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幻右

4364浏览    83参与
幻幻子

花幻/腿交。R

有污言秽语,能接受的来。

呜呜呜呜我馋小马的腿有一段时间了。

有污言秽语,能接受的来。

呜呜呜呜我馋小马的腿有一段时间了。

Crisdian

随笔-老娘要生大胖小子

梗源群里闲聊。

梗源群里闲聊。

很少看到从其他人的视角来写的穿越文,想尝试一下。

不知道马哥住哪,特意又看了一遍视频,好像就没离开储秀宫。

美化了越美人。

概要:马哥穿成来根娘娘,拜穿成苗疆质子。


=======确认接受下拉↓↓↓↓↓========


近些日子宫里尽是些流言蜚语。


传言说正一品丞相家的嫡女来根氏,近些日子同宫里养着的那位苗疆质子来往颇近。两人行举不端,常遣散身边宫人,凑在一起很亲近地促膝长谈,那不知好歹的苗疆质子觊觎天子的女人,口中常不知廉耻叫些“马大头”“大头娃娃”云云,叫人不知其所以然。


那来根氏的态度也微妙的很,他们二人也不是头一...

梗源群里闲聊。

梗源群里闲聊。

很少看到从其他人的视角来写的穿越文,想尝试一下。

不知道马哥住哪,特意又看了一遍视频,好像就没离开储秀宫。

美化了越美人。

概要:马哥穿成来根娘娘,拜穿成苗疆质子。


=======确认接受下拉↓↓↓↓↓========


近些日子宫里尽是些流言蜚语。



传言说正一品丞相家的嫡女来根氏,近些日子同宫里养着的那位苗疆质子来往颇近。两人行举不端,常遣散身边宫人,凑在一起很亲近地促膝长谈,那不知好歹的苗疆质子觊觎天子的女人,口中常不知廉耻叫些“马大头”“大头娃娃”云云,叫人不知其所以然。



那来根氏的态度也微妙的很,他们二人也不是头一回相见,素来恪守礼制、彼此恭谦,是没什么往来的,可自打那日御花园里,来根氏在莲花池畔怒喝质子一声憨批,这二人便如烈火烹油、鲜花着锦,胆大包天明目张胆的架势,真真是视皇帝为无物。



只是皇帝近些日子独宠那一个越美人,眼里不大容得下其他人。说来也怪,专宠这些日子也不见她害喜,有人杜撰揣度,难不成是那来根氏动的手脚?



可这来根娘娘近些日子转了性子,不似从前温柔安恬、悲天悯人,也不一心想着绵延龙嗣了。于是这不经之谈便不攻自破。



也正是因为从前这些温柔醇厚,越美人同来根氏一直来往甚密,常聚在一起说笑,或嗑嗑瓜子、或喂喂鲤鱼。然近些日子来根氏再不来寻她,反而与那身份地位都不相衬的质子玩的好,越美人心里不大乐意,柳眉微蹙,自个儿气冲冲地坐在正殿嗑瓜子,皮子也偏要狠狠地呸在地上。



不乐意是真的,但专她独宠,得宠就是高贵,她亦不许宫里人传些有的没的——妃嫔私通可是诛九族的死罪,更何况丞相的嫡女同苗疆的质子往来密切,皇帝很难不生疑心。



亏着有越美人,迄今为止,一切都还算和平。



可越美人在正殿等来根氏等了十数日,左等不来,右等不来,终于是按捺不住性子,传了辇轻轿,往储秀宫里去。



来根氏不得宠,位分也不高,只得住在偏殿,整个后宫里没几个妃嫔,储秀宫里独他一个,偌大的宫室只见几个宫人来来往往地洒扫,静谧得很。



眼见越美人这宫里的红人儿来了,烟儿喜忙忙地作个万福,丫头伶俐,一转眼眸底又染上忧忡,越美人八巧玲珑,没躲过她的眼。这当儿烟儿说着说先去通传一声,便被越美人止住,说不必了。



越美人独个儿往偏殿去,近些日子热了,偏殿采光不大好,这时却也落个阴凉舒爽。



殿口一处拐角,越美人的身形给门柱遮挡,她立在那处,分明地听见声唤。



“幻幻,我困了——”



尾音拉得颇长,实打实地沾滚些懒散倦怠,是男人的声音。



越美人一掀门帘快步进去,贵妃榻上,那名叫王瀚哲的苗疆质子斜仄仄倒着,头枕在来根氏膝上。来根氏坐着,一身烟蓝的薄寝衫,只松松挽了个斜髻,插只再素练不过的白玉步摇,烟云似堆叠的厚发垂落来,叫王瀚哲绕在指尖把玩。越美人进来的当儿,来根氏手肘支着硬榻上安置的矮几,指间拈了把绢扇,正作势要用那绘着美人的团扇去扑王瀚哲的脸。



瞧见有人来,她清凌凌抬眼去望,眸里笑意还没消减,明艳活泼,像是未出阁的少女该有的快意。见着越美人,她稍稍一怔,但明显意外多于惊惶,分毫不见妃嫔与外族男子私通时应有的遮掩,反而坦荡荡,水葱似白皙的指在王瀚哲额上一点,要他起身让位。



王瀚哲坐起来,榻也不下,只一拱手作个不知哪儿的礼,来根氏瞧着,笑出声来。她一抬腕,大抵是要去搡一把质子的肩,只碍着越美人在,便中途一僵作罢。



“妹妹坐。”



她将矮几上那小碟小盏的蜜饯果子往前送一送,未点胭脂的唇稍稍地抿,说这么热的天儿,储秀宫不备热茶。她说这话的腔调很怪,不对她往日温和贤淑的脾性,越美人只当她是同自己恼了,仍在拗着口气。



“姐姐,可别是因为皇上单宠我一个,姐姐便同我生疏了。”



姐姐二字甫一出口,那边王瀚哲的笑也再遮不住,他勉力在遮掩,抿唇压眉颔首,鼻息却忽地急促,闷闷自喉中哼笑出声来。



来根氏面上泛了些恼羞的绯,执着团扇朝他面上一扑,言语着要撕了他的嘴,好生动明快的美人娇嗔,越美人心里不大乐意——来根氏同她从来都谨言慎行,远近亲疏一眼能看出。她鸦睫一阖一启,眸里水光粼粼,便是不高兴了。



“姐姐乳名是幻幻罢,平日里说着宛若亲姐妹,妹妹可是今日才知呢。”



来根氏闻言一僵,王瀚哲那头却是更乐不可支了,笑得见牙不见眼,来根氏又作势要打他,他一伸手夺了团扇在手,颔首弓脊一门心思只顾笑,缓口气的间余还不忘做个幻幻的口型去揶揄来根氏。越美人看在眼里,只觉着这质子是在炫耀他们间这般的亲昵。



“坏东西…”



恰逢来根氏这边切齿骂一声,他羞,又被夺了手里的团扇,于是从矮几上拈了块蜜饯桃子来,胡乱塞进那质子嘴里去,不忘落句嗔去,声音压得低,近乎是气音了,尾音却缠眷着软乎乎上扬去。



“不许笑了…!”



越美人这当儿心里酸得不行,再看不下去,忽地起身来,一扬翩袖道:



“姐姐这是要去做苗疆的太子妃了…不同妹妹来往,连皇上也要不顾了!”



“哎哟,好妹妹,我可没有——没有——我这还等着给皇上生大胖小子呢。”



来根氏一愣,一叠声伸着冤辩解着,那头王瀚哲已笑得直不起身,弓在榻上,额直抵上来根氏大腿去,笑得眼角泪都出来。越美人噔噔踏踏出了门,还能听见王瀚哲朗声调笑着,言语什么苗疆太子妃,她于是更恼了,烟儿同她道礼也不顾,径直上轿回宫去了。


=======================

可能有后续。

醉风棠

【猩幻】基于酒精作用对猫科动物活动影响的研究

*被小幻撒娇撩得失眠了一整夜后的速打

*试图用正经标题掩盖ooc的事实

*王先生第一视角,写着写着又走心了

*别屏了放了我

 
[图片]

请同学们认真阅读学长报告,按时提交读后感。


0.


我的小猫咪终于又一次露出了它的尾巴。

( ´・・)ノ(._.`)


*

wb:小糖中转站

为了防屏可能无法及时回复评论,感谢大家喜欢,食用愉快。


*被小幻撒娇撩得失眠了一整夜后的速打

*试图用正经标题掩盖ooc的事实

*王先生第一视角,写着写着又走心了

*别屏了放了我

 

请同学们认真阅读学长报告,按时提交读后感。


0.


我的小猫咪终于又一次露出了它的尾巴。

( ´・・)ノ(._.`)


*

wb:小糖中转站

为了防屏可能无法及时回复评论,感谢大家喜欢,食用愉快。


池

土子哥买的可爱枕头(?

不知道什么时候存的梗

没时间细化了dbq

原梗p2

土子哥买的可爱枕头(?

不知道什么时候存的梗

没时间细化了dbq

原梗p2

PSYCHO

当代不知名舞н人已经开始祸害popi了草

可以保存二维码用QQ扫,也可以看置顶有直通链接。之前被pin的有关联的三篇都放在提问箱了。

当代不知名舞н人已经开始祸害popi了草

可以保存二维码用QQ扫,也可以看置顶有直通链接。之前被pin的有关联的三篇都放在提问箱了。

Crisdian

随笔-撒野娇(下)

图梗在我主页上一个就是。

用错方式的拜和太心细的马。

有点俗,我在尽力不让它那么俗。

不可能分手,那不可能。

是和木吉老师一起脑的,她功不可没。


==========================

王瀚哲白日里有事要忙,一天下来,晚上才得空。虽然对某幻的落跑很是不爽,但首要任务肯定还是来哄男朋友,他立在门前按门铃,隔着门便听见隐约嘹亮的一嗓子喊着来了来了啊。


他心里这就知道是花少北了,于是勉力扬起笑容,让表情看起来正常。


门吱嘎一声开了,花少北抱怨着这房门锁不好使,迎他进来,自鞋柜里啪地甩出双拖鞋,撂在他面前。


“不是,兄弟,你跟某幻咋的了。”...

图梗在我主页上一个就是。

用错方式的拜和太心细的马。

有点俗,我在尽力不让它那么俗。

不可能分手,那不可能。

是和木吉老师一起脑的,她功不可没。


==========================

王瀚哲白日里有事要忙,一天下来,晚上才得空。虽然对某幻的落跑很是不爽,但首要任务肯定还是来哄男朋友,他立在门前按门铃,隔着门便听见隐约嘹亮的一嗓子喊着来了来了啊。



他心里这就知道是花少北了,于是勉力扬起笑容,让表情看起来正常。



门吱嘎一声开了,花少北抱怨着这房门锁不好使,迎他进来,自鞋柜里啪地甩出双拖鞋,撂在他面前。



“不是,兄弟,你跟某幻咋的了。”



他把音调压小了,蹲下身给地上跟脚的花生米抱起来,稍压了压眉,顷身过去,声音放得尽量轻。



“某幻早上回来就不咋高兴,门一关,饭也不吃,花生米挠门都不好使,那个花生米快乐兔也不给孩子玩了。”



“你是不揍他了,我看他那膝盖上好像青一块,中国拜老贵阳黑帮了奥。”



花少北后半句的语气是开玩笑没错,但他没拿捏明白,担忧和试探的意味未免也太明显。



有一说一,花少北确实不相信王瀚哲能同某幻动手,但他室友那半截裤子是真遮不住膝盖侧面那一块青,问起来也干巴巴单说是磕着了,一点都不会撒谎。花少北也不是傻子,这一看就另有隐情,但某幻不乐意说,他也不好多问,只能旁敲侧击敲打敲打王瀚哲。



这话也镇住王瀚哲了,某幻膝盖上怎么会青一块——他第一反应是出去喝酒时候跌了,可洗澡的时候分明还不见。他皱着眉毛思索,忽地想起,大概是某幻昨天晚上摸黑进屋,磕门框那一下。



某幻怕疼,老娇气鬼了,那天录动物圈时候的夹子惩罚就让他好一顿嘶哈,眼泪也亮闪闪,雾气似的氤氲在眼里。现在这都磕青了,就算借着酒劲儿,估计也得挺疼的。



那某幻怎么不出声啊,怎么不告诉他说疼啊,哎哟,愁死人了。



是啊,他从前不说,自己也能觉察的。他面皮薄,哪儿能上赶着同人示弱呢。



王瀚哲心疼自己男朋友,又越想越愧疚,老憨批了,跟某幻冷什么战呢,他那么敏感心细,同朋友玩的好,在亲密关系安全感却匮乏成个黑洞,平日里予他的累成漂亮华美的空中楼阁,到了儿也是沙累的堡,风一吹便轻易地垮了塌了,坍成一片废墟,叫他自己都无处安身。



这事一时半会的跟花少北也说不清楚,于是先敷衍几句了事,王瀚哲踩着拖鞋急吼吼上楼,却正堵着某幻,他立在栏杆旁,手里拿着个塑料的水杯,一眼瞧见王瀚哲,忽地一愣,旋即便逃跑似要回屋去。



王瀚哲胳膊长腿长,因着瘦,分毫也不笨重,轻而易举地俘获妄图自他心底越狱的囚犯。



某幻的腕子在他掌中从来只是两指一绕的待遇,这松松的一环扣便近乎是一剂安定,某幻许嘴上仍不客气地喋喋嚷嚷,但从没真的动气力去挣脱这太简易的桎梏,他从来都是纵许的。就像是王瀚哲放下一个圈套,他走近来瞧一瞧,看清楚问明白,妥帖地踩进去,立在正中,更甚还要扬起笑来。



王瀚哲是急的,这急的原因错综复杂。他恼某幻一声不吭便走了,他气自己不好好说开说明白,他也后悔,于是迫切想要挽回想要补偿。可某幻一瞧见他,眸底清凌凌便是惊惶的。



某幻哪里能不惊惶,他不得要领的撒娇与示弱都是毕生所学,在这里硬狠狠地碰了壁,于是他便像个中世纪里手无寸铁的骑士,赤手空拳的弱小,却仍妄图恪守某某信条至死不渝。



打门铃一响,某幻便出了房间门,他是欣喜又焦虑的,立在楼上不时往下看一看,可前一眼只过五秒,这边王瀚哲便忽地出现,他上楼来,步伐快且重,捉他腕子也轻易又熟稔,径直往墙上一抵,他们两个步伐一个逼威一个慌杂,像一曲乱了鼓点的恰恰。



可先开口的却是某幻,他要讲话,惯常的礼仪要他抬头去对王瀚哲的眸,可他眼睫颤着,目光一垂一落,一尾鱼似灵巧地游走,他唇嗫嚅着,张口便是一声对不起。这一声礼貌简语却激起千层浪,层层的涟漪弥散开来。



“你生气了,你生气了是不是?”



泪无缘由地落下来,更催生出委屈,某幻的手腕缚在王瀚哲掌中,于是只得叫泪珠子在脸颊上拓出路,再自下颌坠落。他知道自己做错了,所以愧疚也害怕。撞着了门框磕青了腿,闷闷地久久地痛,他人蜷在沙发上,王瀚哲也不出来寻他,委屈于是愈演愈烈,可这又源自他自己讨了王瀚哲的嫌——他如是想,怪不得王瀚哲,是他自作自受。



现在这一哭又勾起昨夜的情愫来,这是丢脸的,某幻只得深深低下头去,图谋着将泪掩进光影糅造的黑暗里。哭泣带来的哽咽打乱他的语句,也搅浑他的思维,他却仍然在说,尽管已经有些口不择言的仓皇,他却还是说下去,兵荒马乱地挽留下去。



“那就惩罚我吧,只要你能消气…我做什么都可以。”



他不想、也不能失去王瀚哲。



某幻自知是贪心的,王瀚哲包容他,予他恃宠而骄的资本,可每每他稍放纵些,便忍不住在心里打鼓,万一这次闹过了怎么办,会不会某次时机不恰巧,王瀚哲就烦了呢?许多次的忧虑都被抚慰,偃旗息鼓,却在这一次山呼海啸地涌来。



于是草木皆兵。叫某幻迫切地,几乎要献祭似的给予,以此来挽留,他自知无法面对身侧的空缺,也就不顾姿态难堪与否,他离不开,他自知离不开。



王瀚哲的心都给揉碎了,他松开某幻那只被高擒的腕子,细长的指去覆他的面颊,用虎口与拇指笨拙地抹掉冰冷的泪珠子,掌间稍稍地抬,叫某幻抬起头来。



那双眸底湿漉,看得王瀚哲他心底也湿漉。



他舒臂搂紧某幻,启一启唇,几乎也要落下泪,声音哑而磁,字句都慢。



“咱们不吵了。”



这句话说给某幻也说给他,王瀚哲喟叹着,气音似的,复述一遍。



“咱们不吵了。”



冷暴力算什么破招数,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以后再不用了。王瀚哲在心底咒上一句,某幻正埋在他肩胛,眼泪给T恤轻薄的布料浸润,湿热的一片,指也勾紧他的衣尾,兜兜绕绕,在指尖缠。王瀚哲心里酸软,掌一下下捋在某幻脊背,像是在捋平某幻呼吸中的抽噎。



再不吵了。


PSYCHO

是之前200fo的点图,水仙贴贴

艳gg其实还点了个年龄操作来……试过了然后因为不会画心态崩了(你妈的)估计会写成文呜呜呜对不起我谢罪

是之前200fo的点图,水仙贴贴

艳gg其实还点了个年龄操作来……试过了然后因为不会画心态崩了(你妈的)估计会写成文呜呜呜对不起我谢罪

Crisdian

随笔-撒野娇(上)

图梗在我主页上一个就是。

用错方式的拜和太心细的马。

有点俗,我在尽力不让它那么俗。

老样子,黑体是回忆。

不可能分手,那不可能。

是和木吉老师一起脑的,她功不可没。


==========================


02:11。


某幻睁开眼,他觉着倦,睡眼朦胧间隐隐地头痛。他睡得热了,腰脊间汗津津,额发也潮乎。他伸一伸手,一抬胳膊却直直打上了沙发靠背,他眨着眼愣神,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是在沙发上。


他想起来的不止这个。


法老约他去夜店玩,他自然高高兴兴地去,只是没想到还有别人在,人于是稍稍地拘谨。法老唱歌那会儿几个人来劝酒,话听着给...

图梗在我主页上一个就是。

用错方式的拜和太心细的马。

有点俗,我在尽力不让它那么俗。

老样子,黑体是回忆。

不可能分手,那不可能。

是和木吉老师一起脑的,她功不可没。


==========================


02:11。



某幻睁开眼,他觉着倦,睡眼朦胧间隐隐地头痛。他睡得热了,腰脊间汗津津,额发也潮乎。他伸一伸手,一抬胳膊却直直打上了沙发靠背,他眨着眼愣神,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是在沙发上。



他想起来的不止这个。



法老约他去夜店玩,他自然高高兴兴地去,只是没想到还有别人在,人于是稍稍地拘谨。法老唱歌那会儿几个人来劝酒,话听着给面子,实则字字句句都在劝酒,几乎要是威逼利诱,将那杯鸡尾酒递到他唇边。



他越推辞,这些人偏生越来劲。山东汉子岂能有喝不了酒的道理。



“甜的,甜的,哎呀,同果汁差不离。”



某幻推辞不得,于是唇抵上微凉的杯壁,浅尝辄止,入口的酒液确实甜的,其中融着冰,叫他齿根微地疼一疼。



这颇具欺骗性的几分甜瞒天过海,叫他轻易地咽下那杯酒去,而后再一杯、再一杯。颜色斑斓的鸡尾酒酒有着华丽冗长的名字,调酒师在杯中哗哗地摇响,叫某幻越发昏沉,他困了,在睡着前,还记得抬起困倦的眼去寻法老,他正往过来。



阖目之前,是法老揽住了他的肩。



法老确实是个好朋友,他收拾好了某幻的东西,钥匙手机钱包都没落下,而后妥帖地给某幻塞进出租车,给了车费,拍拍打打他的肩膀,要某幻自己同司机师傅讲要去哪里,看着某幻睁了眼撑起身,也就关了车门目送出租车远去。



某幻呢喃间念出的是王瀚哲家的地址。



谁也不知道他们在谈恋爱,处个对象弄得跟地下党似的。



他下了车,脚步是飘忽的,司机师傅连问了两句小伙子有事儿没有,他颇大气地摆摆手,自己进了小区门口。



后来他就再不记得了。



某幻自沙发上起身,他没找到拖鞋,于是只得赤着脚。他去了趟卫生间,睡裤褪下卡在大腿。放水的当儿,他头仍然痛,这点痛叫他平白无故生出点矫情的委屈,他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要不王瀚哲不可能把他撂在沙发上),想去卧室寻王瀚哲。



想了便去做,他动作很轻地开门、进屋,膝盖撞上门框,是疼的。房间里冷气很足,他又一身的汗,甫一开门就给吹了个寒颤,方才还嫌着黏腻的潮乎睡衣忽地冷下来。他上床,轻手轻脚地拢了被子盖,想去探进他男朋友的怀里去。



可王瀚哲还醒着,他纵着某幻分去一半的被子,却又毫不留情地搡开某幻,拒绝接受的主动示弱,更甚一翻身,背对着某幻——他还在生气。



他气得要命。



某幻自出了门就没了动静,十二点多了音讯全无,没个电话每个短信,微信不回视频不接,王瀚哲急的出门去寻,又是问这个又是问那个,法老说他回了家,花少北又说人没在。



最后王瀚哲忽然想到,是不是回了自己那儿,打了车回小区一上楼,果不其然,门口坐着个某幻。



他困得迷糊,几乎要昏睡过去,一抬眼看见是王瀚哲,他已醉得鼻息沉沉,却还是哑着声音嗔怪,说你去哪儿啦,你怎么不在家。



后来王瀚哲给他洗了澡、换了衣服,头发也妥当地擦干,却是越想越生气,直把他撂在沙发上再不搭理,某幻虽然醉着,但被推这一把,又跌在靠背上,也知道氛围不对,于是不大敢开口去问,只是栽在沙发上,很快也就睡着了。



王瀚哲那边没这么宽的心,他上了床也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怒火中烧。



他早早听见某幻起身去上厕所,也听见他磕了一下门框,也知道某幻进屋来,上了床。他强压着火,他是想对某幻发脾气的,他不接电话,去夜店玩没什么,但明知自己酒量什么样子,还醉成这样回来。



傻子,大傻子。



他气冲冲地翻过去,某幻却慌了神。



酒还没醒利落,他却能意识到这不对,王瀚哲生他气了,王瀚哲是有点不耐烦了,王瀚哲不抱他,王瀚哲就是没原谅他。



某幻躺在那儿,面前是王瀚哲很宽阔却也削瘦的后背,床很软,他腰背却僵直,他的第一反应是想道歉,却也不知所措,更想逃、想避开、想退缩,他太不擅长应对别人的拒绝了,尤其现在的这个“别人”还是王瀚哲。



王瀚哲从不生他的气,他们会开些有点过分的玩笑,会彼此乱cue,比肤色说发量,七七八八林林总总,整日几乎都在说笑、闹。撇去初识时候的拘谨,他从没这样过。



曾经的那些持宠而娇的资本统统没了踪影,因着天生的温柔,情绪方面他本就是敏感的,微的焦虑开始弥漫,衍生,让他难自持地多想,是自己添了麻烦、惹得人烦。



于是他嗫嚅着,唇开开合合,只是一叠声地说着对不起,抱歉,声音很轻,也因着突兀的慌张而变了调,一点点微微地颤,直至最后仍得不到回应,因而微不可觉地夹了泣音。



王瀚哲并不理他。



某幻于是抿了抿唇,又起身来,坐直了身子,他似乎是说了什么,像是不打扰了,旋即逃似的下床去,把被子给王瀚哲盖盖整齐,人便出了卧室,门也带上。



王瀚哲竖着耳朵听,没有开门的声音,某幻大概是回了沙发上去睡,于是松了口气。



要是某幻出门去,他铁定要追出去的。



他其实已经不很生气,只是想着要给某幻一个教训,要他记得下次不要随随便便失联。他不想同某幻发生什么肢体冲突,那也是他最不齿的,他阖目,长长地叹一口气。他当然也是心疼的,某幻那样低声下气地、哀哀地道歉,却连手指都不敢搭上他后背,单是声音听起来便很可怜,出门时还趿拉着步子,蔫蔫的。



就这一晚。他对自己说。他有听到某幻吸鼻子,伸手去探一探他方才枕着的枕头,也是湿冷的,某幻大概是哭了。他想打开卧室房门,去哄哄沙发上哭鼻子的男朋友,但狠狠心咬咬牙,到底也没起身来。



明早早点起,去买点早饭,同他一起吃,在饭桌上说开了也就好了。王瀚哲阖目,困意终于迟迟地到来。



可第二天一早,某幻人影都不见了。沙发上毯子叠的整整齐齐,给他擦头发的毛巾也晾好,他逃匿似的,走的悄无声息。


=================


拜铁定去找,不用担心。

彩虹化零柒

截了几张小马

妈妈他实在是太可爱了!!!

卷毛显得好乖啊!!!!!

为什么幻右没有人啊啊啊啊!!!

那么可爱怎么就不受了啊!!!!!

私心tag

截了几张小马

妈妈他实在是太可爱了!!!

卷毛显得好乖啊!!!!!

为什么幻右没有人啊啊啊啊!!!

那么可爱怎么就不受了啊!!!!!

私心tag

莲小莲

骑马。r

你✖️某幻 后面有道具play

先发一个库存测试一下流量,可能有点短。

你✖️某幻 后面有道具play

先发一个库存测试一下流量,可能有点短。

德瑞theRed

【猩幻】正骨(pwp)

!伪罩住眼睛play/jumpegg play/伪墙尖

!第一次写猩幻,不喜勿喷


走评论


/打了all某幻tag,不妥提醒我删

!伪罩住眼睛play/jumpegg play/伪墙尖

!第一次写猩幻,不喜勿喷





走评论





/打了all某幻tag,不妥提醒我删

毁 原

青 岛 娇 妇

我也想rua他头发揉他脖颈按他腰窝拍他pp他太美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失智ing)


按腰窝是我第一个没了的点

睡姿那几张横着看和竖着看完全不同感觉,横着看是好美啊,竖着看就是bgteevfnhvdsvojah等在lof不能播的东西。谢谢马老师,我不存在的东西已经爆了


(tag私心)


青 岛 娇 妇

我也想rua他头发揉他脖颈按他腰窝拍他pp他太美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失智ing)


按腰窝是我第一个没了的点

睡姿那几张横着看和竖着看完全不同感觉,横着看是好美啊,竖着看就是bgteevfnhvdsvojah等在lof不能播的东西。谢谢马老师,我不存在的东西已经爆了


(tag私心)


諶居安©️

哎,这不就来了吗。

好,准备拿舌头去舔。

我可以冲我可以冲!(第二张是原图

哎,这不就来了吗。

好,准备拿舌头去舔。

我可以冲我可以冲!(第二张是原图

无名氏【半封】

早期小马可可爱爱的回复【下】

私心CPtag 不妥私信

早期小马可可爱爱的回复【下】

私心CPtag 不妥私信

无名氏【半封】

早期小马可可爱爱的回复【上】

这一翻发现以前有好多可爱称呼

某幻 幻幻 幻君 幻大 幻酱

现在都是 某幻 大哥 马哥 小马

私心CPtag 不妥私信


早期小马可可爱爱的回复【上】

这一翻发现以前有好多可爱称呼

某幻 幻幻 幻君 幻大 幻酱

现在都是 某幻 大哥 马哥 小马

私心CPtag 不妥私信


Crisdian

随笔-HP➕猫化-尖牙利爪(续)

非典型性猫化后续

不是很可爱,挺凶的

马哥和北子斯莱特林,马哥是级长

恰恰儿鹰院,博爱獾院

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能串门,我胡写的

======================


“你不能一直不洗澡,马哥。”


忠诚善良的獾院学子诚挚地开口说道,他姿态放的很低,语调甚至像是哄劝。


他伸手来,伸手去捋一捋衣尾下探出的尾巴尖尖,又探入衣摆下搓了搓尾根,某幻打了个哆嗦,恼羞地侧目,那大概是很痒的。于是他的手被很灵巧地躲开来,某幻的尾尖甚至甩在他手背上一下,力度不大,但态度明确。...


非典型性猫化后续

不是很可爱,挺凶的

马哥和北子斯莱特林,马哥是级长

恰恰儿鹰院,博爱獾院

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能串门,我胡写的

======================

 

“你不能一直不洗澡,马哥。”

 

 

忠诚善良的獾院学子诚挚地开口说道,他姿态放的很低,语调甚至像是哄劝。

 

 

他伸手来,伸手去捋一捋衣尾下探出的尾巴尖尖,又探入衣摆下搓了搓尾根,某幻打了个哆嗦,恼羞地侧目,那大概是很痒的。于是他的手被很灵巧地躲开来,某幻的尾尖甚至甩在他手背上一下,力度不大,但态度明确。

 

 

斯莱特林的级长仍然是一只大猫咪,而且他现在不高兴。

 

 

因为就在刚才,王瀚哲把他扛进了级长盥洗室,硬按着他洗了澡。虽然盥洗室水温很舒服、有泡泡可玩、足够私密,但他还是不高兴。

 

 

“你最讲卫生了,你看,现在香喷喷的多好啊。”

 

 

王瀚哲不生气,只觉得他好玩,又觉着蛮可爱的,因而缓言轻语地哄他,坐上床沿去捞某幻光滑柔软的尾巴,无果。

 

 

正逢圣诞节,他是麻瓜家庭出身,某幻虽然是纯血巫师,但父母要去探望老人,所以也就留在学校过节。假期期间学生很少,某幻也就长久地栖息在了王瀚哲的寝室——他喜欢獾院温柔的气息。

 

 

可他现在觉得自己被欺骗了。

 

 

某幻还生着气,尾尖一翘一翘地拍在床上毛绒的厚毯上,一声声节奏规律的轻响,他忽地转过身来,耳朵平平地仄着,手上一拢尚未系好的衬衫两襟,环着臂,眼神是嗔怪的。

 

 

他不高兴,眉也压着,说话时不自知地扬唇,露出那枚犬齿小小的尖,尾上的细软毛发也蓬起来,没由来地粗了一圈。

 

 

“可是外面好冷!我身上湿的!那么冷!”

 

 

他也知道自己这样有点幼稚,所以稍稍收敛一些,语调像是咕哝,可这里又只他们两个人,所以他偏是生气,他要讲,因着这些不高兴,因着方才湿冷的糟糕感受,因着王瀚哲方才不由分说地按着他洗澡,他便要同王瀚哲闹,且是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的。

 

 

“我又不脏!”

 

 

他补充道。这是实话,他觉着自己是干净的,而且又实在畏寒(他不想承认自己怕水),这次的洗澡体验是从没有过的胆战心惊。

 

 

追溯到更往前,他中午吃饭的时候还被热汤烫了舌头。

 

 

所以他不高兴,恰逢王瀚哲偏又从来惯着他,于是潜意识里觉着没关系,便肆意耍一耍小脾气。

 

 

王瀚哲总爱逗他,只逗他。学院之间的隔阂视若无睹,级长的身份也拦他不住,从来都是这样的。

 

 

某幻身着的是自己的内裤,给尾巴留了个洞(他有两条这样掏了洞的内裤来轮换着穿),身上披的却是王瀚哲的衬衫,赫奇帕奇的校徽缝在左胸,温暖的黄色。

 

 

王瀚哲只比他高出不多,大一码的衬衫穿在他身上却成了落肩款,袖子也长衣尾也长,他着别人的衣服,坐别人的床,抬睫去望王瀚哲,眼里还是恼的。

 

 

对了个眼,王瀚哲舒臂要去搂搂他,某幻也不肯。他叹口气,起身去,要去给某幻拿裤子,总不能一直叫他光着腿。

 

 

可他刚从床上一抬屁股,某幻便一蹭膝盖靠近来,指爪不动声色地勾住衣尾,也不松手、也不说话,半晌才抬头,也只嗫嚅着唇,不出声音。

 

 

王瀚哲瘦且高,某幻这儿又是仰角,便显得他分外肩宽背阔地好看。小獾回过身来,抬掌捋某幻半干的头发,泛着潮气的黑发湿冷,指尖又捏捏因急切而立起的耳。

 

 

走又不许走,抱又不肯抱,真是奇怪的很,他笑着如是想。

 

 

“给你拿裤子去——没生气,啊哟,咱哪儿敢生斯莱特林级长的气啊,不要命了奥。”

 

 

王瀚哲两只手去捧某幻的脸,他手指纤长,掌也宽,指腹安抚意味很足地摩挲过下巴颏上柔软光洁的皮肤,某幻是受用的,他喉里很轻地咕噜两声,颧骨上泛起些微的绯,便抬脊撤开来,指爪也松开。

 

 

这就是哄好了。

 

 

某幻全科都学得不错,只有魔法史不开窍,但多少也能及格,这次期末老番茄应允帮他一把,于是也就放宽了心,冬日里本就困倦,他又吃了这一剂魔药,白日里睡得多,小半个下午都在打盹。

 

 

今天这一觉睡醒时天已黑了,他醒在王瀚哲的寝室,屋里只他一个人。某幻方才睡醒,塌腰舒脊,随着手臂前伸,手掌摩挲过床单,餮足地一个呵欠。

 

 

摸了法杖,无声念句荧光闪烁,他下床去,走过黑漆的走廊,去公共休息室寻王瀚哲。

 

 

果不其然,王瀚哲在沙发那里,膝上搁着硬质的大厚本魔法史,一页一页地翻看。很快期末了,大家总是需要复习的。魔法史是几乎所有人最大的短板,王瀚哲每次都是低空飞过的水平,不能不多上点心。

 

 

他知道某幻过来了,却并没抬头。

 

 

某幻收了魔杖,顷身靠近来,踢掉拖鞋踩上沙发,偎着他坐下。他偏着头枕上王瀚哲的大臂,仄歪着身子,人倚着,指尖搭上王瀚哲的臂弯,又去按他的手腕,轻轻暖暖的。

 

 

“你看什么呢。”

 

 

他声音很轻,因着刚睡醒的哑,听来近乎是一句含混的咕哝,像大型猫科难能可贵的休憩。他稍有些近视,灯光也不很足,于是半眯起眼也看不很清楚,只认出那张插图。这部分他背过,而且能轻松捋顺,因而有些骄矜地扬起下颌,尖利的指爪轻轻地点,说这里我学的特别好。

 

 

王瀚哲笑了几声,没应他。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吧。”

 

 

他合上那本魔法史,稍偏了偏头去看某幻,舒直手臂,去揽他的肩膀。

 

 

“明天就会好啦。”

 

 

某幻颔首应他,尖利的指爪轻轻磕在硬皮书的厚封上,笃笃地闷响。

 

 

那些外貌特征一早起便没有了,可某幻举措仍然都很轻——那双太锋利的指爪给他带来过太多麻烦了。纵使手指已经重新纤长光洁,但不论他勾王瀚哲衣角的力道、写字吃饭的姿势都同那七天没什么变化。

 

 

他也仍然机敏、警觉,待人忍让也不失底线。

 

 

没有了那些锋利的尖牙利爪,莫名地,他的触碰与举措就都忽然地显得温柔。

 

 

之后才查明,那瓶药剂的作用近似于短暂的阿尼玛格斯,而不仅仅是变形药剂,毕竟老番茄根本没在其中加入动物毛发。

 

 

某幻会有猫的体态特征,大概是因为他的性格特质中有些许和猫重叠的部分。

阿nǎo

怎么会有人觉得他不是小狐狸,这也太媚了

怎么会有人觉得他不是小狐狸,这也太媚了

烟岚

马哥对不起,我错了,我下次还敢

(失智P图)

马哥对不起,我错了,我下次还敢

(失智P图)

Crisdian

6.24(动物圈第三期)

观后有感:后期人员里是有内鬼吗。

图为主。无强行硬脑。以实际内容为准。

这期我觉得不用我太多说。

包含内容:✨🐴个人向➕动物组倾向


4:03     🐴:还行吧。

[图片]满面春风,得意俩字写脸上了。

看得出来马哥是真的对电子羊很满意。

[图片]博爱在一边笑着讲,说这人一点不谦虚。

这笑的这个高兴,哎哟。

结合一上场就嚷着闹着要马哥整个“吃面”,看得出来,博爱就是有心调笑马哥,想闹他。

然后就被cue了。

啊吗粽半开玩笑,说也想要个beat. 

让博爱给推了,说工作忙(这俩人其实估计本来也没当真)...

观后有感:后期人员里是有内鬼吗。

图为主。无强行硬脑。以实际内容为准。

这期我觉得不用我太多说。

包含内容:✨🐴个人向➕动物组倾向



4:03     🐴:还行吧。

满面春风,得意俩字写脸上了。

看得出来马哥是真的对电子羊很满意。

博爱在一边笑着讲,说这人一点不谦虚。

这笑的这个高兴,哎哟。

结合一上场就嚷着闹着要马哥整个“吃面”,看得出来,博爱就是有心调笑马哥,想闹他。

然后就被cue了。

啊吗粽半开玩笑,说也想要个beat. 

让博爱给推了,说工作忙(这俩人其实估计本来也没当真)

就马哥有点紧张。
                                   前后比对
后期这句“中国boy”是我的,咱姑且不提。

马哥这前后表情差距也太大了。这喜笑颜开的没必要,怎会如此。

不禁让人回想起,博爱曾经在一次直播中明说这次的beat不开放授权,只给马哥用。

他俩之间真有蛮多独一份儿。



山东倒装↓


 “小脑fu~”↓



倾听博爱胡诌的马↓


这是嫌弃?就这?↓

这喜笑颜开的能叫嫌弃,朋友。



信口开河的🐴↓


互相打配合,老干得漂亮了↓
博爱这里在列举几种猫科动物,老可爱鬼了。

单截图出来有点憨,但笑得真的很老幺。
是什么事让青岛教父瘪了嘴。

“那我们都得算分的呀。”这话说的有点可爱的。



把教父都逗乐了↓


拜的手真的很好看↓


默契满分↓


他们两个的默契是真的牛。



惩罚环节↓

马哥哥这语气这表情这说的话,都有点奇怪的。

这之后博爱用手很轻地拢了一下马哥的后颈,他真的很喜欢和马哥贴贴。
这估计是挺疼的,泪眼婆娑。

拜眼神跟进,老暖男了。

又上手了。

接下来的天使特效也是可爱的,乐。



34:17     山东口音↓
“zei个bie儿妞儿。”

真的好好乐,怎么回事。建议去听一下。



35:50       拜绘声绘色讲故事
“哎,它忽然觉得好像有点自由。”

“又要开始追逐了吗?”

很可爱,很可爱,戆戆和拜都可爱。





这期综艺的眼神互动和互cue真的很多很多很多。


马儿全程有一种微妙的贵妇感,是真的娇,这我没想到的。马哥大概是很会忍耐,超爽口香糖、怪味豆挑战,加上这次,他每次都是女团级别的表情管理。


博爱这期一直在笑,感染力很强,节奏配合的也相当好,他真的很适合做这样的综艺。


嘴上说着我们不熟,像模像样地握手说幸会幸会奥,说起电子羊和beat不知道是在互夸互宠还是在传统艺能,就像大男孩凑在一起胡诌些玩笑,男人真的长不大。


能感觉的到拜在给马哥抛话梗,一句一句很巧妙地cue到,马哥玩的大概也蛮开心,乐的咯咯儿的。


他们两个是真能贴啊,明里暗里这顿贴啊。手合并去笼后颈是太温柔也太亲昵的潜意识了,更别提那些小动作,手指相碰后稍顿,目光相撞便停留。无意识的互宠、坦荡荡搁在明面上的亲近。


就像是在说,我们关系就是好,我就是愿意跟他一起玩。不假思索就想靠近,他立在身旁就想触碰,手掌搭上肩膀或揽住腰脊都是一样的。他们并非是用肢体接触表达亲昵,而是因为过于熟稔而情难自禁地靠近。


我想去做,于是我做了,因为你一定不会反感,一定不会推开我。


有人克制抽身离开的冲动,有人克制继续拥抱的冲动,而他们不克制。肆无忌惮、光明磊落、坦荡大方。


单拎出来不觉得有什么,可他们立在一起,就是溢出的少年感。是阳光绿荫爬山虎,是玻璃瓶装的汽水与汗湿的发。亲近便是亲近了,不必刻意,都镌在一举手一投足里。


我太喜欢看他们大笑着去望对方的样子了。


人总会在高兴的时候情难自禁地去寻某一个人的眼睛。于是分不清是笑时恰好去看你,还是甫一望见你便满眼笑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