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度淼如年

3435浏览    12参与
Drarry生一堆

想问问哈,小可爱们是想看长篇还是短篇呢?

如果是长篇的话,你们告诉我想看哪方面的,好吧?因为短篇的话更新会快些,但有的小可爱又觉得不过瘾😂,所以来征求你们的意见。

(很久没更了,作为补偿,你们提个不过分的要求,我一定满足哈!)

@Drarry在一起 @★一只笨蝠Skr!🦇 

想问问哈,小可爱们是想看长篇还是短篇呢?

如果是长篇的话,你们告诉我想看哪方面的,好吧?因为短篇的话更新会快些,但有的小可爱又觉得不过瘾😂,所以来征求你们的意见。

(很久没更了,作为补偿,你们提个不过分的要求,我一定满足哈!)

@Drarry在一起 @★一只笨蝠Skr!🦇 

啾啾

[凉水cp] 两个月亮

*啾啾 ❤ x2

*非常抱歉久等啦,这是超话更新的第二篇,第一篇在我主页里。

*因为当时我是在超话中与剧情一起更新的,因此与剧情挂钩:夏淼淼正在大一,还未转到服装系。梁又年与夏淼淼还没在一起。

*祝大家看文愉快呀,谢谢。


-


1-


最近建筑系非常热闹。

关于梁又年和方晓越的绯闻似乎愈演愈烈,而传闻的起因似乎是来源于林言的“亲眼所见”。

一传十,十传百,群众的力量果然是强大的,每个人贡献一点力量,最终演变成了一部“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的畅销言情小说。

彼时的夏淼淼正在和阿霞以及何欣在第二食堂,捧着餐盘刚坐下还没开始吃,后面的桌子就传来了聊得正酣的八卦...

*啾啾 ❤ x2

*非常抱歉久等啦,这是超话更新的第二篇,第一篇在我主页里。

*因为当时我是在超话中与剧情一起更新的,因此与剧情挂钩:夏淼淼正在大一,还未转到服装系。梁又年与夏淼淼还没在一起。

*祝大家看文愉快呀,谢谢。


-



1-


最近建筑系非常热闹。

关于梁又年和方晓越的绯闻似乎愈演愈烈,而传闻的起因似乎是来源于林言的“亲眼所见”。

一传十,十传百,群众的力量果然是强大的,每个人贡献一点力量,最终演变成了一部“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的畅销言情小说。

彼时的夏淼淼正在和阿霞以及何欣在第二食堂,捧着餐盘刚坐下还没开始吃,后面的桌子就传来了聊得正酣的八卦。

女生A:“哎哎哎听说了没?我们大二的学长梁又年喜欢同班的方晓越哎。”

女生B:“肯定听说了啊,林言学姐说的,梁又年指明要和方学姐一个小组作业,啧啧啧。”

女生C:“重点不是这个!是梁又年给学姐买棒冰,还亲自给她撕包装,哎呦喂看不出来呀,大神也有这么殷勤的时候。”

女生A:“天呐,现实版的小说吗。系草与系花甜甜的恋爱日常……”

“……”

这个世道,讲八卦都要讲的这么光明正大。

真是世风日下。

夏淼淼低头看着自己餐盘上,然后用筷子戳了戳被堆成半圆形状的白米饭。

唉……这刚到手的红烧鸡翅怎么就不香了呢?

阿霞一边往嘴里塞鸡肉,一边小心地打量夏淼淼的神色。

“棒冰算什么啊。”何欣口出狂言,“上次梁又年不是把他的鸡腿给你吗,我都没有呢。”

“……”

然而夏淼淼一听脸色更加羞愧。

上周一起吃饭夏淼淼看上了何欣的卤鸡腿,因为每天供应的数量不多,她没有抢到但又嘴馋到不行。

夏淼淼在何欣面前一向厚脸皮,软磨硬泡就要夹到自己餐盘上。

就在快要成功的时候,坐在对面的梁又年直接把他自己的鸡腿放到夏淼淼的面前。

然后只有淡淡的一句,“你吃吧。”

现在想起来,夏淼淼真心觉得是因为学长看不过自己吃这么多,而且还妄想欺负他的表妹,出于无奈才把鸡腿让给她。

吃得多,人还笨。

夏淼淼一回想起来脸都想埋进餐盘,自己的行为简直令人发指。

偏偏何欣还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完全自说自话,“我还没见过梁又年给谁夹菜,淼淼,在这方面你目前还没有对手。”

夏淼淼语窒:“……”

欣欣,求求您老人家闭嘴吧,我难道不要脸的吗。

一点都没有被安慰到。

后方的八卦小组还没有休止,并且越讨论越激烈。

“其实也合理啊,像梁又年那样的,除了方晓越还有谁配得上啊……”

“就是啊,长得美,性格好,学习好,才艺多,家世好,简直白富美女主的标配。”

“……”

厉害,居然连排比句式都用上了……真是有理有据,论证充分,简直让人无法反驳。

夏淼淼的角色血条彻底干涸,还没开始读取技能就被围观群众放大招给整死了。

太心疼了,夏淼淼看着自己的餐盘很是无语,为什么不等她吃完饭再讨论这个八卦呀,浪费粮食是很可耻的……

见她没有心情吃饭,何欣和阿霞对视了一眼,你推我,我推你。

虽然都没有吃饱,但还是非常有义气地拉着她离开了第二食堂这片伤心之地。

“哎呀,打起精神啊!”何欣使劲地晃着夏淼淼,三个人慢悠悠地走在绿道上,“他本来就是对谁都很好的,要是都这么添油加醋的话,跟他谈恋爱的得排到校门口去了。”

“何欣说得对,”阿霞勾着夏淼淼的脖子,语重心长地劝她,“再说了,这鼎鼎大名的海大,优秀的男生多了去了,有体育好的,有艺术好的,应有尽有,你别一棵树上吊死。”

“有学长好吗?”夏淼淼问。

阿霞顿时哑口无言。

夏淼淼拿开她放在自己肩膀的手,自顾自地往前面走。

身后的阿霞还在不服气地朝她喊,“会不会聊天啊夏淼淼!”

何欣噗嗤笑了一下,快跑了几步追上去,“哎淼淼,你跟开拓一个班的,你知道他平时喜欢哪个作家吗?”

“我怎么知道,”夏淼淼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你问这个干嘛。”

“嘻嘻,”何欣娇羞地笑了一下,然后又满怀期待地捧着脸,“我想给开拓写封情书,他肯定会很感动的吧。”

情书?

给林开拓那个魔王?

夏淼淼张了张嘴,匮乏的词汇量导致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真的做了功课!”何欣以为她是怀疑自己的文学水平,急着跟她解释,真的很急,急得两只脚都站不住,不停地跳,“昨天刚背的我念给你听啊, 于千万人之间遇见你想要遇见的人,那什么于时间的荒郊野岭……啊不对,荒山野岭,啊不对不对,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好了好了,”夏淼淼无奈地打断她这蹩脚的临时抱佛脚,“你从哪看来的这个。”

“噔噔噔。”献宝一样的表情,何欣从书包里掏出一本书,“我昨天从图书馆借的!宝典!”

夏淼淼看着书皮上的几个大字,《中外爱情诗歌鉴赏》,有些犹豫,“欣欣,这里面的诗句可能林开拓他……看不懂吧?”

何欣:“……”

愣了几秒立马反应过来,“谁说的!开拓很聪明的!”

“行行行,”三个人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教学区,夏淼淼投降了,“我要去模型教室了。”

“那你帮我把书带回去吧。”何欣把宝典慎重地交到了她手上。

“你要干嘛去?”

“去广播站。”何欣娇俏地挑挑眉,神秘地低语,“开拓下午要来广播站检查设备。”

话还没说话就急冲冲地摆摆手,朝另一个方向跑去,背影写满了欢快。

“……”




2-


今天是周末,夏淼淼原本打的如意算盘是模型教室里应该没有人。

然而……

当她愣愣地看着面前的三个人,瞬间有点头皮发麻的感觉。

“学妹。”方晓越冲她招招手,又指了指旁边的桌子示意她过来坐,“你们大一的模型教室又被征用了吗?”

“嗯。”夏淼淼慢慢地挪过去,把书拿出来,“贾茵老师跟我们主任借用了。”

方晓越点点头,然后转过身跟梁又年继续讨论小组作业,“这组数据我刚刚算了一下,不是非常精确,但是相差不大。”

“不行,重新算。”梁又年拿过本子看了一眼,“一点误差都不能有。”

“……”方晓越愣了一下,“但是这个数据一改动,其他数据都会被牵连。”

梁又年很平静,“那就全部都重新算。”

“……”

夏淼淼一直觉得他说话吐字很特别,跟同龄男生的咋呼相比起来,他更加柔和内敛。偶尔会带有一点不明显的儿化音,声音低沉,有种非常特殊的磁性。

尤其在他平静地叙述一件事,或者解答问题的时候,显得格外的有魄力。

非常的勾人。

夏淼淼看着自己手上的书,距离他们太近了,连他们偶尔的闲聊也听得清清楚楚。

“你晚点是不是要去李老师那里拿设计竞赛的资料?”

“嗯。”

“他上次有没有说我那个设计作业的问题?”

“数据对了就没问题。”

夏淼淼装作不在意地偷偷听了好几分钟,费了老大劲才终于静下心翻开自己的书。

她这个学期选修了一门《建筑与城市摄影》,专业选修课的期末考时间比必修课早两周,她得抓紧时间背重点。

王一超在躺椅那边玩够了手机,见那两个没空搭理自己,悄悄地凑到夏淼淼旁边。

“学妹,”他翻了翻桌面上的东西,又看了下她的书,“背书多无聊啊,咱们来聊个五毛钱的天吧。”

“不聊。”夏淼淼的情绪不高。

“别这样。”王一超眼睛一转,突然想起什么,于是贱嗖嗖地凑过去要跟她分享,“给你看看这个,昨天有个文学系的妹子给梁又年写的情书。”

“啊?”夏淼淼呆了,怎么又是情书,她最近是跟情书八字不合?

王一超这个人损的很,不止看了人家的情书,还用手机拍下来了,以便随时抓住机会要挟梁又年。

夏淼淼看着屏幕上的信纸,说实话其实她觉得写得还挺有文采的。

“你是所有人眼中的同一轮月亮,远而不可及。”

不愧是文学系的姑娘,写的句子都跟诗歌一样。

但转头一看王一超已经被酸得龇牙咧嘴,“还月亮呢,忒酸了。这妹子一看就是不知道……”

夏淼淼怕打扰到学长,压低了声音像在说悄悄话,“不知道什么?”

王一超也跟着用气声悄悄回答她,“不知道梁又年就是个憨批。”

“!!!”

真是猝不及防,好一句憨批。

夏淼淼瞌睡都跑了一大半,第一次听到有人把这么淳朴的词语用在梁又年身上,忍不住要笑出声。

没过几秒又觉得不对,自己这样跟大超学长一起笑梁又年是很不对的做法,于是脸色一正,严肃地说,“我觉得人家写的很好,很符合学长的气质,你不懂欣赏。”

“哎哟。”王一超撇嘴推了她肩膀一下,“年纪小小的,倒是很会拍马屁嘛。”

“我是说真的!”夏淼淼被他一推差点摔倒,好不容易稳住身体就急切地解释,“学长他就是天上的月亮,你可别嫉妒了!”

她的声音很轻,很软。

带着由远及近的纯粹,越过微风,潜进阳光。

梁又年垂着眸听着,食指不自知地,颤了一下。

沉默良久……

梁又年用力地捏了捏手里的铅笔,声音很低,“……有两个月亮?”

语气似乎很困惑。

“什么?”方晓越刚刚没有听周围的对话,咋一听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夏淼淼却听懂了。

脸色顿时沮丧,她抬头看了一下教室里仅有的四个人,不甘心地来来回回地看,却没有其他的选项,最后眼光默默地落在了方晓越身上。

脑子里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中午在食堂听到的对话。

夏淼淼眼神飘忽,一颗心浮浮沉沉,落不到实处,找不到出口,最后只委屈地抿抿嘴。




3-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夏淼淼去了一趟系主任的办公室。

一进去就看到了放在桌面上的一摞设计稿,旁边有一张表格,是这次大作业的最终成绩。

夏淼淼犹豫了半响,在原地深呼吸了三次,最后使劲揪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才终于鼓起勇气走过去。

第一名到第十名,没有。

第十一名到第二十名,没有。

第二十一名到第三十名,还是没有……

她的视线一寸一寸往下移,目光也慢慢的变得黯淡,最终在第三十三名终于找到自己的名字,往右边的成绩栏一看,比及格线高不了多少。

夏淼淼感觉自己像是突然被关进了小黑屋,空气稀薄,脑子里“嗡嗡嗡”响个不停。

李思辰拿起她的稿子又看了一遍,端起茶杯,“其实夏淼淼你的进步已经非常大了,相比于一开始连建筑比例都能搞错的稿子,这次的作业看得出来你花了很多心血。”

先扬后抑,作为从小成绩不怎么好的学生,她太懂老师的话术了。

夏淼淼有点局促地扯扯衣袖,“我下次会更加努力的。”

“老师叫你过来不是要批评你,而是想跟你摸摸清楚现在的情况。”李思辰又喝了一口茶,慢慢地放下茶杯,“你已经进步了很多,这个老师很清楚,但是在海大建筑系,这个进步还不够。”

夏淼淼低下头“嗯”了一声。

因为是在全国建筑系排第一的海大,因为本身优秀的人太多,所以在付出一样多的情况下,她的努力没能帮助她弯道超车。

“没关系的,只有努力才能改变现状。”李思辰鼓励地拍拍她肩膀,笑着说,“老师还是非常相信你的潜力的。”

她乖巧点头道谢。

夏淼淼脚步沉重回到模型教室的时候,里面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傍晚的落霞透过玻璃窗撒下一片余晖,显得有几分温馨,又有几分寂寥。

她神色恍惚地坐回位置上,拿出《建筑阴影与透视》,想把自己之前算错的数据重新算一遍。

拿出草稿纸,一个模块一个模块地验算。每一个数据都对照着,算对了就下一个模块,没算对就全部划掉,重新算。

这么一验算才发现自己数据好多是有偏差的,虽然单个看来误差不大,但整张图纸的模块数据一叠加,就显得非常粗糙。

其中的一组数据好像中邪了一样,她怎么样都算不准。

再算第二遍,错,划掉。

第三遍,还是错,划掉。

第四遍,她写字的力度越来越重,越算越快。

第五遍,下笔刷刷的声音似乎要把草稿纸划破……

突然,一只纤长而指骨分明的手握住她的笔尾,动弹不得。

夏淼淼抬头,怔怔看着他,“学长……?”

她回过神,想把笔从他手里抽出来,梁又年就那么握着不放。

夏淼淼双手都用上了,使劲想拽出来。

梁又年:“你别这样……”

他的声音低,沉,如潺水,夏淼淼觉得自己像是突然被按下什么情绪的开关。

“我也知道我不能这样……”刚一开口,她就红了眼圈,慢慢松开了紧紧握住笔的手,“我还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了……阿霞和欣欣总是夸我很厉害了,听多了我就真的以为自己很好。”

他还是那般的沉静,平和,“淼淼,你冷静。”

她翻开自己的草稿纸,“这里明明外墙的外包线和中心线都算对了,可是内墙的净长线居然会算错。”

她吸了吸鼻子,说着又翻一页,“这里明明数据都对了,最后平整场地的数据就算错了。”

又翻一页,越翻下去她就越懊恼,“这个模块室内回填的公式我都搞错……”

梁又年安静地听着她说话,探身抽了张纸递给她,“没关系,重新算就好了。”

“我也很希望能学得很好。”夏淼淼转头看他,眨了眨眼睛,她软软道,“可是李老师说得对,我还差的太多了……”

“我也不想总是麻烦学长你啊,我该怎么办呀……”哽咽到无声,像忽然失去力气一般,头无力地垂下来。

眼看着脑袋准备就要重重地磕上桌子。

梁又年眼疾手快,右手及时伸了出去,手背轻轻地抵着桌子的边沿。

夏淼淼喃喃着“怎么那么笨”,然后额头毫无征兆地,突然落入他温热的掌心……

夜幕悄悄降临,稍稍起风了,吹得窗外的树叶“沙沙”作响。

掌心轻微细腻的纹路裹挟着他的体温,慢慢地传递到夏淼淼的额头,蕴含着一丝丝抚慰的意味。

从今天中午开始,在食堂听到的绯闻传言,再到下午对自己的学业失去信心,没有人知道自己承受了多少暴击,整一天被压抑的失落和沮丧此时加倍地涌上心头。

夏淼淼就这样,安静地抵着梁又年的掌心,终于控制不住,任凭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来。

梁又年没有出声,就这么用掌心托住她,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4-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梁又年手都僵了,他才慢慢地稳住她额头,将她撑坐起来,把手边的纸巾递给她。

夏淼淼接过,一直以来的压力和负面情绪终于找到了一个出口,她这才悠悠地回过神。

脑子终于重新启动,夏淼淼这才觉得自己太丢脸了,又觉得对不住梁又年。

但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刚才的行为,难以启齿,最后只能笨拙地看着他,“学长……谢谢你。”

夏淼淼的皮肤在夕阳下透出暖暖的白,鼻尖红,眼睛清亮,睫毛上的残泪一抖一抖。

“嗯。”梁又年神色一如既往的柔和,手心里沾了不少她刚刚落下的泪。

他没有用纸巾擦,就那么攥在手心。

梁又年听过她平时和别人打闹的声音,应该是非常清脆,有活力的。但他却觉得夏淼淼每次跟他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点怯怯的感觉,掺和着她无意识的温软的鼻音。

听起来非常的……乖。

其实他有很多的道理可以讲给她听,不管是生活还是学业上。

可当真的看到她茫然到近乎无助的表情的时候,却又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淼淼。”梁又年温柔地看着她,“别哭了。”

夏淼淼正忙着低头把自己弄得一团糟的桌子收拾好,闻言一愣,又不得不想起自己刚才哭得毫无形象的样子,当事人表示非常后悔。

但学长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人啊,她忍不住感慨。不挖苦不冷傲,只有专注的关心和包容的温暖。

她下午对王一超说梁又年像月亮的时候,是真心的。

对夏淼淼来说,他就像挂在天边的一盏路灯,皎洁,温柔,是她在这个满身疮痍的专业里,唯一的光源和欣喜。

她有些羞愧地揉揉眼睛,“好。”

看着她哭得红红的鼻子,梁又年突然想起自己高三那年,妈妈生忌那天,在灯塔跟她倾诉自己家的变故的时候,夏淼淼也是这么哭着看着他的。

她那时候也是哭得很难过,那是他第一次体会到,原来真的会有人跟你感同身受。

即便非亲非故。

梁又年低头笑了,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抬起头看着夏淼淼的眼睛,用温柔平缓,近乎抚慰的语调,慢慢地对她说——



5-


“月亮是不掉眼泪的喔。”





小菲同学

我卑微来求个点梗 我最近仿佛没了灵感

(虽然我想起来我还有没写完的)

我卑微来求个点梗 我最近仿佛没了灵感

(虽然我想起来我还有没写完的)


啾啾

[凉水cp] 一场关于“淼淼”称呼的风波

*啾啾 ❤ 来啦!

*我是之前在微博超话上更新了几篇的,有姐妹叫我同步到lof,所以新创了一个账号在这里玩耍。

*跟微博上的版本相比修改了一下错字,以及场景语句之间的衔接。

*与剧情挂钩,此为第一篇。

*还有几篇我修改好了就搬运过来。

谢谢大家~❤


1-

话说回来,在一群感情迟钝的人中间,何欣是最早发现梁又年叫“淼淼”的人。

最搞笑的是,当事人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梁又年刚刚叫你淼淼?”何欣一脸惊奇,揪着书包的挂坠来回地晃,“我没听错吧,我哥他叫你淼淼了?”

“啊,好像是吧。”夏淼淼一张脸皱皱巴巴,显得对何欣的问题有些心不在焉。

刚刚学...

*啾啾 ❤ 来啦!

*我是之前在微博超话上更新了几篇的,有姐妹叫我同步到lof,所以新创了一个账号在这里玩耍。

*跟微博上的版本相比修改了一下错字,以及场景语句之间的衔接。

*与剧情挂钩,此为第一篇。

*还有几篇我修改好了就搬运过来。

谢谢大家~❤



1-

话说回来,在一群感情迟钝的人中间,何欣是最早发现梁又年叫“淼淼”的人。

最搞笑的是,当事人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梁又年刚刚叫你淼淼?”何欣一脸惊奇,揪着书包的挂坠来回地晃,“我没听错吧,我哥他叫你淼淼了?”

“啊,好像是吧。”夏淼淼一张脸皱皱巴巴,显得对何欣的问题有些心不在焉。

刚刚学长说什么来着?

哦,说她的设计图里面梁板式楼盖下面没有设梁,单块楼板的跨度太大了,安全性不够高。

也就是意味着,这个设计图她还得改。

不止得改,还得计算数据!

啊啊啊,夏淼淼烦躁地揉自己脑袋,这建筑系简直是魔鬼吧。

“夏淼淼!”何欣拍了一下她乱成鸟窝的脑袋,不满地跺跺脚,“你听没听我在讲什么呀!”

“听了听了,学长叫我名字怎么了?”夏淼淼趴在宿舍的桌子上,一脸不解。

“问题可大了!”何欣手指抵在下巴,一脸沉思状,“他可从来没有这样叫过其他女生。”

“可是……”

“没有可是,他是对人有礼貌,但对人不亲近的好不好。”何欣摇了摇夏淼淼肩膀,“他什么时候叫你淼淼的?”

“嗯……”夏淼淼支起脑袋,努力回想这几天他跟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

得益于她在梁又年身上特有的超强记忆,连他说话的每一个语调变化都记得牢牢的,“好像是昨天早上吧,跟学长一起熬夜做完大作业之后。”

当时她的眼睛戴隐形眼镜过敏,梁又年出于关心问的:“淼淼,你眼睛怎么了?”

说实话夏淼淼当时觉得很自然,真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他本来就是一个观察细心,待人温柔的人。

但这会儿经过何欣这么一强调,不知怎么的就有了点甜蜜的意味。

是自己的反射弧太长?

那难不成要她现在傻乎乎跑去问梁又年,“学长,你为什么叫我淼淼啊?”

喵喵喵?有事吗同学?

估计学长一脸看智障的表情了。

“嗷……”夏淼淼抱住自己的脑袋,果然自作多情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欣欣,你还不如跟我一起担心一下我的期末考吧。”

“有梁又年在你怕什么。”何欣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戳戳她脸蛋,然后撇过头不理她,独自黯然地托腮,嘟嘟囔囔道,“要是开拓叫我欣欣,我肯定开心到疯了。”

听着旁边的夏淼淼傻蛋还在长吁短叹地操心她的作业,何欣真心觉得从她这儿要不到什么实质性答案。

呆瓜夏淼淼,何欣嘟嘴暗自怼了一句。



2-

下午两点的时候夏淼淼到美术社,说是要分派新一轮的校园美化活动任务。

中午睡觉的时候汤梦菲在化妆,瓶瓶罐罐碰撞的声音吵得她没睡好。心力交瘁,她一步一步跟蚂蚁爬似的,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往前走,结果一抬眼却看见了正站在门口的梁又年。

夏淼淼一惊,怎么社长还要亲自站在门口?

早知道就早点到了,还能跟学长多说几句话。

越走近越能看清他。

双眼皮,高鼻梁,肤白,腿长。

灰色针织衫里面是干净的白衬衫,夏淼淼私心觉得他是全世界穿白衬衫最好看的男孩。点到为止的温柔,见之难忘的沉静。

让人移不开眼睛。

正准备走到学长面前,方晓越从里面捧着一叠稿子走到梁又年旁边,“哎?你怎么站这里?这些稿子你还没看吧?”

梁又年低低应了一声,“嗯。”

看他们似乎有事要商量,夏淼淼挠挠头,不着痕迹地打算绕开他俩的谈话往里走。

却听到一梁又年叫她,“淼淼。”

嗓音柔和,低沉,在耳膜旁不安地跳动。

脑子里又想起早上何欣关于这个称呼问题的咋咋呼呼,一时有点愣神。

夏淼淼跟被点穴似的站住,呆呆地抬头,“学长。”

“你画稿上面忘了署名。”

梁又年低头看着她。

“……”

一阵沉默。

画稿还能忘记署名,夏六水你估计就是笨死的。夏淼淼懊恼地低头,默默地在心里骂了自己一万遍。

“哦对,稿子在我这儿,差点忘了。”方晓越这会儿才注意到夏淼淼正站着,翻了一下找到了赶紧递给她,又亲切地笑着说,“你怎么走这么慢,我们刚才坐里面就远远看到你走过来了。”

夏淼淼挪着步子靠近他们,低头在画稿右下角写上自己名字,“我……我腿疼。”

实在找不到理由解释她干嘛慢吞吞地走路了,难不成说自己太困了走不动道?

不行不行,这样显得自己好傻。

梁又年垂眸,目光扫过她的裙摆。

夏淼淼签完名把画稿放在梁又年手上,他的手指指骨分明又纤长,她又偷偷看了一眼他的手,这才低头往教室走。

吕晶晶正在教室里面擦桌子,转头正好看见夏淼淼走进来,笑着跟她打招呼,“学妹今天穿这裙子真好看。”

夏淼淼抿嘴笑起来,腼腆乖巧得很,“谢谢学姐。”

“过来坐这儿吧。”

“好。”

“……”

梁又年看了一眼她的背影,低头看了眼画稿上她的名字,字迹清秀,淼字最后的一捺有点勾起来。

看久了觉得像小猫微微翘起来的尾巴。

他不着痕迹地,将视线落在教室里面的方向,目光落在她笑得很开心的脸上,旁边的男生不知道跟她说了什么,然后把手机递给她看。

再然后,两个人一起看着手机笑得很是开怀。

离得有点远,听不到说的什么。

梁又年低低啧了一声,非常烦。

这个会很快就开完了,简单布置了一下每个人负责的区域和安排的时间。

基本全程都是方晓越在说,梁又年坐在中间没有说话。

不过他本来就不是话多的人,大家也不觉得奇怪,散会了稀稀疏疏离开教室。

只有夏淼淼觉得,学长神色有点不对劲,他很少会皱眉的,看上去有很苦恼的事情。

糟糕,该不会是想骂她大作业还没改好吧。

唉……这可怎么办。

整个人教室人都走光了,梁又年还在那里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站在原地犹豫了十秒。

“学长……”夏淼淼还是鼓起勇气走过去,隔着一个座位看着他,神色惶恐,“我大作业很快就会改好的……真的,不骗你,我等下回去就把它改好。”

梁又年抬头,“嗯?”

夏淼淼惴惴不安,“学长……你别生气。”

梁又年眨眨眼睛,把她说的话和自己早上说的话对接起来,绕了好几个弯才明白她说的什么意思。

“嗯。”梁又年低头笑了一下,“我没生气。”

一下午了,终于看他笑了,夏淼淼心里也轻松了。

梁又年把自己东西收拾好,“走吧,去模型教室画图。”

“啊?”夏淼淼头脑瞬间就大了,跟霜打的茄子一般,“好……”



3-

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植物散发出一种草本的清香,不远处的下课铃打响,然后思修楼突然涌出了一大拨学生。

跟学长就这么安静地并肩走着,居然也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夏淼淼心里甜滋滋地享受这一刻。

“学长,你早上也在模型教室吗?”

“……嗯。”

不仅他在,还来了不速之客。

她这么不经意的一提,反倒让梁又年愣了一下,终于明白自己这莫名其妙的情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早上何欣风风火火地闯进模型教室,一进来就凑近问他,“梁又年,你是不是对夏淼淼有意思?”

当时梁又年正画图画得入迷,头都没有抬,“你说什么疯话。”

“你今天早上还叫她淼淼!”何欣一屁股坐在他对面的凳子,“你可没这么叫过其他女生。”

梁又年好笑又无奈,“我不是这么叫你的?你不是女生?”

他这个表妹,总是这么出人意表。

“我是你表妹啊。”何欣瞪圆了眼睛,“夏淼淼是你妹妹?”

梁又年一哽,终于抬起头看着她。碰巧王一超抱着个篮球走进来,听了何欣的话立马咋呼起来。

“是啊!你表哥说夏淼淼是他妹妹!”

何欣这下子是真的惊呆了。

梁又年一口气还没有捋顺,王一超又嚷嚷,“他对夏淼淼可好了!偏心得不得了!”

“哎哎哎何欣我跟你说啊,”王一超索性拉开她旁边的凳子坐下,“夏淼淼来模型教室画图的时候,你表哥还不准男同学跟她搭讪。”

“真的啊?”何欣看了一眼梁又年,又转头看王一超,“你还知道什么?”

“知道的那可太多了。”大超难得看到有人这么捧场跟自己唠嗑,简直兴奋到手舞足蹈,“上次夏淼淼搭模型的时候怎么样都搭不好,有个男的要帮她,然后……”

“然后怎么了?”

王一超贱兮兮地笑了,卖起了关子,“不说了,你超哥我以后还得在你表哥手下讨生活呢。”

“……”

何欣眯起眼睛,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表哥,“梁又年,我就说你有情况吧。”

梁又年又是一噎,全程没有机会解释半句话。

虽然他也没想到要怎么解释。

但是他真心觉得,自己迟早被这两个人弄得心肌梗塞。

“年哥,你对夏淼淼这个妹妹的感情啊……”

王一超把手里的篮球放在地上,手腕一使力,球就往远处滚过去,碰到墙壁受阻后,那颗篮球又原路返回滚回他手里。

然后顺手在地上拍了几下球,王一超叹了口气,“早晚都得变质……”

梁又年:“……”



4-

夏淼淼坐在模型教室工作桌前专心地改自己的设计图,窗外的阳光铺在她身上。

她揉了揉眼睛,在暖暖的光中伸了个懒腰。

快要入秋了。

“你前天为什么去社团联谊会?”

一片安静中,梁又年突然说的话差点让夏淼淼闪到腰。

“啊?”她稳了稳神,看着梁又年轻声问道,“学长你不是在看书吗?”

梁又年又问了一句,“为什么参加联谊会?”

“……”

安静了五秒。

现在什么情况?

“学长,我不……”夏淼淼又揉了揉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我……不能去吗?”

磕磕巴巴的一句话。

难道去联谊会还需要满足什么额外条件吗?

梁又年一愣,随即低下头,有些无奈地笑了,“我是说,你怎么想起来要参加?”

该不会……想谈恋爱?

“噢,”夏淼淼松了口气,趴在桌子上,随意地翻了几页《中外建筑史》,“阿霞那天说要我跟何欣陪她一起报名的。”

梁又年扬了扬嘴角,漫不经心地转移了话题,“腿还疼吗?”

“……”

夏淼淼想起自己下午说走得慢是因为腿疼,忍不住在心里叹气,果然只要说了一个谎,就要准备好另一个谎来圆。

“不、不疼了……”

“嗯。”梁又年温柔地提醒了一句,“秋天要到了。”

夏淼淼直起腰,顺着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裙摆上,不知怎么的觉得这轻飘飘的眼神似乎带着压迫的意味。

她不自然地扯了扯裙子。

梁又年慢悠悠地说道,“注意保暖。”

“……”夏淼淼一时语塞,学长是怕她得老寒腿吗?

怎么突然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可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啊。

沉默了一会,夏淼淼抿抿嘴,只好干巴巴地回了一个“好”。

两厢无话,她又重新看了一遍自己的设计稿。

空气中似乎安静得有点过分,夏淼淼想了想,为了缓解这氛围,没话找话,“学长,给你说个好笑的。下午柴道跟我说他给他们系主任的微信备注名,特别逗。”

柴道就是下午开会坐在她旁边的男生,他们系的主任是一个光头,锃亮的那种。

“是什么?”梁又年看着手里的书没有抬头。

“黑夜中的路灯。”夏淼淼笑点低,想到这个名字然后又联想起那个光亮的脑瓜子,又忍不住笑起来。

梁又年很捧场地笑了一下,然后又想起什么,抬眼看向她。

“我画完了。”夏淼淼一愣,以为是问她作业做完了没,连忙拿起稿子朝他扬了扬,“学长你看。”

“嗯,我看到了。”梁又年温柔地笑了,“我是想问你,你给我的微信备注是什么?”

“啊?”夏淼淼把稿子收好,重新趴回桌子上,“没有备注呀。”

他的微信名简单得过分,就叫“L”。

梁又年翻了一页书,“不考虑给我备注一下吗?”

“……”夏淼淼趴着趴着就有点迷糊,闭着眼睛乖乖问他,“要叫什么?”

她确实有些困了,说话嘟嘟囔囔的说不清,在安静的空间听来软软糯糯的。

梁又年看了一下她,又抬眼看着窗外暖暖的阳光。

夏淼淼在自己意识彻底模糊之前,若有似无地似乎听到了学长的回答。



5-

他说,“哆啦A梦。”



Drarry生一堆

我天!

奶罐和麦麦太太太可爱了叭~~

超级爱初恋那件小事里的凉水,真的太甜了!❤️坐等太太们更新呐

我天!

奶罐和麦麦太太太可爱了叭~~

超级爱初恋那件小事里的凉水,真的太甜了!❤️坐等太太们更新呐

a litte cute

林深时见鹿,梦醒时见你②



//假的,假的,假的,谁上升我祝你喜欢的cp全部be

//he向

//我好难啊我晕

//xxj文笔

//主开欣!微凉水,加了凉水的tag,不妥删

林鹿小朋友一岁的时候,完全继承了她爹林开拓的“优良品质”。

倔强。

“你好倔强啊。”梁又年放下手中盛着满满米粥的碗,想摸摸林鹿的头,然后……

“然后?然后学长的手一巴掌就被拍走了”夏淼淼咬了口苹果,评论道“好惨一男的,不过林鹿只吃你和林开拓喂的饭啊”

“哪有。”何欣听到这样说自然是开心的,她用围兜擦干净林鹿的嘴角,把碗递给夏淼淼“我们鹿鹿还吃漂亮姐姐喂的饭哦”

夏淼淼舀起一小勺米粥,吹凉喂给林鹿“来,小鹿,啊...



//假的,假的,假的,谁上升我祝你喜欢的cp全部be

//he向

//我好难啊我晕

//xxj文笔



//主开欣!微凉水,加了凉水的tag,不妥删

林鹿小朋友一岁的时候,完全继承了她爹林开拓的“优良品质”。

倔强。


“你好倔强啊。”梁又年放下手中盛着满满米粥的碗,想摸摸林鹿的头,然后……

“然后?然后学长的手一巴掌就被拍走了”夏淼淼咬了口苹果,评论道“好惨一男的,不过林鹿只吃你和林开拓喂的饭啊”

“哪有。”何欣听到这样说自然是开心的,她用围兜擦干净林鹿的嘴角,把碗递给夏淼淼“我们鹿鹿还吃漂亮姐姐喂的饭哦”


夏淼淼舀起一小勺米粥,吹凉喂给林鹿“来,小鹿,啊~”

林鹿小朋友满足的一口吃下,开心的手舞足蹈,“ha……a i……”


何欣和夏淼淼被逗的发笑,何欣捏捏林鹿的小鼻子“你呀,和你爸爸一样,爱看漂亮姐姐”

“papa!”林鹿嘟嘴摇着身体。


“对!就是和你爸爸一样!”何欣扶住儿童椅,假装严肃。

“papa!”林鹿拍拍儿童桌,皱眉。



“对……哎!林开拓你干嘛”何欣突然被抱起,惊慌失措拍着身后人。


“谁说我看漂亮姐姐的”林开拓弯了弯眼睛,看似无害,道“我爱看谁你不知道吗?”

……


“papa……”林鹿小朋友目睹爸爸抱走妈妈的全过程,“mama……”下一秒就要哭死来。


夏淼淼无奈抱起林鹿哄睡觉,直到林鹿小朋友的哭声渐渐消失才把她放进儿童房。


梁又年看着自家媳妇的悉心照顾,心里有了自己的打算


“看来要孩子得提上日程了啊。”







by:a little cute

惊奇大饼干
是我们淼淼和学长的浪漫自行车呀...

是我们淼淼和学长的浪漫自行车呀!

是我们淼淼和学长的浪漫自行车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