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44011浏览    643参与
achiu
【“双缝非干涉效应“】躺平。卧...

【“双缝非干涉效应“】躺平。卧看墙上阳光消长。(手机拍于家中)

【“双缝非干涉效应“】躺平。卧看墙上阳光消长。(手机拍于家中)

粗糙且好

微家务和微整理:卧室的床和墙壁

[图片]
在复活节假期期间,我和家人去了苏黎世州的Kyburg城堡博物馆。城堡内正好在举办一个关于室内寄生虫的小型科普展览。(图为床虱相关的展品)

关于床虱的科普让我想到了我家的床铺。虽然家人没有被寄生虫骚扰的迹象,但一想到我家床垫使用的年份,我还是不由地担心起来。于是趁着周末的最后一天,换了席梦思床罩,还用家里的手持式吸尘器把床垫吸了个遍,心里总算踏实了一点。

[图片]

床头还有孩子贴的画作和贴纸。我也趁着打扫取了下来,拍照存档。

[图片]

孩子贴画是受我的启发——房间几乎每扇墙壁上都有挂画。于是孩子也有了把画贴在墙上的念头。结果整个墙壁很快变得五颜六色起来。

告诉孩子只能由父母决...


在复活节假期期间,我和家人去了苏黎世州的Kyburg城堡博物馆。城堡内正好在举办一个关于室内寄生虫的小型科普展览。(图为床虱相关的展品)

关于床虱的科普让我想到了我家的床铺。虽然家人没有被寄生虫骚扰的迹象,但一想到我家床垫使用的年份,我还是不由地担心起来。于是趁着周末的最后一天,换了席梦思床罩,还用家里的手持式吸尘器把床垫吸了个遍,心里总算踏实了一点。



床头还有孩子贴的画作和贴纸。我也趁着打扫取了下来,拍照存档。



孩子贴画是受我的启发——房间几乎每扇墙壁上都有挂画。于是孩子也有了把画贴在墙上的念头。结果整个墙壁很快变得五颜六色起来。

告诉孩子只能由父母决定挂什么画,如何挂画,对方一定很难接受。所以我只能趁孩子不注意,慢慢把画作取下来,同时减少墙上的挂画。


虽然像杂志里,把家里的墙壁打扮得像画廊一样很让人憧憬,但是如果不能和家人好好商量在墙上挂什么,在哪里挂画,我还是想省去这个麻烦了。

Celiachien

Nick Prideaux是一位澳大利亚摄影师,他对于胶片有着特别的热情,也非常擅于捕捉隐藏在眼前的短暂而美好的瞬间。他把镜头对准于每个纯粹自然的生活场景,当按下快门的那一刻,生活就变成了闪着光的诗歌。

Nick Prideaux是一位澳大利亚摄影师,他对于胶片有着特别的热情,也非常擅于捕捉隐藏在眼前的短暂而美好的瞬间。他把镜头对准于每个纯粹自然的生活场景,当按下快门的那一刻,生活就变成了闪着光的诗歌。

A Clockwork Po

桌子、床体、柜子、椅子SU建模

桌子、床体、柜子、椅子SU建模

江笙

大家觉得好看的续写文

有那种关于《庆余年》里面给范闲加一个妹妹的那种文啊,或者是那种续写写的特别好的也可以,求求了▄█▀█●真的很想看,有推荐吗?谢谢.・゚゚・(/ω\)・゚゚・.

有那种关于《庆余年》里面给范闲加一个妹妹的那种文啊,或者是那种续写写的特别好的也可以,求求了▄█▀█●真的很想看,有推荐吗?谢谢.・゚゚・(/ω\)・゚゚・.

炫炫毅毅妖妖的老公

我的床要杀死我

我疑心我的床要杀死我。

我不明白床的杀心因何而起,是因为我没有勤换床单被罩,未能满足它爱美的虚荣心,还是因为我为了抵御蚊子的侵袭而安装的厚厚的蚊帐床帘,阻挡了它对太阳浴的追求。如果都不是的话,难道是因为我睡前沉溺手机而忽视了它的情感需求,亦或是因为我由于满脑子黄色废料的缘故失眠辗转而打搅了它的美容觉?

我不是很清楚,但我清楚它的杀意。

它是从上周开始动手的。那夜我张着眼,用眼眶里的血丝网罗着熄灯后残余的光的余烬,在死一般的寂静里,我听见我的心脏在垂死挣扎一般地勉强维持着跳动,发出穷途末路上行将就木的喘息——我知道如果再不入眠,我会有猝死的风险。可我的床卸去了平日里温柔乡般的伪装,俨然...


我疑心我的床要杀死我。

我不明白床的杀心因何而起,是因为我没有勤换床单被罩,未能满足它爱美的虚荣心,还是因为我为了抵御蚊子的侵袭而安装的厚厚的蚊帐床帘,阻挡了它对太阳浴的追求。如果都不是的话,难道是因为我睡前沉溺手机而忽视了它的情感需求,亦或是因为我由于满脑子黄色废料的缘故失眠辗转而打搅了它的美容觉?

我不是很清楚,但我清楚它的杀意。

它是从上周开始动手的。那夜我张着眼,用眼眶里的血丝网罗着熄灯后残余的光的余烬,在死一般的寂静里,我听见我的心脏在垂死挣扎一般地勉强维持着跳动,发出穷途末路上行将就木的喘息——我知道如果再不入眠,我会有猝死的风险。可我的床卸去了平日里温柔乡般的伪装,俨然化身粘腻的沼泽要将我残存的睡意扼杀在腐烂恶臭的泥泞里,偏偏它还妄图将这赤裸的恶意推责于近日连绵的阴雨身上,以一副纯良的无辜的甚至是受害者的嘴脸,反过来责难我的辗转打搅了它的静夜。

我本以为它只是想将我推开,教我割舍它曾给与我的惬意的安眠和甜美的睡梦,本以为它只是受够了我们之间习以为常的相伴,只是想同我分手——但不是。不然当早八的闹钟一次又一次地催促我去奔赴注定的宿命,单凭我一己之力难以逆转的宿命——去完成早八的签到考勤,它又怎会一改整夜的冷漠无情,用最暖糯的低语,蛊惑我抬起千斤重的手腕,一次又一次地拒绝闹钟善意的提醒?它明明知道的,它明明知道像我这样的人,若是要做到不挂科这种光辉伟绩,是不能放过任何一点平时分的,它明明知道的!可是它怎样对我?它用它的臂膀,那温暖的被窝囚禁我。它用我整夜失眠而积攒出的睡意,闭塞我的视听,扰乱我的意志,它不曾用剥离睡眠的手段杀死我,便要用抹灭平时分的诡计杀死我。

但我不曾令它得逞,我挣扎着,像一只溺水的鱼,我用尽生平的定力去抵抗那虚情假意的温暖和低语,我用尽全身的气力去推开它有力的臂膀,挣脱出它的胸膛,像逃亡一般套上了衣物,去死死抓住悬崖边平时分的手。我望着平时分的眼里满是乞求,我不敢去瞥下面挂科的万丈深渊,但是余光还是不自主地丈量、描摹出那深渊的景象。若不是今早我及时挣脱了床的束缚,我将在深渊中的遍地尸骨里看到我自己。

这次躲避暗杀成功,并不意味着我大获全胜。我在和煦的日光下像提线木偶一般摆动着我的四肢,在半梦半醒之间合上布满血丝的、连自己都觉得可怖的双眼,却依旧未能隔绝黑幕上闪动的光影的律动,闭着眼摸索了半晌,方辨认出横横竖竖的光影的缝隙里,密密麻麻地充填着“死”字。

我回想起今早的险胜,只觉得心悸。困倦先于恐惧阻塞了思绪,而这造访的顺序使得困倦全然隐匿了恐惧的痕迹。我不记得自己是怎样敢于重新回到枪杀了我的睡意又将我的平时分踹下悬崖的那十恶不赦的床的怀抱里的。我只记得有一个声音带着些阴森的笑意和不容置疑的笃定告诉我,床——永远是这世上,最爱我的生物。我没有精力去辨析这话的真假,甚至没有能力去识别这声音的源头,究竟是那万恶的床,还是心甘情愿做待宰羔羊的我自己。

我在床的怀抱里,又像在困倦和昏暗编织出的崇茧里,我不明了,当我再次冲破这虫茧时,我见到的究竟是温暖却刺眼的阳光,还是冰冷而迷人的死亡。

禁食▼

《床》

以家具为主要有机素材写一篇文章。

  

        我像往常一样爬上三楼,目光越过走廊投向了对面的艺术楼——我习惯性地这样做,像是在确认那座立在窗前的大卫雕像仍在一如既往地看着我。这样的仪式毫无意义,但却不可或缺地存在于每天的这一秒中。大卫给我带来的慰藉很快就消失殆尽了,肃静的教学楼中连空气都没有任何流动,没有人……我加快脚步奔向四楼……还是没有人。仅属于我的沉重呼吸期待着谁的回应,像是某位天神听见了我的呼唤般,我看到了,四楼转角处站着一个女人,黑色的头发、黑色的裙装,黑色不断地蔓延开来,攥住了我的脚踝,向...

以家具为主要有机素材写一篇文章。

  

        我像往常一样爬上三楼,目光越过走廊投向了对面的艺术楼——我习惯性地这样做,像是在确认那座立在窗前的大卫雕像仍在一如既往地看着我。这样的仪式毫无意义,但却不可或缺地存在于每天的这一秒中。大卫给我带来的慰藉很快就消失殆尽了,肃静的教学楼中连空气都没有任何流动,没有人……我加快脚步奔向四楼……还是没有人。仅属于我的沉重呼吸期待着谁的回应,像是某位天神听见了我的呼唤般,我看到了,四楼转角处站着一个女人,黑色的头发、黑色的裙装,黑色不断地蔓延开来,攥住了我的脚踝,向上攀爬……直到完全覆盖住我的眼球。

  黑色的生物笼罩着我,让我无法分辨周边的环境,只能顺从这些黑色生物的想法,放松四肢、放空思想,让每一粒细胞都沉睡在这温暖的怀抱中。它温柔的抚慰让我无暇去思考那些冰凉的黑是如何变得如此火热。我只想……永远、永远地沉睡在这如子宫般的巢穴中。

  永远。

  虽然我只拥有短短十几年的阅历,但我仍知道“永远”就是最大的谎言。就像我刚刚才闭上眼,也许是五分钟,也许是十分钟……就会有一道尖锐的声音将我强行从黑色生物的怀抱中剖离,永远的世界开始坍塌。

  “太残忍了!”我大声地反抗着。

  “已经六点二十了,快点起床!”那道噩梦般的声音还在继续挥舞着它的利刃。

  “再睡五分钟我就起来!”我将自己蜷成一坨肥肉躲进被子里,“你别管我了!”

  敌人在我的强烈攻势下终于消了音,我满足地翻了个身,象征性地庆祝了一下这波战役的胜利。黑色生物似乎察觉到了危险的消失,小心翼翼地再次探出触手,一层一层如海水般将我淹没。我好像漂浮在温热的云层之上,又好像浸泡在火热的爱意之中。我紧紧地、紧紧地与黑色生物相互缠绕着。

  “要迟到了!你怎么又睡着了!”敌方直接攻破了我的堡垒,房门被暴力地拧开,又重重地与墙来个了热吻。很快,黑色生物突然从我身上被撕扯下来,它的体温因为突如其来的惊吓迅速流失,冰凉的空气很快就开始侵蚀我和它之间的最后一丝联系,我无暇顾及它的疼痛与尖叫,因为我正在瑟瑟发抖地向敌人投出白旗——我的骨气从来都是一张空头支票。

  不情不愿地穿衣服、刷牙洗脸,在最后出门时用含有一百分依恋、一百分不舍、一百分决然的目光向我亲爱的黑色生物——我的床告别,每一秒钟的分离都是深入骨髓的煎熬……

  我垂下眼,轻轻地关上房门,默默祭奠我那逝去的爱情。

  我再次踏上了三楼的走廊,向大卫望去,它总能给我消沉的一天灌入一丝活力。我总是习惯性地在生活中搜集那些闪着各种颜色的事物,然后像串项链一样,串出一条彩色的丝线。丝线的这头是我,那头是我的床。

  与夜晚的那次不同,现在整个教学楼里人声鼎沸、热气腾腾,楼梯上交杂的急切的步伐向上延伸着。我从一次跨一阶台阶变成一次跨两次台阶,腿脚也从微微的酸痛变成了即将报废的酸痛,关节也咔咔地进行抗议。

  四楼的转角没有黑衣女人,我的身后却传来了属于班主任的钥匙声。我隐形的眼泪早就已经把学校淹没了,为什么班主人还没有被淹死?终于坐到了座位上,我喘着粗气向同桌控诉敌方的恶行——

  “我宣布——早起是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刑罚!”

  随着话音的落下,新一轮的睡意又席卷了我的理智,沉重的眼皮、悬浮的心脏……我准备好了一切,只为和黑色生物再次在梦中会面。

  ——————

  我轻轻地、轻轻地走向它,我呼唤着它的名字,我的指尖碰到它冰冷的躯壳,但这并不是问题。三十六度的呼吸扑在它的面颊上,我卸下所有的防备,在此刻,投入它的怀抱。即使它的记忆会在我离去后渐渐消散,前一夜的温存与缠绵会一次次地化作虚无,我却依然会爱着它。我们紧贴在一起,严丝合缝,我们的体温相互交织,最后变成一团火焰燃尽所有的疲惫与悲伤。

  我亲爱的黑色生物,我的床,我的最终归宿,当我被埋入冰冷的土层之下时,我会永远地与你相拥。

  这次的永远,不是谎言。

  

  禁食

  2022/1/8

带你看世界之最
如果可以,你想和谁一起试一下?
如果可以,你想和谁一起试一下?
ID526418203

Roberto Cavalli霸气外露丨唤醒居家“女王范”

与大胆有趣的灵魂相遇,Roberto Cavalli Home夺目上线

作为最“贴身”的家具,一张床宛如高贵的妇人,展示着主人不俗的气质。在整体空间的硬朗风格中,融入了柔和不凡的米灰色,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出一丝女性的柔美与性感,结合狂野不羁的动物皮草元素,打造了一个多元的“女王范”:既要崇尚自由、追求洒脱,也要时刻葆有一颗万千细腻的内心。

拥有女王般的奢华品质生活,并不遥远。

Roberto Cavalli霸气外露丨唤醒居家“女王范”

与大胆有趣的灵魂相遇,Roberto Cavalli Home夺目上线

作为最“贴身”的家具,一张床宛如高贵的妇人,展示着主人不俗的气质。在整体空间的硬朗风格中,融入了柔和不凡的米灰色,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出一丝女性的柔美与性感,结合狂野不羁的动物皮草元素,打造了一个多元的“女王范”:既要崇尚自由、追求洒脱,也要时刻葆有一颗万千细腻的内心。

拥有女王般的奢华品质生活,并不遥远。

ID526418203

软装搭配|设计师喜欢的CC奢侈品简奢床

工厂展厅实拍!意大利近6位数的奢侈品床,用你一个包的💰就能买?全身进口纳帕皮,奢侈品包包专属菱形格设计!坚持使用奢侈材料的实力已经不允许我低调了!

找奢侈品进口家具生产工厂才能买到高品质,低预算,有面子又好看的家具!

30年定制家具生产经验,一万多平米展厅全天开放,欢迎👏您莅临现场品鉴!

软装搭配|设计师喜欢的CC奢侈品简奢床

工厂展厅实拍!意大利近6位数的奢侈品床,用你一个包的💰就能买?全身进口纳帕皮,奢侈品包包专属菱形格设计!坚持使用奢侈材料的实力已经不允许我低调了!

找奢侈品进口家具生产工厂才能买到高品质,低预算,有面子又好看的家具!

30年定制家具生产经验,一万多平米展厅全天开放,欢迎👏您莅临现场品鉴!

ID526418203

东莞家具工厂实拍|气质来源于每一个细节

简约而不简单,更是一种复杂的考虑与设计!做工和时尚细节精巧不凡,离不开奢侈华贵的原材料,如果你去过进口馆,看过这个款fendi床,你才懂意大利家具!

30年工艺积累,沉淀精品家具制造经验,国际奢侈品P高定,聚焦大咖设计师代表作,全部工厂展厅实拍!1万2千平超大精装展厅开放,欢迎👏您莅临品鉴!

东莞家具工厂实拍|气质来源于每一个细节

简约而不简单,更是一种复杂的考虑与设计!做工和时尚细节精巧不凡,离不开奢侈华贵的原材料,如果你去过进口馆,看过这个款fendi床,你才懂意大利家具!

30年工艺积累,沉淀精品家具制造经验,国际奢侈品P高定,聚焦大咖设计师代表作,全部工厂展厅实拍!1万2千平超大精装展厅开放,欢迎👏您莅临品鉴!

ID526418203

进口家具定制丨意大利轻奢宽屏卧室大床

Visionnaire天鹅绒大床丨别墅家具定制丨高端家具定制

卧室是私密的空间,也是令人放松的的小世界。卸下白日的忙碌与繁复,让Ultrasound 房间带你走进似水温柔的夜。寝具是卧室的主体,承载房间主人的一夜好梦。

Ultrasound 睡床以饱满的填充物、流畅的线条为标志,这些线条与填充以渗透的方式延伸到床头柜,表面覆盖有柔软舒适的 Lawrence 天鹅绒,它的匠心之处还在于镶嵌其中的金属饰条元素,这种浪漫而奇妙的组合,如同柔软的夜色中蕴含着无尽力量。

你在某罗浮宫看上的20万➕一张床,假如找对工厂了...

进口家具定制丨意大利轻奢宽屏卧室大床

Visionnaire天鹅绒大床丨别墅家具定制丨高端家具定制

卧室是私密的空间,也是令人放松的的小世界。卸下白日的忙碌与繁复,让Ultrasound 房间带你走进似水温柔的夜。寝具是卧室的主体,承载房间主人的一夜好梦。

Ultrasound 睡床以饱满的填充物、流畅的线条为标志,这些线条与填充以渗透的方式延伸到床头柜,表面覆盖有柔软舒适的 Lawrence 天鹅绒,它的匠心之处还在于镶嵌其中的金属饰条元素,这种浪漫而奇妙的组合,如同柔软的夜色中蕴含着无尽力量。

你在某罗浮宫看上的20万➕一张床,假如找对工厂了,同样的材料和工艺,你何止省了一个“0”~

装修设计丨软装搭配丨设计师推荐

ID526418203

家居好物推荐丨Minotti Curtis 床的原始身份归于设计独特图案的珍贵绗缝,由垂直交叉的圆型,这种工艺为用于室内装潢的织物和皮革带来了极大的柔软效果。又高又薄的床头板在两侧,有一个外露的拉链,便于取下床罩,只有一种长度可供选择,有五种宽度可供选择

圆岸简化并减少到唯一的垂直线。

也是从地面升起垂直延伸的主角。

#进口家具定制#意式极简床#minotti

家居好物推荐丨Minotti Curtis 床的原始身份归于设计独特图案的珍贵绗缝,由垂直交叉的圆型,这种工艺为用于室内装潢的织物和皮革带来了极大的柔软效果。又高又薄的床头板在两侧,有一个外露的拉链,便于取下床罩,只有一种长度可供选择,有五种宽度可供选择

圆岸简化并减少到唯一的垂直线。

也是从地面升起垂直延伸的主角。

#进口家具定制#意式极简床#minotti

大伟看世界
世界上最奇特的三种床,你有睡过吗?
世界上最奇特的三种床,你有睡过吗?
大伟看世界
世界上最奇特的三种床!!
世界上最奇特的三种床!!
装修伙伴网

倾情推荐!第93届装修伙伴网家博会推荐品牌——麒麟家居

倾情推荐!第93届装修伙伴网家博会推荐品牌——麒麟家居

暮川

我想躺在我的床上

by 暮川


窗户外的光伸出了长长的触角

听见了火,心脏的跳动声

咚咚锵


西庇阿带着成群的人马与忽必烈厮杀

疆场上金戈铁马

咚咚锵锵


我想躺在我的床上

黑夜扭曲缠绕漫过我的脚

破裂的房屋中

那群为月亮而死的殉道者—白花花的兔子

在沉默着颂歌


唱着大化

冥冥

空去

自在

无为

昭昭


我想躺在我的床上

每一颗西红柿都有自己本来的味道

整个世界都知道得不能再知道


可是满罐子的沙丁鱼鼓动着,陈旧的,闹腾腾的

烟味与喧嚣

汽车,广告,电影女明星的自拍照

我想躺在我的床上


时间躺在我的彼岸

混着无垠的泪水

难以置...


by 暮川


窗户外的光伸出了长长的触角

听见了火,心脏的跳动声

咚咚锵


西庇阿带着成群的人马与忽必烈厮杀

疆场上金戈铁马

咚咚锵锵


我想躺在我的床上

黑夜扭曲缠绕漫过我的脚

破裂的房屋中

那群为月亮而死的殉道者—白花花的兔子

在沉默着颂歌


唱着大化

冥冥

空去

自在

无为

昭昭


我想躺在我的床上

每一颗西红柿都有自己本来的味道

整个世界都知道得不能再知道


可是满罐子的沙丁鱼鼓动着,陈旧的,闹腾腾的

烟味与喧嚣

汽车,广告,电影女明星的自拍照

我想躺在我的床上


时间躺在我的彼岸

混着无垠的泪水

难以置信的清澈,斑斓


菩提树下的与马厩里的

欧洲与亚美尼亚的

里的外的,热的冷的

劝我悟道


我想躺在我的床上

我想躺在你的床上

( ´_ゝ`)
可恶,疯狂心动了(ღ♡‿♡ღ)

可恶,疯狂心动了(ღ♡‿♡ღ)

可恶,疯狂心动了(ღ♡‿♡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