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广泽旧事

1836浏览    17参与
渔者

关于《广泽旧事》

    在看《广泽旧事•锦阳篇》的时候就有要为这本书写点东西的想法,因为看时真的看不下去,于是喜欢“被剧透”的各种渠道找梗概,未果。正好七夕看完了这本书,所以一不做二不休就写了,希望能给同样看不下去《锦阳篇》的一些帮助。

注:以下仅代表个人观点

    09年P大处女作《广泽旧事》完结,所以如今相隔十年,在网上找到有关这本书的估计也就只有那些链接了。但在翻找过程中确乎能看见许多人“看不下去《锦阳篇》”的言论,顿时欣慰——原来不止我一人有这样的想法。但在一个贴吧看见“《上华篇》全程开大”的说法,我最终还是把《锦阳篇》啃完了。P大的文...

    在看《广泽旧事•锦阳篇》的时候就有要为这本书写点东西的想法,因为看时真的看不下去,于是喜欢“被剧透”的各种渠道找梗概,未果。正好七夕看完了这本书,所以一不做二不休就写了,希望能给同样看不下去《锦阳篇》的一些帮助。

注:以下仅代表个人观点

    09年P大处女作《广泽旧事》完结,所以如今相隔十年,在网上找到有关这本书的估计也就只有那些链接了。但在翻找过程中确乎能看见许多人“看不下去《锦阳篇》”的言论,顿时欣慰——原来不止我一人有这样的想法。但在一个贴吧看见“《上华篇》全程开大”的说法,我最终还是把《锦阳篇》啃完了。P大的文笔没话说,其间各种诗句都让我觉得不应该是处女作的阵容啊。

    但为什么看不下去《锦阳篇》。我认为是铺垫太多。有一段时间的文章里总会看见“后话”“后来”诸如此类的词,而在《锦阳篇》中,这些词的存在非常频繁。几乎每一章都在给你“剧透”,想勾勾你的好奇心看下去但发现越看铺垫越多,而且前面的铺垫并没有要被呼应的意思,于是便没了耐心。但是大家,不要着急,相信我们爱的P大。揣着P大满满的爱,满满的爱的勾引(咳咳),看完《锦阳篇》吧。你一定不会后悔的。事实上,《锦阳篇》的结局还不错,番外也很有意思。

    接着就到了《上华篇》,其实我也刚刚看完,对于P大在《锦阳篇》所留下来的铺垫也没有一点点地去对应(以后估计也没耐心对应),但我所耿耿于怀的比如“长空大师的话”“蝴蝶蓝的存在”“冉清桓喂了三滴血的游魂”等的在《上华篇》都有一一对应上。所以也可以说是风雨过后见彩虹叭,《上华篇》我看的很顺。但是!《上华篇》的刀子不少啊。🙃开头虐一虐,结尾虐一虐,简直了。看不了刀子的朋友备好纸巾。《上华篇》的结局相较于整篇文章我觉得“轻”了一点,但也是因为这样轻轻放下,我才觉得“低斟浅唱”的意味更加浓厚。《上华篇》是有番外的,番外很甜,尽情放心~

    看完全书之后,也懒懒的不想给这本书做总结,也觉得没必要,可能都在看书的途中都慢慢磨明白了,可能在冉清桓的放弃又拾起让我心痛了个便又狂喜落差太大,可能书里的人一个个散漫的连着看书的人也一道没了想法……Anyway,走心便是了。

    最后还是要夸夸P大。《广泽旧事》虽然是处女作但是却没有特别青涩的感觉,《上华篇》中的种种都和P大后来的书一般细节在,文采在,各种诗句、积累在,走心的感觉在……啧要是我,都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写出这样的书来。

    啊,我爱P大。

    最后的最后,其实仔细看《上华篇》的某一段,你会发现郑越和冉清桓其实是互攻!真的!不过因为第二天要上朝,虽然郑越让冉清桓轻点,但冉清桓还是让步让郑越来了(姨母笑)。要是大家留留心,就一定会发现新天地!

    感谢看到这里,祝大家观文愉快。

    七夕快乐~~~(没有男朋友的我在快乐什么)

—The End.

半山旧土

[广泽旧事]长沟流月

*冷圈48h,08:00

    ——万般色相皆虚妄。

    冉清桓发现郑越发起热来,是在夜里。他本就睡眠浅,即使是风声挨蹭着竹叶发出微弱的沙沙声,也能把他从混乱不堪的梦中拉扯出来,更何况是枕边人的动静。

    郑越醒了有一会儿,但一是不愿扰了冉清桓的清梦,二是他头昏脑涨得没法动弹,想做点什么也是有心无力。于是他只稍微侧身,将被褥从身边人那扯出一点,打算先离冉清桓远点,免得连累他和自己一块儿病了。他捱着头痛想象了一下,太上皇和前镇国公征战沙场数十载,最后竟因为小小的头疼脑热而兴师动众,实在很...

*冷圈48h,08:00

    ——万般色相皆虚妄。

    冉清桓发现郑越发起热来,是在夜里。他本就睡眠浅,即使是风声挨蹭着竹叶发出微弱的沙沙声,也能把他从混乱不堪的梦中拉扯出来,更何况是枕边人的动静。

    郑越醒了有一会儿,但一是不愿扰了冉清桓的清梦,二是他头昏脑涨得没法动弹,想做点什么也是有心无力。于是他只稍微侧身,将被褥从身边人那扯出一点,打算先离冉清桓远点,免得连累他和自己一块儿病了。他捱着头痛想象了一下,太上皇和前镇国公征战沙场数十载,最后竟因为小小的头疼脑热而兴师动众,实在很丢人现眼。

    郑越叹了口气,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平白从被褥里探出的一只手惊了一下。冉清桓的手总是暖不起来,这会儿春寒料峭,他的骨缝里像是泛着寒气,只剩附着薄茧的指腹还留有半点暖意。但此刻郑越热得不行,这点微末梢的冰凉倒救他一命,于是他没吭声,由着冉清桓半支起身,贴了贴他滚烫的额头。

    “是有点发热……你别瞎动了,好好躺着。”

    约摸是刚睡醒的缘故,冉清桓的语气比往常要温和三分,裹着一层困倦的惰怠。他退开些许,打算披上外衫起身,想了想,又俯身在郑越的眼尾处啄了一下,被翘起的睫毛扫了一下,他无声地笑笑。

    郑越没作声——他在发愣。他沉默地看着冉清桓起身,烧水,沾湿手帕,然后搭在他的额间。冉清桓在床边坐下,无声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

    冉清桓将那块手帕拎下来,重新沾水拧干。他手上动作不停,一边竟还有兴致嘲讽郑越。他半点也没顾及病人的感受,好像他的柔情在刚才全都给出来了似的:“没有,太上皇身子真弱,我还没病,你倒先病了。”

    郑越也捧场地自嘲一笑:“到底不是年轻时候。”

    这就当是夜间闲话,说过也就算了。但郑越或许是病着,满脑子抓不着的思绪乱飞,竟平白生出三分愁绪来。于是他有心要讨个答案,状若无意地道:“也不知道……这地方还能待多久。”

    冉清桓哪里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闻言只是笑笑:“你倒想得多。”

    冉清桓为这盛世谋划一生、戎马一生,几乎呕心沥血。到头来,竟也被一个人困在一隅之地,再不愿出逃。此情至深,那哄他高兴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于是他无声地笑,在皎洁的月光下几乎是温柔的,眉眼隐没在夜色与月色交融之处,竟显出一缕极淡的故乡之愁来。

    郑越浑浑噩噩地想:可你就是我的故乡啊。

    冉清桓握住他的手,冰凉的指尖终于暖和起来。他将郑越的手在唇边细致地吻了一下,抬眼望他:“郑越,我们哪也不会去,就在这里待一辈子。而且,我们会在一起,很久。”

    “……是吗。”

    郑越沉默片刻,笑道。

    回乡的路太长,我恐怕一辈子都走不到头了。

Fin.

渊渟无迹
[p家北极圈过年48h]二宣...

[p家北极圈过年48h]二宣

真遗憾,亲爱的,我不喜欢你啊。——《最后的守卫》

人这一辈子,不就是一场豪赌吗?——《资本剑客》

“我是……那……赵氏……的孤儿,大梦……大梦一场……三十年…… ”                                 ...

[p家北极圈过年48h]二宣

真遗憾,亲爱的,我不喜欢你啊。——《最后的守卫》

人这一辈子,不就是一场豪赌吗?——《资本剑客》

“我是……那……赵氏……的孤儿,大梦……大梦一场……三十年…… ”                                   ——《终极蓝印》

希望不是人心里的东西吗,怎么会没有了呢?——《山河表里》

乱世的黄金,盛世的古董。——《广泽旧事》

天才尚且在奔走,凡人还有什么可抱怨的?——《脱轨》

我等愿身化飞灰,扬于千万星河。——《大英雄时代》

有时候地狱是存在的,就在人的心里,终生相随,萦绕不去,不死不休。——《坏道》

……

世上还有比“潜移默化”更叫人后脊发冷的词吗?——《大战拖延症》

有时候尽了人事,还得听天命,只是天命,从来都不公平。——《一树人生》

新年伊始,百废待兴。
在这个举国欢庆的时刻,我们为各位带来了#p家北极圈过年24h#活动,大年初一初二,我们不见不散。

staff:
策划: @女巫阿起  @『白山』❗️  @Double K 
海报: @女巫阿起 
题字: @『白山』❗️ 
文案:甜甜 and  @『白山』❗️ (←不要脸)

湖归

priest广播剧整理2

补齐

注:以下广播剧可在猫耳FM收听

网配

1.坏道
更新至第五期

主要CV表:
姜湖:Kylin暴暴蓝    沈夜熙:倔强的小红军
盛遥:栀夏洋司      苏君子:天空
安怡宁:砾小蔓      杨曼:水原
黄苠:HolyNight      安捷:笑谈

2.终极蓝印
更新至第三期

主要CV表
胡不归:商桐       ...

补齐

注:以下广播剧可在猫耳FM收听

网配

1.坏道
更新至第五期

主要CV表:
姜湖:Kylin暴暴蓝    沈夜熙:倔强的小红军
盛遥:栀夏洋司      苏君子:天空
安怡宁:砾小蔓      杨曼:水原
黄苠:HolyNight      安捷:笑谈

2.终极蓝印
更新至第三期

主要CV表
胡不归:商桐         苏轻:倒霉死勒
陈林:轩ZONE         方修:有希
许如崇:沉然         蒋岚: KOKO殿
史回章:雅策君       程未止:不知归期
郑清华:古月三刀     田丰:妖扬

3.逆旅来归
更新至第二期

主要CV表
安捷:HolyNight       莫匆:阑珊梦
莫燕南:水易冬华     醉蛇:江笙
报幕:倔强的小红军   四哥:李逍遥

4.一树人生
已完结,共四期

主要CV表
谢一:佐佐木        王树民:Mr.Moon
王大栓:图特哈蒙    贾桂芳:橙呀橙
黄华:轩然          李爱军:阎摩
小谢一:e只猫       谢守拙:蓝调

5.兽丛之刀
更新至第三期

主要CV表
长安:冬冬           华沂:白玉京
索莱木:龙盘         阿叶:杜冥鸦
卡佐:冰释无痕 

6.锦瑟•命中劫
仅有预告

主要CV表
施无端:霜雪Fx狐     白离:Vensin

7.广泽旧事-锦阳篇
更新至现世(第一期)

主要CV表
冉清桓:阿夹         凤瑾:青渡
肖兆:灝天           报幕:倾城破

8.七爷
更新至楔子

主要CV表
景七:Mic            白无常:追马
赫连翊:Petboy       周子舒:封景
平安:小随           赫连琪:墨痕
苏青鸾:树仁Scyy

沙栗

广泽旧事上华篇 笔记

2016-08-31
原文: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锦水汤汤,与君长决。
笔记:

2016-08-31
原文: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几多时,章台故柳,墙头马上,却都抵不过世间风雨。
笔记:

2016-09-07
原文:同患难可以,同享乐却不是什么人和什么人都能做到的——这话不是凉薄,是世情。
笔记:

2016-09-08
原文:—‘你们迟早有一天会发现,从朕这里拿去的,以及你们日后将要得到的一切东西,都不是你们心中真正渴望的,你们愿意倾尽一切换的,都是注定要不起的——求不得,与那生老病死一样,都是宿命’,小冉,你信不信命?”
笔记:

2016-09-09...

2016-08-31
原文: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锦水汤汤,与君长决。
笔记:

2016-08-31
原文: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几多时,章台故柳,墙头马上,却都抵不过世间风雨。
笔记:

2016-09-07
原文:同患难可以,同享乐却不是什么人和什么人都能做到的——这话不是凉薄,是世情。
笔记:

2016-09-08
原文:—‘你们迟早有一天会发现,从朕这里拿去的,以及你们日后将要得到的一切东西,都不是你们心中真正渴望的,你们愿意倾尽一切换的,都是注定要不起的——求不得,与那生老病死一样,都是宿命’,小冉,你信不信命?”
笔记:

2016-09-09
原文:你听得秋色打黄了金井梧桐,夜霜凉透了珠帘不卷。而今金殿开否谁人奉帚平明,团扇也过了今夏,何用共徘徊?自是昭阳殿下捣衣声,白露堂中细草迹。
笔记:

2016-09-09
原文:,无数人或呼风唤雨,或经天纬地,都在这里留下诸多的遗憾,只给后人剩一个决然或是仓皇的背影。便是历史了。
笔记:

2016-09-09
原文:自古至今,有一条潜规则,被无数研究史学权谋者任可——那就是在一个政治集团里面,只能有一个一把手和一帮三把手,却不能有一个二把手。上位者乐见的是底下人相互牵制相互平衡,绝不是有一个能力压群雄的,横空出世站在自己面前。
笔记:

2016-09-09
原文:古来多少英雄,平沙遗恨,又总被,长江流尽。然而此番却并非愁绝,而是恨绝。
笔记:

2016-09-09
原文:浮生多贪爱,人世苦别离。
笔记:

漱端

难觅

“陶枕冰,是我的名字,小时候淘气,还有个小名 ,叫小疯,后来爹爹嫌好听不好看,便改成小风了——娘家人,记住了。”她话音没落,好像极难为情似的,眨眼便不见了。

樱飔,我是极倾心这个女孩的,初见时那装愣卖傻的模样更是一笔一笔尽数绘于我心。她是修罗花,却也是清桓口中无可奈何的樱丫头。身负血海深仇,踽踽独行,却又亲手杀死了自己黑暗中一直以来的光芒 冰冰。怕是又心甘情愿的成长。

广泽旧事里面清桓郑越我并不是太心悦的。总感觉太过真实了,他们之间的丝丝考量与无奈,我深知它们存在的必要性,却又自欺欺人的不愿相信。

其实不过是个人的抉择,并非人人都能像肖兆一般爱的彻底又放肆,无所顾忌。若阻即杀,纵使心魔作...

“陶枕冰,是我的名字,小时候淘气,还有个小名 ,叫小疯,后来爹爹嫌好听不好看,便改成小风了——娘家人,记住了。”她话音没落,好像极难为情似的,眨眼便不见了。

樱飔,我是极倾心这个女孩的,初见时那装愣卖傻的模样更是一笔一笔尽数绘于我心。她是修罗花,却也是清桓口中无可奈何的樱丫头。身负血海深仇,踽踽独行,却又亲手杀死了自己黑暗中一直以来的光芒 冰冰。怕是又心甘情愿的成长。

广泽旧事里面清桓郑越我并不是太心悦的。总感觉太过真实了,他们之间的丝丝考量与无奈,我深知它们存在的必要性,却又自欺欺人的不愿相信。

其实不过是个人的抉择,并非人人都能像肖兆一般爱的彻底又放肆,无所顾忌。若阻即杀,纵使心魔作祟堕入魔道也是甘之如饴。

可是清桓郑越显然不同,他们若真能时时随心所欲却又不是他们了。世事不由人,怎奈他二人终究是情深不悔,从这破落死局中挣出了新生罢了。可这般生不由己,便是他本领通天如何,其中艰辛,我不愿看也不愿尝。

小说的迷人之处大多在于此番气运能力总是不同的,让人心中憧憬非常。

初读广泽旧事,就被其中的怨念惊诧了,怕真正是现实的缩影,哪有那么多正人君子哪有那么多一见钟情生死相随,生不由己便足以令人无奈了。

万幸从未放弃。

风长路远   虽不能至  心向往之。

深水泊位

#广泽旧事##随笔#

上华篇才看完十二章,但实在是忍不住了。虽然我知道后面肯定会有洗白,但是,还是忍不住。
从来没有如此恨过一个攻君。
就连那些被称为虐身虐心大作的耽美文里的渣攻,都没有让我如此恨过。
我的虐点不低,看不能动断背山的时候愣是一滴眼泪都没掉,能让我看哭的,真的很少,而且大部分都无关爱情。
priest写的文确实是好。依在下拙见,一篇好的文章,文笔不是主要,只要流畅就足够了。而最重要的,是能否将读者带入到书中。priest做到了。每一部文都做到了。
在这里我像说一下我看那些所谓的虐文时的感受。也许在许多人眼里看来有些不可理喻,但是这确实是我看虐文时的想法。
不会对受君感到悲伤或怜惜,全文看下来就是为了等着故事最后虐...

上华篇才看完十二章,但实在是忍不住了。虽然我知道后面肯定会有洗白,但是,还是忍不住。
从来没有如此恨过一个攻君。
就连那些被称为虐身虐心大作的耽美文里的渣攻,都没有让我如此恨过。
我的虐点不低,看不能动断背山的时候愣是一滴眼泪都没掉,能让我看哭的,真的很少,而且大部分都无关爱情。
priest写的文确实是好。依在下拙见,一篇好的文章,文笔不是主要,只要流畅就足够了。而最重要的,是能否将读者带入到书中。priest做到了。每一部文都做到了。
在这里我像说一下我看那些所谓的虐文时的感受。也许在许多人眼里看来有些不可理喻,但是这确实是我看虐文时的想法。
不会对受君感到悲伤或怜惜,全文看下来就是为了等着故事最后虐攻君的那一段。只要有一段,就心满意足了。就好像我看这篇文,不是为了剧情也不是为了人物,只是为了在那位可悲的攻君身上找到作为上帝视角的拥有者的优越感——预料到了事情的后果,带着嘲讽和可笑的怜悯去观看那些在舞台上按照剧本表演的戏子。
抱歉偏题了。
郑越作为一国之君,又如此通透,怎会不知他与冉清桓之间的后果?就像锦阳篇结尾所说的一般,他是自私的。明知会对冉清桓造成多大的伤害,可是他就是不肯放手。可能有些人会觉得这样很甜很棒,但是对于冉清桓来说呢?那威震九州的冉清桓可不是一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后宫与一帮妇人一样用着卑劣的手段,天天就想着如何搞死其他人夺得圣宠的人。
冉清桓是一只鹰,却被郑越用荆棘编做的笼子困在这小小的上华,稍有挣扎,便会惹得满身血污。
有人说冉清桓逼郑越离后有所不对,然而,国之大者,为国为民。郑越是天子,是九五之尊,若是一直不选秀,不立后,朝臣会怎么想,百姓会怎么想?或许刚开始会认为皇上与先后伉俪情深,那等时间久了,还会如此想吗?若是真有来那一天,那叫世人如何看待冉清桓?在有心人的推动下,极有可能,连冉清桓所立的功劳也会被人否定,被人说成是靠在爬皇上的床才得来的虚名。毕竟那时的冉清桓,太过于神秘,神秘的都有些虚假。那么骄傲的人,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被如此看待?郑越所认为的对冉清桓情深的表现,会害死他。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到头来,两个奸诈狡猾聪明绝顶的大人物,还不如一个深宫中的女子看的透彻。
郑越,你到底要如何,才能放开冉清桓?
不接受洗白,真的,郑越这个人,我恨定了。
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攻君。
神志不清,不知所言。
望各位勿要放在心上。
若是这番言论让某些人感到厌恶会
或不适,那我在此抱歉,请不要放在心上,也不要劳烦您在评论区里输字回复了。感激不尽。

脑洞师阿旧

【广泽旧事同人】执念×江宁×余彻

重温了这文,江宁将我虐成狗……写个同人吧

虐我那我就虐回去【。


——————————————————


      褪了铁胄铠甲换了一身藏青长衣的江宁躺在院里的摇椅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晃。深夜自是无甚声息,在这远离杀戮声的安静中江宁闭着眼睛,被西北吹出风霜的脸神情平淡,淡得失去了过去的柔和,被岁月冲刷得只剩隐约可察的拒人于千里外。

     周身染过无数战血的人看起来竟没有半分人气。

     微醉的余彻光明正大地打量...

重温了这文,江宁将我虐成狗……写个同人吧

虐我那我就虐回去【。


——————————————————


      褪了铁胄铠甲换了一身藏青长衣的江宁躺在院里的摇椅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晃。深夜自是无甚声息,在这远离杀戮声的安静中江宁闭着眼睛,被西北吹出风霜的脸神情平淡,淡得失去了过去的柔和,被岁月冲刷得只剩隐约可察的拒人于千里外。

     周身染过无数战血的人看起来竟没有半分人气。

     微醉的余彻光明正大地打量往日情深的故人,心底蠢蠢欲动的冲动随酒劲不可控制地涌上来,却在即将喷薄而出之时立刻冷却下来——

     浑身浴血的人吊着一口气,嘴巴张张合合说了两句,最后不忘扯出一个安慰他人的笑容,就这样坦然地越过阴阳界走上黄泉大路。

     梦境过于真实,若非确实见这阔别十七年的人安然回到了京都,只怕自己真要把梦当真。

     “屋里大伙都睡熟了,我、我先回去了。”江宁自回都便没有说过一句话,此时更是仿若睡着,余彻小声说了那么一句,也不知道对方是听到了还是没听到。

 

     角落里的冉清恒现身时,目送余彻离开的江宁似有所觉,艰难地转过身,好不容易站稳了便朝冉清恒的方向笑了笑——眼睛看不见光彩,浑浊里带着十分的茫然——抱拳鞠躬行礼,而后渐渐没于夜色之中。

     自此消失在人世间。

     便是这般境地,最后一分从容都要挥洒干净,就如十七年前离京直赴西北那般,教人看不出一丝狼狈的模样。

 

     冬去春来,春雪消融后上华郊外冒出了不少嫩绿新芽,一派和气生机,而距离上华不过十里一处小山坡也不知何时悄然立起了一座新坟。

     白衣男子蹲在坟前烧旧物,一封封从西北其他好友那儿寄来的书信连带着酸涩过往一起转瞬燃尽。

     “我梦到他在西北时就死了,谁知回到上华也是死。”白衣男子一脸木然。

     冉清恒烧完几张纸钱才悠悠道:“的确是在西北。”

     “我前日还见过他,你骗我做什么。”

     冉清恒也没有留半分情面给他,冷淡道:“你分明也知道前日见到的是死人,还自欺欺人做什么?”

     “余彻,你分明知道他早就死了,在这里的也不过是个衣冠冢。”

     余彻张嘴半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说西北有那么多出生入死的兄弟,葬在那儿也热闹些。”冉清恒淡淡扫了余彻一眼:“只是还有些不甘,想回来看一眼。”

     余彻想到回到上华那人也是孑然一身,不觉苦笑。

     “你前日看到的,不过是附在他生前衣物里的半缕魂魄罢了。”

     怪不得,怪不得眉眼里尽是拒人于千里外的淡漠,怪不得看起来毫无人气。

     本就阴阳相隔,本就算不得人。

     “我听说,有执念的人才会附在物事上,那他……”

     冉清恒语气不自觉轻柔了下来,道:“他能回来,确是用执念换来的。”

 

     余彻颤颤往回走。

     “要能最后再看一眼……也挺好的。”梦里的江宁躺在冉清恒的怀里,战场下来的男人满身血腥,眉目却是格外轻柔释然。

     “永世不要再见了,就让我看、看这最后一眼吧。”


——the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