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庐山夫妇

63浏览    3参与
一江

【庐山派白羊家】新年就要吃火锅!

@万俟凝姝的点文w也是春节贺文!

全员复活,日常向,cp童史、玄贵、庐山夫妇、荣峰、沙穆

私设如山,雷者勿入

—————————————

“果然,热热闹闹地就该吃火锅嘛!”

罗喜端上两盘豆腐,看着忙碌的其他人,有些兴奋的说。

“是啊。话说回来,罗喜是第一次和大家在一起吃团圆饭对吧?”

“对啊,因为一直和贵鬼大人待在嘉米尔高原上嘛……”

龙峰帮她把桌子上布置好,看着晶亮的黄铜火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厨房里,春丽掀开砂锅盖子,骨头汤的香气即刻弥漫在小小的厨房中。

“小心烫,我来端。”

春丽看着丈夫从自己手中接过砂锅,甜甜地一笑,伸手抹去他额上的汗。

“两人感情真好。”...

@万俟凝姝的点文w也是春节贺文!

全员复活,日常向,cp童史、玄贵、庐山夫妇、荣峰、沙穆

私设如山,雷者勿入

—————————————

“果然,热热闹闹地就该吃火锅嘛!”

罗喜端上两盘豆腐,看着忙碌的其他人,有些兴奋的说。

“是啊。话说回来,罗喜是第一次和大家在一起吃团圆饭对吧?”

“对啊,因为一直和贵鬼大人待在嘉米尔高原上嘛……”

龙峰帮她把桌子上布置好,看着晶亮的黄铜火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厨房里,春丽掀开砂锅盖子,骨头汤的香气即刻弥漫在小小的厨房中。

“小心烫,我来端。”

春丽看着丈夫从自己手中接过砂锅,甜甜地一笑,伸手抹去他额上的汗。

“两人感情真好。”

“你是在说我和你感情不好喽?”

童虎装的颇为伤心地叹口气,换来是史昂的一个没好气的眼神,不过只消好好的看看前教皇的眼睛,就能猜到对方的怒气也是装出来的。

“这个好可爱!”

从外面钻进来的罗喜看着史昂手中刚刚刻好的萝卜羊。见小姑娘这么喜欢,史昂手上菜刀微动,小羊上面又多了一个小姑娘的笑脸。

“唔哇最爱师祖大人了!”

旁边切豆腐和红薯的贵鬼看着兴奋的小姑娘,带着幸福的又有点无奈的微笑摇了摇头。

“希望她没有打扰到师公。啊呀啊呀,她可还没有和我说过最爱我哦。”

“难不成你在吃醋?”

“玄武你的措辞能力有待提高。”

荣斗端着玄武刚刚切好的羊肉,算是从闪闪发光的厨房中逃了出来。

“荣斗,辛苦了。”

“没什么……”

龙峰看着脸色不算太好的荣斗,噗呲一下笑了出来,然后凑上去吻了吻他的脸颊,看着小偶像的耳朵直红到耳根。

王虎刚从山下买芝麻酱回来,一进门便看到自己师侄和他对象在你侬我侬,他清咳了声,眼睛瞟了瞟厨房——童虎所站的位置刚刚可以看见两人。

估计是为了赶上午饭,穆带着沙加直接瞬移了回来。

“这个是辣锅底啊?”他看着沙加挑的其中一包锅底,“老师他们可是不吃辣的哦?”

佛祖尴尬地咳了几声,试图掩饰因为拿错锅底而导致的内心的尴尬感。

“那,可以做鸳鸯锅。童虎老师和我们是可以吃辣的。”

春丽巧妙地化解了眼前的尴尬局面,她拎着两袋锅底回到厨房,龙峰和紫龙也重新钻入厨房帮她打下手。

散发着浓郁香气的黄铜火锅很快又被端上餐桌。第一次吃火锅的荣斗刚好站在辣锅上风口,被突如其来的辣气冲的直咳嗽。

贵鬼赶快把站在荣斗旁边的罗喜喊到自己身边,玄武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备下的温水递给龙峰让他给中招的小天狼。

“咳咳……抱歉……咳……”

荣斗果断地在辣火锅面前认了输。

“都到齐了吗?”

童虎端着必不可少的辣鱼汤最后来到桌前。

“那么——”

此时,史昂正站在童虎旁边;穆一手拉着罗喜一手拉着沙加;紫龙搂着春丽,春丽则拉着儿子的手,龙峰也不忘招呼荣斗;贵鬼拉着罗喜的另一只手,他的另一只手则在玄武手中;王虎则站在自己小师弟的旁边。

“新年快乐!”

大家手中的茶杯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

一江

2019.4.20春丽生贺

全员复活,日常向,带电阻的各位。cp为庐山夫妇(紫龙x春丽)。私设如山,请注意避雷。

第一次为夫人写东西!当初在看ss的时候就很喜欢夫人。这样的姑娘我一个女孩子也想娶走啊。紫龙真的是人生赢家_(:з」∠)_庐山夫妇我还能继续磕!

梳子原型是谭木匠家的“蒹葭”

祝春丽夫人生日快乐🎉🎉

—————————————

“马上是春丽的生日了,师兄还是先回庐山吧,这边就由我留下守宫。”

“麻烦你了。”

从发呆中回过神,紫龙发觉自己站在庐山山脚处。尽管已是夜晚,可身边还是一片喧闹声。毕竟现在的庐山和自己记忆中的庐山不一样了。他叹了口气,选了条穿林而过的小路,想要避开眼前的喧嚣。

避开了山...

全员复活,日常向,带电阻的各位。cp为庐山夫妇(紫龙x春丽)。私设如山,请注意避雷。

第一次为夫人写东西!当初在看ss的时候就很喜欢夫人。这样的姑娘我一个女孩子也想娶走啊。紫龙真的是人生赢家_(:з」∠)_庐山夫妇我还能继续磕!

梳子原型是谭木匠家的“蒹葭”

祝春丽夫人生日快乐🎉🎉

—————————————

“马上是春丽的生日了,师兄还是先回庐山吧,这边就由我留下守宫。”

“麻烦你了。”

从发呆中回过神,紫龙发觉自己站在庐山山脚处。尽管已是夜晚,可身边还是一片喧闹声。毕竟现在的庐山和自己记忆中的庐山不一样了。他叹了口气,选了条穿林而过的小路,想要避开眼前的喧嚣。

避开了山脚处游人的喧嚣,紫龙放缓脚步,走在并不适应的柏油路面上。山中还是静的。偶有几声虫鸣回荡在山间,反倒衬的这里更加寂静。唯一可以被明确捕捉到的声音,或许只剩下他口袋中的那个礼物盒伴随着他的脚步发出的声响。

还要再快一点。

紫龙惊诧于自己竟然没有使用小宇宙的力量,只是单纯地像普通人一样老老实实地凭借双腿的气力走着。明明今天是如此特殊的日子,自己竟然没有紧迫感。紫龙不由得开始反思是哪里出了问题。

其实,只是有点害羞了吧。

自己发现自己会在这种事情上害羞,这个认识让紫龙感到诧异万分。可说起来,这是自己好好陪她过的第一个生日。紫龙握着备好的礼物,今早心中涌起的那股子不安再次窜上心头。

但从这里到五老峰还要一段距离,他这样安慰自己,会平复好心情的。

按理说应该是这样……

拐过山路弯道处,紫龙就看见春丽正站在路口处,臂上还搭着件外衣。看样子,她已经在这里有段时间了。

“春丽!”

“啊呀,紫龙,欢迎回来。”

相对于丈夫略显吃惊的语气,春丽的语气就显得和往常无二。硬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大概就是多了对丈夫平安归来的欣喜。

春丽关心的递上手中的外套。接外套时,紫龙不经意地碰到了妻子的手——是冰凉的。他微微蹙眉,接过外套直接披在了春丽的身上。紫龙仍嫌不够,又把握着她的手,把她冰凉的手放到自己上衣的口袋中。

“怎么穿这么薄?小心着凉。”

本该由春丽说出的话就这样被紫龙抢了过去。被问住的春丽一时间接回答不上,红了脸颊,悄悄地向丈夫的怀中靠了靠。

两人就这样走在被春雨淋湿的路上,谁都没有再说什么。

春丽忽然想起什么,有些担忧的问道:“圣域那边,没问题吗?”

“没问题。玄武他帮我守几天,老师也让我回来陪陪你。”

“真是麻烦老师他们了……”

“这有什么呢?毕竟今天可是你的生日。”

被丈夫这么一说,春丽的脸红的更厉害了。

“我还打算给你个惊喜,怎么你提前在这里等了?”紫龙有些好奇地询问道,回答他的则是妻子的浅笑。

“这可是秘密。”她开玩笑地说。

紫龙不由得想起没在圣域出现的龙峰,顺着这个思路,心中大概已经猜到妻子的“秘密”的答案。不过,除了他,谁还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来呢?紫龙忽然觉得有点儿想笑。

“龙峰他,已经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圣斗士了呢。”

春丽不需要思考什么,便知道丈夫已经猜到答案。她带着属于母亲的自豪,向丈夫吐露出心中的想法。

“是的……时间过的真快啊。”

回想起龙峰的成长,紫龙在感叹时间飞逝的同时,内心中还含有着些许愧疚——让她受苦了。而春丽似乎没有听出丈夫的愧疚,她仍迈着比平日里稍显轻快的步伐,享受着和丈夫重逢的时光。

大概是最近连下了几场雨的缘故,太阳一落,山中便令人感到湿冷万分。虽然主路已经被铺上沥青,但通向五老峰的路依旧不算好走。庐山被开发的好处在这时候也显现了出来——山路两旁都安装了路灯。借着灯光,两人小心翼翼地踏上湿滑的水泥台阶。

其实可以不用这么麻烦的。紫龙之前也表示可以抱着春丽用小宇宙的力量直接回去,不过被她红着脸拒绝了。

“紫龙难得回来一次,就陪我走走吧。”

对于妻子的请求,紫龙一向无法拒绝,更何况今天是她的生日。山间的阴冷不容小觑,他替春丽把外套又扣紧一些。

两人现在还走在被开发的游客路线上。人工翻修的路面平坦宽阔,晚上走在上面着实让人安心许多。山中的夜晚安宁祥和,自山间的溪流传来的潺潺水声抚慰着走夜间山路的的人的双耳。美中不足的是今晚的明月被厚重的云层遮得严严实实,漆黑一片的夜空略显无趣。

完全放松下来的紫龙听着妻子给自己讲述最近的变化,时不时地还应和几句。夜间山色虽美,可他此时已完全将视线放在妻子身上。多年的光阴似乎被她一步跨过,容貌的变化不过如人从庭院中向阳一端来到背阳处那脸上的光亮变化而已。如果说昔日生活在桃花源的春丽如树荫下的翠玉的话,那么此时的她就如阳光下的花容。

春丽对上紫龙的眼神,脸上绽放出幸福的笑容。夫妻这样的温馨场面真是再美好不过了,可是……

头绳挂在树枝上,似乎可没那么美好;头绳被扯断,那就更不美好了。

“抱歉……”被紫龙抱着回到家的春丽一边拢着自己散开的长发,一边向他道歉。

不用因为这种事而向自己道歉。他帮着妻子拢起长发,并在她耳边轻声告知。他转身正欲帮妻子寻备用的头绳,这时口袋中的礼物盒小小地硌了他一下,像是在提醒他自己的存在。

礼物……

他小心翼翼地从口袋中掏出那个还带着体温的礼物盒,打开,进入眼中的是一柄雕饰精美的木梳,梳柄上还绘有一对白鹤——象征天长地久与忠贞不渝。

春丽正背对自己而坐,她手中持一把梳子,看样子是在梳理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紫龙走过去,握住妻子的手,从她手中轻轻取走那柄梳子。

“紫龙?”

“让我来吧。”

“但是……”

“没关系的。”

既然紫龙如此坚持,春丽也不好再说什么。她放松背部,感受着丈夫的手指从自己的发间穿过。不过,她感觉到丈夫手中的梳子与自己刚刚梳理头发的梳子略感不同。

春丽的长发轻盈柔软,握在手中几乎没有什么实感,她似乎是才洗过头发,发丝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他持着作为礼物的木梳,万分小心的梳理着春丽的长发。

“紫龙……这梳子……”

“发现了吗?这个,是给你的生日礼物。”

温热的呼吸拂过她的耳廓,耳廓很快染上浅红。丈夫的话语再加上轻声温柔的声音,春丽的脸颊也顺带着飞上一抹红晕。

“春丽,生日快乐。”

紫龙撩起妻子的长发,在她的唇上烙下一个满含爱意的印记。

“一梳,永结同心。二梳,白头偕老。”一吻结束,紫龙在她耳边喃喃道。

春丽红着脸,却接过丈夫的话:“三梳,终身不渝。”

此谓青丝绕指柔,华梳理云鬓。郎心轻画眉,红颜落朱唇。

番外

———————

自己出生的日子,是二十四节气中的谷雨。这是在她很小的时候,童虎无意中告诉她的。

“‘谷雨,谷得雨而生也。’春丽也要成为如春雨一般的人啊。”

或许是那时自己年纪尚小,还听不懂童虎话中的期待,只是觉得老师的话是正确的,自己应该去这样做。

直到后来,她才明白这是自己的责任。不需要疑惑自己是否应该承担这种责任,春丽看着远处向自己跑来的龙峰的身影,心中忽然掠过这样的想法。

“妈妈,生日快乐!”少年给了母亲一个大大的拥抱,紧接着递上手中的盒子,“这个,是大家送给妈妈的礼物哦!”

龙峰拎来的盒子是叫做爆炸盒子的东西。虽然名字听起来有些可怕,但某种意义上却又很贴切——比如收到这个盒子的人一层层拆开它时的内心活动。

“妈妈,生日快乐!”——是龙峰和自己拍的一张照片

“最近庐山阴冷,妈妈要注意保暖。”——是少年塞进去的暖贴和护手霜

“春丽已经成为和春雨一样的人了,老师为你感到自豪。”———卡片正中,是童虎的亲笔留言。

“春丽,生日快乐!要和紫龙大哥幸福的生活下去啊!”————照片中的贵鬼和玄武正捧着用璀璨的宝石拼成的“生日快乐”。印象中的孩童已经成长为新一代的黄金圣斗士,这让春丽又一次体会到时间的流逝。

“一直以来,感谢你一直照顾童虎。”———是史昂的留言。

“春丽,感谢你的陪伴,感谢你的包容和鼓励,总能给予我无尽的力量。祝你生日快乐。”———是紫龙和自己的合影,在每张照片的背后写着紫龙的告白。

“生日快乐,春丽。今后师弟就拜托了。”———连王虎也写上了祝福。

被祝福包裹着的春丽,眼眶不自主地湿润起来。她由衷感谢上天让自己生在这一天——得以拥有自己的使命,承担这份责任。

就让我化身为春雨,滋润大家的内心吧。

一江

巧克力的场合【2】

这么晚才写出【2】真的深感抱歉(土下座),cp为之前提到过的米路、紫龙x春丽、星沙、玄贵,请注意避雷。

前文请看http://neylans.lofter.com/post/1d55c48d_12dd30f77

—————————

6.Freia(挪威)

路尼一向不喜欢过节,尤其是这种充满粉红色气氛的节日。

先别误解,他可不是那种嫉妒他人得到幸福的那种人。路尼的出发点非常实际——每当这时候,工作量就会暴增。而且他敢打赌,他的米诺斯大人一定不老老实实地去做他的本职工作。

事实的确如此。夹着厚厚一本生死簿来到审判庭的路尼喜闻乐见地看见法官座上空无一人。剩下的大部分事情都如路尼所料,除了...

这么晚才写出【2】真的深感抱歉(土下座),cp为之前提到过的米路、紫龙x春丽、星沙、玄贵,请注意避雷。

前文请看http://neylans.lofter.com/post/1d55c48d_12dd30f77

—————————

6.Freia(挪威)

路尼一向不喜欢过节,尤其是这种充满粉红色气氛的节日。

先别误解,他可不是那种嫉妒他人得到幸福的那种人。路尼的出发点非常实际——每当这时候,工作量就会暴增。而且他敢打赌,他的米诺斯大人一定不老老实实地去做他的本职工作。

事实的确如此。夹着厚厚一本生死簿来到审判庭的路尼喜闻乐见地看见法官座上空无一人。剩下的大部分事情都如路尼所料,除了判桌上少了一根羽毛笔,多了个陌生的匣子。

一批批的灵魂从这里被发配到冥界各处,罪人们的哀嚎让路尼更没有心情思考过节的问题——他还没有给米诺斯准备巧克力。米诺斯大人会怎样想自己?路尼有些烦躁地翻过一页生死簿,此时,他觉得自己连一个字符都看不进去。

直到发配完最后一个灵魂,路尼终于有时间倚在高背椅上揉揉太阳穴缓口气。此时,那个被路尼冷落了许久的匣子终于进入了那双紫罗兰色的眸子。

陌生的匣子下似乎还压着个白色的东西———是一张纸。上面用着和路尼眼睛颜色一样的紫色墨水龙飞凤舞地写着给自家小副官的指令:“打开盒子,我亲爱的路尼。”

路尼对米诺斯的指令一向是无条件服从的,于是乎他听话的打开了盒子——里面放着一支“羽毛笔”。尽管可以与真的羽毛笔相媲美,不过,醇厚的香气还是揭露出这是其实是笔形巧克力的事实。匣子内放了张似乎是贺卡的东西,单从纸张的触感开看就能感觉到其价格的不菲。贺卡上面同样是龙飞凤舞的字体:“宝贝,情人节快乐。”

留下字条的米诺斯并没有忘记给自家小副官多写几句话,实际上,他写了满满一张纸。看到纸上充满爱意的语句,轻易不流露出自己情感的路尼感觉自己的脸“唰”一下红了……

巴连达因正拿着生日回礼走入难得安静下来的第一狱,不过他第一眼便看到脸上带着红晕的,身旁洋溢着幸福感的第一狱大法官在嚼一支羽毛笔。

“还是拉达曼提斯大人好啊……”从第一狱返回的巴连达因不禁如此感慨道。

7.merci(德国)

“星矢君,鼓起勇气来!”

瞬笑着拍着星矢的肩膀,一边把刚刚星矢放在一旁的巧克力塞回他的手里。

“瞬,我现在真的紧张……”

星矢又向后退了一步,离沙织的房间又远了些。

“打退堂鼓可不像是天马座,拿出刚刚送几位感谢巧克力时的勇气来!”冰河也在一旁帮腔,顺便挡住了某人后退的路。

眼下后退无路,星矢只得硬着头皮用类似机器人的步伐一步一顿地朝着那扇紧闭的木门走去。楼梯口距离沙织的房门并不远,大概十几步的样子。冰河瞥了一眼墙上的表——星矢走这十几步路已经花了整整十分钟。

星矢的鼻尖几乎要紧挨着红木的房门。

他迟疑着伸手准备敲门,可手在空中悬了半晌,最终只是摁在了木门上。不过冰河和瞬并没有给星矢留下太多胡思乱想的时间。瞬三步并成两步,在星矢迟疑之时替他敲响了房门。

紧接着,星矢听到了屋内人扭动门锁的声音,这意味着他已经没有时间去寻找敲响门的那个家伙。少年赶忙手忙脚乱地把自己的衣着简单整理一下(不过也没什么可整的),手上紧紧地攥着那盒巧克力。

“啊啦,星矢君?”

紫发的少女带着完美的微笑看着此时无比紧张的星矢。

“沙……沙织小姐……祝你……情人节快乐!”

城户沙织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便只看见一个红色的身影从面前一闪而过……

“那时的星矢真的很紧张呢……”

城户沙织看着眼前已经继承射手座圣衣的俊美战士,带着少许打趣的语气说道。

“嗯,我当时的确跑的太快了,没能来得及看清沙织小姐脸上的表情。”

此时的星矢一改当年的青涩紧张,他轻轻牵起城户沙织的手。沙织本来空无一物的手掌上竟凭空出现一盒巧克力。

“情人节快乐,沙织小姐。”

城户沙织用另一只手握住他的手,双手紧握之间,星矢也感觉到自己手中被放了什么东西。

“情人节快乐,星矢。”

星矢突然觉得眼前的并不是女神雅典娜,是身为一个人类的城户沙织。

7.Ritter Sport(德国)

童虎跟着史昂回了圣域,玄武也留在圣域配着还没守宫结束的贵鬼。连龙峰也跑到日本,说是收到了荣斗寄来的演唱会门票,跑到日本给他加油去了,此时留在五老峰的,只剩下紫龙与春丽。

此时两人刚刚吃完晚饭。屋内很静,只剩下流水的声音——紫龙正和春丽一起洗碗,两人都没有说话。

“春丽,晚饭后要出去走走吗?”紫龙将瓷碗搁在一边,顺便给刚刚洗好盘子的春丽递上手巾。

“嗯。”

五老峰的夜晚,静谧而美丽。天色晴朗,明月当空。南方的水气本就重,冬春之交更甚,能看到一轮圆月的时候很少。难得有这样的一个晴朗的月夜。山路旁的野山茶花还没完全闭合,月光撒在花瓣上,像是给山茶树上覆了层轻纱。山间时不时还可听到泉水叮咚,衬得周遭更加安宁祥和。

春丽并不清楚紫龙为何突然想要一起走走,但能看到如此美的月色实在令人欣喜,她也自然放下心中那微小如米粒的疑惑,只是专心于眼前这看了多年却仍未看够的景色。

这里的山路春丽已经走了很多遍,甚至比紫龙走的还多,她非常清楚接下来会看到什么———小路的尽头,是一株长的颇高的山茶。山上近来没有下雪,山路干燥,不用担心打滑或结冰的问题。再加上又是和紫龙在一起,春丽的脚步也变得轻快了些,倒像是变成从前的少女。

“明明是晚上,这山茶却仍开的这么好……”

她刚转身,想询问自己的丈夫,却发现紫龙手中忽然变出来一个深色的盒子(毕竟是晚上,她无法确定盒子的准确颜色),大概是之前一直放在衣服口袋中,直到刚刚才拿出来。

“春丽,虽然这样形容你我之间的关系有些不妥,但……情人节快乐。”

春丽显然没有从这惊喜中反应过来,待她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深色的小盒已经被紫龙放在了她的手上。盒子由于放在贴身的口袋中,握在手中还能感受到温热。

“春丽你看,这山茶花戴在你头上正合适。”

脸颊微微泛红的她只得任由丈夫折下一支山茶花别在自己发间。

“紫龙……”

“月色很美,对吧?”说着,紫龙侧过身正对着月亮,但右手却拉住了妻子的手。而脸颊上烧起红晕的春丽点了点头,身体靠在丈夫身上。

“月色,的确很美。”

8.TIROL-CHOCO 桔梗信玄饼(现代)

罗喜很喜欢情人节。罗喜很讨厌情人节。

对于小孩子来说,对于同一事物同时存在喜欢和厌恶这两种情感并不矛盾,譬如现在她嘴里正嚼着一块白巧克力,耳中塞着穆给她的耳塞(穆好像还说这个耳塞贵鬼当年也用过),并试图将头完全地埋在眼前枯燥无味的《中华万年历》(童虎给她的)中。

她悄悄抬头看了看正在厨房里忙碌的师父,叹了口气,暗暗希望自己能逃过今晚这一劫。

玄武出门去了,原因是贵鬼让他去给罗喜买几个山楂馅麻球,剩下贵鬼一人安心地在厨房里准备犒劳恋人的情人节小甜点。

盐渍樱花已经从冷藏室取出来,贵鬼纠结了好一会儿白凉粉到底要加多少,最后还是决定由着感觉走。煤气灶上的水已经开始沸腾,蒸腾的热气直接糊了去化糖的某人一脸。被热气熏得睁不开眼的贵鬼闭着眼摸索着抽油烟机的开关。若是在平常,他一准摸不到。可是今天他的运气不错,很快地开启了抽油烟机。

“玄武他,不像是对甜食有太大兴趣的人……”

看着锅中慢慢化开的冰糖,贵鬼有些担心。

玄武拎着还热的麻球走在回去的路上。回想起恋人一脸坚定地把自己推出厨房并把自己发配去买麻球时的可爱神情,玄武终于忍不住轻笑出声。

“贵鬼……就连这种时候也不会掉以轻心……”他有些无奈地自言自语。

最初的打算是趁贵鬼专注于煮巧克力时,把自己早就备下的巧克力塞入恋人的嘴里,也许还可能会有一个恰到好处的吻。不知是哪一步出了些纰漏,也或者只是恋人自己的小算计,总之,玄武的第一个计划落空了。但玄武并没有因此泄气——毕竟,没人会在这种事情上只准备一个planA吧。

当贵鬼做好信玄饼时,他会不会发现自己在模具里动了点小手脚?玄武捂着还带着些余热的麻球,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真是服了他了……”

与此同时,贵鬼看到做好的水信玄饼底部那行小字,甜蜜而又略显无奈的感叹道。

不过可惜了,玄武没有算到自己要把信玄饼外面再裹上一层巧克力,贵鬼有些惋惜地看着浸入巧克力中的圆形小点心。

“我回来了。”

恋人的声音把贵鬼从不舍的心情中拉出,他匆匆捞出裹好巧克力的小饼,将巧克力浆沥干后放入早就备在一旁的白色瓷盘中。

直到真正把甜点送入口中,贵鬼忽然明白玄武的真正用意。虽然食物本身的甜只留在舌尖上,但其中浸润的感情便随着食物进入自己的身体,整个人宛如包裹在恋人的爱意之中。

似乎甜的有些过分,贵鬼瞥了眼坐在自己旁边笑眯眯地玄武,像是无奈之下的感叹,但语气中却饱含着甜蜜。

“真是被你打败了……”

你看,情人节就是这样的存在。

罗喜把头埋的更深了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