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幻莱

22231浏览    86参与
掰拗喽寄!!!
“为你而生的花,为你而搏动的心...

“为你而生的花,为你而搏动的心”


幻莱猫猫狗狗

衣服是私设

“为你而生的花,为你而搏动的心”


幻莱猫猫狗狗

衣服是私设

木比白

幻莱—星星的眼泪

北极圈产粮

幻莱♡

救命!有没有写幻莱的大大!孩子要粮!

“亲爱的女士们,先生们……”


“ 002,收到请回答!”

“……任务,可能要失败了!”

茫茫的海面上,这艘巨大的游轮像一片落叶一样,毫无目的的飘在海面上,月亮升起那阴森森的脸庞,照映着每个人惊恐的表情。大海乐呵呵地将这艘游轮收入自己的囊中……

船仓涌进了很多水,水没过了她的膝盖。

“002,有在听吗?”

“是的。这次游轮快沉了,任务失败,还是让他们逃了……”

“有办法自救吗?”

“没有……”

“00……莱娜,真抱歉,我们没能找到你们的坐标……”

“没关系。”

电话那头传来工作人员的哀叹。他能...

北极圈产粮

幻莱♡

救命!有没有写幻莱的大大!孩子要粮!

“亲爱的女士们,先生们……”



“ 002,收到请回答!”

“……任务,可能要失败了!”

茫茫的海面上,这艘巨大的游轮像一片落叶一样,毫无目的的飘在海面上,月亮升起那阴森森的脸庞,照映着每个人惊恐的表情。大海乐呵呵地将这艘游轮收入自己的囊中……

船仓涌进了很多水,水没过了她的膝盖。

“002,有在听吗?”

“是的。这次游轮快沉了,任务失败,还是让他们逃了……”

“有办法自救吗?”

“没有……”

“00……莱娜,真抱歉,我们没能找到你们的坐标……”

“没关系。”

电话那头传来工作人员的哀叹。他能清楚地听到,水涌进船舱的声音,海浪拍打着游轮窗户的声音,以及,人们的哭泣声。

挂断总部电话后,莱娜找到了一个比较高的地方,决定结束自己短暂的一生。

船舱的人惊呼着,妇女儿童坐在一旁绝望地哭泣,有些大汉因为总部不能来救他们,而十分愤怒,砸着身边的东西。莱娜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他们。手臂上传来的剧痛感,让她不禁皱了皱眉头。

她突然想起了那个少年。以“害羞”为代名词的少年。不得不说,他是个绅士,有着良好的家庭教育。

此时的他……会在哪里呢?他还记得我吗?

耳边的喧闹声越来越大,莱娜也静不下心来。当刑警这么多年,早已不是那个凡是一人扛的少女了。毕竟现在的她知道一个人的力量可以渺小到什么程度……

“啪啪啪啪!”一阵热烈的掌声过后。

“这是phantom.S的世界名画《沉默的游轮》,起拍价500万,所拍得的价格将全部捐给希望工程!”

这幅画画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最上角,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她仰着头,在月亮的映衬下,闪闪发光,灰白的眸子里,闪出“幸福”的光芒。

……

“妈妈!那个人我认识,他是phantom.S,没想到他和我们是邻居!”

“那一看就是神经病,不要和他来往,听见了吗?”

“可是……”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

“亲爱的phantom.S 先生,您在画什么呢?”

“骆驼花。”紫堂幻蹲下来揉了揉小女孩的脑袋。

“为什么要画它呢?”

“在人类历史悠长的劳作和发展中,骆驼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当然,骆驼花是骆驼在路上的伙伴,它没有沙漠的刻薄,没有仙人掌的尖刺,甘愿把自己的水分全部奉献给骆驼。”

“叔叔今天画这幅画,是为了纪念以“奉献”为代名词的她。”

“诶?”

“以后,你就会明白。”

……

几天后,画作终于完成了。

右下角,写着这样几个字:

                         “致,我最爱的女孩!”

                                             “Riena.”









木比白

幻莱——再靠近一点

阅文须知:


北极圈产量,幻莱♡


ooc致歉,请勿ky。


“幻,哥哥热了牛奶,快点下来喝,不喝的话长不高。”


“好的,兄长。”紫堂幻揉了揉写痛了的手指,关上房门,走下楼梯。


“在房间写什么么呢,幻?”


“啊哈哈!什么都没有的!兄长!”


“好吧。幻长大了,有自己的秘密了。”


台灯发出温柔的白光,洒在一本日记上。


我叫紫堂幻,我的学习一直都很差,我的父亲也没正眼瞧过我。我尽量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但是终究会有人来欺负我。我的兄长是一个很好的人。他对我很好。只是今天晚上,他就要去很远的地方留学了。我楼上住着一个女孩子,是莱娜。她学...

阅文须知:


北极圈产量,幻莱♡


ooc致歉,请勿ky。






“幻,哥哥热了牛奶,快点下来喝,不喝的话长不高。”


“好的,兄长。”紫堂幻揉了揉写痛了的手指,关上房门,走下楼梯。


“在房间写什么么呢,幻?”


“啊哈哈!什么都没有的!兄长!”


“好吧。幻长大了,有自己的秘密了。”


台灯发出温柔的白光,洒在一本日记上。


我叫紫堂幻,我的学习一直都很差,我的父亲也没正眼瞧过我。我尽量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但是终究会有人来欺负我。我的兄长是一个很好的人。他对我很好。只是今天晚上,他就要去很远的地方留学了。我楼上住着一个女孩子,是莱娜。她学习很好,小学,初中以及现在正在上的高二,她一直都是第一。


她的房间在我房间的上面,每天晚上当我躺在床上,能清楚的听见她母亲殴打她的声音。她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里,她的母亲嫁不出去,把一切的责任都归在了她的身上。今天我下楼倒垃圾的时候,看见她伤痕累累地坐在垃圾桶旁边,脏兮兮的。


我似乎从未见她穿过新衣服,一年4季都是那身黑狍子还有狍子下面很不合身的校服,春夏秋冬亦是如此。此时,她蹲在垃圾桶旁边,目光呆滞。我在想要不要和她说话呢?她学习那么好。如果她知道我……会讨厌我的吧?我站在路边不知所措,手一直放在眼镜上,轻轻敲打着那眼镜的黑框。


“你在那边干什么?”她很冷淡,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其实我和她也算是熟人吧。小学时,她被打了,躲在垃圾桶旁边哭的时候,我正巧路过。和现在一样,站在旁边,不知所措。当时的她以为我是来看热闹的,于是就打了我一拳。


“啊!我……我就是,扔个垃圾。你……你别难过了,莱娜小姐,我——,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不需要。”每次她都这么回答。不知为何这次,我心里有了前所未有的心酸。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勇气给了我坐在她旁边的机会。我能明显的看出她眼里的不耐烦。“我……我这里有创可贴。”


“不需要。”说罢,她要站起来 ,我看着她艰难的站起来,因为左腿一直在抖动又摔倒。


“我带你去看医生吧。”


“不……”我真的是疯了,我居然把她抱了起来直奔医院。


医生说如果再来的晚点,左腿可能就保不住了……


事后,我和她的关系又近了一步。我发现她并不是像表面上那样冷淡,是一个很温柔很细心的人……她会怎么看我呢?


我好像喜欢上了她,我不敢让她知道,我怕,我们好不容易才做成朋友,就这样形同陌路……






我楼下有个书呆子,戴着一个眼镜,人看起来也呆呆的。我原本和他没有那么多交集,我也没有心情去想什么。我想离开这里,离开那个可恶女人,我拼命学习,我想要逃离这一切。我为此努力了多年。我在学校一个朋友也没有,他们都觉得我是个怪人。在学校里穿着又短又破的校服,在校外他们碰见我,以为我是修女,我穿一个黑色的袍子,是为了不让校服有更多的破损。我曾多次感叹命运的不公,为什么要让我活得如此之累?我看过很多文章,他们都有生命中的光,为什么我的光迟迟不来?或者说我这样的人,不配有光。


我在泥潭里艰难地挣扎……直到有一天……


我好像喜欢上了他。他会和我在一起吗?我曾经对他很不礼貌,如果他知道了,我怕,我的光会不见。


暗恋如沉在水底里的漂亮石头一样,五彩斑斓,波光粼粼,似真似幻……是我们不得不小心翼翼守护的,藏着玻璃碴的糖。


——完——











掰拗喽寄!!!

并不连贯的跳跃式作画(?)

想到啥就画了啥

希望第四季官方幻莱饭摩多摩多(饥)

并不连贯的跳跃式作画(?)

想到啥就画了啥

希望第四季官方幻莱饭摩多摩多(饥)

小原星际航班🚀
依然是喜闻乐见的变小梗(啊?

依然是喜闻乐见的变小梗(啊?

依然是喜闻乐见的变小梗(啊?

掰拗喽寄!!!
我的世界没有太阳 你升起时我就...

我的世界没有太阳

你升起时我就天亮

我的世界没有太阳

你升起时我就天亮

清秋

来一波改图。

p1祖莱

p2幻莱

p3凯莱

p4原图

这几对cp真的好冷呜呜呜(来自冷圈人找不到粮的哭泣)其实都挺好磕的呀……

祖莱:两个小姐姐都是忠诚+外冷内热的属性,简直太般配,而且莱娜和祖玛的衣饰好像是反色来着,这应该……应该也算是一种另类的情侣装!(cp滤镜浓厚)

幻莱:幻幻和莱娜小姐相处模式一直挺有爱的呀。莱娜对紫堂幻的冷淡之下是浓厚的关心与同情,紫堂幻也在莱娜被回收后表现出了对她的怀念,可见莱娜在鬼天盟的照顾对他影响之深……这种感情不一定甜蜜,但一定动人。

凯莱:凯莉在原剧夸过莱娜可爱,切开了可能夺走她性命的面具,而且莱娜被鬼狐抛开时凯莉明显因此生气了!(可莱娜是凯...

来一波改图。

p1祖莱

p2幻莱

p3凯莱

p4原图

这几对cp真的好冷呜呜呜(来自冷圈人找不到粮的哭泣)其实都挺好磕的呀……

祖莱:两个小姐姐都是忠诚+外冷内热的属性,简直太般配,而且莱娜和祖玛的衣饰好像是反色来着,这应该……应该也算是一种另类的情侣装!(cp滤镜浓厚)

幻莱:幻幻和莱娜小姐相处模式一直挺有爱的呀。莱娜对紫堂幻的冷淡之下是浓厚的关心与同情,紫堂幻也在莱娜被回收后表现出了对她的怀念,可见莱娜在鬼天盟的照顾对他影响之深……这种感情不一定甜蜜,但一定动人。

凯莱:凯莉在原剧夸过莱娜可爱,切开了可能夺走她性命的面具,而且莱娜被鬼狐抛开时凯莉明显因此生气了!(可莱娜是凯莉的死对头鬼狐天冲的手下啊……感觉这两个女生之间有故事,坐等七创社填坑ing)

总之安利这三对,算是冷圈宝藏了!

林俞妖女

嘉狐(婚礼)

OOC致歉。

有cp嘉狐,幻莱,雷祖,维安,柠凯,踩雷者请自动避雷!私设嘉德罗斯比鬼狐天冲高。

@Arctic    Fox 我带着婚礼来了!

看着凯莉专门为鬼狐天冲挑选的白色婚纱,你不禁会想到一个美人胚子脸红的样子。


“好看吗?”鬼狐天冲脸颊多了两抹粉红,害羞的意味弥漫在空气中。


“好看。”嘉德罗斯如实说道,眼神漂浮不定地在某狐腰间游离。


艹,好细!


因为是专门定制的细腰款,乍一看来,真的好一个美人,十分乖巧地坐在那里,活像一个瓷娃娃。这么形容男孩子虽然不太好,但用在鬼狐天冲身上真的很beautiful啊!...


OOC致歉。

有cp嘉狐,幻莱,雷祖,维安,柠凯,踩雷者请自动避雷!私设嘉德罗斯比鬼狐天冲高。

@Arctic    Fox 我带着婚礼来了!

看着凯莉专门为鬼狐天冲挑选的白色婚纱,你不禁会想到一个美人胚子脸红的样子。


“好看吗?”鬼狐天冲脸颊多了两抹粉红,害羞的意味弥漫在空气中。


“好看。”嘉德罗斯如实说道,眼神漂浮不定地在某狐腰间游离。


艹,好细!


因为是专门定制的细腰款,乍一看来,真的好一个美人,十分乖巧地坐在那里,活像一个瓷娃娃。这么形容男孩子虽然不太好,但用在鬼狐天冲身上真的很beautiful啊!


拖尾的裙摆在灯光无死角的照耀下闪闪发亮,领间系了一个小小的蝴蝶结,显得略些可爱。按道理说,一个男孩子穿婚纱是很奇怪的,却在鬼狐天冲身上看不到一丝怪异。


嘉德罗斯为他梳好头发,戴好金色的王冠。寓意大概就是——我是王,你是本王的王妃,也应和我同起同坐,我现此为你戴上王冠。


“我帮你化妆吧。”嘉德罗斯说道。毕竟为了这个婚礼,他委屈自己去雷德那里学了好久的化妆技术。


“好,嘉德罗斯大人。”鬼狐天冲点头,眯起眼睛看着他。


金色的眼眸,盛满了整个星辰大海。


嘉德罗斯意料之外的很有耐心,当然仅次于鬼狐天冲。嘴部用的是淡粉色唇釉,修长的手指粘上一点,慢慢拂过,惹得美人轻轻一颤。


“嘉德罗斯,用这支,金色的眼影,挺适合你们的。”凯莉在旁边捂嘴笑道。


金色的吗?挺好看的,像在阳光下一般,散发着神明的味道。


等一切完毕后,嘉德罗斯带着鬼狐天冲来到落地镜前。“喜欢吗?这个妆容。”


“喜欢。很好看。”鬼狐天冲心里高兴,脸上的微笑藏也藏不住。


然而这一笑,却直接让嘉德罗斯破防。


“嗯…嗯喜欢就好。”嘉德罗斯撇过头去,不好意思再看自己的王妃。


“好了,婚礼一切准备就绪,就差你俩了,别腻腻歪歪的啦,快去吧!”凯莉习惯性眨眼,转身就去重要的位置去当主持。


“有请我们的夫夫嘉德罗斯和鬼狐天冲来到婚礼现场!”凯莉穿着自己喜欢的红色长裙,站在舞台上大大方方,颇有一番风味。


先是迎来两个可爱的花童为精致的舞台撒上花瓣,浪漫的气息立马渲染开来,这真是锦上添花啊!


伴娘是咱们的蒙特祖玛和莱娜小姐,清新的绿色与甜蜜的粉色着装显得婚礼气氛愈加带感。即使是憨憨可爱的雷德和老实诚恳的紫堂幻,也丝毫没有违和感。


“祖玛祖玛~老大的婚礼真盛大啊!”雷德冒着星星眼激动感慨。


“嗯。”蒙特祖玛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却无不透露着强者风范。


“哎呀呀~好啦好啦,步入正题。在婚礼开始前,请让我们的圣女安莉洁预言一下这对夫夫的未来怎么样?”


安莉洁微微颔首,做出一副虔诚祈祷的样子,“凯莉……神说……嘉德罗斯和鬼狐天冲会很幸福……”


当然,这个结果是在所有人的预料之中。


“现在有请嘉德罗斯先生的父亲上台说几句话。”凯莉将话筒递给嘉父,安静地站在一旁。


此时的嘉父一把鼻涕一把泪,说话都不利索了,“呜呜呜呜……儿子啊……爸爸还没好好陪过你,现在你就要去当别人的老公了,老爸是真的舍不得啊……”


本以为嘉父这样就说完了,结果接下来的动作让众人震惊一万年。


只见他丢下话筒,一把抓住鬼狐天冲的手:“儿媳妇啊……我家的宝贝儿子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对他好啊,他小时候……”


……


啊,真是父爱如山呐。


“当然,如果那小子敢欺负你,也给老爸我说,看我怎么削了他。”


嘉德罗斯:???你还是我老爸吗?


鬼狐天冲也被嘉父的热情吓到了好一会儿,随后才愣过神来应和。


“接下来来到最重要的环节,告白吧,两位先生。”


凯莉拿着某父亲扔来的话筒,继续道。


“请问,嘉德罗斯先生,你是否喜欢你的爱人鬼狐天冲。”


“喜欢。”


“好,那请你为你的爱人戴上唯他一人的戒指。”


嘉德罗斯闻言,默默半跪了下去,抬头看着鬼狐天冲的眼睛,从后面拿出一枚钻戒。今天嘉德罗斯穿的是一袭黑色西装,本来就帅气的脸显得更加霸气。


“我的王妃,你愿意嫁给我吗?”这是嘉德罗斯一生中最值得纪念的时刻,来人不是别人,而是他的爱人鬼狐天冲,激动的心情不是一时两会儿的。


我以神为名,来娶你了。

我以喜欢为誓,来承诺你了。


台下的某个角落,“呜呜呜呜,好感人啊维德,我也想要这样的婚礼。”安特抱着维德狂哭,丝毫没有注意到鼻涕乱飞。


“好了安特,以后,我也为你举办,一模一样的婚礼,甚至比这更好的。”维德安慰道,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不过我们现在去吃包菜吧。”


一听到有包菜,安特不再哭泣,反而眼眸变得亮晶晶的。是期待的眼神呢。


“维德最好啦。”


婚礼进入到尾声,结果某海盗团来打劫了。


“打劫!”雷狮一脸张扬跋扈,没有一丝惧怕之意。


不愧是你啊,雷狮大猫猫。


“啧,雷狮。你想砸场子?”嘉德罗斯霸气回怼,不给他反应的机会,继续道:“唉,随意吧,本王今天心情好,就不和你玩了。请自便。”


嘉德罗斯说完,抱起自家媳妇儿就跑。


雷狮在原地随风凌乱:???什么情况。


虐狗?


凯莉看着场面不嫌事大,对安莉洁抛了一个媚眼,“我说丑女,今天某人的腰应该还好吧?”


安莉洁点点头又摇摇头,表示不会好,会废。


此时的鬼狐天冲:“谁的乌鸦嘴,我腰没了!”


嘉德罗斯一脸不怀好意:“再做一次?”


!!!鬼狐天冲·危——


那什么,婚礼具体流程我不太清楚,大家就凑合着看吧,谢谢支持!

鹿柒
摸了幻莱,人体废🥀🥀 妈咪...

摸了幻莱,人体废🥀🥀

妈咪,饿饿,饭饭🥀🥀

摸了幻莱,人体废🥀🥀

妈咪,饿饿,饭饭🥀🥀

初*九
有好心人帮忙写个文案吗

有好心人帮忙写个文案吗

有好心人帮忙写个文案吗

小原星际航班🚀
还完尾款再印一些没印过的图

还完尾款再印一些没印过的图

还完尾款再印一些没印过的图

小原星际航班🚀
kiss…😖💕 下周一就结...

kiss…😖💕

下周一就结束中考,暑假可以好好画幻莱酱了

kiss…😖💕

下周一就结束中考,暑假可以好好画幻莱酱了

小原星际航班🚀

堆一下之前画的比较喜欢的一些

堆一下之前画的比较喜欢的一些

信念

【幻莱】生きてるって言ってみろ

我和金偶然得知莱娜小姐仅仅十六岁,对此,我们都感到很意外。她给我们的印象始终强大而坚定,感觉上应该相当成熟才是。

然后,这些印象就到此为止了:毕竟,我们也只见过她作为鬼天盟追随者的姿态。不是战斗,就是在准备下一次战斗,我从没有见过她更贴近十六岁的日常的模样。

不过,又有谁不是为了战斗都来到这里的呢?为了寻找姐姐的金也好,为了逃避令人窒息的压力的我也好,在这里,我们都不能继续拥有不去战斗的选择了。莱娜显然是早早就领悟到这一点的人。并非顺从于战斗,而是主动选择了战斗,正因如此,她的元力技能才会呈现出匕首的形状:覆着猛毒、为攻击而生的蜂后之刺……

我曾学到蜂后的知识。一旦使用了...

 

我和金偶然得知莱娜小姐仅仅十六岁,对此,我们都感到很意外。她给我们的印象始终强大而坚定,感觉上应该相当成熟才是。

然后,这些印象就到此为止了:毕竟,我们也只见过她作为鬼天盟追随者的姿态。不是战斗,就是在准备下一次战斗,我从没有见过她更贴近十六岁的日常的模样。

不过,又有谁不是为了战斗都来到这里的呢?为了寻找姐姐的金也好,为了逃避令人窒息的压力的我也好,在这里,我们都不能继续拥有不去战斗的选择了。莱娜显然是早早就领悟到这一点的人。并非顺从于战斗,而是主动选择了战斗,正因如此,她的元力技能才会呈现出匕首的形状:覆着猛毒、为攻击而生的蜂后之刺……

我曾学到蜂后的知识。一旦使用了她的尖刺去攻击过她的敌人,蜂后也会很快随之死去。莱娜小姐,你也是这样的蜂后吗?也是这样战斗到死的我的蜂后吗?

鬼天盟是管理严格的组织,成员少有被允许摘下面具的时候。我因此从没有见过许多人的真实面容,其中自然包括莱娜小姐。好奇是少不了的,但也仅此而已了:要去适应新的面孔和新的身份,我并无出众的战斗能力,也不是对融入集体得心应手的人,以上二者已足够耗费我许多精力,我因此不再能频繁地胡思乱想。

但是,全身心地投入到战斗中去,竟也会让人觉得轻松;我有了踏实的感觉,便慢慢把不安的心放下了。

因此,一个夜晚的失眠似乎就显得有些匪夷所思。金睡着后的动静很大,在三次起来给他重新塞回被子里去后,我终于放弃入眠的打算,决定出门去走走。我的视力不佳,很难在黑暗中摸索出面具的形状,只得抱着侥幸心理,打基地的后门遛出去。

鬼天盟的大本营,其正门面对森林中一块开阔的平地,而自靠近仓库的后门走出去不远,则是寒冰湖的分支蓄出的一座小湖。我的故乡丛林密布,少有见到大片水域的时候,在鬼天盟结识到的同伴告诉我,湖差不多就是小小的海面。

我喜欢海鲜,进而也喜欢上海,尽管从没有过亲眼见一见的机会,只好凭借想象来对比。白日里鬼天盟常常在湖滨展开围猎,只可惜我在那时尚未看出与我想象中的大海相符之处。

“海又有什么好?”同伴出身于一颗以海捕为主要产业的星球,在给我指认过几次后,对方很快失去耐心,“又大,又可怕,每天都会吞没不少人,还把整个星球都变成海水的咸腥味。参加凹凸大赛前,我自己就遇上过一场海难,险些丧命。”

不得不承认我理解这番心情:出身在幻兽星的我,也一样恐惧着那里遮天蔽日的丛林。丛林是危险的,而无法在其中生存的我也同样是被亲族所厌恶着的。即使来到凹凸大赛,我也几乎从未设想过自己的最终胜利;对我来说,我只是不想继续在那里生活下去而已。

所以,尽管我的同伴有着这种种发言,我仍然固执地想从湖中发掘海的影子,发掘另一种生活的痕迹。直到一股更凉爽也更潮湿的风吹过我的发梢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走近湖畔。

这是个明亮的月夜,月光粼粼地洒在湖面上,水面在风中起着淡淡的波澜。而黑夜把这一切都变得更朦胧了:我将双眼睁大,第一次从湖水中找到一丝梦想中海的模样。

湖水闪亮,夜晚寂静,只有夜风带来轻微的扰动。片刻之后,我才注意到湖边的礁石上站着一道人影,长发和长袍在风里摇摇欲坠地扬起。自侧面看去,此人虽身着鬼天盟的长袍,却未佩戴那很少离身的面具,我因此未能在第一时间认出这人的身份来。

“喂!”片刻的犹豫后,我的第一反应是冲过去,“你冷静点,从那边下来啊!”

那人被我的突然出现惊了一下,立刻转身从礁石上跳下来,反应迅速,动作轻盈。反倒是我自己,因没料到这一出,几乎是直直地朝岬岸冲去,一时刹不住车了。那人已跳下礁石,见此不得已反身飞快地伸手想要抓住我,但我还是整个人面朝下地摔进湖水里。

湖水向上涌来,立刻灌进我的口鼻,尽管是淡水,也足够我喝一壶。在水压下,我不得不眯起眼睛,所有的感官都被削弱,一时间什么也感觉不到了。只有一个仿佛来自我意识中的声音在对我说话:不要动,不要动!

下一瞬间,先是我的头,然后是我的手臂,我的上半身浮出水面了。我的眼镜落在了水里,眼前也被水雾蒙蔽,只能感觉到有人正抓住我的肩膀。然后,一个女性化的声音渐渐透过耳鸣声传来,尽管我仍听不清她的话。此人似乎有一头黑色的长发,离我很近,几乎能把温热的呼吸吹到我骤然降着温的皮肤上。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试图从她的吐息里汲取热度和氧气。但是那热乎乎的气息却仿佛越发接近了;之后,我忽然拥有了触感。

一个干巴巴的吻,在潮湿的夜晚,落在我的嘴唇上。

除了吐息,其余的一切都带着夜风的凉意,而那双嘴唇,她的整个人,也像刀锋一样冰冷。我很快反应过来:这个吻并非是为了传递氧气而献上的。

但是不可思议的,眼神变得清明了,耳朵也逐渐能够听得清。我立刻看清了她陌生的五官,看见了她刀锋般的灰色眼睛,反应过来她就是那道礁石上的身影。这一瞬间,她很快地放开了我,几乎不带什么感情地说:“这样你就会觉得好些吗?”

——这是莱娜。我的战斗到死的蜂后。

蜂后将她的吻施与我了:我能有什么作为回报的呢?难道她在希求我终必一死的决心,就像许多人同她一样曾付出的那样?

可她明明是将我从滑稽的落难里挽救出来了。

于是,我能献给她的就只剩下我的生命:

要对她说,我仍活着,仍会战斗。

 

 


掰拗喽寄!!!
稿! 非常可靠的后辈!(?)...

稿!

非常可靠的后辈!(?)

说起来幻比莱娜大一岁呢,,看设定集之前一直以为莱娜比幻大(草)

稿!

非常可靠的后辈!(?)

说起来幻比莱娜大一岁呢,,看设定集之前一直以为莱娜比幻大(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