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幻想生物

19.7万浏览    15147参与
边境牧歌
2019.12.14一群不务正...

2019.12.14
一群不务正业的斯科古士兵,拆电动车乐无穷。

2019.12.14
一群不务正业的斯科古士兵,拆电动车乐无穷。

永夜

摸个鱼,是自家崽,加拿别克

摸个鱼,是自家崽,加拿别克

❤💛💜玛丽苏色bula生吞50❤💛💜
^O^给滚儿的生贺 @Wend...

^O^给滚儿的生贺 @Wendy_窝布滚 我爱滚滚儿,爱一辈子

季某人能做到吗?季某人做不到
(○` 3′○)

^O^给滚儿的生贺 @Wendy_窝布滚 我爱滚滚儿,爱一辈子

季某人能做到吗?季某人做不到
(○` 3′○)

罐装夜夜酱
啊呀尿床啦!是最近拿去拍卖的模...


啊呀尿床啦!
是最近拿去拍卖的模板w


啊呀尿床啦!
是最近拿去拍卖的模板w

KoringFalir

斑点狗狗~( •̀∀•́ )

p2轻微番茄提醒🍅

斑点狗狗~( •̀∀•́ )

p2轻微番茄提醒🍅

豢犬-

是自家崽子,大概是在板绘上画翅膀最成功第一次?(懒死,其实一共也没画几次画)后面是草稿和一张摸鱼

是自家崽子,大概是在板绘上画翅膀最成功第一次?(懒死,其实一共也没画几次画)后面是草稿和一张摸鱼

豢犬-
是八月份画的自家崽,没有画完,...

是八月份画的自家崽,没有画完,但是可能不会再去画完他了,咕咕咕(pia)

是八月份画的自家崽,没有画完,但是可能不会再去画完他了,咕咕咕(pia)

鲮鱼

在人类濒临灭绝的世界(17)

我期末啦,每门课都是论文 头肿。拖更了这么久自己都快急死了。

总之嫖蛇蛇,兽人全员人类控。期末后回复更新。卑微。

人间空荡荡,鸽子在笼中。

——————————分割线————————

  江源支在阳台点燃自己,吸食起他的骨灰来。

  你就这样轻易的被这个世界忘掉了啊,爱你的人却被留在这个泥潭里,被你和过去的幸福扎的鲜血淋漓。

  

  姜溯仰着脑袋,忽视了厚重的窗帘外打进来的那有些刺眼的光线,把视线落在那个盘桓在天花板上的巨蟒。

  说是巨蟒还有些不正确,不看那巨大到夸张的身体,单看牠的外形,一些特征其实很接近蝰蛇,例如牠眉骨上面的蛇角。

  现在看来,那条蛇好像不打...

我期末啦,每门课都是论文 头肿。拖更了这么久自己都快急死了。

总之嫖蛇蛇,兽人全员人类控。期末后回复更新。卑微。

人间空荡荡,鸽子在笼中。

——————————分割线————————

  江源支在阳台点燃自己,吸食起他的骨灰来。

  你就这样轻易的被这个世界忘掉了啊,爱你的人却被留在这个泥潭里,被你和过去的幸福扎的鲜血淋漓。

  

  姜溯仰着脑袋,忽视了厚重的窗帘外打进来的那有些刺眼的光线,把视线落在那个盘桓在天花板上的巨蟒。

  说是巨蟒还有些不正确,不看那巨大到夸张的身体,单看牠的外形,一些特征其实很接近蝰蛇,例如牠眉骨上面的蛇角。

  现在看来,那条蛇好像不打算继续隐藏下去了。牠身体扭曲的动作夸张了起来,也不像之前小心克制着不发出声音。

  牠避开了姜溯的视线,吐着漆黑的信子快速上下摆动着收集她的气息,然后从天花板顺着墙壁往下游走。

  其实知道了是什么东西后,姜溯还是放松了很多,脑袋里那根紧绷的线也松垮了下来。

  她看着那条蛇游走到自己身边,以她为中心盘成个圈,接着支起庞大的身躯,低垂着蛇头抵上自己的后背。

  姜溯顺着牠的力道往前踉跄的走了两步然后回身看牠。那鳞片密布的蛇头上没有表情可言,深黄色的瞳孔里蛇类的竖瞳锋锐尖利。

  牠对姜溯的打量回以凝视,接着依旧低垂着巨大的蛇头抵上了姜溯的肚子,把她往身后推。

  牠不动声色的把自己的焦虑藏好,对阴郁蛇类而言,掩藏自己的情绪本就是与身俱来的天赋。

  其实牠本来有更直白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意思,现在却含糊暧昧的把头轻轻顶在她的小腹。牠左右小幅度的蹭了蹭,立刻就感受到她的此时有些紧张的状态。

  姜溯把手摁在抵住自己小腹的蛇头,阻止牠的用力。牠用一股不知道是在撒娇,还是想让自己往外走的力度轻轻怼着自己。

  姜溯往后退了一步,正好蹭过牠不知道什么时候盘到自己后面的蛇躯。

  脚踝上的触感冰冷滑腻,和手心的触感如出一辙。

  牠长在眉骨的角刺戳在她的胃部偏上,硌的她很不舒服。姜溯捧着蛇头把牠往一边推,居然还算轻易把牠从自己身上剥离出去。感觉就像个怕自己被牠的热情吓到一样的狗,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但还是克制不住想要亲昵,想急于表现,但又秉持着小小的骄傲告诫自己要矜持。姜溯被自己的脑补逗了一下,蛮配合的顺着牠的意思往外走。

  牠看着姜溯的背影,扭动着身体窜到她身前,给她带路。

  牠希望姜溯能喜欢这个宅邸。

  毕竟这可是白翡会馆的旧址。

  作为同类的话,一定能感受到一些牠们所不能触碰的东西吧。

   牠用腹部的肌肉感受姜溯迈出每一步所引起的细微震动,连带着牠的五脏六腑都为之震颤。

  自己无数次妄想过的事情似乎以奇妙的方式实现了,时间仿佛骤然倒流,回到那几个世纪之前。是不是那位最后的人类也走着这条长廊,身旁跟着她最后的守望者就像现在这样。

  姜溯搬着凳子坐在那条大蛇一边,新奇的看着蝰蛇给自己套上伪肢忙活吃的。

  她嚼着奶白色的果子,和洋葱相似的构造外表却更接近花苞,明明汁水饱满清脆爽口,但却没什么味道。

  树奎控制着伪肢做饭,心情雀跃的任由姜溯揪着自己的尾巴。

  高丽鸟青色的蛋,泥云厚重的紫色根茎,红白相融的拟肉,黄色的芝士,橘色的胡萝卜丁和绿色的黄瓜。

  姜溯拿着筷子,有些迫不及待的盯着一个个逐渐焦黄的肉饼还有煎蛋。

  被食物的香味和从屋顶上投下温暖的光所遮蔽,这个世界的云影翻涌着故乡的天光,吹拂着跑过记忆里的森林。姜溯满足感受着嘴里的肉饼泵出的肉汁,被慢慢养叼的舌头都快回忆不起来妈妈不负责任的午饭的味道。

  人总归是跳不出这一步,忘了追过的蝴蝶,忘了长辈嘉奖时的喜悦,忘了家人日常又温暖的爱。那些温暖又美好的东西被慢慢褪色成老相片,然后又消失在记忆里的某一处。忘记了幸福的事情,又忘了已经遗忘的事实。

  姜溯仰着脑袋,站在昏暗的房间里,看着蝰蛇在繁艳的墙壁攀爬蜿蜒而上,用蛇头让红天鹅绒布从高高挂起的画框上滑下,堆积在姜溯脚边。

  她惊艳的吸了口气,被这个看起来就很名贵的作品所震撼。那可真是个温婉个女人,笑意吟吟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爱意。她侧着头靠着一个男性兽人的腰际,圆润泛粉的肩膀上搭着那个兽人的手。一副怀孕的妻子和牠的丈夫一起幸福的期待新生命降临的样子。

  她把手抚上自己已经显怀的肚子,她的指甲深陷进小腹,淡蓝色的衣褶下洇开朦胧的血迹。 姜溯不知道她的丈夫是什么反应,因为画师根本没把牠的头画出来,只是画到露出牠挺拔的胸膛,就像是隐喻或讽刺着什么一样。

  那条蛇滑到她身边,跟她抬头一起看着那女人清丽的脸庞。

  这幅画就像是个开头,那条蛇领着她走遍了这里每一个紧关的房门。

  他们一个一个的推门而入,扯下一个又一个红色的绒布,露出一副又一副画。画里的人物各不相同,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是人类,且身边总是站着个没把头画出来的兽人。

  他们笑意吟吟,眉目间温柔的仿佛含着一汪水,但又和第一幅那个女人一样用不同的方式去自残。

  一共5层楼的别墅,几乎所有的房间都装着,也只装着一副肖像画。房间昏暗,那条蛇带着她挨个走过去,像是在进行某种仪式,也像在缅怀些些什么。

  他们一前一后走出别墅,赤色的晚霞绵延一万里,云里是濒死的太阳。

  那条一直在她身边的蛇立起来的时候,总是保持着和她一样的高度,如今姜溯看着牠高高立起,才反应过来牠远比牠所表现出的要大的多。

  牠用尾巴揽着她的肩,用蛇头望向远方。姜溯顺着牠的视线望过去,在下一个山头看见之前在窗户外看到的庄园。

  树奎盘绞着她,把她高高举起放在身上,往那个方向快速的游走过去。

  姜溯贴紧抱住牠,感受着在耳边穿过的小风,才悄然反应过来,牠刚刚把尾巴搭在自己肩上的姿势,和那些画像里没有头的兽人们如出一辙。

  姜溯系上安全带,看着那条蛇套着伪肢发动车子。

  姜溯还以为那条蛇要一路驮着自己走到那个庄园呢。毕竟刚刚牠在黄昏下看向自己的眼神那么坚毅,露出了那么严肃的样子,就算要是要自己骑着它上战场姜溯可能都不会惊讶。

  车子突突突的发动起来,她在副驾上看着山路,撑着脑袋觉得这是这辈子要归隐山林的节奏。来这这么长时间,翻山越水居然也不过是从一个山头换到另一个山头。蝰蛇边开车边嘶鸣,一副很悠闲的在飙车唱歌的架势,耳边都是嘶嘶嘶的吐舌头声,姜溯把目光投向后视镜,盯着牠好看的凸起蛇鳞发呆。

  蛇类的语言,在这里的语言分支里也算是个较难的小语种。倒不是牠们无法用用官话交流,只是用本族的话对牠们更自然些罢了。

  

  “所以说其实我们自诞生起就是空洞的生物,而你们人类就是补完这份空洞的填充物。有些人耐住了这份被挖空的感觉,有些没有。”

  “那为什么有些人没有耐住寂寞呢?或者说为什么会有人忍住了这种挖空自身的感觉?”

  “这一切的原因都是你们人类。在近代还好,很多人都没见过人类,所以牠们大多只是偶尔寂寞一下,就像青春期一样,因为这份黑漆漆的空洞牠们早就习惯了,所以根本不用过于担心,多看看网络剧或小说大多都能排解。但在往前推个三四百年就很糟糕了啊。那可真是个可怕的年代,有些人很可怜,牠们被人类所填满,甚至被人类所爱着,而有一天那个被‘爱’所越撑越大的空洞,突然失去了它的填充物,那个有着已经远超其他人的空洞的人会怎样,你知道吗?”

  “会疯掉啊。彻彻底底没有一丝余地的疯掉。那么一群疯子伪装成正常人的样子在街上游荡,垂涎欲滴的看着别人的幸福,想要再次得到填充物,想要再次被‘爱’着。那个时候的牠们,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那种穷极一切也想去触碰的渴望甚至会压过本能,而更可怕的是这类人不在少数。”

  “你知道的吧。你是不是已经经历过了?”

  “一开始会装成毫不在意的样子。装成一个和善但不会过分热情的陌生人。”

  “会拥抱,会想要靠近,想要亲昵的接触,用一切感知器官奋力描绘你的存在,渴望着你的回应。那种人基本上一开始都是如此。”

  “先是轻轻的”

  “温柔的”

  “小心翼翼的”

  “终于有天忍不住了,用力的”

  “然后”

  “啪叽”

  轮胎碾过树叶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牠知道姜溯是听不懂牠的话的,所以才在车上滔滔不绝的说了很多不该说的秘密。

  背负着全部历史的人没法卸下自责,也没法忍受面对那些可能性的诱惑。

  那种再次拥有人类的诱惑。

沙雕贝姬er🎵
和水晶的交换🔥菲尼克斯太美了...

和水晶的交换🔥
菲尼克斯太美了嘿嘿嘿

和水晶的交换🔥
菲尼克斯太美了嘿嘿嘿

ws
最后一张稿子,是流星的设定,到...

最后一张稿子,是流星的设定,到2021年前应该不会接稿了,应该

最后一张稿子,是流星的设定,到2021年前应该不会接稿了,应该

齿轮砸
正在给沼地拙龙约有色稿子,以后...

正在给沼地拙龙约有色稿子,以后就能更方便的找太太门约稿了
我的完成度...以后熟练起来了的话一定不会落下
而且高产是绝对高产的((...总是不知不觉画起画来(哪怕没有空余时间也是这样

正在给沼地拙龙约有色稿子,以后就能更方便的找太太门约稿了
我的完成度...以后熟练起来了的话一定不会落下
而且高产是绝对高产的((...总是不知不觉画起画来(哪怕没有空余时间也是这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