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底特律

355.9万浏览    22595参与
怎么说才好呢

?!(瞳孔地震)


摸鱼摸到开洞哥哥的洞的时候想到的傻屌玩意

?!(瞳孔地震)


摸鱼摸到开洞哥哥的洞的时候想到的傻屌玩意

查无此人
俺又来了…! 群里大家在做一个...

俺又来了…!

群里大家在做一个底特律同人企划,目测要从今年暑假至少忙到明年,想加入的大家请谨慎考虑哦!

俺又来了…!

群里大家在做一个底特律同人企划,目测要从今年暑假至少忙到明年,想加入的大家请谨慎考虑哦!

被记忆遗忘的角落

占tag致歉,看看我们吧我们是认真的,欢迎所有有兴趣的同好,只要不长咕就行

占tag致歉,看看我们吧我们是认真的,欢迎所有有兴趣的同好,只要不长咕就行

clampqyp

经历了社会性死亡

被我妈直接拆开了

捆绑的太耻了

谁要是有罐子900的喊我呀

超想要!

经历了社会性死亡

被我妈直接拆开了

捆绑的太耻了

谁要是有罐子900的喊我呀

超想要!

聚沫

[图片]

[图片]

    最开始的时候,马库斯没有反抗里奥的暴力,所以卡尔心脏病发作了QAQ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二周目主要就是想看康纳帅气端枪KO马库斯,所以这回和汉克的好感度不断波动,虽然到天台对决为止都是友好,但之前康纳在警局取证时,汉克拒绝帮忙。果然还是反复无常惹的祸-_-||

    天台上,因为没有自杀的剧情,汉克跑来阻止,一顿肉搏之后,我的枪居然坏了_(:з」∠)_还以为能看到帅气的天台狙击来着。

[图...

null

null

    最开始的时候,马库斯没有反抗里奥的暴力,所以卡尔心脏病发作了QAQ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二周目主要就是想看康纳帅气端枪KO马库斯,所以这回和汉克的好感度不断波动,虽然到天台对决为止都是友好,但之前康纳在警局取证时,汉克拒绝帮忙。果然还是反复无常惹的祸-_-||

    天台上,因为没有自杀的剧情,汉克跑来阻止,一顿肉搏之后,我的枪居然坏了_(:з」∠)_还以为能看到帅气的天台狙击来着。

null

null

   二周目马库斯和康纳结局:在险些被人类全灭的危急关头,仿生人们唱起了歌,华伦总统决定重新调查异常仿生人。在马库斯发表讲话的时候,康纳就站在台下,(因为我在软体里迷路,没找到出口)开枪杀死了马库斯。所以人类和仿生人只是取得了暂时的和平。(期待的RK900没有出现)

null

    二周目卡拉结局:捡到票赶上了最后一班公交车,可半路需要下车进行体温检查,在杰瑞、卢瑟都在的情况下,卡拉选择牺牲自己。因为当时舆论对仿生人是同情的,所以卡拉的死让边境的工作人员很触动,没做体温监测就放卢瑟和爱丽丝过关。

 

   结局动画应该是根据本次的游戏记录加载的,和一周目的似乎不太一样。退出来之后,被屏幕上的小姐姐在责怪,居然让马库斯死了o(╥﹏╥)o

聚沫

时隔一年多,我又把底特律拿出来玩了一遍2333

二周目:机器康纳+和平马库斯+母亲卡拉

[图片]

逃亡时还是选择了隐蔽的小屋,这次是金发Kara。

[图片]

因为要走莫得感情的机器路线,所以康纳去楼上把赛门小天使找了出来。

[图片]

CyberLife门前的和平示威。

[图片]

说是莫得感情,但还是不忍心杀卡姆斯基家里的小姐姐o(╥﹏╥)o

所以和汉克的好感度一会升一会降,生怕不小心走了一周目康纳路线。

[图片]

马库斯和诺斯小姐姐的好感度达成了情人,所以后来谈判的时候,那个厚脸皮的FBI竟敢用诺斯威胁我???

[图片]

康纳来到耶利哥,没有选择成为变异者,后来在船

时隔一年多,我又把底特律拿出来玩了一遍2333

二周目:机器康纳+和平马库斯+母亲卡拉

null

逃亡时还是选择了隐蔽的小屋,这次是金发Kara。

null

因为要走莫得感情的机器路线,所以康纳去楼上把赛门小天使找了出来。

null

CyberLife门前的和平示威。

null

说是莫得感情,但还是不忍心杀卡姆斯基家里的小姐姐o(╥﹏╥)o

所以和汉克的好感度一会升一会降,生怕不小心走了一周目康纳路线。

null

马库斯和诺斯小姐姐的好感度达成了情人,所以后来谈判的时候,那个厚脸皮的FBI竟敢用诺斯威胁我???

null

康纳来到耶利哥,没有选择成为变异者,后来在船底炸弹被引爆的时候,被马库斯杀死了。

人开彡土立土及

虽然很丑又很草但我还是不要脸打tag了.jpg

滤镜怎么那么会画画(沉思)

虽然很丑又很草但我还是不要脸打tag了.jpg

滤镜怎么那么会画画(沉思)

夏小正

呼神护卫

【是迟到两天的情人节的文

底特律×HP混合AU

来自格兰芬多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汉×拉文克劳学生康

第一次尝试写HPAU,对于Harry Potter里的世界观掌握得不太好,可能有bug和ooc,欢迎指出

没有看过HP的小伙伴如果有疑惑的地方可以在评论区提问


 ---------------------------------------


大雪飞扬下的霍格莫德寒冷刺骨,然而人们只觉得这天气是在为情侣们营造更好的节日氛围。

嘎吱嘎吱踩着雪经过热闹的三把扫帚,康纳努力避开往温暖店铺里挤的同学们,径直走向街道尽头。推开猪头...

【是迟到两天的情人节的文

底特律×HP混合AU

来自格兰芬多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汉×拉文克劳学生康

第一次尝试写HPAU,对于Harry Potter里的世界观掌握得不太好,可能有bug和ooc,欢迎指出

没有看过HP的小伙伴如果有疑惑的地方可以在评论区提问

 

 ---------------------------------------

 

大雪飞扬下的霍格莫德寒冷刺骨,然而人们只觉得这天气是在为情侣们营造更好的节日氛围。

嘎吱嘎吱踩着雪经过热闹的三把扫帚,康纳努力避开往温暖店铺里挤的同学们,径直走向街道尽头。推开猪头酒吧的门,里面是意料之中的冷清,康纳看到了一个有着灰白头发的身影。

朝自己肩膀上的落雪丢了几个干燥咒,康纳朝那个身影走去。

“我能坐这里吗,安德森教授?”

“请便。”汉克抬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了,这个日子来找我是准备了什么惊喜吗?”

“没有,只是恰巧也想来这里而已。”康纳回答,向服务员点了杯黄油啤酒。

他说的是实话。虽然心里也有隐隐期待能在这里遇上汉克,但也仅此而已。

“你来了也好,如果来的是我那帮同事还得被迫聊天,打扰我清净。”汉克喝了口威士忌,“跟你就不用客套了。”

于是两人一齐陷入沉默。

 

雪天,加上炉火噼啪声和一杯热饮,很容易让人陷入回忆。

他记得第一次在上课时间以外去找汉克是遇到了魔法事故。拉文克劳的一个同学是阿尼马格斯,有段时间他一直保持着鹦鹉形态,除了迫不得已的时候(比如写作业和用魔杖),上课吃饭睡觉都是只鹦鹉。

一天晚上他被几个格兰芬多恶作剧地关进鸟笼,身为拉文克劳级长的康纳及时发现并救下,但是康纳打不开被施过咒语的鸟笼。

唯一能求助的教授是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因为他不知道其他教授在哪里休息,只有安德森教授的休息室显眼地位于他上课的教室楼上。

“又聪明又爱恶作剧的学生可真难对付。出色的混淆咒,但凡他们肯把精力多放一点在正事上都是天才。”汉克用手抚过笼子,这位平日里脾气不太好的教授并没有对康纳的深夜打扰表现出不耐烦,他用魔杖敲了敲笼子,像是有无形的布从笼子上褪去,显露出笼子本来的样子:真正的开口在另一侧。

鹦鹉同学钻出笼子,朝汉克鞠了一躬后从窗户飞走了。

康纳也准备告辞,汉克突然叫住了他,问他对那些恶作剧的同学有什么看法。

康纳皱了下眉:“即使他们有才能,我认为他们对于与众不同的人似乎缺乏包容,这都快成了他们学院的通病了。他们应该试着去理解别人。”据我所知那个同学有自己的理由,为了纪念他过世的喜爱鹦鹉的奶奶。

说完后康纳才想到眼前的老师正是格兰芬多出身,他似乎说了不太对的话。

然而汉克若有所思了一会儿,道:“格兰芬多的许多人确实有这个毛病。该改改了——在他们为此付出代价之前。我会找他们院长谈谈,商量该扣多少分。好了,你回去吧。”

 

意识到汉克并不像他在课堂上表现得那样严厉暴躁后,康纳对这位教授产生了不小的好奇。拉文克劳式的好奇是化疑惑为求知欲,康纳查阅了所有可能与安德森教授有关的资料。

“他的儿子是被狼人咬死的,”他从一份几年前的预言家日报里抬起头,“就当着他的面。他击退了狼人但没能救下他儿子。这可能是他现在脾气不太好的原因。”

“应该是吧。”他舍友心不在焉地回应,“可是又没见他平时表现得有多恨狼人。他应该把愤怒都集中到狼人身上去,然后对我们好点儿。”

 

康纳第二次上门求助的是关于守护神的事。在守护神咒教学课上,许多人成功召唤出了自己的守护神,这些体型庞大的银白色生灵在教室里散发着令人安心的光芒。

康纳也召唤成功了,但他的守护神是一只巴掌大的小鸟。当它绕着康纳盘旋的时候,所有人都疑惑地看了过来。

“守护神是阻挡在人和摄魂怪之间的屏障,但是我的守护神看起来几乎没有保护作用。是因为我能力太弱没有办法抵御摄魂怪,还是我……施咒时弄错了什么?”康纳更宁愿相信后者。

汉克笑了笑,解释说体型小的守护神虽然罕见,但也不是没有,而且它们面对摄魂怪时并不比大家伙逊色。

“守护神的强弱取决于施咒者内心是否强大。”汉克说,“别小看任何东西的力量,哪怕是一只小鸟。”

康纳点头,觉得松了口气,随后又想到了什么:“教授的守护神是什么样的?”

“和你们这帮年轻人不同,我不太喜欢和别人讨论我守护神的样子。”

即使后来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康纳也没有见过汉克守护神的形态,哪怕是在两人被摄魂怪围困的紧急情况下,汉克的魔杖尖端冒出的仍是一团浓雾,随着摄魂怪逼近而变得稀薄。

“呼神护卫!”康纳喊道,一把拉住几乎昏迷的汉克。

小鸟从他的魔杖尖端挣脱出来,无声地扑棱着翅膀,直朝离得最近的摄魂怪冲去。戴着兜帽的瘦高影子躲着这一小团光芒往后退去。

同时康纳还听见一个声音。是小鸟婉转唱出的歌声,不算嘹亮,但令人愉悦,康纳有点分辨不出这声音是他听到的还是直接在他心里响起的。

歌声对于摄魂怪仿佛是撤退的指令,戴着兜帽的影子连同黑暗和寒冷一起离开了。

事后康纳对汉克讲起这件事时,汉克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确实挺棒的,但是摄魂怪没有听觉。歌声大概是你在紧急情况下出现的幻听。”

 

关于进一步了解汉克的行动在关于守护神的讨论过后陷入了瓶颈,主要是康纳找不到什么理由去打扰教授。

这种情况持续到到圣诞节的早上。空荡荡的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只有三个人,同级的男生正在和他妹妹聊守护神咒,小女孩想看更多守护神的样子,他来找康纳求支援。康纳当时正在看书,随手挥了挥魔杖。

然而这次窜出的动物似乎有点大。那一团几乎跟康纳差不多大的光落下,利爪没有在地毯上留下一点痕迹。它小跑到休息室另一头,转过身来,蓬松的尾巴甩到身后,康纳看到了它的一对尖耳。

“康纳,你的守护神变了!”男生大叫,“你有心上人了吗?是谁?等等你逃什么啊?”他看着康纳从沙发上跳起来,匆匆扯了条围巾就出了休息室的门。

是汉克的守护神,是狼。抛开自己的心思不管,他想找汉克聊聊关于狼人的事。

 

他跑遍了整个城堡都没有找到汉克。快到圣诞晚宴的时候,他决定去霍格莫德碰碰运气。

从街道这头一间间店铺地找,蜂蜜公爵和三把扫帚挤得他几乎怀疑人生,这两家热门店铺里满满当当全是人,但没有一个是汉克。

越往后找希望越渺茫。康纳呼出一口白雾,心想着汉克作为一个强大的巫师,他可以随心所欲去任何地方,可能在对角巷,甚至可能在国外……

下一家店铺挂着一个猪头,看起来破破烂烂。康纳沮丧地推开门,一眼就看见了汉克。

汉克趴在桌上,五六个大容量的空玻璃杯表明了他神志不清的原因。康纳没有十足把握带着他幻影移形回去,背着他走也不太可能。他认真考虑了一下要不要往汉克脸上来个清水如泉,最后还是把魔杖尖对准杯子念出了这句咒语。

伏在桌上的人没有康纳想象得那么醉,听到他的声音后就抬起了头,接过了递来的一杯水。康纳看见了放在他膝上的照片,照片里的孩子有着和汉克一样的蓝色眼睛。

“是您的儿子吗?”他试探着问。汉克简短地应了一声。

“我曾听说过关于他的遭遇。我感到很抱歉。”

汉克抬起头,“听说过多少?”

“只知道他是被狼人袭击。”

“啊,是啊,但实际上不止这个。他是被狼人和我的言论杀死的。”

 在路过魔法部时汉克旁听了一场规模很小的审讯。一个狼人因为和一场袭击有关而被带进来审问,他自称是个普通麻瓜,对一切和魔法相关的事物表现得毫不知情。两个负责审讯的员工相信了并准备释放他,然而汉克从一些细节看出了不对,认为他应该被关押到下一次满月以判断他是不是狼人。

“它们是凶狠、残暴且蛮不讲理的家伙,把这该死的东西放出去太危险了。”他说。

显然员工们觉得汉克更适合回去教书而没有理会,他们仍然放走了“麻瓜”。狼人对于认为“他们该死”的汉克展开的报复迅速且可怕,科尔·安德森没有活过六岁时的第一个月圆之夜。

汉克从未原谅自己说过的话,尽管他机械地重复了当时社会上普遍对狼人的观点。

“但是成为狼人不是他们自愿的,他们被迫每个月变成危险的怪物,人和兽哪一边都不接纳他们。如果我当时说的话稍微好听一点,或许完全可以避免。”杯中的水见底了,汉克又叫了一杯威士忌,“你说得对,格兰芬多的蠢货对与众不同的人缺乏包容。我宁愿当初死的是我。”

康纳发现汉克的情绪没有十分低沉。他平静地揭开了伤疤,或许他曾经多次向别人说过,或许他早就自己扛过了最低谷。

“可是您的守护神是狼。”

“嗯。很讽刺,从我的快乐和希望里诞生的守护神和我的痛苦联系如此紧密——”

“可能因为它们本来就是一体。”康纳说,“您可以认为它象征着痛苦,也可以认为是科尔以另一种方式陪伴您。”

“变成狼的样子陪伴我?我可谢谢这小子。”

“他是希望狼不会成为自责的触发点。换个角度,如果他活下来了,应该是一个狼人,他希望你接受他。”

玻璃杯与桌子碰撞的声音。汉克放下酒杯看向他。

“你们拉文克劳的说话都这么绕的吗?”他笑了,“虽然我不完全同意,不过比那些跟我说‘狼人就是该死’的安慰听着舒服多了。我不喜欢我的守护神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必要时只会召唤非实体的守护神——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守护神的?”

“是……是上次从一团雾里隐约看到的。”

“那我对守护神的控制还不够熟练。”汉克起身,“该回去了。等下,我先请你一杯黄油啤酒,作为你错过了圣诞晚宴的一点补偿。”

 

第二次拜访的时候康纳就了解到汉克偶尔会出差协助魔法部抓捕黑巫师。“你简直没法想象魔法部办事效率有多低,往楼里扔几只猫头鹰都能比他们更快找出嫌犯。有的任务连你这样的学生都能做。”

刚说完他就后悔了,因为康纳听完后请求和他一起出差。被年轻人的据理力争吵到头疼的汉克只答应带他去些简单的任务。不过他随口说的话似乎是正确的,康纳能帮上不少忙,这主要得益于他的外貌,换下巫师袍后看起来像是个麻瓜青年,很难引起别人的怀疑。

但是康纳躲不过无差别的怀疑。一次调查时他们寻找的对象毫无征兆地对康纳使用了摄神取念。

直接读取记忆的咒语。康纳被迫陷入翻江倒海的回忆,他睁开眼时已经被抓着领子抵在了墙上,对方因疲劳奔波而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他。

“暗恋安德森的学生?”他脸上写满嘲讽,魔杖开始闪烁绿光,“你觉得他会为你哀悼吗?”

康纳无法回答,提问的人也永远不会知道答案了。一阵噼啪爆破声和一道红光闪过,钳制康纳的手松开了,那人昏迷过去倒在康纳身上,被他一把推开。

幻影移形过来的汉克收起魔杖:“在楼上就听见这人大声嚷嚷,迫不及待被捕似的,那就如他所愿。可以通知魔法部那帮废物过来了。”

 

“我不会教你大脑封闭术。”汉克说,“没错,它是唯一能抵御摄神取念的方法,我能理解你被攻击后迫不及待想掌握它的心情——”

“您理解的话就应该答应教我,否则我以后还是无法抵抗——”

“安静点书呆子,大脑封闭术不是你热爱学习就能解决的东西。通常擅长隐藏情绪的人能更好地掌握大脑封闭术,曾经有巫师为了学它而改变自己的性格,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总之最后变得孤僻而压抑,这是得不偿失的一件事。我不希望你变成那样,坦诚有很多好处,不是必要的话很少人愿意学这个。”

康纳安静下来。

“另外,我觉得现在让你参与行动为时过早。如果对傲罗这个行业有兴趣,可以毕业之后去报考,我会给你介绍一些信得过的老朋友。”

康纳点点头。

“我觉得你还有话想说?”汉克问,“在你酝酿的时候我应该再去泡一壶茶。”

“啊不用……”康纳端起茶杯,“我想问,教授完整地听见了那人大声嚷嚷的话吗?”

“差不多吧。”

“……可以问一下教授对那些话的想法吗?”

康纳喝了口茶。过于滚烫的茶水滑过舌头漫进喉咙,痛觉却奇妙地滞后了。

“没有想法。稍微知道多点我的事情不代表你可以对我抱有这种念头,我只能理解为是你见识太少了。建议你从书本里抬起头,多看看周围的女生们,拉文克劳的女孩向来好看又优秀。聊这个不如看看魁地奇,”汉克拿出一张报纸,“帮我决定一下赌哪个球队会赢,我连错两回了。”

 

康纳对霍格沃茨校赛之外的魁地奇知道得不多,只记得别人说过哪个蓝色袍子的队伍很厉害,随手选了蓝色那方。

后来这队真的赢了。康纳暗自替教授高兴一下。

在那之后一切如常,汉克对他而言只是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康纳仍然会偶尔找汉克请教问题,会在碰面时闲聊。

在魔药教室的迷情剂旁闻到类似于教授的休息室的气息时离远些就好了,在走廊边的厄里斯魔镜里看见自己和教授的时候加快步伐就好了。磨灭多余的想法不是特别难,他只需用拉文克劳最擅长的事去转移注意力:一头扎进学习的海洋。

就像现在两人面对面坐在猪头酒吧,他可以选择看着窗外的雪景回想一下龙血的十二种用途——

“看来我今天是真的不会收到惊喜了。”汉克突然开口。“由我来给个惊喜吧。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康纳有些茫然地回过头,他刚刚背到第五种用途。

“你应该知道守护神可以用来传递信息,方便,快捷,而且不会被窃取,因为每个人的守护神都是独一无二的。今天早上我用守护神给校长回消息,但是我的守护神发生了一点变化。”

汉克拿出魔杖:“呼神护卫。”

银白色的小鸟从魔杖尖端冒出,精灵般绕着两人盘旋。

“有点眼熟对吧。还会唱歌。”汉克挥了下魔杖让它化为白雾消散,“要命的是,它下一秒就带着信息飞走了,根本来不及召回。我不得不去找只猫头鹰送信给校长向他解释守护神的问题,理由我只想得到一个。”

他湛蓝的眼睛看向康纳。康纳觉得自己脸颊发烫。

“守护神和信到达校长办公室后,不仅是校长,整个校长办公室的历届校长的画像都会知道理由。我无法保证会不会有一些八卦的前辈画像把这件事传遍全校,所以……呃,我只能抢在他们之前直接向你表白。我得庆幸你已经成年了,康纳。接下来看你的想法。”

康纳把试图摸脸上温度的手强行扭转方向拿起了玻璃杯,和汉克的杯子碰了碰。

“那么教……汉克,庆祝我们第一个情人节。”

 

 ---------------------------------------

 

*一些解释

守护神的形象:每个人的守护神有其特定的形象。有时候会发生改变,比如当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守护神会变成和所爱之人相关的形象。

迷情剂:魔法世界中的一种爱情魔药,特征是珍珠母的光泽和螺旋上升的蒸汽,气味根据每个人的喜好而定,比如崭新的羊皮纸味、草地的味道和恋人的气息。

厄里斯魔镜:渴望之镜,能使人看到自己内心深处最迫切、最强烈的愿望。

 

*一些设定的来源

汉克的背景借用了J.K.罗琳的幽灵情节中莱姆斯·卢平的故事。

汉康守护神的形象借用了布鲁的设定,来自一篇还没有被写出来的文。

 

谢谢你看到最后~

阿南南哟

似乎忘记发了。

摆脱了阿曼达的900酱。

似乎忘记发了。

摆脱了阿曼达的900酱。

绿色海洋中银色的蛇

占tag致歉!这儿是一个群宣!

最近底特律的坑复活啦,趁着这个机会群宣一波。

欢迎各位人类仿生人入群~

卡爹期待更多康纳的加入~

占tag致歉!这儿是一个群宣!

最近底特律的坑复活啦,趁着这个机会群宣一波。

欢迎各位人类仿生人入群~

卡爹期待更多康纳的加入~

可达可达呀
依旧是一些马赛【初期没黑的马真...

依旧是一些马赛【初期没黑的马真的太温柔了啊啊啊啊我死了【q版也要发糖(dao).jpg

依旧是一些马赛【初期没黑的马真的太温柔了啊啊啊啊我死了【q版也要发糖(dao).jpg

Osiris_Norton
搞了个刺客信条AU的康纳,我想...

搞了个刺客信条AU的康纳,我想和拉顿哈给顿玩,拉顿哈给顿mp爱(……)


电脑色差很让人窒息,勉强调的和画时看着差不多,不会配色,赛博朋克。


兜帽有参照右貓mak太太的刺客AU康纳

http://youmaomak.lofter.com

搞了个刺客信条AU的康纳,我想和拉顿哈给顿玩,拉顿哈给顿mp爱(……)


电脑色差很让人窒息,勉强调的和画时看着差不多,不会配色,赛博朋克。


兜帽有参照右貓mak太太的刺客AU康纳

http://youmaomak.lofter.com

九霄⭕️

【底特律】【警探组】当天使和恶魔在吵架

“所以…你明天有空吗?”

“啊?什么?”

直到那双棕色的狗狗眼凑到他无法忽视的距离,汉克.安德森才意识到刚刚康纳问了他一句什么,他完全没察觉在这之前他的搭档已经跟在他身边说了有十分钟了,因为他的注意力不在这上面,他正专注于看天使和恶魔吵架。

“我是问副队长你明天有空吗?”

不厌其烦的,康纳又重复了一遍,丝毫不介意人类的心不在焉。

他总是这样温柔,他对你一直是这样,天使在老警探的耳边说,柔和的圣光让人类感觉很舒服。

但恶魔冷笑了一声,算了吧,他对谁都这样,他有足够的耐心只是因为他是个仿生人,他命长着呢。

安德森副队长皱了皱眉头,他讨厌恶魔的话语,讨厌“它”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讨厌乱...

“所以…你明天有空吗?”

“啊?什么?”

直到那双棕色的狗狗眼凑到他无法忽视的距离,汉克.安德森才意识到刚刚康纳问了他一句什么,他完全没察觉在这之前他的搭档已经跟在他身边说了有十分钟了,因为他的注意力不在这上面,他正专注于看天使和恶魔吵架。

“我是问副队长你明天有空吗?”

不厌其烦的,康纳又重复了一遍,丝毫不介意人类的心不在焉。

他总是这样温柔,他对你一直是这样,天使在老警探的耳边说,柔和的圣光让人类感觉很舒服。

但恶魔冷笑了一声,算了吧,他对谁都这样,他有足够的耐心只是因为他是个仿生人,他命长着呢。

安德森副队长皱了皱眉头,他讨厌恶魔的话语,讨厌“它”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讨厌乱糟糟的灰白头发和因为酒精而发红的脸颊,就像他讨厌他自己,颓废的、无能的、行将就木的自己。

“汉克…你不舒服吗?”

看着老警探皱眉的样子,康纳有些担心的伸手在人类额头上测试了下。

看,他在担心你,天使开心的说。

呵呵,担心,他们仿生人都喜欢瞎担心,恶魔不耐烦的抱着手耸了耸肩。

“不、我没什么不舒服。”汉克不动声色的避开了康纳想要再次碰触他的手,将话题转开:“明天你有什么事?”

“你能陪我出去一趟吗?我需要买些衣服,我不能总穿这个。”仿生人有些为难的看了看自己的灰色制服,“我需要你的帮助,汉克,我不太擅长这个。”

说谎,他的程序里有1276种男式衣着搭配方案,恶魔嘀咕了一声。

哇!四舍五入这是约会啊!答应他!快答应他!他可是想了好久才跟你提出来的,你都拒绝他两次了!天使兴奋的大叫。

两次了吗?汉克回想了一下,似乎康纳确实有两次约他休息日出去,一次说是去看卡尔的画展,一次说是去参加耶利哥的庆典,但他都拒绝了,他对抽象派艺术不感兴趣,也并不喜欢太热闹的场合。

所以这次……看着小仿生人眼中满满的期待,汉克点了点头:“我明天……”

等等、老头,别给他希望了,恶魔在一旁打断了他,你知道他对你是怎样的心思,他喜欢你!

那又怎样?他喜欢你这全世界都知道!答应他!汉克!天使撺掇着。

看看你自己吧,恶魔冷笑,你配不上他,老头,你只是个坏脾气的老酒鬼,连手机都不会摆弄的蠢货,你没几年活头了,别奢望自己不该得到的东西了。

别听他的,汉克!答应康纳,我知道你也希望的,你也爱他,汉克,他让你重获新生!

重获新生,但你活不了几年了,老家伙!

答应他吧,汉克,你看他灯圈都黄了……

……

“汉克…”诚然如天使所说,仿生人额角的灯圈都黄了,他当然也看出了人类的犹豫,“没关系的,汉克,我自己去也可以。”

他真可怜,他只想要你半天的时间,天使双手交握看着仿生人转身的背影。

“我……”

汉克犹豫了一下。

拒接他,老头,让他死心吧!恶魔冷冰冰的提醒。

不,他不会的,你知道他不会。天使固执的坚持。

时间长了自然就会了,他年轻、英俊,会有很多人喜欢他的,你算个屁,老头。恶魔打了个哈欠。

但他喜欢的是你,汉克,是你让他感觉到自己不是一个机器!

别太自私,你只能陪他短短的几十年,你想让他尝尝失去爱人的滋味吗?

但是……

“够了!别吵了!”

人类一巴掌拍在桌上。

“什么?”刚刚转身准备离开的仿生人回过头来,“副队长你怎……”

问话的后半句被一个吻堵在了口中。


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


“你问我明天没有空?”安德森副队长搂住了他搭档的腰,“这就是我的回答。”


*难得有点空闲,补个情人节贺文吧

酥脆咸蛋黄
40秒冷酷无情康纳的极致枪声踩...

40秒冷酷无情康纳的极致枪声踩点!!

2020我还在剪底特律

进来康康吧!

40秒冷酷无情康纳的极致枪声踩点!!

2020我还在剪底特律

进来康康吧!

绿色海洋中银色的蛇

【警探组cp向】傲娇老汉与他的噩梦

地点:汉克家、底特律警局

视角:汉克第一人称

预警:尽量不ooc(但是我把这句话写在“预警”里,懂我意思吧),写作思路比较陈旧,警探组cp主爱情线,请注意避雷哟。

其他:可以看做是“家政组件”那篇的续集(?),如果这个梗反响好的话也许会有续集(?)

预备?开始!


    闹钟的声音充满了卧室,我相信没有人会心平气和地迎接这样的早晨的。

    周一?天哪,今天居然还是该死的周一!我悻悻地想着如何才能推掉今天的工作,烦闷地倒回枕头上,“早知道今天早上会这样,就不喝那么多酒了。”...


地点:汉克家、底特律警局

视角:汉克第一人称

预警:尽量不ooc(但是我把这句话写在“预警”里,懂我意思吧),写作思路比较陈旧,警探组cp主爱情线,请注意避雷哟。

其他:可以看做是“家政组件”那篇的续集(?),如果这个梗反响好的话也许会有续集(?)

预备?开始!


    闹钟的声音充满了卧室,我相信没有人会心平气和地迎接这样的早晨的。

    周一?天哪,今天居然还是该死的周一!我悻悻地想着如何才能推掉今天的工作,烦闷地倒回枕头上,“早知道今天早上会这样,就不喝那么多酒了。”

    工作还是要干的,不然那个什么局长又要给我记一笔了。我拖着沉重而又不情愿的脚步挪到浴室。本想习惯性地看一眼镜子周围那些看起来很有用的激励我的便签,但今天镜子中的画面显然更能吸引我。

    原本垂下来的灰色长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短短的棕色头发,而它似乎把我的眼睛也染上了棕色,我原本留着的胡子也消失了,身上的衣服也换了一套。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样貌,简单来说我现在的样子更像是另一个人:我那个塑胶搭档康纳。

    没有人能平静地接受这一切——根本没有人经历过这种鬼情况吧?!

    “WHAT THE FXXK!!!”我当场崩溃,同时也发现了另一个坏消息:我的声音也改变了。

    现在好了,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我就是汉克·安德森本人了。

    “康纳!”这真是我这辈子遇见过的最荒唐的事了,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大喊道,“你跑哪去了?”

    他不在。

    我又诅咒一句,立刻冲向门外,打开了车门。我知道去哪能找这个混蛋:底特律警局。

    我猜得不错,车的副驾驶座位上放着一张小纸条,上面用我的字体写着一条短讯:早上好,副队长,我在警局等您。

    如果你带着我的身体给我闯出什么祸,我飞快地开着车边恶狠狠地想,我一定要把你换掉。

    开车的时候去设计各种处置康纳的方法终于让我的心情不像早上那么糟糕了。

    我飞奔进警局,没有人阻拦我,远远地就看到杰弗瑞的办公室里端正地坐着一个人——

    准确来说那已经不是我了,而是康纳。第一,我绝对不会以那样的姿势坐着,其次,我没有足够的耐心去和杰弗瑞那个老家伙交谈那么久。

    我回忆着康纳平日里走路的姿势,努力不让其他人看出从我这里看出什么破绽来。

    等到杰弗瑞的长篇大论结束,康纳才恭恭敬敬地退出他的办公室。

    我一把攥住他的手腕,一言不发,拖着他往警局外走。

    我再也不想看到那副表情出现在我自己的脸上。

    我示意他进到车里再开口。

    “早上好,安德森副队长。”听着我的声音说出这句话真是别扭极了。

    “用你的机械脑袋给我解释一下,”我立刻问道,“这到底是什么鬼情况?”

    “我也不清楚,副队长。”那种认真的神色是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有的。

    “呵,原来你也有不知道的事儿?”我嘲讽道。

    “我的系统虽然很先进,但也有极少部分突发情况是我无法解释的。”

     我一时不知道如何回应他。

    “副队长,我能和你确认一件事吗?”他又开口道。

     我真的不想在听到我的声音再说什么了,他却认为我的沉默是“默认”的意思。

     “你昨天说的话是真的吗?”他用我的声音真诚道,“就是说,对我其实很有好感,还说你真的很喜欢我。”

     “For fxxk sake!康纳!”我克制不住地骂道,“老子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他变戏法儿似的取出一支录音笔,里面传出声音——确认无疑是我本人的声音了。

     我昨天到底喝了多少酒啊······

     一阵天旋地转,我又回到了我的卧室,窗边立着一个人影。

    “早上好,副队长。”康纳的声音终于不是我自己发出来的了,“我检测到您昨晚的睡眠情况不佳,请问您是做了噩梦吗?”

     我迷迷糊糊地看了我的搭档一眼,我刚刚经历的难道是个梦?

     “是的。”

     “我听到您昨晚说了一段梦话,”康纳慢慢地让外面的阳光洒进屋里,“可是我没法解释它具体的含义。”

     我怀疑地看了他一眼,让他播放了录音。

     “说真的,康纳,我其实对你很有好感,我真的很喜欢你。”

     这不是那个梦里康纳说的话吗?!怎么会从我自己嘴里跑出来?

     “您能解释它的意思吗?”他竟然还在问。

     “解释个屁!删了它!”

     “好的,副队长。”

     我的脸为什么变得那么热啊。

Syou2018

趁着情人节画了柯尔小天使还在世的设定!结果迟到了dbq( ´•̥̥̥ω•̥̥̥` )

OOC注意,沙雕注意🤫

虽然是汉康tag,但其实是汉康前提下的柯尔和安卓三兄弟的亲情向😉


趁着情人节画了柯尔小天使还在世的设定!结果迟到了dbq( ´•̥̥̥ω•̥̥̥` )

OOC注意,沙雕注意🤫

虽然是汉康tag,但其实是汉康前提下的柯尔和安卓三兄弟的亲情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