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年夜饭

25315浏览    1516参与
同仁堂甩手掌柜穆白

【All闲】大庆八卦天团之上北齐沾花惹草

[图片]
[图片]

放一张F4↑

本篇字数7k+,一发未完

含范思辙/王启年/李承泽/言冰云/郭保坤/滕梓荆/五竹/高达

第一篇→【All闲】大庆八卦天团之听说郭保坤又被打了

第二篇→【ALL闲】大庆八卦天团之打击盗版《红楼》的那些事

第三篇→【All闲】大庆八卦天团之翻滚吧,相声社!

第四篇→【All闲】大庆八卦天团之一人一票,范闲出道!

愿人人生而平等,幸福平安。全员存活向,温馨治愈,不甜你砍我!

时间线是范闲从北齐回归,未发现二皇子阴谋的平行设定。


-正文-

范闲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旁边那人还一个劲吃着葡萄,果香逐渐弥到他鼻腔,他缩了缩鼻翼,无奈地转过头,“殿下...



放一张F4↑

本篇字数7k+,一发未完

含范思辙/王启年/李承泽/言冰云/郭保坤/滕梓荆/五竹/高达

第一篇→【All闲】大庆八卦天团之听说郭保坤又被打了

第二篇→【ALL闲】大庆八卦天团之打击盗版《红楼》的那些事

第三篇→【All闲】大庆八卦天团之翻滚吧,相声社!

第四篇→【All闲】大庆八卦天团之一人一票,范闲出道!

愿人人生而平等,幸福平安。全员存活向,温馨治愈,不甜你砍我!

时间线是范闲从北齐回归,未发现二皇子阴谋的平行设定。


-正文-

范闲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旁边那人还一个劲吃着葡萄,果香逐渐弥到他鼻腔,他缩了缩鼻翼,无奈地转过头,“殿下,您再吃这贡品就没了。”


“嗯?我这儿都是自带的。”李承泽懵然地抬起头,没想到范闲与他说的第一句话竟是这句。好在二皇子也是个人精,睫毛一颤,迅速反应过来,捏了颗葡萄送到范闲嘴边,“吃点儿?”


“哟,这四下无人的,您贿赂我呢?”范闲斜睨他一眼,嘴角弯出道倦懒的弧度。


李承泽见他不吃软,正要收回手,指尖忽然被温热的气息拂过,夹着的那颗葡萄也被卷走,他再望去,只看见一点来不及收回的艳红舌尖。


“长路迢迢,有这些水果蜜饯也不错。”范闲咬下汁水饱满的葡萄,一边托着腮看他,“殿下,你这样溜出来,有个什么事我可保护不了你,谢必安呢?”


李承泽拿着手帕擦拭着手背,却独独没碰手指,刘海一垂一垂,缓缓抬起来,“在府中,他要是来了,那本王安放在府中的傀儡不就被看穿了?”


范闲一笑置否,想来这堂堂大庆皇子敢孤身坐上马车,必定也是做好了万全之策。


“大人,前方有一村落,咱们是住宿还是继续前行晚上扎营?”高达骑着马哒哒到轿子旁,奔波一天还精神得很。


范闲撩开车帘,看了眼军队速度,正要开口,他旁的那人却餍足地打了个哈欠,病恹恹地往后一靠,车内昏暗,高达也看不清模样,只能看到对方姿态倦懒地贴着范闲。


“继续前行吧,第一天状态很好。”


“是,我去下达命令。”高达眼睛一亮,屁颠屁颠往后一转,跳下马赶忙钻进王启年他们马车里。


“哎——怎么现在汇报都要找王启年了。”范闲嘀嘀咕咕地伸回脑袋,旁边静悄悄一片,他狐疑地转过头,才发现这人已经盖着一本《红楼》小憩了。


范闲起初还伸指头戳了两下,发现李承泽真睡着了,又开始百无聊赖起来。他们一行走得官道,宽阔平稳,比运送肖恩时好走许多,难怪这身娇肉贵的二皇子都犯了困。


偶有风渡来将车帘掀动,范闲便顺势向外看一眼,周遭褪去生机勃勃的春意,换上更为艳丽的夏日娇花,一路沿着河水,碧波荡漾,甚至有几只野鸳鸯游过。


他很少出门,上次行色匆匆,也没来得及欣赏由南到北的风光变化,干脆半趴在车窗前观赏。身旁马蹄声渐轻,一步步将阴影投到范闲身上,他正要比一个嘘声手势,又觉得周身不寻常的凉。


范闲恍然抬头,果然是人形空调言冰云。


“你这领队还挺负责,不进车里休息会?”这回轮到范闲忍不住调侃他,炎炎热气蒸得花草都有些蔫,唯独言冰云还是一丝不苟得端正骑行,额头上都未曾出汗。


“这么多人和贡品,总要有人看管。”言下之意,你这正使就会窝在车里享受。


范闲就喜欢这样直来直去的,咧开嘴角笑吟吟地掏出一个酒囊,仰头狼饮一口,嘴边的水痕一路延展到喉结上。


言冰云猜不懂他的想法,却见这人眉眼都被熏得微红,笑容里带着几分潇洒肆意。范闲随手将酒囊抛到言冰云怀里,慢悠悠地舔了圈下唇,似是回味那酣畅淋漓的酒香,“看你这么辛苦,给你尝尝我自己酿的酒,比外面的爽多了。”


而且还用二皇子冰镇葡萄的冰块来泡了会。


言冰云斜睨他一眼,瞳仁里映着都是不屑的光,他原不可能被范闲这点蝇头小利讨好,没想到那酒扑在鼻尖,竟是嗅着格外香醇。


“这酒可有名字?”言冰云捏着酒囊看了一会,恋恋不舍地将它还给范闲,嘴里那点余味延绵地充斥口腔,他确实没喝过这般酒。


“还没取,不过成分差不多,叫女儿红吧。”范闲随口一提,却没想言冰云神色一变,古怪地攥紧缰绳,竟将马停在原地。


范闲好奇地伸出半截身子往后探,“言冰云,干嘛呢?”


落在后面的小言公子沉默一会,咬牙切齿地抬起头,“你先走。”


又少了人唠嗑的范某摸了摸鼻尖,十分不懂他身边这二皇子和后面那言公子的尿性。


好想念王启年他们啊——


直到夜幕缓缓降下,大部队才停下安营扎寨,整个队伍热火朝天的修整生火,范闲坐在河边,看着远处的天光。夏天的夜晚来得很慢,远处天空翻着白边,照的大半个地球还没黑。


“哥,别在这儿傻坐着了,高达抓了一只野味,老王正清理呢,咱们也去帮帮忙。”范思辙急匆匆走过来,呼吸还没喘平,他头回出远门,整个人都精神得很。


范闲抬头看他一眼,使坏地伸出手,任自家弟弟费劲巴拉地把自己拽起来。看范思辙那白脸憋得通红,范闲这才得了乐子,一骨碌弹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转头走到篝火处。


“小范大人,你看着鸳鸯,真肥嘿。”王启年正用清水洗着手,血染了一盆,脸上笑出褶子,看着好不凶煞。


范闲再看挂在烤架上的鸳鸯,这拔毛剥皮之后与鸡也没什么区别,他啧了两声,“都说只羡鸳鸯不羡仙,你们倒好把人家抓来杀了,另一只多孤单啊。”


“大人放心,我把另一只也逮回来了!”高达远远听到范闲的话,高举起手上血淋淋的鸳鸯,一张嘴白牙都露了八颗。


“……你是不是fff团成员啊。”前世混迹天涯和某站的范某人娴熟吐槽起来。


“哎,说到鸳鸯——哥,是不是带女人出来了?嘶,这蒜熏我眼睛了!”范思辙一边剥着蒜,一边指使郭保坤烧柴火,还不忘眼泪汪汪地转过头来八卦。


范闲看他那傻样扯了扯嘴角,随手拿着蒜剥了几头丢进锅中,“胆子挺大还敢议论你哥了?”


“嘿嘿嘿,那你和我说说,到底是谁在你车里?”范思辙搓了搓手,八卦兮兮地凑过来。


“是啊大人,王兄和我说,您可没有什么随行女侍,难道是……红颜知己?”高达也吊着颗好奇的心,一边手起刀落把鸳鸯分尸在河边。


传说中的红颜知己撩开车帘,倦懒地打了个哈欠,睡眼迷瞪地晃到范闲身边,一边看他娴熟地剥着蒜。


范闲伸手拱了拱李承泽的胳膊,指着旁边擦过的原石,“殿下别在这儿,有烟火气,那儿已经给您擦好了。”


“二、二——”王启年那殿下还没说出来,就被李承泽瞪得憋了回去,讪讪地摸着鼻尖,“二公子,你怎么跟小范公子一起出来了?”


“嗯,随行献礼,无需大惊小怪。”李承泽摆了摆手,掀起迤逦拖长的衣摆,蹲坐在原石上,双手垂在膝盖前,活像是只大型猫科动物。


王启年无语凝噎,瞥了眼不准备解释的范闲,连忙拉过还在发懵状态的高达,“高兄,你说的这美人,这红颜,就这???”


高达挠着梳理整齐的束发,一面回忆起下午车内昏暗暧昧的场景,那两人确实是贴着的,“我是没看清,但是你说两个大男人,怎么会……”


王启年求生欲极强,这氛围眼见着就不对了。他眼睛一尖,踮起脚捂着高达的嘴赶紧离开锅炉区。


范闲好笑地看他们扭作一团,将剩下的大蒜塞回范思辙怀里,又蹲下身往火堆里添了好几根柴火,烟雾顿时把郭保坤熏得直咳嗽。

 

 折腾完这些,范闲又拍拍手,丢给李承泽一个‘你自己呆着’的眼神,神气十足地去前面找言冰云了。


这次出行气氛欢快很多,既不会有大宗师弟子拦路,也不会有上杉虎他们来救人,不过范闲的仇家从南庆一路排到了北齐,周围扎营时士兵仍时不时抬头观察四周。


言冰云动了动喉结,心思显然不在盘点物品上,听见范闲的脚步声,他便笃然转过身,“这支队伍没有在兵部登记,也不来自监察院。”


范闲端着一个打造精致、冷铁寒芒的头盔看了半晌,正要去抽士兵的箭羽,却被对方躲闪开,匆匆离去了。范闲抿起唇,眼中闪过一丝猜疑的弧光。


“言冰云,你探我的底,我可以理解为你好奇,但是你要是不信任我,那咱们这一行可有的猜忌了。”


言冰云沉默半许,对着荧荧跳动的篝火呼了口气,“我对你的信任,是在你对南庆绝对忠诚的情况下。”


范闲啧了两声,看着这人少年老成的模样,忍不住凑过去怼他一嘴,“我这忠心还不够明显啊?也是,我长得这么帅,你们有忧心也是正常。”


神出鬼没的王启年突然冒了个头,笑呵呵地给范闲拆台,“大人,凭您这风姿卓越的长相,北齐可还有圣女和司理理惦记着呢!”


“滚蛋——”范闲倒抽一口凉气,随手捡起块石头丢过去,一下惊走池中的鱼儿,还溅了湖边二皇子满身水。


嘶……这不就,玩完了。


李承泽抬起头,水珠顺着他长翘的睫毛抖落,浸到眼里害他又眨了眨眼。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当朝二皇子在朝人放电。


闯祸者讪讪地凑过去,扶着李承泽走回车厢里,“殿下,您自己能行吧?”范闲撩下车帘,想起电视剧里三五个宫女一起上去更衣的场景,着实打了个冷颤。


“要是事事亲力亲为,岂不是浪费了那些侍者?”二皇子揶揄地笑了笑,自己在昏暗的车厢内捣鼓了会,又哼出拖长调的‘嗯’声。“范闲,这儿太黑了,你过来帮我把腰带系上。”


范闲翻着白眼掀起一道缝隙,刚钻进去,那只黑手又伸了过来。范闲可不会再上当,反手钳住李承泽的手腕,将他抵在车窗处。


咣——


车里总共就那么大点地方,两个大男人纠缠着碰翻了桌上的茶壶,泱泱流了范闲一腿。


“行,我们这也算扯平了吧,殿下?”范闲无可奈何地抖了抖衣摆,那水痕聚集在裆部,看着十分尴尬。


李承泽忍不住笑,搭上范闲的肩膀直抖,“小范诗仙那么紧张作甚,还怕我行凶吗?我只是有话要说。”

  

范闲抬起头,扬着纯善无辜的笑容,“能不紧张吗,今早一个松懈就让你溜了进来。”

  

他丝毫没注意到李承泽说话总是上手。


二皇子耸耸肩膀,眼珠转了个一整个弧度,“我方才听到你和小言公子的谈话了,若是你想知道这支军队的主人——我可以告诉你,但我也有个要求。”


范闲沉吟一会,慢条斯理地端起没受灾的茶杯抿了口,“殿下,咱们既然也算熟悉,那我就直说了。这支上京的队伍训练有素,装备精良,我看着甚至还有点眼熟,想必应该是直属于陛下。”

  

见着李承泽脸色一僵,范闲又主动倾过身,亮盈盈的眼睛流转着狡黠,笑得肆意张扬,“我这人不喜欢和别人谈条件,殿下有要求便提,至于同不同意——就是我的事了。”

  

李承泽知道范闲一向恣意放浪,只是黑暗中便就范闲这一束光,实在太耀眼了,让他忍不住想贴近些,夺过来,藏在袖口当一颗只属于自己的夜明珠。


“北汽之行山高水远,我不过是想和小范诗仙一路同游,必安不在,也只有你能护我周全了。”二皇子叹了口气,十分惋惜地垂下眼。

  

范闲冷笑着放下茶杯,从行李里掏出一件干净衣衫,“我自然得将您完璧归赵地送回京都,只是这一路上能护着您的也不少吧?二殿下,我要换衣服了,能否请您回避一下?”

  

二皇子‘嗯’了声,端起范闲刚饮过的茶杯,在他注视下转了圈,嘴唇贴着范闲抿过的杯沿,慢条斯理地饮下去。

  

李承泽这才抛下茶杯,瓷器磕碰着柔软的垫子,声音都多了几分暧昧的沉闷。二皇子大摇大摆地跳下马车,放下车帘前又缓缓转过身,往常含着笑意的眼眸凉了几分,势在必得地望向范闲。


有毛病!


范闲摸着鼻尖的黑痣,强行按下对李承泽最后那一瞥的解读,迅速换上衣服,外面已然开始烧饭,香味一股股窜到范闲鼻尖。

  

袅袅炊烟升起,李承泽站在篝火旁,火光和雾气蒙过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倒是卸下了几分帝王家的阴郁。


“嘶——”原本正拿着勺子搅拌汤底的王启年眼睛瞪直,手上一抖,勺子便沿着锅边转了圈,眼见就要沉底,还好高达眼疾手快,用树枝挑了回来。


“老王你干什么呢,我可不想用手捞饭吃。”高达大声抱怨了一句,立刻引来范思辙和郭保坤的嘲笑。

  

王启年却不听不答,一副天塌了的模样,直直瘫倒在身后的石头上,“小范大人和二殿下都换了衣服,这么短的时间……他们……这究竟是谁不行啊?!”

  

范闲嗅着那高汤实在鲜香,嘴馋得喝了一口,烫得直吐舌头,连忙把碗端去祸害言冰云,谁知这人居然随身带了调羹,舀起一勺慢慢地吹起来。

  

范闲撇了撇嘴,又踱回烤架旁,拨弄柴堆,火星乱溅一下把肉汁激了出来,脆皮也被烤得‘吱吱’作响,这香味顿时把饿狼都招了过来,唾沫声比蝉鸣还响。


“这肉怎么没人看着?差点烤糊了?”范闲随口问了一句,正好对上王启年躲闪的眼神,便知道这货又在聚众讲八卦了。他懒得追究,从炊具中翻出些调味瓶撒在肉上,拆了块烤得外焦里嫩的大腿放在盘子里。

  

他们几个都不讲究,饭前洗了手就准备徒手抓着吃的。这盘子为谁准备便不言而喻了。

  

李承泽也主动,慢慢悠悠坐到范闲身边,后者随手将精致瓷盘递了过去,二皇子便安静地吃起来。王启年看得又惊又慌——这两人的模式怎么如此老夫老妻啊!

  

不一会全军都开饭了,忙碌一天的士兵们终于坐下来歇息,欢声笑语连绵不绝,反而显得范闲这一窝有些冷清。


“王某听说军队每晚都会讲些故事以解烦闷,不如我们也来讲讲?”很会察言观色的监察院文书抬起头,眼珠子转了一圈,忍不住开口缓解气氛。


“那感情好,这相声我也说累了,不如讲讲上京那些贵族的——”范思辙大嘴一张刚叨叨两个字,又被王启年捂了会去,直对着李承泽赔笑。

  

一向与民同乐的二皇子眨了眨眼睛,跟他们一起凑热闹,“你们说,你们说。”

  

范闲吹着热汤,无所事事地垂下眼,汤面上映出他的瞳孔,平静又淡然,“好啊,那我就来说个故事,名叫——四角拍肩。”

  

范思辙举着筷子敲击碗壁,十分捧场,连带着王启年和高达都乐呵呵地凑过来。


“这是个民间传说,那天有五个青年人一起上山游玩,没想到有人失足摔了下去。剩下四个人慌忙地去找同伴,找到天黑,总算找到了已经凉透的尸体。”

  

郭保坤倒抽一口凉气,赶忙捧着热汤喝了一口暖暖身子。李承泽吃的很快,这会已经在擦手了,他倒是饶有兴趣地望向范闲。


“夜深了,他们带着尸体也不好爬山,只能带着尸体躲到山洞里过一晚。四个人围着尸体虽然时时发憷,但又熬不住困意,于是有人就提议,他们四个人一人站在一个角落里。”

  

王启年咽着口水,趁其他人不注意掰下最后一只鸡腿。


“从第一个人开始走,走到下一个角落去拍第二个人的肩膀,这样一直循环,就不会犯困了。”


“按这说法,得有第五个人才能都拍到肩膀。”李承泽随手将手帕丢进火堆中,火势瞬间大了一倍,差点烧到其他人的衣袖,他们慌慌忙忙往后一仰,也没注意到二皇子冲着范闲的无辜哂笑。


“为什么,四个角站四个人,不是正好吗?”高达扶正剑柄,就差掰着手指头数了。


“哎呀你是不是傻,第一个人走到第二个人的位置,那第一位置是不是空了,绕一圈后最后一个人走到第一个人的位置根本拍不到肩膀,他只能继续走到第二个位置。”范思辙似乎不仅对数字敏感,脑海里也迅速勾出了画面。

  

王启年拿着树枝按范思辙的思路在地上写写画画,范闲斜睨着地上的抽象画,好笑地掀起嘴唇,“看懂了?”


“本来懂了,但是王兄这画给我搞得更迷糊了。”高达点点头又摇头,气得王启年直叉腰。


“其他四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便建议,如果有人面前是空的,就咳嗽一声。他们走了几圈,渐渐的咳嗽声没了,四人都以为是有人忘记咳嗽。其中有个人记着圈数,按理说他前面应该没人,可当他走到角落是,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像是要超过他一般。然后他伸出手,摸到了一个毫无温度的肩膀。”


‘砰——’

 


郭保坤一脚踹翻了面前的大锅,好在里面已经捞得干净,没有溅出残汤来。“你,你不要再说了,大晚上说这些邪门的东西干吗!”

  

范闲扑哧笑出声,李承泽也笑着摇摇头,起身撩回衣摆,独自回到营内。原本范闲是和王启年他们凑合睡的,这下沾了李承泽铺张浪费的光,营帐内挂着颇有情调的夜灯,丝绸棉被已差人铺好,还有个侧卧的美人皇子躺在上面。

  

范闲看着营帐内的人影,眼神一暗,目送着哆哆嗖嗖的郭保坤等人回去。他深呼一口气,捡起石子丢向远处,在夜幕之下,水漂溅出的银白水花都倒映出月光。

  

风声微动,芦苇草簌簌摇摆,范闲侧过头,凭借月色看见不远处的树林间,缓缓飘下一片落叶,像是被风稍过,又跟不上那速度,只能被迫降下。

  

范闲眼神骤亮,趁着众人陆陆续续返回营帐时,独自潜到树林中。越到深处,茂密的树枝几乎将月光都遮去。他脚步逐渐慢下来,正要小心搜寻,一道凌厉的风刃刮过,掀落无数树叶,藏在其后的萤火虫顿时飘出来,慌忙四散,顿时将整个树林照得幽绿光亮。

  

也将树后的那黑衣轮廓勾勒得一清二楚。


“叔,你这次要和我一起去北齐吗?”范闲提着衣摆走到五竹旁边,这树足够粗壮,两人一起依靠着树干,望着枝丫间斑驳的月色。

  

五竹平静又沉默地支棱着两条长腿,萤火虫绕着他乌黑的发丝,竟大胆地落在他肩头。

  

大概是因为这种生物毫无杀伤力,五竹也没有动静。


“据肖恩所言,北齐只有他和苦荷接触过我娘了啊,这肖恩已死……叔你不会是要再去揍苦荷一次吧?”范闲胡乱猜测,随手想抓几只萤火虫,却每每扑空。


“上京,有人想害你。”五竹动了动喉结,他临行前窥见过陈萍萍,知道这次北齐之行只会更加艰险。


“唉我都习惯了。”范闲耸耸肩膀,笑容颇有点无奈,他双手枕在脑后,深呼一口气,“还是老样子,大宗师级别归你,其他的归我。”

  

五竹嘴唇稍稍开合,仔细听却又只是平稳的呼吸声。两人听了会蝉鸣,感受着夏夜独特的闷热晚风,范闲终是熬不过舟车劳顿,打了个哈欠,恹恹地搭上五竹肩头,“那叔我回去睡觉了。”

  

范闲走了两步,低头看着掌心里那只泛着光的萤火虫,忽然转过头,五竹动也没动,依旧笔直地靠着树干。

  

似乎就要这么一直站下去。

  

他从树林中出来,扎营的篝火都已经熄灭了,只余袅袅炊烟。范闲望着天边漆黑的山廓,只觉得世界一片孤寂。


“喂——”

  

那声低哑又不耐烦的声调骤然响起。

  

范闲原本波澜不惊的表情在转头的瞬间裂开,指着滕梓荆的指尖都有些发颤,“你不要仗着有几分鬼色就吓人。”


“刚才在半路上和几个小鬼打架了。”滕梓荆扯了扯杂乱的头发,毫无形象地翻个白眼,“二皇子为什么会跟来?”


“那我怎么知道,反正不是什么好事。”范闲绕着滕梓荆转了一圈,乖张地笑起来,光明正大嘲笑对方的狼狈模样。

  

滕梓荆慢慢靠近水池,漂浮在宁静的湖泊上,足下惊不起半点波澜,“从出城我就感受到一股不友好的视线了,虽然一直找不到是谁的,不过有一点能确定。”


“是什么?”范闲好奇地凑过去。


“肯定是想杀你的人。”滕梓荆耸了耸肩膀。


“你这不废话吗。”范闲弯腰捞起一颗石子朝他丢去,石头穿过滕梓荆的肩膀,笔直地坠入水中。

  

两人被这水声惊得沉默了一阵,滕梓荆平静地飘到范闲身旁,“活人的地方你自己看着,死人的地方我帮你管。”


“可别死了啊,范闲。”

  

范闲喉结一动,缓缓从齿缝间泄出笑声。

  

他这头一回风光霁月地露宿赏景,竟然是和一个男鬼。

  

二皇子躺在哪儿哪儿都硌得慌的软垫上,几乎把帐外那个人影望穿了,范闲方才动了动身。他撩开帐帘,丢了个萤火虫进来,登时把李承泽刺得睁不开眼。


“你没睡啊?”范闲见到对方紧皱的眉头,坏心眼地勾起嘴角,将满身寒气的外套叠好,一骨碌攥进被窝里。

  

二皇子从牙缝里憋出一个‘嗯’字,不舒服地将头埋到被子里。


“要不我把它放出去?”范闲躺平了掖好被褥,也不侧头去看李承泽。


“……不必了。”二皇子咬了咬牙,干脆翻过身,朝着范闲的方向歇息。

  

萤火虫在营帐里极为的亮,两人谁也睡不着,又怀着心事互相隐瞒。帐内大小有限,两人靠得越来越贴近,李承泽的呼吸几乎全洒在了范闲脖颈间。

  

暧昧又撩拨,还带着些窒息的低吟。

  

第二天范闲便是顶了个黑眼圈起来的。

  

李承泽状态倒是不差,一醒就把那扑棱蛾子抓了起来。


“嘶——大人,您,唉,这……”王启年显然脑补了一场大戏,欲言又止地在范闲和李承泽之间徘徊。


“王大人,有话直说。”范闲没注意到他的眼神,正喝着言冰云熬好的粥,眼睛亮亮的闪着晨光,“小言公子手艺不错,这军营伙食都做得有滋有味。”

  

言冰云斜睨他一眼,想起不远处被大锅挡住的小炉灶,不置可否地牵动嘴角。

  

王启年也察觉到两人的互动,再看看自己的白水米粒。

  

大人,这差别这么大,你真的看不出吗?!


“也没什么,就是这长路迢迢……希望小范大人 多注意休息,免得纵欲伤身。”王启年俯下身,压着嗓音偷摸和范闲说,眼神还止不住往正伸着懒腰的二皇子那处瞄。


“噗——王启年!”


“哎,怎么了大人?”


“给我滚蛋!”


未完待续。

北齐这一路上,小范大人可是被好生照顾了w

看在我勤快更新的份上,大家留个言吧!!!

贴个催更聊天群



同仁堂甩手掌柜穆白

【All闲】欢室(七/R)

这是一辆连载地铁。本章出场人物:王启年/高达/范思辙/郭保坤


“进来。”范闲撑着身体,发丝一缕缕落在王启年脸上,汗液顺着下巴埋入衣衫中,他喉结上下游移,竟是张扬地咧开嘴。“王启年,我受得住。”


门牌号:22802482

评论区上地铁


欢室守则:在座的诸位都是小范大人的入·幕·之·宾

下了地铁可以来买份周报


当前出场人物表↓(划掉的代表已发)

皇室组:庆帝/李承泽/李承乾

相声组:王启年/高达/范思辙/郭保坤

白月光:五竹

北齐组:何道人/上杉虎/沈重

监察院:陈萍萍/言冰云/滕梓荆

可能出场:世子/谢必...

这是一辆连载地铁。本章出场人物:王启年/高达/范思辙/郭保坤


“进来。”范闲撑着身体,发丝一缕缕落在王启年脸上,汗液顺着下巴埋入衣衫中,他喉结上下游移,竟是张扬地咧开嘴。“王启年,我受得住。”


门牌号:22802482

评论区上地铁


欢室守则:在座的诸位都是小范大人的入·幕·之·宾

下了地铁可以来买份周报


当前出场人物表↓(划掉的代表已发)

皇室组:庆帝/李承泽/李承乾

相声组:王启年/高达/范思辙/郭保坤

白月光:五竹

北齐组:何道人/上杉虎/沈重

监察院:陈萍萍/言冰云/滕梓荆

可能出场:世子/谢必安/李承泽


催更聊天群↓



茶柠Liberty

1.24

Day7

先祝大家除夕快乐!

❤️

昨天晚上困得不行的时候才开始思考年夜饭的菜单,既要做出来好看吸睛,名字听起来又要喜庆,翻了一圈下厨房日食记最近关于年夜饭的更新,再看看李子柒往年的年夜饭菜单,结合家里有的食材,今天上午做饭前才最终敲定菜单。

金玉满堂(这菜就叫这个名儿)(粤菜的经典菜,原料是玉米黄瓜和胡萝卜,为了颜色丰富窝还加了别的一些蔬菜)

大吉大利(辣子鸡)(鸡丁要先炸再炒)

年年有余(糖醋松鼠鱼)(鱼肉切花刀下锅炸最后浇上糖醋汁)

花开富贵(萝卜酿肉)(没啥说的,好看就完事了)

怀珠抱玉(蒜蓉粉丝开背虾)🦐开背的时候要用刀背敲断虾筋,否则🦐蒸出来以后会变...

1.24

Day7

先祝大家除夕快乐!

❤️

昨天晚上困得不行的时候才开始思考年夜饭的菜单,既要做出来好看吸睛,名字听起来又要喜庆,翻了一圈下厨房日食记最近关于年夜饭的更新,再看看李子柒往年的年夜饭菜单,结合家里有的食材,今天上午做饭前才最终敲定菜单。

金玉满堂(这菜就叫这个名儿)(粤菜的经典菜,原料是玉米黄瓜和胡萝卜,为了颜色丰富窝还加了别的一些蔬菜)

大吉大利(辣子鸡)(鸡丁要先炸再炒)

年年有余(糖醋松鼠鱼)(鱼肉切花刀下锅炸最后浇上糖醋汁)

花开富贵(萝卜酿肉)(没啥说的,好看就完事了)

怀珠抱玉(蒜蓉粉丝开背虾)🦐开背的时候要用刀背敲断虾筋,否则🦐蒸出来以后会变弯就不是直直一条了)

福气满满(翡翠白玉福袋)(杂蔬丁用煮软的娃娃菜包起来上锅蒸)

团团圆圆(秋葵土豆泥)(土豆泥做的是甜口的,加了糖和沙拉酱,对比咸口的土豆泥又是另一番风味。)

🥟饺子做了三种口味,传统的胡萝卜羊肉馅,笋丁猪肉馅,和韭菜粉丝素馅。当然饺子不是窝包的,在窝搞菜的时候麻麻一边看电视一边包饺子。煮出来的饺子皮薄馅大,这个效果真的是自愧不如。

做一桌子饭真的挺辛苦的,早上啥也没吃站了几个小时,都有点低血糖了,所有准备工作做好以后不得不坐了一会儿才开始继续。

还是很有成就感的(自豪叉腰)

Unahan

回忆了一下这个月的伙食

回忆了一下这个月的伙食

秦溪言

【all闲】三十题

十题一发。

人物性格把握不够。不喜勿喷多包涵。

有出入都是剧情需要(记岔了)。

就这样。


1.好像发现了可是说不出口


范闲最近开始觉得有些不对了。


白天,看叔绑扫把一看就是几个小时。午夜,会因为梦见叔的离开而无意识落泪,然后连外套都来不及穿,噔噔噔跑去找他。


想,不如行动起来。


范闲沉思片刻,端端正正坐在床畔,轻轻将五竹叔唤出来。


像平常一样,五竹悄声无息出现。

“叔…我有话想和你说。”范闲坐在五竹跟前,似是突然发现这是他的一次告白一般,没了刚才那番气势,脸上飘红,连脖颈都透着粉。


“嗯?”五竹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双手环抱着铁钎。只...

十题一发。

人物性格把握不够。不喜勿喷多包涵。

有出入都是剧情需要(记岔了)。

就这样。



1.好像发现了可是说不出口



范闲最近开始觉得有些不对了。


白天,看叔绑扫把一看就是几个小时。午夜,会因为梦见叔的离开而无意识落泪,然后连外套都来不及穿,噔噔噔跑去找他。


想,不如行动起来。


范闲沉思片刻,端端正正坐在床畔,轻轻将五竹叔唤出来。


像平常一样,五竹悄声无息出现。

“叔…我有话想和你说。”范闲坐在五竹跟前,似是突然发现这是他的一次告白一般,没了刚才那番气势,脸上飘红,连脖颈都透着粉。


“嗯?”五竹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双手环抱着铁钎。只是对他反常的表现略微表示了些疑问。


“…没什么。”话到嘴边又有些难以启齿。


范闲内心恶狠狠骂了自己一句废物。


2.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范闲。朕喜欢你。和朕在一起吧。”


面前的庆帝一改平常慵懒的姿态,没有穿那件雪白的深v袍子,连头发都梳的整整齐齐。

神态…看起来也挺认真的。


庆帝常维护他,说没有好感也是虚言。


范闲内心暗暗蹙眉。


该答应他?


可是……毕竟是皇帝,范闲从现代来,看过不少宫斗戏码,虽说自诩聪明伶俐,也说不定会被人灌下打胎药,里面还和着砒霜鹤顶红……


范闲越想越惊恐,小心翼翼试探着开口:“……这是旨意…吗?”


“不,看你意愿。”庆帝眼瞳深黑,如古潭般幽深平静。


现在想来,庆帝一直对我挺关心也挺放纵,也是因为…喜欢我?


范闲想到此处,内心一惊。


虽不说自己和庆帝年龄差距甚大。


关键太子和二皇子那会怎么看我啊喂。


见范闲良久不语,庆帝心里也了然。


庆帝轻叹口气。


“好好想想吧,”庆帝顿了顿,放低声音,补充道,“至少也考虑考虑,我是真心的。”


范闲内心的弦稍稍有些松动。


庆帝算准了他的吃软不吃硬。


一国之君,说出这番话,姿态放的这般低,属实让人难料。


范闲眯眯眸子,缓缓开口,给双方一个台阶。


“您……不如试着追我?”范闲并不觉得这大逆不道。


“倒也行。”庆帝笑了,回得干脆利落。


静默了五秒。范闲突然站起身子,眉眼带笑。


“好,那您便来追。追到了,自然是您的。”范闲朝他行了个拱手礼。


“时候不早,我先回去了。”


范闲转身,没注意到庆帝眼眸深处的光芒。


似乎将范闲,


当成一个可以任人囚禁的,


小金丝雀。


3.想拥抱你的冲动


“陈院长。”


范闲一言难尽地看着陈萍萍拉着绳子,在木质沙发上做仰卧起坐。


这么做仰卧起坐有效果吗?


“呼…怎么了?”陈萍萍坐起身,仰面,眼里满含笑意地看着范闲。

“啊…也没什么。”看陈萍萍做得卖力,范闲也说不出什么嘲讽话,何况面对的是他挺尊敬的长辈。


更还有些小小的倾慕埋在心底。


——你怎么看陈萍萍?


问别人,回答的必是诸如“令人闻风丧胆。”一类带着负面的词语,还会附赠一脸惊恐的表情。

问上范闲,他会面带微笑地告诉你。


“陈院长?他是个很温柔的人啊。对我也挺关心的,不管捅出什么篓子他都能帮着摆平。”


“……其实每次看到陈院长坐在轮椅上,抬着头特别温和地对我笑,我都挺想抱抱他的。”


4.才道别就又想见面


范闲在马车上发呆,身体随着马车的颠簸而左右摇晃。


叔说去找苦荷打架,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虽说在自己印象里,没有叔失败的时候,但苦荷毕竟是大宗师,担心总是有点的。


才过了一天啊。


今天是出发去北齐的第一天。


为什么脑子里全是叔。


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我大概是想他了吧。


脑中蓦然闪过自己与五竹叔谈论关于“想”的对话。


五竹微弯唇角的画面凝滞在脑海。


大概……我不该想他。


5.我的嫉妒心


“你……不太高兴?”五竹斟酌着开口。


范闲趴在桌上,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等听完五竹这句话,突然跳起身扯着对方衣领。


“你以后只准对我一个人笑。”范闲语气淡淡。


“你是在撒娇吗?”五竹有些哭笑不得。


还在因为叶轻眉的事别扭吗?


话说连自己亲妈的醋都吃这样真的好吗?


“说,答不答应。”范闲微微抬头,向下斜睨着他。


“好。”


话音刚落,他和范闲同时轻轻笑了一下。


6.无时无刻都能想到你


无论是平淡的生活也好,深陷的绝境也好。总之,在看到路边春光晒红的鲜花时;听到鸟语虫鸣,人声鼎沸时;感受到友人的鲜血溅射到脸上时;受尽疼痛,无力躺倒于地时………或许还有更多更多,无穷无尽的时刻。他心中会想到的,能想到的,无一例外只有那一个人


7.是我不够优秀吗?


“是我不够优秀吗?”范闲嘴角露出一抹小狐狸似的微笑。


并缓缓掏出一把,


巴雷特狙击枪。


8.不知道为什么不能放着你不管


范闲发现王启年最近好像越来越黏他了,走哪都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范闲用眼神示意了好几次,无果。


忍无可忍,转头面朝王启年。


“王启年你到底想要干嘛?”


王启年如梦初醒般愣了一秒,接着是讪讪的笑。“啊,没事。就是怕小范大人您出事。”


“我?出事?”范闲疑惑地指着自己,“有什么话你直说,别磨磨唧唧。是又想加薪了?”


这个“又”字听起来有点刺耳。


王启年愤愤不平,道:“在小范大人眼里,我王某居然是这种,贪财的,没脸没皮的,小人吗!”


“是。”


“……”


“那你说,一直跟着我干什么?”


“也真没别的,就是突然觉得,我得认认真真守护好小范大人。”王启年颇有些认真地回答。


范闲一脸惊愕:“你发烧了?”


这年头,说真话都没人信吗?

真的就是,莫名不太放心小范大人一个人出去罢了。


9.不愿说晚安


“星星会替我对你说晚安,也会说半夜老是不睡觉偷偷想我的人是个蠢货。”            

范闲将头埋在被子里,想找回刚做的梦。                                                             

嗯,要骂回去。


10.你并不属于我(滕梓荆没死)


“他并不属于我。”范闲面无表情的想。


他面前孩子跑动,哭笑喊闹,一人拿着把小木剑,在院子里横冲直撞,硬是作出了一幅鸡飞狗跳的场景。


这时,已经要初入寒冬了。


旁边儿那熊孩子的父亲正坐在小矮桌边上划着小木棍。今天阳光温柔,范闲瞧了半天才看明白这是在削小木箭。


父亲给孩子做的玩具细致,木箭的尖头都被磨的圆平,氛围安和,空气里都弥漫起带着烟火气的幸福。

范闲却觉得变扭,几乎浑身难受的变扭。


他看着滕梓荆,开了几次口,终于吐出一句:“天色要暗了,我…走啦。”


对方毫不客气的挥挥手,就算告别了。

“客都不送一下……这家伙真是不懂礼貌!”范闲腹诽。


不过他也习惯于这样相处,因此只是心里暗骂了两声,便牵了马离开。

“怎么连客人也不送一下……”

吱呀的一声,一个人影推开门板,无奈的对坐在小矮桌旁的人说话。


“快去送送范公子。”那人补充一句。


桌旁的人顺从的站起身,范闲听着对方的脚步一点点临近。


他顿时觉得更变扭了。


范闲牵着马,与身旁的人步行在泥土路上,两边的林木都寒萎萎缩缩,草叶折着躺在土里,黄色,不见生机。


“今天是冬至。”范闲深吸一口寒风,扯开一个新的话题。


“嗯。”


“嘶——见鬼了,这天一黑,怎么这样冷。”


对方像是笑了一声,反正范闲听着,觉得有嘲笑的样子。

“让你穿这么一点儿。”

“现在是冬天了……”


“嗯?怎么?”


“现在是冬天了。”范闲想,“既然是冬天,这样寒冷的冬天。”


他想去借冬天的名义来拥抱。


他吐出一口白雾,面无表情。


但是他不属于自己。


“没有。没什么。” 他听见自己这样回答。

同仁堂甩手掌柜穆白

【all闲】欢室(六/R)

这是一辆连载地铁。本章出场人物:王启年/高达/范思辙/郭保坤


高达直贴着范闲,发热的身躯逐渐烧灼着理智,高达俯身在范闲脖颈间,嗅着他与别人不同的那股香味,“大人,您吃五香鸭了?”

22664539(看不懂见评论区)

评论区看小范大人吃五香鸭


欢室守则:在座的诸位都是小范大人的入·幕·之·宾

下了地铁可以来买份周报

催更聊天all闲群↓


[图片]

这是一辆连载地铁。本章出场人物:王启年/高达/范思辙/郭保坤


高达直贴着范闲,发热的身躯逐渐烧灼着理智,高达俯身在范闲脖颈间,嗅着他与别人不同的那股香味,“大人,您吃五香鸭了?”

22664539(看不懂见评论区)

评论区看小范大人吃五香鸭


欢室守则:在座的诸位都是小范大人的入·幕·之·宾

下了地铁可以来买份周报

催更聊天all闲群↓



restrained.

我觉得王启年和范闲就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他如果可以,他愿意另一个人把他当成踏脚石、过河拆的桥、向上爬要踩的尸骨、活该千刀万剐的罪人。

但他知道另一个人不会这么做。

我觉得王启年和范闲就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他如果可以,他愿意另一个人把他当成踏脚石、过河拆的桥、向上爬要踩的尸骨、活该千刀万剐的罪人。

但他知道另一个人不会这么做。

王金蛋

2020年年夜饭

手绘版插画

有了女儿的第一个年

2020年年夜饭

手绘版插画

有了女儿的第一个年

同仁堂甩手掌柜穆白

【all闲】欢室(五/R)

这是一辆连载地铁。本章出场人物:王启年/高达/范思辙/郭保坤

22571485(不懂看评论区)


范闲抿着唇,脸色十分不好,他正与王启年对视着,忽听拔剑出鞘的声响,高达终于把剑捣鼓出来,剑气狠戾,竟直接划破了范闲的胳膊,鲜血溅在墙壁上,那几个字骤然凝成一团鲜红的花,又缓缓绽开:

已确认欢室之主为范闲,请即刻与其他人进行交///huan


本章相声组开启√

欢室守则:在座的诸位都是小范大人的入·幕·之·宾

下了地铁可以来买份周报


催更聊天all闲群↓

[图片]


这是一辆连载地铁。本章出场人物:王启年/高达/范思辙/郭保坤

22571485(不懂看评论区)


范闲抿着唇,脸色十分不好,他正与王启年对视着,忽听拔剑出鞘的声响,高达终于把剑捣鼓出来,剑气狠戾,竟直接划破了范闲的胳膊,鲜血溅在墙壁上,那几个字骤然凝成一团鲜红的花,又缓缓绽开:

已确认欢室之主为范闲,请即刻与其他人进行交///huan


本章相声组开启√

欢室守则:在座的诸位都是小范大人的入·幕·之·宾

下了地铁可以来买份周报


催更聊天all闲群↓




迪迦奥特曼James

【年夜饭】一顿团圆饭,一个团圆年。

【年夜饭】一顿团圆饭,一个团圆年。

Riko_Lu

年夜饭

除夕时候都忘了发

现在看一家人团团圆圆吃顿饭都成了奢侈

希望一切快点好起来

年夜饭

除夕时候都忘了发

现在看一家人团团圆圆吃顿饭都成了奢侈

希望一切快点好起来

一眼执着yyzz
2020年1月31日,1月=3...

2020年1月31日,1月=300公里大关OK!!!16+(16+16+16+0+0)+(0+16+14+12+0)+(12+12+13+15+0)+(12+12+14+0+14)+(12+12+0+0+14)+(0+14+12+12+14)-----20200131,夜跑16公里!

1.set off fireworks in heart for myself!!!

to light the fuse,to set off a firecracker, with a match,用火柴点燃引线,放爆竹。

2.the family reunion dinner on the lunar...

2020年1月31日,1月=300公里大关OK!!!16+(16+16+16+0+0)+(0+16+14+12+0)+(12+12+13+15+0)+(12+12+14+0+14)+(12+12+0+0+14)+(0+14+12+12+14)-----20200131,夜跑16公里!

1.set off fireworks in heart for myself!!!

to light the fuse,to set off a firecracker, with a match,用火柴点燃引线,放爆竹。

2.the family reunion dinner on the lunar New Year's  eve!大年三十的年夜饭.

3.heros come and go,but the legends are forever!

He was a colossus, a legend.他是一个伟人,一个传奇人物。

4.持之以恒 柳暗花明,

success comes from persistence and hard work .成功来自持之以恒和刻苦耕耘。

5.go well 进展顺利;go to a better place=was gone 去世的隐晦说法;

Is everything going OK?事情都还顺利吗?

乌音蝶洌

在婆婆家过的第二个除夕,年年有余,恭贺新春!

在婆婆家过的第二个除夕,年年有余,恭贺新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