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应该

1565浏览    273参与
一块起司
没有灵感了 画不出来—— 欢迎...

没有灵感了

画不出来——

欢迎点图,只要是费佳就可以

(关于给自己立了旗子每天画两张饭团这件事)

没有灵感了

画不出来——

欢迎点图,只要是费佳就可以

(关于给自己立了旗子每天画两张饭团这件事)

发刀被老婆远程家暴的铧忆

【秋天使】冰激凌和可丽饼

从硬盘里翻出来的,我五月份的时候还写过这东西啊原来

我也记不起来当时的想法了,如果觉得奇怪的话问我也不会得到结果的


全称是“我要吃冰淇淋他去买了可丽饼于是我们分手了以及之后的事情”(开玩笑的)

路人第一人称视角

反正我觉得是cp向(。


我跪在高脚凳上打开冰淇淋机的顶盖,叹了口气,颤颤巍巍摸索着爬下来,然后拿起一旁的预调液倒进去,转过身对着站在窗口的西装男人露出一个服务性微笑,“不好意思,香草冰淇淋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如果不介意的话,您可以尝试一下巧克力口味的,这一款也很受欢迎。”

男人沉吟了一下,向着远处长椅上躺着的一个穿着同样黑西装,粉色中长发的人...

从硬盘里翻出来的,我五月份的时候还写过这东西啊原来

我也记不起来当时的想法了,如果觉得奇怪的话问我也不会得到结果的

 

全称是“我要吃冰淇淋他去买了可丽饼于是我们分手了以及之后的事情”(开玩笑的)

路人第一人称视角

反正我觉得是cp向(。

 

我跪在高脚凳上打开冰淇淋机的顶盖,叹了口气,颤颤巍巍摸索着爬下来,然后拿起一旁的预调液倒进去,转过身对着站在窗口的西装男人露出一个服务性微笑,“不好意思,香草冰淇淋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如果不介意的话,您可以尝试一下巧克力口味的,这一款也很受欢迎。”

男人沉吟了一下,向着远处长椅上躺着的一个穿着同样黑西装,粉色中长发的人走去。由于距离太远,只能看到模糊的色块,那个人身旁似乎还有什么白色的东西垂落到地上。

不得不承认,这个在毫不遮掩的阳光下穿着一身看起来就很热的黑西装,额角却不见丝毫汗意的男人,实在是相当标准的帅哥——即使脑袋后面梳着一个着实令人一言难尽的小尾巴也一样。

好好的一个帅哥,怎么偏偏就会梳头发呢?我举着手持搅拌器打发奶油,心里头琢磨着要用怎样的角度才能一举贴着发绳把那截头发削下来。然后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手一抖,搅拌器与金属盆接触发出刺耳的刮擦声。

“抱歉吓到你了,”去而复返的男人微微偏头,看着我手里未打发完全的奶油,“我还是等一下香草口味的吧。”

呜哇,是个麻烦女友啊。还是个一个接一个连着吃了三个香草冰淇淋的麻烦女友。

看着这个被女朋友指使着一趟又一趟来买冰淇淋的帅哥,我心情颇为复杂。近两年国内的恶魔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频繁地出现,而且区域也很集中,像是被什么吸引了一样。没钱移民的我只能被迫适应时不时就会被砸坏的建筑和街道,一次又一次地更换居住地和工作。大概对于上层而言,我们这样的普通人能够保住性命就该感恩戴德了,如何还去要求额外的赔偿和安置呢。

默默叹了口气,我对还等在窗口的男人说:“就算你女朋友喜欢吃冰淇淋,也不要纵着她一口气吃太多,会冰到头疼的。”

他愣了一下,似乎是打算向长椅那边看,但最终只是偏了偏头。

“啊,他是男性。”

“呜哇。”我说。

原来我那一句话的重点是性别的吗?我双目放空,开始怀疑昨天杀死了我老板的那只恶魔可能也给我留下了什么后遗症,比如常识性的认知错误什么的。

“外面很热吧,要不要进到车里休息一下,这里还有椅子。”

他有些惊讶地眨了眨眼,拒绝了我的邀请,复又问道,“我等在这里不会打扰到其他的客人吗?”

我在心里默默腹诽,今天一整个上午,除了你的那位麻烦女友,就没有其他的客人了啊,你是天然呆吗?

“不会啊,我工作很轻松的。”毕竟随着恶魔愈发频繁的出现,我现在不仅没有顾客,连老板都没有了啊。

男人听后倒是抿着唇笑了笑,语气有些飘忽,说:“那样就好。”

放下打发好的奶油,我从冰箱里拿出几个草莓切片,一块芒果切丁,半个猕猴桃切圆片,还有几粒蓝莓。搅拌了一下面糊,舀起一勺在热好的铁板上,摊平,等到表面凝固之后,用刮刀将饼皮翻面,差不多后折叠。第一层是坚果巧克力酱,然后是鲜奶油。

“这些水果都能接受的吧?”我问。

一直盯着我手底下的动作,眼神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男人像是没反应过来一样,有些呆呆地回答,“啊……嗯。”

撒水果粒,挤上巧克力酱,卷起饼皮一气呵成,我将可丽饼递给男人,“请你和你女……男朋友吃的。我们的可丽饼用的是鲜奶油,之前都是限量供应的,他会喜欢的。”

他接过可丽饼,表情空白地转身就要走。我连忙叫住他,“等一下,冰淇淋还没好。”

他这才反应过来,垂着长长的睫毛说了声谢谢,耳尖有些发红,补充道,“你说得对,冰淇淋吃的太多对身体不好,我就不买了。”

我有些纳闷,之前说是女朋友的时候还能一本正经纠正性别的人,怎么改成男朋友之后就害羞成这样?还是说我又理解错误了?

晃了晃脑袋,我盯着他背在背后的剑袋,问:“你是恶魔猎人吗?”

他轻声说:“是公安。”

“也就是说这是制服?办公室恋情呀。”眼见着他转身要走,我连忙补充,“开玩笑的。不管怎样,谢谢你们呀。”

 

 

 

在我的老板被恶魔杀死之前,我离这种存在最近的一次是在我最好的朋友死掉那天。她一直想成为恶魔猎人,但因为身体病弱被公安拒绝了,于是她就想要与恶魔订下契约,然后再去应聘一次。

面对着下半身像云朵一样软乎乎飘在空中,脸上也是一副温和无害表情的恶魔,她眼神发光,问到:“你愿意与我签下契约,将力量借给我吗?我愿意用我的舌头作为交换。”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那个恶魔看起来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我却突然感到一阵从心底升起来的恐惧,喉咙像是被掐住了一般只能发出嗬嗬的气声。我转身就跑,然后从身后传来血肉被穿刺的声音。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软弱或者背叛的恶魔,但我确实是个背叛了挚友的软弱之人。

或许是噩梦的恶魔也说不定。

从一片漆黑中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不受控制的移动,每一块肌肉都不受控制的那种。我像是一个被束缚在身体里的旁观者,看着身边的人都是一副木偶的模样,看着自己举起的双手已经变化成诡异的武器的模样。

如此令人作呕,这已经完全不是人类的样子了,我想。

其实作为人类也没什么好的。越来越多的恶魔让每一个人像是行尸走肉一般生活着,没有什么远大的追求,生存的目的变成了生存本身。

在钢索上行走的人低着头,永远不知道面前的路还有多长。

看着眼前的人越来越近,粉色的中长发随风扬起,漂亮可爱的脸露出一副无聊的表情,纤细的少年身材被统一的黑色西装包裹着,身后还收束着一对白色的羽翼。

是那个人的男朋友啊。我想。像是天使一样。

被天使杀死应该是不会痛的吧。

在那少年的刀劈下来的瞬间,我眼前仿佛出现了熟悉的冰淇淋机,我举着蛋筒,打开了开关。

是巧克力味的。

 

【END】

 

Extra:

“喂。”

击退了又一小波涌过来的人偶的早川秋不知道为何就觉得这一声是在叫自己,他转头向天使恶魔那边看去,手下的动作却没停。

“我想吃冰淇淋了。”天使恶魔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平淡,“巧克力味的。”

虽然感到有些莫名,但早川秋还是应道,“好。”

“结束之后一起去吧。”早川秋说。


想要老婆真君
是性转+魔圆pa注意⚠️ 魔法...

是性转+魔圆pa注意⚠️


魔法少女小时和晓美光(被打)

是性转+魔圆pa注意⚠️


魔法少女小时和晓美光(被打)

辞冶
约稿 40r一个头 来恰烂钱了...

约稿

40r一个头

来恰烂钱了接俩

qq714724781

wx付款。

约稿

40r一个头

来恰烂钱了接俩

qq714724781

wx付款。

竹泠rennis
画……画不下去了(摊)是凯娅小...

画……画不下去了(摊)
是凯娅小姐(是lp→被打
画的不好……轻点骂……轻点骂(顶锅盖走)

画……画不下去了(摊)
是凯娅小姐(是lp→被打
画的不好……轻点骂……轻点骂(顶锅盖走)

咔啦啦啦

最近手腕又开始疼才发现 直到如今右臂还是比左臂细 没仔细想过 物理创伤会如此持久

我可能希望当年能有一个人站在我面前很理直气壮地说 这场球不打就不打了 

即使当时的可能做不到 但应该会很感动

虽然大概不会有实质性的改变

并不想思考这些的 就是打字的时候发抖 实在无法专注

最近手腕又开始疼才发现 直到如今右臂还是比左臂细 没仔细想过 物理创伤会如此持久

我可能希望当年能有一个人站在我面前很理直气壮地说 这场球不打就不打了 

即使当时的可能做不到 但应该会很感动

虽然大概不会有实质性的改变

并不想思考这些的 就是打字的时候发抖 实在无法专注

夜晚的星辰大海
睡不着,不知道该干啥呢(踢石子...

睡不着,不知道该干啥呢(踢石子)

于是想拿新观试试水,cp是因为想到之前认识的人说的话(踢石子)

明天可能又要偏头痛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想看,也不知道打什么tag,就想写着玩玩

所以这对tag怎么打(沉思)

真的要是写下去会是长文,可能自己很多设定都会出来,例如说黄昏他们出来打架什么的(撑头)

睡不着,不知道该干啥呢(踢石子)

于是想拿新观试试水,cp是因为想到之前认识的人说的话(踢石子)

明天可能又要偏头痛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想看,也不知道打什么tag,就想写着玩玩

所以这对tag怎么打(沉思)

真的要是写下去会是长文,可能自己很多设定都会出来,例如说黄昏他们出来打架什么的(撑头)

减毒水银疫苗

这是毛头鬼伞,也就是鸡腿菇。

话说鸡腿菇的菌盖会慢慢化掉,所以做成伞的话,是伞里在下雨(?)那么要它何用😂

之前看到鸡腿菇的延时摄影视频,觉得很有趣,就涂了一个菌妹子出来_(•̀ω•́ 」∠)_

p2是与伞的交流状况,之后两张是鸡腿菇的图片🌚

这是毛头鬼伞,也就是鸡腿菇。

话说鸡腿菇的菌盖会慢慢化掉,所以做成伞的话,是伞里在下雨(?)那么要它何用😂

之前看到鸡腿菇的延时摄影视频,觉得很有趣,就涂了一个菌妹子出来_(•̀ω•́ 」∠)_

p2是与伞的交流状况,之后两张是鸡腿菇的图片🌚

柒柒染染

……

难受

感觉生活没有希望

感觉活着没有意义

感觉死不死都一样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要活着

为什么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

我不想看人间百态

我不想实现什么人生价值

没有目标

没有理想

纯粹就是在浪费空气

难受

感觉生活没有希望

感觉活着没有意义

感觉死不死都一样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要活着

为什么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

我不想看人间百态

我不想实现什么人生价值

没有目标

没有理想

纯粹就是在浪费空气

-午夜電台-

契约恋爱 上

契约恋爱


*焉栩嘉/张颜齐,斜线有意义


*还是非常OOC,傻黄甜吧,大概又算非典型包养(……),请勿上升真人!


1


张颜齐两年前中了一千万。


上过当地报纸报道的那种,倒霉小狗一朝翻新成知名锦鲤,当晚领奖,小报记者话筒递到嘴边边,问张先森,请问你现在有什么想说的吗?张先森好激动,攥着话筒的手都在颤抖,讲话声音发飘,讲,首先我要感谢我的母亲让我出生在这个世界,然后感谢我的父亲抚养我长大,再感谢我的爷爷奶奶…我的姑父姑妈……我的——


小报记者一把抢过话筒(他着急下班啊!),张先森想好用这笔钱干什么...

契约恋爱

 



*焉栩嘉/张颜齐,斜线有意义


*还是非常OOC,傻黄甜吧,大概又算非典型包养(……),请勿上升真人!


 

 

 

1


张颜齐两年前中了一千万。


上过当地报纸报道的那种,倒霉小狗一朝翻新成知名锦鲤,当晚领奖,小报记者话筒递到嘴边边,问张先森,请问你现在有什么想说的吗?张先森好激动,攥着话筒的手都在颤抖,讲话声音发飘,讲,首先我要感谢我的母亲让我出生在这个世界,然后感谢我的父亲抚养我长大,再感谢我的爷爷奶奶…我的姑父姑妈……我的——


小报记者一把抢过话筒(他着急下班啊!),张先森想好用这笔钱干什么了吗?


呃……张先森迟疑一下然后讲,先抽一百万出来给几个兄弟们吧,再抽一百万捐给灾区,再抽两百万给自己买套房吧带录音室辣种,剩下的,大概会拿来起家做音乐的公司吧。


哇看来张先森是个很善良大方的人呢,小报记者又问,那公司名字有想好吗?


有!


那么叫什么呢?


一个公司的名字是非常重要的,它往往决定了大家对整个公司的初印象和认识,一个好的名字非常重要,所以我决定叫它——花果山!


?……看来张先森还是一个很有幽默感的人。


?不是,我是认真的。


……。那么我们就一起预祝张先森的花果山公司可以顺利成立,往后发展越来越好吧。


好的~蟹蟹蟹蟹~~


2


反正总而言之,现在两年过去,张颜齐公司办的有蛮好,处在一个利滚利滚利的良好状态,跟着知名金融任先生投股票又一起赚了很多钱,算是有在跻身富豪圈,但到底也只能算是个小老板,和那些几千万几亿身家的大富豪不能比,他其实也不怎么喜欢往那个圈子里混,他原来还一贫如洗的时候看网络小说上面就有写,写富豪圈里的人都玩的乱七八糟,包养的小明星小嫩模几栋别墅都装不下的,反正就是那个什么,荒、淫、无、度!


张颜齐敬而远之,但最近他有个看上很久的项目必须通过上面一个老总牵线搭桥一下才能往下一步走,这几天天天都在办公室里坐着长吁短叹,看着书桌上摆的绿植醉可乐。他拎着可乐罐深情地瞅着那颗已经被他养成张牙舞爪疯狂八爪鱼一样的多肉问他的小助理,他讲:“小李啊你说,我这怎么才能跟王总套上近乎呢?”


然后开始一根根掰着手指头算,“我这,一不抽烟喝酒,二不打牌赌博,三不汗蒸推拿。我简直新世纪好青年模范标杆嘛我!我这哪里也碰不上他啊!”


“这……”小李思考了一下,然后犹豫着说:“张总,我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速速说来我听。讲得好重重有赏。”


“咱家不是养这么多艺人吗,随便挑一个让人演演你包养对象,然后带着出席王总攒的局不就行了。”小助理愿意称自己这个天才的想法为最绝!


“……小李你过来。”张颜齐朝他招招手,等人走过来,张颜齐立马抓着他就是一顿暴躁猛摇,“你这不就是让你老板我亲自下场潜规则自家艺人吗啊?!你到底是何居心你想这么害我!!你是不是对家派来的卧底你说你这是在枉费我对你的信任啊李啊!”


“老、老板,撒撒撒手……!”小李好挣扎指指自己脖子,张颜齐叹好大一口气放开他,一屁股坐进转椅里抱着可乐罐开始转圈圈,像是转满三十圈就能有个可乐罐神冒出来让他许愿一样。可恶啊!世界上怎么就不能有个可乐罐神呢!


转了半天,可乐都快被摇成糖水了之后张颜齐终于停下了,然后深沉地说:“我刚才想了哈子,你辣个方法也不是特别不得行。”


“所以老板你要——”


“所以我们公司要招新人了!我命令你速速去给我找那种别家公司合约快到期的长得好看的小明星,给我挖过来,然后再给我新拟一份合同出来。”张颜齐从椅子里跳出来,面对着办公室里的特大落地窗俯首江山般的吩咐道。


“什么合同啊?”


张颜齐转过来,四个字念得掷地有声:“包、养、合、同!”


3


结果第一道就遇见门槛,这流连不利,失业小爱豆可不要太多,一个个看着如花似玉人比花娇的,张颜齐看着一个个都不敢让自己去做辣手摧花的那个辣手,这也不能都捞进来啊,张颜齐瞅了一早上眼睛都要挑花了,看谁看着都长得差不多,甚至都有些男女不分的程度。最后实在是烦了闭着眼睛开始点兵点将。


点兵点将,骑马打仗,点到是谁,跟着我走。要是不走,你是小狗。然后在桌上摸摸摸,跟两年前买乐透卡一样摸出一张照片,睁眼之前在内心祈祷,天上不管什么仙班神仙在列,保佑小齐吧,如果、如果最后实在是呃…不尽如人意,那就那就我自愿变成小狗,我再来一次!


祈祷完小心翼翼睁开眼,先眨两下,再仔细看看照片,照片上一个略微朦胧侧影,背上背个吉他包,手里拎着一块滑板在等红绿灯的样子,短袖衬衫牛仔裤穿的像个大学生。张颜齐摸摸下巴,这个不错啊,清新脱俗,又翻到照片背后去,一个好复杂名字,焉栩嘉,名字都这么非同一般不同凡响,秉持着要包咱就要包一个不一样的!这种想法,张颜齐决定就他了。


然后又把小助理喊进来,让给他念念焉栩嘉具体资料。自己跑到小冰柜里又拎了个可乐罐出来,咔一声打开就咕噜咕噜两大口,他看一早上简直一口水没喝,现在就只想做个没有感情的可乐杀手。


小助理在旁边一板一眼的拿着到处搜集来的焉栩嘉资料跟读小学课文范文一样念:“姓名焉栩嘉,职业歌手,出生日期2001年9月23日,星座天秤座……”


“停停停停!”张颜齐疯狂喊停,“直接给我跳到业内八卦版开始念。”


“哦好的张总。”小李哗啦啦翻过五页纸,然后又开始重新念,“焉栩嘉,见过的都说长得好,娃娃脸只有巴掌小,气质高冷难接近,圈内著名猫系高岭之花,但讲礼貌很绅士,台风炸裂——”


张颜齐听到这频频点头,不错不错,不愧是他西南抽卡圣手抽出来的人,结果没想到到下一句就开始崩盘,只听小李翻过一页又接着念:“有焉栩嘉合作对象曾评价,焉栩嘉,漂亮体贴,不粘人,还活儿好是……”最后几个字张颜齐一口可乐就喷出来。


“什、什么好???”张颜齐瞪大眼不可置信,现在这种话也可以放出来这样乱讲的了吗?!妈妈你们娱乐圈果然好乱!!


“活儿好。”小李对自家老板的震惊视而不见,冷着张脸又再重复一遍,“行活儿好,夸焉栩嘉业务能力强吧。”


……可恶啊!哪家记者啊!哪有你们这么说文截字的啊!这多一个字少一个字这意思是一样的吗!


4


之后张颜齐就吩咐下去让小李自己去搞定,一定要把焉栩嘉签过来,但晚上下班走之前又克制不住叮嘱,那个呃包养合同你先给人家看一眼啊,也不定非要人家签,他不签那个也可以只签我们公司劳务合同的,一定不要搞得我们像那个、强买强卖一样!要记住我们公司宗旨是什么!对是自由!我们一定要按照我们自己个人的意志出航!一定不要强迫人家记住哦!


小李连连点头记住了记住了才把张颜齐送进地铁站。


是的我们张颜齐张总,这么有钱了还是在每天辛勤坐地铁上下班,也不是没考驾照,说白了他就是懒得开车,也懒得买车,他当时算过一笔账,首先你买一辆车,是一笔钱,你需要停它,你就还得再给它买个停车位,就又是一笔钱,日子久了张颜齐自认自己肯定会厌倦开车说不定还会患上公路路怒症这划不来,所以他还得再找个司机,这又是一笔钱,再算上一些七零八落的保养费维修费油费,那可真是又贵又麻烦。


张颜齐这种闲散时候走路一双酒店拖鞋都能穿五天的人绝不给自己自找麻烦,而且这还能省多大一笔钱啊!古人语,勤俭节约是中华美德,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买车又不开老天要下雨。


而且地铁其实张颜齐也坐惯了,他过久了那种和大多数人呆在一起,沾染人间烟火气的日子,两年了他也没改掉过,公司第一年开年会员工给他送奖状,上书送给全世界最平易近人最好的娱乐公司老板张颜齐。第二年就给他送网络定制锦旗,红底黄字,上书,请张老板远离员工生活!看得他哭笑不得。


和大多数人呆在一起的时候他会有一种安全感,戴着耳机站在地铁上感觉地铁安静地行驶在地下隧道里会让他有一种呆在鲸鱼肚子里的感觉,这都是他所熟悉的。


但今天显然不是!


他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耳机没有和手机蓝牙连上,两个耳朵通通塞住之后他还疑惑了好久为什么今天耳机声音这么小,直到右胳膊被人戳一下,一个低低的声音对他说,你蓝牙耳机忘连了他才反应过来。然后手忙脚乱的把音乐光速关掉,并想立马跳车。


“其实刚才那首歌挺好听的。”旁边那个人又再次开口,声音低的像大提琴,“Summertime in Paris对吧,我手机里也有。”


张颜齐往旁边看过去,那人戴着口罩,只露出来一双眼睛,有点三白眼,看人的时候又大又圆,有点像猫咪,双眼皮很双,总之是很好看的一双眼睛。张颜齐后知后觉这么盯着别人看不太礼貌,赶紧咳了一声然后讲,“刚才……谢谢你哦。”


“没关系,这种事人总会忘一次的。”那人讲。


张颜齐还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地铁到站了,那个人说我先走了,之后就从地上拎起一块滑板下车了,地铁门再次阖上的时候张颜齐后知后觉的想那块滑板的印花好像看着有点眼熟哦。


第二天是张颜齐休息日,他睡到日上三竿才被门铃按醒,他一边拖着拖鞋一边神志不清的往门口走,浑身上下就一条内裤和一床刚从床上扯下来的床单,随便把自己包春卷似的裹吧裹吧就去开门了。结果一开门就瞬间清醒。


映入眼帘的又是一块眼熟的板,一张不那么眼熟的脸,以及一双相当眼熟的眼睛。


眼睛的主人一只手杵着板一只手撑着门,歪歪头笑着用张颜齐很耳熟的大提琴一样的低音向他问好。


“张总好啊,认识一下,我是你的包养对象焉栩嘉。”



-TBC-


鸭鸭鸭鸭蛋

(拿kdhr表情包挡挡我的画太丑了

P2是手书图改(如果能图改改完或许会做手书)

P3系yukki公主抱non酱的草稿(我这屑人胆子大了敢放草稿应该拖出去斩了)

(拿kdhr表情包挡挡我的画太丑了

P2是手书图改(如果能图改改完或许会做手书)

P3系yukki公主抱non酱的草稿(我这屑人胆子大了敢放草稿应该拖出去斩了)

Emily's balcony
应该 - 杨乃文

“应该是怕了寂寞 才担心过了明天

   你将突然沉默 微笑着决定该离开我”

“应该抱着你从此不让你走 

   应该轻轻吻你不让你说错”

“应该趁着还年轻好好感动 

   应该爱过就忍住不放你走”


人们总是一边失去,一边学会爱。

P.S.杨乃文的声线太适合这首歌了。词写得真细腻,喜欢陈珊妮。

“应该是怕了寂寞 才担心过了明天

   你将突然沉默 微笑着决定该离开我”

“应该抱着你从此不让你走 

   应该轻轻吻你不让你说错”

“应该趁着还年轻好好感动 

   应该爱过就忍住不放你走”


人们总是一边失去,一边学会爱。

P.S.杨乃文的声线太适合这首歌了。词写得真细腻,喜欢陈珊妮。

Mapko-Q的小屋
如果你不在这里,那你怎可无处不...

如果你不在这里,那你怎可无处不在。

——《爱,始于冬季》

如果你不在这里,那你怎可无处不在。

——《爱,始于冬季》

喝水robot

一次谋杀

   在我还小时,我亲眼目睹了一场谋杀。那是一次声势浩大而又残酷的谋杀,可同时无人会谴责杀手。我的父亲就是犯人之一,十年前的证件上的他,脸上还没有那么多皱纹、头发像野草一样疯狂地往上生长。头像旁边,白底黑字、清清楚楚地写着爆破许可。

    他们谋杀了一座山。

    炸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安置好的,倒不如说我连父亲何时取得这样的资格证都不曾清楚。我只记得,在那个午后又或者是早晨,我从一片寂静中醒来。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地望向那座山。要说那座山与其他一样围住这个村寨的矮山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只有它...

   在我还小时,我亲眼目睹了一场谋杀。那是一次声势浩大而又残酷的谋杀,可同时无人会谴责杀手。我的父亲就是犯人之一,十年前的证件上的他,脸上还没有那么多皱纹、头发像野草一样疯狂地往上生长。头像旁边,白底黑字、清清楚楚地写着爆破许可。

    他们谋杀了一座山。

    炸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安置好的,倒不如说我连父亲何时取得这样的资格证都不曾清楚。我只记得,在那个午后又或者是早晨,我从一片寂静中醒来。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地望向那座山。要说那座山与其他一样围住这个村寨的矮山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只有它的存在侵占了教育的空间。或许,实际上是学校侵扰了它多年的梦。

    我到达现场时山体只剩下了一半,露出了它惨白的身躯。爆破产生的尘土——山的遗骸,在空中飘散,最后拢住所有的人们。我的父亲站在人群前列中,头上戴着鲜黄的安全帽;对于我的到来,他只是沉默、然后继续着谋杀这座山的工作。在之前还要久远的时候,我读的幼儿园紧靠着这座山。勉强用水泥浇灌出来的房间上面,仍旧是木质的屋顶上整齐地列下来一排排石瓦。推开离地并没有多高的窗户,伸出手就能碰到山向我们递来的花叶,秋冬则是干瘪的枝干。偶尔,翻出位置低矮的窗户就会踩进顺着山坡流下来的、在地上积成的水滩里。

    在我的记忆里:房间总是阴暗的,没有谁能够清楚看到黑板上写了什么,又或者对于才读幼儿园的我们,这些并不重要。对于我而言,上课的时间总比玩耍的时间漫长,于是我只能在那些昏暗的日子里日复一日地仰望这座山。

    山余下的部分又经历了几次爆破,最后捅进它的心脏的那一次爆破,我没有离场。父亲大声地警告我堵上耳朵,而其他人们对于这最后致命的一次攻击无法再想其它,我们在安全的校园操场上分散开来,仰起头只看见向外飞散的石砾。看起来有些发白的黄土混着破碎的石块洒在坑坑洼洼的水泥地上。我在山体爆炸后的大片残渣边缘蹲下,翻找到一小把松柏的叶。

    面对这场谋杀我无法评判,我是旁观者也是罪人,更是受益者。但这之后,村寨里不再有这样的事,我父亲的资格证也彻底闲置了。那座山原来的位置上竖起了一排楼层,我小时候读的幼儿园后来也因为学校的扩张搬走了。


新的一年努力自我肯定的树洞

没有人不想幸福的活着


但是当活着这件事带来的都是悔恨焦虑匮乏和痛苦仓促


当活着本身已经蚕食掉所有的幸福感的时候


当哪怕是喜悦和爱来临的时候第一反应都是恐惧于失去的时候


这一生,真的是无比悲哀啊


再美好的生活都会崩塌

再温暖的爱都会失去

不要有任何想要的东西,因为得不到,只是徒增痛苦

那种巨大的恐惧里

我实在是看不到什么希望


可是这样的你

我很喜欢

我很喜欢这样的你

我现在在努力做这件事


没有什么是应该的

但是现在我觉得

你要幸福过这一生这件事

是应该的

是我应得的

没有人不想幸福的活着


但是当活着这件事带来的都是悔恨焦虑匮乏和痛苦仓促


当活着本身已经蚕食掉所有的幸福感的时候


当哪怕是喜悦和爱来临的时候第一反应都是恐惧于失去的时候


这一生,真的是无比悲哀啊


再美好的生活都会崩塌

再温暖的爱都会失去

不要有任何想要的东西,因为得不到,只是徒增痛苦

那种巨大的恐惧里

我实在是看不到什么希望


可是这样的你

我很喜欢

我很喜欢这样的你

我现在在努力做这件事


没有什么是应该的

但是现在我觉得

你要幸福过这一生这件事

是应该的

是我应得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