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幼安

6635浏览    109参与
黎明有星辰
大概幼安??安哥头发我画不好呜...

大概幼安??
安哥头发我画不好呜呜
想画可爱一些,我尽力了

大概幼安??
安哥头发我画不好呜呜
想画可爱一些,我尽力了

不一样的哦
六一儿童节快乐!疫情期间要注意...

六一儿童节快乐!疫情期间要注意。

自己摸的幼安,总结出一个结论:我·好·菜!

六一儿童节快乐!疫情期间要注意。

自己摸的幼安,总结出一个结论:我·好·菜!

今日も鳩になります。(水棱
差点忘了之前的半成品幼安 中考...

差点忘了之前的半成品幼安

中考后再填叭(你就是在找借口)

安安的头发好难画

差点忘了之前的半成品幼安

中考后再填叭(你就是在找借口)

安安的头发好难画

11号煎饼摊
qq涂鸦的幼安 瞎调了个色。

qq涂鸦的幼安

瞎调了个色。

qq涂鸦的幼安

瞎调了个色。

我叫白大川
幼安好香,好可爱【升天嗝屁】

幼安好香,好可爱【升天嗝屁】

幼安好香,好可爱【升天嗝屁】

Ecir神烦
画的幼年安哥 还是凹凸手游,尝...

画的幼年安哥

还是凹凸手游,尝试换成了板绘

因为放大会糊,特意没放大,总算清晰了很多

还有三天内测就要结束了,这应该是手游中最后一个涂鸦了


画的幼年安哥

还是凹凸手游,尝试换成了板绘

因为放大会糊,特意没放大,总算清晰了很多

还有三天内测就要结束了,这应该是手游中最后一个涂鸦了


叶玖(开学暂退)

你喜欢这个大的安迷修,还是这个小的安迷修

这算是一篇小小的长篇

没有后续呢

希望喜欢呢٩(๑´3`๑)۶


阳光明媚的一天

多么适合去骚扰安迷修啊

雷狮开着小电驴如此想到


“乖乖的,别乱跑哦”

平常那硬气到不行的声音居然可以如此温柔

“安……”

雷狮眼巴巴的看着安迷修亲呢的抱着一个和他长得一样的孩子路过他

‘我勒个大操’

安迷修并没有赏给他一个眼神,潇洒的留下一个背影

此时此刻雷狮的脑海里只有一句话

‘那孩子是谁的!’


[晏](群名)


有船的海盗:我靠,你们给本大爷出来@所有人


蛋糕很甜:大哥,怎么了


矢量和大家是朋友:雷狮你干嘛(#-.-)


都是渣渣:...

这算是一篇小小的长篇

没有后续呢

希望喜欢呢٩(๑´3`๑)۶




阳光明媚的一天

多么适合去骚扰安迷修啊

雷狮开着小电驴如此想到


“乖乖的,别乱跑哦”

平常那硬气到不行的声音居然可以如此温柔

“安……”

雷狮眼巴巴的看着安迷修亲呢的抱着一个和他长得一样的孩子路过他

‘我勒个大操’

安迷修并没有赏给他一个眼神,潇洒的留下一个背影

此时此刻雷狮的脑海里只有一句话

‘那孩子是谁的!’


[晏](群名)


有船的海盗:我靠,你们给本大爷出来@所有人


蛋糕很甜:大哥,怎么了


矢量和大家是朋友:雷狮你干嘛(#-.-)


都是渣渣:渣渣吵什么


牛奶:……干嘛


九九九九九九九九九:……


有船的海盗:你们谁偷偷下手了!


矢量和大家是朋友:什么?


都是渣渣:蛤?


蛋糕很甜:?大哥


牛奶:……


有船的海盗:tm还装,安迷修都带孩子来了


牛奶:什么孩子


都是渣渣:啥?安迷修有孩子?哪个渣渣,给本王出来


矢量和大家是朋友:咦咦咦!安哥有孩子了吗QAQ


蛋糕很甜:……大哥,你说清楚一点


九九九九九九九九九:……


有船的海盗:我在门口看见安迷修了,本来想打个招呼顺便调戏一下的,结果他抱着一个孩子从我面前走过,关键是没有理我!


都是渣渣:没有理你这个渣渣不是很正常吗


牛奶:应该是朋友的孩子


矢量和大家是朋友:安哥会不会不要我了<(ToT)>


有船的海盗:嘉德罗斯!你是欠打吗


蛋糕很甜:大哥,我赞同格瑞


九九九九九九九九九:嗯


都是渣渣:你个渣渣,有本事打一架啊,雷没船


有船的海盗:不可能,他长得和安迷修一模一样


(注意,安迷修的师傅在这已经去世了,安迷修没有亲人)


都是渣渣:……


牛奶:……


蛋糕很甜:……


九九九九九九九九九:……


矢量和大家是朋友:……



有船的海盗:嘉德罗斯!到时候去学校后山打一架啊


有船的海盗:我靠,也就是说不是你们


九九九九九九九九九:我不会放弃的


牛奶:嗯


都是渣渣:不就是一个小渣渣,又不是养不起


矢量和大家是朋友:嗯嗯,我也不会放弃的!


蛋糕很甜:大哥想退出也可以


有船的海盗:我没说放弃


都是渣渣:都没有全垒打,怎么可能会是我们


牛奶:……嗯


都是渣渣:本王才不屑于和渣渣打架,格瑞打一架吧!


九九九九九九九九九:同意


牛奶:拒绝


矢量和大家是朋友:到底是谁呢,该怎么弄死好


都是渣渣:渣渣精分了


蛋糕很甜:我觉得分尸挺好


九九九九九九九九九:……凌迟


都是渣渣:剁成肉末喂狗


牛奶:可以灌水泥


有船的海盗:切他小jj,让他生不如死


蛋糕很甜:……


牛奶:……


矢量和大家是朋友:可以考虑


九九九九九九九九九:……


都是渣渣:……呵


够狠


可是他们好像忘了一件事,安迷修是男的





我是安迷修,今天我碰到了我这一生中用脚丫子想也想不到的事


“唔”

大好的星期五

安迷修从床上挣扎着就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突然感到身旁有一团东西在乱动

“……?”

有点懵的伸出手摸了摸

‘我昨天没有带人回家啊’(就算带人回来为什么我屁股不痛,腰不酸)

“呜呜呜呜”

像小兽一样的呜咽声

然后从被子里钻出了一个长的跟他一模一样的小孩与其和他对视

“……”

“……咕”

小团子肚子饿了……


安迷修单手撑着脸看着坐在桌子对面吃着面包的和他长的一模一样的小团子

“你……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安迷修,大哥哥的眼睛好漂亮啊”

……安迷修?

当翻出唯一一张小时候的照片与其对照的时候,安迷修心中出现了一个非常不可能出现的结果

‘这不就是我小时候吗?’

想想刚刚被自己夸自己眼睛漂亮好像有一些尴尬呢

“那个,你是怎么来的呀?”

揉了揉小团子的脸,发现手感真的好,比金和卡米尔的手感还好

“小安不知道,小安睡醒了就发现在这了”

‘行吧’

安迷修看了一眼墙上的钟

‘对哦,我还要上课!’

然后又想起什么,看了一眼小团子

‘不能留一个小孩子在家里啊,要不带去学校?’


……


安迷修跟丹尼尔老师说了一声这是自家师兄的孩子,因为没空照料,所以来到自己家因为要上课就带来这里

丹尼尔老师点点头表示理解,并且说可以帮忙在上课时间照料一下

其实安迷修应该庆幸一下,没有跟一群饿狼在一个班,否则会被他们的眼神给烧死



“啧,怎么还不下课”

雷狮已经准备好一下课就冲去安迷修班里面问个清楚,当然,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

“铃铃铃”

得,下课了

安迷修起身向老师办公室走去,他才刚走没多久教室门口就堵了一大窝人

“安迷修!给本大爷出来”

“安哥?你在吗”

“渣渣,本王找你,快出来”

……

然后被围观了

退在远远一旁的格瑞,卡米尔和神近耀(吃瓜看戏)无语的看着

“那个,安哥不在教室”

一位男生小声的说了一句,结果立马被雷狮逼问

“他现在在哪?”

“我好像看见他去老师办公室了”

过道上的一位女生突然出声

然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

“靠,吓死我了”

一群大佬惹不起


“唔,!安安”

小团子叫安迷修安安,安迷修也就管他叫小安

简单粗暴容易记

安迷修蹲下来接住跑过来的小安迷修摸了摸他的头发

“有没有乖乖的啊?”

“有!小安很乖的”

随后小团子用鼻子蹭了蹭安迷修的脸

一旁的女老师表示已经被萌化,母性大发偷偷拍了张照

[这俩人太可爱了(*/∇\*)]


安迷修拿出一瓶牛奶给了小团子

“中午放学后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好!!”

完闹了一阵后,安迷修准备回教室,结果刚出门就碰见过来找人的大部队

“安迷修!”

“安哥!”

“????”

看着渐渐逼近的雷狮和嘉德罗斯安迷修总觉得不太妙所以下意识撒腿就跑

“站住!”

这道靓丽的风景线被有心人拍下发到学校论坛,当然,后面发生什么只是后话


安迷修掐着铃声踏进教室,老师拦住刚要闯进了嘉德罗斯

‘所以我为啥要跑?’

安迷修表示不理解

‘看他们的样子,怎么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亏心事?’

安式懵逼

最后这群人被强势的老师劝回了教室

老师好评


第二节刚下课门口就已经被金他们给堵了,叫嚷着让安迷修出来

路过窗口的凯莉不禁发问

“安迷修,你是不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这一句话引得教室里面的人开始私下讨论

“是哦,可是我觉得安哥不会这样做啊”

“对呀对呀,安哥怎么可能会做出见不得人的事”

“可是这个情形怎么看都像是啊?”

……

教室门口被几位大佬堵着,估计等到中午放学他就完蛋

“在下没有……”

安迷修表示欲哭无泪

‘被小姐姐讨厌了TAT’

他流下了2d的泪水

“自求多福安迷修,丑女在前面等我呢”

“凯~莉~小~姐~”

“咦”

凯莉皱起眉头,向后退了几步

“行了行了,这里是一楼不高,也就一米左右而已,你可以跳窗好吗?”

“对哦”

‘蠢货’

凯莉舔了舔棒棒糖,想到了什么

‘嗯,玩点好玩的’

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摆弄了几下后就走了


中午放学的铃声总是那么的悦耳轻快

当然,在今天的安迷修里是那么的刺耳。原本脚已经踩上了窗台,准备跳下去,然后发现好像有谁挡住了太阳

“你好啊,安迷修~”

哦,是雷狮的声音,依旧的那么欠打

卡米尔扯了扯安迷修的衣服

“额,你,你好,卡卡”

……

“啊啊啊啊啊”

安迷修第一次庆幸自己的反应那么快,在嘉德罗斯要把他拉入怀中的时候,安迷修向后跳去,从教室门口跑了

“不是,在下做了什么啊?干嘛要追着在下!”

此场景已经被第二次拍上论坛


“凯莉”

安莉洁成了扯凯莉的衣角,结果被她用柠檬塞住嘴巴

“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相信我”

……

“小安!!!!!”

慌忙的推开办公室的门,发现人几乎已经走光了小安迷修躺在两张办公椅拼成的小床上睡着了,丹尼尔还贴心给他盖了张小被子

安迷修立马闭嘴,轻轻地抱起小团子跑出办公室朝校门跑去

‘哦豁,完蛋了’

“安迷修!”

他们学聪明了,不再追着安迷修跑,反而堵住了必经之路

“安哥”

怎么感觉平常阳光的金今天的眼神这么的可怕呢?

一定是错觉

“唔唔”

怀中的小团子动了动,肉乎乎的小手揉了揉眼睛

“安安,小安饿”

奶生奶气的声音一下子吸引了七个人的注意

“嗯?哥哥们好!”

那对跟安迷修一模一样的青蓝色眼睛也是那么吸引人,小团子看着围在周围的六个人一点也不怕生的露出了笑容

“你啊”

安迷修瞬间软了下来,空出一只手刮了一下小安的鼻子

‘天使!’

卡米尔害羞的别过脸,雷狮舔了舔有点干燥的嘴唇,金觉得自己好像傻了,神近耀念叨着遇到了神,嘉德罗斯把脸埋进围巾里面,就连格瑞拿手捂着自己的脸

……

‘这么夸张的吗?’

当然啦,情人眼里出西施



“咳咳咳,还没问呢”

格瑞打断了正在神游的几位,认真的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

“嗯?”

一大一小同时回头看着格瑞

“……”

幸福

……

“也就是说,这是小时候的安哥”

金忍不住上前用手戳了一下嘴里正嚼着面包,脸鼓鼓的小安迷修

‘软软的,好可爱’

刚要多戳几下,手就被神近耀打了一下

“唔,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来的”

安迷修嘴里也嚼着面包,这两人看起来就像一大一小的仓鼠

‘晏’

“不过,这也挺好的”

‘家里多了一个人呢,不会只有自己了’

就算他也是自己,就算他们是一个人

安迷修的眼睛暗了下来,不过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给一旁的小安擦擦嘴

在他自以为已经把情绪调整好时,这一切早就被几个人看着眼里


……


“吖!安安放学了吗”

现在已是下午的放学时间,丹尼尔把小安迷修牵带学校门口等着安迷修,看见他出来就松开手让小团子跑过去

“嗯,明天我带你去玩好吗”

“嗯嗯!”

小团子示意安迷修蹲下,亲了一口

“小安喜欢安安”

小孩子往往都是最天真无邪的,谁对他好,他也会真心对那个人的

真是让人讨厌不起来

“安安也喜欢小安哦”

安迷修亲吻小团子的手背,把自己最美好的祝福献上,即使知道那没有什么用

“走,回家吃饭”

“吼!”

牵起手,一大一小面对着夕阳缓缓走远


“……嗯”

藏在暗处的一行人下定了决心



“咚咚咚”

“谁啊?”

安迷修正在厨房处理鱼,没法去开门

“小安去开!”

小团子迈着小短腿,从桌子旁搬起小板凳呼哧呼哧的朝门那走去

努力的踮起脚去够把手

“吱呀”

“嗨”

金站在门口,后面还有一大群人

“金哥哥好!”

“我呢我呢”

嘉德罗斯突然冒出,指了指自己

“罗斯哥哥”

怎么有点奇怪

“哈哈哈哈哈,螺丝”

“雷狮!”

见嘉德罗斯生气的看着雷狮,小团子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是小安说错话了吗”

声音染上了一点点哭腔

“没没没,没有的事”

金连忙摆摆手,格瑞拿出一袋饼干给了小安

“谢谢格瑞瑞!”

“蛤,为什么叫他那么亲密??”

……

“所以……你们来蹭饭的?”

“怎么,不欢迎吗”

雷狮突然放大的脸吓到了安迷修

‘这个人怎么那么好看?’

雷狮的睫毛很长,眼睛也很好看

“我好看吗?”

“好……不不不”

安迷修别扭的转过头,并没有看见雷狮炫耀般看着其他人

‘幼稚,无聊’

我们才不羡慕,没有吃醋

才没有!

格瑞看安迷修进了厨房,也跟着去了,神近耀毫不犹豫地跟着

“等等,我也……”

“大哥,你们去炸厨房吗?”

“……”

对哦,他们不会做饭

可恨啊


还好,师傅留下的房子很大,不然一群人就把这给挤满了

安迷修看着人多多做了几个菜,一顿饭下来还是很和谐的,除了雷狮和嘉德罗斯抢肉吃和被安迷修威胁着吃下青菜的小插曲


卡米尔很自觉的去帮忙洗碗,安迷修不禁感叹要是有这样的一个弟弟该有多好


“小安,去洗澡啦”

在回来时,安迷修在服装店买了几件童装和柔软毛巾,所以并不会出现没衣服穿的景象

“安安能一起吗?”

“唉?”

……

“嘿嘿,安安看招”

“哎呀呀”

两个人就在浴缸里打闹起来

……真好

一群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雷狮突然想喝水

“喂,安迷修,你家的水壶在哪?”

安迷修表示花洒声太大没听见

“安迷修”

“喂”

见没理自己,雷狮居然把卫生间门给打开了

“嗯?”

安迷修光溜溜的坐在浴缸里,湿漉漉的头发乖巧的耷拉在颈后,双手举起小团子玩闹着,胸前的两点被看得清清楚楚,他的腹肌线不是那么明显,但却十分诱人

两人的眼睛带上了一层雾气,楚楚可怜

“渣渣,我也渴了”

嘉德罗斯也跟着过来,看见雷狮愣在那也去看了一眼

也愣在原地

“雷狮?嘉德罗斯?”

安迷修突然出声,雷狮立马把门给关上

“我c”

“tm的”

安迷修的声音又响起

“想喝水的话在厨房”

……

一下子,这两个人安静了下来

“喂,雷狮,你石更了”

嘉德罗斯撇了一眼雷狮的帐篷

“说得好像你不是一样,嘉德罗斯”

雷狮哑着声,意有所指

“切”

小团子疑惑的看着安迷修

“哥哥们怎么了?”

“不知道”

‘都是男人,害羞什么’

安迷修不解


“你们,还不回去?”

“太晚了”

说的也是,安迷修起身去收拾客房

‘可是只有两间’

嗯……要不金和卡米尔跟自己和小安迷修挤一间

自己可以打地铺

“那个,金和卡卡今晚和我跟小安挤一间吧”

“……”

‘这是在嫌弃吗’

安迷修有点失落

“真的吗!金可以和安迷修一间吗!”

卡米尔也点点头,拉低了帽子,可是耳朵上的粉红出卖了他

“嗯”

‘不是嫌弃就好’

金和卡米尔选择性无视了那些想要杀人的目光





要是能一直这样,该多好





最后是雷狮和格瑞一间,嘉德罗斯和神近耀一间,安迷修和小安,金,卡米尔一间

这么分就是为了他们不会吵架打起来


然后安迷修打地铺

……可恶

但是深更半夜金把他抱回上了床,卡米尔把小安迷修轻轻的放进安迷修怀里,一人躺一边


可是……

第二天怎么所有人都在他床上????

安迷修温柔的抱紧小团子,想要起来

“唔”

“啧”

他这一动,除了小团子外的六个人都醒了

“别吵”

被雷狮拉进怀里,然后格瑞扯了扯,抱住腰部,嘉德罗斯不服气的想拉进自己怀里,卡米尔和金蹭了蹭他的脸,神近耀则拉下口罩亲了一口

……

“……喂!”


“客房床不好睡,你的床舒服”

雷狮面无表情的撒谎,格瑞则赞同的点点头,神近耀一言不发,但是眼睛里的光是那么耀眼

“哼,不就是唔唔!”

嘉德罗斯刚要说什么,就被雷狮堵住嘴

“呃呃,不就是床坏了嘛”

神近耀已经悄悄的把床板给踢坏了

完美

“额……唉”

他不傻,安迷修早就明白他们的感情,毕竟那么明显

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回应他们

他这种人配得上吗……

从小到大没有什么朋友,他们说自己没父没母,是被抛弃的、没人要的孩子,还好,师傅出现了

引导他,指引他

直到师傅去世后……他感到了迷茫

他学会了笑脸相迎,学会了把自己的地位摆得卑微附和其他人

他配得上吗……

安迷修自己觉得这个答案是否定的

“安哥?安哥?”

金的声音把他唤醒

眼底的迷茫迅速消散,勉强勾起唇角

“怎么了”

……

“啧”

雷狮皱起眉头,嘉德罗斯的脸色不怎么好,金担忧的看着他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笑得很恶心”

“咦?”

神近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面镜子,递给了安迷修

“……”

是啊,镜中的人面容俊逸,明明是那么赏心悦目,可是他的笑容是那么牵扯,那么狰狞

“唔”

小团子醒了,打破了沉默

“早上好!安安怎么了?”

“啊,我没事,小安想吃什么?”



很快到了晚上,在一行人睡得正香的时候,小安迷修睁开了眼睛

“雷狮”

他用稚嫩的童声念起一个又一个人的名字,俯下身亲吻他们的脸颊

“金”

“卡米尔”

“格瑞”

“嘉德罗斯”

“神近耀”

“还有……”

他虔诚的看着未来的自己

“我”

‘谢谢你们,请帮忙照顾我这个傻子吧,我也该走了呢’

小安迷修的身体化为白色的萤火虫,向窗外飞去


……

‘他走了呢’

安迷修失望的看着空荡荡的胸口,小团子没有在那

“喂”

“嗯?”

雷狮撑起身子,认真的看着安迷修

“我喜欢你”

他说出来了

安迷修现在真的想陷入这柔软的大床里面

“嗯,安哥,金喜欢你”

“修,喜欢你”

“我喜欢你”

“安迷修,做我王妃吧”

“喜欢你”

都说出来了……

“不,我配不上”

金一把抱住安迷修,轻声的在他耳边厮磨

“你和其他人一样”

“你可以不用在我们面前这么牵强,你大可向我们撒娇”

“你也可以挑三拣四,我们不会嫌弃”

“把你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伪装了那么久,很辛苦的”

“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们都喜欢你”

卡米尔牵起他一只手,与其十指相扣。神近耀亲他的手背,雷狮认真的和他对视,格瑞和嘉德罗斯露出了认真的样子

安迷修感觉心里那一空缺突然被填满,他挣脱开右手捂着脸

“安迷修?”

“谢谢”

雷狮拿开他的手,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滴落到枕头上

“谢谢你们”

他笑了,第一次那么开心呢

是啊,他和其他人一样,他为什么要看着别人的脸色?他也拥有感情,他也是人

“喜欢”

安迷修坐了起来,露出了小气的表情

“都是我的,一个也不能少”


羽乐Yula

之前摸鱼的幼安和金!

这画风你跟我说是一个人画的?

之前摸鱼的幼安和金!

这画风你跟我说是一个人画的?

我就不
好久前打的稿,本来想等上完色再...

好久前打的稿,本来想等上完色再发,拖到现在——基本不可能了

好久前打的稿,本来想等上完色再发,拖到现在——基本不可能了

谷半半gu~

[图片]
[图片]第二次重发。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本命是卡卡,却意外的对安哥有种蜜汁执着。

这张画其实已经画了蛮久的了,呃,所以我到底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扶额

不打字了,发完该碎觉了...

太晚啦...



第二次重发。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本命是卡卡,却意外的对安哥有种蜜汁执着。

这张画其实已经画了蛮久的了,呃,所以我到底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扶额

不打字了,发完该碎觉了...

太晚啦...


せいしゅん 
好久前摸的骑小木马的安安💓...

好久前摸的骑小木马的安安💓

还是用hsj画的

好久前摸的骑小木马的安安💓

还是用hsj画的

刀子knife
考后画一发,快乐你我他 哎,还...

考后画一发,快乐你我他

哎,还有很多浮着的线条,衣服很丑,但还是改天再改吧,上色太难了,不会用app于是手糊了


我:我想搞高级灰


手:不,你不想!

考后画一发,快乐你我他

哎,还有很多浮着的线条,衣服很丑,但还是改天再改吧,上色太难了,不会用app于是手糊了


我:我想搞高级灰


手:不,你不想!

芜野的沙棘不是那个沙棘
上完色就只能这样了…… 花变成...

上完色就只能这样了……

花变成了草,哈哈

上完色就只能这样了……

花变成了草,哈哈

凝

“师傅师傅,您看春天了!”

“师傅师傅,您看春天了!”

叶冰炎

【骑士】


第一个用了滤镜。我觉得这样好看。


后面是原图

【骑士】




第一个用了滤镜。我觉得这样好看。


后面是原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