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度勉

42浏览    2参与
猫病的白寒.

【EXO】种族不同也能谈恋爱(4)‖全员

  *看到这儿怕您误会,这文不算all勉,只是以小队为初视角展开,硬要说的话还是算乱炖的

  ♪警告♪

  *可能是个中短篇(或中长篇)

  *全员动物化

  *9人的乱炖,不喜勿看,以及,请不要在意这玛丽苏的跨种族情谊

  *完全私设,严重OOC

  *如果可以留下评论就更好la

  –

  –

  ♪私设注意♪

  *架空时期,X星球有很完备的生态系统,且生物(不论动植物)种类繁多,生物链庞大且运行正常,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意思就是可能会有恐龙这种已灭绝的生物)

  *方便写文,动物不受任何因素而限定居住在某个生态环境下(比如:企鹅可以出现在大草原,小羊羔可以去南极)...

  *看到这儿怕您误会,这文不算all勉,只是以小队为初视角展开,硬要说的话还是算乱炖的

  ♪警告♪

  *可能是个中短篇(或中长篇)

  *全员动物化

  *9人的乱炖,不喜勿看,以及,请不要在意这玛丽苏的跨种族情谊

  *完全私设,严重OOC

  *如果可以留下评论就更好la

  –

  –

  ♪私设注意♪

  *架空时期,X星球有很完备的生态系统,且生物(不论动植物)种类繁多,生物链庞大且运行正常,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意思就是可能会有恐龙这种已灭绝的生物)

  *方便写文,动物不受任何因素而限定居住在某个生态环境下(比如:企鹅可以出现在大草原,小羊羔可以去南极)

  *可能会对动物正常吃食范围做出更改(比如:吃素的动物突然吃荤等等)

 

  ★本篇涉及CP(高亮,注意避雷)

 

  Ⅰ灿勉

 

  ‖ 度勉

 

  Ⅲ 开度

 

  –

 

  –

 

  金俊勉是被一阵香气吸引的,不似那青菜般甘甜,却也异常喷香诱人。

 

  再加上身形实在是小的可怜,不过偏离了几分路线被矮灌木一挡,边伯贤便没再注意到过,只以为小家伙是因为害怕的紧而跑得快了些。

 

  朴灿烈作为犬类,嗅闻跟踪的能力是没话说的,只是森林里奇奇怪怪的味道太多,一时让他准确分辨出自家小兔子的味道,还真有些特别的难度。

 

  另一边,寻着香味也不知走了多久,只是眼前突然一片开阔,入目的便是几棵有数十人合抱之粗的树,估摸着也有些年头。遮盖下来的阴影近乎铺满了这一片空地--除了几堆突兀的木柴--再加上这徐风过境,暖阳斜照,一时竟暖洋洋得让金俊勉想安心睡个好觉。

 

  要是小烈在这里......

 

  又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本沉浸着快流出口水来的小兔子猛地原地弹跳了起来。

 

  对了...小烈!小烈去哪儿了?!

 

  左顾右盼也不见人影,金俊勉是真的慌了神,呜呜咽咽又要掉泪珠子。这人生地不熟的,他要怎么回去?!如果...如果运气不好碰到个大家伙,那,那更不是...

 

  冷飕飕得打了个哆嗦,金俊勉一时犯难地又不敢往下想后果了,只得可可怜怜将自己的小脑袋尽力埋在两只短而白的前肢之间,试图隐藏自己那本就娇小的身子。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掩耳盗铃。

 

  可不是么,一只还没成年的傻兔子。

 

  –

 

  都暻秀再回来时便看到他收集好的木材旁多了坨白不拉叽的东西,如果细细打量,兴许还能看到轻微的颤动。

 

  怀里的几条小鱼还在垂死挣扎着,都暻秀倒是没在意那么多,只是自顾好奇般就凑了上去,那走路的姿势从后面看尤为可爱。

 

  靠近了些便自然看出这小家伙是只兔子,大概是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如此袖珍的品种,都暻秀下意识噤了声,只是一时没注意,其中一只蹦跶着的小鱼跳出了他的怀抱,直直就砸在了金俊勉头上。

 

  只见小兔子抖得更厉害了,嘴里很明显在同时念叨着什么。

 

  “大人您有大量,我只是只可怜的兔兔,没成年不好吃的,你别看我白其实我肉真的不嫩,如果你放过我我带你去找小烈,小烈他可香了。”

 

  此刻正在焦急寻找金俊勉的朴灿烈猛地打了几个喷嚏,后有不自觉抖了两下身子,脚下的步伐不经意间加快了许多。不过要是知道金俊勉就将他这么卖了,也不知还会不会这么拼命。

 

  都暻秀看到这一幕自然是有些愧疚的,说什么还是他吓到了这小家伙,只是怎么看...他这只也就半星点儿大小的企鹅实在说不出“我会对你负责”之类的话,只好瞪着大眼睛上前两步想跟人交互一番。

 

  “那个...兔...”

 

  “大人我叫金俊勉。”依旧埋着脑袋的动作让人听不真切他声音。

 

  “金...俊勉?那个,你误会了,我...我是一只企鹅...”言下之意是“我不吃兔子”。

 

  都暻秀还以为他这样说金俊勉便可以领会他的意思,哪想到小兔子听罢抖得便更厉害了,连带着说出的话也带上了哭腔。

 

  “现在...现在企鹅也吃兔兔了吗...兔权...兔权都快被压榨没了!”

 

  得,这是一傻子。

 

  反正这里安全得很,都暻秀也不担心哪儿会跳出来什么大家伙叼走这只傻兔子,便心安理得放弃了交互,去处理自己怀里的那些小鱼。

 

  小企鹅熟稔地架起火来烤,不会一会儿那味道便飘了出来,从色泽上看还是大厨级别的,估计也是做得次数多了。只是因为身形原因,显得滑稽可爱了些。

 

  这边,金俊勉哭累了便自动停了下来,抽抽噎噎半天注意力便被那异常的香味吸引,好像...这好像是他先前闻到的味道!

 

  将小爪子放在眼前,透过缝隙就看到一个比他大了差不多两倍有余的企鹅正大快朵颐地吃着什么,奈何身高不够看不清架子上的东西,只是那味道属实让他心动了。

 

  蹑手蹑脚地凑上去,就见小兔子嘴边逗留着些许可疑的液体,只怕连眼睛都成了爱心形状,一瞬不瞬地盯着烤架。

 

  都暻秀自然注意到了金俊勉的动作,只是觉得好玩,便任由人靠近他。

 

  眼见着那小短爪都快碰到了,身前的光突然被一阵黑影挡住,那白色团子便被什么揪了起来。

 

  “暻秀。”

 

  果不其然,回头就看到一只大型忠犬...呸,大型忠熊--左手揣着新鲜的小鱼,右手揪着小兔子耳朵--金钟仁可怜巴巴的模样。

 

  金俊勉哪里尝过被人捉着耳朵揪在半空中的滋味,四肢一阵扑腾,嘴里呜呜咽咽得,心里想的却是“美味就这么擦手而过,心痛”云云。

 

  哦对了,可能忘了说,金俊勉是只吃货兔,为了吃可以想尽法子。

 

  比如,苦肉计。

 

  “熊大哥...呜,我上有老下有小一个月就挣两块萝卜养活全家,我很不容易的你放了我吧...如果您看我可怜给我赏点东西我也是不介意的...我真的没办法走投无路了...我家,我家小烈现在还饿的前胸贴后背恨不得天天啃树皮呢呜呜呜...”

 

  于是成功顺着气味赶到的朴灿烈正巧听到金俊勉这番话,待到最后一个字的话音落下,有些怀疑人生地瞥了两眼身旁的树木。

 

  阿勉让他啃树,作为忠犬属性他是不是应该照做啊??可是...可是这玩意儿应该很难吃吧。

 

  在内心斗争了数秒后,朴灿烈迅速露出了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眼见着就要带着牙“英勇就义”了,金俊勉眼尖地瞥见了那抹身影,注意到那傻狗竟然真的有啃树皮的意图,慌张得赶忙阻止。

 

  “朴灿烈!!”


       诶!这只傻狗!

You Had My Heart

牙医

朴灿烈被固定在治疗椅上动弹不得的时候,才感到了真正的恐惧。

他承认自己是被这间整形医院外墙上的医师海报蛊惑,一时糊涂才踏了进来。海报上的绵羊医师笑的那么甜,看的朴灿烈一颗少男心扑通扑通,小狗乱跳的一头扎了进来。

小小的诊室里处处布置的温馨可爱,接诊处坐着低着头玩手机的小护士。

朴灿烈欢天喜地的扑上柜台:“护士小姐!!!……”

啊等等,这节奏不太对……

正欢快的打着手机游戏的小护士不耐烦的抬起头,用高冷的眼神扫了一眼朴灿烈,又低下头去。

朴灿烈好奇的伸头想看看小护士的手机屏幕,机智的小护士用头顶就知道了他的用意,冷酷的甩了个白眼,大力的把一块4096推了下去,利落的锁上手机,冷静的用...

朴灿烈被固定在治疗椅上动弹不得的时候,才感到了真正的恐惧。

他承认自己是被这间整形医院外墙上的医师海报蛊惑,一时糊涂才踏了进来。海报上的绵羊医师笑的那么甜,看的朴灿烈一颗少男心扑通扑通,小狗乱跳的一头扎了进来。

小小的诊室里处处布置的温馨可爱,接诊处坐着低着头玩手机的小护士。

朴灿烈欢天喜地的扑上柜台:“护士小姐!!!……”

啊等等,这节奏不太对……

正欢快的打着手机游戏的小护士不耐烦的抬起头,用高冷的眼神扫了一眼朴灿烈,又低下头去。

朴灿烈好奇的伸头想看看小护士的手机屏幕,机智的小护士用头顶就知道了他的用意,冷酷的甩了个白眼,大力的把一块4096推了下去,利落的锁上手机,冷静的用鼻音哼出了:“恩?”

“呃……护士……先生……我来登记……恩……金医师……”

“哪里不舒服!”

朴灿烈在心里替高冷小护士的每句话后面都加了感叹号。“牙痛……呃不不不……”金医师的专业好像是整形,“啊对!我来看一下我需不需要做牙齿矫正!”说着朴灿烈咧开了嘴巴给小护士看看。

小护士压了压手边的液体消毒剂,一边擦手一边捏上了朴灿烈的下巴,朴灿烈的嘴巴裂的更开了。

“牙齿过大,这是没办法矫正的。”高冷小护士正打算合上朴灿烈的嘴巴,“啊这是……”朴灿烈的口腔被小护士忽然加力一撑,痛的眼泪快要掉下来。

小护士的大眼睛在朴灿烈的口腔里巡视了一圈,“拔掉智齿吧!”说着关上朴灿烈的嘴巴,爽快的拍拍双手:“就这么决定了!”

 

小护士敲敲桌面,从旁边的小房间里出现了活泼可爱的护士小姐,带着甜美亲切的笑容对小护士说:“都医师!”

小护士抖抖衣服站起身来,朴灿烈这才发现,他穿的是医师的白大褂。帅气的都医师指了指朴灿烈,把座位让给真正的护士小姐,“登记,拔智齿。”翻着大眼睛又想了想,“左二右二。”

收回对着护士小姐指指点点的手指,都医师帅气的摸了两把头发,把手塞进了口袋里。头也没回的对朴灿烈说:“准备好了就过来躺下。”

朴灿烈没想到五分钟之内自己就要直面拔牙器械,本来只是进来看看而已嘛。

 

“呃……都……医师……这……会不会太快了人家还没有准备好可不可以给人家一点时间再想想好不好嘛好不好嘛……”朴灿烈感觉自己隐藏了好久的狗狗尾巴不自觉的又长了出来,跟在都医师身后不停的摇来摇去。

都医师淡定的转过身来,使用野兽的力量把朴灿烈甩在了诊疗椅上,用手指压制了他不停颤抖着的嘴唇,而且,这次,没,洗,手。

“别吵!四颗八折。”

 

朴灿烈眼泪汪汪的躺在冰冷的诊疗椅上,已经不奢求见到有天使笑容的金医师,心里只是不停祈祷着能有什么人出来阻止一下那个精神看起来不太正常的都医师,好怕他拿着什么不应该存在在诊所的工具出现在自己面前。

嘤。

还好守护天使总在世人最需要的时刻出来。

 

“我回来了!”像银铃一样又元气满满的声音。

朴灿烈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可是被身旁面无表情的都医师单手制服。

 

“啊。你好啊。”一张可爱的脸孔出现在朴灿烈脸的正上方,替他挡住了刺眼的灯光。

“我是金俊勉。虽然很辛苦,但一定会恢复的很快,而且还会变美丽的。”金医师笑起来两只眼睛都会弯弯的,喜爱萌物的朴灿烈在心里流着泪喊好可爱。

“别笑了,哥笑起来超丑的。”冰冷的都医师打断了朴灿烈的脑内。

金医师并没有生气:“阿秀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边笑一边在都医师的白大褂上蹭了蹭。

都医师不耐烦的躲开了金医师的手:“去洗手然后过来。”

金医师一边发出傻气的笑声一边远离了朴灿烈。

 

还把朴灿烈的求生的希望也带走了,不过他好像一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冷酷的都医师用器具撑开了朴灿烈的嘴巴,打开头灯用口镜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放弃一般扔下机械脱下手套,站起来转身就走。

朴灿烈的嘴巴还大张着,感觉口水已经满的要溢出来了。

“呜呜呜……”不要丢下我。

“呜呜呜……”你要去哪里。

 

口腔里忽然被塞进了棉花。朴灿烈稍稍偏偏头,发现刚才消失的金医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笑眯眯的来到了自己身边。

被可爱的医师看到自己口水横流的样子真的更好吗?呜呜呜呜呜……

 

都医师带着针管匆匆前来。

虽然脸朝向朴灿烈,但眼睛却望向金医师的方向,晃了晃针管:“用这个型号。”

金医师笑着拍了拍朴灿烈的肩膀,绕开他站到了都医师身后。

“还是不够粗吧?你看他块头那么大,这个型号不是要扎好几针?”

“恩……给我拿大一号来。”都医师提高了音量,柜台前的小护士飞速的跑走了。

朴灿烈感到了绝望。

 

打了麻醉针之后,上腭的感觉是有点木木麻麻的。冷酷的都医师和傻笑的金医师定好了闹钟,在一旁欢快的打起了2048。

朴灿烈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好想妈妈。

以后会好好孝顺您的。

如果还有命回家的话。

 

金俊勉打了一阵游戏,推了推已经看入神的都医师:“阿秀啊,差不多了,你去看看他。”

“喔……”刚才只围观没有上手的都医师戴好手套摸上了朴灿烈的脸。

扣扣扣。都医师的大眼睛贴上了朴灿烈的脸。

一点都不习惯被人这么近的围观,朴灿烈有点后悔出门没擦CC霜。

 

“是不是木的感觉?”这才发现,都医师说话的声音和他的脸一样冷酷。

朴灿烈口水四溢的点了点头。

都医师亮出了钳子。

朴灿烈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被钳子撬住牙齿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妈妈为什么还不来救我。

都医师的手劲很大,一下一下晃的朴灿烈头晕脑胀。已经晃了这么多下,为什么自己该死的牙齿还不乖乖的掉下来呢?

可能是有点累了,都医师拿口镜的一只手死死的压着朴灿烈的嘴唇,朴灿烈看他的大眼睛里流露出了“弄死你”、“真该死”的眼神。

妈妈……不……呜呜呜……

 

都医师忽然放下了钳子。

朴灿烈知道自己的牙齿还没有和自己saybye。

“手酸,等一下。”冷酷的男人也流露出了脆弱的一面。朴灿烈为铁汉柔情流出了心酸的眼泪。

在一旁观看多时的金医师笑嘻嘻的戴上了手套,从都医师的手里接过了钳子。

“我手劲很大的。”

长的很像天使的恶魔笑着对朴灿烈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