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应渊x颜淡

28665浏览    488参与
圆月

是谁

好不容易平歇下来,颜淡无力地擦了擦眼角,正准备爬起来控诉他,却发现她的泪水已经将蒙住眼睛的迷雾冲散,而男人的面容正清晰地出现在她眼前。颜淡发誓,自己从未这样失态过。扯过被子的瞬间她便被那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面容吓醒,

  

  

  

全文爱发电,圆月

好不容易平歇下来,颜淡无力地擦了擦眼角,正准备爬起来控诉他,却发现她的泪水已经将蒙住眼睛的迷雾冲散,而男人的面容正清晰地出现在她眼前。颜淡发誓,自己从未这样失态过。扯过被子的瞬间她便被那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面容吓醒,

  

  

  

全文爱发电,圆月

婷婷ヽ(=^・ω・^=)丿

琉璃番外观影视频

  甜死我了,他俩的眼神互动也太多了吧! 

  


  有你亲自教导,我想她的棋艺和仙法,他是什么人


  火德怎么来了?还有,混元玉带尽快补好,帝尊面前,你休得胡言,白棋胜了


  我赢了,应渊君,救命


  


  不不不


  早晚把你的嘴给缝了


  你干吗


  十五,十五,一步


  我要学习,我要复仇


  


  应渊颜淡两眼互相对视一笑,应渊对着颜淡说道:“原来这么想抱复我啊,夫人。”颜淡对应渊说道:“谁叫你这么欺负我,哼,不过,谁是你夫人啊,我们还没成亲呢”


  陆雪琪打戏

  


  九天玄刹,化为神雷...

  甜死我了,他俩的眼神互动也太多了吧! 

  


  有你亲自教导,我想她的棋艺和仙法,他是什么人


  火德怎么来了?还有,混元玉带尽快补好,帝尊面前,你休得胡言,白棋胜了


  我赢了,应渊君,救命


  


  不不不


  早晚把你的嘴给缝了


  你干吗


  十五,十五,一步


  我要学习,我要复仇


  


  应渊颜淡两眼互相对视一笑,应渊对着颜淡说道:“原来这么想抱复我啊,夫人。”颜淡对应渊说道:“谁叫你这么欺负我,哼,不过,谁是你夫人啊,我们还没成亲呢”


  陆雪琪打戏

  


  九天玄刹,化为神雷,煌煌天威,以剑引之


  


  众人疑惑的,陆雪琪是谁?屏幕上有声音,是谁的声音,后面出现了颜淡的样子,众人惊呆了,这颜淡这么厉害,紫狐说道:“这女子不是之前出现过”众人这知道这女子叫陆雪琪,应渊疑惑问道:“为何这女子长得好像颜淡”他们也疑惑,

  

  林惊羽打戏 

  

  众人又震惊看向应渊,又一个长得像应渊的人,这男子叫林惊羽,是之前的那个人,应渊说道:“我不是他”

  

  注意:CP:沉香夫妇 随缘更新,我也不是天天更啊


  笔文不好,请谅解一下


  我不黑柏麟

  

A.Y.N

沉香重燃 静待花开3

  一群仙子欢声笑语走进姻缘府,其中的月孛仙子让月下老人给她那几根红线,等待期中,看到了锦觅,月孛对锦觅一见倾心,月下仙人拿着红线,递给她,锦觅见机,拿过她手上的红线,给她编了朵花,并送给她了,月孛见状更加害羞起来,月下仙人看着这气氛有点不对劲,吆喝着让她们走,那些仙子念念不舍的走了。

  一日,锦觅正跟旭凤在修炼,可没多久,锦觅在一旁打起哈欠,旭凤只侧头看了她一眼,就继续闭眼修炼了,了听走进来,将一封信递给锦觅,锦觅接后便给了旭凤,还侧头看看他的表情,发现他这次的看信还笑了,觉得自己应该先给穗禾看的,旭凤看完递给锦觅,让她看再点评一下,锦觅觉得行文流畅,字迹工整,唯一不足的就是内容过于臃肿...

  一群仙子欢声笑语走进姻缘府,其中的月孛仙子让月下老人给她那几根红线,等待期中,看到了锦觅,月孛对锦觅一见倾心,月下仙人拿着红线,递给她,锦觅见机,拿过她手上的红线,给她编了朵花,并送给她了,月孛见状更加害羞起来,月下仙人看着这气氛有点不对劲,吆喝着让她们走,那些仙子念念不舍的走了。

  一日,锦觅正跟旭凤在修炼,可没多久,锦觅在一旁打起哈欠,旭凤只侧头看了她一眼,就继续闭眼修炼了,了听走进来,将一封信递给锦觅,锦觅接后便给了旭凤,还侧头看看他的表情,发现他这次的看信还笑了,觉得自己应该先给穗禾看的,旭凤看完递给锦觅,让她看再点评一下,锦觅觉得行文流畅,字迹工整,唯一不足的就是内容过于臃肿,旭凤笑笑,让她念出来,锦觅这才发现这封信是给她的,还正在惊讶中,了听又走进来,“殿下,外面有人找…锦觅半仙。”

  旭凤在一旁打趣道,“你真是比我这个火神还要忙啊,去吧。”

  锦觅开心地跑出去,看到是月孛在找她,月孛羞涩开口,“仙上,不知允否…”

  “什么?”

  “我给仙上的信,仙上没有看吗?”

  “哦~你说信啊,写的很好啊,内容真实,行词恳切,我很喜欢。”

  月孛听见锦觅这么说,害羞的抱上她,在她脸上留下了香唇的印记,就立马跑开了,锦觅还愣在原地,用手擦了一下脸上的红印,还没反应过来。

  过了几日,锦觅就被戳穿假扮男子的身份,那时,旭凤和锦觅在殿里,就见着一位仙官提着聘礼走进来,旭凤看着这阵仗,询问道有什么事,那位仙官答道,想要锦觅迎娶月孛为妻,还说锦觅已经被月孛轻薄,旭凤看她,“你被人轻薄了?”

  “呃…就是被…亲了一下脸。”

  穗禾走进来,看见这场面,问道怎么回事,了解情况后,也在劝锦觅娶月孛,旭凤站起走向锦觅,去下她头上的发簪,众人这才发现她是个女子,旭凤告诉众人,“锦觅亦是女子,又如何能娶得,先前一直被这锁灵簪压着,是为了让她在我宫中出入方便,没想到竟闹了一个误会,实在是惭愧。”锦觅看见她的簪子被旭凤摘下来,又从身上拿出另一个簪子,这簪子好像从小就在她身上,只是长芳主让她戴锁灵簪,所以簪子就一直存放在身上,况且这簪子还有强大的治愈能力,丢了才可惜了呢,重新将簪子插在头上。

  那仙官见状,连忙道,“不好意思,火神殿下、锦觅仙子,是在下的错,在下这就走。”催着自己的下人赶紧将聘礼搬走,穗禾知道锦觅是女儿身,心中非常气愤。

  在月下仙人得知锦觅是女生时,立马带她去挑衣服,口中还赞赏道,“没想到我家凤娃就是厉害,随便一捡,竟带回来如此绝色的女娃娃。”

  “才不是呢,明明是我捡的他。”锦觅在一旁插嘴道。

  “好了好了,不管你们是谁捡的谁,反正小锦觅你长得如此俊俏,凤娃真是好福气啊。来来来,小锦觅,试试老夫给你准备的衣服,你看看,觉得哪件好看?这件怎么样?”

  “狐狸仙挑选的自然是极好的,极好的。”说罢,将那件红粉镶嵌的衣服穿在身上,月下仙人不禁看呆了,“你回来了”锦觅换完,“我一直都在啊。”这…是我眼花了?为什么小觅儿长得像先花神梓芬?“小锦觅啊,你这衣服一穿上,有几分当年的先花神的模样,但更像当年陨落的颜淡上仙,你不会是她的转世吧?”

  “颜淡上仙?她是谁啊?”

  “欧,你说她啊,几万年前,她与青离应渊帝君的爱情故事可是荡气回肠啊,在颜淡化形时,是应渊帝君救了她和她的姐姐,还亲自为她们取名呢,只不过受天条的束缚,二人终究没有在一起,期间应渊帝君两次身受殒命的危机,皆是颜淡剜心相救,应渊帝君也为颜淡受情罚,告诉三界他爱她,最后应渊帝君为了保护这三界,自爆元神,化为结界,而颜淡则为应渊帝君殉情而去了,唉,这二人的故事终究是让人意难平。”

  “三界?可长芳主告诉我,我们不是六界吗?”

  “自那场魔像之战,神界帝尊再不问其世,将三界化为六界,让各界自己管理,若没什么大事便不会理会他界。”

  “不得不说,那应渊帝君与颜淡上仙果真是一对苦命鸳鸯啊。”锦觅好像见见那位应渊帝君,为什么颜淡哪怕是死也要救活他,应渊帝君到底是何天姿啊?要是放在自己的话,是绝对不可能的,她可是最怕疼的人了。

  “好了,小锦觅,你穿着这身衣服去找找凤娃,说不定他开心了,自会分你一些灵力的。”锦觅抱着试试的心态去了。

         小锦觅真的又温柔又漂亮😍😍😍

  【今天下午又要回学校了,有谁是想我一样在生日那天回学校的吗?就一整个无语……好啦,看文愉快,有空就祝我生日快乐吧!老样子,屁墩墩。😜😜😜】

  

圆月

修罗之气

颜淡微喘着,压下内心的惊惧说,“别吓我…”

应渊缓缓俯身,沉眉低目附在她耳侧呢喃,“怕了?”

  

  

全文爱发电,圆月

颜淡微喘着,压下内心的惊惧说,“别吓我…”

应渊缓缓俯身,沉眉低目附在她耳侧呢喃,“怕了?”

  

  

全文爱发电,圆月

A.Y.N

沉香重燃 静待花开2

  文章很多私设,不喜勿喷。

————————分割线————————

  来到栖梧宫门口,锦觅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住了,她还从未见过如此绝美的景色,不觉看呆了,旭凤斜头看她,轻咳了一声提醒她,“啊?这…这天界也太漂亮了吧,我好喜欢这里啊,谢谢你,凤凰。”听到她叫自己,嘴角已经出卖了他,抬脚走进了栖梧宫。

  晚上,彦佑来到锦觅屋前,看着她熟睡的样子,感到欣慰,旭凤此时正在房间坐着,察觉到有其他气息闯进了锦觅的殿里,立马向那边走去,彦佑察觉到有人来了,立马藏了起来,来到锦觅门前,一声不吭直接推开她的房门,“你确定还要这么继续躲着吗?”彦佑闪身而出,与旭凤去了屋外交谈,彦佑告诉旭凤,锦觅欠他千年...

  文章很多私设,不喜勿喷。

————————分割线————————

  来到栖梧宫门口,锦觅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住了,她还从未见过如此绝美的景色,不觉看呆了,旭凤斜头看她,轻咳了一声提醒她,“啊?这…这天界也太漂亮了吧,我好喜欢这里啊,谢谢你,凤凰。”听到她叫自己,嘴角已经出卖了他,抬脚走进了栖梧宫。

  晚上,彦佑来到锦觅屋前,看着她熟睡的样子,感到欣慰,旭凤此时正在房间坐着,察觉到有其他气息闯进了锦觅的殿里,立马向那边走去,彦佑察觉到有人来了,立马藏了起来,来到锦觅门前,一声不吭直接推开她的房门,“你确定还要这么继续躲着吗?”彦佑闪身而出,与旭凤去了屋外交谈,彦佑告诉旭凤,锦觅欠他千年灵力,于是他们许下了百年之约,每隔一百年,锦觅就会还他一百年灵力,旭凤问他,“她还剩多少没给你?”

  “怎么?二殿下,这是想要替她还债吗?”

  “锦觅如今是我栖梧宫的人,自然是受我庇护,你若敢来我栖梧宫骚扰她,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好啦,二殿下,现在呢,我就去好好看看她,顺便安慰安慰她。”

  “锦觅她现在睡的好好的,自是不需要你的安慰,有我就够了。”

  “你怎么去安慰她?用你的九耀真火把她烘成葡萄干啊。”最后在彦佑的执着下,又来到了锦觅房间,“肉肉,肉肉,快走,别过来。”彦佑看着她这样,开始吹起了笛子,锦觅的梦变了。

  倘若有一天,我生了情,但是我没有伤害过任何人,也没有做错过任何事,你会杀了我吗

  我会杀了你

  他是帝君,天界的天条他最是忠实不过,他说过,神仙就要断情绝爱,既然他已经认错了人,那便如此吧,就当是一场梦好了

  你愿意为了我,放弃你的性命吗

  我愿意

  你曾经欠我一命,如今又还回来了,从今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我这条命是你的,你要拿,便拿走,只是…情起而深,无法了断

  锦觅轻轻的喊了一声,“翻龟君。”旭凤和彦佑疑惑了,二人面面相觑,翻龟君是谁?他们走出了房间,旭凤首先问道:“翻龟君又是谁?她之前见到过什么人吗?”彦佑也懵了,他与她交好几千年,从未听说过有叫翻龟君的人,是锦觅在瞒着他吗?估计是九百年前她和肉肉出去玩,遇到的什么人吧,便也不太在意。

  锦觅也被梦给惊醒了,又是他,为什么每每梦到他,她总是心痛难忍,低头间,发现自己的手上有了一个镯子,唉,管他的呢,先睡觉,明天再想,此时,锦觅体内的陨丹破了一处裂痕…

  【神界】

  芷昔感应到世间还有一股菡萏之力,可除了自己,怎会还有人是菡萏一族的呢?除非…颜淡!她立马去找余墨,余墨也是不敢相信,随芷昔一同去找了帝尊。

  “帝尊。”

  “想必今日你二人前来,是感受到了一股菡萏之力吧。”

  “是,帝尊,还请帝尊告知于芷昔。”

  “不错,颜淡已经轮回了,现在便是花界先花神梓芬的孩子,名叫锦觅。”

  “只是这,应渊?”余墨开口问道。

  “应渊应该还在颜淡体内,没有化身而出,待时机成熟,他自会出现,带颜淡,回到九重天,我们静待故人归便可,若无什么要紧事,不必前去打扰她,若是遇到危险,你二人便下天界,去帮她吧。”

  “谢帝尊,芷昔/余墨告退。”

  【天界】

  锦觅当起了旭凤的书童,自然是以男儿的身份,对外宣称自己是半仙,日子过得是相当的滋润,旭凤也在天天教导她,或许是因为上一世的天赋,锦觅看了一遍,便都会了,这让旭凤不免对她多了几分赞赏。

  穗禾得知旭凤身边多了一个书童,且那书童最得他的心,便有意去拉拢他,想让他在旭凤面前多说说她,日日都给锦觅带灵力,锦觅也还在感叹,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喜欢那只凤凰。

         美美的小葡萄🤩

  【更了更了,今天放学就给你们抓紧时间更它,至于问应渊多久上线,反正还得有好几集,别慌,总会出现的,老规矩,放屁墩墩,更了踢你😘】

  

  

花田里的一只猹

梦中莲6

  颜淡自从来到悬心涯后,那简直如同老鼠掉进了米缸。

  用乐不思蜀来形容都不为过。

  每天北溟仙君分给她的活,在她看来就跟玩似的。

  喂喂那些可爱的仙兽宝宝们,撸撸那些毛茸茸的团子,在跟它们玩一会,就没她什么事了。

  “仙君,仙君。”颜淡提着裙子蹦蹦跳跳的跑到北溟仙君面前,“我今天的活干完了,那些仙兽们都喂饱了,我能出去找朋友玩吗?”

  “行啊,去吧,记得晚上早点回来啊。”北溟仙君乐呵呵的看着这个活泼的小女娃的背影,越看越喜欢。

  真好。

  小仙子们就该这样活泼伶俐的。

  “仙君。”北溟仙君正在摆弄棋局,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抬头一看,这位咋来了?

  他...

  颜淡自从来到悬心涯后,那简直如同老鼠掉进了米缸。

  用乐不思蜀来形容都不为过。

  每天北溟仙君分给她的活,在她看来就跟玩似的。

  喂喂那些可爱的仙兽宝宝们,撸撸那些毛茸茸的团子,在跟它们玩一会,就没她什么事了。

  “仙君,仙君。”颜淡提着裙子蹦蹦跳跳的跑到北溟仙君面前,“我今天的活干完了,那些仙兽们都喂饱了,我能出去找朋友玩吗?”

  “行啊,去吧,记得晚上早点回来啊。”北溟仙君乐呵呵的看着这个活泼的小女娃的背影,越看越喜欢。

  真好。

  小仙子们就该这样活泼伶俐的。

  “仙君。”北溟仙君正在摆弄棋局,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抬头一看,这位咋来了?

  他不是轻易都不出门吗?

  “原来是应渊君,帝君怎么有空到我这悬心涯来啊?”北溟仙君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闲来无事四处走走。听闻仙君近日爱好下棋,就想来和仙君手谈几局。”应渊的理由说的冠冕堂皇。

  呵呵,我信你个鬼。

  我爱好下棋都爱好了快五千年了,你是今儿才知道吗!

  想来看人就说来看人,瞎扯什么谎话。

  北溟仙君内心吐槽,面上还是笑呵呵,“是吗,难得帝君有此雅兴,来来来,你是客,你执黑子……”北溟仙君一边把棋盒放到应渊手边,一边捏起一枚棋子。

  

  

  

  

  后续在彩蛋

花田里的一只猹

莲花楼主外传26

  私设李莲花是应渊转世

  对四顾门那帮贱人超级不友好

  

  本篇拆了这个死不要脸的四顾门

  

  “石水大侠是吧。”颜淡走到一直一言不发的石水面前,“当年,白大侠知道了云彼丘的所作所为,提剑找他算账,云彼丘被白大侠一剑穿胸而过没死成,他又准备自刎,是被你所救吧?”

  颜淡的话让石水本来就黑的脸色涨成猪肝色。

  他当时,怎么就一时鬼迷心窍了呢!

  “他云彼丘是你的兄弟,你要救他。李相夷不是,所以,你可以看着他死,不去找他,再次见到他,也不想认这个门主,只因为他武功几乎尽失,再也带领不了你们重回昔日的荣光对吧。”颜淡盯着石水的眼睛,小小的人儿盯的石水喘不过气来。...

  私设李莲花是应渊转世

  对四顾门那帮贱人超级不友好

  

  本篇拆了这个死不要脸的四顾门

  

  “石水大侠是吧。”颜淡走到一直一言不发的石水面前,“当年,白大侠知道了云彼丘的所作所为,提剑找他算账,云彼丘被白大侠一剑穿胸而过没死成,他又准备自刎,是被你所救吧?”

  颜淡的话让石水本来就黑的脸色涨成猪肝色。

  他当时,怎么就一时鬼迷心窍了呢!

  “他云彼丘是你的兄弟,你要救他。李相夷不是,所以,你可以看着他死,不去找他,再次见到他,也不想认这个门主,只因为他武功几乎尽失,再也带领不了你们重回昔日的荣光对吧。”颜淡盯着石水的眼睛,小小的人儿盯的石水喘不过气来。

  颜淡庆幸,幸好,幸好应渊苏醒的及时,否则,别说恢复武功了,能活几天都是个未知数。

  

  

  

莲花楼啥时候播啊,就那丢丢物料,都快盘出包浆了

  后续在彩蛋

花田里的一只猹

莲花楼主外传24

  私设李莲花是应渊转世

  对四顾门这帮贱人超级不友好

  真是便宜他们了。

  他们真应该庆幸,那时候应渊还没归位。

  “难怪李门主……李大侠不愿意回四顾门,搁谁谁愿意要这样一个四顾门呢……”

  “可不是咋的,四顾门这帮玩意天天标榜自己多正义仁义,俺今儿算是见识了……”

  “怎么说也是也是李大侠一手创立的四顾门,怎么可以如此说……”

  “李大侠也真是好胸怀,要是我,非得跟他们割袍断义不可……”

  听见曾经号称自己是李相夷的过命兄弟的四顾门中,便是这样做兄弟的,来到这里的武林中人分分嗤之以鼻。

  都是些什么玩意。

   “各位稍安勿躁,都喝...

  私设李莲花是应渊转世

  对四顾门这帮贱人超级不友好

  真是便宜他们了。

  他们真应该庆幸,那时候应渊还没归位。

  “难怪李门主……李大侠不愿意回四顾门,搁谁谁愿意要这样一个四顾门呢……”

  “可不是咋的,四顾门这帮玩意天天标榜自己多正义仁义,俺今儿算是见识了……”

  “怎么说也是也是李大侠一手创立的四顾门,怎么可以如此说……”

  “李大侠也真是好胸怀,要是我,非得跟他们割袍断义不可……”

  听见曾经号称自己是李相夷的过命兄弟的四顾门中,便是这样做兄弟的,来到这里的武林中人分分嗤之以鼻。

  都是些什么玩意。

   “各位稍安勿躁,都喝点茶水润润喉吧,等我问完肖大侠各位在发表意见不迟。”颜淡看着站在大厅中间的肖紫衿,眼里涌出一股杀意,一抹菡萏灵力悄悄地打入他的心口。

  这辈子,她最恨的就三个人。

  迎灯,桓钦,肖紫衿。


  

  

  

  后续在彩蛋

  

  

花田里的一只猹

莲花楼主外传20

          私设李莲花是应渊自爆元神后的转世

  淡淡在后面

  对四顾门那帮贱人超级不友好

  

   “应渊,我喜欢这里,我们这里住一段时间吧。”颜淡看着自己和应渊堆好的两大一小三个雪人,开心的在雪地里笑着奔跑,跑出一串小脚印,脚印连成应渊,颜淡两个名字后,颜淡飞到应渊怀里搂着应渊的脖子撒娇。

  

“好。这里的雪景这么美,那我们就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应渊含笑答应了,用手指点了点颜淡的小鼻子。

  “我若是想一辈子都住在这里呢?”颜淡歪着头说道。

  “那我就陪你在这里住一辈子。”应渊笑...

          私设李莲花是应渊自爆元神后的转世

  淡淡在后面

  对四顾门那帮贱人超级不友好

  

   “应渊,我喜欢这里,我们这里住一段时间吧。”颜淡看着自己和应渊堆好的两大一小三个雪人,开心的在雪地里笑着奔跑,跑出一串小脚印,脚印连成应渊,颜淡两个名字后,颜淡飞到应渊怀里搂着应渊的脖子撒娇。

  

“好。这里的雪景这么美,那我们就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应渊含笑答应了,用手指点了点颜淡的小鼻子。

  “我若是想一辈子都住在这里呢?”颜淡歪着头说道。

  “那我就陪你在这里住一辈子。”应渊笑着答应了。

  

“嫂夫人,我们是四个人,你怎么堆了三个雪人?”方多病奋力从一人深的雪堆里把自己刨了出来。

  

  

  

  后续在彩蛋

  


花田里的一只猹

当杨紫穿成颜淡28

  玄夜没好气的数落了应渊一句,听的颜淡耳朵里又不高兴了。

  不是,你们这对做父母的,没养过没教过应渊一天就算了,隔了几万年好不容易见面了,你这个做爹的,不由分说劈头盖脸揍了儿子一顿,虽然说是在指点儿子功法吧,可我家应渊不也被你打的内伤都出来了么,这会还带上了我?

  呵呵哒。

  修罗王,我这就再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现代文明网络用语,怼不死你我也噎死你!

  

  

  

  

  

  

  

  

  后续在彩蛋

  淡淡继续怼修罗王

  

  

  修一下彩蛋最后后一句话。

  玄夜,“桓钦,本座不把你拆成零件,本座就不叫玄夜!”

  玄夜没好气的数落了应渊一句,听的颜淡耳朵里又不高兴了。

  不是,你们这对做父母的,没养过没教过应渊一天就算了,隔了几万年好不容易见面了,你这个做爹的,不由分说劈头盖脸揍了儿子一顿,虽然说是在指点儿子功法吧,可我家应渊不也被你打的内伤都出来了么,这会还带上了我?

  呵呵哒。

  修罗王,我这就再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现代文明网络用语,怼不死你我也噎死你!

  

  

  

  

  

  

  

  

  后续在彩蛋

  淡淡继续怼修罗王

  

  

  修一下彩蛋最后后一句话。

  玄夜,“桓钦,本座不把你拆成零件,本座就不叫玄夜!”

花田里的一只猹

当成毅穿进沉香剧里24

   转眼到了七月十五,秦绮邀请杨紫去参加她们的茶话会,杨紫痛快的答应了。

  众人围坐一堆,烤火,喝酒,吃瓜子,杨紫左瞅右瞅,凑到成毅耳边说悄悄话,“你觉不觉得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成毅磕着瓜子,觉得这不挺好的么。

  有吃的,有酒喝,还有一群小伙伴,苍鸿那个坏种自从那天被气走后也没找他麻烦,多好啊!

  “你有没有发现系统最近很消停?你的我不知道。我的系统已经三天没有出现了。”杨紫给成毅使了个眼色。

  “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好像是回到凌霄派后就没见出来过。”成毅摸着下巴考虑,“会不会是坏了?”

  “不是吧,这系统要是坏了,我们怎么回去啊?难不成你要做一辈子唐周,我做...

   转眼到了七月十五,秦绮邀请杨紫去参加她们的茶话会,杨紫痛快的答应了。

  众人围坐一堆,烤火,喝酒,吃瓜子,杨紫左瞅右瞅,凑到成毅耳边说悄悄话,“你觉不觉得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成毅磕着瓜子,觉得这不挺好的么。

  有吃的,有酒喝,还有一群小伙伴,苍鸿那个坏种自从那天被气走后也没找他麻烦,多好啊!

  “你有没有发现系统最近很消停?你的我不知道。我的系统已经三天没有出现了。”杨紫给成毅使了个眼色。

  “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好像是回到凌霄派后就没见出来过。”成毅摸着下巴考虑,“会不会是坏了?”

  “不是吧,这系统要是坏了,我们怎么回去啊?难不成你要做一辈子唐周,我做一辈子白漂亮?”杨紫大惊失色。

  “怎么可能,你忘了,唐周最后会回归应渊的。”成毅笑着拍拍胸膛,“真要在这带一辈子,哥变成应渊罩着你,放心吧。”

  “你傻啊,你现在仙法修为都没有,难不成真让我跟剧情里那样,一剑把你戳个窟窿把应渊戳出来?”杨紫气的捏着成毅的耳朵,“颜淡技术好,捅的准,你说换成是我,我连鸡都没杀过,要是一剑没捅好,没把你捅成濒死,真捅死了,你怎么办?我怎么办?”

  

  

  

  

  后续在彩蛋

  

  

  

卢郎真好看啊

花田里的一只猹

莲花楼主外传19

  私设李莲花是应渊自爆元神后的转世

  淡淡在后面出来

  对四顾门那帮瘪犊子超级不友好

  

  “纨绔子弟,不伦不类,成何体统,有辱斯文……”老头看着方多病那吊儿郎当的样,脑门上的青筋蹦的更厉害了,开口就是一顿说教。

“我去,老头,少爷我哪里得罪你了,我爹都没这么说过我,你谁啊,管的着吗你?”方多病拍拍手,把手上的雪掸干净,看着这个年纪一大把的老头子无语至极。

我们认识你吗?你从哪冒出来了,说完这个说那个,开封府的包大人都没你管的宽。

“这个老头从哪冒出来的,我们一路过来,并未看到附近有村落?”笛飞声看着这个老头子,怀疑的很。

“还有你,你看看你的样子,不伦不类,多大的人...

  私设李莲花是应渊自爆元神后的转世

  淡淡在后面出来

  对四顾门那帮瘪犊子超级不友好

  

  “纨绔子弟,不伦不类,成何体统,有辱斯文……”老头看着方多病那吊儿郎当的样,脑门上的青筋蹦的更厉害了,开口就是一顿说教。

“我去,老头,少爷我哪里得罪你了,我爹都没这么说过我,你谁啊,管的着吗你?”方多病拍拍手,把手上的雪掸干净,看着这个年纪一大把的老头子无语至极。

我们认识你吗?你从哪冒出来了,说完这个说那个,开封府的包大人都没你管的宽。

“这个老头从哪冒出来的,我们一路过来,并未看到附近有村落?”笛飞声看着这个老头子,怀疑的很。

“还有你,你看看你的样子,不伦不类,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孩童一般玩闹,成何体统……”老头子看着笛飞声一身的雪,头发乱糟糟的,更生气了。

  竟然连头发都不知道梳理齐整!

  真是气煞他也!

  现在的孩子都是怎么了,家里都是怎么教的!

  

“如此爱说教,让我看看你的真身是什么。”应渊抬手一道金光打到老头子身上,看的方多病和笛飞声惊讶极了,这便是仙法吗?他们认识李莲花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见他用仙法。

  


  

  

  后续在彩蛋

花田里的一只猹

莲花楼主外传17

    私设李莲花是应渊自爆元神后的转世

  淡淡在后面出来

  对四顾门那帮瘪犊子超级不友好

  

   “这么说,你是为你姐姐报仇?”方多病左右看看,他还是第一次见这种为了替姐报仇如此凶残的。

笛飞声倒是没吱声,江湖中人经常为了给同门报仇杀人满门,他都看习惯了。不过他姐姐到底是怎么死的,这个小少年几乎杀了大半个镇子?

  笛飞声拿出酒葫芦喝了一口,等着这个少年说他的故事。

“我叫宁心明,我姐姐叫宁心静,各位如果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十年前,镇上有一户外来户,家里的女儿走了大运,被镇长家的大公子看上,娶做正房少奶奶……”宁心明面上一派平静的说的,仿佛...

    私设李莲花是应渊自爆元神后的转世

  淡淡在后面出来

  对四顾门那帮瘪犊子超级不友好

  

   “这么说,你是为你姐姐报仇?”方多病左右看看,他还是第一次见这种为了替姐报仇如此凶残的。

笛飞声倒是没吱声,江湖中人经常为了给同门报仇杀人满门,他都看习惯了。不过他姐姐到底是怎么死的,这个小少年几乎杀了大半个镇子?

  笛飞声拿出酒葫芦喝了一口,等着这个少年说他的故事。

“我叫宁心明,我姐姐叫宁心静,各位如果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十年前,镇上有一户外来户,家里的女儿走了大运,被镇长家的大公子看上,娶做正房少奶奶……”宁心明面上一派平静的说的,仿佛再说别人家的故事,说着说着,眼泪滴到桌子上,也不管,还是用那副讲故事的口吻继续叙述。

“我爹娘带着我们姐弟来到这个镇上不到三个月,我姐姐出门找玩耍不知道回家的吃饭的我,被镇长家那个恶霸大儿子看上了。为了强娶我姐姐,我爹被他们打断了腿,我娘被气的一口气没上来……可能,恶有恶报吧,没几天,那个大儿子出门喝酒喝醉了,一头栽到河沟里淹死了。”宁心明接过颜淡递给他的手帕,笑了笑“多谢小妹妹。”

  

“你接着说。”应渊把颜淡的小手抓回去,把人又往怀里搂了搂。

  


  

  后续在彩蛋

  灵感来自抖音某个视频

A.Y.N

沉香重燃 静待花开1

  只是想写自己想看的文,纯属娱乐,喜欢旭凤等人别看,我会怼人,真的超爱沉香夫妇!!!😍😍😍(如有雷同,纯属意外)私设芷昔复活。

————————分割线————————

  “颜淡,若天地尽毁,你也会消失,所以这一次我想让你好好的活着,我必须守护这个世界,因为三界在,你才在,颜淡,别为我伤心…”应渊为保护苍生,而自爆元神,“应渊!!”颜淡崩溃的呐喊,冲上前去想要抱住他,可应渊的元神在慢慢消散,颜淡最后也没有抱到自己爱的人,只留住了应渊的一缕元神,“许君一诺,生死不移,君死情销,生又何意。应渊,我来陪你了。”手中变出了半颗心,随即,将它捏碎,随应渊一同陨灭了。

  帝尊在复活后得知应...

  只是想写自己想看的文,纯属娱乐,喜欢旭凤等人别看,我会怼人,真的超爱沉香夫妇!!!😍😍😍(如有雷同,纯属意外)私设芷昔复活。

————————分割线————————

  “颜淡,若天地尽毁,你也会消失,所以这一次我想让你好好的活着,我必须守护这个世界,因为三界在,你才在,颜淡,别为我伤心…”应渊为保护苍生,而自爆元神,“应渊!!”颜淡崩溃的呐喊,冲上前去想要抱住他,可应渊的元神在慢慢消散,颜淡最后也没有抱到自己爱的人,只留住了应渊的一缕元神,“许君一诺,生死不移,君死情销,生又何意。应渊,我来陪你了。”手中变出了半颗心,随即,将它捏碎,随应渊一同陨灭了。

  帝尊在复活后得知应渊为护苍生而陨灭,心里还是叹息,应渊,你终还是走上了你母亲的老路。从此,三界被规划为六界,分为神界、天界、魔界、妖界、花界、凡界……

  花界,梓芬将孩子诞下后,赐名锦觅,因算到锦觅万年后有一情劫,恐会灰飞烟灭,为她服下陨丹,便化烟离去了。

  五千年后,锦觅逐渐长大了,每天都在偷懒不学习,日子也就这样过去,直到先花神的祭日那天……

  老胡给众位花界的精灵讲完故事,众人都求老胡再讲一个,此时锦觅正躺在树上悠闲的睡觉,老胡告诉她让她快点下来,不然一会儿长芳主就来了,锦觅自信说,今天又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长芳主是不会来的,下一秒,长芳主就走了过来,众人行礼,长芳主抬头看向树上的锦觅,施法将她从树上摔下来了,锦觅惊讶的看着长芳主,立马去行礼,长芳主训斥了锦觅后,便施动法术,与锦觅抗衡起来,可奇怪的是,锦觅微微一破,便化解了法术,还推倒了长芳主,长芳主略带惊讶,怎么会?锦觅身上明明有珈蓝封印,怎会变得如此厉害,或许是巧合吧,长芳主带着众精灵来到先花神梓芬花冢前,并让锦觅来到最前方跪拜,祭祀完,天空便散起了灵力,大家都欢快的去接。

  天界,旭凤正在涅槃,却被人打扰,使得涅槃中途不慎从宫中掉落出去。

  锦觅正在和连翘玩耍,“连翘,为什么我梦里总有一个人,我看不清他的脸,每次梦到,他都会死在我的面前,并且,我还一直心痛难忍,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啊?”

  “锦觅,你这么多年,可有见到花界外的人吗?”

  “怎么可能,这么久,我都从来没去过外界,唯一一次还是九百年前和肉肉去的,只不过她再也没有回来了……所以,我根本就没有见到过我梦里的那个人。”

  “咦?那这就奇怪了,你梦里的人是哪来的呢?”

  两人还在绞尽脑汁思考,突然,天上掉下来个不知名的东西,黑乎乎的,还冲破了花界的结界,锦觅和连翘好奇的上前一看,锦觅认为这是一只乌鸦,还告诉连翘,乌鸦可能要种在土里才会醒来,连翘半信半疑,但也看着锦觅将乌鸦埋在土里,连翘本想等着乌鸦醒来,可自己的娘亲让她回家吃饭了,便告别了锦觅,锦觅在期间一直守着这只乌鸦,还给他喂了几滴香蜜,可他依旧不见转醒,锦觅看着眼前的乌鸦,便决定将他煮着吃了,她把乌鸦放在桌上,出去拿了盆子,走进来发现乌鸦变成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旭凤,她惊讶了,正准备拿刀去拿旭凤的内丹,可那旭凤突然惊醒,看见自己面前的一把刀,下了一跳,锦觅见状拔刀后连忙后退,还告诉他不用报答别的,只需要叫自己一声恩公即可,旭凤探了锦觅的身份,他说她竟是女生,还说她不知道男女有别吗?

  “什么男女有别,我只知道花草树木,人鱼鸟兽之分,可从未听说过什么男女之分。”

  旭凤见她是蛮荒小妖,便不再管她,转身就走,锦觅让他带她回天界,旭凤不答应,最后锦觅苦苦相求,旭凤还是答应她了。

  启程前一晚,锦觅又做梦了。

  我问你,无论是在衍虚天宫,还是地涯的茅草屋,无论何时,何地,何情,你有没有过片刻的动心

  我已心许苍生,再也容不下其他

  应渊,这天刑台我为你上过一次,绝不会再上第二次了

  沉香然明灭,灰屑散不尽,前尘空断肠,相思了无益

  早知如此,宁愿菡萏之花从未开过

  真是疯了

  第二天起床,锦觅一直在想梦里的事情,旭凤看她目无神主的样子,不耐烦的招了招她,锦觅才缓过神,藏在旭凤袖子里被带走了。

  应渊,你究竟是谁?为何会出现在我的梦里?你到底要干什么?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错,我又来更新了,距离下一次估计得星期五了,我星期三、四要考试,要复习,就没法更了,记得,看完给点评价,不要催我更新,放个屁墩墩在评论区,更了踢你,大家晚安啦😊】

花田里的一只猹

莲花楼主外传13

  私设李莲花是应渊自爆元神后的转世

  淡淡在后面出来

  对四顾门那帮贱人超级不友好

  

  “颜淡,你知道,我有多开心么。”应渊坐在床头,看着睡得小脸红扑扑的颜淡,脸上的神情温柔的都能刮春风了“当初,我自爆元神的时候,有多么舍不得,我们经历了那么多,好不容易才在一起,结果我入了魔,我不敢赌,也赌不起,所以我只能如此做。我没想到,你会为了我用自己的元神来保住我一丝残魂……”应渊用手指轻轻的划过颜淡的头发“你还记得,真好,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了了,唐周就会回来,现在唐周回来了,你也回来了……”


应渊看着颜淡睡颜,说着心里的思念,方多病和笛飞声跟门神似的一左一右堵在门口。...


  私设李莲花是应渊自爆元神后的转世

  淡淡在后面出来

  对四顾门那帮贱人超级不友好

  

  “颜淡,你知道,我有多开心么。”应渊坐在床头,看着睡得小脸红扑扑的颜淡,脸上的神情温柔的都能刮春风了“当初,我自爆元神的时候,有多么舍不得,我们经历了那么多,好不容易才在一起,结果我入了魔,我不敢赌,也赌不起,所以我只能如此做。我没想到,你会为了我用自己的元神来保住我一丝残魂……”应渊用手指轻轻的划过颜淡的头发“你还记得,真好,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了了,唐周就会回来,现在唐周回来了,你也回来了……”


应渊看着颜淡睡颜,说着心里的思念,方多病和笛飞声跟门神似的一左一右堵在门口。


“唉,笛老哥,今儿这事,武林又得震动了。”方多病时不时的伸长脖子往屋里瞅瞅“你说这嫂夫人长这么点,难怪被人当成是父女。”


“少说两句吧你,小心被他娘子听到了,又说你虚,多愁公子。”笛飞声上下打量着方多病,眼神似乎再说是挺虚的,把方多病气的直哼哼,狠狠瞪了笛飞声几眼。


李莲花再屋里到底跟他娘子说什么,他们什么也听不见,只能老实做门神。


  

  

  后续在彩蛋


可爱的淡淡回来啦

花田里的一只猹

莲花楼主外传11

  私设李莲花是应渊自爆元神后的转世

  淡淡在后面出来

  对四顾门那帮贱人超级不友好

  

  肖紫衿上场了。

  肖紫衿看着对面的李相夷,脸色已经不能用不好来形容了,可以说是已经扭曲了。

  不到一个时辰,就用一招,打败了武林中排名前一百的高手!

  李相夷,你是故意在武林群雄面前出风头的对不对!

  就是为了让大家看着,我这个肖盟主,有盟主之名又如何,还不是比不上你!

  应渊微微仰着头,刚才,脑海里灵光一闪,他仿佛闻到了熟悉的莲花香。

  那是颜淡真身的香味!

  

  

  后续在彩蛋

[图片]


 小渊开始养老婆系列

  私设李莲花是应渊自爆元神后的转世

  淡淡在后面出来

  对四顾门那帮贱人超级不友好

  

  肖紫衿上场了。

  肖紫衿看着对面的李相夷,脸色已经不能用不好来形容了,可以说是已经扭曲了。

  不到一个时辰,就用一招,打败了武林中排名前一百的高手!

  李相夷,你是故意在武林群雄面前出风头的对不对!

  就是为了让大家看着,我这个肖盟主,有盟主之名又如何,还不是比不上你!

  应渊微微仰着头,刚才,脑海里灵光一闪,他仿佛闻到了熟悉的莲花香。

  那是颜淡真身的香味!

  

  

  后续在彩蛋


 小渊开始养老婆系列

花田里的一只猹

莲花楼主外传6

  私设李莲花是应渊自爆元神后的转世

  淡淡在后面出来

  对四顾门那帮贱人超级不友好

  

  应渊站在桥头,看着和他做唐周时候一模一样的河面,河面上飘着河灯,眼里的思念浓的都快化不开了。

  那时候,颜淡生他的气,给他下了步离锁,他只能离颜淡二十步,远远的看她一眼。

  可是现在,颜淡,你到底在哪里?

  京城我已经找遍了,别说你的气息了,就连一朵开放的莲花我都没找到。

  “……额,你也别太担心了,我觉得吧,弟妹不管身在何处,也是同样思念你的,也许这会在跟家人一起吃螃蟹呢。”笛飞声不会安慰人,硬邦邦的憋了几句话就卡壳了。

  “也许吧。”应渊笑了笑,走下桥找...

  私设李莲花是应渊自爆元神后的转世

  淡淡在后面出来

  对四顾门那帮贱人超级不友好

  

  应渊站在桥头,看着和他做唐周时候一模一样的河面,河面上飘着河灯,眼里的思念浓的都快化不开了。

  那时候,颜淡生他的气,给他下了步离锁,他只能离颜淡二十步,远远的看她一眼。

  可是现在,颜淡,你到底在哪里?

  京城我已经找遍了,别说你的气息了,就连一朵开放的莲花我都没找到。

  “……额,你也别太担心了,我觉得吧,弟妹不管身在何处,也是同样思念你的,也许这会在跟家人一起吃螃蟹呢。”笛飞声不会安慰人,硬邦邦的憋了几句话就卡壳了。

  “也许吧。”应渊笑了笑,走下桥找旁边的书生借了笔墨,在那两盏河灯上写了两句诗,轻轻放进了河里。

  


  

  后续在彩蛋

  

花田里的一只猹

莲花楼主外传 8

  私设李莲花是应渊自爆元神后的转世

  淡淡在后面出来

  对四顾门那帮贱人超级不友好

  

  应渊在方多病的带领下在皇宫里转了一圈,没有感应到丝毫颜淡的气息,就出来了。

当晚准备再次灌醉他的方多病特意从御膳房提了一桌上好的酒菜,拉着李莲花嚷嚷着要喝如愿酒。

一瓶如愿酒下肚,应渊靠着身后的金桂树,闻着桂花香,看着天上的月亮,脸上带着微笑,伸手手心向上,似乎在接着什么。

“莲花,我问你啊,你和嫂夫人,当初为什么没在一起?”看着李莲花的眼睛里隐隐有了雾气,方多病和笛飞声对视一眼,凑过来询问。

“你问笛盟主吧,昨晚我都告诉他了。”应渊拿起酒瓶,又喝了一口。

“……”方多病和笛飞...

  私设李莲花是应渊自爆元神后的转世

  淡淡在后面出来

  对四顾门那帮贱人超级不友好

  

  应渊在方多病的带领下在皇宫里转了一圈,没有感应到丝毫颜淡的气息,就出来了。

当晚准备再次灌醉他的方多病特意从御膳房提了一桌上好的酒菜,拉着李莲花嚷嚷着要喝如愿酒。

一瓶如愿酒下肚,应渊靠着身后的金桂树,闻着桂花香,看着天上的月亮,脸上带着微笑,伸手手心向上,似乎在接着什么。

“莲花,我问你啊,你和嫂夫人,当初为什么没在一起?”看着李莲花的眼睛里隐隐有了雾气,方多病和笛飞声对视一眼,凑过来询问。

“你问笛盟主吧,昨晚我都告诉他了。”应渊拿起酒瓶,又喝了一口。

“……”方多病和笛飞声对视一眼,默契的拿酒杯,死莲花还没醉呢,继续灌他!

结果等应渊手里的酒瓶都空了,自己走回方多病家的客房睡觉去了,笛飞声和方多病也没在问出一句有用的话。

“笛老哥,笛盟主,你不地道啊,你也学会骗我了。”方多病瞅着笛飞声,仿佛在看一个渣男。

“……”我怎么知道他今晚这么能喝啊!“要不,我们跟着他,看看他还会不会说梦话?”

“你确定,他说梦话?”方多病不信。

“爱信不信。”笛飞声扔下一句话,窜到李莲花门口轻轻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唉,我信,我信还不成么。”方多病紧跟着跑进去。

靠着床扶着额头醒酒的应渊,看着颜淡突然推门进来,还没顾得上开心,又一个颜淡从外面跑进来了。


  

  

  

  后续在彩蛋

花田里的一只猹

莲花楼主外传3

  私设李莲花是应渊自爆元神后的转世

  淡淡在后面出来

  对四顾门那帮贱人超级不友好

  

  死莲花什么时候对女人上心了?他认识他这么久了,怎么不知道他还认识什么女子?方大公子十分好奇,对着笛飞声挤眉弄眼。

我怎么知道,我认识李相夷的时候,也就知道一个乔宛婉,现在已经是肖夫人了,这女子也听都没听过。笛飞声没好气的瞪了回去。

  

  对了,刚才他说如愿酒是他娘子酿的,难不成,画像上这个女子,就是他娘子?

  

“她是我娘子。”笛飞声和方多病两人的眉眼官司应渊看在眼里,用手轻轻摩挲着画像上女子的脸庞,神情无比想念“她是我亲手在三生石上刻下名字的娘子。我现在感应不到她的气息......

  私设李莲花是应渊自爆元神后的转世

  淡淡在后面出来

  对四顾门那帮贱人超级不友好

  

  死莲花什么时候对女人上心了?他认识他这么久了,怎么不知道他还认识什么女子?方大公子十分好奇,对着笛飞声挤眉弄眼。

我怎么知道,我认识李相夷的时候,也就知道一个乔宛婉,现在已经是肖夫人了,这女子也听都没听过。笛飞声没好气的瞪了回去。

  

  对了,刚才他说如愿酒是他娘子酿的,难不成,画像上这个女子,就是他娘子?

  

“她是我娘子。”笛飞声和方多病两人的眉眼官司应渊看在眼里,用手轻轻摩挲着画像上女子的脸庞,神情无比想念“她是我亲手在三生石上刻下名字的娘子。我现在感应不到她的气息,她叫颜淡,也可能叫白漂亮,拜托二位帮着我寻找到她,无论付出多大代价。”

  在跟桓钦大战前,他和颜淡亲手在九重天姻缘殿的三生石上刻上了对方的名字。

“你娘子?”笛飞声和方多病异口同声的叫了出来,然后再次低头看画像“你头太大了,挡住了。”“你才头大,往那边去。”“你往那边去……方多病和笛飞声看个画像都要吵,仔仔细细的看了有一刻钟后,然后再次异口同声“比乔宛婉好看!”

尤其是方多病,拿出他世家公子的文采,把画像拿在手里,舌灿莲花引经据典夸了足足一个时辰。

最后两人达成共识,反正就是死莲花你放心吧,帮你找媳妇这事包在我两身上了。

角丽谯的别苑里,武林众人被李莲花这一手灭火操作惊呆了。

这么大的火,这人只不过抬抬手就灭了,武功内力究竟高到了何种地步!

  别说是臻至化境了,可能达到了传说中的先天之境也有可能!

  反正,武林往上数几百年,都没见轻功能高成这样的!

跟着来找人的佛彼白石众人面面相觑,门主现在恢复了武功,还比以前更加深不可测,可是他们这心里,怎么就欢喜不起来呢?

刚才门主走的时候,连给他们一个多余的眼色都没有。

门主,还是怪他们的吧?

白江鹑看着纪汉佛,两人相顾无言,深深的叹了口气,吩咐大家收拾残局去了。

傅衡阳激动的不能自己,门主重新归来,刚才露那一手便是在场所有高手加起来也有所不及,他这是要跟着门主走上巅峰了吗?激动不已的傅军师一转身发现人都走了,都收拾残局去了,无语至极,你们这些胸无大志的,不赶紧去追随门主,收拾这些劳什子作甚!

转身奔着门主离开的方向大步跑了。

肖紫衿从看到李相夷从山顶上飞身下来整个人都傻了。又惊又怒又气。

李相夷回来了。

宛婉不会喜欢李莲花,但是她爱李相夷!

你不是说李相夷死了吗?活着的只是李莲花。那你李相夷以这幅强势归来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是什么意思?报仇?

也对,夺妻之恨,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得了。

何况是重回巅峰的李相夷。

现在肖紫衿只恨当初为什么没有杀了李相夷,没有逼他跳下悬崖,就这么让他有机会治好了伤,武功还更加精进。

  肖紫衿愤恨的戳着盘子里肉,仿佛那块肉就是李相夷一般。

  “你……怎么了?”乔宛宛看着丈夫这明显不对劲的情绪,放下筷子问了一句。

  “没事,前几天出门遇到个仇家。”肖紫衿收敛了几分情绪,给乔宛宛又夹了几筷子菜。“你快吃吧,不用担心我。”

  “哪个仇家?我认识吗?难缠吗?”乔宛宛夹了一筷子菜慢慢的放入口中,继续问道。

  “……于是,不是什么有名气的。被我三两下就打发了。”肖紫衿面色僵硬了一瞬,说了谎。

  十年前的李相夷他不是对手。

  现在的李相夷他更不是对手!

  自从李相夷在角丽谯别院露过拿一手,现在武林中铺天盖地都是他的传说!

  几乎快被一些武痴奉成神了!

  这段时间,他是食不下咽,夜不能寐。

  既担心李相夷来找他报仇,又担心宛宛得知李相夷回来,离他而去。

  他现在只恨,当初那么好的机会,他为什么没有杀了他!

  

  

  

  精修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