,我……”随后阮修从后面走了出来“冷苏祁,你没事吧?”随后似笑非笑地看着贺良宇,“是她让你这么做的吧,喜欢我却又不想与我订婚,就用他曾经对她的喜欢来作为要挟的筹码,她已经玷污了学生这个身份,明天,她,可以走了”阮修说到这儿已经露出了冷笑。

   贺良宇歉疚地看了看冷苏祁,脸红地走出密室。

   “夏桠那丫头都告诉你了吧?真是的,那个丫头,是我家远亲还非得说花钱找了狗仔的”阮修看了看江瑶,苦笑道,“以前,他也是个清冷腼腆的男孩,也曾和一个女性omega传出绯闻,我在当时是学生会会长,却亲眼看着他备受欺凌,毕业后我与当时的妻子订婚,跟他保持着地下情人的关系,后来他在妻子的威逼下含怨自杀 。苏祁,你真的很像少年时的他,但又和他不一样,而我,喜欢你”说完,他抱住冷苏祁,吻住冷苏祁的嘴唇,冷苏祁很震惊,缓过神来回答道:“老师 ……其实我也喜欢你 ,我不在乎他们的舆论,我想和你在一起 ,可以吗?”“好,从今天开始,你冷苏祁就是我阮修的人了,你愿意吗?”“我,愿意”此时江瑶的维达抽纸的纸团已落得满地都是,我们可以看到江瑶的脸上挂着舍不得的泪水,好像要跟冷苏祁永别似的 。夏桠走了过来,无奈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着她:“别哭了,你还是安心的祝福人家吧 ”

    在那之后,程伶媛离开了青莲高中,贺良宇这才醒悟过来 ,他爱的其实是程伶媛 ,于是陪着她一起转学 (果然有钱就是这么任性吗 ?)关于他们后来,好像说毕业后好像是在一起了

   而过了几年,冷苏祁早已毕业,已经在一所上了大三,顺理成章的和阮修在了一起 。一天,冷苏祁问:“修(此时已经在了一起,所以称呼都变了 ),如果能重来,你会选择他还是会选择我?”“人生没有如果,但这一世,我想我会选择你 ”阮修搂着冷苏祁入怀

    有时,爱,不需要那么多的起承转合 ,爱,就够了(读者:所以这就是你烂尾的原因 ?我连车都没看到 )
    END
  

沈卿欢_
第八分局

第五章

这一天基本都挺顺利的,夏轩和小朋友玩的都挺开心。

临走的时候小朋友突然说自己有点不舒服,穆清晏紧锁眉头,面上担忧。

“是不是太累了?”小朋友的脸色看起来并不是很好,夏轩也不免有些担心。

“应该没事,可能是刚才人太多了,我先抱着他走吧。”夏轩从Alpha手中接过东西,穆清晏把小朋友抱起来,快走了几步,远离了人群。

小朋友蔫儿吧唧的,回去的路上一声不吭。

夏轩往后看了一眼,发现小朋友已经睡着了,他小声问道:“小澜经常会这样吗?”

“也没有,只有偶尔会这样,因为我平时不会带他去那些人流量太大的地方。”

“并且他平时带的都有隔离手环,今天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穆清晏也不清楚这次是怎么回事,只能等看过医生以后再做定论。...

这一天基本都挺顺利的,夏轩和小朋友玩的都挺开心。

临走的时候小朋友突然说自己有点不舒服,穆清晏紧锁眉头,面上担忧。

“是不是太累了?”小朋友的脸色看起来并不是很好,夏轩也不免有些担心。

“应该没事,可能是刚才人太多了,我先抱着他走吧。”夏轩从Alpha手中接过东西,穆清晏把小朋友抱起来,快走了几步,远离了人群。

小朋友蔫儿吧唧的,回去的路上一声不吭。

夏轩往后看了一眼,发现小朋友已经睡着了,他小声问道:“小澜经常会这样吗?”

“也没有,只有偶尔会这样,因为我平时不会带他去那些人流量太大的地方。”

“并且他平时带的都有隔离手环,今天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穆清晏也不清楚这次是怎么回事,只能等看过医生以后再做定论。

夏轩没有再说话,静静地坐在一旁,盯着空气,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又听见穆清晏说:“我先送你回家吧,等会再带小澜去医院看一下。”

“好。”夏轩这会儿心里乱糟糟的,只想自己一个人呆着好好想想。

Omega发信息过来的时候,穆清晏正在医院和医生谈话。

走出医生办公室,他看见了弹出来的消息。

“穆先生,你上次让我考虑的事,我考虑好了,我想我是愿意的。”

Alpha皱了皱眉头,他并不认为夏轩考虑好了,他可能仅仅是因为今天看到小澜的情况,想要帮助小澜才同意的。

随即他就打了电话过去,那边过了好一会才接通。

“穆先生?”

“小轩,你真的想好了吗?”Alpha直接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没有一丝迟缓。

“我真的想好了。”他确定自己是想好了的。

“我的意思是,我需要确定你不是因为小澜的事情才同意的,因为你需要对你自己的人生负责!”

夏轩深吸了一口气,把自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小澜很好,我很喜欢他,但是我也很喜欢你。我能看的出来你真的很尊敬我,能够为我着想。并且,我的发情期还有一个月就要到了。”

那边没有回声,Omega握紧了手机,又继续接着说:“我相信感情是能够培养出来的。”

穆清晏可以想象到小Omega现在是什么表情,这边儿他心情颇好的笑了笑,声音中带着可以察觉到笑意:“那我需要抽空去拜访一下你的父母了。”

“小澜怎么样了?”夏轩慌不择时的转移话题,显然是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了。

夏轩好像和父母的关系很一般,他也不想揪着这一点不放,想说的时候他自然就会说了,俩人顺势换了个话题。

有时候并不是紧追不放才能表示关心,反而那种不言而说的理解才是别人真正想要的。

作为一个成年Alpha,穆清晏懂得怎样处理这种合理而不逾越的关系,这也使夏轩觉得自己被尊重。


婖婖

【原创】劫数难逃

《劫数难逃》by婖婖,首发于长佩文学,是一部甜到心尖的耽美小说,男主攻宋尘x受江学是一对竹马,两人打打闹闹一直到大学,最后互述心意在一起了。

本文很短,很快就完结了。下一本叫《别哭》,以本人的原型写的爱情故事(还是耽美)老师攻x学生受。

有兴趣去长佩文学看看,点点收藏,一个收藏对你们来说没有什么,但对我们就是巨大的动力,有你们的支持,我会更那里创作优秀的作品的。

谢谢!(鞠躬)

《劫数难逃》by婖婖,首发于长佩文学,是一部甜到心尖的耽美小说,男主攻宋尘x受江学是一对竹马,两人打打闹闹一直到大学,最后互述心意在一起了。

本文很短,很快就完结了。下一本叫《别哭》,以本人的原型写的爱情故事(还是耽美)老师攻x学生受。

有兴趣去长佩文学看看,点点收藏,一个收藏对你们来说没有什么,但对我们就是巨大的动力,有你们的支持,我会更那里创作优秀的作品的。

谢谢!(鞠躬)

第八分局

第四章

早晨七八点的太阳,光芒耀眼。树梢上的枝丫也悄悄地探出了头,沐浴着温暖的阳光。

昨天Alpha问他是否有时间,说今天要带小澜去游乐场,夏轩已经很久没有去过游乐场了,坐旋转木马的记忆还停留在童年。

本来打算今天去练舞的他,突然就把计划搁置了,改去了游乐场。

距离他第一次发情期的到来还有一个多月,他想和穆清晏多相处,就算是培养一下感情吧。

Alpha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快要到他们家门口,夏轩下楼的时候,夏母正在看她的家庭伦理剧了,犹豫了一会,他还是没吭声就出门了。

小朋友正露出个脑袋,冲他挥手,穆清晏好像正在打电话,夏轩就自己打开了副驾驶车门。

Alpha看了他一眼,对电话里的人说:“先这样,我这边还有事。”挂掉电...

早晨七八点的太阳,光芒耀眼。树梢上的枝丫也悄悄地探出了头,沐浴着温暖的阳光。

昨天Alpha问他是否有时间,说今天要带小澜去游乐场,夏轩已经很久没有去过游乐场了,坐旋转木马的记忆还停留在童年。

本来打算今天去练舞的他,突然就把计划搁置了,改去了游乐场。

距离他第一次发情期的到来还有一个多月,他想和穆清晏多相处,就算是培养一下感情吧。

Alpha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快要到他们家门口,夏轩下楼的时候,夏母正在看她的家庭伦理剧了,犹豫了一会,他还是没吭声就出门了。

小朋友正露出个脑袋,冲他挥手,穆清晏好像正在打电话,夏轩就自己打开了副驾驶车门。

Alpha看了他一眼,对电话里的人说:“先这样,我这边还有事。”挂掉电话后,穆清晏看着正在系安全带的人说:“给家里人说了吗?”

夏轩摇了摇头:“没有,妈妈不会管的。”只见Alpha皱了皱眉头,Alpha还好,Omega出门,家里一般都会问清楚要去哪里,夏轩家里怎么会不管呢?

他还是接了一句:“以后和Alpha出门都要给家长说一声。”

夏轩张了张嘴,到最后只是点了点头,他不知道自己家的情况,也没必向他解释,像是在寻求安慰一样。

坐在后座上的穆凌澜看了眼爸爸又看了眼他夏轩哥哥,笑嘻嘻的说:“夏轩哥哥,爸爸是说,你要是和其他Alpha出门的时候要给他说一声哦。”

夏轩被他逗弄的红了脸,盯着后视镜里不断倒退的景色,不吭声。

Alpha对着后座上的儿子老狐狸似的眯了眯眼,小朋友也学着他眯了眯眼,假装自己看不懂他的意思。

票是穆清晏让助理提前买好的,走行人通道进场后,穆凌澜就像是脱了缰的野马,拽着直冲过山车,Alpha踱步跟在后面,他对这种东西并不是很感兴趣。

坐了一个回合,夏轩拖着两条软绵绵的腿,出了场地,紧随其后的是意犹未尽的小朋友。Alpha上前揽住omega的胳膊,把人带到了休息区。

“喝口水。”拧开两瓶水,分别递给两个刚从“战场”上下来的两个截然不同表现的人。

心还是扑通扑通地跳,两腿发软,他靠在Alpha的身上,接过水喝了一口。

“爸爸,你和夏轩哥哥在这等着,我再去排一次啊!”说罢,小Alpha又冲了出去。

气氛突然就安静下来了,小朋友不在,夏轩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你的信息素是桂花香味?”

突然听到穆清晏问这个,夏轩有些惊讶,但并没有感觉到被冒犯。因为他也闻到了,空气中飘着一丝丝的桂花香气。

“嗯,可能是因为刚才太紧张了。”在剧烈运动出汗后,信息素会溢出,也有部分人会因为情绪波动过大而溢出少许。

等穆凌澜下来后,夏轩也休整的差不多了,他们又去了大摆锤和跳楼机。

本来挺怂的Omega,在小朋友的带领下,也打卡了一个又一个的项目,最后俩人又去排了旋转木马,穆清晏就一直跟在后面,负责拿东西。

中午那会儿在游乐场里随便吃了点饭,然后又去看了一场演出,三个人才离开。

玩得还算尽兴,夏轩因为发情期这事已经惆怅的心情也舒畅了。


第八分局

第三章

   穆清晏把儿子抱起来,转身去看站在一边的夏轩。满脸好笑:“臭小子还害羞了。”

  穆凌澜在他胸口上蹭了蹭,凑近他的耳朵,用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爸爸,这是你的Omega吗?”

穆清晏听到他说的话,伸出手拧了拧他脸上的肉:“鬼精灵,这种事爸爸说了可不算,还要问你夏轩哥哥。”

  夏轩听到话题转到自己的身上,有点不明所以。

  穆凌澜转过头,去看身边这个漂亮的小哥哥,只听见他大声说出:“哥哥,你能做我爸爸的Omega吗?”

夏轩没想到他会突然说出这个,不好意思地看了看站在一边的穆清晏,没想到面前的Alpha也正笑着看着他。...

   穆清晏把儿子抱起来,转身去看站在一边的夏轩。满脸好笑:“臭小子还害羞了。”

  穆凌澜在他胸口上蹭了蹭,凑近他的耳朵,用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爸爸,这是你的Omega吗?”

穆清晏听到他说的话,伸出手拧了拧他脸上的肉:“鬼精灵,这种事爸爸说了可不算,还要问你夏轩哥哥。”

  夏轩听到话题转到自己的身上,有点不明所以。

  穆凌澜转过头,去看身边这个漂亮的小哥哥,只听见他大声说出:“哥哥,你能做我爸爸的Omega吗?”

夏轩没想到他会突然说出这个,不好意思地看了看站在一边的穆清晏,没想到面前的Alpha也正笑着看着他。

他的脸霎时红了,侧头看向一边。

Alpha拍了拍儿子的屁股,把人放到了地上,笑着说:“我们让哥哥考虑一下。”

“走吧,我们先找个地方去吃饭。”三个人一起走,从后面看,倒是有一些像一家三口的样子。

穆凌澜看着和自己一起坐在后排的小哥哥,偷偷勾住人家的衣角,看见夏轩看他,他还调皮的笑了笑。

吃完饭后,穆清晏送夏轩回家。

夏轩下车前,小朋友拽住他的胳膊,凑近他的耳朵说:“漂亮哥哥,你如果不想做爸爸的Omega,那可不可以做我的Omega呀?”

Omega没想到小朋友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不好意思之余,也有些哭笑不得,幸好Alpha给他解了围。

穆清晏拉开车门,眯着眼看了一眼那个鬼精灵,穆凌澜一看爸爸是这个反应,马上用小手捂住自己的小嘴,眼睛里满是狡黠。

“爸爸,夏轩哥哥会成为你的Omega吧?”回去的路上,穆凌澜一本正经的问道,穆清晏从后视镜里往后瞅了一眼,小朋友是满脸的兴奋。

红灯亮了,Alpha踩下了刹车,扭头看向儿子,语气中满是疑问:“你这次怎么这么关心爸爸的事情?”

小朋友对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莺莺燕燕是讨厌极了,没想到对夏轩这么主动。

只见小朋友哼了一声,抱着自己的胳膊,倚着后排座,说:“你不懂,这是Alpha和Omega之间的吸引力!”

穆清晏笑着摇了摇头,摸不清臭小子怎么想的。

夏轩到家的时候,妈妈坐在客厅看电视,看见他回来,招手让他过去,把面前的水果往他面前推了推,笑着说:“怎么样?”

夏轩有些不好意思:“还行,小朋友挺可爱。”

“谁问你小朋友怎么样了,我是问穆清晏怎么样?”

夏轩看了眼妈妈说:“人挺好的。”

知道自己也问不出来什么,夏母摆了摆手,没意思地说:“行了行了,你上楼吧,我也问不出你什么。”

夏轩本来也就不想说,索性就上了楼。

人确实挺好的,小朋友也很可爱,他说的的确都是实话。

如果有一个这样活泼可爱的小朋友在家,应该也是不错的。

第八分局

第一章

ABO世界

夏轩在13岁这年分化了,没有任何意外,他是一个Omega。

他像所有人以为的那样,分化成了一个Omega。尽管他的外表没有一点Omega该有的样子,除了他那桂花味的信息素。

他比大多数Omega都要高,人也是冷冷清清的,平日里见不得半点笑容,没有一点Omega该有的的软糯。

家里除了他还有一个Alpha哥哥,父母对他并没有太多的期望,因为他们把全部的希望都投掷在哥哥的身上。

小时候的夏轩也是一个可爱爱笑的孩子。

他会在父亲下班回家时张扬脸上最灿烂的笑容,但是父亲却很少注意到这个小儿子,他的目光都聚集在大儿子身上。

现在的这个时代距离平权运动已经过去了百年,Alpha、...

ABO世界

夏轩在13岁这年分化了,没有任何意外,他是一个Omega。

他像所有人以为的那样,分化成了一个Omega。尽管他的外表没有一点Omega该有的样子,除了他那桂花味的信息素。

他比大多数Omega都要高,人也是冷冷清清的,平日里见不得半点笑容,没有一点Omega该有的的软糯。

家里除了他还有一个Alpha哥哥,父母对他并没有太多的期望,因为他们把全部的希望都投掷在哥哥的身上。

小时候的夏轩也是一个可爱爱笑的孩子。

他会在父亲下班回家时张扬脸上最灿烂的笑容,但是父亲却很少注意到这个小儿子,他的目光都聚集在大儿子身上。

现在的这个时代距离平权运动已经过去了百年,Alpha、Btea、Omega早已实现地位上平等,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力量和属性这方面,但不同的属性也让他们在不同的领域各有千秋。

在夏家还是有一点儿重A轻O的思想存在,尽管在学习和生活上并没有缺少夏轩的,但是夏轩还是觉得自己在和这个家慢慢的脱离。

Omega的第一次发情期会在成年后的第三个月来临,只能通过两种途径,一般都会有固定的伴侣,也可以去寻求义工帮助,因为法律上抑制剂的使用是被完全禁止的。

因为性格的原因,夏轩很少去和同学有交流,所以刚分化成Omega,他也没有办法去找一个稳定的伴侣,但是他也没办法去接受和一个陌生做那种亲密的事儿。

所以当夏母把他的匹配信息提交改成待分配时,他同意了。

穆清晏收到基因管理局的通知,看到那个高达90%的匹配度时他还是怔住了。这是一个刚分化不到一个月的Omega。

他目前确实急需一个高匹配度Omega,所以才去基因管理局做了登记。

但是他没想到会是这么小的一个Omega,18岁刚成年的Omega,在他看来就是一个小孩子。

基因管理局的通知下来的第二天,穆清晏就让人去查了这个小Omega的信息。

随着信息送来的还有一沓子照片,有平时的生活照,也有学习的照片,跳舞的照片也有,但大多数的时候都是他一个人。

看着小Omega穿着舞蹈服的照片,穆清晏心想,从长相来说,他长得绝对符合绝大多数Alpha的审美。

调查过后,穆清晏就联系了这个小Omega,约了私下里见一见。

阳光正好,照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夏轩正坐在院子里看书,接到电话的那一刻他还沉浸在书里,思路突然被打断,他有点说不清的烦躁。

“你好。”

“你好,夏轩是吧,我是穆清晏,你应该也收到了基因管理局的通知了。”

“我这边收到了,请问你有什么问题吗?”伴随着基因管理局传递过来的通知的还有穆清晏的基本情况信息。

穆清晏有一个小儿子,可以说是一个二婚Alpha。除去这一点,他的个人资料让人无可挑剔。

“我想和你谈一下有关个人的一些事情,有些事情我觉得还是在这之前让你知道比较好。”空气可见的沉寂了,过了一会儿,才听见对面的人张嘴说话。

“可以,你挑一个时间吧,我最近都有空。”穆清晏看了看墙上的日程安排表,把时间定在了这周天。

挂了电话,夏轩合上了书,坐在椅子上,深吸了一口气,想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他最近很是烦躁。

第八分局

第二章

夏轩当时听到的时候就很疑惑,为什么会把第一次见面的地点定在国中门口。

夏轩到的时候,穆清晏已经坐了好一会儿,照片和本人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他并没有想到他会到的比自己还早,毕竟他已经提前了10多分钟。

“你好,我是穆清晏。”虽然资料上说这个Alpha已经30,还有了一个上国中的Alpha儿子,但是岁月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他那张脸配上他的身份,足够为他吸引来一大批Omega。

夏轩并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要去通过基因管理局这种方式和Omega结合,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明明是不必要。

“你好,你应该已经看过我的资料了。”思绪回转过来,他坐到对面,双手放在腿上,穆清晏看出了他的拘谨。

“你...

夏轩当时听到的时候就很疑惑,为什么会把第一次见面的地点定在国中门口。

夏轩到的时候,穆清晏已经坐了好一会儿,照片和本人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他并没有想到他会到的比自己还早,毕竟他已经提前了10多分钟。

“你好,我是穆清晏。”虽然资料上说这个Alpha已经30,还有了一个上国中的Alpha儿子,但是岁月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他那张脸配上他的身份,足够为他吸引来一大批Omega。

夏轩并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要去通过基因管理局这种方式和Omega结合,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明明是不必要。

“你好,你应该已经看过我的资料了。”思绪回转过来,他坐到对面,双手放在腿上,穆清晏看出了他的拘谨。

“你看一下你喝点什么?”穆清晏把手边的菜单往对面推了推,并没有逾界,他不想给这个小Omega留下不好的印象,18岁的人在他面前也不过是一个孩子。

夏轩有点想朝他笑一下,表示谢意,但是最后扯了几下嘴角,面部表情反而更显生硬,他也就作罢。但是对面的Alpha并没有多想,只当他是紧张。

“你应该也看过我的个人信息了,那些东西都不需要我再多赘述了。”基因管理局给统计的东西大多都很详细,不过对于一个涉世未深的Omega,去了解他未来的丈夫,已经足够了。

“嗯。”小Omega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了头,继续去搅拌自己眼前的咖啡。

穆清晏双手交握,放在桌子上,一副谈话的模样。“你应该也知道,我有一个Alpha儿子。”

Omega点了点头,他说不出不介意的那种话,没有人会不介意的。

“小澜有信息素应激性反应,这种病需要依靠母体Omega的信息素配合治疗,”

夏轩怔了,他没想到那个孩子是会患有这个病症。:“就是说Omega的信息素对孩子的安抚作用很重要?但是……”但是他还是不明白这件事和他们之间的婚事有什么关系。

“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我才会通过基因管理局去匹配高匹配值的Omeage,小澜的母亲去世很早,医生说只能依靠和我信息素高匹配的Omega。”

“这……”夏轩有一丝的犹豫,他也仅仅是个刚成年的Omega,虽然他很愿意去伸出援手,但是这不仅仅是帮助,它背后还有责任,一旦他答应了,就等于他也多了一份责任。

他和穆清晏一旦结成夫妻关系,穆凌澜就是他名义上的儿子。

他并没有急着给出答案,这边穆清晏看了看腕表,想着孩子要放学了。

“小澜要放学了,你愿意和我一起去接他吗?”他看着这个脸庞仍然略显稚嫩的小Omega,还是决定先把这件事缓一缓。

俩人现在学校门口,身边有同样等待孩子放学的家长。

校门刚开,那群像小鸟一样亟待归家的孩子就涌了出来,蹦蹦跳跳的去寻找自己的父母。

穆清晏看着远处朝自己走过来的孩子,眼神中流露出温柔地笑意,他蹲下身子,把手伸开。

“爸爸!”

穆凌澜一路小跑,冲进了穆清晏的怀抱,响亮的叫了一声爸爸。突然发现身旁站的还有一个人,他害羞的把脸埋进了爸爸的怀抱。

夏轩看着这一幕,有点羡慕,也有点心酸。

纱枝.

我的课代表(abo预警)5

   冷苏祁缓缓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在一个漆黑的密室里 。与此同时,江瑶从密室醒来,他们两两相望,一脸懵逼。与此同时,还有药物的催化,江瑶嘴里含糊不清:“我……的发.情期还没来,我被人下.药了,肯定……是那些人……他们想要你标记我……因为你……你是Alpha……我是Omega……啊……”江瑶正惨受药物的痛苦,头发凌乱不堪。“瑶姐,你……”冷苏祁感到眼前一黑,却还是振作起来,“我……不是Alpha,我跟你一样……也是个Omega,我知道你在之前无意被两个alpha标记,喜欢上了我,但我真的只把你当姐姐 ”“你……是Omega?我……看看这里怎么出去,我可是……撬锁小能手,我去买...

   冷苏祁缓缓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在一个漆黑的密室里 。与此同时,江瑶从密室醒来,他们两两相望,一脸懵逼。与此同时,还有药物的催化,江瑶嘴里含糊不清:“我……的发.情期还没来,我被人下.药了,肯定……是那些人……他们想要你标记我……因为你……你是Alpha……我是Omega……啊……”江瑶正惨受药物的痛苦,头发凌乱不堪。“瑶姐,你……”冷苏祁感到眼前一黑,却还是振作起来,“我……不是Alpha,我跟你一样……也是个Omega,我知道你在之前无意被两个alpha标记,喜欢上了我,但我真的只把你当姐姐 ”“你……是Omega?我……看看这里怎么出去,我可是……撬锁小能手,我去买点抑制剂……”江瑶站了起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破解了密码“豁,还是……你的生日,生日……快乐”江瑶有点忧伤地撇了撇冷苏祁,最终带着红豆奶茶味信息素扬长而去。原来……程伶媛还记得他的生日啊……
    此时,冷苏祁正在挣扎,一个身影走了过来,抱住了他:“是我,苏祁”冷苏祁的眼睛在一张冷峻的脸上打转“贺良宇?怎么……是你?”“你……和江瑶一样?是Omega?”“嗯,你为什么……在这?”“伶媛知道了你们的对话,但冷苏祁,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我想标记你”冷苏祁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他最好的兄弟,居然……想上他?此时他已经褪去自己的衣服,褪去了冷苏祁的上衣,衣服在密室潮湿的地板上打着转,两人交缠在一起,酒心巧克力和纯牛奶的信息素融合在一起(PS:然后,就成了热可可?😂),弥漫在空气中

PS:我文笔渣,但是你没看错,那位想上自己兄弟的就是男二啦!别问男主去哪了,来日方长嘛,总会更完的,男主总会有用的,所以男二到底有没有标记冷苏祁呢?且听下回分解(手动滑稽)

婖婖
https://m.gongz...

https://m.gongzicp.com/novel-152170.html

https://m.gongzicp.com/novel-152170.html

婖婖
长佩文学《劫数难逃》大纲,双标...

长佩文学《劫数难逃》大纲,
双标温柔攻x钟情孤苦受

长佩文学《劫数难逃》大纲,
双标温柔攻x钟情孤苦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