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庞尤

104浏览    3参与
绫濑川夏江

n刷02版《凯撒大帝》,以下是基于本版电影的新发现(基本也就是彩蛋):

1,共和王后——科尔涅利乌斯•苏拉

电影里苏拉是理查德•哈里斯演的,跟凯撒说话的时候,苏拉气场莫名傲娇王后,一直手托腮。

而且,苏拉是打败了马略党人才进军罗马的,但苏拉跟凯撒说话的时候,基本三句话提一次马略——

“马略的侄子”
“维纳斯的后裔,对吗,马略跟我说过”
“像他姑父马略”
……
gosh,苏拉您到底多喜欢马略啊?!!

2,苏拉之死

电影宇宙里,怎么看都是庞培派人在苏拉的酒里下毒,毒死了苏拉。

——具体体现在庞培苏拉对台戏,苏拉暴怒,连续下令,庞培硬是顶住了没有执行,而且在苏拉毒发而死时一点都不惊慌,满脸的“...

n刷02版《凯撒大帝》,以下是基于本版电影的新发现(基本也就是彩蛋):

1,共和王后——科尔涅利乌斯•苏拉

电影里苏拉是理查德•哈里斯演的,跟凯撒说话的时候,苏拉气场莫名傲娇王后,一直手托腮。

而且,苏拉是打败了马略党人才进军罗马的,但苏拉跟凯撒说话的时候,基本三句话提一次马略——

“马略的侄子”
“维纳斯的后裔,对吗,马略跟我说过”
“像他姑父马略”
……
gosh,苏拉您到底多喜欢马略啊?!!

2,苏拉之死

电影宇宙里,怎么看都是庞培派人在苏拉的酒里下毒,毒死了苏拉。

——具体体现在庞培苏拉对台戏,苏拉暴怒,连续下令,庞培硬是顶住了没有执行,而且在苏拉毒发而死时一点都不惊慌,满脸的“你也有这一天”……

(个人觉得这里拍的不好,历史上庞培并没有那么憎恨过苏拉)

3,历史上凯撒去比提尼亚是去办公事(有没有顺便办私事是个历史谜团),而电影里凯撒是为了躲苏拉才去比提尼亚,尼科美德斯变成了庞培的朋友。

4,电影里克拉苏居然没有出场,很迷。

5,小加图几乎从头出镜到尾,但他表示反对的方式是……翻白眼……

那个小白眼翻得,简直,共和小公举!

6,电影里,小加图的儿子女儿侄子,和凯撒的女儿尤利娅打小玩到大。
……但我总觉得历史上小加图家孩子根本不会去接触凯撒家孩子。
“别跟那风流鬼的孩子玩!!!”小加图一定会这么怒吼。

7,电影第一机灵鬼——尤利娅

尤利娅的镜头都极其神奇,妮可•吉玛多把这个角色演成了一个又漂亮又聪明的吐槽之神。

小姑娘神奇事迹如下——

①听到凯撒和奥蕾莉亚讨论(要借兵)需要给庞培什么东西,自己眼珠轱辘轱辘,喵地跑了。
——后来跟庞培约玩约到第二天早上五点(罗马人的一天是从早上六点开始计算的,这基本就是通宵了),在老父亲翻脸的时候,主动跟凯撒提,把她嫁给庞培,可以拿她换军队。
——凯撒一脸“我自己都没想到!”的表情。
——她是真喜欢庞培,但也是真能帮忙。

②庞培婚礼上一直盯着庞培,意识到庞培和不喜欢凯撒的人关系很紧密

③孕期跟庞培一起住别墅,小加图找过去让庞培制衡凯撒,小姑娘喵地发威了,三句五句怼得小加图一言不发(这真的不容易),而且顺便把袒护小加图的丈夫庞培狠狠瞪了加骂了……

凯撒不是食物链顶端,尤利娅才是!!!

8,布鲁图的语言太过干脆利落。
从留存至今的书信看得出,布鲁图其实是个“复读机”,有些他认为重要的话会反复说,根本不会瞬间想词反驳别人,还有条有理完全不重复。

9,卡西乌斯长得特别铁血,很大程度上因为演员是奥地利人,面部骨型比较……emmm,铁血。
这个卡西乌斯话术惊人,三句激得布鲁图喵地炸毛毛跳起来。

10,这个版本里波提亚长得跟猫几乎一模一样,而且走路也没声(见最后一张图)

11,这个版本的安东尼是目前为止所有安东尼里最瘦削的一个版本,历史上安东尼很壮,其他版本都还原了极其强壮的体态,这个版本……又瘦又可爱。

12,电影里,凯撒年轻时,衣服穿得齐整漂亮,衣褶叠得非常优雅,走路大步流星非常漂亮。(皮肤也非常好,神情很自信很放松)

后来他慢慢越活越累,母亲死了,女儿和外孙女死了,打下高卢就失去庞培,被迫调停埃及王室烂事,卡尔普尼亚跟他闹别扭。

最后三月十五日他走进元老院的时候,衣褶胡乱叠着,脸色苍白,神情极其疲惫,走路姿态如同行尸走肉。(图中那张很糊的,注意他混乱的衣服和苍白的脸)

——他不是没有看到那些人突然一个个围过来。他能意识到那些人是走过来杀他的(稍微有经验的人都能判断出攻击表情,何况凯撒是多年带兵打仗的统帅,他的瞬间反应完全足以判断出对方的来意),但他或许已经不想活了,干脆当成没看到,语气疲惫不耐烦地继续处理各种杂七杂八事情,等着死亡的到来。

——而且,凯撒走进元老院的时候,认认真真看了庞培的雕塑头像,后来倒在那尊头像下死去。他上次走出元老院的时候,庞培还生龙活虎,还能组织内战,但他再次走进大厅里,庞培已经只是那尊雕塑。

绫濑川夏江

【神域二三事•前传】Heritage 番外I

奖品来啦(/≧▽≦)/~┴┴

———————————————————————

格涅乌斯•庞培临死前看到的最后的景象,是灰暗的天空下,埃及一望无际的大海。

而他作为灵魂,第一次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尤利娅——他最爱的妻子,凯撒最爱的女儿——流着泪微笑的脸。

而尤利娅用生命换来的那个只活了几天的女儿,正躺在母亲的臂弯里熟睡。

——或许落魄和幸福之间只隔着一道死亡。
他想。

几天后,凯撒带人追到了埃及。

庞培搂着尤利娅,尤利娅抱着女儿,三个人一起目睹凯撒掀开装着庞培首级的盒子,当场暴怒后痛哭流涕。

“你相信吗,父亲一直也没想过要杀你。”远远看着痛哭着的父亲,回想起自己死后一路上所看到的一...

奖品来啦(/≧▽≦)/~┴┴

———————————————————————

格涅乌斯•庞培临死前看到的最后的景象,是灰暗的天空下,埃及一望无际的大海。

而他作为灵魂,第一次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尤利娅——他最爱的妻子,凯撒最爱的女儿——流着泪微笑的脸。

而尤利娅用生命换来的那个只活了几天的女儿,正躺在母亲的臂弯里熟睡。

——或许落魄和幸福之间只隔着一道死亡。
他想。

几天后,凯撒带人追到了埃及。

庞培搂着尤利娅,尤利娅抱着女儿,三个人一起目睹凯撒掀开装着庞培首级的盒子,当场暴怒后痛哭流涕。

“你相信吗,父亲一直也没想过要杀你。”远远看着痛哭着的父亲,回想起自己死后一路上所看到的一切,尤利娅眼睛里有了泪水。

“……相信。”

那一天的太阳落山后,埃及的神使带领他们走向地府。

去地府的路极长,要一步一步用脚走过去。

风沙肆虐,尤利娅解下自己的头纱,裹住怀里的襁褓,只在喂奶的时候掀开一点。庞培注视着她干燥而温柔的侧脸,感到了某种迟来的伤感。

——在墓地里,军队里,来埃及的船上,曾经有无数个瞬间,他想象过尤利娅抱孩子的样子,想象过这个深爱他的可爱的女人突然对他笑起来的样子。

——而在他也死去后,终于真正用自己的眼睛看到了这样的景象。

“她是我找到的,找了五年多。”尤利娅轻轻摇晃着襁褓,低声向丈夫解释着,“死去的孩子不一定会去哪里,如果一直没有被父母找到,就不会长大。……所以你看,她还是这么小。”

“……你受苦了,亲爱的,”从妻子手里接过襁褓,尽量轻柔地摇晃着,庞培仿佛透过没有重量的灵魂感受到了这个孩子的重量——至少也有尤利娅的一生那么重,“如果不是我,你说不定现在也活在世界上,会有更多可爱的孩子。”

“我从不后悔,无论是嫁给你还是给你生育后代。”神使在远处催促灵魂们前进,尤利娅拉着庞培站起来,顺便在他唇上啄了一口,“在握着你的手走入婚姻之后,我很乐意和你度过未来所有的时间,无论生死。我们走吧。”

一直走一直走,加入这次旅途的灵魂越来越多。

在凯撒拥有了自己的儿子的时候,庞培和尤利娅,终于带着他们的女儿,跟着成千上万的灵魂,走到了地府门口,也就是旅程的尽头。

女儿已经长大了很多,至少从外貌看起来,像是一岁多的孩子了。

庞培给她取了尤利娅的名字,却被拒绝了。

“亲爱的,我知道你爱我,可尤利乌斯家族的女孩子全都叫尤利娅,你喊一声都不知道在叫谁。”

“那就叫庞培娅好了……”

埃及的地府被形态各异的埃及众神守护着,黑暗而干燥,时间在死亡的世界流逝得仿佛从未在流动。

不知过了多久,一位强壮的中年男人,扶着一位身量纤纤的埃及美女,出现在庞培和尤利娅面前。

“我是马克•安东尼,这位是克利奥帕特拉陛下。”

尤利娅起身为两人收拾出一片能坐下的地方,“我是尤利乌斯•凯撒的女儿尤利娅,这位是格涅乌斯•庞培•马格努斯,我丈夫。那边的女孩子是我们的女儿,庞培娅。……你们都和我父亲关系非同一般,不知你们知不知道他在哪里?”

“凯撒……”像是无颜面对一般,安东尼低下头,声音颤抖,“你丈夫死后没几年,他被杀死在元老院里。”

“……谁是凶手?”

“主谋是盖乌斯•卡西乌斯•朗基努斯,和马库斯•尤尼乌斯•布鲁图。”

尤利娅和庞培都呆住了。

他们都认识卡西乌斯和布鲁图,也知道这两人关系亲密,但他们没有一个人觉得这两个人里的任何一个能计划着杀死凯撒,更别提是两人联手组织阴谋了。

“那你们是怎么死的?”深呼吸数次,尤利娅终于能正常说话,“难道罗马又有新的内战了吗?”

“何止是有内战,又大打了两次。”安东尼翻了个白眼,“你父亲立你外甥屋大维为继承人,屋大维和我一起,跟卡西乌斯和布鲁图在腓立比平原对战。之后屋大维和我反目,我们在亚克兴进行了海战。……我和克里奥输了。”

沉默。

——庞培虽然死得早,但他听得出来,安东尼说的内容极其简略而且注水。(不过,这个时候显然不能揭穿他。)

——尤利娅很长时间之后知道,安东尼为了和克利奥帕特拉在一起,甩了他妻子她外甥女屋大维娅,气得她想怒怼安东尼毫无廉耻,碍于女儿在而没有发作。庞培想起她当年如何三句五句就把加图说得哑口无言,身体不由自主地颤了颤,他开始觉得女儿黏人也不是缺点了。

克利奥帕特拉在地府遇到了自己和凯撒的儿子,凯撒里昂。

尤利娅对这个弟弟很好,认认真真教他读书。

——安东尼看到孩子,气得要摔桌子,被拦住后最少骂了屋大维三个月。

很多很多年之后,地府突然来了一位新的神祇。

“我是安提诺乌斯•蒙特拉戈尼。”眉目如画的貌美少年,对地府的众灵魂羞涩微笑。

尤利娅和克利奥帕特拉惊讶于,他是个极其漂亮的少年。

庞培和安东尼则惊讶于,罗马皇帝的恋爱已经谈到了“心爱的小年轻也可以封神”的程度。

——至少他们都感受到了世界的变化。

安提诺乌斯是个温柔可爱的年轻人。
参与管理地府后,他不仅给他们送来大量蜡烛,还时不时就跑来跟他们聊天,扔骰子,对庞培一口一个马格努斯,叫得庞培一看到他那头乱乱的小卷发就眉开眼笑,激动起来还伸手把它揉得更乱,——年轻神祇对此完全不生气,只是笑着一点点整理,虽然怎么看都不如不整……

几个人慢慢从安提诺乌斯口中知道了罗马发生过的各种事情。安东尼听说阿格里帕比屋大维死得早,似乎还有点开心,但被尤利娅瞪得不敢笑。

某一天,安提诺乌斯再次来到尤利娅面前。

“我要回到罗马的神域了。……哈德良陛下命不久矣。”

“而且……埃及的神长得太奇怪,走在他们中间我实在是不习惯。”

“所以,你来跟我告别吗?”尤利娅帮女儿庞培娅梳理着长发,温和地微笑着。

“……我来问你和马格努斯,想不想跟我一起去罗马的神域。你父亲在那里。”

“只有埃及的神祇才能见到并带走埃及地府里的灵魂,所以你父亲一直无法来看望你,更不能带你去和他一起住,……即使他是凯撒。”

“但他应该没有想到过,哈德良陛下的一片痴心,最后可以为他带去……他最爱的女儿。”

“如果你们愿意,我会带着你们一家,和凯撒里昂,一起回去。至于安东尼和女王,他们能住到罗马的冥界,只要他们愿意。”

尤利娅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原本握紧的发丝一瞬间散落。她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眼泪。庞培锻炼回来,看到这副景象,似乎也明白了什么,飞扑过去拥抱妻子和女儿,一家人相拥而泣。

分叉之细流,结局终汇合。

世界翻开了新的一页。

(番外I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