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庆帝乙女

3967浏览    90参与
鱼上仙(联文狂魔)

【庆帝X你X陈萍萍】父慈女孝·酒池肉林

庆帝X你X陈萍萍

第二人称代入


亲父女,luan·lun 预警,有三人行慎入

内含李承乾X李云睿的车,注意避雷


是写给书书的千粉贺文……之七

祝自己生日快乐呀~


OOC!OOC!OOC!


看标题大家懂得都懂


[图片]

[图片]


也漏卡查看方式:


一、粉丝群《鱼粉王》里免费看,加群条件请看置顶

二、赠送「奶茶」可解锁彩蛋获得查看方式


感谢大家支持,别忘记三连😉


庆帝X你X陈萍萍

第二人称代入


亲父女,luan·lun 预警,有三人行慎入

内含李承乾X李云睿的车,注意避雷


是写给书书的千粉贺文……之七

祝自己生日快乐呀~


OOC!OOC!OOC!





看标题大家懂得都懂









也漏卡查看方式:


一、粉丝群《鱼粉王》里免费看,加群条件请看置顶

二、赠送「奶茶」可解锁彩蛋获得查看方式


感谢大家支持,别忘记三连😉






鱼上仙(联文狂魔)

【庆帝X你X陈萍萍】父慈女孝·醋意

庆帝X你X陈萍萍

第二人称代入


亲父女,luan·lun 预警,有三人行慎入


是写给书书的千粉贺文……之六

恭喜书书达成「写文一周年」成就,这不得开辆车庆祝一下?


OOC!OOC!OOC!


以下正文——


「小妖精,这么贪吃,难道昨晚陈萍萍没有满足你吗?」


[图片]


也漏卡查看方式:


一、粉丝群《鱼粉王》里免费看,加群条件请看置顶

二、赠送「奶茶」可解锁彩蛋获得查看方式


感谢大家支持,别忘记三连😉


庆帝X你X陈萍萍

第二人称代入


亲父女,luan·lun 预警,有三人行慎入


是写给书书的千粉贺文……之六

恭喜书书达成「写文一周年」成就,这不得开辆车庆祝一下?


OOC!OOC!OOC!


以下正文——







「小妖精,这么贪吃,难道昨晚陈萍萍没有满足你吗?」









也漏卡查看方式:


一、粉丝群《鱼粉王》里免费看,加群条件请看置顶

二、赠送「奶茶」可解锁彩蛋获得查看方式


感谢大家支持,别忘记三连😉






奶盖不加糖

【庆余年bg】【庆帝bg】《温煜》

十二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

十二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

鱼上仙(联文狂魔)

【庆帝X你X陈萍萍】父慈女孝·新婚

庆帝X你X陈萍萍

第二人称代入


亲父女,luan·lun 预警,有车慎入

内含李承乾X李云睿的车,注意避雷


是写给书书的千粉贺文……之五

都之五了这合理吗!!


OOC!OOC!OOC!


以下正文——


公主出嫁,十里红妆。


鉴查院院长与二公主喜结良缘,于朝臣而言并非好事,女眷们的厚礼试探一般涌入你的宫殿,试图从你这打听些事。


宫女太监一早便开始准备,你坐在镜子前梳妆打扮,大红的喜服和极尽奢华的头饰衬得你端庄艳丽,仿佛你才是庆国的嫡公主。


按照规矩,公主出嫁后需得与驸马住在宫外的公主府,不能留在宫中。...

庆帝X你X陈萍萍

第二人称代入


亲父女,luan·lun 预警,有车慎入

内含李承乾X李云睿的车,注意避雷


是写给书书的千粉贺文……之五

都之五了这合理吗!!


OOC!OOC!OOC!


以下正文——







公主出嫁,十里红妆。


鉴查院院长与二公主喜结良缘,于朝臣而言并非好事,女眷们的厚礼试探一般涌入你的宫殿,试图从你这打听些事。


宫女太监一早便开始准备,你坐在镜子前梳妆打扮,大红的喜服和极尽奢华的头饰衬得你端庄艳丽,仿佛你才是庆国的嫡公主。


按照规矩,公主出嫁后需得与驸马住在宫外的公主府,不能留在宫中。庆帝因着私心修改了自古以来的规矩,让你于新婚夜当晚留在鉴查院,第二日与驸马一同进宫觐见陛下,成婚后你依旧住在皇宫里,陈萍萍白日待在鉴查院处理要事,夜晚则入宫与你同寝。


前朝后宫自然对此颇有争议,被庆帝淡淡一句“你们是听老祖宗的规矩还是听朕的”给堵住了嘴,纷纷向二位新人道喜。


庆帝的怒火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比起揪着规矩不放还是全家的性命更重要。


你依礼在出嫁前拜见庆帝与皇后,帝王因你今早拒绝了他的欢爱——这是你头一次推开他——而闷闷不乐,皇后勉强勾了勾嘴角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没那么难看,可实际上她快气疯了。


嫁给鉴查院院长也就罢了,可你出嫁的礼制完全是嫡公主的待遇,这将她的女儿、由她这位皇后所生的真正的嫡公主置于何地?


庆帝虽然有些不痛快,但还是亲自送你出宫,甚至亲手扶你上驸马的马车——要知道当年大公主出嫁都不曾有这份待遇,此举足以让世人知晓你在父皇心中的地位。


也让皇后的恨意越发深刻。


在无人看到的地方,庆帝隔着喜服用力捏了一下你的屁股,凑到你耳边轻声道:「朕明日在宫里等你。」


被红盖头遮住的脸飞快掠过一抹红。你害羞地点点头,坐上了陈萍萍的马车。


夜幕降临,被灌了不少酒的陈萍萍推开新房的门,影子使力将他推进去,潇洒地关门离去。


陈萍萍懒得搭理他,摇着轮椅来到他的新婚妻子面前,掀开了红盖头。


他的新娘,美得让人移不开眼,只一眼便让他彻底沦陷。


驸马的目光过于直白,你红着脸低下头,交叠在一起的双手被他握住细细摩挲,末了放在唇边吻了一下。


「公主殿下,夜深了。」


他悄悄解开你繁琐的喜服,呼出的气喷洒在你的耳旁,染红了白皙的肌肤。




「该与为夫洞房了。」








也漏卡查看方式:


一、粉丝群《鱼粉王》里免费看,加群条件请看置顶

二、赠送「棒棒糖」可解锁彩蛋获得查看方式


感谢大家支持,别忘记三连😉







鱼上仙(联文狂魔)

【庆帝X你X陈萍萍】父慈女孝·妒火

庆帝X你X陈萍萍

第二人称代入


亲父女,luan·lun 预警,三人行慎入


是写给书书的千粉贺文……之四

这个系列能出到四,在座的各位都有责任


OOC!OOC!OOC!


以下正文——


「谁允许你碰她的!」


养心殿内,庆帝龙颜大怒,抬手将所有奏折扫下桌案,双手撑在桌上对鉴查院院长怒目而视。


他鲜少有情绪外泄的时候,帝王的威压与怒火总是不动声色又令人发自心底恐惧的,三言两语间便能决定所有人的生死。可当他得知昨晚陈萍萍竟趁虚而入占有了自己的公主时,他恨不得立刻将他千刀万剐。


「陛下息怒。」面对帝王的怒火陈...

庆帝X你X陈萍萍

第二人称代入


亲父女,luan·lun 预警,三人行慎入


是写给书书的千粉贺文……之四

这个系列能出到四,在座的各位都有责任


OOC!OOC!OOC!


以下正文——







「谁允许你碰她的!」


养心殿内,庆帝龙颜大怒,抬手将所有奏折扫下桌案,双手撑在桌上对鉴查院院长怒目而视。


他鲜少有情绪外泄的时候,帝王的威压与怒火总是不动声色又令人发自心底恐惧的,三言两语间便能决定所有人的生死。可当他得知昨晚陈萍萍竟趁虚而入占有了自己的公主时,他恨不得立刻将他千刀万剐。


「陛下息怒。」面对帝王的怒火陈院长神色中却并无恐惧,「臣不过是提前履行了驸马的职责罢了。」


「驸马的职责?我竟不知你何时对公主存了那样的心思。」庆帝冷笑一声,「陈萍萍,不要以为朕不敢杀你,朕可以让你当驸马,也同样可以让你当死人!」


「陛下乃天子,自然想杀谁便能杀谁,只是若在这个时候杀了臣,怕是会引起外人对公主殿下的揣测。」


陈萍萍不卑不亢道:「陛下您知道,皇后娘娘一向视公主为眼中钉,保不齐她会做出什么败坏公主名声的事。」


「陈萍萍,你该不会想告诉朕,为了公主的名声朕必须将她拱手让给你?」


庆帝眼里的杀意并未消散,只待陈萍萍点头便会立刻将他处死。


「公主身为陛下的女儿,自然要身体力行地为您分忧,陛下既将公主下嫁于我,臣必当尽心尽力伺候好公主。」陈萍萍抬眼看向面色阴鹫的帝王,「臣不会干涉陛下与公主的父女情深,请陛下放心。」


当初选陈萍萍作为驸马,也是因着他不会插手自己与女儿的床笫之欢,即便被他知道也会守口如瓶,只是庆帝没想到陈萍萍竟会向自己提条件。


因为他清楚地知道,庆帝无法拒绝。


好一个鉴查院院长,能够如此准确地揣摩出帝王的心思,恐怕早就对他的女儿有所图了。


一想到你昨晚在陈萍萍身下婉转承欢的娇媚模样,庆帝的怒气很快被妒忌所替代——他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出现嫉妒和醋意这两种情绪。


不过比起这些,他更想要自己的公主,他对女儿的欲望胜过后宫所有嫔妃。


庆帝收敛了神色,下一刻杀意消散得无影无踪。


他向后倚靠在榻上,眸色深沉,「爱卿言之有理。只是朕的公主娇气得很,也不知陈院长能否将她伺候妥帖。」


陈萍萍哪能不知庆帝的意思,他早就料到自己无法独占公主,然而眼下却是最好的情况。


「不如请公主现下来养心殿,让臣当着陛下的面伺候,若有不妥之处,还请陛下不吝赐教。」


「如此甚好。」庆帝唤来侯公公,「二公主学习的时辰到了,去请她来养心殿,朕要与陈院长一同教导她。」


侯公公领命而去,不多时便带着公主回来。他看到庆帝的眼神后识相地收起奏折,退出养心殿,亲自守在门口不让任何人以任何理由面圣。


侯公公来请你在你的意料之内,昨夜的事自然瞒不过父皇,得知陈萍萍也在且完好无损地与庆帝共处一室时你便知道他在此时传你意欲何为。


看来他们已经达成一致,你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既紧张,又隐隐有些期待,不知他们会如何一起“教导”你。


庆帝望着你,在他的授意下陈萍萍亲手褪下了你的衣裳。




「且让朕看看,昨晚陈院长是如何伺候朕的公主的。」








也漏卡查看方式:


一、粉丝群《鱼粉王》里免费看,加群条件请看置顶

二、赠送「奶茶」可解锁彩蛋获得查看方式


感谢大家支持,别忘记三连😉






奶盖不加糖

【庆余年bg】【庆帝bg】《温煜》

十一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表白了


🔝🆔

十一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表白了


🔝🆔

鱼上仙(联文狂魔)

【庆帝X你X陈萍萍】父慈女孝·驸马

庆帝X你X陈萍萍

第二人称代入


亲父女,luan·lun 预警,有车慎入

内含李承乾X李云睿的车,注意避雷


是写给书书的千粉贺文……之三

所以这玩意到底是怎么变成连续剧的??


OOC!OOC!OOC!


以下正文——


庆国二公主即将和鉴查院院长成婚的消息引起了轩然大波,大臣们私下纷纷揣测庆帝是何用意,是制衡、拉拢、亦或是试探,总之若说庆帝是真心想给女儿找个好人家,着实无人相信。


皇后没想到帝王为了保住你能做到如此地步,她听闻此事气急攻心,竟病倒了,庆帝口头表示了一下关心,给了淑贵妃协理六宫之权后便不再多言。...

庆帝X你X陈萍萍

第二人称代入


亲父女,luan·lun 预警,有车慎入

内含李承乾X李云睿的车,注意避雷


是写给书书的千粉贺文……之三

所以这玩意到底是怎么变成连续剧的??


OOC!OOC!OOC!


以下正文——







庆国二公主即将和鉴查院院长成婚的消息引起了轩然大波,大臣们私下纷纷揣测庆帝是何用意,是制衡、拉拢、亦或是试探,总之若说庆帝是真心想给女儿找个好人家,着实无人相信。


皇后没想到帝王为了保住你能做到如此地步,她听闻此事气急攻心,竟病倒了,庆帝口头表示了一下关心,给了淑贵妃协理六宫之权后便不再多言。


皇后要死要活的他不想管,眼下他只想狠狠占有他的公主。


他将你视作禁脔,招陈萍萍为驸马实属无奈之举,可唯有这样才能在保住你的同时又能继续与你醉生梦死。


最近这段时间庆帝踏入后宫的次数寥寥无几,多以看望入宫多年的妃子为主,却从未宿在哪个娘娘的宫里。



他的夜晚,都留给了他的公主。









也漏卡查看方式:


一、粉丝群《鱼粉王》里免费看,加群条件请看置顶

二、赠送「棒棒糖」可解锁彩蛋获得查看方式


感谢大家支持,别忘记三连😉






鱼上仙(联文狂魔)

【庆帝X你】父慈女孝·隐忍

庆帝X你

第二人称代入


亲父女,luan·lun预警,有车慎入


是写给@说不明书 的千粉贺文……之二

坏了,变成连载了


OOC!OOC!OOC!


以下正文——


「这些都是陛下的赏赐,请公主殿下过目。」


午后侯公公领着一众太监宫女来到你的宫殿前——今日是你的生辰,庆帝命人送了好些东西过来,上等的绸缎、珠宝就像不要银子似的往你宫里送,把念清单的公公都吓了一跳,暗自庆幸没有怠慢你。


庆帝从前对你虽说不差,却也没有过多重视,然而近几月他不知为何突然对自己的二女儿上了心,隔三差五赏赐东西不说还经常往你宫里跑,俨然像...

庆帝X你

第二人称代入


亲父女,luan·lun预警,有车慎入


是写给@说不明书 的千粉贺文……之二

坏了,变成连载了


OOC!OOC!OOC!


以下正文——







「这些都是陛下的赏赐,请公主殿下过目。」


午后侯公公领着一众太监宫女来到你的宫殿前——今日是你的生辰,庆帝命人送了好些东西过来,上等的绸缎、珠宝就像不要银子似的往你宫里送,把念清单的公公都吓了一跳,暗自庆幸没有怠慢你。


庆帝从前对你虽说不差,却也没有过多重视,然而近几月他不知为何突然对自己的二女儿上了心,隔三差五赏赐东西不说还经常往你宫里跑,俨然像是一位好父君。


他们都不知道的是,南庆君王会和夜幕一同降临在你宫中,将亲生女儿压在身下肆意妄为。他会在太阳升起前神清气爽地离开,不让任何人知晓。


待东西全部收完,你使了个眼色,贴身婢女会意,从袖子里掏出一个沉甸甸的小袋子递给侯公公,「公公辛苦,这些是我们殿下的一点心意,还望公公莫要嫌弃。」


「哎哟,瞧着丫头说的,老奴怕是要折寿喽。」侯公公眉开眼笑地收下赏赐。这些年你没少打点他,有关父皇的消息几乎都是从他那打听到的,「陛下今日政务繁忙,但会陪殿下一同用晚膳。」


「本宫知道了,国事为重。我做了些养胃的点心,请侯公公帮我送去养心殿,父皇忙归忙,还是要注意身子的。」


侯公公却笑着摇了摇头,「老奴觉着,若是公主殿下亲自送去,陛下一定会更高兴。」


你猜到了父皇的意图,便顺势应下,「劳烦公公稍等,容我更衣。」


养心殿内,庆帝正在看折子,坐姿相当随性。听到你的脚步声他挥了挥手让其他人退下,在你要行礼前伸手拦住了你,「朕说过,私下里不必行礼。」


「是,父皇。」


你将食盒放在桌上,庆帝把目光从折子上移开,他的女儿穿着素雅,没有佩戴首饰,却怎么也掩盖不住你的美貌和气质。


「朕之前赏你的那对耳环呢?你不是挺喜欢吗,这几日怎么不见你戴。」


「回父皇的话,皇额娘说我只是庶出公主,不可过于招摇,儿臣便将耳环收起来了。」


「招摇?庶出?」庆帝表情未变,语气中却隐隐有不满,「她懂什么。朕赏你的,你便戴着,不必理她。」


「可她毕竟是皇额娘,儿臣理应听话。」


「你口中的听话,便是陪她女儿放风筝,再被那丫头故意绊一跤崴到了脚?」


他昨晚同你交欢时便察觉到你脚受伤了,早晨询问你宫里的婢女便得知发生何事了。


一国之母应当宽容大度,温柔和顺,可庆国的皇后却向来小心眼,妒忌心强,你母亲在世时没少被她刁难,如今见你突然受宠,庆帝对你的宠爱甚过了她的嫡公主,心中自然不会痛快。


放在以往,只要皇后没有太过分,庆帝通常不会同她计较,私下赏些东西安抚其他妃子和子女便是,可如今你在他心中的分量与从前不一样了,你既是他的女儿,也是他的女人,皇后与嫡公主在此时为难你,便是在和庆帝过不去。


更别说皇后竟然还想让他把你送去和亲,庆帝觉着自己脾气属实是太好了,否则皇后怕是当场为她的话语便要付出代价了。


「三妹还小,又是皇额娘的宝贝,性子直了些罢了,我这个做姐姐的难道还真的同她计较不成?」


「你也是朕的宝贝。」庆帝幽幽道,「若是朕后宫的妃子,性子都能和你一样,朕也不用头疼了。」


你在庆帝的授意下坐到他身旁,轻轻靠在他肩上,「后宫娘娘们是父皇的宠妃,儿臣是父皇的女儿,自然是不一样的。」


「哦?哪里不一样?」他挑起你的下巴,露出意义不明的笑,「该做的不该做的,不都做了吗?」


「父皇~」


你红了脸,娇嗔着唤了他一声。










也漏卡查看方式:


一、粉丝群《鱼粉王》里免费看,加群条件请看置顶

二、赠送「棒棒糖」可解锁彩蛋获得查看方式


感谢大家支持,别忘记三连😉






鱼上仙(联文狂魔)

【庆帝X你】父慈女孝·占有

庆帝X你

第二人称代入


亲父女,luan·lun预警,有车慎入

内含李承乾X李云睿的车,注意避雷


是写给@说不明书 的千粉贺文!期待书书接下来的更新!


OOC!OOC!OOC!


[图片]


也漏卡查看方式请见往期,谢谢

感谢大家支持,别忘记三连😉


庆帝X你

第二人称代入


亲父女,luan·lun预警,有车慎入

内含李承乾X李云睿的车,注意避雷


是写给@说不明书 的千粉贺文!期待书书接下来的更新!


OOC!OOC!OOC!









也漏卡查看方式请见往期,谢谢

感谢大家支持,别忘记三连😉






奶盖不加糖

【庆余年bg】【庆帝bg】《温煜》

十  风住尘香花已尽


🔝🆔

十  风住尘香花已尽



🔝🆔

奶盖不加糖

【庆余年bg】【庆帝bg】《温煜》

九  黑云压城城欲摧


🔝🆔

——————————

温煜弹得是广陵散

下章会虐

九  黑云压城城欲摧



🔝🆔

——————————

温煜弹得是广陵散

下章会虐

奶盖不加糖

【庆余年bg】【庆帝bg】《温煜》

八 教君恣意怜


🔝🆔

八 教君恣意怜



🔝🆔

奶盖不加糖

【庆余年bg】【庆帝bg】《温煜》

七 但见泪痕湿


🔝🆔

七 但见泪痕湿



🔝🆔

奶盖不加糖

【庆余年bg】【庆帝bg】《温煜》

六 花名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


🔝🆔

六 花名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


🔝🆔

奶盖不加糖

【庆余年bg】【庆帝bg】《温煜》

五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


————————

题解:这句话是描述长公主

五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


————————

题解:这句话是描述长公主

奶盖不加糖

【庆余年bg】【庆帝bg】《温煜》

四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 🆔

四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 🆔

奶盖不加糖

【庆余年bg】【庆帝bg】《温煜》

三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自那日起温煜已有半月余没看到皇帝了,虽然后来他也曾派人前来安抚,但到底没有把下药的真相告诉她,想来也是,这种算计到皇帝的戏码怎么能让他高兴。拨弄着玉扇骨柄,温润的触感让她喜欢极了,温煜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着急,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柳国公夫人六十大寿,在京的贵族子弟当然都要前去庆贺,连太子都送上一份贺礼以示敬意。跪坐在宜贵嫔宫中品茶的公主安心等待着宫人为三皇子打点完毕,才施施然的行了礼,“贵嫔娘娘放心,我今带弟弟前去赴宴,定然替娘娘转达思念之情。”宜贵嫔是这后宫没什么心机的女子,虽然娘家势大,但她本人却淡然处之,有了儿子也不争不抢,是难得...

三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自那日起温煜已有半月余没看到皇帝了,虽然后来他也曾派人前来安抚,但到底没有把下药的真相告诉她,想来也是,这种算计到皇帝的戏码怎么能让他高兴。拨弄着玉扇骨柄,温润的触感让她喜欢极了,温煜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着急,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柳国公夫人六十大寿,在京的贵族子弟当然都要前去庆贺,连太子都送上一份贺礼以示敬意。跪坐在宜贵嫔宫中品茶的公主安心等待着宫人为三皇子打点完毕,才施施然的行了礼,“贵嫔娘娘放心,我今带弟弟前去赴宴,定然替娘娘转达思念之情。”宜贵嫔是这后宫没什么心机的女子,虽然娘家势大,但她本人却淡然处之,有了儿子也不争不抢,是难得的通透人。三皇子出宫机会不多,如不是嫡亲外祖母过寿,怕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出来一趟,是以现在在马车上就有些坐不住了,拉着温煜吵闹着问些事情。

温煜自问不是玩弄心机手段之人,所以同这个弟弟相处时最为轻松,带着笑意耐心回答着他各种问题。马车平稳的驶出皇宫,撩开帘子向外看了一眼,远远的看着城墙上好像站着谁又看得不甚清楚,染着蔻丹的手指摩挲裙摆,心头却是了然。

与国公爷见礼之后就去了内院,三皇子交由贴身太监带着在外院与其他男童玩耍,温煜特特嘱咐了定要看护好小皇子才离开,这毕竟是柳家外孙,想来也不会有什么不长眼的在这里做手脚。

往日的闺秀们总是喜欢聚在一起争奇斗艳,不是对弈便是写诗,这些打小温煜就不参加,统一的回复是公主生性懒散不爱行文,才女的名头就让旁人去争吧。但今日似有不同,小姐们见了她行过礼之后就又凑在了一起,搞得温煜一头雾水,何时她们这般要好了?“殿下!”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回头就看见粉色衣裙的少女,“若若。”伸手扶住她要行礼的动作,拉着人到一边指着那些小姐问道“今日这是怎么了?”范若若一脸了然,伸手拿了一沓子信纸装订的册子递过来,“她们在讨论这本书呢,”小声的贴在公主耳边说道“我只告诉你一人,这是哥哥从澹州寄来的,现在在名媛的圈子里都传遍了。”温煜拿着册子翻看,还暗想这是什么好书,赫然就看到封皮上《红楼》二字,心中大动,急急地翻开后面章节,看完后更是无法按捺情绪……“你是说,这是你哥哥?司南伯那位长子写的?”见人点头,更是有些愣住了。

这里的一切最开始都是陌生的,虽然她经历着穿越的事实,但这里不属于她所知的任何历史,曾经的迷茫又被勾起,而范闲的名字也在她心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她对这未曾谋面但似乎经历相同的人产生了极大地期待。

“不知道范公子可准备回京?毕竟是范家人,总不好一直养在澹州。”温煜试探的发问,她想见这个男人,非常。“这我却不知,留哥哥在澹州是父亲的意思,虽然我想念哥哥,但也没法说动父亲接他回来。”

这边皇帝接到禀报,细细的说了今日公主的言行,直到内侍提到她对范闲的好奇。停下手中的敲敲打打的工具,“你说,公主看了册子之后很是赞叹?并一直询问那私生子的事?”老谋深算的皇帝眯着眼睛,晦暗的脸色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半晌只是挥挥手让人下去。候公公缓步前来替庆帝倒茶,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被叫住了,“今日去柳家赴宴的宾客名单,陈萍萍送来没有。”“回陛下,一早就送来了,想是刚才陛下忙着未及翻看。”在案头翻找一会儿就抽出那个折子递给皇帝,“倒是不少青年才俊。”庆帝冷哼一声,丢了手中的东西到火盆里。“宜贵嫔与公主交好,柳家就存了拉拢公主的心思。”候公公只是低着头陌声不敢言语,那日公主寝宫的动静他略知一二,而自己也捉摸不透皇帝到底什么想法。


后面还有,这里放不了

wb图也挂了我无语了

去afd看吧

afd:奶盖不加糖

———————— 

公主去柳家赴宴是无聊找事做

但柳家在拉拢公主

虽然宜贵嫔有儿子也不争不抢,不代表她身后的家族不会

谁不想有个太子乃至皇帝的外孙呢

宴会上的青年才俊是为公主准备的,若有人能入了公主的眼,那也是柳家牵线搭桥的

将来飞黄腾达了得念着柳家的好

这点心思庆帝看得出来,所以生气了




温煜:还说什么我想要的都给了,从小到大开口要的不过是一处宫室一架琴,说的好像我要了很多东西似的

奶盖不加糖

【庆余年bg】【庆帝bg】《温煜》

二、一晌偎人颤

嘟嘟~~~车尾气飘过

这里就不放了,也放不出来


微博:_奶盖不加糖__

嗷③:naigaibujiatang

海棠:Ray【搜温煜就行】

afd:奶盖不加糖


二、一晌偎人颤

嘟嘟~~~车尾气飘过

这里就不放了,也放不出来



微博:_奶盖不加糖__

嗷③:naigaibujiatang

海棠:Ray【搜温煜就行】

afd:奶盖不加糖


奶盖不加糖

【庆余年bg】【庆帝bg】《温煜》

一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续接上文)

为什么会爱上自己的父亲呢?温煜想着,拥有现代人的灵魂让她确实没把他当做真正的父亲,所以作为一个内芯二十七岁的成年女性,面对这样强大帝王的时候,为什么会不爱他呢?即便他看起来就像个政治机器一样冰冷,玩///弄权术,掌握生///杀,哪怕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审视史书,也会被一些帝王的个人魅力折服,更何况她这么多年一直伴在他左右……现在,身份反倒成了她最好的掩护,她是女儿,女儿粘着父皇又有什么不对。

不情不愿的终于穿好了鞋袜,温煜站起来看着等身镜中的自己,礼服合身又庄重,身姿挺拔举止得体,眉间点了一朵桃花让她看起来满目含春,乌发间只有一根簪子,却恰到...

一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续接上文)

为什么会爱上自己的父亲呢?温煜想着,拥有现代人的灵魂让她确实没把他当做真正的父亲,所以作为一个内芯二十七岁的成年女性,面对这样强大帝王的时候,为什么会不爱他呢?即便他看起来就像个政治机器一样冰冷,玩///弄权术,掌握生///杀,哪怕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审视史书,也会被一些帝王的个人魅力折服,更何况她这么多年一直伴在他左右……现在,身份反倒成了她最好的掩护,她是女儿,女儿粘着父皇又有什么不对。

不情不愿的终于穿好了鞋袜,温煜站起来看着等身镜中的自己,礼服合身又庄重,身姿挺拔举止得体,眉间点了一朵桃花让她看起来满目含春,乌发间只有一根簪子,却恰到好处没有喧宾夺主,她对自己满意极了,点点头轻声说了句“今日本宫及笄,昭纯宫内众人皆有赏赐。”在一众谢恩的声音中踏上软娇前往凤仪宫拜见皇后。

相比于她,皇后向来更关注太子哥哥,说来也正常,一个出生就被封为储君的儿子自然比锦上添花得来的女儿贵重,更何况后族势力被铲除殆尽,她能依靠的只有一个儿子罢了。温煜对那段历史并不十分清楚,但她相信那场对京都的血洗是皇帝授意的,而叶轻眉的死却是整座皇宫最大的秘密……她不能着急,深吸一口气,等到她真正走进他的心里,迟早有一天会知道一切。

嫡公主及笄,朝中文武大臣自然都要来观礼,让温煜意外的是陈萍萍竟然也来了。

随着礼部的规矩一步步走,生生用了半日,待礼成只是早已烈日当空,公主打小就经不得晒,阳光下恍的昏昏欲睡,终于听见候公公捧着圣职开始诵读——

“……封号昭华。”

温煜笑容灿烂的看向上首坐着的皇帝,双手交叠行三跪九叩之礼,他应当知道自己现在有多欢喜吧。

庆帝坐在主位看着自己的女儿经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恍惚想起了什么又生生按下,只说晚上会在宣乐殿摆宴为公主庆贺生辰。

刚回到自己寝宫就立刻脱掉礼服丢出去,后背衬裙都湿了大片,盼兮急急寻来新衣替公主换了,又解掉发簪散了头发,温煜一头栽倒在自己床上打起了滚,“好在一辈子就这么一天,若是多来几次怕是要累死在这大礼上。”盼兮指挥着宫女端茶倒水又把衣物挂好,“瞧公主说的,”手捧着白玉茶杯递上,又拿了丝帕拭汗,“将来的大婚之礼,比如今恐怕盛大的多呢。”

“大婚?”温煜嗤笑一声,“你不知道我心悦于谁吗?若不出意外,这辈子大概都不会成婚了。”一骨碌爬起来端做好,“除非……”想到了什么似的摇摇头,似乎要把那不合理的念头甩出去,“没有除非,盼兮,你做好准备一辈子服侍公主吧,或者你看上了什么如意郎君,我先把你嫁过去?”

盼兮把茶杯帕子收好,坐在她床边,没理会后半句说笑,只是心疼的握住女孩儿的手,“公主可想好了,这……这终究是条不归路,且不论外人知道了会如何非议,便是陛下若不愿……”温煜垂眸,复而又勾起唇角,“怕什么,如今我都还没开始筹谋,”脑袋枕着盼兮肩膀轻轻蹭,“十岁落水那年他跳入池中救我时就已经想好了,哪怕得不到,也不要其他人。”

盼兮后来陪着公主小憩了一会儿就不得已起来再次梳妆,选了条轻薄的月白色广袖流仙裙,华贵又软适,然后就簇拥着公主到宣乐殿赴宴。

宴会无非就是那样,她与两个哥哥喝了几杯酒就坐回皇帝右手位,这里原本都是太子专属,不过谁让她今天过生日呢。

庆帝一直注意着女儿的动向,看她喝了不少还安排人送来解酒汤,温煜巧笑倩兮的向他举杯道谢时上午那种心悸的感觉又回来了,皇帝没说话,只是抿了一口酒。直到长公主派人送来一壶酒。

李云睿以身体不适为由没有参加晚宴,现在却送来一壶酒,精致的玉壶一看就价值非凡,温煜来了兴趣,但女人的直觉又告诉她似乎哪里不太对劲……所以她迎了上去,端详着一起送来的夜光杯,亲自给自己斟了一杯喝掉,挡住了太监因为她喝酒而变得怪异的眼神,拜谢姑姑的礼物……




————————————

我会在本文中增加两个设定:

一、庆帝不是杀死叶轻眉的主谋,叶轻眉死于太后,或者说皇权,庆帝只是没来得及,没想好要不要救她。

二、此时是后世会由范闲告诉温煜,并且最后他们会一起对抗神庙,范闲最终会是庆国第一权臣。


奶盖不加糖

【庆余年bg】【庆帝bg】《温煜》

一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温煜今天及笄。

这皇宫里孩子不多,皇子也不过四个,公主只有她自己,倒是有个养在别苑的郡主林婉儿,但因为身份尴尬,后宫众人也只是宠,不敢表现的太过明显。但作为唯一的嫡出公主却不同,她的及笄礼盛大又张扬。

早上睡眼惺忪的时候就被盼兮拉起来梳妆,公主打着哈欠赤裸着脚坐在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晃动,十五岁其实是个很小的年纪,对于重活一世穿越而来的她说,甚至早已经忘了真正的十五岁自己在做什么,大概还在念中学,为前途发愁吧。

不过想想自己已经在这个世界十五年了,从刚出生的婴儿开始算起。

温煜抬起手看着纤细白嫩的指节,腕上带着几根金丝,自嘲的笑笑即便自己做了公主也不能免俗...

一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温煜今天及笄。

这皇宫里孩子不多,皇子也不过四个,公主只有她自己,倒是有个养在别苑的郡主林婉儿,但因为身份尴尬,后宫众人也只是宠,不敢表现的太过明显。但作为唯一的嫡出公主却不同,她的及笄礼盛大又张扬。

早上睡眼惺忪的时候就被盼兮拉起来梳妆,公主打着哈欠赤裸着脚坐在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晃动,十五岁其实是个很小的年纪,对于重活一世穿越而来的她说,甚至早已经忘了真正的十五岁自己在做什么,大概还在念中学,为前途发愁吧。

不过想想自己已经在这个世界十五年了,从刚出生的婴儿开始算起。

温煜抬起手看着纤细白嫩的指节,腕上带着几根金丝,自嘲的笑笑即便自己做了公主也不能免俗的喜欢些金玉之器,盼兮这时恰好把一对耳环拿来准备为她戴上,“不要这一对,换上次父皇赏的那对东珠,”随手把玉髓扔进妆匣,伸手去翻找自己口中的东珠,“那对东珠公主让收在库房了,奴婢这就去找。”盼兮轻轻福了福身后转身离开,留下女孩儿独自对着镜子欣赏自己。

这张脸大概是利器,温煜这么评价着,如果她想,她大概能勾尽天下男人……但要那么多男人有什么用?指尖轻点胭脂在唇中,指腹慢慢熨开,让粉嫩的唇瓣刹那间变得妖娆红润,又好心情的拿起石黛为自己画眉,温煜的妆从不浓重,小女孩嘛总该天真烂漫娇俏些才好,况且那男人什么美人没见过,自己再浓妆淡抹也隔着一层身份。

她看过那幅画,只是一个侧脸也能想象那是一位怎样的清丽美人,更何况她心中的丘壑与抱负更是为气质加成,温煜总是刻意避开所有与叶轻眉相似的地方,比如她的思想,比如她的发明,比如她改变这个世界的决心。有时候她会自嘲的想想这大概就是伟人们统一的模样,出师未捷身先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她做不到,她只是个爱上自己父皇的小女孩儿呀。

想到那个男人,温煜又勾起唇角,再等等,就快了……

盼兮拿着东珠耳饰回来的时候公主正赤着脚在弹琴,身上的衣衫都没换,带着一丝慵懒轻轻拨弄琴弦,清澈的琴音如涓涓细流萦绕在整个宫室,温暖的缠绕着每个人,谁都能听出来公主心情颇好,洒扫的宫女太监都带着笑意想一会儿肯定有不少赏赐,毕竟公主起身就有人去呈报了皇帝。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庆帝踏入昭纯殿的时候正听到温煜这声吟唱,冷峻的面庞有了一丝温度,低沉的声音传来“温煜可是有了倾慕之人?”温煜一惊,快步走过来盈盈伏拜,步伐稀碎带着脚腕上的金铃儿都叮当作响,“父皇万安,怎么没人通报一声,让臣女失了体统。”说着告罪的话,语气却像撒娇,这是温煜独有的特权,她总是被默许跟庆帝最亲近。

穿着朝服的帝王微微弯腰拉着女儿的胳膊,看着已经上好妆却没换衣服的小孩儿轻笑,“地上凉,说了多少次要穿鞋,就是不穿。”不失亲昵的轻轻点了点她的额头。“朕正好要去早朝,顺路来看看你,今日及笄,”不需要招手候公公就懂颜色的递上来一个锦盒,红木打造镶嵌金丝,“这是朕送的礼。”

温煜从容接过,笑意盈盈的又要福身,不过被皇帝拉住阻止了,“父皇送的,儿臣都喜欢,”带着小女儿的期盼打开盒子,一根熠熠生辉的鎏金点翠孔雀步摇出现在眼前,孔雀口中还衔着一颗不大但光彩异常的珍珠,倒是与刚才的东珠耳饰极为相配。“今日戴着它出席你的及笄礼吧,”庆帝轻揽着女儿的肩膀,鼻息间萦绕着闺房的沁人心脾的气味,他总是对这个女儿不同的,不知为何。

目送着皇帝离开,温煜心情更好了,拆了刚才的发髻换了个更大气些的才好配这根步摇,青丝披散下来垂在耳畔,手指缠绕着玩弄,她还是女孩儿呢,不用绾髻,若是像姑姑那样一辈子,似乎也不错……


————————————

温煜及笄设定在范闲进京前一年

请一定看合集前两篇文避雷 🔗https://hiddleston-1981.lofter.com/post/1e7c7751_2b7975899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