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应昊茗

21.2万浏览    2172参与
一只烤玉米

好像是叫孟天宇。

好像是叫孟天宇。

桃深

沉迷茗妹盛世美颜,一万个脑洞奔涌而出的感觉。

沉迷茗妹盛世美颜,一万个脑洞奔涌而出的感觉。

云来云去
我在濒临放弃的边缘撸了一张端儿...

我在濒临放弃的边缘撸了一张端儿~

细节什么的已放弃


我在濒临放弃的边缘撸了一张端儿~

细节什么的已放弃


泠盐

从各个角度观察八八头发的结构

好难画。


从各个角度观察八八头发的结构

好难画。


一只烤玉米
原剧#海棠经雨胭脂透# #老九...

原剧#海棠经雨胭脂透# #老九门# 

我最喜欢的果然还是民国时期的角色

朗大少爷和齐八爷嘴嘴←因为个人审美来看还是觉得民国服饰最好看w但剧情我就不槽了,心塞

一张充满碎碎念的问卷,感觉挺好画所以填了

然而因此想好的梗没有动笔

原剧#海棠经雨胭脂透# #老九门# 

我最喜欢的果然还是民国时期的角色

朗大少爷和齐八爷嘴嘴←因为个人审美来看还是觉得民国服饰最好看w但剧情我就不槽了,心塞

一张充满碎碎念的问卷,感觉挺好画所以填了

然而因此想好的梗没有动笔

云来云去

八爷笑起来吼吼看啊,最近又重新刷起老九门,就喜欢看老八笑~~~

八爷笑起来吼吼看啊,最近又重新刷起老九门,就喜欢看老八笑~~~

桃深

【一八衍生/霆茗】我有一个喜欢的人 上

今天是周末陈伟霆没课,他和学生会的另外一个同学抬着一架电钢琴往三号教学楼艰难的移动着。过几天就是学校校庆,文艺部大多数都是女孩子,男生有限。他作为学生会副会长当然要以身作则带头帮着搬运了大部分需要用乐器和音响设施。

他歪着头用卷起来的袖子擦了擦头上的汗,英气十足的脸微微透着汗珠在阳光下十分打眼。


“喵”


陈伟霆寻声音看过去,前面的足球场地上一个穿着白色T恤,蓝色八分裤的男生侧着身子蹲在草地上,身边围了好几只猫,这些猫经常活动在学校的各各角落,十分亲人,被学校的学生们喂的是圆圆滚滚招人喜欢。


少年身形高挑,白白净净的,正用细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挠着一只三花的下颌,小...



今天是周末陈伟霆没课,他和学生会的另外一个同学抬着一架电钢琴往三号教学楼艰难的移动着。过几天就是学校校庆,文艺部大多数都是女孩子,男生有限。他作为学生会副会长当然要以身作则带头帮着搬运了大部分需要用乐器和音响设施。

他歪着头用卷起来的袖子擦了擦头上的汗,英气十足的脸微微透着汗珠在阳光下十分打眼。


“喵”


陈伟霆寻声音看过去,前面的足球场地上一个穿着白色T恤,蓝色八分裤的男生侧着身子蹲在草地上,身边围了好几只猫,这些猫经常活动在学校的各各角落,十分亲人,被学校的学生们喂的是圆圆滚滚招人喜欢。


少年身形高挑,白白净净的,正用细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挠着一只三花的下颌,小猫舒服的用手指舔了舔他的手,钻进了少年的怀里。因为逆光的原因,陈伟霆看不清楚他的脸。


“那个人你认识吗”陈伟霆鬼使神差的问了句。


“啊?那好像是历史系的吧,和我们一届的”一起抬桌子的同学顺着陈伟霆的目光看过去。


陈伟霆惊讶了,他只是顺口一问,没想到真的能得到答案。


“你怎么知道的”


“历史系和我们的心理辅导课是同一个老师啊”同学憋了憋嘴。


陈伟霆一阵心虚,这门和专业无关的课他从来都没去上过,教授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眼神不太好。每次都是张艺兴和他女朋友冒名顶替帮他签到,好在这个课一周只有一次,意思意思就过去了。


走到男生身边时,陈伟霆侧目打量着男生,柔和精致的五官,梳着乖巧的学生头留着刘海。男生抬头撞上陈伟霆的视线,见他看着自己只当他是在看怀里的猫,将怀里的三花抱出来冲着陈伟霆摇动的猫爪,红唇一展露出一抹微笑。


他心里一跳,慌忙加快了脚步将前面搬琴的同学撞了一个趔趄,陈伟霆等他调整好位置重新搬起电钢琴便催促着同学慌忙的往前走。好像有什么咬他屁股一样。


陈伟霆病了,做什么都没有力气,空手道也不练了,篮球也不打了,整个人都没精神老是发呆。一个寝室的张艺兴问了几次他怎么了,他都说没事。只是愣愣的想着那个草地上笑着冲自己举着怀里的三花挥动着猫爪子的男生。


到了星期五,陈伟霆突然像打了鸡血一样在衣柜里挑了半天的衣服,抓了头发,从来没上过心理辅导课的他跟着张艺兴一起破天荒的早早就坐在教室里。


袁冰妍好奇的问他怎么了,陈伟霆哀怨的看了看她和张艺兴牵着的手说,因为我生病了,所以要上心里辅导。


袁冰妍听的一头雾水,张艺兴却笑的一脸高深莫测。他一把拉过袁冰妍说别管他过段时间就好了。两个人在一边旁若无人的腻腻歪歪,惹得陈伟霆转过身子不看他们。


“同学,你旁边的位置有人吗?”温柔的少年音似乎像一股清泉浇在陈伟霆躁动不安的心上,安抚了他的情绪。


“没人,”陈伟霆回头眼睛一亮,这不就是那天冲自己举三花的男生。


他看见男生的课本上用漂亮的瘦金体写着应昊茗。


“你练书法吗”


应昊茗一愣,看陈伟霆指了指自己书上的名字笑着说“业余爱好”


“你是哪个系的?”陈伟霆契而不舍的找着话题。


男生又是一愣“我是历史系的”


一旁的张艺兴翻了个白眼。这节课是考古系和历史系合上的,陈伟霆问的那是什么傻问题。没见过自然就是历史系的啊。


“这么巧,我是考古系的”陈伟霆傻傻的笑声传了过来。


“同学上节课我没来,你能不能给我画画上节课讲的东西”陈伟霆厚着脸皮把书推到应昊茗的面前。


应昊茗笑了笑拿着笔一段一段的画着,陈伟霆呆呆的看着他长长的睫毛微微颤着,殷红的嘴角讨喜的向上翘,陈伟霆看着看着喉结不自主地就滑动了下。


张艺兴实在看不下去拉着袁冰妍换了个位置,我怎么会认识这种人。一定要离他远一点,白痴可会传染的。


下了课,陈伟霆一脸微笑得意的向张艺兴和袁冰妍露出一口大白牙。


“伟霆,你看起来心情不错”袁冰妍看着上完课整个变了一个人的陈没霆感叹道,心理辅导真的这么有用?


陈伟霆冲着张艺兴晃了晃手机,上面是应昊茗的微信添加同意的消息。


“这么快怎么加的”


“我管他借了一百块钱,说了微信还”


张艺兴摇了摇头,我真是想的太多了。



云来云去
再摸一只八爷,对我这门外汉来说...

再摸一只八爷,对我这门外汉来说太难了😂有点糙

再摸一只八爷,对我这门外汉来说太难了😂有点糙

云来云去
用手机涂了个八爷 😂果然我还...

用手机涂了个八爷

😂果然我还是手残党😂

我可爱的八爷~~~

用手机涂了个八爷

😂果然我还是手残党😂

我可爱的八爷~~~

云来云去

李毅也很帅( ̄y▽ ̄)~*捂嘴偷笑

李毅也很帅( ̄y▽ ̄)~*捂嘴偷笑

云来云去

麻麻,为什么这个恶霸这么漂亮

✧*。٩(ˊωˋ*)و✧*。

披头散发什么的,太美~

红了眼圈,嘤嘤嘤

麻麻,为什么这个恶霸这么漂亮

✧*。٩(ˊωˋ*)و✧*。

披头散发什么的,太美~

红了眼圈,嘤嘤嘤

云来云去
端儿怎么这么好看

端儿怎么这么好看

端儿怎么这么好看

泠盐

终于剪完十集的cut了(●´∇`●)

放一小段经典的特助摘眼镜

终于剪完十集的cut了(●´∇`●)

放一小段经典的特助摘眼镜

一只烤玉米

“阿敏哥哥好。”


诚邀大家磕一磕太祖秘史里的多尔衮小十四阿哥,太可爱了吧!!!这腰,我又可以了,而且声音好嫩好奶,盯着屏幕对着大脑门子都发出一声声痴汉笑的就是我没错了👍

“阿敏哥哥好。”


诚邀大家磕一磕太祖秘史里的多尔衮小十四阿哥,太可爱了吧!!!这腰,我又可以了,而且声音好嫩好奶,盯着屏幕对着大脑门子都发出一声声痴汉笑的就是我没错了👍

泠盐

剪了茗茗的爱的阶梯单人cut,第一集居然只出现了两分钟我的杨特助

剪了茗茗的爱的阶梯单人cut,第一集居然只出现了两分钟我的杨特助

一只叫白老鼠的老鼠

啊!天蓬元帅太好看了!《大天蓬看起来啊!》

啊!天蓬元帅太好看了!《大天蓬看起来啊!》

EmmaYYAM的小窝

【悠然x朗月明】桃花仙(一发完)

【悠然x朗月明】桃花仙


By EmmaYYAM

*2019年的最后一天也沉迷于应先生的盛世美颜。以一篇水仙告别2019,亲爱的朋友们,咱们明年见!

*灵感不多说,请看图:

[图片]

       朗府里有一棵桃树,一棵成精的桃树。

       桃树生在后园偏僻的角落,并不起眼,除了花匠,没人会来这里打扰他。一方清静天地,是修行的好所在。

       这...


【悠然x朗月明】桃花仙


By EmmaYYAM

*2019年的最后一天也沉迷于应先生的盛世美颜。以一篇水仙告别2019,亲爱的朋友们,咱们明年见!

*灵感不多说,请看图:

null

       朗府里有一棵桃树,一棵成精的桃树。

       桃树生在后园偏僻的角落,并不起眼,除了花匠,没人会来这里打扰他。一方清静天地,是修行的好所在。

       这棵桃树和大部分成精的桃树不一样,他不想只做一个桃树精,他要做桃花仙。

       可成仙难,难于上青天。

       桃树日日刻苦修炼,承阳光,饮雨露,等待花匠来为自己修剪多余的枝杈。

       一日夜里,后园跑进来一个身披斗篷头戴面具的少年,少年一直跑到角落,扑在桃树的树干上,闷声哭泣。

       桃树不识得这个少年,只是呆呆地听他哭,任他将滚热的泪洒在自己身上。少年突然而至,大哭一场,又默默离开。

       此后少年常来,来了只是独坐树下垂泪,哭完再走。桃树的心被勾得发痒,很想问问少年为何哭泣,但想想人妖殊途,也就作罢。少年好似有流不尽的眼泪,隔三差五就跑来这里哭,终有一晚,他在离开之前对桃树说了第一句话:可惜你不能言语。

       我是会说人话的,桃树骄傲地想。

       后来少年又来,照例闷声抽泣。哭着哭着,发觉有什么东西扑簌扑簌地落在了自己身上,他借月光一瞧,是几片桃花瓣。

       寒冬腊月,怎么会有桃花瓣?

       你一直在哭什么?桃树说话了。

       少年怔忪,以为见了鬼,腿一软摔个屁墩儿,踉踉跄跄地转身跑走了。

       次日夜里,桃树再次见到了少年。少年捧着几片花瓣问他:我一早醒来在枕边发现了它们,是你放的吗?

       溶溶月色下,一场桃花雨飘然洒落,无数花瓣飞旋凝聚,幻化成一个人形。

       桃树精头一回在凡人面前现身,有些羞赧,只小心翼翼地向前挪动了半步。他对目瞪口呆的少年说:花瓣是我所放,你希望我能够言语,你希望我说什么?你又为何哭泣?

       他在等少年回答,而少年被他吓到,又慌慌张张地跑走了。

       桃树为自己的鲁莽感到后悔,万一少年惧怕妖怪,找人来砍树掘根,他就没有活路了。

       不过这样的事并未发生。

       少年再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桃树知道了他的故事。

       少年名叫朗月明,是朗家大公子,从小受尽长辈宠爱,一直过得顺心如意。可半年前,一场大火烧坏了他的半张脸,大夫用了无数办法,也没有治好伤疤。他成了一个毁了容的怪物。

       桃树精摘掉少年脸上的面具,看到了可怖的伤疤。可惜了,他看着那完好的半边脸这样想,少年原本是个很好看的人。

       虽然可惜,但怪物什么的,桃树精倒不这样认为。真正的怪物一身邪气,会作恶,会吃人,和脸上有没有疤无甚关系。

       可是人间人所想,显然与他所想不同。岁月流逝,少年长成了翩翩公子,却越发孤僻消沉。有时他会带一坛酒来,喝得酩酊大醉,卧眠于树旁。

       桃树精法力低微,又不能离开树体太远,只能把人摇醒让他自己回去。大公子不肯走,埋在桃树精的怀里哭,说你知道吗,今日我小弟赴试,若能中举,便更要风光无限,受父亲疼爱。

       桃树精说:平日我听你吟诗作对,文采很是不俗,你若赴试,必然拔得头筹。

       大公子惨笑道:不能不能。世人看我为怪物,寻常也要指指点点,说我毁去容貌,是前世作孽,今生受了报应。我不能踏出家门,连累家里的名声。

       桃树精问:骨肉至亲,难道家人也用这种话来伤你?

       大公子摇头,说爹娘小弟待我很好,可这块伤疤也是他们不愿提及的心病。我不想他们为难。

       桃树精说:但有一人真心为自己,人言便不足为惧。

       大公子看着桃树精,摇头苦笑道:你真单纯,不知外面天地广大,人言可畏。我家累世从商,经营胭脂生意,脸面何其重要。看到我丑陋的脸,谁还愿意买我家的胭脂?我不比别人差在哪里,却要因一块伤疤受这样的气。我本也可以读书应试,为家族争得荣耀,让家人不因经商而受人轻贱,如今却只能眼看小弟事事站在我前面。我恨老天不公!若不是遇见了你,我岂会留一口气到现在?

       天地广大,竟无这一人的容身地吗?桃树看着怀里的泪人,忽然问道:你愿不愿意跟我走?等我修成桃花仙,脱离树体,我就带你走,你喜欢哪里,我们就去哪里。或许我还能医好你的脸。

       此话当真?大公子问。

       我不骗你。桃树答。

       大公子笑了,眼里绽放出熠熠光彩来。他摘下面具,完整的一张脸沐浴在月光下,他对桃树精说:只要你愿意带我走,哪怕医不好伤疤,我也不在乎。

       桃树更加刻苦起来,恨不能日日精进,立马飞升。大公子笑他不得法,说你只知苦熬,熬得掉头发,树都秃了半边,也没见多少长进。桃精听完更蔫了,羞得躲在树里不肯露头。大公子吃吃发笑,温软的手掌轻抚枝丫,笑完说道:秃了也无妨,你一直都是我心目中最漂亮的桃花仙子啊。

       桃树没有告诉大公子,他已经快满百岁了,算上还没修出灵体的那段时间,他都有将近三百岁了。他还是一棵树苗的时候,朗家的大宅子都没有盖起来。百岁那年,便是他要渡劫的日子,如果失败了,会道行散尽,形神俱灭。可这些话他不敢说。

       终于到了那一天,桃树告诉大公子,不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靠近这里,过后我会去找你的。

       当夜惊雷滚滚,暴雨如注。桃树被雷劈得七荤八素,却有幸渡过了天劫。他跟随金光飞升仙界,得了一个芝麻小官,可掌管城内所有桃花。诸事落定,桃花仙急不可耐地飞回人间,他在朗府上方按下云头,寻得那幢小阁楼,隐去身形落了下去。

       府内一片素白,阁楼里哭声阵阵。桃花仙心中惊疑,以为走错了地方,他再三确认,才迈着步子进了屋。

       大公子的确在里面,他安静地躺在灵床之上,两手叠放腹间,手中握着一截干枯的桃枝。

       桃花仙呆立原地,看人们进进出出,痛哭跪拜,恍如身在梦中。

       府中人说,大公子是服药自尽的。

       桃花仙听到朗母在房中对朗父哭闹,说早该请神婆来看,娶妻冲喜,可你不听,白耽误了一年,赔了儿子的命。朗父指着朗母,说我由着你胡闹,请来神婆做过多少法事,我一时迷了心窍,甚至由着你使什么偷梁换柱之计,欺骗清白的女儿家嫁给月明,就是我们非要逼他成亲,才把他害成这样。朗母哭喊:早说是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去年那个雷雨夜过后,月明整个人都变了,断续生病,请来多少名医也治不好,我要他娶妻冲喜,难道不是为他好?你非要听信什么心上人的鬼话,月明关在府里十几年,哪会有心上人?朗父生气大吼:你到现在还执迷不悟,不管月明有没有心上人,他都不想娶顾家的女儿为妻,你又何苦逼他?朗母发了疯一样扑过去,揪着朗父的衣襟厮打起来,一边喊道:我逼他,我不管我的儿子,谁还会管他,这么多年,你眼里只有月轩,何曾好好地看过他一眼……

       桃花仙回到小阁楼,在守灵人眉间一点,让他睡倒过去。

       天上一天,人间一年。

       他来晚了。

       桃花仙走到灵床前,抱起大公子冰冷的身体,喃喃说道:月明,你一直在等我吧。我没有丢下你,我回来了,你睁眼看一看。

       枯枝开出艳丽的桃花,怀中人却没有醒来。

       次日,大公子消失了,灵床之上铺满了嫣粉的桃花瓣。

       斗转星移。

       昆杨城朗家喜得贵子,朗大少爷降生的那日,满城桃花一夜盛放。

       朗大少爷十三岁那年,被一场大火烧毁了半张脸,从此搬进阁楼独居,只在入夜以后披上斗篷戴着面具出来游逛。大少爷最喜欢园子角落里的一棵桃树,常来这里对着桃树自言自语,所有心事都会讲给它听,偶尔抹抹眼泪。

       你要是会说话就好了。大少爷揪着长衫,遗憾地对桃树说。

       可惜桃树不会说话。

       大少爷二十二岁那年生了一场重病,来诊的大夫都让预备后事,大少爷却奇迹般地活了下来。病愈后,大少爷捧着一捧桃花瓣来到那棵桃树下,问:我在枕边发现了它们,是你放的吗?

       大少爷自说自话,没有得到回应。他垂下头,将花瓣洒落在地,眼中滚出泪珠来:你知道那晚的雷声有多可怕?桃树枯了,我等了你一年,等不下去了,我以为你死了,我多恨那晚没有陪在你身边。

       大少爷的眼泪洒在飘落的花瓣上,他继续说道:我在下面也没见到你,地君说你已飞升仙班,前尘尽断,我不死心,想来找你。我等了好久,终于等来这个机会。我还用这个名字,还要相似的经历,就怕你已认不出我,怕变化太大你不再爱我。但其实……是你不想要我了,对不对?那你不该救我,地君只给了我二十二年,若你不肯要我,我便该回去销案了。你不救我,我也不会记起这些事。现在我要怎么办?

       大少爷等了又等,等不来一句回答:怎么不说话?我知道你在里面。

       大少爷摘下面具,扬手丢到桃树下:我只问一句,你说要带我走,我喜欢哪里,我们就去哪里。还算不算数?

       软风绕过耳畔,发出一声轻柔的叹息。

       大少爷看着哑巴桃树,狠狠擦掉眼泪,跺脚喊道:行,你装死吧!不用你赶我走,我现在就喝药去,下辈子投个好胎,离你远远的!

       一转身,大少爷就被绊住了。他听到了一阵哭声,夹在风里不大分明。漫天花雨窸窸窣窣地落下,好像谁的眼泪。

       大少爷站住脚,回头看那桃树,桃树还是桃树,他等的人不肯现身。

       这次大少爷没说二话,拔腿就走,走了两三步,被人从后面搂住了。大少爷挣了挣,骂骂咧咧嚷道:滚开,我赶着投胎去呢!别挡路!

       抱住他的那人不撒手,只是一个劲儿地哭。大少爷陪着傻站着,渐渐没了脾气,他在铁桶似的怀抱里蹭来蹭去,想把身子转到后面。后面的人慌忙埋下脸,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你别看,我没脸见你。

       大少爷叹口气,说你不是成仙了,怎么还傻乎乎的?你心里喜欢,又干嘛推开我呢?

       桃花仙哽咽道:天上一天,人间一年,我没有弃你而去。

       大少爷说:我知道,不怪你。

       桃花仙说:旧事重演,我怕再害你一次。

       大少爷说:知道了,怪我怪我全怪我。

       桃花仙抽抽噎噎地吸了几口气,松开大少爷默默绕到前面,抬手变出一截漂亮的桃花枝。大少爷接过花枝,歪着头问他:你说要带我走,我喜欢哪里,我们就去哪里。到底算不算数?

       桃花仙点点头:算的,不骗你。

       后来,大少爷消失了。

       有人说曾看到花神显灵,身边跟着一个脸上有疤的男子。


       完



椰奶清补凉
日日月月又年年盼笑少累愿君安

日日月月又年年
盼笑少累愿君安

日日月月又年年
盼笑少累愿君安

一只烤玉米
大少爷穿斗篷看起来真的好乖啊...

大少爷穿斗篷看起来真的好乖啊

我爱了

(虽说如此我并没有追这剧的勇气,对朗大少爷太虐了,纯粹吃颜只看cut就好咯。)

大少爷穿斗篷看起来真的好乖啊

我爱了

(虽说如此我并没有追这剧的勇气,对朗大少爷太虐了,纯粹吃颜只看cut就好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