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幸运儿

47.2万浏览    5589参与
星際片砲灰男二

Chu💜

後面是跟推上太太禮尚往來的圖

Chu💜

後面是跟推上太太禮尚往來的圖

星雅醬

【第五学院】第一百三十二章—守护神

第一百三十二章—守护神

不同于午餐时的凉亭,

晚餐的用餐地点则是改到了原本的餐厅,

而大家也都很准时,几乎都在同一个时间里到达。

“伊莱,鹰鹰的状况调整好了吗?”

玛尔塔关心的问着伊莱,

只见伊莱的使役简单的嘶鸣了两声,

像是在回答玛尔塔的问题一样。

“嗯,状态已经在最好的状况了,

变得非常有活力呢。”

伊莱亲昵的抚摸着自己使役的脑袋,

而鹰鹰也蹭了蹭伊莱的手作为回应。

“看来各位都已经到了,

那么就让我们开始今晚的晚餐吧。”

伊莱的父亲看见我们都已经到达后让我们所有人一起入座开始了今晚的晚餐时间,

说实话,应该是受到崇尚自然的信仰影响,

伊莱他们家的食物大部分...

第一百三十二章—守护神

不同于午餐时的凉亭,

晚餐的用餐地点则是改到了原本的餐厅,

而大家也都很准时,几乎都在同一个时间里到达。

“伊莱,鹰鹰的状况调整好了吗?”

玛尔塔关心的问着伊莱,

只见伊莱的使役简单的嘶鸣了两声,

像是在回答玛尔塔的问题一样。

“嗯,状态已经在最好的状况了,

变得非常有活力呢。”

伊莱亲昵的抚摸着自己使役的脑袋,

而鹰鹰也蹭了蹭伊莱的手作为回应。

“看来各位都已经到了,

那么就让我们开始今晚的晚餐吧。”

伊莱的父亲看见我们都已经到达后让我们所有人一起入座开始了今晚的晚餐时间,

说实话,应该是受到崇尚自然的信仰影响,

伊莱他们家的食物大部分都没有经过什么太过繁琐的加工过程,

都只经过简单的烹调而已,

但是却能最大程度的引出食材的味道。

“艾玛回去也要试试看这个!”

艾玛看着最后一道奶酪甜点这么说,

说实话这并不是一道什么特别的甜点,

甚至其实可以只用简单来形容也不为过,

纯鲜奶做成的奶酪配上新鲜水果做成的果酱,

明明非常简单却让人觉得里头藏着无尽的风味,

让人忍不住想一口接着一口。

“如果喜欢的话能请厨师教妳没有问题。”

伊莱的父亲笑着看着大家,

听到他的话大家都开心的小声欢呼。

“对了伊莱,你之前说过守护神大人将自己的精神体安置在这里⋯⋯

那我们有机会碰到祂吗?”

白羽在晚饭结束后好奇的问,

其他人有跟着看了过来一副想知道的模样。

“嗯⋯⋯或许真的有机会见到也说不定喔?

毕竟神明大人并不排斥外人,

不过也要看神明大人自己的意思,祂如果不愿意,

即使是身为神明大人孩子的我们一族也看不到祂。”

怎么感觉是个来无影去无踪的神明大人啊?

“那神明大人长什么样子呢?”

我的问题让伊莱一瞬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个⋯⋯神明大人没有固定的外貌,

祂会化为不同的模样出现,

有时是大人、有时是小孩、有时是男人、有时却是女人⋯⋯我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每次神明大人出现时我们都是本能的就知道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就是神明大人⋯⋯

而我们的族规中明确指出不能让神明大人的外貌碰触到空气,所以我也不能形容给大家看。”

没想到居然还有不能碰触到空气这种规定呢?

“感觉伊莱同学的家庭真的好神奇呢!”

海伦娜拿着热牛奶这么说。

“是啊⋯⋯不过我们这样感觉又更认识伊莱一点了呢!”瓦尔莱塔这么说。

“可惜卡尔这次没有来玩⋯⋯

不知道卡尔如果看到伊莱家会不会吓一大跳!”

特蕾西一边猜想卡尔的反应一边说。

“呜⋯⋯那下次如果有机会我们再去别人家玩一玩如何!”

脑子转的特别快的艾玛马上就想要着手准备下一次的地点。

“我想去特蕾西家看看!”

“我想去玛尔塔家!听说玛尔塔家很大欸!”

“妳听谁说的啊⋯⋯。”“疑?我想去小幸家欸!”

“我家很普通啦!没什么好逛的!”

“我很好奇『普通』的房子长什么样子?”

“看吧看吧!班长都发话了!”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吵着,

笑声和谈话声在宁静的夜晚中是如此的明显,

但却没有任何人来打扰,

随着月光慢慢的升起,

我们也一个个渐渐的踏进了梦乡。

约瑟夫有些意外的看着眼前的房子,

房子本身没有什么问题,

除去上面大大的殡仪馆的话确实是一栋普通的房子,

但是他总觉得里头有一股他既熟悉却又陌生的力量。

“学长请进。”

卡尔插入钥匙打开了自家的家门,随着大门被打开,

约瑟夫感受到了那股强大的力量充满着这个家,

似乎是正在守护着这个家,

但是为什么其中混杂着死亡的气息?

“伊索你回来啦⋯⋯这位是?”一位中年男子走下楼梯脸上原本的微笑瞬间转换成好奇。

“这位是我之前说过的学长,爸爸。”

卡尔替自己父亲介绍了身旁的人。

“伯父您好,我叫做约瑟夫·德拉索恩斯,

是卡尔的学长。”

约瑟夫露出来笑容向卡尔的父亲打招呼。

“原来是学长啊⋯⋯谢谢你愿意来帮忙⋯⋯虽然这件事不太好就是了。”

卡尔的父亲说着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神情,

就连没什么表情的卡尔也不自觉握紧了拳头,

这些变化都没有逃过约瑟夫的眼睛。

“请问具体需要我帮忙的内容究竟是?”

约瑟夫觉得自己必须赶快知道究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比起用说的,

我觉得还是让你亲眼看一看比较好,请跟我来吧!”

卡尔的父亲勉强露出一个微笑,

带着约瑟夫前往一间深处的房间。


洛洛薇
这是个什么时候画的陈年老图??...

这是个什么时候画的陈年老图?😂😂😂

这是个什么时候画的陈年老图?😂😂😂

零零散散(备战考试)

不全能的花瓶不是好花瓶9

  她的疑惑注定得不到解释了。

  奈布现在把注意力都放在自己头顶的鸟窝里,一个闪闪发亮的金属制品正躺在里面。

  这是他们正在参加的一项综艺里需要在野外寻找的标志物。

  在规定的时间里,按每队收集的个数为准进行排序,依次为他们设定今晚居住环境的条件。

  两人一组,他和诺顿在一块,麦克和幸运儿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标志物一共有八十多个,参与综艺的也刚好八个人。

  本来节目组是安排了四男四女这样的组合来,打算最后一男一女这样分,比较有看点,而且男女搭配嘛。但没想到他们DV太不解风情,直接队里两两分了,所以没办法,就只能这么安排下去。

  不过他们还算有点良心,把比较危险一点的地方,需要上树爬山的选择了

  她的疑惑注定得不到解释了。

  奈布现在把注意力都放在自己头顶的鸟窝里,一个闪闪发亮的金属制品正躺在里面。

  这是他们正在参加的一项综艺里需要在野外寻找的标志物。

  在规定的时间里,按每队收集的个数为准进行排序,依次为他们设定今晚居住环境的条件。

  两人一组,他和诺顿在一块,麦克和幸运儿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标志物一共有八十多个,参与综艺的也刚好八个人。

  本来节目组是安排了四男四女这样的组合来,打算最后一男一女这样分,比较有看点,而且男女搭配嘛。但没想到他们DV太不解风情,直接队里两两分了,所以没办法,就只能这么安排下去。

  不过他们还算有点良心,把比较危险一点的地方,需要上树爬山的选择了。

  “咱们几个了?”

  奈布把手上的标志扔下去,诺顿接住,放进专门的袋子里数了数。

  “二十四个。”

  还行。

  奈布坐在树枝上往四遍看了一眼,扯出一条树藤试了试结不结实,便抓着它荡下来。

  诺顿一惊,赶紧过去接他,但手还没伸出来,就见奈布拉着藤蔓一甩,稳稳地站在了地上。

  “怎么了?”

  “……”诺顿低头默默拿起袋子,摇摇头:“没事……”

  他以前是干什么的。

  正常人吗?

  

  –

  两个人觉得收集差不多了,准备回到规定的地方去交东西。

  诺顿看着奈布过去,不知道和工作人员说了什么,只见那个女孩脸红红地跟他说了几句,挺高兴的一副样子,随后奈布打完招呼离开就往山顶上走。

  “你干嘛去?”

  “找地方睡觉。”

  诺顿拦住他,“那你也得等到人到齐了,拍完序号再去啊,你现在知道你住哪吗?”

  奈布点点头,“看运气。”

  啊?

  诺顿看着他走过去,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工作人员,也没人过去拦他,想了一会儿,觉得不放心,还是跟了上去。

  等两人离开之后,其他人才陆陆续续回来。

  交标志的时候,麦克他们手里也是二十几个,但其他两组女孩就不多了。

  不知道节目组怎么想的,就能把那些东西放在各种匪夷所思的地方,鸟窝里,石头下,泥坑里,只有他们想不到,没有节目组做不到的。

  真是辛苦那些个工作人员了。

  “哇,估计这一次要以天为盖以地为床了吗?”一个女孩扯扯自己的脸,“我尽量让我自己高兴一点。”

  旁边她的队友挎住她道:“不会以地为床的,至少会给咱们铺层垫子。”

  “我姑且把你说的话当做安慰好了。”她异常艰难地笑了笑,然后转头问收放物品的工作人员:“给被子吗?”

  “噗……”那人也笑了,摆摆手让她们不用担心,“你们放心,你们不会露宿野外的,这个牌子给你。”

  按排名分配住宿的地方,四组从好到坏依次就是酒店,普通的小房子,木屋还有露营用的帐篷,虽然寻找物品安排的地点清奇,但是对于居住的地方都还是配备齐全的。

  “哇,你们不会是给错了吧。”女孩不可思议地瞪瞪眼,“我们是最少的了吧,怎么会住在小房子里呢?”

  “奈布他们那一组把自己找到的标志分给你们了,他说女孩子肯定要住好一点的地方,就走了。”工作人员说着,把手里的牌子放到她手里。

  女孩一愣,然后转头对旁边同样愣住的人说道:“你有卫生纸吗?”

  “?”

  “我想哭但是我又怕妆花了让我的偶像奈布小哥哥看了笑话……呜呜……”

  “噗……”

  “哈哈哈哈。”

  最后,四位男士显出绅士风度,把最好的两个让给了女孩子,然后他们去了木屋和帐篷。

  “木屋里有四张床,帐篷里只有两张,你们为什么要跟我抢?”奈布死死按住帐篷的拉链,卡住不让外面的人进来,甚至还想把自己旁边不知道为什么很得意的诺顿扔出去。

  木屋舒舒服服的不好吗?

  为什么他这么一个小小的请求都不能答应他?

  其实节目组考虑到可能有人会受不了住宿条件,很体贴地在每个房子里都放了四张床,实在忍不了,自己偷偷跑过去也是可以的。

  奈布就不明白了,你好好躺着不行吗?就两个地方还跟他抢。

  “一个组合怎么能分开呢?”幸运儿撑着拉链,“让我进去。”

  他怎么力气这么大?

  奈布毫无感觉,“除非老子手断了。”

  “木屋多好啊,干嘛来这里受苦?快回去吧。”诺顿心情极好,“别打扰我们睡觉了。”

  麦克:……呵。

  当初是谁说他就是变成狗他都不会正眼瞧那个新人一下的!是谁说的!!

  

  –

  第二天,集合的地方,诺顿两个人是最后到的。

  他看着旁边还在打哈欠的奈布脸上表情一言难尽。

  昨天他八点睡的,现在都九点了,要不是他把他叫起来,他还在梦里呢。

  怎么那么能睡?

  “你要不要去看看医生?”诺顿在他耳边低声道。

  “我没病。”我就是想睡觉而已,这都不行吗?你管那么宽?

  看着奈布莫名暴躁起来的气息,诺顿默默咽下了剩下的话。

  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休息的不错,看起来很精神,于是工作人员一声令下,让他们去爬山。

  山前两条路,左右都能通到山顶,不过左边是树林,右边是被人走出来的相对平坦的路。

  他们规定必须两队左两队右。

  最后决定好的结果是他们四个男的走左边,女孩子们走右边。

  虽说是让他们自己探险,但毕竟只是综艺,这些明星们大多数也不是那种经验特别好的人,一路上都会有人跟着,基本不会有什么事。

  等女孩子们眼巴巴看着几个大帅哥的身影消失在丛林里的时候才走。

  “好了,我们也走吧。”导演拍拍手,“前面还有十几个关卡等待你们呢。”

  “啊——还有关卡?”女孩惊恐道:“不是爬到山顶就行了吗?”

  “怎么会呢。”导演笑得鸡贼,“毕竟我们也不是什么好人,来,大家加油吧。”

  四个人:……

  

  –

  因为是丛林的关系,关卡不好设置,就少了好多,摄影师等等工作人员在后面跟着,四个人在前面走。

  除了奈布,其他人倒是挺新奇的,东看看西看看。

  因为节目的关系,这里被改造了一下,奈布踩了踩吊桥,锁链立刻一阵晃动,吓得幸运儿直接挂在了他身上。

  “你害怕?”

  “……我恐高。”他双眼紧闭。

  “那你抓紧。”

  幸运儿闻言,立刻把环绕着奈布腰手臂搂得更紧了。

  奈布抱紧他,踩着木板,几步跳了过去。

  诺顿和麦克看了幸运儿一眼,然后。

  “奈布,我也恐高。”

  “我也是。”

  奈布:……

  等几个人都过来了,奈布想到一点,摄影师他们怎么过来,刚想问,抬头却看见一辆缆车从空中滑过,里面的人脸相当眼熟。

  ……好叭。

  这一路上,这几个人从刚开始的轻松变成了最后的动都不想动。

  不知道节目组是怎么想出来的,让他们去上树下河,还要自己去寻找正确的道路,要给路边的人家帮忙才能得到线索,又要解密又要费神,即便是奈布都不可避免地被蹂躏了好几次。

  我只是个雇佣兵,这种动脑的事情不要找我,费力的也不要。

  最后他们还是上去了。

  节目组说只要从人家手里得到线索就行,没规定方法,奈布直接用钱砸,不仅得到了线索,最后人家还用车直接把他们带了上去。

  节目组:……毫无游戏体验。

  两天一夜的冒险,到此进入尾声,感谢了他们这些嘉宾之后,正式宣告结束。

  过了一段时间,综艺播出,反响不错。

  尤其是四个人互动的地方,点击率极高。

  [奈布太厉害,诺顿想接住结果根本等不到]

  [哥哥团宠]

  [感觉平时说话挺少,很高冷的诺顿一到奈布这里就变了]

  [放弃人设吧诺顿]

  而且奈布没想到,麦克和幸运儿想要进帐篷的那一段也被节目组裁裁剪剪加进去了。

  [奈布:你能进来算老子输]

  [幸运儿拼命拉,奈布拼命堵]

  [我好爱]

  [我似乎想象到诺顿得意的样子]

  确实。

  奈布继续往下拉,到了他们四个人过关那一段,又是一阵吹。

  [奈布面无表情的样子好A]

  [我希望奈布可以搂着我,然后对我说抱紧点,啊~]

  [楼上哪怕多吃一粒花生米也不至于醉成这个样子]

  [噗……我也恐高]

  [哈哈哈哈哈]

  [我看到了奈布面无表情下的嫌弃]

  [我看到奈布花钱的时候,他身后节目组里的人都惊呆了]

  [没想到吧]

  [这算不算是犯规啊]

  [怎么犯规了,没规定不能用钱啊]

  [确实没有规定不能用钱,他们这么做没什么问题]

  [人家一高兴,把他们拉上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综艺结束之后,奈布趴在奶茶店里动都不想动。

  最近他们组合没有太重要的活动,那三个人在考虑自己将来的发展方向,奈布也一样。

  他努力想办法把女主搞下来。

  这期间女主给他打过无数次电话,被拉黑了就换了手机打,奈布作为一位好好完成任务的雇佣兵,坚定不移地拉黑了她。

  米洛不知道他住哪在哪,什么办法也没有。她想过找人帮忙,但是别人一听是奈布做的都回绝了。稻焰和晏欢是业内两大巨头,这位不仅是稻焰的股东,哈斯塔还是人家金主,谁敢帮她。

  在娱乐圈这个更替迅速的地方,一段期间不出现,曝光度一下降,那就会慢慢被人遗忘。

  今天对着你喊小姐姐我永远爱你,明天就可以对别人说我粉你一辈子,都是正常的。

  米洛是想破了脑袋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对付她,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在她不火了快不行的时候,奈布又偷偷爆了一波猛料,把她早些年为了搭上一些业界大佬做的事都爆了出去。

  最初被她盯上的可不止裘克一个人。

  这个黑历史一出来,现在的她也不会有人为她公关,自然也没有什么翻盘的机会了。

  任务完成。

  

  –

  奈布翻了翻手机,然后打开软件发了一条微博。

  奈布·花瓶·萨贝达V:我要去演戏!我要当一个好演员!!我要走上演艺圈的巅峰!!!我要成功!!!!@晏欢娱乐

  奈布如今的影响力不小,一经发出,便收获了大量的评论。

  [哥哥冷静一点?]

  [吓,我刚看到还以为是我的哪个姐妹发的]

  [奈布布你还好吗?是最近受什么刺激了吗?]

  [奈布的昵称……认真的吗?]

  [哥哥唱歌超级好听鸭,要转型了吗]

  [奈布什么都会好像,之前综艺里还见他弹过吉他吹过笛子]

  [刚看见还以为是我的哪个朋友在疯狂]

  ……

  过了一会儿,晏欢娱乐给他回了话。

  晏欢娱乐V:咱回去说━(◯Δ◯∥)━//奈布·花瓶·萨贝达V:我要去演戏!我要当一个好演员!!我要走上演艺圈的巅峰!!!我要成功!!!!@晏欢娱乐

  奈布听话地过去,一进门,就被人逮进了办公室。


F萌盟_颜若幽馨

黑一黑第五 那些谜一样的自信和错觉 (求生者篇)

救人位NO.1!

橄榄球在手天下我有

摸摸箱子,干!又一个电筒!

设计组说我们是恐怖游戏,我面对胡萝卜一样的橄榄球陷入了沉思

站着别动!我来撞你!

 

————(扶老子起来!我还能撞)威壮壮

 

 

 

要么第一个飞,要么最后一个飞

开局我拼命爆点,以至于监管觉得这是发给他‘’这里有佣兵千万别来的信号‘’

别闹,对象当然比队友象重要,三层巨力的某人这样说到

干!专心破译!!!

我以为我是刀锋舞者,其实我是制胜先机……

 

————(不想被佛的人,被佛最多)奈断腿

 

 ...





救人位NO.1!

橄榄球在手天下我有

摸摸箱子,干!又一个电筒!

设计组说我们是恐怖游戏,我面对胡萝卜一样的橄榄球陷入了沉思

站着别动!我来撞你!

 

————(扶老子起来!我还能撞)威壮壮

 

 

 

要么第一个飞,要么最后一个飞

开局我拼命爆点,以至于监管觉得这是发给他‘’这里有佣兵千万别来的信号‘’

别闹,对象当然比队友象重要,三层巨力的某人这样说到

干!专心破译!!!

我以为我是刀锋舞者,其实我是制胜先机……

 

————(不想被佛的人,被佛最多)奈断腿

 

 

 

一般来说,鹰鹰会比监管者先回来。坐在椅子上的先知,看着刚飞回来一脸惊讶的鹰鹰解释道。

犹豫就会败北,果断就会败给

我跟你们这群gay不一样!看我左手的婚戒!

吸吸别人家的小动物,找找出轨的感觉

快乐吸鸟 快速上椅

 

—————(欢迎来到ban位室,嗑瓜子吗)伊莱·ban·克拉克

 

 

 

当我提着箱子时,我在奔跑,当我放下箱子时,我被搏命

角落埋下一个箱子,来年长出1个对友

我画了一个机械师小姐姐,于是她溜了120s,甚至还修了1台机

有时候想想我才是逆转未来的男人,有时间跟伊莱好好聊聊!

掰手腕这一块,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喘气的都离我远点)伊大力

 

 

 

你也看这个磁铁它有大又圆,你看这个颜色它有红又蓝

我给监管者铺的磁铁大陆,就是队友的t台秀场

刚扔的磁铁……就让队友踩没了,好气啊

沉默寡言人设,狂野舞蹈男孩

一天要跟奈布说3次,上面的空气很新鲜

——————(踩我磁铁就修机!)诺崩溃

 

 

 

开局一把枪 装备都靠抢!

开过的箱子可以绕庄园10圈

我想摸一把枪,结果给了我一个针

为什么叫幸运儿,行为有我的局,开局都先追我谢谢

女仆装不存在的,不信你看,有安全裤!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幸欧皇先生

 

 

 

 


如果喜欢的话再更新一个监管者篇

 

 

Alexandra丨琼凉

【致歉】关于约幸

昨天好巧不巧手机坏了,而我打算买个新手机

所以伯爵更新时间(没有意外的话)差不多一周一更吧。

小伙伴们耐心等,不能更的话我会提前说一声的QAQ(比如这周可能就会有些晚)

私心tag致歉

 

 

接下来说说我另外的打算——

       1.原本的伯爵图片因为手机坏了,可能就没有了(?)

我指绘(没有板子的痛苦)

 

       2.我觉得小幸不再是我心中的唯一了(别打我)

你们造嘛?!黄占真的敲好次!!!(这不是你叛变的理...

昨天好巧不巧手机坏了,而我打算买个新手机

所以伯爵更新时间(没有意外的话)差不多一周一更吧。

小伙伴们耐心等,不能更的话我会提前说一声的QAQ(比如这周可能就会有些晚)

私心tag致歉

 

 

接下来说说我另外的打算——

       1.原本的伯爵图片因为手机坏了,可能就没有了(?)

我指绘(没有板子的痛苦)

 

       2.我觉得小幸不再是我心中的唯一了(别打我)

你们造嘛?!黄占真的敲好次!!!(这不是你叛变的理由)

紧随而来的就是佣占,殓占,役占,其他打死我也不吃!(小幸你还是团宠,相信我!)

黄占的脑洞我已经想好了,就差手了【滑稽】

 

       3.原本的圣诞节元旦贺图全都改为all幸的小段子(我觉得可以可以)

 

 

 

 

另外的,你萌有什么有趣的梗嘛?想借来写写(总凭自己的脑洞,我总一天会大脑死机的,哭唧唧QAQ)

 

 

 

 

星雅醬

【第五学院】第一百三十一章—图书馆管理员

第一百三十一章—图书馆管理员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我整个人吓得跳起来,

活像是做了什么坏事被发现的小孩子。

我回头一看,一位穿着深蓝色礼服的美丽小姐趴在楼梯的栏杆上笑着看着我,

这位小姐有着一头美丽的粉色波浪头发,

华丽的发饰并不会掩盖着她的美貌甚至可以说帮忙更加衬托出了她的容颜,

深蓝色的华服将她的肌肤衬托的有如珍珠一般的白皙透亮,

但让人移不开视线的是她的手臂⋯⋯

应该说我也不确定那算不算是手臂,

更应该说是翅膀才对,银色闪着光芒的细致羽毛铺在了她的手臂上,但却完全没有突兀感。

“除了我族的孩子,

很少有人会对这里的书感到有趣呢⋯⋯

您或许是这十几年以来第一位呢?”...

第一百三十一章—图书馆管理员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我整个人吓得跳起来,

活像是做了什么坏事被发现的小孩子。

我回头一看,一位穿着深蓝色礼服的美丽小姐趴在楼梯的栏杆上笑着看着我,

这位小姐有着一头美丽的粉色波浪头发,

华丽的发饰并不会掩盖着她的美貌甚至可以说帮忙更加衬托出了她的容颜,

深蓝色的华服将她的肌肤衬托的有如珍珠一般的白皙透亮,

但让人移不开视线的是她的手臂⋯⋯

应该说我也不确定那算不算是手臂,

更应该说是翅膀才对,银色闪着光芒的细致羽毛铺在了她的手臂上,但却完全没有突兀感。

“除了我族的孩子,

很少有人会对这里的书感到有趣呢⋯⋯

您或许是这十几年以来第一位呢?”

她温柔的看着我说。

“对⋯对不起!我擅自就拿了起来!我⋯我⋯⋯”

我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

我根本就是现行犯被逮捕啊!

“不用那么紧张⋯⋯书本来的价值就是为了让人看的,你没有做错任何事。”

她一步步走到我面前摸了摸我的头像是在安抚我一样。

“如果这些知识不让人知道⋯⋯

那么再珍贵的知识也比那些废纸还更没有价值,

我还要谢谢你愿意继续延续这些知识呢。”

我惊讶的看着对方的金眸,那其中呈现的是无比的真诚,她的话完全是真的,不是谎言。

“但是这不算是机密吗⋯⋯?”会出现在本家的藏书怎么想应该都不是能供外人参阅的吧?

“确实可以说是吧?

毕竟这些都是这个家一代代所传承下来的智慧啊。”

她抬起头望着一层层的书架,

眼中透露出来的是无尽的温柔和自豪。

“但是你不用担心,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这些文字的。”

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她突然这么跟我说,

我不解的歪着头,

我这不是正在看吗?什么叫做不是所有人都能看?

“这些书中的文字都饱含着每一任家主的力量,

如果不是被允许的话是看不到文字的,

即使是克拉克家族的孩子也一样。”

她的话让我十分讶异,

居然严格到连伊莱他们也要经过允许才能阅读?

“而且即使真的看到了文字,

能不能理解又是另一回事了,不是吗?”

她用眼神示意着我,

我跟着她的眼神看向了手中拿着的书,

此时我才发现,虽然我看到了文字,

但是句子和句子之间却好像藏有密码一样,

分开来都还能理解,一旦看在一起就无法理解里头想要表达的到底是什么了。

“既然你看得到文字,那么我就来教你吧,

就当作是有缘吧。”

她的话让我再次惊讶不已,她到底是什么人啊?

“请问您⋯⋯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样的人能有权利决定要不要把这些知识传授给一个完全没有关系的外人?

难道说除了“使徒”之外还有其他类似的身分吗?

“嗯⋯⋯就把我当作一位图书馆管理员吧。”

她思考了一下后这么跟我说,

敢问哪一个图书馆管理员能这么逆天敢将重大机密流传给外人啦!

但没有给我再提问的机会,她便开始解释起书上的内容,我也只好放弃继续追问。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的很快,

转眼间已经快到了晚餐时间。

“今天先这样吧,

可不要在晚餐上迟到比较好,对吧?”

她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这么说,

我这时才后知后觉原来时间已经过那么久了!

“那么我先走了!今天非常谢谢您!”

我慌慌张张的将书本放回原处拿起自己的东西便往外走,

她只是静静的待在原地笑着看着我,

临走之前我对她深深地一鞠躬才关上大门离开,

而我那时并没有注意到她眼中藏着的想法。

“看来犹格·索托斯并没有看错呢⋯⋯

命运的齿轮已经完整了啊!”

看着年轻孩子离去的背影,

她不禁对那两人感到一丝怜惜,

身为位在命运齿轮关键处的两个齿轮,

没有人能够帮助他们,即使是神明也做不到。

“我能做到的⋯⋯也仅仅只是从旁帮助了。”

她的孩子也即将卷入这场命运之中,

那么身为母亲的她能做的,就是尽全力让这些孩子得到足够拍动羽翅的力气仅仅如此而已了。


嘿嘿嘿
存档,不想负责任摸鱼,玩烂的换...

存档,不想负责任摸鱼,玩烂的换装梗

存档,不想负责任摸鱼,玩烂的换装梗

嘿嘿嘿
存档。有些小精灵想的是吃🍪,...

存档。有些小精灵想的是吃🍪,有些人则在想桃子

存档。有些小精灵想的是吃🍪,有些人则在想桃子

川咕咕今天咸鱼了吗

今天四个兄弟依旧在比赛的时候不务正业 萨贝达:”下午比赛目睹罗伊挨揍现场,打卡”
p2无滤镜版本XD
是迟到很久的给朋友的生日河图x
迟到的生日快乐x
对不起我第一版传错了,我是智障 流泪

今天四个兄弟依旧在比赛的时候不务正业 萨贝达:”下午比赛目睹罗伊挨揍现场,打卡”
p2无滤镜版本XD
是迟到很久的给朋友的生日河图x
迟到的生日快乐x
对不起我第一版传错了,我是智障 流泪

️水无月麻子

千秋乐的三人合影

QwQ舍不得各位啊
大家请务必支持官方BD

千秋乐的三人合影

QwQ舍不得各位啊
大家请务必支持官方BD

️水无月麻子

震惊!千叶伊莱居然会看手相(雾)
最后还是到了千秋乐(p4求生者全员合照)

震惊!千叶伊莱居然会看手相(雾)
最后还是到了千秋乐(p4求生者全员合照)

星雅醬

【第五学院】第一百三十章—愉快的午餐

第一百三十章—愉快的午餐

“欢迎各位的到来,我们家已经很久没有外人来造访了呢。”伊莱的父亲和蔼可亲的说,

说实话眼前的男人如果不说我都觉得他只有三十几岁完全不像是一个已经有孩子的人,

该说保养有方吗?

“谢谢您!我叫做艾玛!艾玛·伍兹·贝克!

请您接下来的三天多多指教!”

艾玛非常有精神的向伊莱的父亲问好。

“役鸟已经将各位的名字告诉过我了,

很高兴能亲自见到妳,艾玛。”

所有人讶异的看着伊莱的父亲,

没想到他竟然已经都知道我们的名字了!

“这只是基本的预言而已,

而且伊莱也不是没有向我提起过各位。”

伊莱的父亲神秘的笑了一下带着我们往外走...

第一百三十章—愉快的午餐

“欢迎各位的到来,我们家已经很久没有外人来造访了呢。”伊莱的父亲和蔼可亲的说,

说实话眼前的男人如果不说我都觉得他只有三十几岁完全不像是一个已经有孩子的人,

该说保养有方吗?

“谢谢您!我叫做艾玛!艾玛·伍兹·贝克!

请您接下来的三天多多指教!”

艾玛非常有精神的向伊莱的父亲问好。

“役鸟已经将各位的名字告诉过我了,

很高兴能亲自见到妳,艾玛。”

所有人讶异的看着伊莱的父亲,

没想到他竟然已经都知道我们的名字了!

“这只是基本的预言而已,

而且伊莱也不是没有向我提起过各位。”

伊莱的父亲神秘的笑了一下带着我们往外走,

虽然早就知道克拉克家族都不是省油的灯,

但这实力也太逆天了吧!

跟着伊莱父亲的脚步往外走,我们通过了位在建筑物中心的一个玻璃搭建而成的透明温室,

温室里使用了繁琐的法阵来维持里头的温度以及湿度,

玻璃天花板似乎在搭建时就已经算过折射角度,

阳光洒下来时能均匀的照耀到温室中的每个角落,

各种植物自然的在整个温室中生长,

役鸟们窝在枝头上好奇的打量着我们这些外人。

“这里好棒喔!”

艾玛的眼睛散发着闪亮亮的光芒看着眼前的景象,

这里对于热爱园艺的她根本是天堂。

“很高兴妳喜欢,不过参观的话还是等一下吧,

我们先用餐吧,让客人饿着肚子不太好啊。”

伊莱的父亲一边说一边打开一扇通往外面的大门,

属于冬天特有的温暖阳光照耀在我们身上让人觉得暖暖的,

即使冷风吹过也变得不会那么不舒服。

我们一行人来到了一个有些类似于露天凉亭的建筑物中,

整个建筑是八角形状,利用木头作为支柱撑起,

虽然没有墙壁但却利用法术让外界对里面不会造成影响,

天花板上用着雕刻做了许多装饰,仔细一看这些装饰用的木雕似乎正在诉说着什么故事。

“我为各位准备了一些餐点,希望各位会喜欢。”

伊莱的父亲做出了一个“请进”的姿势,

凉亭的中间有一章圆桌,

上面已经摆放了餐具和杯子。

“居然是圆桌?”玛尔塔惊讶的说,

一般而言不是通常都会使用长桌吧?

“圆桌⋯⋯象征平等,不存在着地位偏见或权威,

即使是国王和平民,

只要坐在同一个圆桌面前就都是平等的⋯⋯”

海伦娜在听到玛尔塔的话之后这么说。

“没有错,不论是谁、不论出生如何,

在神明的恩赐前面都是平等的,

所以我们才会使用圆桌。”伊莱的父亲笑着说,

我从来没想过圆桌竟然有这么深的含义。

“大家赶快坐下来吧!要是午饭凉掉了可就不好喽。”

伊莱出声提醒大家,随着他的话,

一些同样也穿着长袍的人开始替我们送上了一道道的午餐菜色。

“『感谢神明大人的恩赐,愿您永远平安喜乐』。”

伊莱和他的父亲一起用了同样的古老语言说出了祈福祷词,

虽然我们都听不懂,但是我总觉得自己可以从这些祷词中感受到一股能量,

温暖又让人放心,如同母亲双手般令人温暖的力量。

吃完午饭后伊莱就带着自己的役鸟先一步离开了,

毕竟他这一次回家本来就是为了调整役鸟的状况才回来的,

所以在他不好意思先离开时大家都没什么意见。

“各位可以自由参观房门有打开的房间和刚刚各位有经过的中央温室没有问题,

但是请不要随随便便打扰到使役和其他生灵们,

牠们都是神明大人的孩子,

我们不希望牠们被随便打扰。”

伊莱的父亲向我们认真的说明,

所有人当然没有意见,

不如说伊莱的父亲愿意让我们自由参观克拉克家族的本家我们谢谢都来不及了,

才不会有哪个死小孩去作死勒!

当然如果是菲欧娜学姐他们例外⋯⋯我都觉得那群学长姐们天生就爱去作死,

我严重怀疑他们的实力都是在作死边缘练出来的⋯⋯

“那么大家就各自解散吧!”玛尔塔这样宣布,

到晚餐之前大家就分别去想去的地方吧!

“话是这么说⋯⋯但是这栋房子要从哪里开始逛比较好呢?”

我一边往上走一边自言自语,

这时我看到了一间放满书籍的房间,

它的位子非常特别,它居然位在两层楼之间,

我好奇的一看,

原来里面竟然采用了楼中楼设计,

最大化的将藏书空间使用出来,

虽然听伊莱说过他们家藏书丰富但我没想到竟然真的超级多的!

看着眼前的书海我燃起我熊熊的好奇心!

能够有机会看到克拉克家族的藏书不看白不看啊!

我随手拿起书架上的其中一本正打算开始沉迷其中,

但一道温柔的女性声音却让我吓了一大跳:

“没想到竟然还有那么认真的孩子呢⋯⋯

真是难得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