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幻觉红中

16537浏览    282参与
白の中で
孩子不懂事乱画的.jpg(缓慢...

孩子不懂事乱画的.jpg(缓慢施工中。。。。。

玻珠做小视频成瘾但是感觉八百年后才能画完!

孩子不懂事乱画的.jpg(缓慢施工中。。。。。

玻珠做小视频成瘾但是感觉八百年后才能画完!

及嗝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恍...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余困困了

像果冻,萌。

之前约的。头像壁纸之类的自用随意。

像果冻,萌。

之前约的。头像壁纸之类的自用随意。

寒甫白麟【HFBL.】

遇到的两个火子哥,并逗了一会(乐)

p3红中贴贴【?

遇到的两个火子哥,并逗了一会(乐)

p3红中贴贴【?

......

诡秘、黎医、道诡联动小番外2

发现bug过多努力补道诡原著……先水一个(什

其实我最开始是想写这种轻松聊天体的来着T__T

时间线接第二个任务完成(虽然还没有


在建群的那次对话之后,这个被【奈亚】改名为“乐子人”的小群就再也没有人说话了。


远在星空的阿蒙滑动屏幕,一遍遍的浏览着聊天记录——之前那个“小礼物”,也不知道愚者先生收到了没有。


不过,从和时之虫最后的联系来看,愚者先生应该是相当“满意”祂的礼物。阿蒙捏了捏右眼眼眶,笑得十分愉悦,似乎完全不在乎自己制造的错误被其他人利用。


祂看着【奈亚】那漆黑一片的头像,轻声...

发现bug过多努力补道诡原著……先水一个(什

其实我最开始是想写这种轻松聊天体的来着T__T

时间线接第二个任务完成(虽然还没有

 

 

 

在建群的那次对话之后,这个被【奈亚】改名为“乐子人”的小群就再也没有人说话了。

 

远在星空的阿蒙滑动屏幕,一遍遍的浏览着聊天记录——之前那个“小礼物”,也不知道愚者先生收到了没有。

 

不过,从和时之虫最后的联系来看,愚者先生应该是相当“满意”祂的礼物。阿蒙捏了捏右眼眼眶,笑得十分愉悦,似乎完全不在乎自己制造的错误被其他人利用。

 

祂看着【奈亚】那漆黑一片的头像,轻声道:“有趣,有趣……”

 

【阿蒙】:有人吗?pvo 最后怎么样了?

 

【阿蒙】:事后居然没有人来水群吗?

 

没有人回答。

 

片刻后。

 

[阿蒙①进入群聊]

 

[阿蒙②进入群聊]

 

[阿蒙③进入群聊]

 

[……]

 

【阿蒙①】:有人吗pvo

 

【阿蒙③】:有人吗pvo

 

【阿蒙⑧】:有人吗pvo

 

…………

 

【红中】:……

 

【阿蒙-本体】:pvo终于有人了?

 

【阿蒙-本体】:被你的世界的人揍了?

 

【奈亚】:正确的,中肯的,一阵见血的

 

【奈亚】:吃瓜.jpg

 

【红中】:……

 

【红中】:嘿嘿,可别幸灾乐祸了

 

【红中】:揍我的人来了,你们还是好自为之吧

 

与此同时,灰雾之上的斑驳长桌旁,克莱恩和李火旺一人捧着个手机,表情一言难尽。

 

李火旺缓缓扭过头,捏着红中的手机,看向被修真出来的幻觉。

 

后者脸上仍然残留着各种刑具留下的印记,早就没了眼球的眼眶却不见任何恐惧,恨不得拍桌子大笑:“哈哈哈哈,红中老大,被耍了吧??你行不行啊,我看这红中还是让给我来坐吧……哈哈哈乐死我了哈哈哈……”

 

眼见着李火旺的手又要往那个恐怖的、被称为“刑具包”的东西上面摸,克莱恩眼皮一跳,长桌下的触手连忙拉住他,挥挥手给了那个堪比猎人途径真神的“红中”一记盲目痴愚。

 

那身影当即呆滞起来,摸了摸后脑有些莫名,这事儿才勉强算是解决。

 

不过……

 

克莱恩看向上面的聊天记录,暗暗咬起了牙。

 

二侄子还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还有那么多分身,看来可以再安排十几二十发超新星。

 

他安抚性地对着李火旺道,“不用过于担心,只是一个小群,掀不起什么大风浪。”

 

随后。

 

[克莱恩进入群聊]

 

【阿蒙-本体】:pvo愚者先生?

 

[!#%@*&!$#%?\*……]

 

[克莱恩已成为群主]

 

[阿蒙①已被群主移除群聊]

 

[阿蒙②已被群主移除群聊]

 

[……]

 

很快,成员数从99+重新变成4。

 

克莱恩满意了,终于清净了。

 

【阿蒙-本体】:pvo愚者先生就是这么对待座下的敲钟天使的吗?连分身都要清除了?

 

【阿蒙-本体】:您刚刚成为群主,也用的是我的本体吧pvo

 

【克莱恩】:少来

 

【克莱恩】:如果再发现偷盗者唯一性异动,特别是和外神大战的关键时刻,就连你父亲都护不了你,知道吗?

 

威胁完二侄子,克莱恩转向那个较为神秘、似乎是天玄世界的【奈亚】,斟酌片刻打字道:

 

【克莱恩】:@奈亚 

 

【克莱恩】:天玄世界的人也在努力做任务,乌鸦的苏醒程度正在大大加快,你有这时间在这里陪他们过家家,做一些无法影响大局的恶作剧,不如想想该怎么对付乌鸦

 

他的面色有些凝重。

 

把奈亚这个大麻烦丢给乌鸦,并不是临时起意。先前把天尊的棺材板彻底按牢之后,他和诸葛渊、乌鸦三人私聊了一下,三人都认为三个世纪除了任务之外,还是不要有过多其他的交流比较稳妥。

 

根据三个世纪任务执行者的汇报,目前已经有近二十例任务里,竟然没有一例任务是不需要跨世界的!

 

也就是说,这股力量在鼓励三个世纪进行交流,甚至是融合。

 

这和当初天机局、玄秘局几个世界融合的契机很像,只不过这时候明显还没有那么危急,仅仅停留在交流的层面。

 

所以,最好不要让别的世界掺和自己世界的“内政”,自然成为了三人的共识。

 

不过,这时候就算是他想掺和也不行啊……克莱恩有些头疼,不出意外,这位“奈亚”要比其余两人难对付得多,通过灵性直觉,这个昵称大概率都是假的,仅仅是真名就蕴藏了污染。

 

祂的位格估计堪比真神,乃至于支柱也不是不可能。

 

这么麻烦还是扔给乌鸦吧……地球外面还有母树一众外神虎视眈眈,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

 

“叮!”

 

屏幕上,一条新的消息跳了出来:

 

【奈亚】:呵呵……你们那个世界的支柱吧?

 

【奈亚】:确实还没诞生多久,对支柱来说还是太年轻了

 

【奈亚】:你怎么知道我没有阻拦乌鸦苏醒?我是千面之神,你怎么知道是不是有几个“面”去对付乌鸦了?

 

面对半个旧日,虽然位格尚且不如身为支柱神的祂,“奈亚”也比之前收起了一些散漫。

 

克莱恩皱起眉头。

 

确实,他很难知道乌鸦的状态……

 

【克莱恩】:总之任务结束后三个世界也没了关联,你们的世界如何是你们的事

 

他叹了口气。

 

说是这么说,还是希望乌鸦能度过这次难关啊。

 

“奈亚”几乎是另一个天尊,甚至恶劣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乌鸦不能迅速成长到祂的位格,千面之神就会是一把悬在天玄世界头顶的刀,时时刻刻有落下来的可能。

 

可就算乌鸦的实力迅速提升了……会不会又是另一个“奈亚”呢?

 

他叹了口气,放下手机,没再多想。

 

清醒的时限很快就要到了。他向李火旺点了个头,算是最后打个招呼,就开启权限把他送出了灰雾之上。那股力量没了源堡的阻隔,就会把他带回原来世界了。

 

不过,在沉睡之前……

 

他看向被扣在桌面上的手机。

 

[群主克莱恩已解散群聊]

 

有了错误的权柄,再让别人无法拉小群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了。

 

 

 

ps:感觉没有轻松起来(⊙﹏⊙)

不管了,放个大群里其他人知道这件事之后的小彩蛋

迫害阿蒙get√


弊绝风清

 他贱贱的时候很可爱(? 

 他贱贱的时候很可爱(? 

Sockpuppet
画了手书……!如果可以请去阿B...

画了手书……!如果可以请去阿B看一下……!→BV1PP4y1671i

画了手书……!如果可以请去阿B看一下……!→BV1PP4y1671i

白の中で

填表玩,p2没有对话框版

虽然小红只有一格但是想打tag😚

填表玩,p2没有对话框版

虽然小红只有一格但是想打tag😚

掉网人
  呜呜呜好喜欢这个小红,不想...

  呜呜呜好喜欢这个小红,不想细化了

  呜呜呜好喜欢这个小红,不想细化了

落

【火中】祭山神(三)

  

  

  少年很难说清楚是什么心理。

  

  最开始,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事儿时,少年无疑是窃喜的。人嘛,多活一天是一天呗。


  但后来他发现,难熬啊,这山里的日子……远离人群的日子,是真的难熬啊。


  光阴如流水,却在少年身上停滞不前。少年每天醒来面对的就是没有一丝儿人味的洞府,简单到冷清的地步,冷清到像死人了一般。整个洞府只有最基本的几样家具,角落处搁着李火旺每次来时偶尔会带过来的花儿。有时是山茶,有时是腊梅……少年靠着这些花分辨四季。更多时候,是蜷缩在床上,看着花朵一点点在时间中枯萎消散。而洞府外是什么模样,少年是不知道的。


  李火旺不让他出去。...


  

  

  少年很难说清楚是什么心理。

  

  最开始,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事儿时,少年无疑是窃喜的。人嘛,多活一天是一天呗。


  但后来他发现,难熬啊,这山里的日子……远离人群的日子,是真的难熬啊。


  光阴如流水,却在少年身上停滞不前。少年每天醒来面对的就是没有一丝儿人味的洞府,简单到冷清的地步,冷清到像死人了一般。整个洞府只有最基本的几样家具,角落处搁着李火旺每次来时偶尔会带过来的花儿。有时是山茶,有时是腊梅……少年靠着这些花分辨四季。更多时候,是蜷缩在床上,看着花朵一点点在时间中枯萎消散。而洞府外是什么模样,少年是不知道的。


  李火旺不让他出去。


  

  “你多好玩啊,我可不想杀你。反正没了玉佩我也走不了,只能在这待着当山神了,你就在山上陪我呗。”这是红中之前对他说的话,一张麻将脸上却偏偏透露出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但那天之后,那个麻将脑袋就一次也没出现过,李火旺来这里几次,也会和少年动手,但从来不与少年讲话。


  少年想,这俩是在利用这份冷清逼他呢。


  少年不乐意承认,但他确实快被逼疯了。


  

 “李火旺”偶尔也有例外的时候。当某天李火旺又来洞府,正在把角落里早已干枯的花朵换上新的时,少年没有骨头似的倚在床头,憋疯了的他即使知道自己会挨着一顿打,也还是撑着脑袋叫唤道;“李大人?红中老大?对了,你多少岁了?有媳妇儿了没啊?你说说你把我搁这金屋藏娇呢,不告诉你媳妇儿一声啊?”少年观察过,在这儿的东西虽然简陋,但很多都是成双成对的。


  少年懒洋洋眯着眼,没发现李火旺的身体僵了一下。


 “李火旺”转头过来,认真看着少年眼睛,摇着头道:“这是我和朋友的临时落脚处而已。”


  少年楞了一下,瞬间一个鲤鱼打挺,说:“呦呦,怎么愿意跟我说话了?”


 “李火旺”又摇了摇头:“错了,不与你说话的是李火旺,和我有什么关系。”


  少年呆愣了一下,脑袋里灵光一闪,问道:“那我出不出去,应该也和你没有关系吧?”


 “李火旺”想了想:“没关系吗?是吗?应该是吧。”


  感觉不是很靠谱。


  “你确定和你没关系?”少年重复问道。


  “也许……可能吧。”“李火旺”面色平静。


  少年鞋都没穿一边跑向洞府门口,一边大声喊:“那我要出去你也别管我!”结果下一秒被门口炸开的白光推了回来。


  少年怒目。


 “李火旺”淡淡说道:“和我没关系,但不行。另外两个会不高兴的。”


  “你……”少年一噎,但没有恼色,一咕噜爬起来,“哎好好好,那我问问你,现在外头是多少年份了?”


  “李火旺”回道:“年岁对于神仙来说并没有多大意义。”


  “没有意义吗?”少年已经感觉到有些头疼了,但还是不愿放弃,“那现在外面是什么样子?天气?温度?”少年迫切想知道外面的讯息。


  “不知道,我也刚刚出来。”


  “不知道?”少年惊讶,“难道李火旺在的时候你们都没有意识?”


  “不是,但我在睡觉,嗯……好像是在睡觉……或者在研究诸葛兄的棋谱?我不知道。”“李火旺”讲道。


  听完,少年笑着拍了拍手,夸奖道:“一问三不知,你当山神比那个被人莫名其妙扔过来一个祭品的李火旺还废啊。”


  “李火旺”煞有其事的思考了一下,道:“这样吗?不会吧,可他打人很痛的。”说着,手指指了指少年身上因为不好好穿衣服而露出的交织缝线。


  少年哑然,忿忿不平地把床被一卷,背对别人。


  

  后面少年才知道,这人叫季灾。


  

  他和另外两个。可以说都是李火旺,也可以说都不完全是李火旺。


  

  山神大人癫的厉害呢。


  少年想起这个就乐得慌。


  

  少年悠闲似的,在床上躺着,一只脚高高翘在另一只曲起的膝盖上,双手垫在脑后,如果嘴上再叼根稻草,就和他在山外无所事事时躺在自家墙头一般无二了。


  那时候,天空就挂在少年头顶,遥远深邃。


  少年眨了眨盯久了有些干涩的眼睛,这地儿不算小,但顶上越看越压抑。


  李火旺好像很久没来了啊。


  洞府里面安安静静,少年的呼吸声都被放很轻很轻,不知哪儿来的水滴砸在岩石上,滴滴答答的。


  烦。


  好烦。


  烦死了。


  少年突然暴起翻身而下,一脚踢上了旁边的案几,一堆石头做的小东西随着茶几的倾倒而四处滚动,其中一个还咕噜噜滚到了一个花瓶样式的物件那儿,那里面还有着几束早就光秃秃的枝干。


  烦躁之后是空虚,刚才还高涨的情绪一下子被抽空,脑袋里走马观花一般快速播放着十五岁之前的生活,然后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难以忍受起来,一股难述原因的委屈和悲怆溢上来。


  少年感觉自己要疯了!他趴在床上,想象着李火旺之前动手时对他用那些刑具的样子,抠挖自己身上缝好的伤口,撕咬自己的皮肉,把血液随手涂抹在不关心的地方,疼痛让他闲置的大脑混混沌沌地开始转动,以证明着没有完全报废。


  他在床上扭动,把身体折叠到极致,拉扯到最里面的骨头,才好像能缓解一点浑身上下不知为何的疲惫感。


  他崩溃了,在这个封闭的小小空间,但又无人欣赏他的崩溃,于是一切都无意义起来,他不得不自己将自己强行重组,然后又崩溃,最后精神扭曲成奇怪的样子。


  

  以至于最后李火旺什么时候来的都没发现,却在李火旺一边皱着眉问你在干什么,一边触碰到他时瞬间射了出来。


  李火旺停住了。


  少年满身裂开的伤痕和晕染的血迹,双眼无神,裤子处颜色深了一块,嘴里还在喃喃:“什么?怎么会?我什么时候有的反应……为什么……哎?”


  少年意识到什么,一个抬头,眼神带着几分热切和兴奋,手脚并用快速爬到床边,双手圈住李火旺的腰,说:“你来啦?”


  李火旺不习惯地扯了扯少年的爪子,没扯动,于是改扯少年的头发,少年顺着力度抬起脸,双瞳亮的晃人。


 “你——”李火旺犹豫,感觉有些恶寒,想做些什么,但又觉得似乎和以前状况不太一样,动用刑具包并不妥当。结果就是这一犹疑,少年已经在灵活地解开了他的腰带。


  李火旺心下一惊,一掌下去,少年被猛地拍到墙上又缓缓滑落到地上。少年吐了一口血,李火旺却发现少年刚消下去的部位又起来了。


  李火旺有些头疼,他记得这几天按理来说谁都没来找这人啊?怎么成这副烂样的。


  李火旺停了一会儿,看少年只在地上躺着半天没动静,好像没有起身的力气了,才走到少年面前,想着把这货提起来。结果刚走近,少年就藤蔓一样手脚并用缠了上来,一只手挂着李火旺的脖子,另一只则沿着李火旺的衣服伸进里面,笑得灿烂,嘴里不断重复道:“别啊,别啊,怎么那么决绝嘛,我技术很好的,送上门都不要啊……你看,你也有反应的嘛。”

  

  接下来的走微博:卡卡卡卡卡死了199406

  一辆榄车(移目)崩人设预警,就嗯……很崩的那种……比较喜欢一些白给的小红,以及我发现我好喜欢写小红口啊。

  我写cp文总有一种奇怪的道德感,很多想的都没写,写的永远没有脑补的香,看的总比写的更没下限(微笑)

  只有火子的车,之后为了一碗水端平,应该会再写两辆,一辆红中火一辆季灾,然后再写个结果我就可以完结了(哭)

  以及考虑到原著有幻觉的设定,这里讲一下,火子是人格分裂,和幻觉不一样,人格分裂是真的像三个人活在世界上的,就像幻觉可以穿墙,但人格不可以,人格的出场退场都要合乎道理不能超越现实的。

  

Tairitsuki

私联的底边主播不可能是我的继兄弟

cp:🔥🀄

cp意味不是特别浓的男高伪骨科,是 @未确认生命体 大人的指名/

有小渊小柳跑龙套走过场/

本质春晚小品(。。)/

热水器主播是本人的爱好寸不已!/

Summary:风纪委的李火旺同学在校报上言:希望大家能关注学习,关注学校生活,不要在多余的地方乱花心思。


虽然什么都没有但之前还是被夹了所以走下面

怎么又夹我啊😭😭😭 


tip:关于虚拟主播的一点用语解读:

开盒=人/🥩  底边=不出名  热水器=软瑟/晴  皮套=虚拟主播的形象  ...

cp:🔥🀄

cp意味不是特别浓的男高伪骨科,是 @未确认生命体 大人的指名/

有小渊小柳跑龙套走过场/

本质春晚小品(。。)/

热水器主播是本人的爱好寸不已!/

Summary:风纪委的李火旺同学在校报上言:希望大家能关注学习,关注学校生活,不要在多余的地方乱花心思。


虽然什么都没有但之前还是被夹了所以走下面

怎么又夹我啊😭😭😭 




tip:关于虚拟主播的一点用语解读:

开盒=人/🥩  底边=不出名  热水器=软瑟/晴  皮套=虚拟主播的形象  私联=私下联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