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庆典

2859浏览    1324参与
花消英气

你们看剧时跟我想的一样吗?

你们看剧时跟我想的一样吗?

Deerwaluo

【闲典/庆典】反PUA教程

又名:闲闲有约

沙雕文,全是参考,原创部分不过百。

一拳一个PUA死渣男。

——————————————

午时宫廷,有些燥热,宫典宫统领泪眼沾襟,站在回廊里久久凝望庆帝的寝居殿,怆然若失。

范闲走过他身边,吓了一跳,定眼一瞧,忽然生了一股子闷气。

“老宫,眼睛怎么了,你今天又被陛下吓哭了吗?”

“太过分了,我觉得,有必要找你跟那皇帝老头,搞个访谈节目,说说清楚。”

“范大人请自重,宫廷之中,称呼不可无礼数,我……嗯,‘防谭揭幕’是何物?”

“哎呀说不清楚,明日你只管来就是了,我去请陛下。”

隔日,御花园一处僻静角落,支起一方小亭台,采光适宜,有模有样。三张坐席,几捧花束...


又名:闲闲有约

沙雕文,全是参考,原创部分不过百。

一拳一个PUA死渣男。

——————————————

午时宫廷,有些燥热,宫典宫统领泪眼沾襟,站在回廊里久久凝望庆帝的寝居殿,怆然若失。

范闲走过他身边,吓了一跳,定眼一瞧,忽然生了一股子闷气。

“老宫,眼睛怎么了,你今天又被陛下吓哭了吗?”

“太过分了,我觉得,有必要找你跟那皇帝老头,搞个访谈节目,说说清楚。”

“范大人请自重,宫廷之中,称呼不可无礼数,我……嗯,‘防谭揭幕’是何物?”

“哎呀说不清楚,明日你只管来就是了,我去请陛下。”

隔日,御花园一处僻静角落,支起一方小亭台,采光适宜,有模有样。三张坐席,几捧花束,不知准备搞什么特别仪式。

(备注:不是二皇子帮忙搭的)

“陛下,宫大人,请,入座入座。”范闲伸手低腰,脸上微笑正相宜。

庆帝看着这个古灵精怪的小狐狸,不知他又要做些什么惊人之事,嘴角掩不住的勾起,眼中带着笑意。

“我今天没别的事,就想和陛下还有宫大人聊聊家常,当然,主要是您二位聊,我在这旁边听,可能会偶尔插上几句,希望二位莫要生气,跟我见怪。”

这个小犊子,真是一天到晚都喜语出惊人,事古怪。

庆帝居中,宫典在左,范闲于右。

——————————————

以下采用访谈纪实体(范闲注,字很丑)

庆帝:“宫典啊,这诺大的朝堂宫廷,朕最信任的人,就是你。”

宫典(很感动):“陛下……”

范闲:“真的吗?臣不信。”

庆帝(眼睛睁大,感觉自己听错了):“……”

庆帝(对宫典):“这份信任,朕只交予你一人,你若不忠于朕,朕便心痛,身死也不会心平。”

范闲:“陛下那您后来死了吗?”

庆帝:“朕没死,朕很好。”

范闲:“真的吗?臣不信。”

————

庆帝(还是对宫典):“若没有你,朕便觉食之无味,朕经常满脑子都是你,想你的忠,你的好。”

宫典(眼睛红了):“陛下,臣定为您肝脑涂地。”

范闲:“陛下,那宫统领外派的几天,您会觉得饭不香,然后不吃饭吗?”

庆帝:“……朕会。”

范闲:“不可能,您饿了不会自个吃东西的吗。”

————

庆帝:“总而言之,朕非常重视宫统领。”

范闲:“真的吗,臣不信。”

庆帝:“宫典,朕这一辈子,最靠的就是你们这些忠良将士,为朕的一片江山,贡献心力。”

范闲(略有停顿):“wow~”

庆帝(深情看向宫典):“宫统领,你可知啊?”

范闲(果断插话):“我觉得他知道吧,大概。”

————

范闲:“听说陛下就整天欺负宫统领,想看他哭,所以一直吓唬他。”

宫典(瞪眼):“绝无此事!谁说的!”

范闲(思考状):“对哦,谁说的?(转头凝视)啊,听说。”

————

庆帝(捂胸口,对宫典):“朕一想到你曾经将与太子结党,朕就心痛,像是要把朕心上重要的一块撕裂了去。”

范闲:“撕一块是什么感觉?”

庆帝(生气):“范协律郎,你有点不要脸了啊。”

范闲:“陛下不喜欢不要脸的臣子,对不对?”

庆帝:“你疯了你知道吗!”

范闲:“臣不知道。”

————

庆帝:“宫中统领,不该结党营私,否则就是狼子野心,不知廉耻!”

范闲:“哇,真的吗,臣第一次听说宫里连交换字画都不可以的。”

————

庆帝(平复):“宫典啊,你是朕最特别的将领。”

范闲:“陛下有多少将领?”

庆帝:“宫典是朕最看重的一个。”

范闲:“真的吗,臣不信。”

庆帝:“就像是一位母亲的许多孩子,其中最宠爱的那一个。”

范闲:“理解不能,我娘就我一个儿子。”

————

庆帝(不想理范闲,转头看宫典):“朕希望不论何时何地,你都能陪在朕身边,纵使食野之苹,粗茶淡饭,你也永不叛离。”

宫典(流泪):“臣定做到!”

范闲:“你们为何不吃肉呢,烤肉它不香吗?”

————

庆帝(对宫典叹气):“还是因为你跟太子曾经的事情,在朕心中有了芥蒂,朕一想起,就觉得难受。宫典啊,你的目光应该只落在朕一人身上。”

范闲:“噗哈哈哈。”

庆帝:“范协律郎觉得很好笑?”

范闲:“哦哦,对不起,陛下,我不应该笑,是不是?”

————

庆帝:“朕看这宫中,盘踞不少暗潮,不少臣下同朕,是貌合神离,朕需要的,是宫统领这种完整的人。宫统领,身心都应完全交付于朕,(转身注视宫典)就像朕把箭矢对着你,你不能躲开。”

范闲:“那陛下要是把宫统领射死了,会后悔吗?”

庆帝:“朕——”

范闲(打断):“陛下肯定会说不后悔,就算陛下最后一定后悔现在也只会说不后悔,陛下肯定会这么说。”

范闲:“陛下说的,臣不信。(直视宫典)宫统领,您别哭了,范某看到您这样哭,心里才是真的难受。”

————

我若把你放上心尖尖,怎会舍得见你泪阑干。

远离PUA!勇敢做自己!

黄砂唐
庆国的葡萄 庆帝x 宫典 洪公...

庆国的葡萄

庆帝x 宫典 洪公公乱入,结尾一点燕小乙


搞这个葡萄 搞的一波十八折我一定要说

 word丢失三千八百字 害我心态瞬间崩溃

我不管,给我点赞啊!!!


庆国的葡萄

庆帝x 宫典 洪公公乱入,结尾一点燕小乙


搞这个葡萄 搞的一波十八折我一定要说

 word丢失三千八百字 害我心态瞬间崩溃

我不管,给我点赞啊!!!




此非明

描写练习——庆典

乐声奏响,神的庆典拉开序幕。张灯结彩的祭坛之上,人们手拉着手歌唱、舞蹈,一并为神的诞辰庆祝。杯中盛着色泽诱人的美酒,桌上摆满丰盛的佳肴。初次见识这般盛典的孩子都激动不已,迫不及待地加入狂欢的人群之中。


驾驭着凤凰神鸟降临的少女,身着流光溢彩的华服,扬起骄傲的头颅,如太阳般耀眼夺目。无数飞舞的彩色羽毛,幻作烟花般的盛景。这一刻,天地为之失色,星辰为之倾倒。大地沐浴在神女的光辉之下,洋溢着温暖和煦的气息。连夜也似白昼一般,极尽明亮。


她颔首而笑,款步走进人群里,接受着人们的赞美与爱戴。她与他们一同载歌载舞,欢庆此宵。她将祝福赐予她的子民,护佑这方土地富庶和平。神与子民的欢庆,没有比这番...

乐声奏响,神的庆典拉开序幕。张灯结彩的祭坛之上,人们手拉着手歌唱、舞蹈,一并为神的诞辰庆祝。杯中盛着色泽诱人的美酒,桌上摆满丰盛的佳肴。初次见识这般盛典的孩子都激动不已,迫不及待地加入狂欢的人群之中。


驾驭着凤凰神鸟降临的少女,身着流光溢彩的华服,扬起骄傲的头颅,如太阳般耀眼夺目。无数飞舞的彩色羽毛,幻作烟花般的盛景。这一刻,天地为之失色,星辰为之倾倒。大地沐浴在神女的光辉之下,洋溢着温暖和煦的气息。连夜也似白昼一般,极尽明亮。


她颔首而笑,款步走进人群里,接受着人们的赞美与爱戴。她与他们一同载歌载舞,欢庆此宵。她将祝福赐予她的子民,护佑这方土地富庶和平。神与子民的欢庆,没有比这番景象更能感染人心的了。


花消英气
我怎么才看到?!!!

我怎么才看到?!!!

我怎么才看到?!!!

花消英气
哈哈哈哈哈哈段子里的那个人居然...

哈哈哈哈哈哈段子里的那个人居然是崔鹏老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段子里的那个人居然是崔鹏老师哈哈哈哈哈

花消英气
为了那个我又去看了庆余年后面,...

为了那个我又去看了庆余年后面,结果越看想得越多。宫典究竟是什么时候追随庆帝的?

叶轻眉刚入京都就把守备叶重打了,因为叶重要检查箱子她不肯。宫典是叶重师弟,出身叶家,没有理由不知道,也就是说小宫典也见过或者听闻过叶轻眉才对。

所以,太子时期的庆帝第一次北伐时宫典在哪?在定州军中吗?需知在庆余年的世界里,谈论几品高手的前提是“单论战力”,但是宫典最强的骑术还有治军显然不在这个考虑范围,所以他才只论了个八品上。如果是作为将军,作为将领,宫典应该是数一数二,颇具名望的。如果那时没有提到他,是否可以推断,宫典当时还没有开始跟随太子庆帝。当然可能在叶家见过,或者之前就认识这位前诚王世子,现太子庆帝。...

为了那个我又去看了庆余年后面,结果越看想得越多。宫典究竟是什么时候追随庆帝的?

叶轻眉刚入京都就把守备叶重打了,因为叶重要检查箱子她不肯。宫典是叶重师弟,出身叶家,没有理由不知道,也就是说小宫典也见过或者听闻过叶轻眉才对。

所以,太子时期的庆帝第一次北伐时宫典在哪?在定州军中吗?需知在庆余年的世界里,谈论几品高手的前提是“单论战力”,但是宫典最强的骑术还有治军显然不在这个考虑范围,所以他才只论了个八品上。如果是作为将军,作为将领,宫典应该是数一数二,颇具名望的。如果那时没有提到他,是否可以推断,宫典当时还没有开始跟随太子庆帝。当然可能在叶家见过,或者之前就认识这位前诚王世子,现太子庆帝。

书里写叶重知道当年庆帝和叶轻眉的是非,甚至认为庆帝事情做得不对,也就是说,叶家牵涉得非常深。宫典也有可能知其一二,但也仅限于此。(而且当时宫典应该也很年轻,啥也不懂。)

因为看得不全,只能暂且推断:宫典是在争战过程中逐渐立功,提拔回京都,再到庆帝近身的。他有可能见证了庆帝从太子登基为皇帝的过程。(我倾向于他跟随庆帝的时间不短,因为宫典得以兼管禁军与大内侍卫,宠信之至,应该跟随庆帝很久了。)

另外,作者不止一次写庆帝不好女色,修身养性。如果真的搞庆帝那个起因也不该是肉欲,权力才是庆帝的春药。

好笑的是,庆帝年当年的那些伙伴多少都也都喜爱倾慕叶轻眉,但宫典则不然,他过于愚钝,不会受叶轻眉点化,也就是说庆帝口中叶轻眉的奇思妙想,那些有毒的花,是不会开在宫典一根筋的心田里的。【庆帝和老伙伴最后离心离德的最大原因就是:他们站叶轻眉而不站庆帝,但是宫典面对这个选择题上想都不用想。宫典是牧马长大的军人,就算庆帝千错万错,他的天职也只有执行庆帝命令。】

何况,当时的边缘人宫典应该还没有资格详细了解参与这些事,所以其他人都和叶轻眉有些过于沉重的历史,宫典却没有,这也是他的独特处境:和庆帝亲近,和叶轻眉却没有交情。所以他不会去评判叶轻眉之死的对错,也不会让庆帝想起那些事,【他的存在与历史无关,能让庆帝放暂时轻松。】

另外,王倦似乎保留了太子与长公主私通的逻辑和脉络,剧里好像仍然暗示太子痴恋长公主。但这并不妨碍搞太子典,相反宫典为庆帝所有,哪怕太子并不真喜爱,眷恋宫典,也不妨碍以搞典来宣泄,来挑衅。因为这是太子对庆帝权力争夺的一个直观焦点。也因为这样才能体现,太子也好,庆帝也好,他们内里都很疯狂,所以 同人世界安排他们做出什么事来,只要铺陈足够,我大概都不会觉得OOC。

还有,作者写太子性情懦弱,好色之名传遍京都,这和庆帝截然不同。也就是说如果搞太子那个,和搞庆帝那个,是两种逻辑。举个例子,李承乾也许会欣赏地抚摸宫统领在马背上练就的结实大腿,庆帝大概率只会揣着手命令宫统领diy给他看。

花消英气

刚看到,庆帝做噩梦惊醒喊了两声,宫典冲进来护驾。

这是个什么同人文情节[跪了][跪了][跪了]所以宫典真的是蹲在庆帝门口,这么近,庆帝喊了一声他就到位了。[允悲]

庆典这关系也是牛批,庆帝动不动就敲打恐吓宫典,后面要拿穿甲箭射宫典,书里还有此事不许再提不然满门皆斩这种无情之词,但他还是宫典在门外值班时睡得最安心容易。【看到对方噩梦惊醒后脆弱的状态】这个梗官方给达成了。庆帝并不介意把脆弱暴露给宫典看,不介意反应出极致的信任,很戳我。

展现出脆弱,却并不担心会因此削减自己的权威。这种理想状态本来应该是同人去寻找,庆典这个cp却自带。

整个天下庆帝相信的人不多,却也有几个,对于那些能人高手,...

刚看到,庆帝做噩梦惊醒喊了两声,宫典冲进来护驾。

这是个什么同人文情节[跪了][跪了][跪了]所以宫典真的是蹲在庆帝门口,这么近,庆帝喊了一声他就到位了。[允悲]

庆典这关系也是牛批,庆帝动不动就敲打恐吓宫典,后面要拿穿甲箭射宫典,书里还有此事不许再提不然满门皆斩这种无情之词,但他还是宫典在门外值班时睡得最安心容易。【看到对方噩梦惊醒后脆弱的状态】这个梗官方给达成了。庆帝并不介意把脆弱暴露给宫典看,不介意反应出极致的信任,很戳我。

展现出脆弱,却并不担心会因此削减自己的权威。这种理想状态本来应该是同人去寻找,庆典这个cp却自带。

整个天下庆帝相信的人不多,却也有几个,对于那些能人高手,庆帝总还是有一丝防备,但是宫典因为菜得恰到好处,竟不受庆帝的真心怀疑。[doge]而且宫典还有一个好玩的点,他是普通玩家眼里的强,高玩眼里的菜,所以他能扮猪吃老虎,看到书里写范闲像看怪物那样看了(无间道的)宫典一眼,可把我笑得不行,好像就那一眼的时间,宫典不菜,不仅不菜还很精明阴险,但是一眼过后他又变回那个直鲁可爱的形象,好像不仅读者观众说不清,连范闲也说不清,这个宫典到底是真菜还是装菜。

书里后面还有庆帝受伤,宫典赶到他身旁给他止血,还有受伤后庆帝畏寒,畏风,畏光,爱睡热被窝软床榻,种种娇里娇气的行为,像庆帝这样的控制狂身体虚弱后,心理应该更变态了,不过,那不是更好吗?[doge]#庆余年##庆典[超话]##宫典#

sera希拉

【all典】纵我。

 


   男人跪在地上。


   眸子湿湿的,滑滑的,黑漆漆的,一颗猫眼石。


   呼吸在颤抖着。


   隐约有新伤。脊沟凹陷,肩胛突出的后背宛如蝴蝶展翅。


   来人居高临下的用滚烫目光淋着他。


   “宫典,你要听话。”

 


   男人跪在地上。


   眸子湿湿的,滑滑的,黑漆漆的,一颗猫眼石。


   呼吸在颤抖着。


   隐约有新伤。脊沟凹陷,肩胛突出的后背宛如蝴蝶展翅。


   来人居高临下的用滚烫目光淋着他。


   “宫典,你要听话。”


鮭魚海棠

汤圆小典

inspired by @花花的脸线 's work

(我们家吃的是汤圆,所以写了汤圆)


宫典作为汤圆,是今天早上七点出生的。


他从还是一颗小红豆的时候就期待这一天了。宫典生在御膳房特供的一片田里,种他的阿伯很勤劳,这让宫典和他的兄弟姐妹们都长得很标致。


昨日夜里他们被摘下来,宫典很激动,他想这一天终于要来了,他终于能见到传说中的庆帝了。种豆阿伯是个话挺多的老头,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对着那些蔬菜瓜果念念叨叨,要加油长呀,要长得甜些呀,你们将来都是要给皇室送去的呢!最拔尖的那些,还要给当今圣上享用。


宫典听了,晚上睡不着的...

inspired by @花花的脸线 's work

(我们家吃的是汤圆,所以写了汤圆)



宫典作为汤圆,是今天早上七点出生的。

 

他从还是一颗小红豆的时候就期待这一天了。宫典生在御膳房特供的一片田里,种他的阿伯很勤劳,这让宫典和他的兄弟姐妹们都长得很标致。

 

昨日夜里他们被摘下来,宫典很激动,他想这一天终于要来了,他终于能见到传说中的庆帝了。种豆阿伯是个话挺多的老头,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对着那些蔬菜瓜果念念叨叨,要加油长呀,要长得甜些呀,你们将来都是要给皇室送去的呢!最拔尖的那些,还要给当今圣上享用。

 

宫典听了,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就对着皇宫的方向发呆,庆帝是谁?他也是一颗红豆吗?不,也可能是一颗萝卜,萝卜可以吃红豆吗?

 

长熟不过三个月,宫典还没得到答案,就到了冬至前一夜。看着阿伯和其他宫人们忙忙碌碌,没一会儿自己就被摘下来了。摘下来的时候有点疼,摘菜小厨看着红豆渗出了一颗诡异的小水珠。

 

阿伯看着御膳房打下手的下人们远去的背影,忍不住嘱咐,记得啊,要玩儿了命的甜!

 

宫典回过头看了一眼阿伯,红豆又忍不住沁出一滴小水珠。

 

 

进了厨房,他被水冲了好几遍,头昏眼花,最后停下来时,发现自己被泡在水里,水凉凉的,宫典慢慢睡着了,红豆沉入了水底。

 

第二天大清早,鸡还没叫,御膳房又忙碌起来了,宫典被滤干,捣碎,煮成了豆沙,最后被一张白白软软的被子整个包了进去。

 

宫典长在地里时也见过被裹进白被子的,是淑妃娘娘,她最后被送进了庆帝那里。

 

他和白被子被扔进沸水里煮,没一会儿就漂了起来,然后被盛到了一只镶着金边的碗里去,碗又被放在了檀木的盘子上,一个太监端着,踩着小碎步往祈年殿方向走。

 

宫典有些紧张,他小声地和白被子搭话,对方不理他,或许里面没有生命。随着建筑物的靠近,宫典更紧张了,他不知道自己被送往哪里,或许是皇子,或许是公主,虽然都是皇室,但是宫典想,如果吃他的是庆帝就好了。

 

 

 

庆帝今日心情不好,当然他一年中心情好的日子加起来不过半个月,不是算计这,就是忧虑那,冬至像大多数日子一样,庆帝板着脸,看侯公公端来一小碗汤圆,白白胖胖,看着很有福气。

 

没有吃汤圆的心思,皇帝不喜甜腻腻的食物,甜食容易让人陷入肤浅的幸福中去。他随意舀起一个,咬了一口,果然甜的发腻。

 

宫典此刻太幸福了,他激动地抽噎,红豆馅咕噜噜冒出小泡。虽不是百分百确定,但是刚刚听公公喊这个人“陛下”,想必他就是传说中的庆帝了。宫典卯足了劲儿发散甜味,不料一口下去,皇帝还是对着他皱眉。

 

“来人!”庆帝想让人把这碗甜份过高的东西端走。

 

“陛下恕罪!”一定是自己不够甜的缘故,宫典每天兢兢业业地生长,却还是在最紧要的关头,让皇帝不高兴了。

 

庆帝一个激灵,吓了一跳,不知道哪儿来的这声“恕罪”。他武功高强,确定这声音离他极近,却感受不到身边有离他那么近的呼吸。

 

“臣有罪,请陛下恕罪!”

 

像是为了给庆帝一个答案,那个声音又来了,这次句子更长,庆帝确定自己不是操劳(算计)过度,产生了幻觉。

 

所以现在庆国的汤圆都会说话了,朕真是治国有方啊。

 

 

庆帝和那碗汤圆大眼瞪小眼,他这一秒的疑惑程度刷新了叶轻眉创下的记录,那颗汤圆在勺子里扭扭捏捏,露出了更多的红豆馅,庆帝隐约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宫典?”

 

“臣知罪!”汤圆声音虽小,却铿锵有力,就是不断冒眼泪,话回得一点都不含糊。

 

庆帝吓醒了。

 

 


冬至日,侯公公看着一向不喜甜食的皇帝吃下了一整碗甜汤圆,晚上宫大人来复命时,庆帝神色略有古怪,但后来下人都被支走了,只留殿下和宫大人两人在殿中说悄悄话,侯公公站在祈年殿门外候着,他晚上也想吃一碗汤圆。


鮭魚海棠

馄饨事小

庆帝/宫典

爱哭的宫典


ao3

庆帝/宫典

爱哭的宫典


ao3

花消英气

在崔老师的转发里不敢骚,但我也不知道为啥我一看宫典就那么多垃圾话想说。

还有这个御书房的盔甲箭靶,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我就想到,全剧就宫典一身银色甲胄,隐喻意也太强了吧?看见宫典和这个盔甲同框我血噌的一下上头了。

因为宫典就是庆帝的箭靶。庆帝多年布局,塑造自己多疑的形象,塑造自己唯一的弱点给敌人看,就是靠伤人心,也就是要弯弓向宫典。

所以跪拜殿前,低眉顺眼,宫典,你是个什么仁庆国圣女角色???

不知道倦会怎么改编,但是原著后面还有宫典被庆帝杖三十,贬为庶人的情节[ok]你们看这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宫典他不香吗?

在崔老师的转发里不敢骚,但我也不知道为啥我一看宫典就那么多垃圾话想说。

还有这个御书房的盔甲箭靶,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我就想到,全剧就宫典一身银色甲胄,隐喻意也太强了吧?看见宫典和这个盔甲同框我血噌的一下上头了。

因为宫典就是庆帝的箭靶。庆帝多年布局,塑造自己多疑的形象,塑造自己唯一的弱点给敌人看,就是靠伤人心,也就是要弯弓向宫典。

所以跪拜殿前,低眉顺眼,宫典,你是个什么仁庆国圣女角色???

不知道倦会怎么改编,但是原著后面还有宫典被庆帝杖三十,贬为庶人的情节[ok]你们看这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宫典他不香吗?

花消英气

林婉儿从小在皇宫里长大,对里面的人事相当熟悉,也没有好奇未婚夫为什么忽然对这个感兴趣,还以为范闲是在头痛以后入宫请安的规矩,所以宽慰道:“宫里的娘娘们对我都是极好的,陛下又不好女色,所以不像北齐几年前死的那个老皇帝一样,六宫粉黛看不尽。除了皇后娘娘之外,宫里还有大皇子的生母宁才人,二皇子的生母淑贵妃,三皇子的生母宜贵嫔,还有些嫔妃,应该用不着去请安。”

😳😳😳猫腻写庆帝不好女色

林婉儿从小在皇宫里长大,对里面的人事相当熟悉,也没有好奇未婚夫为什么忽然对这个感兴趣,还以为范闲是在头痛以后入宫请安的规矩,所以宽慰道:“宫里的娘娘们对我都是极好的,陛下又不好女色,所以不像北齐几年前死的那个老皇帝一样,六宫粉黛看不尽。除了皇后娘娘之外,宫里还有大皇子的生母宁才人,二皇子的生母淑贵妃,三皇子的生母宜贵嫔,还有些嫔妃,应该用不着去请安。”

😳😳😳猫腻写庆帝不好女色

花消英气

#庆余年##太子典##庆典[超话]##宫典# 

记录一下书里内容:

宫典对庆帝说自己“懒得与人结交但靖王世子还认得”。也就是说宫典也许有朋友但数量非常有限。据我分析他的朋友应该是在叶家成长过程中结交,然后在军中结交,成了天子近臣后应该疏远了许多。剧中他和太子交好,说不定也和一些太子门客是点头之交或者酒肉朋友。不过从剧里他在庆庙对范闲,还有在城头上杀刺客的辞色不难看出,哪怕在剧里,宫典也是阴沉严肃,不太容易结交什么知心好友,所以侯公公对范闲的话应该就是客气客气,和他交情足够叫他“老宫”的,目前看还真就一个庆帝,一个太子。

宫典“双目深陷,鼻如鹰钩,肩膀瘦削但高耸,指节枯瘦,神情阴...

#庆余年##太子典##庆典[超话]##宫典# 

记录一下书里内容:

宫典对庆帝说自己“懒得与人结交但靖王世子还认得”。也就是说宫典也许有朋友但数量非常有限。据我分析他的朋友应该是在叶家成长过程中结交,然后在军中结交,成了天子近臣后应该疏远了许多。剧中他和太子交好,说不定也和一些太子门客是点头之交或者酒肉朋友。不过从剧里他在庆庙对范闲,还有在城头上杀刺客的辞色不难看出,哪怕在剧里,宫典也是阴沉严肃,不太容易结交什么知心好友,所以侯公公对范闲的话应该就是客气客气,和他交情足够叫他“老宫”的,目前看还真就一个庆帝,一个太子。

宫典“双目深陷,鼻如鹰钩,肩膀瘦削但高耸,指节枯瘦,神情阴鸷”。最好玩的是他和庆帝在青竹茶舍时范闲碰见了范闲,宫典还努力收敛着阴鸷的神情,也就是说宫典平常绝对是冷面美人,但对着庆帝就会保持好颜好色,这一点书里剧里倒都很统一。

作者写宫典打架还会用“不怒反喜,强烈自信”这种词,说明他是真的爱才好武。

宫典是叶家弟子,宗师叶流云是其师叔,叶重是其师兄,叶灵儿是叶重女儿,并且得到叶流云亲自指导。也就是说宫典应该也会散手,很有可能会“大劈棺”,这种并指为掌的功夫是散手的简约版,威力可劈开石棺。所以剧里宫典单手就杀掉了刺客实属正常。

太子李承乾小时候被庆帝送到叶家学功夫,师门基本可以算叶家,他还和叶灵儿,林婉儿一起长大,关系很好。那么很有可能李承乾很小就认识宫典,严格来讲宫典还算他师叔。

只不过李承乾“性情懦弱,身体病弱,相貌清俊,但脸色发白,唇角乌青”,说明武功太子是不怎么样的,是个病弱人设[允悲]

看到这里,感觉太子典好好搞哦,当然庆典也棒棒[舔屏]

黄砂唐

宫统领的夜值

  一个小段子,人物非常ooc 欢迎加入南庆禁军团,群聊号码:982870674

  

  宫典手起手落,又一个刺客无声倒下,命丧黄泉。两个侍卫麻利的将人抬走打扫,不出片刻地上半点痕迹都不曾留下。为了避免在宫中过多出现血腥之气,面对刺客时,宫典用剑比较少,除非他打不过。

  

  宫典面无表情在心里算了算,这是本月第十六个刺客了,现在月刚过半。不由得心中暗想,庆帝到底教唆了多少人来行刺他,这也未免太多了些。

  

  而且为何刺客每次都会出现在他巡视路线的附近,宫中布局复杂这肯定不是巧合。论武功在宫中除了那个太监,就是大内侍卫统领燕小乙,自己最多排个第三,何必呢。

  ...

  一个小段子,人物非常ooc 欢迎加入南庆禁军团,群聊号码:982870674

  

  宫典手起手落,又一个刺客无声倒下,命丧黄泉。两个侍卫麻利的将人抬走打扫,不出片刻地上半点痕迹都不曾留下。为了避免在宫中过多出现血腥之气,面对刺客时,宫典用剑比较少,除非他打不过。

  

  宫典面无表情在心里算了算,这是本月第十六个刺客了,现在月刚过半。不由得心中暗想,庆帝到底教唆了多少人来行刺他,这也未免太多了些。

  

  而且为何刺客每次都会出现在他巡视路线的附近,宫中布局复杂这肯定不是巧合。论武功在宫中除了那个太监,就是大内侍卫统领燕小乙,自己最多排个第三,何必呢。

  

  宫典一路快步走到御书房跪下求见庆帝。

  

  庆帝在屋里与暖炉为伴与软塌相拥,看着折子吃着葡萄,听说宫典求见,长哦了一声,说:“那就让人进来吧。”

  

  一进屋,宫典就跪下行礼,口中正气凛然:“拜见陛下。”

  

  “嗯。”庆帝轻哼了一声,算应了。

  

  “陛下,臣有一事不解,想问陛下。”宫典抬着手微微抬头,双膝还跪在地上。

  

  “哦,可是问刺客一事。”庆帝不曾抬眼反问道。

  

  “陛下,英明。”宫典字字正气,端正无比。

  

  庆帝嗯了一声,抬眼想着什么,又看了看手中的折子勾勾画画好一会,才放下。他看着跪的端正的宫典,欲言又止。

  

  宫典低着头不曾看一眼庆帝,似是畏惧。

  

  “哼!当初说要保护人家,说的信誓旦旦言之昭昭,如今多杀了两个刺客就跑来我这叫屈了是不是。”

  

  “陛下!”宫典的声音突然高了八度。

  

  “干嘛!”庆帝也扯着嗓子回道。

  

  “陛下先穿上裤子再教训臣,这样有失体统。”宫典。

  

  庆帝一低头发觉自己真的没穿裤子,光着两条腿。他连忙去找裤子,但怎么也找不到。庆帝转念一想不对啊,自己平时穿惯了长袍,在室内从不穿裤子。

  

  庆帝猛回头在床上险些闪了脖子,原来是一场梦。庆帝长叹了一声,难怪觉得宫典的性子脾气怎么突然活泼了起来。

  

  庆帝掐指一算,这个月自己就招来三个刺客给宫典练手,还好还好不算多。

  

  燕小乙只会用他的弓箭将刺客射在宫墙长廊上,不但血浆四溅还破坏建筑显得不够美观。相比宫典杀起刺客就干净整洁多了,血腥味也少些。

  

  “不再睡会?”庆帝满脸和颜悦色的问道。

  

  宫典忙不迭从软塌上爬起,今日本就是他夜值,被庆帝一折腾耽搁了不少时间,他要再不出去,侍卫巡查不见他的踪影肯定要生疑。

  

  “臣告退。”宫典整好自己的穿着,走时也不忘跪拜之礼。

  

  庆帝抿了抿嘴,替宫典将耳边一点碎发捋齐,嗯了一声算作允诺。

  

  宫典起身要走,庆帝凑在其耳边小声说:“下次朕一定让你起不了床。”说罢露出得意的笑容,目送宫典满脸阴郁的离开。

  

  下个月的刺客还是让他们走宫典巡查的范围吧。庆帝如是想着,笑的更开怀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