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幸运儿

47.2万浏览    5592参与
人生其實很單純
設定為設定為女僕幸運兒在宿傘的...

設定為設定為女僕幸運兒在宿傘的宅邸工作

然後莫名其妙地成為了他們的玩(愛)物(人)?

this is 18+車車,好孩子不要點喔(・∀・)

完整圖走鏈結!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8286025

設定為設定為女僕幸運兒在宿傘的宅邸工作

然後莫名其妙地成為了他們的玩(愛)物(人)?

this is 18+車車,好孩子不要點喔(・∀・)

完整圖走鏈結!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8286025

阿柒在线咕咕咕

当幸运儿变成小孩(上)

cp:all幸,幸运儿中心向

私设:庄园出现新BUG,幸运儿变成了心智、身体都只有五岁的小孩子w

有ooc、私设和略微的玛丽苏要素,文笔超不好。由于之前被盗号了,没啥心情更文,但我尽量吧qwq...

甜就完事了(√)


=============正文↓=============


=起源=


就在一如既往的、众人在大厅互道早安时,一个茶色头发、戴着黑色边框眼镜、如同翡翠般眼睛孩子缓缓走了进来,他身上还背着一个可爱的兔子形状小包。

艾玛是第一位发现孩子的人,她有些讶异的看向了那个小孩:“这......不会是新来的求生者吧?”众人纷纷低头看向孩子。“有点眼熟,不是吗...

cp:all幸,幸运儿中心向

私设:庄园出现新BUG,幸运儿变成了心智、身体都只有五岁的小孩子w

有ooc、私设和略微的玛丽苏要素,文笔超不好。由于之前被盗号了,没啥心情更文,但我尽量吧qwq...

甜就完事了(√)


=============正文↓=============


=起源=

 

就在一如既往的、众人在大厅互道早安时,一个茶色头发、戴着黑色边框眼镜、如同翡翠般眼睛孩子缓缓走了进来,他身上还背着一个可爱的兔子形状小包。

艾玛是第一位发现孩子的人,她有些讶异的看向了那个小孩:“这......不会是新来的求生者吧?”众人纷纷低头看向孩子。“有点眼熟,不是吗?”麦克挠了挠头。不管是这个小孩的发色还是眼睛的颜色,不管怎么看都是——幸运儿。艾米丽缓缓蹲了下来,温柔的注视着小孩,露出了友善的笑容:“你叫什么名字?”小孩摇了摇头,有些怕生似的退后了几步。就在众人困惑不已时,神秘的夜莺小姐缓缓走了进来,她示意众人安静之后才缓缓开口道:“出于各种不能谈及的原因,求生者幸运儿先生貌似退化到了心智和身体只有五岁的情况。该情况已向庄园主反馈,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时间,请大家见谅。”夜莺小姐的语气平淡至极,好似在陈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般。说完这些后,夜莺小姐不知所踪了。众人一下子就‘沸腾’了。

 

=佣幸、社幸、神幸、杰幸=

 

众人好不容易接受现实后决定带上小幸运儿一起参加‘游戏’,毕竟大家都不知道这个特殊情况会不会影响幸运儿的健康,所以要留在身边观察最恰当。作为庄园老友的艾米丽简单的教导了一下小幸运儿什么是破译密码机、什么是翻窗,翻板、什么是翻箱子,但小幸运儿似乎对长篇大论没什么兴趣,他一心一意的把玩着身上的兔子小包,艾米丽微微叹了一口气,她揉了揉幸运儿茶色的头发,然后塞给了他一块小饼干。

四个求生者按照惯例的端坐在座位上,只是,今天有点特别......

小幸运儿看着桌上的面包,脸上似乎写满了‘想吃’这两个字,他小心翼翼地望向其余三人:“可以吃嘛?”奈布二话不说的直接从桌上拿起了一个看上去还不错的小面包,递给了小幸运儿:“吃的慢一点。”小幸运儿眼睛亮了亮,他甜甜一笑:“谢谢奈布哥哥!”然后安安静静地啃起了面包,微鼓的脸颊像嘴里塞满了食物的仓鼠一般可爱。瑟维给小幸运儿递去一张纸巾:“阿幸把嘴巴擦一擦,‘游戏’要开始了。”小幸运儿乖巧的点点头,把还没吃完的小面包一口吞掉后接过了纸巾,听话的擦了擦嘴。

......游戏开始......

杰克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心情有些愉悦的在地图上漫步着,寻找着属于他的“猎物”。灵敏的视觉捕捉到了角落一闪而过的小身影,悄悄地跟了上去。早在游戏开始前就听到求生者方有动静了,似乎庄园又出现了什么问题,好像还是关于某个可爱的小先生的,明明是幸运儿,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却不是那么幸运,多么有趣。远距离的观察着努力翻找箱子的某小只,杰克意外的没有动手。

“终于找到啦!”小幸运儿捧着一本小小的书,眼里是难以形容的开心与兴奋。小小的手缓缓打开书册,开始翻阅,小幸运儿似乎一开始很高兴的样子,但渐渐的嘟起了嘴:“什么嘛,看不懂欸。”“哪里看不懂?”杰克突然出现在小幸运儿身后,小幸运儿也没多想,他捧起书递了出去:“哥哥!这本书能给我念一下嘛?”杰克似乎被这个称呼逗笑了,笑了好一会儿后,杰克缓缓的坐在了窗沿上,温柔地将小幸运儿抱到了自己的腿上,打开了书册:“好,给你读故事。从前,有个人......”

......

不知是杰克的声音太过温柔,还是小幸运儿太困,没讲到一半,小幸运儿已经趴在杰克腿上睡着了。杰克看着腿上的小孩,眼神里是难见的温柔,轻轻地打横抱起对方。暂时,就这么抱着吧。就这样抱了一整局,电机全部通了电,甚至大门都开好了。瑟维皮笑肉不笑的着看着杰克光明正大地抱着小幸运儿:“该把阿幸还给我们了吧?”克利切没说话,他默默打开了手电筒打算照晕杰克好让对方撒手,但艾米丽示意对方不要这样做,如果这样做,熟睡的小幸可能会摔到。为了不让小幸运儿受伤,众人只能就这么看着杰克抱着小幸运儿回到了庄园。

 

 

 

=蝶幸(?)=

 

红蝶美智子小姐十分难过,她最爱的一个发饰掉了,虽然不知道掉在了哪里,但肯定就是在这局游戏的时候掉的。心情不太好的她现在只想着要四杀,正当她无从下手时,看到了一个小孩子,那个小孩正向自己走来。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庄园又来了一个新的求生者,但总要给新人一个下马威,不管是不是小孩。美智子这么想着,于是用‘刹那生灭’的技能飞向了那个小孩,手里的扇子正要挥出去时,小孩从身后拿出了一个蝴蝶形状的头饰,那正是美智子丢失的。美智子收回了扇子,她急忙接过头饰别在了头发上。小幸运儿抬头,用一种认可的眼神望着美智子:“姐姐,这是你掉的吧?我刚刚看到你掉了,追了你一路,终于找到你啦!”美智子是不习惯他人注视的眼神,只能用扇子轻轻挡住脸:“谢谢你。”小幸运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赶紧背过身去:“姐姐,没事啦,我没看你。”美智子轻轻放下折扇,这似乎是她第二个碰到的如此乖巧的求生者,平常的某些求生者们见到自己不是信号枪就是撞击、又或者电击什么的......美智子笑着揉了揉眉心,心道:今天还是四放吧。

裙角突然被轻轻拉了拉,美智子看着尽量别过头不去注视她的小孩,心里有些好笑。小幸运儿用委屈的小奶音缓缓道:“姐姐,我、我刚刚追你追了一路,我......我、不知道怎么回去了。”美智子轻轻伸出手拉过了小幸运儿的小手:“我带你走。”

一大一小的影子叠合在一起,温馨极了。



=待续=

星際片砲灰男二

Chu💜

後面是跟推上太太禮尚往來的圖

Chu💜

後面是跟推上太太禮尚往來的圖

星雅醬

【第五学院】第一百三十二章—守护神

第一百三十二章—守护神

不同于午餐时的凉亭,

晚餐的用餐地点则是改到了原本的餐厅,

而大家也都很准时,几乎都在同一个时间里到达。

“伊莱,鹰鹰的状况调整好了吗?”

玛尔塔关心的问着伊莱,

只见伊莱的使役简单的嘶鸣了两声,

像是在回答玛尔塔的问题一样。

“嗯,状态已经在最好的状况了,

变得非常有活力呢。”

伊莱亲昵的抚摸着自己使役的脑袋,

而鹰鹰也蹭了蹭伊莱的手作为回应。

“看来各位都已经到了,

那么就让我们开始今晚的晚餐吧。”

伊莱的父亲看见我们都已经到达后让我们所有人一起入座开始了今晚的晚餐时间,

说实话,应该是受到崇尚自然的信仰影响,

伊莱他们家的食物大部分...

第一百三十二章—守护神

不同于午餐时的凉亭,

晚餐的用餐地点则是改到了原本的餐厅,

而大家也都很准时,几乎都在同一个时间里到达。

“伊莱,鹰鹰的状况调整好了吗?”

玛尔塔关心的问着伊莱,

只见伊莱的使役简单的嘶鸣了两声,

像是在回答玛尔塔的问题一样。

“嗯,状态已经在最好的状况了,

变得非常有活力呢。”

伊莱亲昵的抚摸着自己使役的脑袋,

而鹰鹰也蹭了蹭伊莱的手作为回应。

“看来各位都已经到了,

那么就让我们开始今晚的晚餐吧。”

伊莱的父亲看见我们都已经到达后让我们所有人一起入座开始了今晚的晚餐时间,

说实话,应该是受到崇尚自然的信仰影响,

伊莱他们家的食物大部分都没有经过什么太过繁琐的加工过程,

都只经过简单的烹调而已,

但是却能最大程度的引出食材的味道。

“艾玛回去也要试试看这个!”

艾玛看着最后一道奶酪甜点这么说,

说实话这并不是一道什么特别的甜点,

甚至其实可以只用简单来形容也不为过,

纯鲜奶做成的奶酪配上新鲜水果做成的果酱,

明明非常简单却让人觉得里头藏着无尽的风味,

让人忍不住想一口接着一口。

“如果喜欢的话能请厨师教妳没有问题。”

伊莱的父亲笑着看着大家,

听到他的话大家都开心的小声欢呼。

“对了伊莱,你之前说过守护神大人将自己的精神体安置在这里⋯⋯

那我们有机会碰到祂吗?”

白羽在晚饭结束后好奇的问,

其他人有跟着看了过来一副想知道的模样。

“嗯⋯⋯或许真的有机会见到也说不定喔?

毕竟神明大人并不排斥外人,

不过也要看神明大人自己的意思,祂如果不愿意,

即使是身为神明大人孩子的我们一族也看不到祂。”

怎么感觉是个来无影去无踪的神明大人啊?

“那神明大人长什么样子呢?”

我的问题让伊莱一瞬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个⋯⋯神明大人没有固定的外貌,

祂会化为不同的模样出现,

有时是大人、有时是小孩、有时是男人、有时却是女人⋯⋯我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每次神明大人出现时我们都是本能的就知道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就是神明大人⋯⋯

而我们的族规中明确指出不能让神明大人的外貌碰触到空气,所以我也不能形容给大家看。”

没想到居然还有不能碰触到空气这种规定呢?

“感觉伊莱同学的家庭真的好神奇呢!”

海伦娜拿着热牛奶这么说。

“是啊⋯⋯不过我们这样感觉又更认识伊莱一点了呢!”瓦尔莱塔这么说。

“可惜卡尔这次没有来玩⋯⋯

不知道卡尔如果看到伊莱家会不会吓一大跳!”

特蕾西一边猜想卡尔的反应一边说。

“呜⋯⋯那下次如果有机会我们再去别人家玩一玩如何!”

脑子转的特别快的艾玛马上就想要着手准备下一次的地点。

“我想去特蕾西家看看!”

“我想去玛尔塔家!听说玛尔塔家很大欸!”

“妳听谁说的啊⋯⋯。”“疑?我想去小幸家欸!”

“我家很普通啦!没什么好逛的!”

“我很好奇『普通』的房子长什么样子?”

“看吧看吧!班长都发话了!”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吵着,

笑声和谈话声在宁静的夜晚中是如此的明显,

但却没有任何人来打扰,

随着月光慢慢的升起,

我们也一个个渐渐的踏进了梦乡。

约瑟夫有些意外的看着眼前的房子,

房子本身没有什么问题,

除去上面大大的殡仪馆的话确实是一栋普通的房子,

但是他总觉得里头有一股他既熟悉却又陌生的力量。

“学长请进。”

卡尔插入钥匙打开了自家的家门,随着大门被打开,

约瑟夫感受到了那股强大的力量充满着这个家,

似乎是正在守护着这个家,

但是为什么其中混杂着死亡的气息?

“伊索你回来啦⋯⋯这位是?”一位中年男子走下楼梯脸上原本的微笑瞬间转换成好奇。

“这位是我之前说过的学长,爸爸。”

卡尔替自己父亲介绍了身旁的人。

“伯父您好,我叫做约瑟夫·德拉索恩斯,

是卡尔的学长。”

约瑟夫露出来笑容向卡尔的父亲打招呼。

“原来是学长啊⋯⋯谢谢你愿意来帮忙⋯⋯虽然这件事不太好就是了。”

卡尔的父亲说着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神情,

就连没什么表情的卡尔也不自觉握紧了拳头,

这些变化都没有逃过约瑟夫的眼睛。

“请问具体需要我帮忙的内容究竟是?”

约瑟夫觉得自己必须赶快知道究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比起用说的,

我觉得还是让你亲眼看一看比较好,请跟我来吧!”

卡尔的父亲勉强露出一个微笑,

带着约瑟夫前往一间深处的房间。


洛洛薇
这是个什么时候画的陈年老图??...

这是个什么时候画的陈年老图?😂😂😂

这是个什么时候画的陈年老图?😂😂😂

零零散散(备战考试)

不全能的花瓶不是好花瓶9

  她的疑惑注定得不到解释了。

  奈布现在把注意力都放在自己头顶的鸟窝里,一个闪闪发亮的金属制品正躺在里面。

  这是他们正在参加的一项综艺里需要在野外寻找的标志物。

  在规定的时间里,按每队收集的个数为准进行排序,依次为他们设定今晚居住环境的条件。

  两人一组,他和诺顿在一块,麦克和幸运儿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标志物一共有八十多个,参与综艺的也刚好八个人。

  本来节目组是安排了四男四女这样的组合来,打算最后一男一女这样分,比较有看点,而且男女搭配嘛。但没想到他们DV太不解风情,直接队里两两分了,所以没办法,就只能这么安排下去。

  不过他们还算有点良心,把比较危险一点的地方,需要上树爬山的选择了...

  她的疑惑注定得不到解释了。

  奈布现在把注意力都放在自己头顶的鸟窝里,一个闪闪发亮的金属制品正躺在里面。

  这是他们正在参加的一项综艺里需要在野外寻找的标志物。

  在规定的时间里,按每队收集的个数为准进行排序,依次为他们设定今晚居住环境的条件。

  两人一组,他和诺顿在一块,麦克和幸运儿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标志物一共有八十多个,参与综艺的也刚好八个人。

  本来节目组是安排了四男四女这样的组合来,打算最后一男一女这样分,比较有看点,而且男女搭配嘛。但没想到他们DV太不解风情,直接队里两两分了,所以没办法,就只能这么安排下去。

  不过他们还算有点良心,把比较危险一点的地方,需要上树爬山的选择了。

  “咱们几个了?”

  奈布把手上的标志扔下去,诺顿接住,放进专门的袋子里数了数。

  “二十四个。”

  还行。

  奈布坐在树枝上往四遍看了一眼,扯出一条树藤试了试结不结实,便抓着它荡下来。

  诺顿一惊,赶紧过去接他,但手还没伸出来,就见奈布拉着藤蔓一甩,稳稳地站在了地上。

  “怎么了?”

  “……”诺顿低头默默拿起袋子,摇摇头:“没事……”

  他以前是干什么的。

  正常人吗?

  

  –

  两个人觉得收集差不多了,准备回到规定的地方去交东西。

  诺顿看着奈布过去,不知道和工作人员说了什么,只见那个女孩脸红红地跟他说了几句,挺高兴的一副样子,随后奈布打完招呼离开就往山顶上走。

  “你干嘛去?”

  “找地方睡觉。”

  诺顿拦住他,“那你也得等到人到齐了,拍完序号再去啊,你现在知道你住哪吗?”

  奈布点点头,“看运气。”

  啊?

  诺顿看着他走过去,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工作人员,也没人过去拦他,想了一会儿,觉得不放心,还是跟了上去。

  等两人离开之后,其他人才陆陆续续回来。

  交标志的时候,麦克他们手里也是二十几个,但其他两组女孩就不多了。

  不知道节目组怎么想的,就能把那些东西放在各种匪夷所思的地方,鸟窝里,石头下,泥坑里,只有他们想不到,没有节目组做不到的。

  真是辛苦那些个工作人员了。

  “哇,估计这一次要以天为盖以地为床了吗?”一个女孩扯扯自己的脸,“我尽量让我自己高兴一点。”

  旁边她的队友挎住她道:“不会以地为床的,至少会给咱们铺层垫子。”

  “我姑且把你说的话当做安慰好了。”她异常艰难地笑了笑,然后转头问收放物品的工作人员:“给被子吗?”

  “噗……”那人也笑了,摆摆手让她们不用担心,“你们放心,你们不会露宿野外的,这个牌子给你。”

  按排名分配住宿的地方,四组从好到坏依次就是酒店,普通的小房子,木屋还有露营用的帐篷,虽然寻找物品安排的地点清奇,但是对于居住的地方都还是配备齐全的。

  “哇,你们不会是给错了吧。”女孩不可思议地瞪瞪眼,“我们是最少的了吧,怎么会住在小房子里呢?”

  “奈布他们那一组把自己找到的标志分给你们了,他说女孩子肯定要住好一点的地方,就走了。”工作人员说着,把手里的牌子放到她手里。

  女孩一愣,然后转头对旁边同样愣住的人说道:“你有卫生纸吗?”

  “?”

  “我想哭但是我又怕妆花了让我的偶像奈布小哥哥看了笑话……呜呜……”

  “噗……”

  “哈哈哈哈。”

  最后,四位男士显出绅士风度,把最好的两个让给了女孩子,然后他们去了木屋和帐篷。

  “木屋里有四张床,帐篷里只有两张,你们为什么要跟我抢?”奈布死死按住帐篷的拉链,卡住不让外面的人进来,甚至还想把自己旁边不知道为什么很得意的诺顿扔出去。

  木屋舒舒服服的不好吗?

  为什么他这么一个小小的请求都不能答应他?

  其实节目组考虑到可能有人会受不了住宿条件,很体贴地在每个房子里都放了四张床,实在忍不了,自己偷偷跑过去也是可以的。

  奈布就不明白了,你好好躺着不行吗?就两个地方还跟他抢。

  “一个组合怎么能分开呢?”幸运儿撑着拉链,“让我进去。”

  他怎么力气这么大?

  奈布毫无感觉,“除非老子手断了。”

  “木屋多好啊,干嘛来这里受苦?快回去吧。”诺顿心情极好,“别打扰我们睡觉了。”

  麦克:……呵。

  当初是谁说他就是变成狗他都不会正眼瞧那个新人一下的!是谁说的!!

  

  –

  第二天,集合的地方,诺顿两个人是最后到的。

  他看着旁边还在打哈欠的奈布脸上表情一言难尽。

  昨天他八点睡的,现在都九点了,要不是他把他叫起来,他还在梦里呢。

  怎么那么能睡?

  “你要不要去看看医生?”诺顿在他耳边低声道。

  “我没病。”我就是想睡觉而已,这都不行吗?你管那么宽?

  看着奈布莫名暴躁起来的气息,诺顿默默咽下了剩下的话。

  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休息的不错,看起来很精神,于是工作人员一声令下,让他们去爬山。

  山前两条路,左右都能通到山顶,不过左边是树林,右边是被人走出来的相对平坦的路。

  他们规定必须两队左两队右。

  最后决定好的结果是他们四个男的走左边,女孩子们走右边。

  虽说是让他们自己探险,但毕竟只是综艺,这些明星们大多数也不是那种经验特别好的人,一路上都会有人跟着,基本不会有什么事。

  等女孩子们眼巴巴看着几个大帅哥的身影消失在丛林里的时候才走。

  “好了,我们也走吧。”导演拍拍手,“前面还有十几个关卡等待你们呢。”

  “啊——还有关卡?”女孩惊恐道:“不是爬到山顶就行了吗?”

  “怎么会呢。”导演笑得鸡贼,“毕竟我们也不是什么好人,来,大家加油吧。”

  四个人:……

  

  –

  因为是丛林的关系,关卡不好设置,就少了好多,摄影师等等工作人员在后面跟着,四个人在前面走。

  除了奈布,其他人倒是挺新奇的,东看看西看看。

  因为节目的关系,这里被改造了一下,奈布踩了踩吊桥,锁链立刻一阵晃动,吓得幸运儿直接挂在了他身上。

  “你害怕?”

  “……我恐高。”他双眼紧闭。

  “那你抓紧。”

  幸运儿闻言,立刻把环绕着奈布腰手臂搂得更紧了。

  奈布抱紧他,踩着木板,几步跳了过去。

  诺顿和麦克看了幸运儿一眼,然后。

  “奈布,我也恐高。”

  “我也是。”

  奈布:……

  等几个人都过来了,奈布想到一点,摄影师他们怎么过来,刚想问,抬头却看见一辆缆车从空中滑过,里面的人脸相当眼熟。

  ……好叭。

  这一路上,这几个人从刚开始的轻松变成了最后的动都不想动。

  不知道节目组是怎么想出来的,让他们去上树下河,还要自己去寻找正确的道路,要给路边的人家帮忙才能得到线索,又要解密又要费神,即便是奈布都不可避免地被蹂躏了好几次。

  我只是个雇佣兵,这种动脑的事情不要找我,费力的也不要。

  最后他们还是上去了。

  节目组说只要从人家手里得到线索就行,没规定方法,奈布直接用钱砸,不仅得到了线索,最后人家还用车直接把他们带了上去。

  节目组:……毫无游戏体验。

  两天一夜的冒险,到此进入尾声,感谢了他们这些嘉宾之后,正式宣告结束。

  过了一段时间,综艺播出,反响不错。

  尤其是四个人互动的地方,点击率极高。

  [奈布太厉害,诺顿想接住结果根本等不到]

  [哥哥团宠]

  [感觉平时说话挺少,很高冷的诺顿一到奈布这里就变了]

  [放弃人设吧诺顿]

  而且奈布没想到,麦克和幸运儿想要进帐篷的那一段也被节目组裁裁剪剪加进去了。

  [奈布:你能进来算老子输]

  [幸运儿拼命拉,奈布拼命堵]

  [我好爱]

  [我似乎想象到诺顿得意的样子]

  确实。

  奈布继续往下拉,到了他们四个人过关那一段,又是一阵吹。

  [奈布面无表情的样子好A]

  [我希望奈布可以搂着我,然后对我说抱紧点,啊~]

  [楼上哪怕多吃一粒花生米也不至于醉成这个样子]

  [噗……我也恐高]

  [哈哈哈哈哈]

  [我看到了奈布面无表情下的嫌弃]

  [我看到奈布花钱的时候,他身后节目组里的人都惊呆了]

  [没想到吧]

  [这算不算是犯规啊]

  [怎么犯规了,没规定不能用钱啊]

  [确实没有规定不能用钱,他们这么做没什么问题]

  [人家一高兴,把他们拉上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综艺结束之后,奈布趴在奶茶店里动都不想动。

  最近他们组合没有太重要的活动,那三个人在考虑自己将来的发展方向,奈布也一样。

  他努力想办法把女主搞下来。

  这期间女主给他打过无数次电话,被拉黑了就换了手机打,奈布作为一位好好完成任务的雇佣兵,坚定不移地拉黑了她。

  米洛不知道他住哪在哪,什么办法也没有。她想过找人帮忙,但是别人一听是奈布做的都回绝了。稻焰和晏欢是业内两大巨头,这位不仅是稻焰的股东,哈斯塔还是人家金主,谁敢帮她。

  在娱乐圈这个更替迅速的地方,一段期间不出现,曝光度一下降,那就会慢慢被人遗忘。

  今天对着你喊小姐姐我永远爱你,明天就可以对别人说我粉你一辈子,都是正常的。

  米洛是想破了脑袋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对付她,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在她不火了快不行的时候,奈布又偷偷爆了一波猛料,把她早些年为了搭上一些业界大佬做的事都爆了出去。

  最初被她盯上的可不止裘克一个人。

  这个黑历史一出来,现在的她也不会有人为她公关,自然也没有什么翻盘的机会了。

  任务完成。

  

  –

  奈布翻了翻手机,然后打开软件发了一条微博。

  奈布·花瓶·萨贝达V:我要去演戏!我要当一个好演员!!我要走上演艺圈的巅峰!!!我要成功!!!!@晏欢娱乐

  奈布如今的影响力不小,一经发出,便收获了大量的评论。

  [哥哥冷静一点?]

  [吓,我刚看到还以为是我的哪个姐妹发的]

  [奈布布你还好吗?是最近受什么刺激了吗?]

  [奈布的昵称……认真的吗?]

  [哥哥唱歌超级好听鸭,要转型了吗]

  [奈布什么都会好像,之前综艺里还见他弹过吉他吹过笛子]

  [刚看见还以为是我的哪个朋友在疯狂]

  ……

  过了一会儿,晏欢娱乐给他回了话。

  晏欢娱乐V:咱回去说━(◯Δ◯∥)━//奈布·花瓶·萨贝达V:我要去演戏!我要当一个好演员!!我要走上演艺圈的巅峰!!!我要成功!!!!@晏欢娱乐

  奈布听话地过去,一进门,就被人逮进了办公室。


F萌盟_颜若幽馨

黑一黑第五 那些谜一样的自信和错觉 (求生者篇)

救人位NO.1!

橄榄球在手天下我有

摸摸箱子,干!又一个电筒!

设计组说我们是恐怖游戏,我面对胡萝卜一样的橄榄球陷入了沉思

站着别动!我来撞你!

 

————(扶老子起来!我还能撞)威壮壮

 

 

 

要么第一个飞,要么最后一个飞

开局我拼命爆点,以至于监管觉得这是发给他‘’这里有佣兵千万别来的信号‘’

别闹,对象当然比队友象重要,三层巨力的某人这样说到

干!专心破译!!!

我以为我是刀锋舞者,其实我是制胜先机……

 

————(不想被佛的人,被佛最多)奈断腿

 

 ...





救人位NO.1!

橄榄球在手天下我有

摸摸箱子,干!又一个电筒!

设计组说我们是恐怖游戏,我面对胡萝卜一样的橄榄球陷入了沉思

站着别动!我来撞你!

 

————(扶老子起来!我还能撞)威壮壮

 

 

 

要么第一个飞,要么最后一个飞

开局我拼命爆点,以至于监管觉得这是发给他‘’这里有佣兵千万别来的信号‘’

别闹,对象当然比队友象重要,三层巨力的某人这样说到

干!专心破译!!!

我以为我是刀锋舞者,其实我是制胜先机……

 

————(不想被佛的人,被佛最多)奈断腿

 

 

 

一般来说,鹰鹰会比监管者先回来。坐在椅子上的先知,看着刚飞回来一脸惊讶的鹰鹰解释道。

犹豫就会败北,果断就会败给

我跟你们这群gay不一样!看我左手的婚戒!

吸吸别人家的小动物,找找出轨的感觉

快乐吸鸟 快速上椅

 

—————(欢迎来到ban位室,嗑瓜子吗)伊莱·ban·克拉克

 

 

 

当我提着箱子时,我在奔跑,当我放下箱子时,我被搏命

角落埋下一个箱子,来年长出1个对友

我画了一个机械师小姐姐,于是她溜了120s,甚至还修了1台机

有时候想想我才是逆转未来的男人,有时间跟伊莱好好聊聊!

掰手腕这一块,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喘气的都离我远点)伊大力

 

 

 

你也看这个磁铁它有大又圆,你看这个颜色它有红又蓝

我给监管者铺的磁铁大陆,就是队友的t台秀场

刚扔的磁铁……就让队友踩没了,好气啊

沉默寡言人设,狂野舞蹈男孩

一天要跟奈布说3次,上面的空气很新鲜

——————(踩我磁铁就修机!)诺崩溃

 

 

 

开局一把枪 装备都靠抢!

开过的箱子可以绕庄园10圈

我想摸一把枪,结果给了我一个针

为什么叫幸运儿,行为有我的局,开局都先追我谢谢

女仆装不存在的,不信你看,有安全裤!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幸欧皇先生

 

 

 

 


如果喜欢的话再更新一个监管者篇

 

 

Alexandra丨琼凉

【致歉】关于约幸

昨天好巧不巧手机坏了,而我打算买个新手机

所以伯爵更新时间(没有意外的话)差不多一周一更吧。

小伙伴们耐心等,不能更的话我会提前说一声的QAQ(比如这周可能就会有些晚)

私心tag致歉

 

 

接下来说说我另外的打算——

       1.原本的伯爵图片因为手机坏了,可能就没有了(?)

我指绘(没有板子的痛苦)

 

       2.我觉得小幸不再是我心中的唯一了(别打我)

你们造嘛?!黄占真的敲好次!!!(这不是你叛变的理...

昨天好巧不巧手机坏了,而我打算买个新手机

所以伯爵更新时间(没有意外的话)差不多一周一更吧。

小伙伴们耐心等,不能更的话我会提前说一声的QAQ(比如这周可能就会有些晚)

私心tag致歉

 

 

接下来说说我另外的打算——

       1.原本的伯爵图片因为手机坏了,可能就没有了(?)

我指绘(没有板子的痛苦)

 

       2.我觉得小幸不再是我心中的唯一了(别打我)

你们造嘛?!黄占真的敲好次!!!(这不是你叛变的理由)

紧随而来的就是佣占,殓占,役占,其他打死我也不吃!(小幸你还是团宠,相信我!)

黄占的脑洞我已经想好了,就差手了【滑稽】

 

       3.原本的圣诞节元旦贺图全都改为all幸的小段子(我觉得可以可以)

 

 

 

 

另外的,你萌有什么有趣的梗嘛?想借来写写(总凭自己的脑洞,我总一天会大脑死机的,哭唧唧QAQ)

 

 

 

 

星雅醬

【第五学院】第一百三十一章—图书馆管理员

第一百三十一章—图书馆管理员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我整个人吓得跳起来,

活像是做了什么坏事被发现的小孩子。

我回头一看,一位穿着深蓝色礼服的美丽小姐趴在楼梯的栏杆上笑着看着我,

这位小姐有着一头美丽的粉色波浪头发,

华丽的发饰并不会掩盖着她的美貌甚至可以说帮忙更加衬托出了她的容颜,

深蓝色的华服将她的肌肤衬托的有如珍珠一般的白皙透亮,

但让人移不开视线的是她的手臂⋯⋯

应该说我也不确定那算不算是手臂,

更应该说是翅膀才对,银色闪着光芒的细致羽毛铺在了她的手臂上,但却完全没有突兀感。

“除了我族的孩子,

很少有人会对这里的书感到有趣呢⋯⋯

您或许是这十几年以来第一位呢?”...

第一百三十一章—图书馆管理员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我整个人吓得跳起来,

活像是做了什么坏事被发现的小孩子。

我回头一看,一位穿着深蓝色礼服的美丽小姐趴在楼梯的栏杆上笑着看着我,

这位小姐有着一头美丽的粉色波浪头发,

华丽的发饰并不会掩盖着她的美貌甚至可以说帮忙更加衬托出了她的容颜,

深蓝色的华服将她的肌肤衬托的有如珍珠一般的白皙透亮,

但让人移不开视线的是她的手臂⋯⋯

应该说我也不确定那算不算是手臂,

更应该说是翅膀才对,银色闪着光芒的细致羽毛铺在了她的手臂上,但却完全没有突兀感。

“除了我族的孩子,

很少有人会对这里的书感到有趣呢⋯⋯

您或许是这十几年以来第一位呢?”

她温柔的看着我说。

“对⋯对不起!我擅自就拿了起来!我⋯我⋯⋯”

我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

我根本就是现行犯被逮捕啊!

“不用那么紧张⋯⋯书本来的价值就是为了让人看的,你没有做错任何事。”

她一步步走到我面前摸了摸我的头像是在安抚我一样。

“如果这些知识不让人知道⋯⋯

那么再珍贵的知识也比那些废纸还更没有价值,

我还要谢谢你愿意继续延续这些知识呢。”

我惊讶的看着对方的金眸,那其中呈现的是无比的真诚,她的话完全是真的,不是谎言。

“但是这不算是机密吗⋯⋯?”会出现在本家的藏书怎么想应该都不是能供外人参阅的吧?

“确实可以说是吧?

毕竟这些都是这个家一代代所传承下来的智慧啊。”

她抬起头望着一层层的书架,

眼中透露出来的是无尽的温柔和自豪。

“但是你不用担心,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这些文字的。”

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她突然这么跟我说,

我不解的歪着头,

我这不是正在看吗?什么叫做不是所有人都能看?

“这些书中的文字都饱含着每一任家主的力量,

如果不是被允许的话是看不到文字的,

即使是克拉克家族的孩子也一样。”

她的话让我十分讶异,

居然严格到连伊莱他们也要经过允许才能阅读?

“而且即使真的看到了文字,

能不能理解又是另一回事了,不是吗?”

她用眼神示意着我,

我跟着她的眼神看向了手中拿着的书,

此时我才发现,虽然我看到了文字,

但是句子和句子之间却好像藏有密码一样,

分开来都还能理解,一旦看在一起就无法理解里头想要表达的到底是什么了。

“既然你看得到文字,那么我就来教你吧,

就当作是有缘吧。”

她的话让我再次惊讶不已,她到底是什么人啊?

“请问您⋯⋯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样的人能有权利决定要不要把这些知识传授给一个完全没有关系的外人?

难道说除了“使徒”之外还有其他类似的身分吗?

“嗯⋯⋯就把我当作一位图书馆管理员吧。”

她思考了一下后这么跟我说,

敢问哪一个图书馆管理员能这么逆天敢将重大机密流传给外人啦!

但没有给我再提问的机会,她便开始解释起书上的内容,我也只好放弃继续追问。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的很快,

转眼间已经快到了晚餐时间。

“今天先这样吧,

可不要在晚餐上迟到比较好,对吧?”

她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这么说,

我这时才后知后觉原来时间已经过那么久了!

“那么我先走了!今天非常谢谢您!”

我慌慌张张的将书本放回原处拿起自己的东西便往外走,

她只是静静的待在原地笑着看着我,

临走之前我对她深深地一鞠躬才关上大门离开,

而我那时并没有注意到她眼中藏着的想法。

“看来犹格·索托斯并没有看错呢⋯⋯

命运的齿轮已经完整了啊!”

看着年轻孩子离去的背影,

她不禁对那两人感到一丝怜惜,

身为位在命运齿轮关键处的两个齿轮,

没有人能够帮助他们,即使是神明也做不到。

“我能做到的⋯⋯也仅仅只是从旁帮助了。”

她的孩子也即将卷入这场命运之中,

那么身为母亲的她能做的,就是尽全力让这些孩子得到足够拍动羽翅的力气仅仅如此而已了。


嘿嘿嘿
存档,不想负责任摸鱼,玩烂的换...

存档,不想负责任摸鱼,玩烂的换装梗

存档,不想负责任摸鱼,玩烂的换装梗

嘿嘿嘿
存档。有些小精灵想的是吃🍪,...

存档。有些小精灵想的是吃🍪,有些人则在想桃子

存档。有些小精灵想的是吃🍪,有些人则在想桃子

川咕咕今天咸鱼了吗

今天四个兄弟依旧在比赛的时候不务正业 萨贝达:”下午比赛目睹罗伊挨揍现场,打卡”
p2无滤镜版本XD
是迟到很久的给朋友的生日河图x
迟到的生日快乐x
对不起我第一版传错了,我是智障 流泪

今天四个兄弟依旧在比赛的时候不务正业 萨贝达:”下午比赛目睹罗伊挨揍现场,打卡”
p2无滤镜版本XD
是迟到很久的给朋友的生日河图x
迟到的生日快乐x
对不起我第一版传错了,我是智障 流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