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幻影旅团

83348浏览    1936参与
鑖鱳

难搞60

我刚挂掉电话,哥哥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阎接起挂断过程不到五秒。“。好”

?“怎么了哥哥”我小心的问道。

“任务。”

“啊那你现在要”我还没说完话就被突然的麦克风的声音打断。

“内。各位来宾今天非常欢迎你们大驾光临那么接下来我看我们就不需要太多礼了”我看着台上的飞坦站在麦克风前他身后站着那么大一只富兰克林。

好。。好小只呜呜我的坦子麻麻爱你。然后突然想起来什么,对哦他们也回来拍卖会。。。我把这茬给忘了,岁数大了记不住事了。

还没等人们反应富兰克林的手已经变成了机关枪。

“去死吧”

富兰克林声刚止哥哥就利索的拔出了骨刀,精准的砍掉了向我们飞来的每一颗子弹。

我安逸的站在他身后。......

我刚挂掉电话,哥哥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阎接起挂断过程不到五秒。“。好”

?“怎么了哥哥”我小心的问道。

“任务。”

“啊那你现在要”我还没说完话就被突然的麦克风的声音打断。

“内。各位来宾今天非常欢迎你们大驾光临那么接下来我看我们就不需要太多礼了”我看着台上的飞坦站在麦克风前他身后站着那么大一只富兰克林。

好。。好小只呜呜我的坦子麻麻爱你。然后突然想起来什么,对哦他们也回来拍卖会。。。我把这茬给忘了,岁数大了记不住事了。

还没等人们反应富兰克林的手已经变成了机关枪。

“去死吧”

富兰克林声刚止哥哥就利索的拔出了骨刀,精准的砍掉了向我们飞来的每一颗子弹。

我安逸的站在他身后。

等到所有人都死的差不多了。

满地的血也没有一滴沾到我们身上我抬头恰巧和飞坦对上视线。

他的视线直射过来,我讪讪开口“哎呀~坦子宝贝富兰克林好久不见吖”

小滴这时候从一旁走出来然后掏出(吸尘器)开始打扫尸体。

“真的是小梦啊我还以为小滴看错了”富兰克林开口打破了尴尬。

“哎嘿?你们看到我了啊看到我也不知道打个招呼和我。”我反将一军。

“好久不见阎。”飞坦没有理我?

行以后都别理我。

“好久不见”哥哥居然开口说话了。

“小梦你先和他们一起,我有任务,要去。”

???然后哥哥就把我放心的交给了飞坦。头都没回的走了。?

我看着哥哥消失在面前。。。。

心拔凉拔凉的,我回过头讨好的和飞坦搭话。

“坦子宝贝你们来干嘛啊”

“杀人越货”飞坦斜着眼睛瞟了我一眼然后视线就移开了。

?啥意思啊?我不就几年前和你们分道扬镳了么至于吗至于吗。

我看向富兰克林一脸迷茫。

富兰克林摸了摸我的头算是安慰,然后无奈的把我放到肩膀上问我“那个人是谁。”

“我哥哥”

“既然你哥哥和飞坦认识那就先和我们回去吧”我点点头。趴在他头上唉声叹气。

看着小滴的吸尘器把所有的东西都吸了进去。

“小滴的念能力不管看几次都很欢乐”飞坦。

我撇了他一眼哼哼不理我我就不理你。

一个没有死绝的人努力想爬起来。

“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活着”飞坦冷漠的看着垂死挣扎的人。

“你。。你们是什么人不管你们是谁?全都死定了,我们黑。帮一定会把你们还有你们的家人全都碎尸万段让你们尝尝地狱的痛苦”话刚说完,飞坦就把他的头用手砍飞了出去。

“你说家人那又是什么?”飞坦不屑的声音响起。

。。。。。。。真让人生气。

富兰克林驮着我上了热气球。

“小丫头!”窝金,信长表示很开心。

“啊欢迎小梦小姐”侠客。

“小梦好久不见你怎么在拍卖会”玛奇。

“哎嘿。呜呜呜我太可怜了,我本来和哥哥一起去看看有什么拍卖品想买一两个回家放着。然后哥哥出任务碰到他们就把我扔给他们了。”

“那就当回家嘛!”窝金笑嘻嘻的心情很好的把我从富兰克林脑壳上取下来放到他毛茸茸的大脑袋上。

我爬到窝金头上一切都是那么顺手。我闻了闻他的毛毛。

“你是不是没洗头?”

“啊这几天赶路没来得及,回去我就洗!”窝金突然心虚的保证并且拍了拍胸脯。

我也不嫌弃他反正也不臭还那么毛茸茸的让人喜欢~

“你说货不见了?”库洛洛。

窝金给团长打了个电话“是啊,金库里面整个空荡荡的与唯一知情的拍卖主持人的说法,似乎有人在拍卖会开始前几个小时就把货物移到别的地方去了,就像是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大事。你不觉得这一切发生的时机未免太凑巧了吗?在我们当中应该有犹大。”

!“我去金金你还能说出这么深奥的话!你好牛啊!”我听着他一连串的话和分析发出感叹。

“哈哈哈哈哈我会的多了”窝金被夸了表示很开心。

“嗯?小梦?”库洛洛。

“啊对了我也没听明白反正就是小梦的哥哥正好和小梦在拍卖会现场,然后他哥哥有事就把她交给飞坦了。”

“嗯好我知道了。”库洛洛。

“你是指我们之中有叛徒存在吗?”信长一句话出来。所有人气氛突然就不和谐了。

“还没有那种情况存在况且我个人觉得犹大,不是什么叛徒捎带一提,据说当初犹大是为了30枚硬币出卖了耶稣你觉得在我们当中的叛徒又会以多少代价出卖我们?想想好处吧,把我们出卖给黑。帮之后,他能得到什么?钱,名誉,地位你觉得在我们这些人当中,真的有人会因这些肤浅的东西而满足吗?”库洛洛。

“仔细想想,确实是没有啦”窝金挠了挠脸。

“没错吧除此之外,还有一点不明白假设真的有人告密了的话,也太不合理了,要是他们真的进货情报知道我们这种顶级的强盗旅团要来袭击拍卖会拍卖会场的警戒应该会更加森严吧?但实际上,客人完全不知情,什么武器都没带进会场”库洛洛。

我听着听着听困了,蔫兮兮的和窝金贴贴。

“这么说来。。”窝金。

“因此,我的结论是,虽然真的有人告密没错,但情报内容实在不怎么具体,尽管如此,却还有很多人相信,而且那个人位居黑。帮高位”库洛洛。

“那就很难理解,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把怎样的情报告诉了谁啊?算了,随便了,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那你们有问过那个主持人拍卖品被搬到哪里去了么”库洛洛。

“有问过,但是他知道死之前他还是坚称他不知道何况是飞坦问他的,绝对不会错”窝金。

“那他大概是今天最值得同情的人,还有小废物你给我从窝金头上下来。”飞坦突然出声。

?干嘛啊!我虽然不服但是我还是不情不愿的(迅速)的下来。

窝金用另一只手摸了摸我的头,表示同情。

“不过至少应该有问出是谁搬走的吧”库洛洛。

“那当然,主办这场地下拍卖会的是黑。帮高层,也就是掌管六大六时区的个个头头们通称十老头,这十个人只在这个时期聚集在某个地方集邮讨论,得到下列各种指示而执行只是事实,老头引以为傲的部队,因受他们是由各个头头从他们帮你选出最强的武道者,所集结而成的,阴兽。”窝金。

“原来如此,当从十老头的阴兽没有加入拍卖会场的戒备,看来我想黑。帮他们,其实并不晓得我们要下手的对象”库洛洛。

“这么说也有道理”窝金。

“怎么说都有道理。。”我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信长偷偷笑了笑没敢笑出声。

“那么,他们究竟是用什么方法搬运货物?”库洛洛无限发问。

“那个主持人说当时阴兽就派了一个人到金库去搬东西的样子那个阴兽就自己一个人进去,就立刻出来了然后金库里面就空了,是个戴着太阳眼镜,自称自己是枭的男人”窝金。

“是跟小滴同一类型的念能力者吗”库洛洛。

“估计是”

“我想对方在看到近500人的参加者消失后,应该也察觉到了敌人同样也是念能力者”库洛洛。

“我可以宰了他们吗?”窝金。

??好战分子不要带着我。

“那当然稍微给底下的追兵一点教训这一来,阴兽自然就会现身了”库洛洛。

窝金大笑“真是让人期待”

我无聊的趴在热气球的护栏边上看着地上的汽车。

酷拉皮卡会来么。

场地转换。。。。。。。。。。

我们站在一个大坑上面,底下站着一群人凶神恶煞的,穿着黑色的西服。

“赶紧给我下来看,是要被淹死,还是选择被活埋你们自己决定吧”为首的狂妄开口。

?好狂妄我喜欢。

“哈来了一大群人呢”侠客。

“那些人不用清掉,应该没关系吧?”小滴。

“不需要”。飞坦。

“你们几个待会儿可千万不要插手哦我现在就去收拾他们”窝金滑了下去。

那个人向窝金的头开了一枪。。嘛嘛果然毫发无伤。

我安逸的掏出软毯铺在地上。

开摆。

“啊你还真是悠闲”信长也坐下来。

大家都坐下来,我开始掏吃喝。看着窝金在底下玩的不亦乐乎。我叹了口气好无聊哥哥什么时候接我来啊~

惑星灼尽

【团酷】我糟糕的婚礼

魔改严重的非典型史密斯夫夫,依旧是窟卢塔没被灭族if线,盗贼头目和黑帮保镖(犯罪猎人)那糟糕且该死的拉扯,HE

前文《伊莎夜》《血橙与罗勒》《禁忌烟草》见合集

从本章开始标题风格大变特变,毕竟两个年轻人即将踏入爱情的坟墓


侠客在教堂的盥洗室里整理西装领带,他通过面前的镜子观察着在他左后方打理头发的雷欧力,这个高大的小胡子男人看起来非常好搭话。

“嘿!是雷欧力先生吗?看样子你需要点帮助吗?”侠客把手边的摩丝和发胶递过去。

“哦哦,感谢您。”抹完发胶后雷欧力的头发总算没那么容易塌下来了,他打量了几秒解他燃眉之急的恩人,“您是鲁西鲁先生邀请的客人对吧?”

“是啊,请恕我冒......

魔改严重的非典型史密斯夫夫,依旧是窟卢塔没被灭族if线,盗贼头目和黑帮保镖(犯罪猎人)那糟糕且该死的拉扯,HE

前文《伊莎夜》《血橙与罗勒》《禁忌烟草》见合集

从本章开始标题风格大变特变,毕竟两个年轻人即将踏入爱情的坟墓





侠客在教堂的盥洗室里整理西装领带,他通过面前的镜子观察着在他左后方打理头发的雷欧力,这个高大的小胡子男人看起来非常好搭话。

“嘿!是雷欧力先生吗?看样子你需要点帮助吗?”侠客把手边的摩丝和发胶递过去。

“哦哦,感谢您。”抹完发胶后雷欧力的头发总算没那么容易塌下来了,他打量了几秒解他燃眉之急的恩人,“您是鲁西鲁先生邀请的客人对吧?”

“是啊,请恕我冒昧问一句,能否透露一下嫂子,呃,我是说酷拉皮卡先生的进度呢?”侠客作出一副热切且八卦的模样,“团……大哥他已经迫不及待到想把牧师的活也一起干了。”

“酷拉皮卡在化妆,比丝姬说会打造世界上最完美的新娘造型,不过应该马上就好。”雷欧力说,“你刚刚喊鲁西鲁先生大哥?”

“是啊!”侠客很上道地拿起自己早已准备好的剧本,“他前几年在我们公司干销售,王牌销售员,业绩杠杆的,是底层员工的骄傲,我们每个打工的都喊他大哥……”

他们勾肩搭背地走出了盥洗室。





真的马上就好吗?也不见得。

小杰在酷拉皮卡的胸口别上深红色的珠花饰品,他抬头的时候挚友的金发蹭过他的额头,男孩对着酷拉皮卡眼角大片的绯红色眼影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

比丝姬勃然大怒:“你这副表情是对我精心设计的妆容有什么意见吗!”

“不不不,很好看,就是有点像酒吧里的大姐姐们……”小杰一边后退一边把化妆镜塞到酷拉皮卡手里。

“你去过酒吧?”酷拉皮卡下意识皱眉,他面部表情的变动成功让比丝姬画歪了眼线,他趁着对方转身找化妆棉和卸妆水的空档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后立刻露出了一个见鬼般的表情。

要命。他和小杰对视后立刻调整了表情,现在的重点显然不该是杰·富力士身为未成年却去过酒吧这档子事。

他斟酌着去和金发双马尾的前辈沟通:“比丝姬前辈这个妆容很漂亮,但是我的西装好像不合适它,还有更适合男孩子一些的妆容吗?”

酷拉皮卡意在强调自己是个男孩,然而比丝姬的理解还是太前卫了些。

“更适合男孩的妆容?你是喜欢更狂野一些的吗,酷拉皮卡?”

比丝姬让曲奇小姐拿来一盒新的眼影,她将金灿灿的眼影抹在手上向酷拉皮卡展示颜色,但这除了让对方在看清夸张的颜色和更夸张的亮片后迅速陷入审美绝望外没有起到任何正面作用。

酷拉皮卡求助般地看向自己的朋友,这个瞬间他前所未有地思念库洛洛,如果那个油嘴滑舌擅长甜言蜜语的家伙在现场的话一定能够非常灵活地忽悠他面前的这位女士。

奇犽你在哪……小杰很想往门的方向移动,但是酷拉皮卡也是他的好朋友,他不能抛下他的好朋友一个人在虎狼窝里,于是杰·富力士赌上了他的姓氏和他那个不负责任满世界乱跑的老爸为酷拉皮卡的婚姻贡献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或许酷拉皮卡可以自己挑一个喜欢的颜色?”

很棒的主意。酷拉皮卡打心底感激自己的朋友为自己挣得了部分选择权,哪怕只有一点点,这也是酷拉皮卡婚礼妆容演变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不过杰·富力士目前没空接收好友感动的目光,他已经成功挪到了门口并将后背抵在冰凉的木板门上,只要再走一小步他就可以握住门把手开溜,然而下一秒他被门后发生的动静吸引了注意。





“拜托了,让我看他一眼,从门缝里就行。”

幻影旅团的匪首不介意等待,但库洛洛·鲁西鲁会在自己的婚礼上感到被绳子死死勒住颈部的紧迫感,这个时候他身上终于有了一点正常男人的影子,欺骗中裹挟着真情实感的蠢蠢欲动让他出现在酷拉皮卡的休息室门口。

他们在一个月前敲定下婚礼的流程,婚礼的场地安排在友客鑫郊区的一所教堂里,这场约定终生的仪式并不隆重甚至显得有些简陋,窟卢塔的族人们用书信为酷拉皮卡送上质朴却最为真挚的祝福,但最终还是碍于路途遥远与不便,酷拉皮卡的家人们最终无法光临这场仪式,不过酷拉皮卡的母亲在信中强调的让酷拉皮卡带着鲁西鲁回村落举行第二次婚礼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总之,来到婚礼现场的客人最终没有超过二十人,但除了牧师外这里几乎没有普通人,幻影旅团的团员、揍敌客家的杀手还有职业猎人们会坐在一起为两位新人献上祝福,从绝对的上帝视角出发,这本质是大型诈骗现场。

然而库洛洛乐在其中,现在他蹲在奇犽面前希望这位酷拉皮卡邀请的小客人可以放他过去见见他的伴侣,不过对方好像不太领他的情。

奇犽作出一副为难的表情,在此之前他被雷欧力和小杰多次告诫过要装的像个十几岁的孩子,但他仍然忍不住从一个职业杀手的角度去审视和揣度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结婚前新郎和新娘不能见面,不过小杰说这是婚礼的重要流程,而我答应过他要在外面守着,所以抱歉啦先生,现在酷拉皮卡他不对外开放。”

现在大城市里的孩子都这么早熟吗?库洛洛看着奇犽吮兔子棒棒糖的模样觉得这小孩有些图文不符,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祭出自己的杀手锏。

“如果你让我进去的话,它就是你的了。”库洛洛把一盒巧克力糖豆握在手中,他当着奇犽的面轻轻晃动金属的糖盒,叮叮咚咚的声音像随着鱼钩浸没入水中的鱼饵那样诱人。

有这么几毫秒奇犽·揍敌客想要叛变,他凝视着库洛洛手里的糖盒,那毫无疑问是昂贵的进口货,但是酷拉皮卡作为挚友在他心中的份量可以轻而易举地打败那张粉红色的巧克力糖球包装纸,不过按照揍敌客家永远不和钱过不去的祖训,奇犽认为自己可以无伤大雅地坐地起价一下。

库洛洛不介意加码,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一模一样的糖果玛奇和派克似乎准备了将近一百份,不过他和奇犽各怀鬼胎的交易还没开始就胎死腹中,休息室的门被啪的一声打开又被唰的一下关上,杰·富力士天降正义。

“奇犽!不要被收买了!”

奇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和心爱的巧克力糖球生离死别。

库洛洛摊了摊手,这时候有人牵住了他的西服衣摆。

奇犽知道这个女孩,酷拉皮卡介绍的时候说她是鲁西鲁先生的妹妹,她身边那个脸上带着缝合痕迹和几乎横贯整张脸的伤疤的男人是个退伍军人,他们两个一左一右将库洛洛围了起来,一副准备架走离家出走的猫咪的模样。

“团……”

“派克和芬克斯把戒指送过来了,我就陪小滴来找她哥哥了。”抱歉团长,小滴她忘记自己的角色了。富兰克林向神经紧绷的库洛洛递眼色。

小滴点了点头,她有些木讷地转过来朝小杰和奇犽的方向鞠躬:“你们好。”

休息室的门又哒的一声被打开了,这回是酷拉皮卡从门后探出头,他璀璨的金发像是一湖流淌的黄金,它们在半空中对库洛洛发出垂涎欲滴的讯号。

“抱歉让你久等了,不过我发誓我们很快就好!”酷拉皮卡招呼着两个朋友回到休息室后抬头用那双漂亮的眼睛望着自己的恋人,“可以把巧克力留下吗?”

库洛洛眨着眼睛:“乐意效劳,公主。”

酷拉皮卡把一束捧花砸在库洛洛胸口后哈哈笑着关上了休息室的门。





西索杀,原名狼人杀,在改名前就是旅团内部常玩的消遣时光的游戏,后由飞坦愤怒地提出为其改名以谴责西索干活摸鱼的无职业道德行为,旅团全员全票通过这个提议。

在雷欧力敲门表示婚礼可以正式开始的时候旅团正在玩第五把西索杀,本次游戏里摸鱼员工的扮演者是派克诺妲和芬克斯,同时作为婚礼伴娘伴郎的两人在见到雷欧力的脸后把牌一扔就带着全房间的人手忙脚乱起来。

雷欧力认为这帮人比酷拉皮卡看上去更像黑帮,尤其是库洛洛气势汹汹地走向礼堂时让他回想起猎人考试时那个小胡子萨次考官带给他的噩梦。

库洛洛推开教堂大门时小杰和奇犽同时拉响了两个礼花筒,彩条和亮片喜庆地落在他脑门上时也提醒了他,库洛洛放慢脚步走向红毯的尽头,那里站着即将和他结合成一个家庭的恋人。

侠客换上牧师服站在巨大的十字架浮雕下,他清了清嗓子,那段经典的宣誓词被他简化成一句话。

“你们愿意不论贫穷还是富贵、健康还是疾病,一生一世忠于对方,守护对方吗?”

他们的目光在半空中碰撞后就黏在一起,从此那些誓言会掩盖血淋淋的真相如同旧衣服上的针脚一般不可抹除。

“我们愿意。”

窝金和信长在库洛洛为酷拉皮卡戴戒指的时候开始起哄,雷欧力看着全身裹满绷带还坚持鼓掌的剥落列夫同情中带着敬佩地感叹了一句身坚志残并且决定在婚礼结束后像对方递上自己的名片。

比丝姬为酷拉皮卡贡献的妆容近乎完美,库洛洛在同酷拉皮卡交换亲吻时他们的呼吸暧昧地缠绕在一起,而他用目光贪婪地描摹着恋人的脸庞,酷拉皮卡率先羞涩地闭上了双眼,他试图想些什么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比如在结婚后换一个新手机,现在这个手机里塞满了诺斯拉帮的小弟们递交的电子报告,要是库洛洛一时兴起查了手机他就暴露了……天呐,库洛洛这混蛋竟然当众伸舌头!





小杰挂断旋律的电话,他靠在教堂的椅子上对身边的奇犽说:“这下你总该放心了吧?”

身为酷拉皮卡的友人,尽管因为公事无法抵达婚礼现场,但是旋律还是送上了她最棒的礼物——她在婚礼宣誓前一分钟给小杰打了一通电话,在电话里她听完了宣誓的所有过程,并对库洛洛的誓言给出了没有说谎的肯定评价。

“好吧,你赢了,鲁西鲁先生是真心的。”他把库洛洛地方要到的巧克力糖豆递给小杰,“拿去吧,愿赌服输。”

—TBC—

鑖鱳

难搞59

“小梦姐姐!”敲门声响起。

阎走过去打开门。

“啊。。阎大哥好我们想到方法了!”门开的很突然,小杰的手在半空中缓缓收回。

“什么方法啊。”我从床上迷迷糊糊坐起来问道。

街道。。。。。。。

“大家看这里,看这里条件拍卖要开始了,拍卖是这一颗价值300万的钻石,这钻石可是有附上购买店家的鉴定书哦,条件是比腕力第一个赢了这名少年的人,就能够得到这颗钻石参加费用是一万戒尼那么现在。。拍卖会开始!”雷欧力在街边卖力的招呼着。

我在一边靠在阎身上,小奇拿着钻石展示,小杰坐在板凳上等着比赛。

“嘛。。你们还真是睿智。”我悠悠的开口。

“啊。。没办法啊实在缺钱”小奇仰天叹气。

看着一群人交钱......

“小梦姐姐!”敲门声响起。

阎走过去打开门。

“啊。。阎大哥好我们想到方法了!”门开的很突然,小杰的手在半空中缓缓收回。

“什么方法啊。”我从床上迷迷糊糊坐起来问道。

街道。。。。。。。

“大家看这里,看这里条件拍卖要开始了,拍卖是这一颗价值300万的钻石,这钻石可是有附上购买店家的鉴定书哦,条件是比腕力第一个赢了这名少年的人,就能够得到这颗钻石参加费用是一万戒尼那么现在。。拍卖会开始!”雷欧力在街边卖力的招呼着。

我在一边靠在阎身上,小奇拿着钻石展示,小杰坐在板凳上等着比赛。

“嘛。。你们还真是睿智。”我悠悠的开口。

“啊。。没办法啊实在缺钱”小奇仰天叹气。

看着一群人交钱哄抢而上,这叫什么来着,从众心理么。

很快第一个人坐在了小杰对面,信誓旦旦的开始和小杰掰腕。

我看着小杰毫无演技的装作好像掰不过然后又反水的脚本。

“噗。。。咳咳咳,加油啊各位帅哥~”我看他太过拙劣咳嗽了起来,然后赶快掩饰的招呼着还朝着他们抛了个媚眼。

一瞬间涌上来的男人就更多了。

阎皱了皱眉把我拉到了他的身后。

突然一个戴眼镜的女孩出现。

“头一次有女士前来挑战哦”雷欧力。

我眨了眨眼睛看着小滴。?难不成飞坦他们在附近?

碰倒怎么办啧。碰倒装死好了。

“非常感谢你的指教”小滴有礼貌的低了低头坐在小杰对面。

“哪里没什么。”小杰也有礼貌的回应着。

小滴果然输掉了,毕竟小滴的惯用手是左手不是吗。

小滴输掉后很可惜的向人群走去。

“怎么样”富兰克林。

“我输了,那孩子挺强的”小滴。

“那个小鬼么”飞坦。

“那个钻石我有点想要呢”小滴。

“那你用左手比不就得了”富兰克林把手放到小滴头上。

“也对,你怎么不用惯用手跟他比?”飞坦。

“哦,对啊,看到对方伸出右手,我就跟着了,可以再去比一次吗?”小滴看向飞坦。

“不可以,时间到了,该工作了”飞坦回绝。

“没错,何况那样做,并不是我们的作风我们是盗贼。”富兰克林。

“想要什么就用抢的”飞坦。

“啊对了刚刚看见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很眼熟。”小滴。

“你能有什么眼熟的女孩子。”飞坦。

“你见过的女孩子除了小梦也没什么人了吧。”富兰克林。

“啊对哦。。不过那个好像就是小梦小姐。”小滴。

飞坦停住了脚步“我去看看。”

“喂飞坦。”富兰克林看着消失的飞坦无奈的摇摇头。

“我就知道如果是小梦的话,他一定会去看的,咱们先走吧他很快就能跟上来。”

“你们关系很好么?”小滴问到。

“嗯她对旅团来说很不一样。”富兰克林耐心的回答了小滴的问题。

小滴走之后我就一直在想,小滴不会认出我了吧?啧。

“我要去趟拍卖会玩,你们先努力挣钱加油加油。”我还是准备跑路先能躲就躲,我给他们打了打气。

“好嘞。”

我看他们信誓旦旦的样子。挥了挥手。

“走了哥哥”阎熟练的抱起我向地下拍卖会进发。

我们前脚刚走。

“刚刚这里那个女孩呢”飞坦。

“啊?这位客人你要掰手腕么,什么女孩我不知道呢”雷欧力。

“啧。银色头发带着眼罩。。长的。。。很好看。”飞坦略微有点不耐烦。

“啊你说的是”小杰刚想说话就被奇犽捂住嘴巴。

“不好意思啊这位客人,你说的人我们没有看见呢。”奇犽。

飞坦皱着眉消失了。

“唔唔。。呼。。奇犽你干嘛啊他问的不是小梦姐姐么”小杰。

“你看他那架势说他是仇家我都信。而且他应该很厉害,万一是姐姐仇家怎么办!虽然阎大哥在。”奇犽一拳砸到小杰头上。

“动动脑子啊你!”

热气球上。。。。。。

“你看到了么”富兰克林看着刚回来的飞坦。

“没有”飞坦。

“你们在说什么啊!从刚才开始就是!飞坦一上热气球就没好脸色!”窝金大喊。

“窝金你别你们激动嘛。。”侠客。

“对啊对啊看见什么啊谁啊?”信长八卦的问道。

“就是今天我好像看到了小梦小姐。”小滴思考状。

“小梦!?”窝金和信长一起喊出来。玛奇也投来疑惑的目光。

“小梦小姐?就是金先生身边那个小妹妹吗?”侠客。

“别问我我没看见她。烦死了。”飞坦烦躁的坐到角落。

“好了等等再说。先做任务”玛奇。

到达会场,我随便找个地方和阎坐下来。等待着时间开始。给西索打个电话吧~

西索的手机铃声响起。

所有人看向西索。

“啊~不好意思是我宝贝给我打的电话呢我接一下~♦️”

库洛洛收回视线。

“做任务的时候就不要把没用的东西放到第一位。”派克诺妲。

“嗯哼好的呢~那我还是要接电话呢~真不好意思呢~♣️”

派克诺妲撇了他一眼没在管他。

西索接起电话往外走。“喂~宝贝吗~怎么隔这么多天才给我打电话呢~你不会不想我吧~♥️”

“你怎么这么久才接通啊?你在哪鬼混呢?”

“唔~没有鬼混在做重要的事情呢~♦️”

“你那边几个人。”我敞开了说。

“五个,宝贝你都不问问我过的好不好~直接就打探情报呢~♠️”

“。。。你过得好不好。啊~你过得很好真不错,以后会更好昂,拜拜。”我利索的挂掉了电话。

西索不恼反而笑了起来。

不紧不慢的回到原位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玩起了扑克。

此木希

【占tag致歉】有没有库洛洛/飞坦/侠客/旅团推人扩扩列

标题的大力扩我!!!想要点旅团的空间浓度求求了

顺便会磕点圈外的涉英(雷涉英还是别来了,没听说过的可以来🌹💓)

3396525546(会在评论再放一遍方便大家扩列)

标题的大力扩我!!!想要点旅团的空间浓度求求了

顺便会磕点圈外的涉英(雷涉英还是别来了,没听说过的可以来🌹💓)

3396525546(会在评论再放一遍方便大家扩列)

BIRunner
简单的麻花辫教学局。 画三张起...

简单的麻花辫教学局。

画三张起再装合集😔

简单的麻花辫教学局。

画三张起再装合集😔

Shizuku

自我介绍

呐,我叫小滴,小滴村崎。

很高兴认识你哦。


------------------------------


我是第一次试着语c,选了小滴这个角色一是因为真的很喜欢她的性格(还有能力!凸眼鱼真的很欢乐),二就是在脑海中模拟时觉得小滴属于很健忘的话应该很少会好一点。

但是在我刚才写上面那两句话的时候我就觉得,诶呀,完蛋,根本写不出那种感觉,写不出那种很随意很散漫的feel。

所以就凑活着看看好啦,我也没办法做到真的模拟出那种感觉。小滴在原著里描写不多,最突出的就是健忘,还有那种,额,那种语气。散漫?漠不关心?平淡?好像都不太对。就是对谁都是眨着大眼睛,也不带自己的主观意向/偏见。在......

呐,我叫小滴,小滴村崎。

很高兴认识你哦。


------------------------------


我是第一次试着语c,选了小滴这个角色一是因为真的很喜欢她的性格(还有能力!凸眼鱼真的很欢乐),二就是在脑海中模拟时觉得小滴属于很健忘的话应该很少会好一点。

但是在我刚才写上面那两句话的时候我就觉得,诶呀,完蛋,根本写不出那种感觉,写不出那种很随意很散漫的feel。

所以就凑活着看看好啦,我也没办法做到真的模拟出那种感觉。小滴在原著里描写不多,最突出的就是健忘,还有那种,额,那种语气。散漫?漠不关心?平淡?好像都不太对。就是对谁都是眨着大眼睛,也不带自己的主观意向/偏见。在跟派库打完之后,是以有点惊讶和自嘲的语气说,我们都好笨。

算了我这张嘴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感觉。就反正我很喜欢。

所以,我可能做的也不会很好,请大家多多包容!


------------------------------


本人也是挺健忘的女孩子,很开朗,欢迎来找我玩。不定期更新,最近期末考不更,暑假多弄弄。


小美不美了

成员之间意见相左时,以专用的硬币来决定。

成员之间意见相左时,以专用的硬币来决定。

画画的鹤北川
手臂被缚人体练习 坦:想刀一个...

手臂被缚人体练习 

坦:想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手臂被缚人体练习 

坦:想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三蓝二拍一上树
06192022 妖都幻影旅团...

06192022

妖都幻影旅团棚拍花絮


神无月19日,阴。


为了旅团的生计,

剥落列夫决定模特出道

抢了个影棚为兄弟实现了梦想。


侠客:我

剥落列夫:@魔狱


06192022

妖都幻影旅团棚拍花絮


神无月19日,阴。


为了旅团的生计,

剥落列夫决定模特出道

抢了个影棚为兄弟实现了梦想。


侠客:我

剥落列夫:@魔狱



晌与岛屿

-  没怎么,就刚刚遇到一些人,说要做我老婆,什么的… -


❗️玛奇姐姐📣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 📣速速与我结婚📣玛奇姐姐📣放下你的矜持📣速速与我结婚📣放下你的羞涩📣速速与我结婚📣📣😍😍😍🌹🌹🌹🌹💍💍💍❗️❗️❗️

-  没怎么,就刚刚遇到一些人,说要做我老婆,什么的… -


❗️玛奇姐姐📣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 📣速速与我结婚📣玛奇姐姐📣放下你的矜持📣速速与我结婚📣放下你的羞涩📣速速与我结婚📣📣😍😍😍🌹🌹🌹🌹💍💍💍❗️❗️❗️

ST扬
【清凉一夏|18H】 《流星街...

【清凉一夏|18H】

《流星街吃瓜群众》

全职猎人同人手绘创作

……极限压线完成,咸鱼如俺累坏了_(:::з」∠)_嘤嘤嘤


【清凉一夏|18H】

《流星街吃瓜群众》

全职猎人同人手绘创作

……极限压线完成,咸鱼如俺累坏了_(:::з」∠)_嘤嘤嘤


世纪末中老年
约稿的库洛洛(简易打码) 讲真...

约稿的库洛洛(简易打码)

讲真幽白我看了这部还没看...

约稿的库洛洛(简易打码)

讲真幽白我看了这部还没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