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幽静

5096浏览    156参与
Charles Lau
在家的附近,居然找到这样一个颇...

在家的附近,居然找到这样一个颇有禅意角落🙂👍👍

在家的附近,居然找到这样一个颇有禅意角落🙂👍👍

天寒色青苍

【幽静】想要成为怪物的男人

  幽静一发完,但是有大量新塞视角。

 

  火锅派对结束后,送走了最后一个朋友,新罗和赛尔提依偎在沙发上休憩着,今天真的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从新罗凌晨的紧急生意到赛尔提的工资丢失,再到早晨的运输任务和晚上的火锅派对,简直是过分充实。

  突然,新罗“啊”了一声:“对了,赛尔提,我有礼物送给你!”

  【嗯?】无头骑士的躯体无声地发出疑问。

  “锵锵锵锵!~”新罗献宝地拿出一张签名板,上面写着“羽岛幽平”的名字和“赠送给史特路尔森夫妇”。

  【!!!】赛尔提震惊地脖子上喷出黑烟。

  “赛尔提你之前不是说很喜欢他吗,今天刚好接到了他的委托,顺便就让他帮忙签了个名,至于下面的,算...

  幽静一发完,但是有大量新塞视角。

 

  火锅派对结束后,送走了最后一个朋友,新罗和赛尔提依偎在沙发上休憩着,今天真的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从新罗凌晨的紧急生意到赛尔提的工资丢失,再到早晨的运输任务和晚上的火锅派对,简直是过分充实。

  突然,新罗“啊”了一声:“对了,赛尔提,我有礼物送给你!”

  【嗯?】无头骑士的躯体无声地发出疑问。

  “锵锵锵锵!~”新罗献宝地拿出一张签名板,上面写着“羽岛幽平”的名字和“赠送给史特路尔森夫妇”。

  【!!!】赛尔提震惊地脖子上喷出黑烟。

  “赛尔提你之前不是说很喜欢他吗,今天刚好接到了他的委托,顺便就让他帮忙签了个名,至于下面的,算是我的一点……赛尔提,害羞了不用这样——痛痛痛痛痛哈哈哈!”新罗发出了与其说是痛苦,不如说是享受的声音。

  一番打情骂俏后,赛尔提珍之重之地将两张签名放入了相框中。新罗靠在沙发上看着爱人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开玩笑道:“也没必要那么小心啦,毕竟他是静雄的弟弟,下次让静雄喊他签个十张八张都没问题哦。”

  【真的吗?!】

  “假的啦,如果让静雄那个弟控知道我为了这种小事专门麻烦幽,我会先被他打飞的。”新罗扶着眼镜说道。

  赛尔提回忆起好友说起弟弟时难得温和的表情,在pad上飞快“说”道:【静雄真的非常喜欢他弟弟呢。】

  “没错哦。赛尔提我告诉你,你甚至可以怀疑有一天静雄会不讨厌临也了,但是也绝对不能怀疑他对弟弟的爱呢!”新罗煞有介事地说道。

  【那个程度也太夸张了吧!】

  “不,我觉得两个都很夸张就是了,还有为什么你默认静雄对临也的讨厌就已经破格了啊,我倒是觉得也许他们……”

  【我不想听。】赛尔提把pad举到了新罗的眼前,表达了她强烈的抗拒情绪。

  新罗不在意地跳过这个话题:“好的好的。”

  “不过啊,怎么说呢,虽然知道静雄很喜欢他弟弟的人已经很少了,但是恐怕更少人知道幽平桑也非常喜欢他的哥哥吧。”新罗突然说道,“嘛,按照门田的说法,他们之间的兄弟爱简直是扭曲啊。”

  【扭曲?我觉得很正常呀,两个人都是十分温柔而善良的人,家教很好的样子。】

  “虽然我也很好奇他们家那种正常的家庭怎么养出这样一对兄弟的,但是正常人可不会把杀人犯救回家吧。”新罗靠在赛尔提的肩膀上,心满意足道,“不过那对兄弟啊,从很早以前恐怕就已经习惯了这种扭曲了。而且,我可能有点理解他……”

  那种,最重要的人是个怪物,但是仍然无法抑制地想要去接近他的渴望。

  

——来神高中时代——

  今天是学校召开家长会的日子。

  “嘿!静雄,你的家长没来吗?”新罗看着无人敢接近的金发好友,毫不在意地笑眯眯凑过去。

  “幽的家长会也是今天召开,他们去那边了。”静雄不太耐烦地给出了解释。

  新罗点头道:“没错,你弟弟可是优等生呢,比起来你这边赔礼道歉,你爸爸妈妈果然还是还是更想去那边享受夸奖与羡慕呢。”

  “喂,你想死吗?”静雄露出了一个恐怖的笑容。

  “哈哈哈,别这样,你看我可是连能来参加家长会的人都没有哦。”

  “啊?”

  “我老爸那个不靠谱的家伙我宁愿他别来,妈妈的话和老爸离婚以后就有了新的家庭和生活,我也不想去打扰她呢。”新罗笑容平淡地说道。

  静雄烦躁地收回拳头:“你这家伙,用这么平淡的声音说这种事情,让我怎么揍你啊?”

  “哈哈哈不用担心我啦,只要我心爱的女朋友还在我身边,全世界的人类都死完也没有关系哦。”新罗早已摸透了静雄的性格,“静雄你还真是比看起来要温柔的多呢,说起来,上次我看到你弟弟对待低年级的女孩也是非常温柔,果然是接你吧。”

  “哈,你在说什么啊。”金发的少年不可思议地抬起头。然后,在新罗眼睛睁大的惊讶中,说出了那样的话——

  “拿来和我这样的人相比,幽也太可怜了吧?”

  少年如此理所当然地坚信着,仿佛他是不值一提的,怪物般。

 

——时间回到火锅派对后的私人时间——

  【好像听起来有点怪怪的啊?】赛尔提非常疑惑。

  “静雄啊,他其实远比外在表现的要温柔哦,就这一点而言,他确实是备受呵护地长大。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份温柔,他对于自己给父母家人造成的困扰,非常非常地愧疚,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弟控’。”新罗回忆道,“但是啊,当时听到那句话的时候,我还是很震惊呢。”

  【?】

  “他啊,非常地自卑呢。哪怕听到弟弟被用来和自己比较,都觉得那是对弟弟的一种贬低,这种情感不管怎么说都有些过了啊。但是恐怕在他看来,和弟弟相比,自己就是这么一无是处。”

  【难以想象,在我看来静雄非常地强大而帅气!】赛尔提像是个为偶像打抱不平的粉丝一样,快速地打着字:【虽然我也很喜欢幽平君,但是如果非要说更加崇拜的,果然还是静雄呢!】

  “……赛尔提,我会吃醋的啊。”新罗虚假地委屈道。

  【不可能的,你明明知道我有多爱你。】赛尔提扑到了爱人的怀里,“仰头”看着他。

  “哈哈哈。”新罗笑着继续道,“但是我们怎么看没有用呢,静雄自己是这么坚定地认为着的。嘛,就大众眼光来看也是这样呢:功成名就,身家巨富的当红明星,以后恐怕还会一路成为国宝级演员的弟弟,和只是在灰色地带干着收债活的混混的哥哥,不管怎么看,后者都有理由自卑吧。”

  【但是……】赛尔提试图反驳道。不过不等她组织好语言,新罗自己就已经反驳了自己的说法。

  “但是啊,幽平的想法,刚好和静雄相反:他非常崇敬着作为哥哥的静雄,觉得与感情丰富又对痛苦无所畏惧的兄长相比,他才是那个残缺的人。”新罗抱着赛尔提,温柔地说道,“而且,他可是喜欢哥哥到了,已经有了‘哪怕变成怪物,也想更靠近你’这样的觉悟的啊。”

  【诶???】

  “我是很理解的啦,不过他自己恐怕也没有看透自己的内心吧。虽然说着‘我缺少很多身为人的重要事务’,但是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毕竟我小学就认识他们兄弟了嘛,那时候的幽可是还会和静雄吵架,也会为了静雄受伤而吓得大叫,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会成长为现在这个样子,静雄的影响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其实是他自己的选择。”

  【什么选择?成为现在这样寡言少语的禁欲系?】赛尔提忍不住吐槽道。

  新罗反问道:“说起来,赛尔提今天心情很好呢,完成了早上的搬运任务后。”

  【那是因为遇到了同类啊。我可没想到池袋卷人还会有吸血鬼呢,在这种地方还能遇到妖精的同类什么的,偶尔也非常怀念呢。】

  新罗笑着道:“那位吸血鬼小姐恐怕也非常开心吧。”

  【啊……】赛尔提想起那位后来特意跑出来帮助她的吸血鬼,同意道:【是的,她好像非常兴奋呢。】

  赛尔提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后,那位名为圣边琉璃的孤单血族,一个人在自己的公寓里大笑着哭泣,那样悲伤,也那样开心。

  好像光是看到同类,看到她那样自由而又幸福的样子,就对这个世界有了归宿感,就觉得哪怕是自己这样扭曲的怪物,也有可能获得幸福。

  “同类”,不管是人或者怪物,都是只能在同类身上获得独一无二的认同,哪怕不是恋人也没有关系,哪怕是敌人也可以。但是只要知道世界上还有同类,心中的孤单就会得到慰藉,飘逝在天空中的灵魂就能落到地上。

  “遇到同类,就是这么幸福的事啊。”新罗抱着赛尔提柔软的身体,“虽然我是赛尔提的爱人,但是有时候我还是会非常遗憾自己不是赛尔提的同类呢,如果我能看到和赛尔提一样的风景的话,赛尔提会露出怎样的笑容呢?”

  “我啊,曾经有一段时间对这个问题非常地好奇,所以非常渴望承购成为赛尔提的同类。哪怕扭曲自己也无所谓,不如说我只担心自己没有那份资质。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因为哪怕我只是一个不值一提的渺小人类,也能和世界上最优秀的无头骑士相恋!”

  【新罗……】

  正当新罗意味赛尔提大受感动的时候,赛尔提毫不犹豫地给了他一拳:【你跑题啦!】

  “赛尔提……“新罗眼泪汪汪地抽搐。

  【所以为什么说幽平君不正常?】

  “啊,理由我不是说了吗?和静雄肉体上的异常不同,他是精神上的异常啊。”

  【嗯?】

  “为了静雄啊,他可以做到这个地步呢。”新罗说道,“他啊,比其他人以为的还要喜欢他的哥哥呢。”

  “哥哥是怪物?没有关系,哥哥还是哥哥,我依旧非常尊敬他,一般人觉得他的态度到了这种程度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是对他而言,他想的是‘如果我也变成怪物的话,哥哥会不会不那么孤单呢?’。”新罗解释道。

  “仅仅只是参照着,就将变成了精神层次的‘异常’,我可不觉得这种变化是毫无主观意向的自然变化,只能说明,有某种东西在支撑着幽平一路完成这种转变,我觉得那是爱哦。”

  【但是,他不是很努力的……】

  “我知道啊,想要成为一个正常人,但是你不觉得,就连这个‘明明是个怪物,却想成为人类’的说法,也非常熟悉吗?”

  赛尔提下意识回答道:【是静雄啊。】

  其实也有你啦,赛尔提,因为爱上了我,所以努力地想要更像一个人类。但是我是不会提醒你的,这就是我的自私,我真是一个卑劣的人呢,新罗想道。

  就像我不会去点破静雄的自卑和幽平的异常一样。

 

——新罗与静雄的小学时光——

  惯常住院的静雄被送到了手术室里,拜他所赐,池袋的骨科已经对德国发起了奋勇直追,而陪伴的幽以及来探望的新罗则坐在走廊里等待。

  人来人往的医院里,消毒水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两人坐在椅子上看着外面的天空,一时都没有说话的欲望。

  突然,幽开口道:“哥哥真可怜呢。”

  新罗笑着点头,脸上是纯然的孩童专属的,遇到了感兴趣的东西后露出的笑容:“没错哦,拥有这种体质,简直就像想用血肉之躯做成的盒子去封住爆炸的炸弹一样,基本上每时每刻都要承受来自身体内部的毁灭。”

  “骨骼,肌肉,关节,全部都被那股力量炸的粉碎,然后再自愈,变得更加坚硬,这样不断往复循环,经年累月下来,也许会达成只此一代,无法遗传的奇迹啊!”新罗说着对于小学生而言过于专业的医学词汇,“真希望能解剖他呢,讷讷呐,幽君,帮我说服你哥哥让我解剖一下吧,实在不行让我抽点血也可以啊。”

  黑发的小孩面无表情,但是眼睛里还是可以看出抗拒而生气的火焰:“请不要对哥哥做这种过分的事情。”

  “啊咧,不可以吗,好遗憾啊。”新罗没有一点愧疚道。

  稍过片刻,幽又开口问道:“哥哥……会很疼吗?”

  “哈哈哈那个不用担心啦,按照你哥哥骨折的频率,他要么被那份疼痛逼得自杀,要么肯定会习惯的。毕竟疼痛如果从未停止的话,就无法保持新鲜,最后搞不好静雄连被枪击都不会感到疼痛了呢!所以不用担心,不管是哪种他都很快会适应的啦!”新罗轻描淡写的说道。

  “……”

  “额,好像有点得意忘形,原形毕露,乐不思蜀了呢我,不好意思?”

  “……”盯

  “那个,请不要保持这个表情啊幽君,被静雄看到的话他会以为我欺负你我的上半身就要六亲不认了啊!”

  在新罗再三道歉后,幽终于收回了视线。他转头看向手术室,眼里满是担忧。事实上,静雄胜过吸血鬼的自愈能力在那时已经逐渐觉醒,哪怕浑身上下多次骨折都毫无生命危险,这次手术半是为了治疗,半是……恐怕对静雄的身体感兴趣的不止新罗一个。

  但是对于年幼的平和岛幽而言,最亲近的哥哥被送进手术室这种事情,还是让他忍不住担忧。

  “说起来,我有些羡慕静雄呢。”新罗的话让幽回过了头,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新罗望着窗外的天空,悠然道:“我啊,仰慕的人是一个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非正常的‘怪物’,所以我有时候会想,像我这样普通的人,真的能和她互相理解吗?”

  幽歪了歪头。

  “‘如果我能变成怪物就好了’,偶尔会这样希望,那样我也许就能和她用一样的视角去看这个世界;不,那种东西无所谓啦,不管是怎么样的视觉,我都坚信我能一样仰慕着她,我只是希望……她能够对我露出那种,遇到同类后放下戒心的、美丽的笑容啊!不过哈哈哈笑容什么的是不可能的啦。”

  和暴躁,但某种意义上非常单纯的哥哥不同——如果换成静雄,大概只有一句“真同情被你喜欢的人啊”——平和岛幽是一个各种意义上都极为聪明的人,所以他不仅理解了新罗的话,还认真地思考道:“如果遇到同类的话,哥哥也会露出笑容吗?”

  自从觉醒了怪力以来,幽就再也没有见过静雄发自内心的,轻松愉快的笑容,这份天赐的暴力对于那些向往世界阴影面的暴徒而言可以称得上是至宝,但是对于静雄和幽,以及他们整个家庭而言,都是一个噩梦。

  但是,哪怕被拖进了这个噩梦,幽在心中也从来没有半分怪罪过静雄。因为那是他最温柔的哥哥,也因为被这份暴力伤害得最深的,就是从那天起,不知要到何时才能停止,每时每刻都要忍受身体内爆发的剧痛的哥。

  想让哥哥能再度露出笑容。幽这样想道。

  我不会害怕哥哥,因为哥哥不会伤害我;我不会责怪哥哥,因为这不是哥哥能够选择的;我更不会疏远哥哥,如果哥哥的情绪过于丰富,那就由我来补上哥哥缺少的冷静,如果将来这个世界都不喜欢哥哥,那我就加倍的努力去获得世界的认可,再来守护哥哥。

  但是,唯有一点,我无法做到。

  我想让哥哥再度露出轻松的,温柔的,快乐的笑容。哪怕这超出了我能力的极限,我也想要去争取。

 

  新罗愣了下,笑道:“我怎么会知道?”

  幽默默注视着他。

  新罗想了想,最后坦白道:“其实,笑容什么的,只是安慰我自己的借口啦。我真正想要的,其实不是这个。我啊,搞不好是那种如果对方要离开我,哪怕伤害对方,也要把对方留下来的人。”

  幽问道:“你是家暴男吗?”

  “我觉得我未来应该是被家暴的吧,不不可能的她那么温柔怎么会家暴我。我只是想说,哪怕是同居人,但是如果不是同类的话,对方早晚有一天也会离开的,这是理所当然的吧?”

  幽睁大了眼睛:“离开?”

  “哪怕是兄弟,但是如果不是同类的话的,终究有一天会分道扬镳的不是吗?毕竟能理解彼此的只有同类,能走进彼此心里的也只有同类,对于静雄和她这样的‘异类’而言,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如果不努力去变化的话,迟早会被他们抛下。就算身体还陪在身边,心灵也会因为视角的不同渐行渐远。”

  幽静静思考了很久,眼睛里的沮丧好像叹了一口气,但是终究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不想和哥哥分开。不管是我抛下哥哥也好,还是哥哥抛下我也好,我都不想。”

  “我也不想呢,不过没关系。如果和她分开的话,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一定会追上去的。”新罗也有些沮丧,但是很快就恢复信心坚定道。

  幽回头望向手术室:“哥哥还能变回普通人吗?”

  “进化一旦开始,除非死亡没有什么能让他停下,”新罗确定道,“‘What does not kill me, makes me stronger.’,非常适合静雄哦。”

  “那我要怎么办呢?”幽好像真的非常困惑的样子。

  “哈哈哈谁知道呢,也许实在不行的话,把自己变成怪物不就可以了吗?”新罗好像在开玩笑一样。

  “……也是呢。”

  手术已经结束了,幽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静雄身边握住他的手,好像下了一个十分平常的决定一般,淡然自若。

 

——时间回到现在——

  “……诶,我那时候有对幽君说过这种话吗?”新罗突然愣住了。

  “……”

  空旷的高级公寓里,一片死寂。

  片刻后,新罗的惨叫响彻夜空:“痛痛痛痛痛痛赛尔提我好痛啊呜!——”

  【你怎么可以对一年级的小学生说这种话啊?!!!】

  “等等小学生怎么可能会信这种话啊!因为童年时别人的只言片语就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额等等!临也的双胞胎妹妹好像也是小学的时候因为他的一句话……现在小孩的早熟程度真是不可小觑啊啊啊赛尔提我错啦!”

  【你知道你对别人做了多过分的事吗?居然用最重要的家人会离开来恐吓小学生啊!】

  “我那时候也是小学生啊赛尔提!小学生恐吓小学生什么的绝对是空穴来风!无理取闹!若果非要怪的话那就怪我老爸啊!是他把我教的这么早熟的!”新罗试图解释道。

  【不,不要否认了,罪魁祸首,万恶之源就是你。】赛尔提平静但坚定地道。

  “哈哈,无法反驳呢……”新罗无力地笑了一下。

  【但是,我不会惩罚你的,因为我那时候给了你错误的亲近感,你才会变成这样,如果真的要说你的早熟不正常的话,那也有我让你过早接触了‘非正常’世界的缘故。】

  新罗从地上爬起来,抱住赛尔提道:“这是我一辈子最幸福的事,真的。”

  然后,他装傻笑道:“而且你看幽君现在不是也蛮正常的嘛,说明成为怪物这种事情只不过是口头上说说,哪有这么容易做到呀!”

  【我会把这件事告诉静雄的。】

  新罗熟练地跪在地上道歉道:“请千万不要这么做,我已经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但是,看起来结果不坏呢。】

  “嗯,不管静雄和幽变成什么样,对于他们而言,至少只有对方是确信的,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的人啊。”新罗有些羡慕道,“对于幽来说,也算是美梦成真了呢。”

 

——幽的公寓——

  “幽,我洗好了。你在看什么啊?”静雄擦着头发,穿着睡衣走出浴室的时候,看到弟弟正坐在沙发上翻着相册。他饲养的猫咪唯我独尊丸则毫不畏惧地凑到静雄的脚边,静雄蹲下来挠了挠小猫的下巴,结果被顺杆子爬的猫骑到了头上,静雄只能无奈地一声叹息,就这么顶着猫坐到了弟弟身边。

  火锅派对结束后,静雄接到了弟弟的电话,说是“今天的采访好几次提到了哥哥,所以想见哥哥一面,今晚有空吗?”,便毫不迟疑地跑了过来。

  不过,进公寓的时候还是费了一番功夫:因为整座公寓都被幽买了下来,所以常年有狗仔队守在门外不放过任何一个访客,自认作为混混的静雄不想给弟弟添麻烦,于是便干脆从后面利用“跑酷”的技巧爬了上来。

  “哥哥还是这样夸张呢。”幽面无表情地打开窗户让静雄进来。

  ……所以是不是生气了啊,这样进来好像确实不太礼貌,走窗户什么的。静雄呆呆地想道。

  还有上次打架也是,上上次把他送的衣服划破也是,上上上次打了尾随他的记者也是……真是的,我就不能做一件让幽开心的事吗?

  静雄有些沮丧。

  “是小时候的相片,母亲前几天重印老照片,给我寄了一份,哥哥没有收到吗?”幽将相册摊在两人的腿中间,静雄凑过来,两个人就像小时候一样贴在一起看着相册。

  “这还真是好小的时候呢。”静雄惊叹道,“母亲居然把这么老的照片都找出来了。”

  照片里,是五岁的静雄和三岁的幽,两个男孩穿着相似的衣服,露出灿烂的笑容,对比现在的面瘫和青筋脸,只能让人感叹时间的不可思议了。

  “这样看,还是有点像的嘛。”静雄说道。

  自从他染了金发以后,不,从更早开始,自从他三年级觉醒了暴力以后,两兄弟的表情就越来越难以统一,然后五官气质好像也按照两个人的意愿成长,渐渐找不到相似的地方。

  幽却说道:“我一直都觉得我和哥哥很像。”

  “不这个也……”太牵强了吧。

  “毕竟,我们是兄弟啊。”

  幽抱住静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能闻到哥哥发梢洗发水的味道和哥哥身上淡淡的烟味,以及那股挥散不掉的牛奶的味道。

  哥哥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喜欢牛奶呢,幽想道。

  静雄楞了一下,好笑道:“什么啊,难得见你也会想撒娇呢,不过偶尔依靠我一下也没关系,我们是兄弟嘛。”

  他有些笨拙,乃至小心翼翼地回抱住幽,好像生怕自己碰坏了最爱的家人,不熟练地关心道:“怎么了,最近太辛苦了吗?还是有人欺负你?”

  幽知道,如果自己说“是”的话,那么不管是俄罗斯杀手也好,吸血鬼也罢,哥哥都会毫不犹豫给他通通打飞到外太空。毕竟这是无比笨拙的哥哥,唯一能做到的事情了。

  “哥哥又受伤了吗?”

  “没有的事!我让别人受伤还差不多!”静雄下意识回答,又马上改口道,“不是,我完全不喜欢暴力,绝对没有主动和别人打架!”

  全池袋的路标和自动贩卖机听了都想哭吧。

  “哥哥每次打架,在让别人受伤之前,自己就会先受伤吧。”幽反驳道。他的手环过静雄的身体,抚摸着背上已经痊愈的伤痕,“这里,还会痛吗?”

  “已经习惯了啦,有点痒倒是真的。”

  “那要我帮忙挠一下吗?”

  “啊?不用了吧?”

  “好吧。”幽不知道为什么露出了有些失落的表情。

  静雄有些困惑地挠挠头:“说起来,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让我过来?”

  “酒保服。”幽换了个姿势,枕在静雄的大腿上,仰头看着哥哥,静雄则靠在沙发上,喝着牛奶,独尊丸在一旁抱着他的手臂啃,大概觉得这肉体凡胎怎么比铁块还要磨牙。刚刚洗完澡的静雄摘掉墨镜,露出了一张和幽相似的乖巧的脸,显得温和而无害。

  也不能说是假象,毕竟在幽面前,他确实很无害,也更加温和。

  “酒保服?”

  “翻出了之前送给你的酒保服,突然想找,结果很快就找到了。”

  “然后就想见我一面吗?”静雄失笑道。

  “很想念。”

  静雄摸了摸幽的头发,温柔地不像他:“没事,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想见我,我都会过来的,毕竟……”

  幽看着静雄,面无表情,但是静雄却看出了柔软而依赖的神情。

  “毕竟,我们是兄弟嘛。”

  不管变成什么样,怪物也好,正常人也好,同类也好,异类也罢。

  都绝对不会分离,心灵也不会隔绝的,兄弟。

  “嗯。”幽笑了,并不是演技的笑,而是独属于静雄的,真正的笑容,就好像他把所有失去的情感都寄托在了这上面一般,真挚而热烈。

  独属于两人间的笑容。

 

——小插曲——

  【说起来,静雄真的有同类吗?毕竟他虽然是个人类,但是某种意义上却比怪物还要怪物。】

  “有哦,而且赛尔提你也认识啊?”

  【嗯?等等你难道是说……】

  “就是临也啊!”新罗笑的无比灿烂,“我可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然后立刻介绍他们认识呢。可惜跟我小时候的假想不同,同类除了相吸以外,更多的其实是相斥呢!”

  【……】

  “这么说来,幸好幽君没有成功呢,如果他真的按照我说的变成像临也那样的‘怪物’,搞不好静雄就算痛苦万分也会忍不住躲开他吧!”新罗开心道,“真是太好了。”

  赛尔提注视着自己的恋人,良久,良久,疲惫而又无奈地打出一段话——

  【新罗,你以后还是不要跟人家讲述自己的恋爱观了。】

  【不然,你真的会死的。】

 

 

 

 

 

 

 

 

 


追光逐影

这条小路,也不知道我走了多少遍。它成为路,也有我的一份贡献。

早晨太阳刚出来,在幽静的小路上慢跑,空气清新。

话说,在加拿大的密林里跑步,有时候确实有点毛毛的,一是担心有坏人,二是担心有野生动物袭击。不过看到很多本地人在跑步,也无所谓了。

这条小路,也不知道我走了多少遍。它成为路,也有我的一份贡献。

早晨太阳刚出来,在幽静的小路上慢跑,空气清新。

话说,在加拿大的密林里跑步,有时候确实有点毛毛的,一是担心有坏人,二是担心有野生动物袭击。不过看到很多本地人在跑步,也无所谓了。

台风与玫瑰


家里属于她的东西五颜六色,但只有她的纱裙是蓝色的,很蓝很蓝,蓝得发黑发紫。她说那条裙子是她叫人随便找块纱来做的。


家里属于她的东西五颜六色,但只有她的纱裙是蓝色的,很蓝很蓝,蓝得发黑发紫。她说那条裙子是她叫人随便找块纱来做的。

台风与玫瑰

.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

.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

台风与玫瑰

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

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

陈先生
那些年你很冒險的夢 我陪你去...

那些年你很冒險的夢 


  我陪你去瘋  


  摺紙飛機碰到雨天  


終究回墜落










那些年你很冒險的夢 


  我陪你去瘋  


  摺紙飛機碰到雨天  


終究回墜落

大泽

远离喧嚣的城市,告别拥挤的人群,在幽静的古街,犹如小猫漫步,东瞧瞧,西望望,渴了,饿了,喝点擂茶,无争无扰、无欲无求,如此甚好。古街虽短,人生很长! ​​​

远离喧嚣的城市,告别拥挤的人群,在幽静的古街,犹如小猫漫步,东瞧瞧,西望望,渴了,饿了,喝点擂茶,无争无扰、无欲无求,如此甚好。古街虽短,人生很长! ​​​

YaYatheGreat
植物园的樱桃沟……没有喷雾绿色...

植物园的樱桃沟……没有喷雾
绿色还是很舒服的
不过有虫……

植物园的樱桃沟……没有喷雾
绿色还是很舒服的
不过有虫……

台风与玫瑰

根本似玫瑰,繁英刺外开。

根本似玫瑰,繁英刺外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