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库侦

1216浏览    4参与
冰块待在冰箱里就好了

【猫鼠】Have a nice day

正常手游,但是对局之外角色们的互动

cp库侦、斯可、菲雪

是小情侣们美好的一天

拟人但保留耳朵和尾巴

希望你能喜欢。

———————————————————————

“没人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宿舍里米可兴致勃勃地坐在床上问道。

“没人想知道今天是你和斯飞在一起的第几周。”侦探泰菲淡定地趴在床上,手还在敲键盘。

门突然被打开了,但门外一个人也没有。

米可在头上缓缓打出一个问号,他正想去关门时眼前突然出现一只猫。

“啊啊啊——卧槽!”米可吓得从床上跳起来,头差点直接撞到天花板。

“对局统计写完了没。”库博抖了抖耳朵。

“还没开始写呢——嘿嘿,爷爷您再让女主人给一天...

正常手游,但是对局之外角色们的互动

cp库侦、斯可、菲雪

是小情侣们美好的一天

拟人但保留耳朵和尾巴

希望你能喜欢。

———————————————————————

“没人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宿舍里米可兴致勃勃地坐在床上问道。

“没人想知道今天是你和斯飞在一起的第几周。”侦探泰菲淡定地趴在床上,手还在敲键盘。

门突然被打开了,但门外一个人也没有。

米可在头上缓缓打出一个问号,他正想去关门时眼前突然出现一只猫。

“啊啊啊——卧槽!”米可吓得从床上跳起来,头差点直接撞到天花板。

“对局统计写完了没。”库博抖了抖耳朵。

“还没开始写呢——嘿嘿,爷爷您再让女主人给一天呗。”

“……你隐身过来就是为了这个?”

“斯飞说你再不交他就一个月不给你亲亲。”

“好的我马上写完。”米可一个飞跃跳到桌子前。

“库博我想吃奶油小方。”侦探泰菲头也没抬。

“给你带了一盒。”库博把袋子放到侦探泰菲床位下的桌子上,“别一口气吃太多,小心胖成比利鼠。”侦探泰菲还没来得及抬头爆粗库博就直接隐身跑路了。

“我!不!吃!了!”侦探泰菲抄起剑客泰菲的长枪,一个隐身就往外冲,“我有被动我看得见你!”

“啧啧,家暴现场。”听着门外的哀嚎,斯飞淡定的啃了一口奶酪——话筒形状的。

“猫方t0被男友暴打,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记者米可为您持续报道!哎哎爷爷别打脸啊!女主人!救我!”

“对局统计还没交?不救。”女主人淡定的补了一扫帚。

“斯飞!你要守寡了!嗷啊啊啊——”


经过一番和谐友好的追逐,米可趁着库博爪刀冷却赶忙缩进斯飞怀里。

斯飞成功撸到了鼠鼠。

侦探泰菲成功吃到了奶油小方。

库博成功和侦探泰菲要到了用于兑换奶油小方的主动亲亲。

女主人成功要到了对局统计。

除了米可被打了一顿和剑客泰菲的长枪意外折断以外都十分完美,真是美好的一天。


———


“离那玩火炮的小子远点。”米可拍了拍米雪儿的头。

米雪儿刚点头应下,转头就有一只灰色的脑袋凑过来轻轻蹭了一下她的脸。

米雪儿的脸瞬间爆红,米可黑着脸拿出了斯飞的吊坠。

库博正在闲逛时看见米可对着一个小土包不停拍照。

“你在拍什么?”

“这是泰菲那小子的衣冠冢。”米可黑着脸在小土包前放了一个地雷,又拍了一张。

“哇。”

“好厉害。”


————————————————

没什么好说的,很久以前的文,发

可能有后续


菊里花铃的猫

库侦(库博×侦探泰菲) 非典型同居

一.磕点:

1.侦探泰菲被动+隐身能看到隐身猫,库博传送到老鼠在的房间也能看到老鼠。

  

也就是说,隐身的侦菲能看到隐身的库博。而其他老鼠即使技能有破隐(如玛丽),也只是在破隐之后看到实体猫,能看到隐身中猫的,理论上只有侦探泰菲一个。

  

2.都是我推,我想让我推和我推在一起(?bushi)

  

二. 立场:

1.这对CP不在猫和老鼠原作基础上,只是菊里里在手游的基础上做出的拉郎,如果感觉不适,请咪直接点击左上角的箭头退出。(CP本质就是造谣,别杠,杠就是你对)

  

2.OOC,逻辑混乱,为了甜而甜。


  *微侍罗剑汤杰不打tag了

  

  ...

一.磕点:

1.侦探泰菲被动+隐身能看到隐身猫,库博传送到老鼠在的房间也能看到老鼠。

  

也就是说,隐身的侦菲能看到隐身的库博。而其他老鼠即使技能有破隐(如玛丽),也只是在破隐之后看到实体猫,能看到隐身中猫的,理论上只有侦探泰菲一个。

  

2.都是我推,我想让我推和我推在一起(?bushi)

  

二. 立场:

1.这对CP不在猫和老鼠原作基础上,只是菊里里在手游的基础上做出的拉郎,如果感觉不适,请咪直接点击左上角的箭头退出。(CP本质就是造谣,别杠,杠就是你对)

  

2.OOC,逻辑混乱,为了甜而甜。


  *微侍罗剑汤杰不打tag了

  

  

  

  

  

  

  “因为最近猫鼠来了很多新人,宿舍的房间出现了紧缺的情况,”女主人把双掌合在一起,做出”拜托了“的手势。




“所以?”库博放下手中的书,看起头看向她。




“所以...这就是你把我们叫过来的理由吗?”侦探泰菲看向桌面上放着的两把新钥匙,很快明白了女主人的意思。”你是想让我们....暂时住在同一个宿舍?“他试探性的问道。




”是的。“女主人对侦探泰菲的说法表示赞同。”就是这样,小侦菲,还有库博,虽然我知道突然让你们由一个人住变成两个人住,或多或少肯定有些不习惯,但很快,我们的新宿舍就会腾出来,到时候你们就可以回归一个人住的生活了。“她略显急促的对着两个人说到。




”我可以提个问题吗?“库博慢悠悠的发言。”为什么让我和侦探泰菲住一间屋子呢,我是猫,明明和同样是猫的室友住在一起,会更好吧。“他看了一眼侦探泰菲,后者正好也在看他,两个人经过了短暂的视线相接后,心照不宣的移开了目光。




”因为别的猫都自己先行选定了室友。“女主人叹了口气。”我最烦他们这一套了,侍卫在知道可以自己选室友之后,立刻选了罗杰;剑汤则立刻选了剑杰....而你们两个,恰好没有跟我主动提自己的室友人选。“




”所以你就把我们两个安排到一起了。“侦探泰菲接过话茬。




”是的。”




.......




在经过了漫长的聊天,以及几句客套后,女主人离开,顺便轻轻带上了门。




空气中瞬间只剩下安静。




在经过了几十秒后,侦探泰菲开口:“那个...库博先生,你好,我以后可能要在你这里借住一段时间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无法接受突然多了一个室友的事实。还是觉得“借住”更能接受一点。




“嗯,多多关照了。”库博合上书。“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大概才第一次见面吧。”他打量着侦探泰菲,后者正坐在自己的床上,床很高,他的双脚够不到地,搭在床边有一搭没一搭的晃荡。




”唔...其实...其实.....“




“我从很早就开始关注库博先生了。”或许因为第一次拥有了猫咪室友,他过于紧张了,侦探泰菲突然吐出这么一句好像青春期少女表白前说的话。




“每次我回宿舍的时候,都能看到库博先生和大家有说有笑的回去呢。”侦探泰菲试图让自己的话更合理一点,但这显然勾起了库博的心思,看着面前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小老鼠,库博觉得不逗一逗他实在是可惜。




“想不到你这么在意我啊,是哪方面的关注?”库博来到他床边,看到小老鼠淡紫色的眼瞳中倒映着自己的身影。




“欸欸欸....就是,那个.....”侦探泰菲感觉自己的脑袋要乱掉了,他后悔自己主动挑起话题,面前的猫咪好奇的看着他,距离近到....自己只要再往后靠一靠,就能被他逼到角落了。




”哪个?“库博继续问。




“库博先生早上通常早起,很喜欢食堂的小鱼干和猫咪饭团,最近经常看一本书叫《猫和老鼠可以在一起吗》,这本书被借走了5次,借的人分别是罗杰,侍汤,剑汤,牛汤和侦杰哥哥。”或许是强大求生欲的缘故,低攻低防的侦探泰菲一股脑的说出了一大堆。




这次轮到库博愣住了。博学的列车长很难得的愣在了侦探泰菲的床前,半晌没有说出任何话,似乎没想到自己也有被直球攻击的一天。




侦探泰菲头一次如此痛恨自己强大的观察力和细心的感知力。




看似化解了危机,不过。侦探泰菲自己也好不到那去,小老鼠被逗得耳根红红,像刚被亲了一口。


总之,两个人还是同居了。




侦探泰菲把自己的东西搬过来的时候,还差一个小时到熄灯的时间。宿舍里很安静,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库博坐在桌子上,用钢笔刷刷刷在纸上书写着什么。




他的东西放在两个纸箱里码好,一个纸箱里是他的日常用品,另一个纸箱...则整整齐齐码放着青苹果味的追踪饮料,这是他每天游戏的必带品,也是无数次逆转鼠方战局的先机。库博的东西很少,在女主人走后就已经收拾完了。




“库博先生,你在写什么?”侦探泰菲条件反射问出,随后发现自己的行为确实有些失礼。虽然自己很好奇,不过随意打探别人的隐私——这并不是一位合格的侦探应有的行为。




“在写信哦。”库博很随意的回答,头也没抬。“给我天堂的一位老朋友。”




“这样啊。”侦探泰菲松了口气,看着稿纸上秀气的花体字,侦探泰菲觉得这位博学的列车长简直无所不能,无论是颜值还是强度,亦或者知识或能力,都属于猫方顶流,在除了游戏以外的地方也很随和呢。




”库博先生明明这么优秀,平时和大家的关系也很好,为什么没有能同住一个宿舍的人呢?“宿舍还差两个小时熄灯,侦探泰菲爬到床上借着灯光读《福尔摩斯探案集》。他刚刚看到了精彩的部分,现在还意犹未尽。




“大概因为大家都有更重要的人吧。”库博说。




“那..库博先生没有吗?”




“我个人觉得没有呢。”库博说。“要是有,可能不会造成这种情况了。”他的话语听不出惋惜或失落,异常平静。”我一直是一个人在天堂,早已习惯了自己一个人。”




“库博先生明明人超好——”可能打开了话匣,侦探泰菲的话也变得多了起来。




“谢谢你这么评价我。”库博笑了一下。“倒是你,小侦菲,你不和你的侦杰哥哥一起住,真让我意外。”




“而且,光着腿坐在床上,很容易着凉哦。”他转过头。




“欸欸欸...啊...是的,其实是我自己不肯跟侦杰哥哥一起住的,我作为猫鼠最小一辈的泰菲家族,更应该锻炼自己的自理能力和比赛中技巧的实用性。”不得不承认库博先生也超级敏锐,很会照顾人——侦探泰菲慌忙找到毛毯,盖到自己的腿上,那里只穿了一条膝盖以上的短裤。




他们随意的聊了一会,总算缓解了尴尬的气氛。




看了一会书,侦探泰菲有些困了。就算来到了新环境,他在熄灯前一个小时就睡觉的生物钟还没有改变,他换上自己平常睡觉时的轻薄睡衣,躺在床上刚想对库博说一声晚安就沉沉睡去。




等等?甜牛奶的香味?侦探泰菲觉得自己的鼻子没有失灵,他真的闻到了甜甜的香气。




库博从门后探出头,发现侦探泰菲坐在床上,单片眼镜还没摘,这只迷迷糊糊的小老鼠似乎马上要睡觉了。




看起来倒是挺可爱的。库博上前,递给他一杯热牛奶,杯子完全不烫,上面印了可爱的猫咪和猫爪图案。




“欸……?库博先生?”面前的小老鼠明显愣了一下,似乎完全没想到库博会这样做。




或许不好意思让列车长一直举着牛奶,侦探泰菲犹豫了片刻还是接过,拿起杯子抿了一小口,甜甜的牛乳味道在口中绽放,味道确实不错,侦探泰菲评价。




“只是我在热牛奶的时候,顺便多热了一些而已。”库博看着他的嘴角沾了一圈奶渍,像童话里的白胡子老头,觉得有点可爱,犹豫后还是打消了摸摸他的头的行为,小老鼠估计又会吓一跳,他在心里如此评价。




真是口是心非啊,库博先生。侦探泰菲瞄了他一眼。哼哼~我作为侦探的直觉早就看出,你明明很擅长照顾别人。




“你这么小只,当然要多喝牛奶才能长大。”




“说的也是。”侦探泰菲没有在睡前喝牛奶的习惯,唯一可能喝的时间大概是清晨。“




但显然面前的猫咪正等着他喝完了回收杯子,侦探泰菲三两口喝完牛奶,感觉自己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他甚至还没对库博说这杯牛奶的谢意,甚至连一句晚安都没有说,就沉沉的睡了过去。热牛奶可是很催眠的,这使得本来就很困的侦探泰菲更想睡了。




这就睡着了啊……库博想到他今天有三四场高强度游戏,每局他都是唯一的奶酪位,努力为团队推了很多块奶酪,最终艰难的把残局扳回,赢得了胜利。




估计太累了。库博把杯子拿走,然后轻轻的关上了门。




屋内重新变得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侦探泰菲睡着时的均匀呼吸声,在房间里像香醇的朗姆酒一样缓缓的流淌。




...........




侦探泰菲不是容易做梦的人,有无数个晚上十分平静的度过。就算真的做了梦,也很难用好或坏去形容,但侦探泰菲可以确定的是,他今天晚上做的这个梦,绝对是那种....糟的不能再糟的梦。




梦的内容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记不起来了,只觉得是很糟糕的梦,他在梦里不停的奔跑,做着一件又一件的事情,试图用自己的努力改变糟糕透顶的既定事实。




然而,这只是徒劳,就算他怎么努力,结局还是不可挽回的走向毁灭,他的一切努力终究像一戳就破的肥皂泡一般,一个个走向分崩离析。




“呜.....不要....好可怕......”强烈的失落感和伤心的感觉充满了他的心,再在他做的又一个努力被无情的戳破之后,侦探泰菲终于从紧闭的唇齿中,溢出了几声哭腔,他蜷缩在床的一个小角落,眼泪从紧闭的眼角流下来,打湿了一小片枕头。




很不幸,他做噩梦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在他刚刚搬来库博宿舍的第一天。




梦里的他脆弱且无助,连自己在梦里哭了也不知道。如果没有人管的话,他会一直重复在这个糟糕的梦里,断断续续的哭到半夜甚至第二天早上,然后顶着又红又肿的眼睛去参加新一局游戏。




“小侦菲?”可能还想看看新室友睡的怎么样,库博在坐在桌前写完信之后,便轻手轻脚的来到了侦菲房门前,慢慢的把门拉开了一条缝。




然后侦菲的哽咽便传入了他的耳中。猫咪的听力本来就不错,侦菲的哽咽在房间中更格外清晰,他走到床前,更进一步的看清了床上小老鼠痛苦的样子。




在游戏中表现出色的侦菲....跟在侦杰旁边的侦菲....在图书馆踮起脚尖努力拿书的侦菲....无数个侦菲拼在一起,组成了如此脆弱易碎的侦菲。




明明我可以不管的吧。库博想。他跟我理论上来讲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说到底,不过是女主人强行把我们安排到了一个宿舍而已,我并没有管他的义务才是。




可是...他看起来很需要帮助,库博安抚性的摸了摸他的头,感受到小老鼠几乎浑身都在颤抖,似乎在梦里遭遇了很可怕的事,他的眼泪依然没有停止。




库博不得不承认暴露在大众视野下的侦菲,是一个温和的形象,输了游戏会更加努力,队友出现了明显的失误也会尽自己所能安慰和鼓励,特别是....很少出现不开心或失落的情况,在大部分时间里,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似乎遇到了令他开心的事情,跟在侦杰后面或一个人走着,即使比赛连输也只是没什么表情,不断安慰队友不要气馁,下一局一定可以胜利。




可能因为缺乏温度,小老鼠的手冷的像冰。在空气中胡乱抓着,似乎特别没有安全感,想抓住什么东西,被库博握住,试图起到一些安慰的效果。




只可惜效果不大。库博向来不会做这种事,日复一日的天堂生活几乎要把他原本充满棱角的性格磨平,但还是保留了一点的,库博想。




他用自己的双手轻轻的环住侦探泰菲,像对待一个易碎的花瓶,又像给他一个拥抱。而实际上他的确这么做了,库博把侦探泰菲带到自己怀里,让他的下巴垫在自己的肩膀上。




他给了侦探泰菲一个温暖的拥抱。这是他以前从来不会对任何一只老鼠所做出的,肢体互动的行为。他感到侦探泰菲的哭泣渐渐的停止了,四肢温暖起来。




“诶...库博先生....?”可能是感到很温暖的缘故,侦探泰菲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库博先生怎么在这里?”




“小侦菲。”库博开口,声音居然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柔和。“你做噩梦了。”




“这样啊。“侦探泰菲迷迷糊糊的,明显没有完全清醒。”库博先生真温柔呢,明明只是初见,却把我照顾的这么好。“




”小侦菲,你还没有完全清醒。“




”我知道。“侦探泰菲把下巴垫在他的肩膀上,似乎不愿意逃离这个拥抱。




”库博先生不是说,自己没有重要的人,也没有被重要的人吗?“




”....是的。“库博很疑惑他为什么要突然说这种话。




”所以,我愿意做库博先生,那个——最重要最重要的人。“




侦探泰菲抬起头看向墙上的时钟,发现还有半个多小时熄灯,客厅的灯亮着,把温暖的光线洒在房间里。




雏菊悄悄的开放,空气中多了一丝甜美的香气。




隔壁传来烤面包的味道,他觉得是隔壁的图多盖洛和雪梨在烤面包,再过半个小时就能烤好,到时候她们会笑着,在清晨往猫鼠每个宿舍的门口放一篮热乎乎的面包。




然后库博抱住侦探泰菲,在他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




“我愿意。


菊里花铃的猫

库侦(库博×侦探泰菲) 一场意外

一.磕点:


1.侦探泰菲被动+隐身能看到隐身猫,库博传送到老鼠在的房间也能看到老鼠。


也就是说,隐身的侦菲能看到隐身的库博。而其他老鼠即使技能有破隐(如玛丽),也只是在破隐之后看到实体猫,能看到隐身中猫的,理论上只有侦探泰菲一个。


2.都是我推,我想让我推和我推在一起(?bushi)


二. 立场:


1.这对CP不在猫和老鼠原作基础上,只是菊里里在手游的基础上做出的拉郎,如果感觉不适,请咪直接点击左上角的箭头退出。(CP本质就是造谣,别杠,杠就是你对)


2.OOC,逻辑混乱,为了甜而甜。

  

  

  

  

  

  

  

 新...

一.磕点:


1.侦探泰菲被动+隐身能看到隐身猫,库博传送到老鼠在的房间也能看到老鼠。


也就是说,隐身的侦菲能看到隐身的库博。而其他老鼠即使技能有破隐(如玛丽),也只是在破隐之后看到实体猫,能看到隐身中猫的,理论上只有侦探泰菲一个。


2.都是我推,我想让我推和我推在一起(?bushi)


二. 立场:


1.这对CP不在猫和老鼠原作基础上,只是菊里里在手游的基础上做出的拉郎,如果感觉不适,请咪直接点击左上角的箭头退出。(CP本质就是造谣,别杠,杠就是你对)


2.OOC,逻辑混乱,为了甜而甜。

  

  

  

  

  

  

  

 新的一局游戏开始,地图是经典之家。




库博拿到了三块经验蛋糕,在卧室布好了局,随着侦察期的结束,老鼠们要出洞运奶酪,而自己则负责把它们击倒,并依次绑上火箭,才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罗杰,国杰,剑杰,侦菲。看来又是个四飞局啊。库博擦了擦眼镜。除了局内,日常生活中他和除了侦菲以外的其他三只老鼠的私交都不错,它们都过来找库博借过书,有时候还会请教自己一些问题。




只有侦菲....库博看向侦探泰菲的头像,泛着淡紫色的光,上面写着数字四号。




哦,就是天天跟在侦杰旁边的那只老鼠吧,因平常没什么交情的缘故,库博好不容易回忆起来。




他刚刚来猫鼠不久,天天跟在侦杰身边学习各种游戏技巧,但实际上没打过几局游戏,因为半吊子的面板和不如侦杰的平均水准,平常的上场率也不高。




那就三飞吧,给侦菲一个面子。库博出了卧室,想看看是哪个倒霉蛋踩到了他精心在洞口布置的老鼠夹。




然后他看到了侦菲,可怜的小老鼠被老鼠夹夹住,疼的眼角冒出泪花,他拼命挣扎着,试图在猫来之前把自己从老鼠夹上弄下来。




库博看着面前的小老鼠,觉得莫名有些可爱,忍不住轻笑一声。虽然自己确实想对他特殊关照,如果最后能三飞当然是最好不过,但面对这种送上门的老鼠,自己开局又急需要节奏点的情况,库博当然不会放过,他走上前,试图用爪刀+一个盘子了结侦菲。




就在他马上就可以打到侦菲的时候,侦菲突然被从厨房扔过来的鞭炮击中了,鞭炮的秒数走向终结,在0的时候爆炸,炸掉侦菲半管血。




“你扔的鞭炮炸到人家了——”国杰揪着罗杰的耳朵,好像这样做就能延缓侦菲倒地的速度。“说好了要保护侦菲的,他那么小,又缺乏游戏经验,你还害他!赛后赶紧去给人家道歉!他要是第一个飞,侦杰绝对拿我们没完。”他从冰桶里拿出一块冰。“这个给你,记得扔准一点,扔到库博。”




”欸嘿嘿....刚刚那个纯属意外嘛。”罗杰接过国杰手里的冰。“放心吧,我一定会救下侦菲的。”他拿起冰块,作出投掷动作。




然后,他把冰块第二次扔到了侦菲身上。




侦菲失去了仅有的半管血,在从老鼠夹上挣脱下来之后,就倒在了地上。




库博:“?.......”




在厨房的罗杰率先反应过来,:国杰你快去救他吧,支援就由我来完成。“然后开启降落伞跑路。




国杰看着自己只点了一技能的技能点,心想也比没有强。要是库博真的绑侦菲,自己就顶着唯一的小盾把侦菲捞下来,7秒的无畏够他跑的。




侦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一出洞就踩到了老鼠夹,然后自己就接到了一个鞭炮,耳旁一片嗡嗡嗡的声音,侦菲感觉自己的头破了,额角涌出血液,流到自己的脸上,他感觉好疼。




接着他又吃了个冰块,虽然持续时间比鞭炮要短得多,不过浑身刺骨的凉意还是让他很不好受。




而且,猫还在身边,侦菲想。要赶紧从老鼠夹上挣脱下来,然后逃跑才行。




可惜他的伤势已经不允许他这么做了。额头的伤口,寒凉的冰块让他双腿不自觉的打颤,然后倒在了地上——他已经站不起来了。




完了啊....侦菲觉得自己一定会被绑上火箭,成为团队的突破口,从而输掉整盘游戏。




啊...抱歉呢,侦菲想。侦杰哥哥,你交给我在游戏里如何生存的知识点,我还是一个都没有用上就被抓了,还有,罗杰,国杰和剑杰哥哥,我又拖累了你们。侦菲望着走到自己面前的猫,感到非常害怕。




“那个...”库博突然开口。”小老鼠,你很疼吗?“此时的侦菲脸色因为出血变得不是那么好看,还在试图站起身。




”欸....?“侦探泰菲愣了片刻。这是第一次有猫在比赛中关心他,还是以这样一种方式,他胡乱的抹了抹自己脸上的血,试图装成”这只是小伤“的样子。




”没事,比起这个,你不应该把我绑上火箭吗?“侦菲疑惑的看着他。“难道我记错规则了?猫把老鼠击倒就可以?”他歪着头看库博。




“你确实记错了。“




按照平常,库博应该立刻把他绑上火箭,抓一波节奏。但不得不承认,列车长有的时候确实很喜欢误导别人,并以此为乐趣,特别是,对于这种懵懂无知的小老鼠。




“那规则应该是什么?”侦菲脱口而出。随即才意识到自己做出了很失礼的行为——向猫咪问规则一类的事情,还是自己这一局的猫咪。




“唔,我想想。”库博做出思索的样子,一步步把侦菲引入圈套,随即说:




”让猫咪胜利的规则就是,老鼠推完五块奶酪,并让墙洞破裂。“




”而且要同时有两只及以上的老鼠从墙洞逃跑。“




“所以你的目标就是阻止老鼠推奶酪,防止墙洞出现,只有坚持到限定的时间,你们才能获得胜利。”




库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饶有兴致的看着侦菲的表情由懵懂转向惊愕,最后转变成”完全明白了“的表情。




真可爱。库博突然无来由的这么想。




眼前忽然出现一片白色,侦菲看去,发现库博拿着一块手帕,采用标准绅士礼的方式递给自己:”擦擦脸吧,小老鼠只有干干净净的,才最好看。“




手帕整体是白色的,绣了淡蓝色的花边。




侦菲愣住了。一直以来,自己遇见的为数不多的几只猫总是用武力对付自己,以至于他认为猫咪都只会爪刀和投掷,自己心里对猫的恐惧也一点一滴的累加了起来,被猫抓住就是输,倒地就是死亡。可以说,库博的出现,打破了侦菲对猫的固化认知。




“这块手帕就给你吧。”库博说。”好了,我要去获得胜利了,再见,小侦菲~玩的开心~"他哼着小曲离去,皮鞋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直到走到侦菲看不见的拐角,库博才上了天堂扶梯,云层之间,那里端端正正的放着两个火箭。




“好了~”库博的眼中闪过锋芒。“刚刚和小侦菲对话消耗了一些时间,现在,让我看看先杀哪只吧~”




与此同时




“唔...”侦探泰菲感觉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破碎掉了,软软的,很温暖,落在地上悄无声息。




“其实我都知道的呀,亲爱的列车长先生,刚刚说的规则是老鼠的获胜方式。“




“明明把我绑上火箭就能找到节奏了,就算这样,你也没有伤害我。”




“谢谢你。”他攥紧了手帕,上面因为自己的擦拭已经满是血污。






........




在一局游戏过后,库博疲惫的回到宿舍。




今天又被杰瑞的鸟哨,海盗的金币,尼宝的钩子,以及数种道具击中了,库博趴在床上稍作休息,无意中看到自己的桌子上,似乎放着什么东西。




他把那个东西拿起来,很出乎他意料,这是一条手帕,白色的,绣了淡蓝色的花边。库博想起自己之前给侦探泰菲的手帕,好像也是这种款式,手帕已经完全被清理干净了,那个小家伙似乎认真清洗过。




手帕旁边搁了一封信,信封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库博先生收,有淡淡的青苹果味香气。库博把它拿起来拆封。




信的格式很不规范,好像比起一封正式的书信,更像一个纸条。




上面写着:




尊敬的库博先生,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过来归还手帕。礼物只有很亲密的人才能互相给予,当时我们才第一次见面。




所以无论如何,我不能要库博先生的礼物。




赛后他们也为我道歉了,说不应该在没有看清楚猫的情况下,就乱丢投掷物导致砸中我,我已经没事了,头上的伤也在渐渐好转。




库博先生是我很尊敬的猫。为此,我更希望能让您全力以赴的打好每一局比赛,我也会不断成长,向您证明,我有让您使出全力对待的的资格,不会在让您对我放水了。




                                                                                      侦探泰菲






还挺有趣的嘛。库博微微勾起了嘴角。




























   

这个空城有大饼(?)

【冷cp】【库博and侦探泰菲】人世间的有缘者

我想要更多小心心和评论!拜托拜托!

食用警告

冷冷冷冷冷(大概我是开拓者)

有很少量玻璃渣,库博第一人称向

库博and侦菲cp向

侦杰菲亲情向


我是天堂管理员……库博。嗯。

我也不知道是因为生活太乏味了,还是想去看看别的,我请了假,打算到人间去转转。

第一眼,我想,人间果然比天上热闹多了。

天上除去天堂列车汽笛的声音,便只有我和来者的谈话了,但是这里,谈话声,吆喝声,笑声,哭声……塞满了整条整条的街。

我就在这些街上漫不经心的散步,也不想着要去哪里,要找什么,只是凭着感觉,让身体带着意识去观光。

不知道哪里的路边是一家小小的侦探所,装潢平淡,似乎也没什...

我想要更多小心心和评论!拜托拜托!

食用警告

冷冷冷冷冷(大概我是开拓者)

有很少量玻璃渣,库博第一人称向

库博and侦菲cp向

侦杰菲亲情向






我是天堂管理员……库博。嗯。

我也不知道是因为生活太乏味了,还是想去看看别的,我请了假,打算到人间去转转。

第一眼,我想,人间果然比天上热闹多了。

天上除去天堂列车汽笛的声音,便只有我和来者的谈话了,但是这里,谈话声,吆喝声,笑声,哭声……塞满了整条整条的街。

我就在这些街上漫不经心的散步,也不想着要去哪里,要找什么,只是凭着感觉,让身体带着意识去观光。

不知道哪里的路边是一家小小的侦探所,装潢平淡,似乎也没什么稀奇的,但是就像是上帝的安排一样,我把头从窗户伸了进去。

屋里只有三位,一位是蓝白相间喝咖啡的猫(侦探汤姆),一位是坐在书桌边上读书的老鼠,(侦探杰瑞)还有一只灰色的更小的老鼠坐在地毯上摆弄一堆乱七八糟的实验仪器。(侦探泰菲)

不经意间,那个灰色的小家伙抬头看我,他的眼睛是那么的明亮,只有孩子才有这样的眼睛吧。我不由得感叹。

他却一下子弹起来了。“叔叔!外边有神仙!”然后他朝着那只喝咖啡的老鼠跑去,把他朝着我那里拽。惊慌之中,我下意识弯下腰,让自己消失在窗口。

“叔叔你看!你看!”

“真是的泰菲,哪里有什么神仙!再说也没有……”

我看着他们在屋里争论。那个孩子努力的解释他看到了我。“就是那么大!那么大的一个头!!”

“你不会是看走眼了吧?汤姆,你觉得有神仙么?”那只蓝白猫咪放下杯子,摇头。

我不知道后边发生了什么,因为我跑开了。

直到夜晚,我手里拿着瓶买的牛奶回去那里,讲实话,找路什么的还真是麻烦。等我找到那间侦探所,我的腿已经发软了。

我再次探头进那个侦探所,这时已经空无一鼠了。空荡荡的屋里只有冷清,不知道为什么,我头一回有了一种被称为“失落”的感觉。那个孩子为什么看见我了呢?

“你是神仙么?”

“什,什么……?”

他从桌子底下探出头,睁着那双大眼睛看我。期待着我的回答。

谁会拒绝他呢?我也不例外。

“我严格来说不能算神仙,我只是从天堂来的一个管理员。”

“那也算是神仙了!我真的看见神仙了啊!!”他兴奋的手舞足蹈,在那间小屋转来转去。

“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吗?”我说着,打开手边的牛奶给他,我已经对这个能看见我的小家伙产生了好奇,因为普通的生物是绝对看不见我的。

“我是一个小侦探,我叫泰菲。”他刚说完,见我手里的奶,两眼放光。“是牛奶么?神仙给我带奶了!!”

“啊哈哈,小声一点,不然你叔叔要不高兴了。”我把瓶子给他。“喝了……就得记住我叫什么。”

“神仙叫什么啊?”他把头抬起来,脸上还有牛奶,惹得我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拿口袋里的手绢给他擦脸。他抱着牛奶瓶看着我。

“好啦……”我看看屋里的挂钟。“十一点半了,快去睡吧。”

“所以神仙叫什么呢?”他不肯走,拽着我的爪子看着我。

“哦,差点忘了这个事情。”我有些尴尬,差点又笑出来。“记住,我叫库博。库,博。记住了么?”我在一边的纸上写了“库博”两个字给他看。

“库博……”他站起来,把纸张塞进书籍底下。“我还以为是xx神仙呢。不过也没啥,反正神仙就对了。”

这小家伙真可爱啊。“我以后晚上还会来看你,到时候,就叫我库博叔叔。”

我故意没等他回答就消失了。我看他一脸惊讶的神情,兀自自己偷偷的笑着。

后来又过去了很久很久……由于他叔叔不相信我的存在,我们只能趁他叔叔不在聊两句。见面的时间以晚上为主,渐渐他白天有时也会偷溜出来找我。

我怕他找不到我,于是我再也没长久的离开过那条街。我们白天见到时,我要么在茶坊里坐着,要么在咖啡厅坐着,要么在路尽头的小公园坐着。当然牛奶总是少不了的。

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我逐渐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我能看到他的灵魂,似乎要离体一样,并没有好好的与肉体结合。并且这种趋势随着一天天过去越来越强烈。

这意味着他很快就要到天堂去了。他却仍旧毫无察觉。

或许……这也是他能够看见我的原因。

每当我想到这一点,总觉得有沉重的痛苦压着我,就像是硬生生从心头挖去一块软肉一样,皱缩着淌着血。

为什么呢?

或许是因为在我目前在人间所见的生物中,唯一可以见到我的。我和他在一起时,我才是一个真正的“存在”。

等到我将要回到天堂的前一晚,我又去找了他。我在窗前看着他,他在窗里看着我,就像最初那一天,我们的第一次相遇。

“库博神仙要回去了嘛。”他听到这个消息,就像一只瘪了的气球坐下来,完全没有当初的活泼了。这也是我能够想到的。

“叔叔还会来看你。”我试图安慰他,但是无论怎么都没法让他开心,我开始后悔告诉他了。但同时我又庆幸,根据他灵魂的状态,他很快就会去找我了。(库博:?操我哪有这么坏)

之后我们就面对面,他坐着,我站着,谁都不说话。

“泰菲?十二点了!还不睡!别等你的神仙了!”

“哦……”他转过头去,跳下窗台后我就看不见他了。我不知道我的表情是如何的,但根据我的感觉,肯定好不到哪里。

之后我又回到了天堂的入口处,每天为一名又一名来者登记,再看着他们走向天堂。跟很久很久以前一样,那短短的三十多天,如同大海中投下的一颗石子,只是在心头留下了一点涟漪便沉入记忆深处了。

又过去了一段又短又长的时间。

那天我永远不会忘掉。我经过了一段高强度工作后,打了个小吨,刚刚醒来便发现有谁来了,赶紧坐好。

影子越来越近了。等他在那里站好,并说:“我可以进去么?”时,我才反应过来。

“等等!!”可能是太激动,我从桌台后边一下子栽了出来。然后我抓住了他。

“诶,这是――神仙!”他也认出了我。“居然能在这里看到神仙叔叔!”

“是我噢。”我把他放在桌台上,周围空无一人,是个难得的好机会。

“我要你留在我身边。”像是不受控制一般,那句想说的话脱口而出。

“诶――!?这是什么意思啊叔叔。”他还是哪一副天真的样子。

“你居然还记得我。”我却突然有点紧张,整理了一下帽子。“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天堂列车站的管理员库博。”

“所以叔叔为什么要留下我?”他仍然不解的望着我。

“一段时间前,我请假到凡间去休息,我碰到了你,周围那么多往来者,只有你能看见我。因为你的出现……我才不至于孤独。”

“因为你是,唯一能够证明我存在的理由。”

――――――――――――――――――――

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但是这不是梦,此时此刻他正在我的口袋里睡午觉呢。

远处又是一声嘹亮的汽笛声,我匆忙捂住口袋里他的耳朵。

天堂的列车开走了,又带走了众多的灵魂。他们将会在终点站重新开始自己的生命。

但是幸好,列车没有带走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