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应达

23661浏览    259参与
不言世

【岩魈】大王叫我来巡山(下)

·summary:大王叫我来巡山,我把大王拐回家。 

·其实是一个三生三世的故事。

·上、中见合集。


75.

不,不对。

刚要开口质问的钟离冷静下来。

重点不在这里,而是玉佩一直在他身上从未离开!这盒子里的这块根本不是他的玉佩!

是谁模仿的赝品吗?有何目的?这一切是陷阱吗?还是说这本就是一场梦境?

长久的边疆生涯让钟离将谨慎刻在了骨子里,他目光微微冷了下来,思绪开始翻腾。


76.

“这是你的吗?或者你认识这位失主吗?”

钟离迎上魈期冀的目光,...

·summary:大王叫我来巡山,我把大王拐回家。 

·其实是一个三生三世的故事。

·上、中见合集。

  


 

75.

不,不对。

刚要开口质问的钟离冷静下来。

重点不在这里,而是玉佩一直在他身上从未离开!这盒子里的这块根本不是他的玉佩!

是谁模仿的赝品吗?有何目的?这一切是陷阱吗?还是说这本就是一场梦境?

长久的边疆生涯让钟离将谨慎刻在了骨子里,他目光微微冷了下来,思绪开始翻腾。

  


76.

“这是你的吗?或者你认识这位失主吗?”

钟离迎上魈期冀的目光,一时不知道该做何解释。

好在魈也没有惊讶或生气,看他脸色不对,下意识便以为是自己的问题:“呃,你需要休息一下吗?”

今日接触的新鲜事实在太多,休息一下也未尝不可,于是钟离便应了魈的话,跟着魈出了前厅。

  


77.

从屏风之后出了前厅,这仙家洞府终于才显示出了全貌。白玉的石阶桥若隐若现,桥下是翻腾的云海,远处有隐约的房屋和花田树木。

也许有人真的误入过仙境。钟离想起看过的那些诗词戏文。

但这都不是最摄他心魄的。

金鹏——他现在知道了小公子还有一个名字“魈”,但不知为何对方强调了让他喊金鹏,他便也礼貌地依着对方的意思来——在前面走着,身后飘扬的绸带随着步伐起伏,裸露的蝴蝶骨就像真正的蝴蝶一般飞动了起来。

金鹏挥了下手,空中凭空碎裂了点点金色的光芒,于是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

  


78.

一轮圆月高悬,四周云雾缭绕。

远处中央盘踞着一株参天古树,高大葱郁、枝繁叶茂,衬得周围的仙境景色都略显寂寥。大小的石台竟然能凭空环绕在树的四周,上面似乎有不同造型的建筑,无一例外都是金色的屋顶缀着翠色的檐角。

在最下面的石台上,有一处不大的院子,院门口挂着几盏没有点亮的却邪灯,院墙只是几丛篱笆桩,漫不经心地护卫着两幢屋子。

  


79.

他来过这里。

钟离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心口的玉佩在发烫。

  


80.

“还请钟离王爷在这里歇息一日。”魈转过头对钟离说。

然后他就看见钟离护着心口看着仙云连理梧桐,几乎目不转睛。

于是魈不着痕迹地挡住了钟离的视线。

  


81.

看什么看,再看也带不走,这可是先生给我的!哼,无知的凡人。

  


82.

然后魈引着钟离走到院口,嘱咐了两句便自顾自走开了。

毕竟,这是先生和他亲自布置的洞天,一个凡人——就算他是个漂亮的凡人——能在这里掀起什么波浪?

  


83.

凡人,字面意思是平凡的人类。

可惜,钟离这辈子就和平凡这俩字不沾边。

  


84.

玉佩被钟离握在手中,魈手中的锦盒应声而开,两块玉佩相对着飞上高空,在仙云连理梧桐的顶端汇合,金色与青色的光芒盛放,两人眼前一阵白光闪过。

  


85.

“不是我让他们这么叫的,只是他们的习惯已经根深蒂固,强行改正也不会利于他们融入这里。”摩拉克斯抿了口茶,对大呼小叫的若陀解释道。

“大王,哈哈哈哈,山大王,你天界第一风雅的摩拉克斯也有被叫山大王的时候啊,哈哈哈哈哈。”若陀笑得要从凳子上摔下去。

“没有正事儿就回你的天庭去,我还要教弟子呢。”摩拉克斯瞥了他一眼。

虽然若陀的确没什么正事儿,但他弟子两个字还是勾起了他的好奇。

然后他腆着脸跟着摩拉克斯来到了一处洞天。

  


86.

“仙云连理梧桐?你别告诉我,你假死之前把它先移栽到了这里?!”若陀大为震惊。

“有问题吗?”摩拉克斯,也就是千年前昭告天下已经“仙逝”前任天帝,冲若陀露出了理所当然的神情。

  


87.

我家小鸟喜欢的树,我种在这里保护起来,有问题吗?

所以弟子果然是那只金鹏,好,没有问题,你个臭不要脸的泡自己学生,我祝你丫磨损到老。

多谢夸奖,我的确要再进轮回,彻底摆脱磨损。

还来个三生三世是吧?你个臭不要脸的。

  


88.

两个神用眼神进行了如上亲切的交流。

  


89.

“你说大王在和那小子说什么?”应达在远处一边偷看一边窃窃私语。

“不知道,那小子看起来好欠揍。”浮舍四只手捏了捏拳。

“他为什么要围观大王和金鹏?他没有自己的弟子吗?”伐难十分不屑。

  


90.

那是前任天帝的好友,上神若陀,你们几个有眼无珠的。

唉,上辈子放火又烧山,这辈子冤种里当差。

弥怒第一次这么想。

  


91.

虽然他们几个确实没有放过火烧过山,但他们能一起当差也确实不是一件普通的事情。

浮舍、弥怒、应达、伐难、魈,他们现在都是绝云山神的座下大魔——不,座下大将。

之所以说是“座下大魔”,其实是因为他们几个的确都走的是妖道,按照常理来说,最后不是什么深山老妖,也得是什么半夜去抓不听话小孩的恐吓利器,哪有位列仙班的资格。

而自称大将则是山神一再亲自向他们强调的。

大魔和大将的转变是在千年前。

一千五百年前,前任天帝仙逝;一千年前,梦魇一族趁机叛乱,绝云山神将他们救下;如今他们已经在山神手下干了快千年,论功劳论资历,怎么也该是正正经经的仙界将士了。

 


92.

梦魇一族,诞生自三界万物虚幻的愿望,痴念、妄念、邪念、欲念、执念——有灵即有心,有心必有念,只要有生灵在的地方,就有梦魇的力量来源。诸多杂念之中,往往又数那些阴暗的想法最为“强大”,因此梦魇一族,如同它们的名字一样,是三界万物的噩梦。

前任天帝曾组织起庞大的仙魔之军共剿作乱的梦魇,最后将其逼入虚莽之地,那里无天无地、无梦无想、寸草不生、人烟荒芜,这才让它们不再为祸天下。

但前任天帝已在一千五百年前仙逝了,之后就一直是位高尊崇的“七星”上神管着天界事务。

而梦魇一族就是在那时候开始积蓄力量,终于在三界放松之际趁虚而入,意图再度掀起三界的噩梦。

    


93.

梦魇之首清楚地知道,仅凭它们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抗衡三界,于是他们故技重施——用生灵的所思所念来奴役他们,再用鲜血淋漓的仪式将他们转化为混沌的犬马。

那些转化极为成功的、终日处于混沌意识中的生灵,梦魇管他们叫夜叉。

  


94.

很不幸,弥怒他们就是第一批被梦魇盯上的。

 


95.

弥怒为心猿巨妖,伐难乃海中螺女一族,应达是诞生自南荒不烬之木中的火鼠之女,浮舍则是鼎鼎大名的太元帅明王*之后,他们本身就是妖族的佼佼者,被梦魇盯上并不奇怪。

唯有魈是例外。

  


96.

魈是后来山神给起的名字,在梦魇手下的时候魈没有名字,因为世间沦为夜叉的金鹏有且仅有他一个。

一千五百年前天帝仙逝时,天地大恸,有人说世间最后一只真正的金鹏就是在那时候消失的。

魈对这传闻不置可否,山神将他救下之前的记忆他并不记得。

  


97.

他只记得,夜叉们犯下的杀戮之罪,罄竹难书。

 


98.

尸横遍野的战争止于绝云山。

那时候没人料想到这个结局,甚至在那之前,四海八荒几乎都不知道,这座靠近虚莽之地的绝云山,竟然有一位挥手便能横断峰峦的山神!

山神不知名姓,司命众仙对此讳莫如深,不过几月,梦魇一族就被挫败,彻底封印在虚莽之地。

自然有人认出,那封印就是天帝独有秘术,但司命众仙、七星上神皆无视此事,自然也没有人敢指出这点。

夜叉们被山神所救,留在了绝云山中。

直到百年前,为了对抗磨损,山神故技重施,再次自改仙谱,下界转生。

  


99.

“魈。”

等眼前白芒散去。

钟离,或者说绝云山神,或者说天帝摩拉克斯,站在梧桐树下,温和地冲他伸手,一如当年。

  


100.

“……帝君。”魈站在原地,低头行礼。

“你当真不记得这玉佩了?”摩拉克斯声音里含着笑意,“还有,称呼。”

“先生,先生还留着它们。”魈慢慢红了脸。

摩拉克斯向他走来,俯身将那块圆圆的玉佩戴在他腰间,顺势便拢住他,问:“想好第三块怎么刻了吗?”

  


101.

一千五百年前,天帝仙逝,三界大恸,有人说世间最后一只真正的金鹏就是在那时候消失的。

那时候第一块双生石刚刚雕刻好,天帝看着金翅鹏王做出的粗糙简陋的成品满是笑意,亲手系上绳结后,又戴回到他腰间,告诉他自己将去与磨损抗争,让金翅鹏王照顾好自己。

“等我回来。”天帝这么对金翅鹏王说。

可天帝并非无所不知,那玉佩成了金翅鹏王的软肋,于是他被迫丢掉记忆,梦魇一族有了一只双目无神的金翅夜叉。

 


102.

一千年前,绝云山神令天地变色,排山倒海之势将梦魇打入封印,救下所有夜叉,收其中的金翅夜叉为徒,赐名魈。

那时候第二块双生石刚刚雕刻好,山神的手艺自然不是小夜叉能比的,系上绳结后,山神看着小夜叉还有些迷茫的眼神,将玉佩戴回了自己腰间。

“等你回来。”山神这么对小夜叉说。

可山神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解决,为了对抗磨损,久远地陪在魈身边,山神戴上玉佩走进轮回,那是召他回到他身边的却邪灯。

  


103.

现在,王爷和小妖怪,是时候雕刻第三块双生石了。

  


104.

“一条龙围着金鹏好不好?”

“可是好难啊先生。”

“那就围着小鸡。”

“……先生!”

  


105.

魈红了脸。

钟离吻了上去。

  


106.

三生三世旧精魂,此身虽异情长存。

  






-1.

“我们是不是要玩完了?”

“婚服可以让我做吗?”

“我就说是定情小鸡嘛。”

“我们真的要玩完了。”

  

-2.

“那是雕刻了个什么?龙围了个小鸡?”

“冒昧提醒您,若陀大人,里面是魈雕刻的。”

“谢谢提醒,现在我也要玩完了。”

  

 

  

【END】

  

  


注:

*文中链接部分联动《珍珠纪行》。

*心猿大将:出自《维摩诘所说经》,石猴孙悟空即为“心猿”。本文引申为斗战胜佛的后代。

*螺卷大将:出自《搜神后记》,海中有螺女一族,曾有“田螺姑娘”受天帝之命帮助凡人。本文引申为田螺姑娘的后代,与人类亲近。

*火鼠大将:出自《神异经》,“南荒之外有火山……火中有鼠……毛长二尺余,细如丝,可以作布。恒居火中……取其毛缉织以为布。”本文引申为喜爱织布的火鼠之女。

*腾蛇太元帅:太元帅出自《阿吒婆拘鬼神大将上佛陀罗尼经》,密教护法神之一,身现黑青色,身长六尺,有四面八臂。而腾蛇多与神龟并称,因此被视为玄武的分身。本文去腾蛇之意,留太元帅之意。


茗翎

记一次平行世界的旅行

原著向,前提紧要:旅行者来到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提瓦特,遇到了仍然活着的四位夜叉,开始了这次的旅行,我尽量he,但我喜欢be。

我流夜叉!!不喜避雷!!浮舍——厨师,弥怒——服装设计师,伐难——调香师,应达——冒险家,魈——锄大地(bushi,平定邪祟。


这里是一个穿越if线,短篇。人物可能有点ooc。


NUM8


荧见魈并不在人群之中,便来到望舒客栈顶楼。


“魈。”

“何事?”


魈一下子就出现在荧的面前。


“你不吃饭吗,十二点了。”

“仙人没有这方面的欲望,我们即使几天不吃也不会感到饥饿。”

“其实我会......

原著向,前提紧要:旅行者来到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提瓦特,遇到了仍然活着的四位夜叉,开始了这次的旅行,我尽量he,但我喜欢be。

我流夜叉!!不喜避雷!!浮舍——厨师,弥怒——服装设计师,伐难——调香师,应达——冒险家,魈——锄大地(bushi,平定邪祟。


这里是一个穿越if线,短篇。人物可能有点ooc。


NUM8

 

荧见魈并不在人群之中,便来到望舒客栈顶楼。

 

“魈。”

“何事?”

 

魈一下子就出现在荧的面前。

 

“你不吃饭吗,十二点了。”

“仙人没有这方面的欲望,我们即使几天不吃也不会感到饥饿。”

“其实我会做饭,你要不要尝尝。”

“.....好。”

 

荧已经做好了即使魈拒绝也不听他的想法,但是意外的是,魈同意了。

 

“好,你等会儿,我马上去做,很快就好。”

 

荧来到言笑的常用厨房,做了烤吃虎鱼,杏仁豆腐,仙跳墙。她从尘歌壶中挪出两把椅子和一张桌子,就直接放在了顶楼空地。

 

“魈,来吃吧。”

“你有仙力?”

“嗯?我没有啊。”

“可是我感觉到了。”

“嗯....你是说这个吗?这个是尘歌壶,是萍姥姥,就是歌尘浪市真君送的。”

“歌尘吗....也是,除了她也便不会有人送你这般物件了。”

“先别说了,尝尝我的手艺,和言笑比哪个更厉害。”

 

魈先吃了杏仁豆腐,后烤吃虎鱼,最后是仙跳墙,他吃完后沉默许久。

 

“是....不好吃吗?”

“不是,你做的让我想一起一位故人。”

“是铜雀吗?”

“你怎知?”

“我不是说了我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吗,那边也有你,我当然知道。”

 

魈点了点头。

 

“但这杏仁豆腐却和我以往尝过的不同。”

“因为这道菜的名字不叫杏仁豆腐,它叫美梦。”

 

魈看向荧,眼中含有几分怒火,几分惊讶,一丝茫然和惆怅。荧收起了她的笑脸,严肃地对魈说道。

 

“魈,我希望当你想起美梦,不再是那位魔神强迫你吃下的美梦,而是我做给你的美梦,是你给所有璃月百姓带来的美梦。这句话不管是这边的你,还是那边的你,我都会说。请你记住,是你给璃月人带来了一个又一个美梦,没有你的千年坚守,也便不会有现在的璃月,魈,谢谢你。

 

魈沉默了,耳朵尖肉眼可见地红了,最后只憋出来一句,“不敬仙师。”,便消失了。荧笑了笑,都2000多岁的人还这么害羞。

 

这时,魈的声音突然出现现在荧的脑中。

 

如遇失道旷野之难,路遭贼人之难,水火刀兵之难,鬼神药毒之难,恶兽毒虫之难,冤家恶人之难,便呼我名。三眼五显仙人,魈,听召,前来守护。

 

当魈的声音出现的那一刹那,荧也念出了相同的语句。

 

“你....算了,你知道就好。”

 

荧知道魈本性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只是多年的杀伐累业让他对于表达自己的感情并不容易,而这番话,已经是他最大的诚意了。荧笑了笑,将顶楼收拾好,就出发去完成她余下的委托了。

 

十几天后,荧慢慢地和璃月众人熟络起来,她疯狂做着委托,世界任务,声望任务,赢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

 

“那女娃啊,做事不急不躁,可比我家的那个臭小子好多了。”

“因为我们有些怀念家乡,但是来回就要10多天,旅行者就给我们做了家乡的食物,她人真的很好呢。”

“大姐姐每次都陪我们海盗游戏,最喜欢大姐姐了。”

 

荧当然也没有忘记和她原本的朋友联系,在万文书店偶遇行秋,行侠仗义;与重云一起在无妄坡捉鬼;和胡桃解决灵异事件;与钟离一起见证盐神的真相,若陀龙王的离去;甚至因为自己在人们中的评价实在太好了,被凝光叫到群玉阁上做客。

 

荧觉得这个平行世界与原世界是越来越像了,但是她还是没有找到回去的契机。

 

“凯瑟琳,今天的委托是什么啊?”

 

“是旅行者啊,今天你的委托只有一个,有人委托你去群玉阁一趟。”

 

“群玉阁,是凝光吗?”

 

“我不清楚,只是有人来说你今天一整天都要在群玉阁,请今天不要给你布置别的委托了。”

 

“好吧,那我去群玉阁一趟。”


TBC.



感觉自己好懒,有点喜欢构思然后懒得打。

世有春和

  魈传说任务

  美术太顶了,上一次惊艳我的洞天还是萍姥姥的尘歌壶

  感觉以后魈会是一把大刀

  但是他好可爱(被打)

  什么时候把铜雀庙重修一下呢

  不过魈的角色试用很顺手欸

  什么队伍等级太低,进了洞天只给你用魈打怪

  一上来就开大是我没想到的

  长达数千年的业障蚀骨之痛

  请许我一个长绵无期的梦,让我不再醒来。(刀子太多,胡言乱语)

  

  魈传说任务

  美术太顶了,上一次惊艳我的洞天还是萍姥姥的尘歌壶

  感觉以后魈会是一把大刀

  但是他好可爱(被打)

  什么时候把铜雀庙重修一下呢

  不过魈的角色试用很顺手欸

  什么队伍等级太低,进了洞天只给你用魈打怪

  一上来就开大是我没想到的

  长达数千年的业障蚀骨之痛

  请许我一个长绵无期的梦,让我不再醒来。(刀子太多,胡言乱语)

  

茗翎

记一次平行世界的旅行

原著向,前提紧要:旅行者来到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提瓦特,遇到了仍然活着的四位夜叉,开始了这次的旅行,我尽量he,但我喜欢be。

我流夜叉!!不喜避雷!!浮舍——厨师,弥怒——服装设计师,伐难——调香师,应达——冒险家,魈——锄大地(bushi,平定邪祟。

不要在这里怼“夜叉怎么会做这些啊~”“魈自己也说了,夜叉说得好听点就是只会杀戮。”我不希望看到这些,这里就是补自己意难平的地方,而且魔神战争结束后,我的设定就是他们四位融入人类社会,几百年都学不会,他们不是傻子,只是擅长杀戮之事。而且夜叉原本就是仙人,留云都会制作仙家机器,就有点相当于我们的自动煮饭机。仙人就不能会这些了?

这里是一个穿越if...

原著向,前提紧要:旅行者来到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提瓦特,遇到了仍然活着的四位夜叉,开始了这次的旅行,我尽量he,但我喜欢be。

我流夜叉!!不喜避雷!!浮舍——厨师,弥怒——服装设计师,伐难——调香师,应达——冒险家,魈——锄大地(bushi,平定邪祟。

不要在这里怼“夜叉怎么会做这些啊~”“魈自己也说了,夜叉说得好听点就是只会杀戮。”我不希望看到这些,这里就是补自己意难平的地方,而且魔神战争结束后,我的设定就是他们四位融入人类社会,几百年都学不会,他们不是傻子,只是擅长杀戮之事。而且夜叉原本就是仙人,留云都会制作仙家机器,就有点相当于我们的自动煮饭机。仙人就不能会这些了?

这里是一个穿越if线,短篇。人物可能有点ooc,我要是能写的和原版一样,我就可以去mhy当文案了。



NUM7

 

次日,荧来到冒险家协会。

 

“凯瑟琳,我来啦,委托呢。准备好了吗?”

 

“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你来了。”

 

“让我看看,今天是什么委托,嗯,拆违章建筑,解决史莱姆气球,打愚人众,还有...嗯?凯瑟琳,这个什么意思?指名要我去,但是也没说要干嘛,你是不是忘写委托内容了。”

 

“我看看,啊!这个是望舒客栈递过来的委托,委托人希望你看到这份委托后在一小时内赶到那里,最晚不能超过10点。”

 

“啊,委托人是谁啊,至少也得先告诉我要干嘛啊。”

 

“抱歉,我也不知道是谁,但是你还是赶快过去吧,现在已经快9点了。”

 

“啊!那我先去了。向着星辰与深渊!”

 

荧觉得跑过去肯定时间不够,于是刚准备直接传送过去,才发现....这个世界的传送瞄点,她还没开啊啊啊。(无能狂怒)

 

没办法,荧只能不停规划路线,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去。到达望舒客栈时还差10分钟就10点了,她看见浮舍正徘徊在望舒客栈的电梯旁,而且时不时得往客栈进口眺望,直到他看见荧。

 

“荧妹!好久不见啊,大家就等你了,快点跟我走,还有你那个留影机带了吗?”

 

“原来是浮舍大哥让望舒客栈递的委托啊,下次能不能写上委托名啊,我还以为是恶搞呢。”

 

“留影机?嗯,我带了,怎么了?”

 

“望舒客栈在这里举行第二届厨王争霸赛的预赛,我上一次惜败给言笑,这次一定要打败他,进入决赛!叫你来就是拍照的,我可是要把我这次打败言笑的一幕保存下来。”

 

荧记得在原提瓦特上一届是香菱最后获得了冠军,同时也揭开了锅巴身世之谜。她和浮舍一起来到了望舒客栈的空地,言笑已经在现场等待了。

 

这次的比赛是由淮安掌柜主持,他见两位参赛者已经都到达了现场,就示意比赛准备开始了。

 

“浮舍大哥,那我就负责拍下你的英姿对吧。”

“荧妹理解满分,拍帅气点哈。”

 

浮舍来到比赛的灶台前,示意淮安自己准备好了。

 

“大家好,这里是望舒客栈兼第二届厨王争霸赛的预赛现场,我是主持人掌柜淮安。”

 

“经历过上次的厨王争霸赛的人一定都很熟悉场上的两位,这两位是我们的老朋友了。”

 

“首先是来自望舒客栈的言笑大厨。”

 

“你们好,我是言笑。”

 

“然后这位是自学成才的浮舍大厨。”

 

“大家好啊,哈哈,我是浮舍!”

 

“好的,我们的参赛选手已经介绍完毕,接下来介绍一下这次的比赛规则。”

 

“这次比试有三位评委,一位是来自万民堂的老掌厨人,卯师傅。一位是我们等会儿会抽取的幸运嘉宾。最后一位特殊嘉宾——来自望舒客栈的降魔大圣,由于其特殊原因,这位上仙将会在最后打分环节出现。”

 

“选手需要每人准备三道菜品,其中一道由我们的幸运嘉宾抽取,其余两道可以选手自由发挥。在场准备的菜都可以使用,现在,比赛开始!”

 

“好的,趁选手在挑选菜的时候,我们现在选出一名幸运嘉宾,他将会抽取这次的必做菜,让我看看谁适合担以重任。”

 

“我!”,“我!”,“淮安掌柜,我来!”

 

“嗯.....就这位金发旅行者吧,旅行者请你上到台上来。”

 

荧见淮安指的是自己,便走上台去。

 

“恭喜你成为幸运嘉宾,废话不多说,请你抽取必做菜吧。”

 

淮安拿来几张纸片,示意荧抽,荧随便拿了一张,打开一看,杏仁豆腐。

 

“好的,我们的幸运嘉宾抽到了杏仁豆腐,两位听到了吗。”

 

言笑和浮舍同时点了点头,荧悄悄地翻看了一下剩余的几张纸片,果然,都是杏仁豆腐。荧不动声色地折好,乖乖地来到评委区,脸上的笑意被努力抑制住了,果然,魈是团宠吧。

 

荧也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认真抓拍了几张。过了一个时辰,两位选手的菜已经完成。言笑做的是金丝虾球和烤吃虎鱼,浮舍做的是天枢肉和珍珠翡翠白玉汤。

 

荧和卯师傅尝完两人的菜后,都一致给出言笑更胜一筹的结论。魈也忽地一下出现,尝了两人的杏仁豆腐,抛下一句“言笑”就又消失了,淮安听完三人的结论,最后宣布言笑胜利。

 

浮舍有些懊恼地叹了叹气,但是随即为言笑送上祝福。

 

“言笑老弟,这次是我输了,但是下次我会赢回来的!”

 

“浮舍大哥,我等着你。”

 

荧把拍好的照片递给了浮舍,并安慰他。

 

“浮舍大哥,其实你也有他没有的啊,你有这些照片,我觉得你认真做菜的样子可是很帅气呢。”

 

浮舍看完了照片,觉得拍的很不错,便拍了拍荧的背。

 

“荧妹,可以啊,拍照的技术真厉害,这次的报酬给你,下次我还叫你拍。”

 

“浮舍大哥,以后不用给酬金了,谈钱多伤感情,以后你叫我来拍,我绝对不要钱。”

 

“哈哈,好,果然没交错你这个朋友,那我先去忙了哈,不送了。”

 

厨王争霸赛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参赛者要在比赛后不计前嫌,一起给来观赛的观众做菜。看着浮舍在灶台前的忙碌身影和打心底的笑容,荧觉得这个世界真是美好,默默地拍了一张下来。这张,就自己保存吧,作为纪念。


TBC.


茗翎

记一次平行世界的旅行

原著向,前提紧要:旅行者来到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提瓦特,遇到了仍然活着的四位夜叉,开始了这次的旅行,我尽量he,但我喜欢be。

我流夜叉!!不喜避雷!!浮舍——厨师,弥怒——服装设计师,伐难——调香师,应达——冒险家,魈——锄大地(bushi,平定邪祟。

不要在这里怼“夜叉怎么会做这些啊~”“魈自己也说了,夜叉说得好听点就是只会杀戮。”我不希望看到这些,这里就是补自己意难平的地方,而且魔神战争结束后,我的设定就是他们四位融入人类社会,几百年都学不会,他们不是傻子,只是擅长杀戮之事。而且夜叉原本就是仙人,留云都会制作仙家机器,就有点相当于我们的自动煮饭机。仙人就不能会这些了?

这里是一个穿越if......

原著向,前提紧要:旅行者来到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提瓦特,遇到了仍然活着的四位夜叉,开始了这次的旅行,我尽量he,但我喜欢be。

我流夜叉!!不喜避雷!!浮舍——厨师,弥怒——服装设计师,伐难——调香师,应达——冒险家,魈——锄大地(bushi,平定邪祟。

不要在这里怼“夜叉怎么会做这些啊~”“魈自己也说了,夜叉说得好听点就是只会杀戮。”我不希望看到这些,这里就是补自己意难平的地方,而且魔神战争结束后,我的设定就是他们四位融入人类社会,几百年都学不会,他们不是傻子,只是擅长杀戮之事。而且夜叉原本就是仙人,留云都会制作仙家机器,就有点相当于我们的自动煮饭机。仙人就不能会这些了?

这里是一个穿越if线,短篇。人物可能有点ooc,我要是能写的和原版一样,我就可以去mhy当文案了。




NUM6

 

荧和钟离来到了琉璃亭,跟随侍者的带领,在一桌饭菜前就坐。

 

“钟离先生,请,我们饭后再聊,不急这一时。”

 

饭后,荧请侍者端来两盏茶,率先开口。

 

“钟离先生,我是说如果,你从你的世界来到一个不属于你的世界,但这个世界和你之前世界的一切都是相同的,能有回去的办法吗?”

 

“唔...以普遍理性而言,应是有可以回去的方法的。这就像两个世界之间有一条通道连接,你...不,是我既然可以来到这个不属于我的世界,那自然就有方法回去。”

 

钟离轻轻晃了晃杯中的茶水,将茶水一口饮下。

 

“好茶!你已经见过他们了吧。”

“恩..?”

“嗯,是的。钟离先生你怎么....”

 

荧一激灵,对啊,自己的到来莫名其妙,作为璃月的守护者怎么能忽视这样一个潜在的威胁,原来魈昨天是来找钟离汇报了。

 

“钟离,你觉得我说的是真的吗,但我自己也没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叫‘钟离先生’了?平心而论,你的话是有可信度的。但从理智上,我没有相信你的理由。”

 

“嘿嘿,这不是我们刚见面一开始不熟嘛。我打算到处转转,再去层岩地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层岩地下吗,据我所知已经开放了,但是需要璃月七星的许可证。”

 

荧心想,一斗和久岐忍肯定没有许可证,他们都能去,我为什么不能去呢。但表面上还是感谢钟离提醒。

 

“谢谢钟离提醒,我会尝试去问七星要许可证的。”

 

荧觉得自己想要了解的已经差不多了,决定去冒险家协会登记一下名字,领点委托,补充一下自己的钱袋。

 

“凯瑟琳小姐!我来登记成为冒险家协会的冒险家了。”

 

荧朝凯瑟琳小姐挥了挥手,快跑到她面前。

 

“欢迎来到冒险家协会,旅行者。”

 

“嗯嗯,有没有委托,钱越多越好。”

 

“哈哈,现在的新人已经这么直接了吗。但是,你是新人,我需要对你进行能力评估。你先去完成这个委托,之后我会根据你的能力发布给你匹配你能力的任务。”

 

“ok,保证完成任务!”

 

荧拿到了凯瑟琳给她的委托,上面写着‘货物运输’,地点在明蕴镇。荧啧了啧嘴,又是这个讨厌的委托,但是酬金好像还满丰盛的。

 

来到了明蕴镇,她如往常一样保护货物不被丘丘人们攻击,荧迅速地将怪杀死,砍倒路障,等她到了终点,那货物热气球还在慢吞吞地移动着。

 

荧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慢慢等它,已经是黄昏了,自己也在这个提瓦特度过了两天了,也不知道哥哥有没有发现她不见了,有没有去找她。荧一想到自己的哥哥一见面就是说一些与自己无关的事,什么‘在深渊淹没神座之前,我与天理还有一场尚未结束的战争’,整天都是天理,天理,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妹妹了。

 

完成委托后,荧回到冒险家协会。

 

“凯瑟琳,我完成了,快点给我评估能力吧。”

 

“好的,根据你完成的情况来讲,可以说是冒险家中的佼佼者。如果不是知道你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我还以为你是熟能生巧呢。”

 

“哈哈...所以我可以完成更高等级的委托了对吗。”

 

荧尴尬地笑了,她确实是熟能生巧,但是也是有能力的成分在里面的!

 

“对的,现在天色已晚,从明天开始你就可以开始接取更难的委托了,当然酬金也会更高。最后我还有一句话,旅行者,向着星辰与深渊,欢迎来到冒险家协会!”

 

“知道啦,凯瑟琳小姐,这句话你对我都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

 

“嗯?我有说过很多遍吗,我们才刚见面吧。”

 

“啊啊啊...是,是我经常幻想你会这么对我说,所以才这么说的,我一直想要成为一名伟大的冒险家啊哈哈哈。”

 

差点就露陷了,还好我反应快,荧如是说。


TBC.


作者有话说:我最后写完要不整个总集篇,这样方便以后的家人们看。

小白愉

我的业障是网梗还能传染(通知)

  啊啊,懒得两头搬了,你们还是去晋江看吧。

  

  啊啊,懒得两头搬了,你们还是去晋江看吧。

  

马老师

石皇帝 魈支线 第一话

10-12


这几天没更新 是因为去画小黄漫去了

石皇帝 魈支线 第一话

10-12



这几天没更新 是因为去画小黄漫去了

茗翎

记一次平行世界的旅行

原著向,前提紧要:旅行者来到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提瓦特,遇到了仍然活着的四位夜叉,开始了这次的旅行,我尽量he,但我喜欢be

我流夜叉!!不喜避雷!!浮舍——厨师,弥怒——服装设计师,伐难——调香师,应达——冒险家,魈——锄大地(bushi,平定邪祟。

不要在这里怼“夜叉怎么会做这些啊~”“魈自己也说了,夜叉说得好听点就是只会杀戮。”我不希望看到这些,这里就是补自己意难平的地方,而且魔神战争结束后,我的设定就是他们四位融入人类社会,几百年都学不会,他们不是傻子,只是擅长杀戮之事。而且夜叉原本就是仙人,留云都会制作仙家机器,就有点相当于我们的自动煮饭机。仙人就不能会这些了?

这里是一个穿越if......

原著向,前提紧要:旅行者来到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提瓦特,遇到了仍然活着的四位夜叉,开始了这次的旅行,我尽量he,但我喜欢be

我流夜叉!!不喜避雷!!浮舍——厨师,弥怒——服装设计师,伐难——调香师,应达——冒险家,魈——锄大地(bushi,平定邪祟。

不要在这里怼“夜叉怎么会做这些啊~”“魈自己也说了,夜叉说得好听点就是只会杀戮。”我不希望看到这些,这里就是补自己意难平的地方,而且魔神战争结束后,我的设定就是他们四位融入人类社会,几百年都学不会,他们不是傻子,只是擅长杀戮之事。而且夜叉原本就是仙人,留云都会制作仙家机器,就有点相当于我们的自动煮饭机。仙人就不能会这些了?

这里是一个穿越if线,短篇。人物可能有点ooc,我要是能写的和原版一样,我就可以去mhy当文案了。






NUM5

 

“嗯?你问我怎么知道你叫魈的?我一.....”

 

等等!荧发现自己犯了个巨大的错误,她当时一顺口就说出来了。诚然,在这个世界,才与魈见过一面的自己是不可能知道他叫“魈”的。完了完了,刚刚好不容易积累的好感值又要清零了,荧对自己没有处理好细节感到十分无语。

 

“我们应该才见了一面,但是你的表现就像我们认识好久了。”

 

荧觉得自己现在陷入了大危机,她不确定如果把真相告诉魈,魈就会相信,但是不说的话,可能后果更惨。荧决定斟酌着开口,魈问什么她就回答什么,没问的就不说。

 

“是这样的,我其实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恩....怎么说呢。我是一个旅行者,旅行于各个世界的人....”

 

荧将她遇到派蒙,在蒙德解决龙灾,在璃月办送仙典仪,在稻妻解决锁国令,后来又去到层岩地下,被黑泥吞噬后就来到了这里的事告诉了魈。只是她把在层岩地下的空间之事隐去,荧不希望魈知道在那个世界,五位夜叉之中只有他一个人活着的这件事。

 

“所以...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调动元素力也不需要神之眼...真是神奇,世上竟然还有你这样的存在。”

“你...相信我了?”

“姑且相信你的说辞,你最好别撒谎,不然...”

 

魈向荧示意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和璞鸢。

 

“我没有撒谎,我向你保证。所以我能走了吗?”

“嗯。等等...”

 

荧刚抬脚,魈就又叫住了她,他将手中的纯净的风元素笼罩住荧,荧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虽然你不受业障影响,但你身上沾染的业障有些多了,也会一定程度影响身体,我帮你除掉。”

“谢谢魈!这是‘谢礼’吗?”

“嗯..没事的话,就离去吧。”

 

魈说完,就先闪人了。荧默默地在心里笑,原来不是小气嘛,是担心自己的业障影响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啊,魈。


 第二天荧决定去璃月港打听一下,这个平行世界和原世界已经有了分岔点,必须得打探一下情况,既来之,则安之,也不知道自己得在这个世界停留多久。

 

来到令人熟悉的璃月港,荧看着许久未见的璃月人们,不禁有些热泪盈眶。在原世界,她不是泡在层岩地下就是在稻妻被雷追着劈,好久没有感受到这么闲暇的时光了。

 

她仔细观察了璃月港,似乎并没有什么巨大的差别,她先决定去找钟离,如果是神的话,应该会对这种事情有所眉目。荧先去琉璃亭预定了一桌菜肴,表示希望在中午能过来吃,她拿出了大量摩拉,以证明自己的急切。

 

之后她来到往生堂,见摆渡人小姐并不在,才想起来这位摆渡人似乎只在晚上才会出现。于是,她去钟离经常出现的地方碰碰运气,果然在三碗不过港看到了钟离。

 

荧没有忘记自己在这里与钟离并不相识,于是便想了个法子。她慢慢地来到钟离身旁,抽出钟离身边的椅子,伪装成和这里的茶客一样,坐下来听田铁嘴说书。

 

待到田铁嘴结束了他的表演,钟离上前去和田铁嘴交流起了这次的说书。荧认为钟离聊完了就会离开,于是迅速在脑子里计划了一整套如何骗走钟离的方案。等到他们聊完,荧上前一步,先行截住了钟离。

 

“您是...钟离先生吗,那位往生堂的客卿,我听说过您,想来应该是仪表堂堂,气质不凡,学识渊博,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谬赞了,我也只不过是比常人见识更多了一些,没什么值得夸耀的。”

“今日见到钟离先生真是我三生有幸,如果方便的话,能否一起去琉璃亭吃顿饭?我有些事情想咨询钟离先生。”

“自然是可以的。”


TBC.


一个屁兜普
魔法夜叉的一生:签订契约-战斗...

魔法夜叉的一生:签订契约-战斗-反噬-发癫暴走-死翘翘。

魔法夜叉的一生:签订契约-战斗-反噬-发癫暴走-死翘翘。

茗翎

记一次平行世界的旅行

原著向,前提紧要:旅行者来到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提瓦特,遇到了仍然活着的四位夜叉,开始了这次的旅行,我尽量he,但我喜欢be。

我流夜叉!!不喜避雷!!浮舍——厨师,弥怒——服装设计师,伐难——调香师,应达——冒险家,魈——锄大地(bushi,平定邪祟。

不要在这里怼“夜叉怎么会做这些啊~”“魈自己也说了,夜叉说得好听点就是只会杀戮。”我不希望看到这些,这里就是补自己意难平的地方,而且魔神战争结束后,我的设定就是他们四位融入人类社会,几百年都学不会,他们不是傻子,只是擅长杀戮之事。而且夜叉原本就是仙人,留云都会制作仙家机器,就有点相当于我们的自动煮饭机。仙人就不能会这些了?

这里是一个穿越if......

原著向,前提紧要:旅行者来到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提瓦特,遇到了仍然活着的四位夜叉,开始了这次的旅行,我尽量he,但我喜欢be。

我流夜叉!!不喜避雷!!浮舍——厨师,弥怒——服装设计师,伐难——调香师,应达——冒险家,魈——锄大地(bushi,平定邪祟。

不要在这里怼“夜叉怎么会做这些啊~”“魈自己也说了,夜叉说得好听点就是只会杀戮。”我不希望看到这些,这里就是补自己意难平的地方,而且魔神战争结束后,我的设定就是他们四位融入人类社会,几百年都学不会,他们不是傻子,只是擅长杀戮之事。而且夜叉原本就是仙人,留云都会制作仙家机器,就有点相当于我们的自动煮饭机。仙人就不能会这些了?

这里是一个穿越if线,短篇。人物可能有点ooc,我要是能写的和原版一样,我就可以去mhy当文案了。







NUM4

 

魈默默地坐在一旁,眼中带着笑意;弥怒比量着浮舍的身体尺寸,应达在给伐难绘声绘色地讲述她在冒险的过程中的趣事。

 

荧悄悄地拿出了留影机,留下了这一幕,却被一旁的魈发现了。

 

“你在干嘛?”

“嗯?我在给你们拍照留念,在人间,一般大家聚会都会拍照留念的,这样分离时就不会特别难过了。”

“这个,怎么用?”

“嗯...你先把镜头对好,然后等画面清晰,你再按这个按钮。”

 

“咔擦。”

“你看,就是这样。”

 

一张记录着荧和魈的笑容的照片被定固了,荧看着留影机里的相片不由得笑了笑,魈有些窘迫的表情真是难得一见,一定要把这张保存下来。荧一边低头看着照片一边说。

 

“魈,等会儿照片我给你们洗出来当作我先前无礼的赔礼了。”

“嗯...谢谢”

魈习惯性地回礼了一句,但是他突然想起来了刚刚荧说的话,“魈”,这个名字是谁告诉她的!如果给他推过来的杏仁豆腐,他可能还可以解释为是碰巧。但这个名字,应该只有自己的至亲与好友知道,他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位旅行者的出现。她是怎么知道的?

 

魈默默地用余光瞥了一眼,如果她是敌人...那他将会毫不犹豫地抹杀她的生命。但现在,还是静观其变较为妥当。

 

“浮舍大哥,我刚刚给你们拍了照片,要看看吗!”

“你给我们拍了照片?哈哈哈哈哈哈,给我看看有没有把我拍的特别帅气。”

 

浮舍迫不及待地拿走了荧手中的留影机,开始欣赏起自己的英姿,爽朗的笑声,让荧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谢谢小友,大哥可要高兴好久了,他一直想要一张照片记录自己,但是他又不好意思问别人要留影机拍。”

 

弥怒朝荧欠了欠身,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感谢。

 

“哟,金鹏,你还偷偷又多拍了一张,喜欢拍照就直说啊,我们一起多拍几张,那个,小妹,可以吗,让我们多拍几张?”

“大哥,我没有....”

“当然可以,浮舍大哥你也别叫我小妹了,叫我荧就可以了。”

“好,谢谢了!来来来,大家一起拍照,都站好了!”

 

弥怒无奈的笑了笑,魈是用行动证明了他对浮舍的支持,应达和伐难也手挽着手走了过来。

 

荧拿着留影机,指挥着他们站好。

 

“浮舍大哥你往中间站,对对对,就是这个位置,别动。”

“伐难小姐你稍微向左一点点,对,就是这里。”

“弥怒,你,恩...算了你这样站着就很好。”

“咔擦。”

 

留影机将这一切都记录了下来,五位夜叉在未来都纷纷表示,这张照片是他们拍过的最好的一张照片。

 

“荧妹,先给我看看。”

“荧,先给我看!”

“大哥你耍赖!仗着自己有四只手,就按着我的头不给我机会!”

 

浮舍和应达都想看照片,于是他们就先后从荧这里抢走了留影机。可惜浮舍仗着他有四只手,两只手应对应达,用剩下的两只手操作留影机。

 

“哈哈,这张照片尽显我的雄姿!”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四位夜叉都准备离开了,荧也按约定给了他们一人一张照片。

 

“谢谢你,荧。一开始还以为你是敌人,但是你这么好心,我觉得你肯定不是敌人了。如果你需要帮助,可以来璃月港找我们。”应达拍了拍荧的肩膀。

 

“荧,谢谢,我会好好珍惜这张照片的。”伐难朝荧温柔得笑了笑。

 

荧一一表示,不用感谢她,以后还想拍照还可以来找她。

 

四位夜叉离开了,荧刚准备离开,却被魈叫住了。

 

“你...怎么知道我叫魈的。”



TBC.


鸬箬若若箬
草才发现这个版本lof没传(我...

草才发现这个版本lof没传(我怎么记得我发过我是失忆了吗

曾经】

草才发现这个版本lof没传(我怎么记得我发过我是失忆了吗

曾经】

四季の风

【原神】五夜叉

有ooc,有剧情刀子!


12、

金鹏坐在一处高高的岩石上,看着不远处的二人争执,伐难和应达站在岩石旁边边看边笑

“大哥,你必须穿上,你见哪个凡人是光着上身的”

“先不说我穿不穿的问题,这就两个袖子,是我能不能穿的问题好吧”

“行,袖子的问题是吧,你等着。小妹来帮个忙”弥怒冲一旁看戏的伐难招手

“来了,应达姐,我马上回来”伐难朝身后的应达挥手,随后快步离开

“真是的,怎么不叫我”嘴上这么抱怨的应达心里门清,叫上自己那就是帮倒忙了

坐在岩石上的金鹏静静看着这一幕,鎏金色的眼瞳映射出夕阳的颜色


13、

刚处理完食材的弥怒看着鬼鬼祟祟的两姐妹“你两个干什么呢?”然后...

有ooc,有剧情刀子!



12、

金鹏坐在一处高高的岩石上,看着不远处的二人争执,伐难和应达站在岩石旁边边看边笑

“大哥,你必须穿上,你见哪个凡人是光着上身的”

“先不说我穿不穿的问题,这就两个袖子,是我能不能穿的问题好吧”

“行,袖子的问题是吧,你等着。小妹来帮个忙”弥怒冲一旁看戏的伐难招手

“来了,应达姐,我马上回来”伐难朝身后的应达挥手,随后快步离开

“真是的,怎么不叫我”嘴上这么抱怨的应达心里门清,叫上自己那就是帮倒忙了

坐在岩石上的金鹏静静看着这一幕,鎏金色的眼瞳映射出夕阳的颜色



13、

刚处理完食材的弥怒看着鬼鬼祟祟的两姐妹“你两个干什么呢?”然后就看到了不远处正在睡觉的金鹏和,,,拿着毛笔在金鹏脸上画画的浮舍

“大。。。”刚要开口,应达一个巴掌呼了上来

“安静点,难得你不想看看老幺其他的表情吧,小小年纪,成天就知道板着脸,以后还怎么找对象”

“应达姐,金鹏他还小”伐难弱弱的出声,迫于二姐的淫威,又闭上了嘴

弥怒看着一样碰壁的四妹,在心里给大哥点根蜡

金鹏醒的时候,看见几位哥哥姐姐在一旁不怀好意的笑,以及大哥那非常不自然的动作,默默往自己脸上抹了一把

随后看着自己手上没干透的墨“浮!舍!”

那天,弥怒他们围观金鹏追杀了浮舍一下午,直到帝君来做客

摩拉克斯头疼的捏了捏眉心,看了看心虚的浮舍以及生气的金鹏,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三人“说说吧,怎么回事”

“都怪大哥!他趁老幺睡觉拿毛笔在老幺脸上画画”应达率先卖队友

一旁的弥怒念着岌岌可危的兄弟情,正打算整理一下措辞,然后目睹了二姐毫不犹豫卖队友,张了张嘴,在二姐和善的目光下闭上了嘴

一旁的伐难努力缩小存在感,却在心里想着以后几天怎么抓小金鹏出来吃饭,大哥这么一折腾,小金鹏又要独自生闷气了

浮舍目睹二妹卖队友三弟被威逼四妹在走神,整个人的配色都变成了灰色

另一个当事人金鹏还在独自生闷气,压根没注意他们,双手在背后不安的交叉在一起

摩拉克斯:……

岩神看了看怕被骂的小金鹏和这个人灰掉的腾蛇太元帅大将“最近都好好休息一下吧,最后的决战快要到了”

“最后的决战?”浮舍抬头看向帝君

“漩涡之魔神,奥赛尔”摩拉克斯抬头看向东方“他已经在筹备力量”

“帝君放心,夜叉一族当为此世而战”五人同时跪在帝君面前

“那就……拜托诸位了”摩拉克斯看着面前五个夜叉一族的翘楚“璃月亏欠夜叉的太多了”

“帝君不必自责,因为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岩之魔神看着掷地有声的五人,抬头望向天空,是啊,我虽无意逐鹿,却知苍生苦楚,只愿荡涤一方,护得一方安宁




14、

应达双手捂住面具,面具下清秀的面孔扭曲在一起,黑色的业障不停的从她体内涌出

不行,我不能倒下,不能让魔神余孽进入璃月。应达的眼中带着决绝,一双灵动的眼睛看向一个方向,那里是她的兄弟姐妹所在的方向

再见了,各位,我可能回不去了

火红色头发的夜叉艰难的站起来,拿起自己的武器,看向远处的敌人

大哥要变得可靠点啊,不然金鹏他们被欺负了怎么办

应达远点跳起,锁定来袭的敌人,火元素从她身上溢出,席卷向周围的敌人

弥怒那小子别再腹黑了,不然伐难肯定中招

应达跪坐在地上,黑色的业障将她整个人几乎包裹起来

伐难要多长点心眼啊,不然给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业障如跗骨之炎般缠绕在她身上,痛苦让她大声嘶吼起来,面具在她仰头的时候碎裂

不愿意变成失去理智的怪物,应达用最后的力量点燃自身,她好像看见金鹏朝她冲过来

金鹏一定要好好活着啊,不要因为药苦就不吃了,多去人间走走看吧……

“二姐!”刚结束完战斗就往这赶的金鹏看着烈火中的应达,泪水在他眼中打转,即使他是风系,对空间的亲和力最高又如何,还是一样没赶上

在金鹏真正到达的时候,只余破碎的面具散落在地上

伐难看着跪坐在地上的金鹏,无声的轻拍他的后背,像应达从前哄他睡觉一样

浮舍看着失魂落魄的幺弟和强忍泪水的四妹,即使在神经大条,此刻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帝君和另外几位尘世执政受到天理的召唤,去了其他地方,目前不在璃月,所以他们就是最后的防线

弥怒上去,将碎片小心的捡起“走吧,带二姐回家”

金鹏看着面具碎片“好……”

四人看着竹林中的小土堆,没有石碑,也没有任何字迹,这就是应达的墓

“好好休息一下吧,明天还有战斗等着我们”浮舍三只手搂着弟弟妹妹打算带他们回去休息,,本来应该是一只手一个的



15、

在清理完返回的路上,伐难和弥怒的业障爆发了

“三哥!离我远一点”连续几天高强度的战斗,这位温柔的夜叉压制不住疯狂增长业障

而最沉稳的弥怒看着眼前的叠影,终究还是逃不过吗,夜叉的命运,看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四妹

对不起,伐难,我可能,也控制不了自己了,大哥要学会照护金鹏啊

伐难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还在想着自己的亲人,浮舍大哥一定要照护好金鹏啊,小金鹏不要在横冲直撞了,会受伤的

失去理智的伐难将利爪穿透弥怒的心脏,弥怒在最后清醒的时刻笑着看向她

远处的浮舍与金鹏在收到消息后就以最快速度赶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弥怒!伐难!”作为大哥,自己的弟弟妹妹却接二连三的走在自己的前面,浮舍痛恨自己的无力

金鹏突然抱紧了身旁的浮舍,短短几年时间里,那个笑容开朗的女孩再也不会抓自己出来吃饭,那个会在厨房准备好饭菜的可靠男子再也不能做出一盘好菜,那个会在他受伤时温柔的帮他疗伤的女生再也拿不起药草

浮舍低头就看到幺弟通红着眼眶看着他,带着哭腔的嗓音询问他“大哥,你不会走的,对不对”

浮舍看着幺弟,四只手臂轻轻的抱住他“放心,大哥在这”




16、

“一个无名夜叉带着一队千岩军将魔物引入层岩地底”

金鹏想着自己刚刚从璃月街市听来的消息,他不知道那个无名夜叉是谁,但他最后的哥哥却消失不见了,仙众夜叉,终究只剩下他一个人

帝君刚刚回来,不能麻烦帝君,魈站在望舒客栈,盯着远处的荻花洲,消失在原地

深夜,魈拖着疲惫的身体行走在荻花洲,他已经渐渐习惯背后没有同伴的战斗,学会了战斗时护住自己的要害,大哥他们不用担心我了

业障趁着这个时间侵扰他的意识,魈下意识的带上傩面

意识空间,魈的四肢被铁链锁住,吊在半空中,黑色的业障不断涌向他

外界,远处的一处低崖边上,一个带着绿色帽子的吟游诗人看向魈所在的方向“老爷子家的小金鹏,看样子情况不对劲啊”

风神用元素力凝聚出一把笛子,吹奏起来,悠扬的笛声拂过魈的身畔,黑色的业障逐渐消退

这种级别,应该是风神吧。这是魈倒下前最后的想法

“看样子没事了,联系老爷子来接人了”风神愉快的给自己的同僚发出传信

岩神收到风神的传信,无语半响,随后起身来到后院,拿上几坛上好的桂花酿,动身前往荻花洲,不管怎么说,这个风神的实力还是不错的

风神看着出现在不远处的岩神“老爷子,你来了,你这回可要好好谢谢我,不然你家最后一个小夜叉就没了”

“以普遍性理论而言,确实”岩神说完,取出桂花酿“这是谢礼”

风神看到后眼睛都亮了“老爷子怎么大方”说完开开一坛直接喝了起来,看着走向魈的岩神

“最骄傲的雷不知所踪,最开朗的火死于自焚,最沉稳的岩与最温柔的水死于自相残杀”

岩神沉默了一瞬“我亏欠夜叉一族太多了”岩抱起魈单薄的身形“今日的事多谢了”随后转身离开

风神看着离开的岩神,沉默着继续喝酒






下面就是无名夜叉的剧情了,好想罢工

有错别字别找我,我也懒的改







应达

这里就是伐难说的LOFTER嘛?!好新奇的东西!哦对了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帝君手下的护法五夜叉之一,火鼠大将应达!不过初来乍到的……这个东西该怎么用啊……有人能教教我吗?

这里就是伐难说的LOFTER嘛?!好新奇的东西!哦对了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帝君手下的护法五夜叉之一,火鼠大将应达!不过初来乍到的……这个东西该怎么用啊……有人能教教我吗?

...?

【夜叉日常】魈崽的疑惑

emo,夜叉全嘎了,米哈游不赚钱都要发刀子。

新手,ooc有,私设有。

——————————

       “浮舍大哥,这样做…真的好吗,魈他不会生气吧?”竹林里传来少女温柔如水的声音,伴随着阵阵笑声,而她异于常人的手张示了她非人的事实。

       “哎呀,伐难,你总是这样,魈那个闷葫芦,这样逗逗他也挺好的。”火红头发的女孩声音热情活泼,看着魈被画得不堪入目的脸,笑嘻嘻的跟伐难讲话。...


emo,夜叉全嘎了,米哈游不赚钱都要发刀子。

新手,ooc有,私设有。

——————————

       “浮舍大哥,这样做…真的好吗,魈他不会生气吧?”竹林里传来少女温柔如水的声音,伴随着阵阵笑声,而她异于常人的手张示了她非人的事实。

       “哎呀,伐难,你总是这样,魈那个闷葫芦,这样逗逗他也挺好的。”火红头发的女孩声音热情活泼,看着魈被画得不堪入目的脸,笑嘻嘻的跟伐难讲话。


       石板前,浮舍拿着笔对魈的脸涂涂画画,作画人的水平应该是初学者,魈那英气俊俏的脸被画成了狸花猫。

        一旁的弥怒微笑的看着眼前几人,阳光撒下,日子慢慢悠悠的。


        “伐难,快走!魈醒了!”应达拉着伐难的手就跑,浮舍也幸灾乐祸的跑掉,只有弥怒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站在旁边。

        

         魈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一醒来伙伴全部跑掉了。直到弥怒凝结出岩镜给魈看,那一脸的墨水让魈头疼不已,奈何浮舍是他的大哥,不能目无尊长,只好自己去水边清洗。

         清洗完又是一个俊俏的少年郎。

——————————

         在夜叉们处理完大部分魔物之后,他们再次来到竹林。

         魈坐抱着和璞鸢坐在石头上,伐难和应达聊着仙家趣事,而弥怒正在跟浮舍争论。原因是浮舍去除魔时救下了一个小女孩,但是小女孩看到浮舍上半身赤裸着,又长着四只手臂而被吓跑了。

         弥怒认为这个对孩子影响不好,想让浮舍穿上衣服,而浮舍自在惯了,觉得只要避开人类居住的地方就好了。然后俩人就吵起来了。

          虽然他们不一会就和好了,但是浮舍还是不肯穿,弥怒只好作罢。

           魈不太理解他们为什么要争吵,但是他觉得现在的日子很幸福。

——————————

          

          业障时时刻刻侵蚀着夜叉,终于,在那天,业障爆发了。

          先是应达,她用尽最后的意志自我了结,不让发疯的自己残害人间。

          再是弥怒和伐难,业障发作后,他们自相残杀,弥怒被穿心,伐难的头颅被打碎。

          然后是浮舍,尽管走火入魔,但是在喝下层岩居民递上的清酒之后,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参与战争,把自己的灵魂永远留在地底。

          而最后留下来的魈,他的存活并不是机缘巧合,两位神明相救,才有了如今的降魔大圣。

          金鹏独自留守人间,经过千百年的杀戮,他自己担下了同伴的契约与记忆。夜叉死后,灵魂没有归宿,但是他们依旧为了璃月而死。

          魈认为他们是自己的家人,是他们和帝君给了他爱与幸福,他知道自己天命悲戚,但是他无怨无悔。

——————————


太平本是英雄定  不见英雄享太平


——————————

有参考,文笔不好



  


茗翎

记一次平行世界的旅行

原著向,前提紧要:旅行者来到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提瓦特,遇到了仍然活着的四位夜叉,开始了这次的旅行,我尽量he,但我喜欢be。

我流夜叉!!不喜避雷!!浮舍——厨师,弥怒——服装设计师,伐难——调香师,应达——冒险家,魈——锄大地(bushi,平定邪祟。

不要在这里怼“夜叉怎么会做这些啊~”“魈自己也说了,夜叉说得好听点就是只会杀戮。”我不希望看到这些,这里就是补自己意难平的地方,而且魔神战争结束后,我的设定就是他们四位融入人类社会,几百年都学不会,他们不是傻子,只是擅长杀戮之事。而且夜叉原本就是仙人,留云都会制作仙家机器,就有点相当于我们的自动煮饭机。仙人就不能会这些了?

这里是一个穿越if......

原著向,前提紧要:旅行者来到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提瓦特,遇到了仍然活着的四位夜叉,开始了这次的旅行,我尽量he,但我喜欢be。

我流夜叉!!不喜避雷!!浮舍——厨师,弥怒——服装设计师,伐难——调香师,应达——冒险家,魈——锄大地(bushi,平定邪祟。

不要在这里怼“夜叉怎么会做这些啊~”“魈自己也说了,夜叉说得好听点就是只会杀戮。”我不希望看到这些,这里就是补自己意难平的地方,而且魔神战争结束后,我的设定就是他们四位融入人类社会,几百年都学不会,他们不是傻子,只是擅长杀戮之事。而且夜叉原本就是仙人,留云都会制作仙家机器,就有点相当于我们的自动煮饭机。仙人就不能会这些了?

这里是一个穿越if线,短篇。人物可能有点ooc,我要是能写的和原版一样,我就可以去mhy当文案了。





NUM3

 

浮舍端来了许多菜肴,每道都不逊色于大厨的菜肴一下子就勾起了荧的胃口,她看着身边坐着的魈,应达,伐难和弥怒,见他们有说有笑的,不禁心情也好了一点。

 

自己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地方,派蒙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而和她一起出现在这里的还有一颗蛋,但她并不知道这个蛋的来历,也只能把它先放在背包里了。

 

荧默默地盯着魈,魈察觉到了这位旅行者的视线,便问道。

 

“何事?”

“你...真的不认识我吗?”

 

荧斟酌地开口问道。

 

“不认识,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魈一边说着,一边默默地把自己的位子挪得离荧远了一些。

 

荧对于魈的动作有些不解,心想:我是被讨厌了吗...魈在这里怎么这么小气啊?但她也没有多问,因为在这里她和魈只是从未相见的陌生人。

 

浮舍也终于忙完,坐了下来和大家一起吃饭,,荧试探性地吃了点食物,发现味道十分美味,不输琉璃亭,万民堂这些璃月有名的饭店。

 

荧经不住诱惑,又多尝了几口,她刚想对那盘杏仁豆腐下手,突然想起了魈很喜欢吃杏仁豆腐,为了先和魈搞好关系,她不动声色地把这盘推到了魈的面前。

 

魈一时有些惊讶,知道他喜欢吃这个的人并不多,难道.....

 

等到吃完饭,夜叉们便开始聊起了自己最近遇到的趣事,例如“帝君又忘带摩拉,将账单寄到往生堂后,被胡堂主追杀了一条街。”,“云瑾先生又去看摇滚被自家的经纪人抓个正着。”,“三碗不过港的田铁嘴又想了个新的说书大受好评!”

 

荧一边听着他们的聊天,一边思考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她对这里的怀疑已经减轻了不少,原因有其三。

一:这里的东西是可触碰,可食用,可采摘的。 二:由于夜叉们分享的趣事,让她有些确信情况似乎并不是如她一开始猜测的——这里是浮舍的记忆投影,这里更像是原提瓦特的人治的璃月。 三:这五位的动作与神态并不僵硬,她在开了元素视野后,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荧忽然又想起了空以前说过的话。

 

“荧,你见过两个相同的世界,但最后的发展与结局却是截然不同的吗?”

“恩...我没有见过,我也觉得不可能,如果两个世界的一切都是相同的,何来变化呢?”

“嗯,荧你说得对,如果没有变量介入,一切都不会有变化。如果没有变量介入...”

 

空当时只是笑了笑,摸了摸自己妹妹的头,就沉默不语了。

 

荧觉得自己应该是来到了这样的一个世界,她在心里想,姑且先叫这个世界为提瓦特的平行世界吧。

 

荧又看向自己身边的几位,抛开怀疑,她是由衷为魈感到高兴的,毕竟在原提瓦特,只剩下魈一个人了,他的兄弟姐妹都惨死于业障,本人也差点难逃业障的毒手。

 

荧不止一次想过,如果魈的兄弟姐妹还活着,那又是怎样的光景,现在她见到了。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