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废土

8275浏览    460参与
Viburnum  Tree
一张草率的摸鱼,也是废朋风

一张草率的摸鱼,也是废朋风

一张草率的摸鱼,也是废朋风

Viburnum  Tree
废朋风尝试😂(那个龙纹身我画...

废朋风尝试😂(那个龙纹身我画的真丑害,以后会找参考再画🙄)

废朋风尝试😂(那个龙纹身我画的真丑害,以后会找参考再画🙄)

Manga洋子
没搞过设计,问题还很多,但慢慢...

没搞过设计,问题还很多,但慢慢来!

没搞过设计,问题还很多,但慢慢来!

steve.yang

[科幻-黑暗向] 这就是你

2.

等到艾伯特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从窗帘缝隙透出的阳光提醒他已经天亮了。

残存在记忆里刺耳的电子音已经停止,房间里安静的出奇,跟昨晚那般荒诞的记忆比起来,反而平静的有些失真。

手腕传来微微的震动声,艾伯特抬起胳膊,个人终端的屏幕嗡地一声亮了起来:

“合众国新联邦政府提醒您,您所供职的底特律第二信息科学研究院院 应用研究部第二司的报到时间为…… ”

该死。他现在有更为现实的事情要面对了,这里离工作的地方……时间快不够了。现在不是关心昨晚那个什么狗屁梦的时候,艾伯特飞快的穿上衣服,就向门口冲去。

经过客厅,他鬼使神差的向左边一瞥,白色的冰箱在灯光下反射着浑浊的色光,...

2.

等到艾伯特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从窗帘缝隙透出的阳光提醒他已经天亮了。

残存在记忆里刺耳的电子音已经停止,房间里安静的出奇,跟昨晚那般荒诞的记忆比起来,反而平静的有些失真。

手腕传来微微的震动声,艾伯特抬起胳膊,个人终端的屏幕嗡地一声亮了起来:

“合众国新联邦政府提醒您,您所供职的底特律第二信息科学研究院院 应用研究部第二司的报到时间为…… ”

该死。他现在有更为现实的事情要面对了,这里离工作的地方……时间快不够了。现在不是关心昨晚那个什么狗屁梦的时候,艾伯特飞快的穿上衣服,就向门口冲去。

经过客厅,他鬼使神差的向左边一瞥,白色的冰箱在灯光下反射着浑浊的色光,格外显眼。

艾伯特顿时愣在原地。尽管那是个荒诞的梦而已——脑袋怎么会说话呢?

但潜意识里他仿佛能感受到,那冰箱似乎和自己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该死,哪来的这么多胡思乱想?他一定要拉开那个混帐冰箱门,好让那个扰人心神的梦随着日光和唯物主义论尽早破灭。

艾伯特拉开冰箱门,正对着他的第二个隔间上除了一包代用面包外,空空如也。他舒了一口气,抓起那包代用面包就飞奔出门。

发动车子的时候他忍不住笑了出来,自己到底怎么了?居然煞有介事的对待这种破事,自己难道是发疯了不成?

艾伯特驱车离开了车库,略显刺眼的阳光照的他一时有些看不清前路,

他的眼睛终于适应了日光,四周的景色让他有些恍惚。

灰黄色的天空,年久失修的城市道路两旁尽是些萧条的景色,高楼密集的住宅区大多人去楼空,历经风吹雨打,早已成了跟废墟没什么区别的地方。普通人都不会挑那里安家,保不准哪一天晚上会被埋在下面,底特律的大多贫民都在市郊的聚集区,艾伯特见过那里,绵延的用建筑废料和廉价信息板建造起的聚落,安稳,拥挤毫无希望可言,苟延残喘是聚集区流露出的最鲜明气息。

车继续行驶,经过当年的底特律政府大楼,一面星条旗插在楼顶,不知是什么人干的,地面上早已没有政府了。

大楼墙上的标语还依稀可辨:“让美国再次伟大。”看不清脸的政治人物这般呐喊。

人行道上行人稀少,多是穿着肮脏深灰色制服的工人。联邦国营公司的标志——合众国地图上方闪烁着灿烂的星辰,在艾伯特看来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些人永生永世只能生活在星辰之下。

星辰之上的人呢?

艾伯特望向天空,今天天气不好,如果是蓝天的话,向西看,天空中会有一条细细的光带,太空电梯,连接着另一端与地表相隔1400公里的空间站,或许说是太空城更为妥当。

这或许是唯一能记录下人类过往荣誉的事物了。

与我们无关。

或许也是这个世界疯了。艾伯特这样想着。

steve.yang

小说「暗黑向科幻」 《这就是你》

萌新第一次连载 终于下决心写要归功于两件事:病毒和slendy

(可能会拖,但绝不会坑)

背景是近未来,弱赛博朋克+弱废土世界观 构思较为阴暗

一个脑科学研究员的故事

希望各位喜欢


“哔————”

艾伯特从无梦的睡眠中醒来,意识还未清醒,电子闹钟的响声已尖锐的刺入他的脑袋。“停下……”艰难的从嘴唇里挤出这个词,铃声却依然嘶吼着,这让他本就因为昏睡而滚胀的头痛苦万分。

“哔——————”

“闭嘴……”为什么语音控制功能跟死了一样不起作用,为什么这个该死的程序会半夜三更突然叫唤起来?说起来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他不知道,他的眼睛看不到,四肢像...



萌新第一次连载 终于下决心写要归功于两件事:病毒和slendy

(可能会拖,但绝不会坑)

背景是近未来,弱赛博朋克+弱废土世界观 构思较为阴暗

一个脑科学研究员的故事

希望各位喜欢



“哔————”

艾伯特从无梦的睡眠中醒来,意识还未清醒,电子闹钟的响声已尖锐的刺入他的脑袋。“停下……”艰难的从嘴唇里挤出这个词,铃声却依然嘶吼着,这让他本就因为昏睡而滚胀的头痛苦万分。

“哔——————”

“闭嘴……”为什么语音控制功能跟死了一样不起作用,为什么这个该死的程序会半夜三更突然叫唤起来?说起来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他不知道,他的眼睛看不到,四肢像瘫痪般动弹不得,周围的一片混沌中,只有尖锐的机械音嘶吼,提醒他不断升级的痛苦。

“哔————————”

“够了!”艾伯特咆哮起来,他向前猛力挣扎,想要动手让这个该死的机器闭上嘴巴,却高估了一具还未醒来身体的力量,最先接触到地板的是他的下巴。

现在他没法奈何那姑娘了,对了,为什么人们要管机器人叫“她”?是相信这些铁皮怪物和程序有一天会生出女性一样的温柔贤淑吗?!他这般胡思乱想着,冰冷的地板上,只能听见机械合成声一成不变的“哔————”,毫无波澜,仿佛在预示着什么。

等艾伯特回过神来,他正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电子音已经停了。

正对着他的是冰箱。没有厨房,像艾伯特这样的单身汉,是不需要厨房的,况且,这个国家里也没有多少人需要厨房了,不是吗?

艾伯特站起身来,他是要打开冰箱,但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即使他也没感受到什么不合理之处。

他打开冰箱门,内置灯光亮起,他看见正对着他的第二个隔间里摆着一颗人头。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艾伯特这么想着,自己绝非什么都市杀人狂之流,也从来对吃人肉产生过兴趣,为什么自己的冰箱里会出现这种东西?相较于这个,他更惊异于自己反应的平静,好像这颗人头的存在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这是怎么回事?

艾伯特僵在原地,正在这时,那颗放在代用面包包装袋上,毫无疑问是人头的东西突然开了口:

“你好,艾伯特。”

艾伯特的大脑一片空白。

“既然你已经来了,那就说明还有成功的可能。”

“你是什么东西……?”

“你一定能想起来的,艾伯特。我在救你。”

艾伯特看到那东西似乎是笑了一下。

四周的一切晕染成了一片浑浊的黑色,艾伯特又沉入一片混沌之中,五感模糊起来。

“你一定能想起来的。”

那颗头颅所说,像幽魂一样,成为他失去意识前脑中最后闪过的一抹幽蓝。

咸蛋caa

日记 1

 2.2

     今天是20200202,我决定从今天开始重新记日记。去年开始复习就没怎么写过东西了,冷不丁打开键盘还挺不习惯,本来以为要等到发成绩那天以后才敢把自己将近一年以来像虚无的乱线一样纠缠的心境一点点理顺,不过距离考试已经过去快一个半月了,结果发表前的理顺是奢求,冷却和遗忘总还算我的强项。害我的日记还是和以前一样很多废话啊。

      凌晨的时候刷微博看预览日期注意到今天是个珍贵的回文日,人只有在非常无聊的时候才会开始注意这些微不足道且没有意义的东西,就...


 2.2

     今天是20200202,我决定从今天开始重新记日记。去年开始复习就没怎么写过东西了,冷不丁打开键盘还挺不习惯,本来以为要等到发成绩那天以后才敢把自己将近一年以来像虚无的乱线一样纠缠的心境一点点理顺,不过距离考试已经过去快一个半月了,结果发表前的理顺是奢求,冷却和遗忘总还算我的强项。害我的日记还是和以前一样很多废话啊。

      凌晨的时候刷微博看预览日期注意到今天是个珍贵的回文日,人只有在非常无聊的时候才会开始注意这些微不足道且没有意义的东西,就像我也终于开始进行我废话连篇且没有意义的记录。说完全没事情做是假的,看微博朋友圈大家无所事事的动态其实蛮好笑的,无聊也要有个限度吧。但就算这样我也只能保证每天看一丁点外语,专业复试准备的书完全看不下去,离成绩发布只剩一周多点时间,这件事我只要一想起来就会心跳加速指尖发冷,不是怕成绩不理想,而是害怕成绩与当初的付出没能成正比。内心浮躁才会无所事事吧,我是这样,想了想,也说不定大家都是这样。

      我一月中旬回的家,早知道把宿舍的口罩都拿回来了,现在学校封寝,开学延期,真的不如实习年级连春节假也不要安排,在学校说不定感觉比在家还好点,反正形势所趋老师不会逼着去科里帮忙做事,宿舍楼的自习室条件很好,想学习的时候也不会碰上你爸突然叫你吃饭或者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主动洗碗,想追星的时候追星,想睡就睡,作息还十分规律毕竟宿舍还有定时熄灯断电断网......诶等等,没饭吃啊,叫不了外卖,算了还是勉强家里好一点吧。

      说了可能都没人信,我到现在都没买到口罩,也挺奇怪,刚开始还在学校那时候根本没人提口罩,当时就算有人跟我说物资居然能紧缺到今天这种状况我也不会信吧。回了家之后过了也就两三天,不知道是我反射弧的事还是时间就赶的那么寸,想买的时候淘宝京东乱七八糟的都脱销了,趁大年三十那天出门我还贼心不死问了两个药店,搞得人家看弱智一样告诉我口罩酒精84消毒液已经走了十年了你清醒一点。现在二月了,我家还靠个位数的库存口罩支撑,我不出门,外出采购交给我爸,我俩上次一起出门就是过年那天去我姥家,现在勉强保持口罩消耗速度能挺到淘宝有货且快递送来我家那天,不,是应该能吧。其实一开始抢到过一次N95,后来客服跟我说骚奥瑞现在要全力配合一线医护人员耗材要不然宁退款吧亲亲我们短时间内没办法发货的。说实话我不怎么生气,口罩能不能生产出来工厂为什么征用了还复不了工zf明明统一协调了怎么医院还不停呼吁社会不明渠道捐助红那个十为什么国难当前还敢不干人事,这些问题我懒得想了,想了我也不会明白,明白了我也解决不了,我还生什么没头没尾的气呢。我回,我家也有一线医护人员,我也急,能不能发一下。那家客服再也没回过我,我也没按退款。万一哪天真就有货了呢我还是想用自己买的口罩,尽管一线医护人员我妈用不上。

      我妈还在北京。年前她去开会,开着开着莫名其妙就被留下了,留着留着莫名其妙就去了新冠患者定点收治医院,去着去着就说自己过年不回家了。一开始我每天和她视频,那他妈是我亲妈,我能不怕吗,可是三周过去了,我妈和我们的交流从视频变成了语音,到现在只剩每天报平安的微信消息。也不知道是她说不用我担心她忙着呢不说了这几句话给我洗了脑,还是像我十二月份刚考完试那时候那一团乱麻的大脑现在也麻木地冷却了下来那样,那个感觉挺奇怪的,就跟......我妈不是我亲妈了一样,我在互联网消息真真假假铺天盖地向我席卷而来的强力漩涡中竟然感觉病毒爆发的中心离我异常遥远,我所处的地理位置和伍汉之间的距离具现化成了我和这件逐渐演变而成的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事件之间的消音隔离,我妈发过来“一切平安,身体健康”,我回复“嗯,我转告姥姥”。日复一日如此,好像本来就是这样。

      但事实是它不可能遥远,我和整个世界也不可能被真正隔离开来。今天上午我爸同事听说他的废物实习生女儿竟然都没能搞到医用口罩,特意开车来我家送了一包。现在这时节,口罩可能比周年纪念限量版珍藏邮票还金贵,家家的口罩储备量多少不失为一种显摆手段彰显实力。出门我让他全副武装,他照了照镜子,说你看我捂成这样你王叔还能认出我来了吗,我说是真爱一定能,然后给他戴上一次性手套,再把家里存了两天半的大号垃圾袋塞到他手。五分钟之后他回来一开门我都忍不住乐了,手里垃圾袋没了,取而代之一个小保鲜袋,里面一袋珍贵N95,我爸揪着保鲜袋的一个小角,整体观感仿佛笨拙地拈着一片花瓣的巨人,这个巨人还被迫异常惜命的样子。

      后来他跟我说他和王叔约见的那个门已经被小区封了,他靠着和同事心有灵犀真爱无价的嗷一嗓子叫着王叔探监一样下车把口罩从栅栏缝塞进来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爸回来之后一直忧心忡忡的,但我没问,接连不断的新闻旧闻已经令人的精神脆弱而疲惫,也许有人可以承受突然重压的打击,但所有人都难以抵御这种慢性侵蚀。

      外面已经连续两架飞机声响了,不用看时间都知道,这两趟航班是雷打不动的准时。行了戛然而止吧不写了,今天一定要早睡,再磨叽这个流水账下去又到明天了,身体要紧身体要紧。我到底是怎么变得废话连篇屁话这么多。



奥德丽先生
In a world full...

In a world full of followers

I'll be a leader

In a world full of doubters

I'll be a believer...


In a world full of followers

I'll be a leader

In a world full of doubters

I'll be a believer

                               ——「Sold Out 」

(我感觉我要从仏厨变成英厨了: D

伺TSU

食物语废土风私设2,简称全员黑2,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把太极芋泥画的这么风骚……粽子也画的太快了有点慌……

食物语废土风私设2,简称全员黑2,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把太极芋泥画的这么风骚……粽子也画的太快了有点慌……

显卡已飞
沉睡了的平常故事😶

沉睡了的平常故事😶

沉睡了的平常故事😶

右几
“废弃的候车室和等待缆车的少女...

“废弃的候车室和等待缆车的少女。”

“废弃的候车室和等待缆车的少女。”

WatcherNinth

26岁,7月13日,晴

我跟菲奥小姐的初次邂逅是在16岁。那时候,我还是个村子里有名的文化人,有名到方圆五公里之内的所有人都知道安纳托利亚出了个不出去拾荒整天写写画画的怪胎。

“正经人谁写日记啊!”

【正经人谁写日记啊 ゚∀゚)σ】

……当然,我并没有亲耳听到他们是如何在我背后指指点点的,这是我个人稍加艺术化的臆想——毕竟他们的认知里必定没有“写日记”这个已经绝种不知几代人的行为。在这片魔法战争的废土之上,如我们这种有几百号人的村落已经算是大聚居点,拥有基本阅读能力的都不超过三个,更别提写出通顺的句子了。要不是我,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脚下的这篇区域叫安纳托利亚区。因此,作为村里唯一一个非文盲,对拾荒者...

我跟菲奥小姐的初次邂逅是在16岁。那时候,我还是个村子里有名的文化人,有名到方圆五公里之内的所有人都知道安纳托利亚出了个不出去拾荒整天写写画画的怪胎。

“正经人谁写日记啊!”

【正经人谁写日记啊 ゚∀゚)σ】

……当然,我并没有亲耳听到他们是如何在我背后指指点点的,这是我个人稍加艺术化的臆想——毕竟他们的认知里必定没有“写日记”这个已经绝种不知几代人的行为。在这片魔法战争的废土之上,如我们这种有几百号人的村落已经算是大聚居点,拥有基本阅读能力的都不超过三个,更别提写出通顺的句子了。要不是我,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脚下的这篇区域叫安纳托利亚区。因此,作为村里唯一一个非文盲,对拾荒者捡到的稀奇东西进行鉴定就成了我成年前的临时工作。我个人对这一安排是非常满意的,毕竟足不出户的我总得拿出一个让别人心甘情愿给我带来食物的理由。而这就是我认识菲奥小姐的契机了。

在介绍菲奥小姐之前,我还得先给你们介绍这节日记的主角——巴歹

【不是要介绍我的吗!】

-不许吃我的日记,这是铺垫,铺垫懂吗!

【( `д´)】

这并非是他的真名,不过为了尊重起见我还是选择在这里称他为巴列奥略。巴列奥略是村长的第13个儿子——嗯,对,是儿子而不是儿女。虽然出生在高等阶层,但巴列奥略并没得到多少特权,他的12个哥哥从七岁开始就在为了村长继承人的位置开始勾心斗角。就像每个帝王家族都会出几个不务正业的成员一样,巴列奥略对继承这个位于沼泽中央的小村落没有太大的兴趣,直到遇上我之前,巴列奥略都在用街头斗殴的方式宣泄青春期过剩的精力。时至今日我也不清楚,他到底是真的在斗殴这点上天赋异禀,还是大家看在他爹的面子上不敢打赢他。总之,他的街头霸王生涯在我11岁时给他念了一段《封神演义》之后戛然而止。从此以后,打架王巴列奥略就成了英雄故事爱好者巴列奥略,而我每给他讲一个故事,他的名字就长一截。但无论名字如何追加,巴列奥略总是在最前面。我向他解释了无数次巴列奥略是姓要放在最后他也无动于衷,显然这傻小子认为最喜欢的就得放最前面。虽然村长对自家儿子整天穿着紫一块蓝一块的破被单披风(他自己用紫草染的,看上去像拉克耐尿了床)在村子里四处游荡略有微词,但至少村子里的犯罪率跌至冰点,也就随他去了。

【他一个人承包了整个村子的犯罪?】

-大概有三分之一吧,剩下三分之二是被他吓得。

正如他的名字所述,巴列奥略对跟他同名的另一个巴列奥略心怀崇拜之情。凑巧的是,巴列奥略曾留下的重要遗迹狄奥多凯旋门就在离村子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的地方。曾去过那里的拾荒者形容那里已经是“一个盘踞着烂皮狗和小叮当的大石圈子”。当然我个人认为这是他根据自己贫瘠的见闻东拼西凑吹出来的牛皮,因为凯旋门是个方形的广场。由此可以推断,事实上去过那附近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回来过。

总之,那是一个十分危险的地方,而且拾荒者们低劣的文化水平,就更别指望他们准确描述出前往凯旋门的路线了。但这一切都挡不住巴列奥略成为一个有理想的拾荒者的热情。而就在21岁的那天,那个紫色斗篷再次出现在了我的研究室门前,为我带来了可能是我和他这一生中最重要的发现……

【不要总是当着我的面夸我】

-你觉得哪块不满意可以吃掉啊。

【吃得太多墨迹会变重的!总之不许再写我了】

-是谁刚才抢着要登场的?!

【( ` ・´)不管,我要接着看巴列奥略的故事,要不然我就不让你用下一页了】

-行行行

总之,我们在菲奥小姐的帮助下找到了前往狄奥多凯旋门的准确路线。此时的他仿佛一只归心似箭的候鸟,迫不及待的想去拜访自己的精神故乡。但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些良心不安。

“你走了村子怎么办?”

“有俺爹呢。”

“他今年都八十了,连床都下不了。”

“还有我大哥呢。”

“你大哥三条腿都截肢了。”

【(つд⊂)】

“那还有我二哥三哥四哥……”

“死了,失踪,或者干脆疯了。”

巴列奥略没有继续回答,而是静静的看着我。他此时也许正在进行着激烈的心理斗争,把两个选项放在天平上,看着中间的指针不断左右摇摆。但这并不是他的行事作风,巴列奥略根本不会权衡利弊。在走进这间屋子之前,甚至是听到巴列奥略传说的那个晚上他就已经做好了决定。此时他在等待的不是他心中的天平,而是我心中的天平。

那我又何必给他找不自在呢。他早就不再属于这个正在泥地里慢慢腐烂的小村落了。

“你等着吧,我一定会给带回来凯旋门的石头和巴列奥略的宝剑,向你这个书呆子证明大理石王巴列奥略从墙的那头回来了——如闪电般归来!”

巴列奥略走了之后发生了许多事:他的父亲终究还是老死在了床上,他的大哥坐着木头轮椅继承了村长大任,开始横征暴敛。之后一批神秘的,不请自来的强盗突然出现在村子门口,抢走了仅剩下能用的东西之后把整个村落烧成了一片荒地。我想巴列奥略如果看到这一幕并不会很伤心,虽然自己的第一故乡没了确实值得悲痛,但在我看来对他而言那个村子打一开始就是死的,现在的境况可以称为寿终正寝。

写到这里,我抬头看了看周围。清晨的阳光洒在这片方形的废墟上,或新或旧的尸体残骸旁边生长着星星点点的小花。不远处矗立着的两尊石柱是狄奥多凯旋门的残迹,在两尊石柱中间,一只被冰锥术钉在地上的蝠翼幼龙正在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不知道是因为阳光太刺眼还是伤口太疼。无论如何,我还是翻了翻书,用一阵烈焰把它烧成了一团随风而逝的黑灰。

如果巴列奥略真的来过这里,那他可真是个打架王。

我走到其中一尊石柱旁,上面的浮雕在经历了时间的冲刷后依然清晰可见。上面镌刻着大理石王巴列奥略在第一次安纳托利亚突出部战役中为了掩护学生撤退率领君士坦丁教导团向数倍于自己的敌军发动反冲锋,之后一去不返的故事。

【事实上他并不是孤军奋战。当时为他提供火力掩护的是圣火学派教长苏莱曼三世,并肩作战的两人一去不返。在战线的西面,丹多洛炼金联合体派出的援军正在距离巴列奥略两公里的地方跟黑曜石傀儡鏖战,在突破到安纳托利亚时几乎全军覆没】

-我还以为他们是仇人呢,三皇会战的时候他们不是打的头破血流吗。

【毕竟他们都没能活着回来讲述这段故事。我有时候会想,他们直到生命的最后几天才知道原来自己的死敌跟自己其实挺合得来,这算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感受着周围吹过的微风,我没有回答菲奥小姐的问题。无论是大理石王巴列奥略,还是苏莱曼三世,丹多洛炼金联合体,亦或是那个黄金的魔法时代,在现在的我看来都已经是尘封在旧历史里的死物。

【至少在巴列奥略眼里,巴列奥略是活着的。】

-那是因为他足够蠢,愚蠢到相信一个书呆子的三言两语。

【他只是愿意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吃饭,拾荒,睡觉和兄弟相残更崇高的事情。他希望自己至少可以以一个活人的身份死去,而不是以一个死人的方式活着。】

-随便吧。我来这里的目的已经完成了。下一步我们做什么?

【问我?这不是你的冒险日记吗?】

-是“我们”的。而且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你的日记,毕竟我算是在你家墙上写字。

【(*゚∀゚*)好吧,那我们就去顺道吃点烤肉吧。】

-什么烤肉?

【到地方你就明白了。】

我合上日记,从地上捡起一块皱皱巴巴的紫色破布,独自一人踏上了我跟菲奥小姐的旅途。

伺TSU

尝试做了一个废土风系列私设,虽然看起来好像只是全员黑……
顺便给我们协会打个收人广告——
安卓微信一区【12961】十级马上十一级协会【铝孩子】招人~


尝试做了一个废土风系列私设,虽然看起来好像只是全员黑……
顺便给我们协会打个收人广告——
安卓微信一区【12961】十级马上十一级协会【铝孩子】招人~


雨林/
你是否愿意跟我去往未知的未来?...

你是否愿意跟我去往未知的未来?


未完成额,俺是垃圾。


你是否愿意跟我去往未知的未来?



未完成额,俺是垃圾。


YIZIMIKU
2020啦 –【空想雪景】–...

2020啦

–【空想雪景】–

   今年第一张图

2020啦

–【空想雪景】–

   今年第一张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