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广西

12833浏览    4837参与
党务实务专家刘俊
抖音中的#战疫情 向国资界介绍...

抖音中的#战疫情 向国资界介绍“#广东省刘俊 22/2、周六,疫情期间宅在家里。饮茶、看电视,发微信、学习等”#生活的抖音码的图片 ​​​

抖音中的#战疫情 向国资界介绍“#广东省刘俊 22/2、周六,疫情期间宅在家里。饮茶、看电视,发微信、学习等”#生活的抖音码的图片 ​​​

广西民族大学子非鱼汉服社

二月二,龙抬头。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我们心在一起,待春暖花开,我们再聚首。

阴霾过去,明天升起的太阳一定更绚丽。

#子非鱼汉服社# ^₃^♪来听祈歌小姐姐唱歌 ~


————————————

《我们心在一起》(Cover:群星)

B站:《我们心在一起》 

作词:孙涌智

作曲:郭亮

翻唱:桑燃【祈歌】

封面摄影:顾亦凉

二月二,龙抬头。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我们心在一起,待春暖花开,我们再聚首。

阴霾过去,明天升起的太阳一定更绚丽。

#子非鱼汉服社# ^₃^♪来听祈歌小姐姐唱歌 ~


————————————

《我们心在一起》(Cover:群星)

B站:《我们心在一起》 

作词:孙涌智

作曲:郭亮

翻唱:桑燃【祈歌】

封面摄影:顾亦凉

阿秋热爱咕咕咕

[粤桂]心之所向(二)

咕咕咕咕咕咕

ooc

有采取涵仔老师漫画的一小部分

这章主要是过渡

私设如泰山

请多多捉虫,欢迎提意见

视角仍是夏医生


第二章


“一个人是有多孤独,才会用温柔建起高墙​”


当我从病房出来时,琼就直接把我拉走了,当到了医院的后院的时候,她紧张的问我:“怎么样?”


我想了想,脑海中总是想起桂那虚弱的笑容,答到:”桂先生,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但好像很戒备我。”


“啊,就像是建起了一座高墙把他围了起来,而我们也进不去的那种感觉​。”


“对。”琼苦笑着看着我,随即又望向天空,说道:”我刚当医生的时候,一个心理学的前辈这...

咕咕咕咕咕咕

ooc

有采取涵仔老师漫画的一小部分

这章主要是过渡

私设如泰山

请多多捉虫,欢迎提意见

视角仍是夏医生







第二章


“一个人是有多孤独,才会用温柔建起高墙​”







当我从病房出来时,琼就直接把我拉走了,当到了医院的后院的时候,她紧张的问我:“怎么样?”


我想了想,脑海中总是想起桂那虚弱的笑容,答到:”桂先生,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但好像很戒备我。”


“啊,就像是建起了一座高墙把他围了起来,而我们也进不去的那种感觉​。”


“对。”琼苦笑着看着我,随即又望向天空,说道:”我刚当医生的时候,一个心理学的前辈这样对我说‘其实最难招架的不是那种暴躁易怒的人,而是那种​温柔得你不忍心使他难受的人。但其实暴躁易怒的人往往不是孤独的人,温柔的人往往是最孤独的。一个是有多孤独,才会用温柔建起高墙’我本来对这些话没怎么在意,但我发现桂哥就是这样的人啊。”


我​听了琼的话还是有点懵,问道:“说起来,我还不知道桂先生是怎么得抑郁症的,你也算是他的家属,不如给我讲讲?”


“好,从哪开始讲呢?”琼坐在和我坐在椅子上,她闭着眼睛,思索了一番,讲道:“桂哥原来是一个特别好的人,说起他的好,说三天也说不完,比如他长得好看啦,唱歌又好听啦,绣花一级棒啦等等。​对我和粤哥也很好,经常做好吃的给我们,但因为我和他们两个隔着一条大河的原因,所以小时候也不是经常见面啦。也不知道是不是粤哥和桂哥从小在一起生活的原因,他们俩特别有默契,以前贸易兴起的时候粤哥就出去经商了,他问桂哥想不想一起去,桂哥说要帮他守着后院,以免起火。是不是有种男耕女织的感觉?”琼说着,自己笑了起来,“不过也许是托了桂哥的福吧,粤哥即使是出门在外这么多年,也没忘记自家的​家乡话。”


“不过桂哥为什么会得抑郁症,你觉得是什么原因?“琼说了一堆话,却把问题又踢回了我。


我摇了摇头,“证据太少,无法判断。猜测的话应该是受了巨大打击吧?”​


琼眉头皱了皱,对我说:桂哥在被检查出抑郁症的前一天来了一通电话,哭着对我说‘他不记得我了,他忘了我。’什么的,吓得我立刻放下工作去他家,就见他抱着电话睡着了,脸上全是泪痕。若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敢相信那个温柔且坚强的哥哥会有如此脆弱​的一面。送去医院检查,重度抑郁加轻微自闭,所以现在就在医院待着了呗。”


“那你联系上粤先生了吗?”​我问到。


“没,”琼​摊了摊手,“像往常一样,电话号码不在服务区,粤哥经常到处跑,电话号码也是经常换,一般只有桂哥和一个谁来着知道他目前的联系方式,但桂哥什么都不说。只要不是他提到粤哥而是听别人讲起,他的情绪基本会失控,直接开始一句话也不说。”


“那,另那个人是谁​?”


“我想想​......哦!好像是叫——


闽。”​

乄面筋是个好东西√

【城市拟人】柳州

☆柳州真的超好,我爱他!

☆小学生文笔慎入。


  深山里一直住着位少年。


  少年很爱喝茶,家里摆着十几种茶壶茶杯。他也总穿着印有龙的样式的长袍。


  少年一直隐居在山中,不理睬山下的风光,只顾着自己清闲却又略微显得孤寂的生活。


  少年没有名字,山下的人只听说他生的十分俊秀,举手投足之间尽显优雅。但人的性情却非常冷淡。可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一位名叫柳宗元的诗人到来之前。


  山下的人儿都没想到,这位叫柳宗元的诗人,居然能与少年这么聊得来。他与少年一起喝茶...

☆柳州真的超好,我爱他!

☆小学生文笔慎入。




  深山里一直住着位少年。


  少年很爱喝茶,家里摆着十几种茶壶茶杯。他也总穿着印有龙的样式的长袍。


  少年一直隐居在山中,不理睬山下的风光,只顾着自己清闲却又略微显得孤寂的生活。


  少年没有名字,山下的人只听说他生的十分俊秀,举手投足之间尽显优雅。但人的性情却非常冷淡。可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一位名叫柳宗元的诗人到来之前。


  山下的人儿都没想到,这位叫柳宗元的诗人,居然能与少年这么聊得来。他与少年一起喝茶,一起下棋,一起练字,还与少年一起谈明月星辰,谈微风徐徐。


  后来,柳宗元为少年写了一首诗,少年很高兴。可柳宗元没多久便病逝了,又只剩下少年一人。少年亲自将柳宗元埋在了林子里。又过上了一个人的生活。只是想柳宗元想的紧,少年思来想去,最后取了柳宗元的“柳”字做自己的名,后又取了“永”做姓。从今往后,少年也有名字了。永柳。


  不知过了多久,山下突然混乱了起来,战火纷飞。就连永柳这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状态,都知道山下是被洋人攻打了。


  永柳依旧不理会,他一边品茶一遍心想着,自己这四面八方全是山,路面崎岖不平,光是上来都要费很大力气,而且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也只有后院种的菜。自己只要一直不露任何风声洋人是绝不会知道山上还有一个他。


  可永柳想错了。洋人不知从哪得来的消息,还真就找到了他。这天,永柳进山采摘一些药草和果子。采摘够了边背着满满一筐慢慢地走回家。只是离家没多远的地方,他就清楚的看见门前站着几个穿着军装的人,他们嘴里不知道嘀嘀咕咕地说些什么,永柳猜这就是洋人吧。


  家靠近不了,那就必须把他们弄下山,不然今儿死的就是自己了。永柳故意弄出了声音,果然,立马引起那些人的注意。他开始往山里走,一边走一边仔细倾听着身后杂乱的脚步声。永柳就这么领着那些洋人绕着山走。洋人也不记路,就这么跟着声音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太阳开始慢慢落下,永柳坐在家中喝茶,而那些洋人被困在了山里。永柳想,他们下山也要找个几天路,而且下山绝对会经过他的屋子。自己明天就准备准备下山吧,也该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第二天,永柳拿上了自己全部的银子和几件衣物,就那么悄无声息的下山了。


  山下此时乱作一团,永柳也不知道该去哪,就随便找了间客栈,一直住在里面喝喝茶,下下棋,日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战乱终于平息,永柳也得以解脱。他开始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左看看,右看看,感叹到山下真是一堆他没见过的稀奇玩意。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永柳心中便有了日后的目标。


  他回到客栈看着自己的茶壶,茶杯。这些都是他的宝贝,从不舍得给别人碰,除了柳宗元。永柳不禁又开始思念起这位老朋友。


  第二天,他就拿着这些茶壶,茶杯到街上做买卖。他学不来旁边小商小贩的贩卖声,只能闷在自己的摊位上。虽然他并不叫喊,但因为茶具的做工精致,很快便吸引了一堆人,没多久茶具就被一抢而光,永柳也因此尝到了一些做买卖的甜头。


  他拿着厚厚一沓银票,带上东西不多的包袱,离开了客栈。


  一路上他游山玩水,银票花了不少。他见过了北京城的壮观,见过了江南的秀丽,也见过了最北方的白雪皑皑。他终是找到了落脚之地。


  这个地方叫“桂”。


  “桂”很安静,人烟稀少,位置偏僻。这里的人都很开朗,很热情。永柳虽是外地来的,但村民们都会经常来找他唠唠嗑,喝喝茶。永柳也乐意之至。


  后来,永柳做起了生意。刚开始因为没多少人,所以成绩惨淡,多少次他都要放弃。可村民们会经常为他加油。永柳也就这么支撑了下来。


  现在的永柳,坐拥四家汽车生产公司以及是“桂”这片地工业化最大的资源。


  他也不叫永柳了。现在的他,我们都亲切的唤他为——柳州。




  啊啊啊终于写完了!!!全程划水的我,我也不知我在写什么。但是柳州真的超级好!!!如果柳州是个人,那他肯定是个眼里有光,心怀天下的少年吧!

  有不足请在评论区指出!!

  谢谢您的观看。




  

夷光

[省拟]广西

我叫广西,他人常唤我一声“桂”。我家底不厚,名气也总比不得其他兄弟姐妹,但大家都照顾我,因着我头戴壮乡的布冕。


我出生在华夏南端的一隅之地,环抱我的青山连绵如一重重碧螺,多雨潮湿的南风不时造访我的屋檐,迤逦东去的绿水陶净了我的灵魂。   

我的日子缓慢、恬淡又安稳,没有楼高马快的喧嚣,没有沉重而繁忙的都市快节奏。我悠悠地编织出一张清闲自在的画卷,在南海之滨铺上一层柔软的梦,然后举杯告诉来往的过客,这里,也是一抹诗意的栖居。

我常常也想快意红尘,化作一个皮肤黝黑、肌肉结实的小伙子,常穿...

我叫广西,他人常唤我一声“桂”。我家底不厚,名气也总比不得其他兄弟姐妹,但大家都照顾我,因着我头戴壮乡的布冕。

      

我出生在华夏南端的一隅之地,环抱我的青山连绵如一重重碧螺,多雨潮湿的南风不时造访我的屋檐,迤逦东去的绿水陶净了我的灵魂。   

我的日子缓慢、恬淡又安稳,没有楼高马快的喧嚣,没有沉重而繁忙的都市快节奏。我悠悠地编织出一张清闲自在的画卷,在南海之滨铺上一层柔软的梦,然后举杯告诉来往的过客,这里,也是一抹诗意的栖居。

我常常也想快意红尘,化作一个皮肤黝黑、肌肉结实的小伙子,常穿着短裤短袖,自由地行走在崎岖的山路间,晶莹澄澈的双目里是我热爱的邕江。

炎炎夏日,定当躺在昏暗的树影下的摇椅上,惬意地扇着扇子。展眉仰望,天空蔚蓝,群山青翠,一叠叠梯田倒映出粼粼的阳光,小娃在村舍的院里嬉笑着玩捉迷藏,偶来几声鸡鸣渺远。此情此景,颇有乐趣。

或泛舟湖上,像刘三姐一样与对面的农人对着山歌,看女子扬起那细长连娟的眉,唇边溜出一阵明媚狡黠的笑,然后轻摇桂橹,把碧水勾出一重重纹路,幽谷间回荡着嘹亮又快活的歌声。

     

美食是地域必不可少的文化符号,譬如广西人就喜爱嗦粉。

我以为,最妙的是在朦朦胧胧的雨天,低头嗦一碗螺蛳粉——蒸腾雾气在眼前缭绕,给予人温暖的慰藉,即使撑伞出门走在石砖路上时,脑中思考着繁重的工作,也不会觉得浮躁,一切都在那碗螺蛳粉的香味里悠悠地融化了。除此之外,桂林米粉和老友粉,以及太多的种类,都是我的心头好。

一碗碗粉,每天都出现在广西人的餐桌上,无论早中晚,总能填满人与人心灵的距离,成为一种独特的家乡回忆。多少代人,正是凭着这种悠然自得的广西节奏,在岁月的堤岸上慢慢走。

     

我还有很多很多,为我所热爱的、平凡的事。譬如清晨邻家大爷的油锅里滋滋的炸着什么的声音,如卖菜阿姨不标准的普通话,如凌晨两点热闹非凡的夜宵摊……我清点起它们来,就像数着我珍贵的财富,八桂大地上每一张勤劳而朴实的脸,都让我深刻地明白,我要用我的安宁、我的奔跑、我的发展,去守护他们。

        

我就像一缕淡淡的云烟,浅笑着守望在孕育我的这个小山沟里,成为民族梦想里不可缺少的一块虔诚的石砖。

我很年轻,没有诸侯剑指万国那样峥嵘的岁月。北边的大哥们喜欢摸我的头,笑我普通话太不标准,但谈到我的未来,他们都会诚笃的说,我会长大的。

嗯,我会长大的。

撄宁

【城市拟人】桂林

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漓江上垂钓,一袭乌黑的长发倾泻下来。


远山长暮,岁月静好。


他猛地一收杆,鱼线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一只大鱼稳稳上钩。


我站在岸边朝他伸出手来。


他似乎看到了我,使唤船夫向岸边划来。船夫抽着烟,大喝一声:“走!”。


等驶到距岸边不远的时候,他似乎按捺不住了,一脚迈入漓水,涉水而来,每走一步就带出一圈清澈的涟漪,像是盛开的莲花。


我的双眼湿润了。


他走到我面前,弯腰托住我的腿,把我抱了起来。


“怎么感觉我的小朋友没长肉呢?”


“外面的世界太辛苦了,我想待在你身边。”


是啊,外面的世界哪里有这儿的山清水秀和...


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漓江上垂钓,一袭乌黑的长发倾泻下来。


远山长暮,岁月静好。


他猛地一收杆,鱼线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一只大鱼稳稳上钩。


我站在岸边朝他伸出手来。


他似乎看到了我,使唤船夫向岸边划来。船夫抽着烟,大喝一声:“走!”。


等驶到距岸边不远的时候,他似乎按捺不住了,一脚迈入漓水,涉水而来,每走一步就带出一圈清澈的涟漪,像是盛开的莲花。


我的双眼湿润了。


他走到我面前,弯腰托住我的腿,把我抱了起来。


“怎么感觉我的小朋友没长肉呢?”


“外面的世界太辛苦了,我想待在你身边。”


是啊,外面的世界哪里有这儿的山清水秀和鸟语花香呢。


我把头埋在他的肩上,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桂花香和清列的林木香。


倾刻间,多少年来,那些化入愁肠的相思泪如古东的瀑布落下来,打湿他的衣裳。


哭够了,太阳也快下山了,夕阳的金辉铺满了江面。


他依旧抱着我,轻声问道:“饿了没?今天打了好几条鱼,我们今晚吃鱼好不好?”


我委屈地看着他:“好!”


他笑了,那笑容是我在梦里无数次想要触碰却碰不到的。


我伸手在他脸上戳了戳。


“长大了就学坏了是吗?”


我突然害羞起来,又埋进他的肩窝,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走吧,我们回去了。”


我环住他的脖子,任他抱着我走回家。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轮新月爬上深蓝色的天空舞台。


我趴在他的耳边,说:“我想你了。”


我想你了,桂林。


你生我养我,我却不得不为了自己的未来去遇见更大的世界。


可是,我内心深处爱的依旧是你呀。


秋雨声惊雀,桂花香撩人。


这便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记忆。


他的眼睛形状有些棱角,有些锋利,就像那些奇崛的小山,但眼底是温柔的,含着水波,像是漓江轻轻荡漾的水。


“我也想你了。”他说,声音好似雾中仙。




Pigeon.Lee

Place :Guangxi Guilin-Hechi 

Time :January 

Huawei Nova 2

p1天门山

p2是一个老电影的拍摄地,有知道的请评论区告诉我或私信

后面都是些随手拍的了


Place :Guangxi Guilin-Hechi 

Time :January 

Huawei Nova 2

p1天门山

p2是一个老电影的拍摄地,有知道的请评论区告诉我或私信

后面都是些随手拍的了


Pigeon.Lee

Place:Guilin

Time:February 

依旧是Huawei Nova 2

滤镜来源ins

之前感受不到青山绿水的美,这次深刻地感受到了,绿色真的给人很舒适的感觉呢。

Place:Guilin

Time:February 

依旧是Huawei Nova 2

滤镜来源ins

之前感受不到青山绿水的美,这次深刻地感受到了,绿色真的给人很舒适的感觉呢。

淇奥

【城市拟人】广西南宁

即使过了这么久,邕还是和当初一样是个毛头姑娘,时时准备东摸摸西看看。

邕曾经和其他兄弟姐妹一样,跟着桂大哥在一片山清水秀的荒漠打拼。她的家从来不是安逸富庶之地,但青山绿水触目皆是,生活的艰辛也不改她目光的清澈灵动,山间的朱槿与太阳一起照亮了她的笑颜。

她曾以为,日子会永远这样无忧无虑地过下去。

历史的潮流滚滚向前,中华大地狼烟四起。邕在懵懂中被委以重任,猝不及防接替了桂的位置。她艰难地举起火把,带领同样茫然无措的兄弟姐妹迈向未卜的前途。

我遇到邕时,她正就着一盆螺蛳鸭脚煲与来自南方的客人们谈论一个彩色的梦。她热情地向我招手:“过来king给喂!”,拉着我到处嗦粉。如今邕已是容纳百川的海...

即使过了这么久,邕还是和当初一样是个毛头姑娘,时时准备东摸摸西看看。

邕曾经和其他兄弟姐妹一样,跟着桂大哥在一片山清水秀的荒漠打拼。她的家从来不是安逸富庶之地,但青山绿水触目皆是,生活的艰辛也不改她目光的清澈灵动,山间的朱槿与太阳一起照亮了她的笑颜。

她曾以为,日子会永远这样无忧无虑地过下去。

历史的潮流滚滚向前,中华大地狼烟四起。邕在懵懂中被委以重任,猝不及防接替了桂的位置。她艰难地举起火把,带领同样茫然无措的兄弟姐妹迈向未卜的前途。

我遇到邕时,她正就着一盆螺蛳鸭脚煲与来自南方的客人们谈论一个彩色的梦。她热情地向我招手:“过来king给喂!”,拉着我到处嗦粉。如今邕已是容纳百川的海,衣装上的各色纹饰是别样的华丽,只有黑眸清澈如初。

邕还是最喜欢在夏日炎炎的时节,瘫在凉席上扇着大蒲扇,慢悠悠啃着香气四溢的芒果,等一场大雨驱散暑气。

Cheryl

省拟-广西.女


帮朋友做模特工作,本身不是很高,但身材比例好还挺入镜的。个人是不会穿这类的衣服,更喜欢休闲风格的衣服。顺带一提,所有非休闲类衣服都由学服装设计的朋友提供。


高中下课后跑去嗦粉,可以做到一周七天,天天不重样,脑子里保存了市内所有好吃的粉店地址。

省拟-广西.女


帮朋友做模特工作,本身不是很高,但身材比例好还挺入镜的。个人是不会穿这类的衣服,更喜欢休闲风格的衣服。顺带一提,所有非休闲类衣服都由学服装设计的朋友提供。


高中下课后跑去嗦粉,可以做到一周七天,天天不重样,脑子里保存了市内所有好吃的粉店地址。

Cheryl
广西 【三月三,唱山歌嘞。】...

广西

【三月三,唱山歌嘞。】


趁着三月三放假跑去玩。虽然身份证是汉族但有壮族血缘在。

不会说壮话,但唱歌很好听,虽然日常说话带口音,但正式场合普通话还是很标准的。


【走,嗦粉去!】


是个很开朗的大姐姐性格。

广西

【三月三,唱山歌嘞。】


趁着三月三放假跑去玩。虽然身份证是汉族但有壮族血缘在。

不会说壮话,但唱歌很好听,虽然日常说话带口音,但正式场合普通话还是很标准的。


【走,嗦粉去!】


是个很开朗的大姐姐性格。

「 一切就绪。」

出镜:小米


妆造摄影:一之绪

出镜:小米


妆造摄影:一之绪

「 一切就绪。」

妆造&摄影:本人

出镜:小樱


#客片

妆造&摄影:本人

出镜:小樱


#客片

知风

【冰默】第一章

私设多,失忆梗

“唔!……”

 冰璃正抓住白绿发身着白袍女子的手,吻住她苍白的唇,掠夺着她嘴里每一丝清甜,直到氧气无几才放开, 她大口喘着气碧眼中满是迷茫。

“嘶!”

冰璃在她脖子上轻咬,手抵在咬过处覆上一朵冰霜,冰花融进她身体中。

“以后便不会找不到你了……”冰璃说着,那冰霜似纹身一般出现在后颈。

 冰晶宫——

 冰璃睁开眼,

“又是这个梦”为何我会做那种事,还同为女子……

 冰璃伸出手,手上出现方才梦中的冰霜

“被什么东西给阻断了,她是真的,方才的梦也是……”

 让我做出如此事,你是第一人,明明所有事都是如此...

私设多,失忆梗

“唔!……”

 冰璃正抓住白绿发身着白袍女子的手,吻住她苍白的唇,掠夺着她嘴里每一丝清甜,直到氧气无几才放开, 她大口喘着气碧眼中满是迷茫。

“嘶!”

冰璃在她脖子上轻咬,手抵在咬过处覆上一朵冰霜,冰花融进她身体中。

“以后便不会找不到你了……”冰璃说着,那冰霜似纹身一般出现在后颈。

 冰晶宫——

 冰璃睁开眼,

“又是这个梦”为何我会做那种事,还同为女子……

 冰璃伸出手,手上出现方才梦中的冰霜

“被什么东西给阻断了,她是真的,方才的梦也是……”

 让我做出如此事,你是第一人,明明所有事都是如此清楚,可偏偏看不清你的脸……

 让我如此挂念,你到底是谁……

          ——————————————

          除了那双碧眼和白绿发没有任何线索

 冰璃试图在记忆中寻找“嘶”,冰璃微微皱眉

 被阻了,以我现在的能力还无法,不,应该说仙境里还没有人能破开。若是灵犀阁所有成员的千年之力的还在便能轻易破开这道屏障,可哥哥和庞尊的千年之力……

 “哎~”

 “阿冰为 何叹气?”来人正是颜爵

 冰璃站在窗前也不回头,看着正在坠落的冰块

 “你倒是挺闲,三番五次来我这”

颜爵走至她身旁道:“自然是想多看你几眼”

 冰璃对此习以为常,过了许久终于道

 “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件事”

 “哦~什么事?”

 “仙境中可以白绿发、碧眼女子”

 “好 ,阿冰且等我几日”

     ——————————————

         “仙境本无碧眸之人,一百二十年前,另一世界来了一人——成萧,刚来便狂妄的挑战了近半个仙境,她的狂是确实,实力也是确实,起初本只是挑战,最后她带了一群人欲将仙境夺去,而阿冰当时可是比现在强了许多,虽与她分不出高下但她终坠于断念崖中……不知生死……”

    听此,冰璃道:“若真有此人,她胜了整个仙境中的仙子,那些仙子不可能对此毫无印象,改日是要去一趟断念崖……”

 “阿冰,你可知那曾是岩胜之战之地,现在那处魔兽无数,况且戾气会使进入者灵力下降六成!若阿冰要去,便带上我”

 冰望着他眼中的期待和担忧,也不拒绝,道:“……好”

无妄之月

【故事森林】【城市拟人】八桂之忆

  对于某些人而言,你们其实很好奇我们的年龄对吗?不不不,你们不会想知道的,不然会死得很惨。但如果你要是真的愿意听,就不妨坐下来吧,我这里可没有什么十分有名的茶,就只有一点茉莉花茶全当消遣了,要喝吗?喝的话,我就给你沏吧,没有一点茶香的话,故事根本就讲不下去呢。

  关于我,这早已是一个很久远的故事了。我已经不想提什么关于我的美好故事了,那些故事都太过于美好的,美好得我都还没握不住他,他就已经溜走了。前面的故事太长了,我已经无心再讲了,那倒不如从唐朝开始吧,我是在那个时候被正式赐名,也开始在历史上有了一席之地,我叫“八桂”,在唐朝以“桂布”闻名遐迩。而...

  对于某些人而言,你们其实很好奇我们的年龄对吗?不不不,你们不会想知道的,不然会死得很惨。但如果你要是真的愿意听,就不妨坐下来吧,我这里可没有什么十分有名的茶,就只有一点茉莉花茶全当消遣了,要喝吗?喝的话,我就给你沏吧,没有一点茶香的话,故事根本就讲不下去呢。

  关于我,这早已是一个很久远的故事了。我已经不想提什么关于我的美好故事了,那些故事都太过于美好的,美好得我都还没握不住他,他就已经溜走了。前面的故事太长了,我已经无心再讲了,那倒不如从唐朝开始吧,我是在那个时候被正式赐名,也开始在历史上有了一席之地,我叫“八桂”,在唐朝以“桂布”闻名遐迩。而“广西”这个名字来源于五代十国,楚与南汉长期争夺在祖国南端的一席之地,宋代分广南路为广南东路和广南西路,广南西路简称为广西,广西之名始于此。我隔壁的小粤也因此得名。

  而在元朝的元至正二十三年(1363)行中书省正式建立,这是我第一次以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被大家承认。在明朝先被分割房间给了隔壁的小粤之后,“广西”之名在后来被确定并流传。

  当到了清朝,故事已经略显平淡了,我也无心在意了。真正悲伤的故事,得从清末开始。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由此开始,祖国近代史的画卷也由此展开。

  你知道吗?当看着那些金发碧眼的洋人占领了离我实在是不远的香港岛,我慢慢的开始害怕起来,当看着洋人占领广州的虎门炮台,先后攻战厦门,定海,宁波,一路长驱直入到了南京,他们都没有正眼瞧过我一眼。我明白自己的水平,又穷又弱,道路闭塞,那些洋人要真能看上我,我都感觉奇怪了。感觉自己的话好像有点前后矛盾了?

  更悲惨的是,当在不知过了多久之后,我知道了中英《南京条约》的签订后,心不禁凉了半截:为什么连我仰慕已久无比强大的哥哥都被迫向外国人屈服了,怎么能这样!哥哥,你的骨气呢?你不是说大丈夫宁死不屈吗?你难道忘了你之前是怎么教我的吗?

  上天总是喜欢在你悲催的时候给你更重的一击,天津被占领,进逼北京,火烧圆明园,北国的土地被一下子割让,太平天国运动,像这样的起义军兴许也活不了多久了,天京陷落,甲午战争,《马关条约》,瓜分中国狂潮·······这群洋人和列强还是人吗?但那个时候,我其实已经没有剩余的心力去关心这件事了。

  因为一大群“青蛙”踏上了战火一直蔓延不到的八桂大地上,就连小粤,和小闽也都无一幸免,战火已经在一夜之间,席卷了整个祖国。比起后来,这些已经不算什么了,《辛丑条约》正式签订了,本息一共9.8亿两的白银啊,全部流到了洋人的口袋里,此时的祖国,早已完全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我们也都在历史的黑暗中沉睡······直到一个人的出现,让我们感觉到了微弱的光。不过可惜了,世道无常啊。篡夺孙先生地位的袁先生一死,“北洋”的各位便开始蠢蠢欲动,祖国难免又一次陷入被欲望与金钱所把持的深渊······

  诶?茶喝完了,我去再沏一壶吧。请稍等片刻,故事一会儿再接着继续,那之后,我们迎来了拯救这个落败国家的曙光。细细道来,那些故事也是十分的长,要是想听,你们不妨换一个人问问吧。我也只能讲一些关于我自己的故事了。

  你应该知道那些身着怪异服装,留着两撇小八字胡,嘴里尽嘟囔些听不懂的好像是粗鄙之语的后来我才从小粤口中名为“日本人”的奇怪家伙,好像看不上我这块小地方,因为我穷嘛,他们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这样,但是第二天他们就来搞我了!说好的“你都没有一个一国大省的风范,又穷又弱”呢?emmmmmm日本人真的是心口不一,害得我以为自己可以平安无事了白高兴一场呢。

  更加不好的是他们不打还好,一打就打到了南宁! 那个时候我就只是躲藏,但是一空出时间,北京被攻占的画面就不听在脑海中回荡······不行不行,我绝对不能像北京一样落败。也就是从那一刻起,不屈服,不逃跑,一定要赢已经在悄声无息间占据了我的思维。为了赢,我出动了后来令日军闻风丧胆的八桂“狼兵”。为什么我前头不拿出来用?那个时候······我弱(怂)嘛。在过了一阵子后,我这边的局势算是勉强安定了一些,日本人也没有再来找茬,虽然各种小偷袭也是玩得炉火纯青,并且层出不穷,但至少我也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休息。

  但是一群人的到来让我断了这个念想,千万别误会,他们和那些人不一样,他们都是好人。如果不是著名(对某些人来说也并不怎么著名)的百色起义,我八桂在抗日战争可能都不会那么有名。

  那之后的事情,你们也差不多都明白了,我也不一一细说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但是,那一句沉重浑厚的声音在1949年10月1日响彻中华大地,那一定是我们不知从何时起,都竭力期盼的声音。同年1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占全广西,设广西省,省会在南宁。那之后都是一些······不停重复同一件事的事。广西是中国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之一,是中国唯一一个沿海自治区。位于中国华南地区西部,从东至西分别与广东、湖南、贵州、云南接壤,南濒北部湾、面向东南亚,西南与越南毗邻,是西南地区最便捷的出海通道,在中国与东南亚的经济交往中占有重要地位······那可不是,除了实力不行,我大广西的交通和经济还是勉强说得过去的啊。

  那之后啊,就是整个中国都极为悲惨的“特殊十年”,摧残掉了多少中华儿女的身体,消磨多少中华儿女的精神啊!还逼得我们和大洋彼岸的那只白头鹰拉开了几十年的国家经济和实力差距,有点不服啊······算了算了,悲伤往事不过多回味,但是我依旧会记住它······

  现在,故事讲完了,茶也喝完了,要是没什么事,我可就要送客了啊。什么?说说我对最近中国局势的看法?嗯······这一次的新冠病毒,是阻止不了祖国的任何经济发展的,不信?你回头看那我们中国近代史的画卷,我们中国人,可没有那么容易被打败。不过俗话说得好嘛······不不不,我还是不说了,不然那只白头鹰又要和中国干仗了。什么?还有一个问题?我的名字?你前面都没认真看吗?

  真是的,在下广西,首府南宁,简称桂。

  我们生为中国人,死为华夏魂。在关键时刻我们要与中国共进退。但是,这里的共进退不是要求你上前线去救人家。而是,好好待在家,不要乱出门,不要给医生添乱,勤通风,勤洗手,戴口罩,请相信阳光始终会站在我们这一边,我们一定会赢。武汉必胜,中国必胜。诸位,加油!我们一直都和你们在一起。

  (这篇文虽然查了不少资料,但是要是出现什么bug欢迎评论改正。)

  

  

  

北冥有凰

历史同人【情人节限定】 过一次现代情人节:

【高亮:食用说明在结尾,务必先看!!!】


李白X杜甫

   “不见李生久,佯狂真可哀。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敏捷诗千首,飘零酒一杯。匡山读书处,头白好归来。”

    ——公元762年,李白仙逝。这是杜甫写给李白最后的诗。

    “子美子美!你起床了吗?快开门!”李白在杜甫家门外听到东西被撞翻的声音。紧接着,开门迎接李白的是一副紧张兮兮的表情。

    “子美兄,你这是怎么了?”...


【高亮:食用说明在结尾,务必先看!!!】


李白X杜甫

   “不见李生久,佯狂真可哀。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敏捷诗千首,飘零酒一杯。匡山读书处,头白好归来。”

    ——公元762年,李白仙逝。这是杜甫写给李白最后的诗。

    “子美子美!你起床了吗?快开门!”李白在杜甫家门外听到东西被撞翻的声音。紧接着,开门迎接李白的是一副紧张兮兮的表情。

    “子美兄,你这是怎么了?”

    “太白兄,真的是你?”

    “哎呦喂,睡糊涂了?烧着了?”李白伸手在杜甫额头上探了探,“不烫啊,难道是因为太久没喝酒了?”

    “我没事,我只是……刚刚,梦到了……梦到了你……你离开了,丢下我一个人。”

    “子美,你真是,一个梦都这么较真,你整天这样愁眉苦脸的,可是会很容易老的。”李白拍拍杜甫的头,“来,看着我,跟着我做……对了,就是这样,这个笑容好!”

    “太白兄……”

    “好了好了,走,喝酒去!”

    “你最近不是手头紧吗?”

    “哈哈,最近我把诗投给一个诗社,反响不错,挣了点钱还收获了很多粉丝,酒嘛都是粉丝送的。”

    “粉丝?我算吗?”杜甫用手指了指自己,“我有太白兄的所有诗集。”

    “呃……”李白难为情地挠了挠头,“那个……子美兄啊,我发现一个喝酒的好地方,我带你去吧。”

    说着就自顾自地走着,嘴上依旧不忘唠嗑:“我要辞掉原来的工作专心写诗,我才不屑给那个没有人情味的武则天打工呢,女总裁又怎么样,我可是天才……”

    杜甫看着李白的背影,微微笑着说:“好,你做什么我都陪你。”

    “子美,还傻站着干嘛呢!”

    “来了!”


武则天X上官婉儿

    上官婉儿正对着电脑打字,她悄悄瞥了一眼在认真工作的武则天,忍不住说道:“总裁,今天是情人节呢。”

    “那是什么?”武则天一边问,一边翻看着手中的文件。

    “就像我们的七夕一样。”

    “确实是个挺重大的日子,是该好好享受享受。”

    上官婉儿默喜:这样就可以提前下班回去追电视剧了,计划成功!

    武则天干脆利落地合上文件夹,充满笑意地说道:“下班。”武则天起身走出自己的办公桌,上官婉儿听着高跟鞋踩地的声音,期待着武则天走出公司解放的那一刻。

    高跟鞋的声音停住了,上官婉儿愣愣地抬头看向一身西装站在自己办公桌旁的武则天。

    “走,下班。”

    “那个,我还有工作没做完……您先走吧。”上官婉儿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个文件夹,朝武则天晃了晃。

    “工作是做不完的,你可以明天再做。”武则天抽出她手中的文件夹,凑近上官婉儿的脸,“还是,你不愿意同我一起出去?”

    武则天似乎很满意上官婉儿的反应,起身放下文件夹,一个潇洒地转身,酷酷地走掉了。

    “好吧,给个面子,就……这一次。上司的命令,下级要好好完成。”


李隆基X杨玉环

    “老婆,今天是情人节。”

    “嗯,我还有一场表演。”

    “我明明看过你的行程了,没有安排啊。”

    “经纪人临时接的,说是一个懂音乐的有钱人约的。弹个琵琶而已,很快的。”

    “老婆,你还真是忙啊。”

    “你应该为你有一个这么漂亮又有才华的老婆感到幸运。”

    杨玉环换上平时演出的衣服,踮起脚亲了亲李隆基的脸颊,宠溺地拍拍他的头,说:“乖,表演完回来就陪你。”

    目送杨玉环离开,李隆基笑眯眯地为自己斟茶,继续完成桌上未完成的书法。

    “恐怕我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经纪人焦急地在目的地等候,杨玉环刚到,怀里就多了一个袋子。

    “那个老板说,希望你穿这个表演,你赶紧换上。”

    “啊?”杨玉环虽不解,却还是乖乖换上了。一开始还在担心是不是什么奇怪的衣服,拿出衣服后松了一口一气,原来只是一条漂亮的连衣裙。

    “嗯……我给你梳个头发,你这套衣服不能搭配这个。”经纪人一边摆弄着杨玉环的头发,一边继续说道,“待会儿就出发去目的地,你小心些别弄脏裙子。”

    一路上,车窗外略过的场景犹如一副又一副的图画,带着中国景色特有的神韵。杨玉环在城市出生,在城市长大,从未看见过如何这般风景。

    “原来,诗里描写的景色真的存在啊!”

  “到了。你一直沿着这条小路走,会看见一间古朴的小房子,老板就在那了。老板吩咐过需要你一个独自前行,我就不陪你了。”

    杨玉环感到不安,什么老板搞得这么神秘?杨玉环皱了皱眉,还是听从了经纪人的安排。

    “您好,我是杨玉环。”杨玉环轻轻叩响门扉,“请问有人在吗?”

  一双手捂住了杨玉环的眼睛,但杨玉环并没有惊慌,更没有挣扎,她拍拍那人的手臂,说:“隆基,你怎么会在这?”

    “当然是来给你惊喜的。”李隆基将手中刚编制好的花环戴在杨玉环的头上。

    李隆基推开门,领着杨玉环跨过门阶。

    “睁开眼。”

  杨玉环睁眼,屋子里并没有太华丽的陈设,简简单单,却十分典雅有情调。屋里挂着一张李隆基亲手为她绘制的图画,画中是她在弹琵琶的样子。

    “情人节快乐,我的妻子。今天,就让我们过一下平凡人的生活吧。”

    ——我想和你相恋最凡俗人间,邀来春花与秋月烹成炊烟。


食用说明:

1.请圈地自萌!

2.李白X杜甫里出现的诗句是杜甫的《不见》,李隆基X杨玉环里最后一句出自忘川风华录《簪花人间》

2.仅为同人,是按着我自己对这几个历史人物的印象来写的。

3.请圈地自萌!这是我的地盘我爱吃啥吃啥。

4.我吃的是武则天X上官婉儿,不吃上官婉儿X太平公主。在忘川出曲前我就吃女帝X女相了。

5.本人吃历史CP除非历史官配,否则不吃爱情向!


踩着情人节的小尾巴来一波,其实是因为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